[完结] 却话巴山业语时

自割腿肉的车
2 圈子: 暗杀教室 CP: 业渚 角色: 赤羽业 潮田渚 TAGS:
作者
沐修 发表于:2017-11-12 12:21:03
沐修

深秋时分,露寒霜重,寒气逼人。
夜半清晖下,更是一派伶仃萧瑟。


然而屋内却是一副截然不同的景象——暗香浮动,暖意入骨,红烛昏罗帐。

袅袅的青烟曼妙地从炉中摇曳着盘旋缭绕,昏暗的烛火轻微地跃动,厚重温暖的罗帐层层叠叠地垂下,地上铺着柔软的毛皮——温暖舒适的像一场梦。



一只修长秀丽的手挑开重重帘幕,蓝发青年只着了一件单薄的寝衣,露出了弧度优美的脖颈和精致的锁骨。
他缓步走到灯烛前,刚拿起烛剪,冷不丁就被人从身后搂住。

来人搂住他的腰,将头埋在他的颈窝处,细细密密的吻就落了下来。

潮田渚顿了顿手里的动作,侧身躲了躲,开口道:“不多休息一会吗?”

“…………”

“追杀了叛徒三天三夜,横跨了大半个大陆,不累么?业。”



被点到了名字,红发青年终于抬起了头,他笑嘻嘻地凑上去在潮田渚的侧脸上偷了个吻,然后开口道:“渚怎么知道是我做的?”

蓝发青年垂下眼,目光正对上那双深邃的金瞳,“我是巫祝,业。”

言下之意自然不言而喻,轻易不出手的巫祝大人为了自家无故失踪好几天的恋人的行踪卜了一卦。



占卜一次大约十分耗费心力,赤羽业想起下午他回来的时候这人还窝在床上睡着,因为安静而显得脆弱的脸让他忍不住爬上床搂着人睡了一个下午。

虽然十分心疼,但是赤羽业还是一下子开心得笑出来,“你在担心我吗?渚?”

他挑了挑眉勾起嘴角笑,顿时邪气横生,邪肆得像是个妖孽。

潮田渚面上无动于衷,心里却咬着牙警告自己撑住撑住不能沦陷。

瞧着自家的巫祝大人从刚刚开始就冷着脸,赤羽业终于意识到对方生气了。

嘛,生气的渚……



“抱歉。”赤羽业站直了身子,半环着对方,将下颚搁在潮田渚的头顶,温柔地蹭了蹭,“我得到他的行踪的时候已经没有时间通知你了,如果错过这一次,下一次他暴露行踪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但是如果再来一次,我还会这样做。”

“毕竟,让渚受伤,就要付出代价啊……”赤羽业低声说道,金色的眼瞳在半合的眼帘间迸发出令人胆寒的恶意。

“可那是大巫!手段诡秘层出不穷……”潮田渚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怒气,转身揪住赤羽业的衣襟。

被揪住衣襟的人眼神温柔,他低声说:“不是还有渚吗?……”

蓝发巫祝一怔,默默放下手,将脸埋进对方的颈窝,闷闷的声音从那里传出来,“下不为例。”

“好。”



赤羽业露出了一个坏笑,将人打横抱起,朝着床榻的方向走去。

猝不及防被打横抱起,失重的感觉让潮田渚下意识地环住赤羽业的脖子,略带紧张地开口:“干什么,业?”

红发杀手低头亲了亲对方,一边说一边将人放上床,“渚是巫祝啊,不如猜一猜我要干什么?”

他翻身上床,将人压在身下,那双扭断过无数人脖子的手穿过身下人柔软的长发小心翼翼地托住对方的头,嘴唇覆上去,温柔地亲吻吮吸蓝发青年的嘴唇,舌尖挑开唇瓣,撬开齿列,挑逗似的卷过软舌交换着津液,啧啧的水声十分缠绵,两片嘴唇辗转交合,来不及吞咽的透明液体顺着潮田渚弧度漂亮的下颚蜿蜒而下,流进微开的衣襟。

巫祝大人被吻得喘不过气,双手推上身上人的胸膛,他的双目仿佛含了一汪清凌凌的水,蓝色眼眸显得可怜又多情,赤羽业放开被他蹂躏得红肿的唇,又忍不住去舔吻蓝发青年漂亮得简直勾人的眼睛。

他的舌尖舔上薄薄的眼皮,将长长的睫毛舔得湿漉漉的,感受到对方的眼瞳不安地颤动,赤羽业转而在潮田渚的眼角落下一个吻,顺着鼻尖、脸颊,下颚一路向下,同时手指向下挑开衣带,灵活地探进去揉上那一点红樱,刺激得身下人一声惊喘。

赤羽业一边恶意地揉捏摩挲,一边凑到对方的耳边,语带笑意:“好敏感啊?渚……”

“哈、哈啊……别……业……”

赤羽业不答,他用力地吮吻身下人线条好看的脖颈,在上面烙下一个个吻痕,或红或紫的颜色大片大片地蔓延开,显得潮田渚白皙得如同美玉的肌肤万分色气。

潮田渚被折腾得腿软,却恨身上人磨磨蹭蹭,
他抬手搂住对方的脖子,将人拉下来,主动献上嘴唇,然后趁人不备,纤细却有力的腰一个用力,转瞬间两人就换了位置。

他坐在赤羽业结实的小腹上,长发披散,咬着唇瞪人,却不好意思开口要求。

两厢对视许久,最后赤羽业叹了口气,勾过恋人的脖子,低头含住了对方的乳首,舌尖扫过乳晕,舔过乳尖,吮吸得啧啧有声,敏感点被含住的刺激让潮田渚忍不住小声地呻吟,像小奶猫的叫声一样的喘息细细碎碎,撩得人心痒难耐,恨不得粗暴地蹂躏对方,让他那张小嘴除了呻吟和求饶再也说不出其他话。

赤羽业的另一只手顺着纤细的脊背向下滑,入手处温软细腻的肌肤让他忍不住反复摩挲,直到腰间被人一戳,才继续往下一直滑到已经一张一合的小穴边上。

他轻轻地探入一根手指,顺着穴壁摸索了一圈,带出一些黏腻的透明液体,赤羽业笑着去吻对方通红的耳朵,很快又探入第二根手指,用力地在甬道里戳刺勾画,模仿性器的进出,每一次都直接按到敏感点上,同时另一只手也颇有技巧的撸动对方的性器,可怕的快感顺着脊柱通电一样窜上来,炸得人头皮发麻,潮田渚忍不住张开嘴大声地呻吟,高高低低的呻吟充斥在卧房里,气氛旖旎。

终于在一次用力地按压后,潮田渚控制不住地射出来,白浊溅在赤羽业的小腹上,星星点点的沾在耻毛上,顺着大腿流下去,色气的景象刺激着人的大脑。
喉咙仿佛失去了作用,蓝发巫祝爽得发不出声,只能徒劳地微张着唇,软了腰。



被人指奸到高潮,潮田渚羞红了脸,搂着红发青年的脖子把脸埋进颈窝就不愿意看人,赤羽业低低笑了一声,握住对方的腰,将分身抵住翕合着的小穴慢慢地插进去。

性器刚进去,小穴里湿滑柔嫩的媚肉就层层叠叠地挤压上来,咬着性器小口地啜吸,赤羽业爽得倒吸了一口气,但顾及着潮田渚的感受仍旧一点点的推进,全插进去的时候两人同时松了一口气。

赤羽业挺腰向上顶了顶,用力磨了磨穴心,惊得潮田渚一声极重地喘息,整个人彻底软在了红发青年的身上。

而后对方便停了动作,巫祝大人疑惑地抬起头看向自家恋人,赤羽业勾起嘴角,一字一顿:“自、己、动……”

“!!!!”潮田渚猝然瞪大眼,惊愕地盯着人看,赤羽业凑上来蹭他的脸颊,“我好累啊渚……三天三夜没有睡了……追杀了他好久好久……”

“……”蓝发青年撑着身下人的胸膛,缓缓抬腰,性器不甘地从小穴里滑出,水声被黏腻地拉长,潮田渚咬了咬唇,力一松,放任自己用力坐下去,性器一下子又捅进来,破开还没来得及合上的媚肉,重重地撞在穴心,赤羽业闷哼了一声,潮田渚则爽得发不出声,仰着弧度好看的脖子急促地喘息。

一下又一下,由于坐位的缘故,性器比平时进得更深,次次顶撞到敏感点上,带来的快感根本无法用语言形容,潮田渚红着脸在赤羽业身上起起落落,任由对方舔吸自己的乳首,还在耳边小声地说些荤话,两人的交合处净是噗嗤噗嗤的水声,一片泥泞,甜腻轻软的呻吟像蜜糖一样能把人甜到融化。

强烈的快感慢慢堆积,赤羽业终于忍无可忍搂住身上人的腰翻了个身,下身用力地撞进去,然后狠狠抵住。潮田渚感觉一股滚烫的热流拍打在内壁上,多的让小腹微微凸起,他迷迷糊糊地想,业的……好烫……



本以为已经结束,潮田渚疲倦地合上眼,搂着赤羽业的脖子把脸埋进去,等着人抱自己去清理,结果那人下了床,过了一会儿才回转,搂着蓝发青年的腰捧着对方的头嘴唇贴上去,喂了几口水后,亲吻就如影随形地缠了上来。

“业……别……”
“乖,渚……”赤羽业又凑过去吻他锁骨上的红色羽毛刺青,珍重地像是亲吻宝物————
这不是他的代号赤羽,只是赤羽业,潮田渚的赤羽业而已。

“让我亲亲你。”

    1#
    = = 回复于:2017-11-13 00:10:25
    = =
  • 123
  • 2#
    = = 回复于:2018-09-09 20:26:51
    = =
  • 好吃啊
  • 3#
    .⁄(⁄ ⁄•⁄ω⁄•⁄ ⁄)⁄. 回复于:2019-08-12 19:36:20
    .⁄(⁄ ⁄•⁄ω⁄•⁄ ⁄)⁄.
  • 我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