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 雨夜遐思

某月某日半夜下雨的脑洞。日月。现代。肉麻。雷。OOC。
0 圈子: 霹雳布袋戏 CP: 日月 角色: 谈无欲 素还真 TAGS: ooc
作者
老谈出新偶了无心工作 发表于:2017-10-17 18:12:10
老谈出新偶了无心工作

雨夜,总是引人遐思。
裹在温暖的被褥中,隔绝了湿冷气息,听着雨声淅淅沥沥,舒适而悠闲。
思绪如云般柔软,飘散而闲逸。
他在做什么呢?
是如自己一般裹在被里,或是坐在桌前,饮着一杯清茶?
是敲着键盘,赶着明天的更新,或是对着窗外,寻找新作的灵感?
惬意的翻身,打开手机。
微信刷新了一条消息。
烟雾缭绕的房间,落地窗外是沉沉暮色,渲染着华灯初上的城市。
啊,原来是在访友。
嗯,龙首的茶,自然是好的。
嗯……龙首……

夜幕降临。
纤尘不染的玻璃窗外,城市的灯火喧嚣着闪烁不停。
昏暗的室内,只有一点明暗的红色火光。
两个赤裸的男人闲散的靠在沙发上,被烟雾掩去了身影。
看不清面目,看不到细节,只能见到隐约的美好曲线。
或是一个慵懒的抬手,或是一个惺忪的懒腰。
烟已燃尽。
他取来一支烟。
他为他打起火机。
昏黄的火光照亮了两人的面孔。
只是一瞬,难以看清表情,却徒增了许多暧昧。
火光再度闪烁起来。
良久。
他取下嘴上的烟,放到他唇边。
他含住烟蒂,轻吸一口。
嘴唇柔柔的,触到微凉的掌心。
雨声融融,烟雾飘散。
男人们双唇相触,交融着尼古丁与彼此的气息。
未燃尽的烟静静躺在白玉的烟缸里。
明暗的火光,一如彼此暧昧的眼眸。

素还真从床上直直的坐起来。
窗外的雨声突然变得讨厌起来。
他从被子里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干嘛。”
谈无欲的声音透着疲惫。
素还真顿时不安起来。
“呃……你在,龙首那里?”
“……关你屁事。”
“师弟啊,”素还真苦口婆心的劝说道,“吸烟不会给你带来灵感的,还有害身体健康……”
“……”
“balabalabala……就算是好友,也不能轻易尝试、随便分享啊。”
“你在说啥呢?”
“唉,就是……呃……”
“什么尝试分享?分享什么?”
“就是,那个,烟……”
“柠檬茶吗?”
……
“咳。”
谈无欲清了清嗓子。
“我不抽烟。”
“我知道,我只是提醒……”
“跟龙宿一起的时候也不抽。”
“呃……”
“我现在在家里。”
“哦。”
“自己家。”
“呃,我没有误会的意思,也没……”
“素还真。”
“……”
良久的沉默。
电话那端的声音微带着一声笑意。
“晚安。”
嘟的一声,电话挂断了。
素还真拿着手机,微有些怔忪。
窗外,雨还在下。

    1#
    老谈出新偶了无心工作 更新于:2017-10-17 19:10:19
    老谈出新偶了无心工作
  • 番外

    写手的生活就是赶稿。
    大手的生活就是熬夜赶稿。
    谈大手放下手机,起身走到窗前。
    下雨了吗?赶稿赶得头昏脑涨,完全没注意到呢。
    难怪是龙宿。
    谈无欲微微一笑,回到满是方块字的屏幕前。
    手机嗡嗡的响起来。
    他看了眼屏幕,挂断电话。
    没过两秒,手机又不依不饶的响起来。
    啊啊,真烦,还有三天就是截稿日了呢。
    谈无欲索性关掉手机。
    世界清净了,只剩下淅淅沥沥的雨声。
    谈大手慢慢回到创作的世界中。

    DRRRRRRRR——
    刺耳的门铃声惊醒了正在狂敲键盘的大手。
    谈无欲揉了揉眼睛,看了眼桌上的时钟。
    ……凌晨三点半!
    谈无欲走进厨房,随手拿了把菜刀。
    谁他妈敢半夜阻挠老子赚钱,非砍死他不可!
    谈大手怒气冲冲的打开门。
    “师弟……”
    谈大手怒气冲冲的关上门。
    素还真在门外不依不饶的敲门:“无欲,无欲啊,你可不能这样对我啊,人家辛辛苦苦从城市那头跑到这头来找你,衣服还是湿的呢,无欲啊,开门啊,我知道你在里面,开门啊,开门——”
    谈无欲面无表情的打开门。
    “有何贵干?”
    “呃……催稿?”
    谈无欲嗖的关上门。
    素还真赶快堵住门:“师弟,无欲,无欲,让我进去一下,好啦好啦,我是有事相商啦,有要事,有要事啦!”
    总算挤进门的素还真松了口气,转头就看到谈无欲手中闪着寒光的菜刀。
    “呃,那,那个,有话好说……”
    谈无欲放下菜刀。
    “查过岗了?滚吧。”
    “师弟,我不是……”
    “我要赶稿,没空陪你取闹。”
    “呃……我其实只是……”
    “快走,再不走我报警了。”
    “失眠了,有点想你。”
    谈无欲举起菜刀。
    素还真擦着汗说:“那个,师弟。”
    “师弟!师弟不可啊!”

    屏幕面前,谈大手戴着平光镜,运指如飞。
    素还真洗了澡,擦着半干的头发走到他身后。
    “没事就去睡吧,你明天还要上班。”
    “……”
    素还真默默的看着他打字。
    良久。
    “……你的文笔还是一如既往的难看。”
    “你写一个试试!”
    “‘她纯洁的身体因之而颤抖,紧咬的嘴唇透露出紧张和期待……’噗、”
    “再念就砍死你。”
    “掌心划过胸前红珠,将它握在手心滚动——”
    “闭嘴!”
    “阵阵酥麻从——”
    “素还真!”
    谈无欲站起来,把他推向门外。
    素还真犹在喋喋不休。
    “喂谈大手,你不是单身多年的黄金老处男吗?什么时候摸过女人的红珠了?还‘初夜体验’呢,你是把自己脑补成妹子还是把我脑补成妹子啊?”
    谈无欲眯起眼睛。
    “我脑补的是你和风采铃。”
    “……”
    “都过去那么久了……”
    “卧室在左边,好睡不送。”
    “无欲。”
    素还真搭住他的手臂。
    他的体温偏高,手心发烫。
    没有言语,但却彼此相知。
    “……随便啦。”
    素还真发出一声轻笑。
    “但是我离截稿日只有三天,不,60小时了。”
    “哎呀,都让你来公司帮我,哪里用这么辛辛苦苦的熬夜赶稿伤身体……”
    “没有你整天发些看不完的文件过来我会需要熬夜赶稿吗!”
    “啊那真是抱歉,要不我赔一个工作给你吧,副董事长如何?”
    “滚蛋!”

    谈大手坐在床上,大腿上摊着笔记本,正在□敲字。
    雨声越发大了。
    谈无欲停了手,看向窗外。
    身边,素还真动了动,开口道:“在想龙宿?”
    “……你还没睡?”
    “睡不着,”他起身,“头痛。”
    “谁叫你非要管那么多事,还死活不肯让别人接手……”
    “谁让我有个不负责任撂挑子、追求写作梦想的师弟——”
    “龙宿最喜欢雨天了呢。”
    “……”
    素还真靠到他肩上。
    “你喜欢龙宿?”
    “是啊。”
    “他是剑子的。”
    “……”
    “还不如喜欢我。”
    “国民老公,你老婆太多了。”
    “哪有,就一个而已,别的都没扯证。”
    “续缘呢?”
    “那是儿子。”
    “……我问你续缘最近怎么样。”
    “上学呢,听说保研问题不大。”
    “嗯。”
    “无欲。”
    “干嘛。”
    “你喜欢我吧。”
    “不喜欢。”
    “喜欢的。”
    “不喜欢。”
    “喜欢啦。”
    “没有。”
    “傲娇。”
    “你才傲娇。”
    “喜欢。”
    “闭嘴啦,很烦啊!”
    “……”
    “……”
    “……”
    “……素还真?”
    回答他的是绵长的呼吸。
    谈无欲轻手轻脚的把他从身上扒下来,在床上放平。
    睡着的素还真皱着眉头,一脸苦大仇深。
    谈无欲揉了揉他的太阳穴。
    素还真没醒,眉头更皱了。
    “嗯……头痛吗。”
    赶稿中的谈大手打开百度,搜起了头痛失眠的治疗方法。


    ……三天后。
    “对不起对不起!还差五千,不!三千!还差三千字!再等我三十分钟!”
    DRRRRRRRRRR——
    “对不起!下次不会了!”
    DRRRRRRRRRR——
    “嗨~师弟~我泡了茶——”
    “不在滚!”
    DRRRRRRRRRR——
    “师弟,师弟啊~”
    DRRRRRRRRRR——
    “师弟,师弟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要死了啦——————————————————”

    今天的谈大手也在拖稿呢。
    可喜可贺。

  • 2#
    .⁄(⁄ ⁄•⁄ω⁄•⁄ ⁄)⁄. 回复于:2017-11-02 20:32:07
    .⁄(⁄ ⁄•⁄ω⁄•⁄ ⁄)⁄.
  •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