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BlameItOnTheStars

哨向,狮子×小熊猫
3 圈子: 龙族 CP: 楚路 角色: 楚子航 路明非 TAGS: 电竞相关
作者
冰镇西瓜 发表于:2017-10-05 17:24:04
冰镇西瓜

字数限制所以标题的单词之间没有空格……



—————————
 

  八点的时候路明非闭着眼睛关掉了闹钟,再睁眼已经是半个小时以后了,他看了一眼时间,猛地坐起来。

  昨天晚上打游戏忘了时间,凌晨才躺下,差点忘了今天有事。路明非头疼地想。游戏主播就是这一点不好,修仙成自然,对时间基本没什么概念了。人是起来了,他的精神体还埋在被子里,露出半条毛绒绒的红棕色尾巴。

  “起床了啊大兄弟。”路明非把被子拉起来一条缝,眯着眼看了看还在打呼的小熊猫,十分恶劣地把整只熊从被窝里拖了出来。

  

  电脑屏幕亮着,昨天晚上开着的游戏还忘了退出。路明非一边穿衣服,一边飞快地按了关机键,没再去理爬到客厅继续睡觉的精神体。还很习惯地把房间里成堆的饮料罐和零食包装袋全部扔进垃圾桶里,脏衣服就搭在椅背上等着过几天再一起洗了。

  出门前路明非关了这周几乎没停过的空调。外机的嗡嗡声一消失,整个房子就沉寂下来,他自己一个人住在这个有些年代的筒子楼里好几年了,格局是很小的一室一厅。房子一小就容易显得乱,不过乱也没什么不好,路明非相信回家的时候没人无所谓,但至少得有一个乱七八糟的房间等着被他弄得更乱。

  “走了。”把自己收拾成标准当代大学生宅男就拥有了出门的信心,路明非招呼了一声自己的精神体。

  在沙发上打盹的小熊猫懒洋洋地爬起来对他来了个信仰之跃,在扑进路明非怀里的时候化为四散的精神颗粒融入身体。

  今年夏天一直很热,早上的太阳就能晒得人头昏脑涨。等滴滴的时候路明非又看了看时间,觉得更热了。现在是早上九点,哨向计生办公室离路明非家有点远,打车过去要一个多小时。就算他半个小时之内出门打到车,过去也差不多十点三刻了,这个时间点不上不下的,万一碰上排队就得挨到下午了。

  浪费一个下午的时间路明非还是很心疼的……虽然叫滴滴路明非也觉得肉痛,痛来痛去斤斤计较,越想越觉得自己这种提前活成小市民的现役大学生非常痛苦了。

  丧且穷的路明非垂头丧气地上了车,跟师傅说去市政府北门。

  司机“哟呵”了一声,从后视镜里打量这个眼袋浮肿的小伙子:“市政府北门,小伙子去做年检登记啊?您是哨兵还是向导啊?”

  “向导。”路明非心不在焉地按亮手机屏幕。

  司机的“呦呵”溢于言表,还来不及感叹就发表了一通意见:“那您年纪不小了吧?要抓紧找对象啊。我觉着吧,虽然有些哨兵是不怎么样,但是找一个也比交税强。而且向导一过了年纪就容易掉价,一年比一年难配对。趁着还年轻找个看得过眼的实在点,我有个远房亲戚就是向导,没什么钱,交不起税就被分给了个渣男哨兵,现在还天天家暴呢。”

  路明非含含糊糊地应了一声,没什么心情和司机尬聊。他就是没什么钱还不想找对象的向导,今年21岁刚到向导晚婚年龄。这次就是去交晚婚税的。

  哨兵向导的塔现在改名叫哨向计生办公室,政策说是比旧时代宽松不少,以前找不到配对哨兵的向导会被塔强制配对,但现在也只是多了一条可以选择交晚婚税来避免被强制配对的选择。晚婚税一年比一年多,一开始普通人还能勉强承受,可到后面还是都迫于压力接受了配对。而非哨兵向导的社会大多数,都觉得向导在和平年代的主要作用就是繁衍后代,税不税都没必要。

  第一年的税款路明非还交得起,拼死拼活算是凑足了钱,还能再苟一年。明年……明年再说吧,想到明年交不起的税款数目,路明非的表情就止不住地萎了下去。

    

  “请出示一下您的身份证。”

  路明非递了过去。坐在窗口的接待员还很年轻,涂着非常知性的豆沙色口红,路明非曾经见陈雯雯涂过,大概想表达自己温柔的女人都喜欢这种颜色。接待员滴了一下他的身份证,电脑上跳出来的信息让她愣了一会。

  旁边窗口年纪稍长一点的大姐凑过来看了一眼,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了看路明非,说:“是这样的,我们窗口暂时不接收您这种等级的向导。您去右边那个办公室登记吧。”

  路明非应了一声,心下了然,大概是要给自己分配不知道哪来的渣男哨兵了。

  办公室的门虚掩着,一个中气不足又打着官腔的声音从门缝里传出来。

  “实在对不起,但是也希望您能体谅一下我们的工作。这样吧,如果您真的不想这么早就完成配对的话,可以在和这些向导见面之后拒绝他们,这个我们是绝对不会插手的。”

  看来有客啊,还是个不想配对的哨兵,感情哨兵不用交晚婚税就可以非常省钱地任性。路明非的手搭在门把上犹豫了一秒,门就被猛地拉开了,害他趔趄一下差点摔个跟头。

  还好出来的人扶了他一把,抬眼发现还算是个熟人,盘靓条顺当年仕兰中学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楚子航。

  这么久过去猛然相见,楚子航少年时代的淡漠疏离感抽离出去变成了冰冷的煞气,旁边人不敢得罪也不太敢直视他。路明非倒是因为算领教过,只觉得楚子航从当年的高岭之花变成了冰冷酷哥啊,果然哨兵觉醒不是使人变强就是使人变态。

  拿着一叠资料出来的哨兵只看了他一眼就走了,还是很酷的面无表情式看法。路明非摸了摸鼻子,不知道楚子航有没有认出来自己。

  

  “路先生正处在一个非常关键的年纪啊。人生大事可要抓紧了。”刚刚接待过楚子航的男人胖得有些浮夸,看了一眼资料之后丰腴的脸上也露出一个古怪的表情,“21岁,S级向导,确实不好配对啊。稍等,我查一下内部文件。麻烦您先交个税,这里刷卡。”男人按了一下面前的刷卡器,输入密码的九宫格按键亮了起来。

  路明非乖乖地刷了银行卡,觉得自己有点像中学坐在老师办公室的时候,楚子航这样的优等生被老师捧在手心来去自如,甚至不会多看他一眼,而他得战战兢兢地等人查清资料,再给他一个劣等生的结论。

  精神力水平普普通通,其他身体素质和普通的D级没什么区别,甚至被判定为没有任何待发展的潜力项。要是抹掉评级,哪怕是能申请B级向导的哨兵都不会多看他一眼。

  而系统只在评级相当的哨向间公开配对信息,路明非就算是想找个E级的哨兵凑活也没戏,他能接触到的哨兵信息只有履历对他这样的普通人来说非常可怕的寥寥几个。而申请和他配对的哨兵一个都没有。

  “现在是这么个情况,系统对于您这样的人才一直是有些优待的,之前也一直把您的资料发送到了一些比较急需s级向导的有关人士那边。但是您这样确实也是,”男人清了清嗓子,“比较难收到合适的配对申请。能问问您现在是在哪工作?有固定收入吗?”

  “我还在读书,现在大三。”路明非干巴巴地回答,“平时做一下游戏直播,签约之后有固定工资,收入还算比较稳定吧。”

  “虽然不知道系统那边怎么评定的,但是在年初的时候已经对所有A级哨兵开放了您的资料,如果在今年内您能找到合适的哨兵,那我们将不会给您安排强制配对。”男人对这种意外的优待也有些惊讶,不过表情更加古怪了,“系统显示您这个月已经收到了哨兵的申请,您是觉得不合适吗?”

  “嗯??”路明非还真被惊了一下,他自从成年登记之后一直没收到过配对申请,他也早就不用那个接收申请的邮箱了。

  “还真有人给我发邮件?申请人是……”路明非用手机打开收件箱,“楚子航???”

  

tbc

    1#
    = = 回复于:2017-10-15 19:58:04
    = =
  • 哇哇哇哇哇!!!楚路!!!哨向!!!给大大打call!
  • 2#
    = = 回复于:2018-02-12 06:57:29
    = =
  • 诶……tbc了
  • 3#
    = = 回复于:2018-02-17 22:45:31
    = =
  • 为大大打call,其实之前那篇知乎体的也想看后续
  • 4#
    = = 回复于:2019-04-21 05:24:23
    = =
  • 什,然后就没有了后绪吗
  • 5#
    (,,Ծ▽Ծ,,) 回复于:2019-06-25 14:42:00
    (,,Ծ▽Ծ,,)
  • 在坑底哇的一声哭出来。
  • 6#
    (,,Ծ▽Ծ,,) 回复于:2019-07-04 22:55:43
    (,,Ծ▽Ծ,,)
  • 居然是坑,我哭了
  • 7#
    (,,Ծ▽Ծ,,) 回复于:2019-07-04 22:55:51
    (,,Ծ▽Ծ,,)
  • 居然是坑,我哭了
  • 8#
    = = 回复于:2019-07-08 14:24:15
    = =
  • 大大求你更,dd
  • 9#
    ( ´◔ ‸◔') 回复于:2019-07-21 23:41:07
    ( ´◔ ‸◔')
  • 混蛋(;≥皿≤)
    填坑!!!
  • 10#
    = = 回复于:2019-07-25 10:05:57
    = =
  • 大大别坑啊థ౪థ
  • 11#
    = = 回复于:2020-11-09 12:15:46
    = =
  • 太太求别坑啊
  • 12#
    = = 回复于:2022-02-16 20:39:30
    = =
  • 是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