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东方未明中心】天下何欢

天下霸主东方未明疯了二十五年,做了二十年明君。第四十五年他找了徐氏兄弟给他的圣堂钥匙,这一次他不想再管天龙教和朝廷的破事了。
作者
夜夜欢歌 发表于:2017-08-29 16:57:34
夜夜欢歌

东方未明疯了,这么简单的道理任剑南知道八年后才看明白。
自从知道父母真正的死因那时候起,东方未明就已经疯了。
“他太平静了,杀龙王的时候,杀玄冥子的时候都太平静了。如果他只是想夺权,那没什么可奇怪的,可面对的是杀父仇人他的表现太平静了,就好像是在刻意的压制什么。要不是听夜叉护法提起,我也不确定是这么一回事。右护法,教主自己就是医毒双修——阎王愁,绝命毒师。他自己都救不了自己,我们又有什么能耐。”
是啊,医者不能自救。
更何况他东方未明是世上最好的医者,什么怪医神医早就被他杀了。
“我没想到唐兄竟然看得如此透彻,又甘愿为一个疯子卖力。”
“右护法,这话你敢当着教主的面说?疯了的东方未明冷酷无情,杀伐果断远比一个清醒的人更强大更可怕。”
“西门和夏侯两家已经投了朝廷,我家老爷子也是蠢蠢欲动。”
“这就是你效仿商仲仁的理由?”
“哈哈哈,右护法早年不常在江湖走动自然是不知道八卦门的家事。子杀父,父杀子,子又杀父,这点破事整个川蜀武林都知道了。我若不这么做,唐门就是下一个海鲨帮!右护法且看着吧,看着我们教主是怎么一统天下的!”
那是东方未明当上天龙教教主的第八年,天剑门和绝刀门暗地里投了朝廷,唐门和八卦门这两颗墙头草换了一位掌门人。
唐中慧以妾之身嫁给了东方未明,说是妾,与妻也并无区别。
少年时的东方未明至交红颜满天下,可最后留在他身边的只有纪纹和表妹风吹雪,风吹雪带着仙音以及其他六贤的尸体回到了忘忧谷,安葬了他们。
三年后风吹雪去了东瀛,因为她知道她的天变了,在变得无法相处前还是离开的好。
纪纹早年中过尸毒,而东方未明练得就是毒功,即使有五毒珠护体也终究难逃一劫。
“未明,未明,我不怕死我只怕我死了你该怎么办啊,未明,未明......”
纪夫人风光大葬,唯一的孩子由巩光杰亲自护送回到兽王庄。
孩子姓纪,不姓东方。
他变得只剩一人了。
又过了七年,天意城被剿灭,江天雄的虚伪嘴脸和朝鲜身份被揭开。朱莞被下的迷魂解开了,可那时的朝廷早已名存实亡。
他们在地牢里救出了被废一身经脉的燕宇,在他养好伤后亲手把剑递到了他手上,让他得报父仇。
为父报仇,天经地义,从此这天下不再姓朱而是复姓东方。

东方未明称王的的第十年,风吹雪回来了,距离她离开已经过了二十二年。
依旧是一头红发,只是腰间不再是一把武士刀,反而背着一张琴,任剑南一眼就看出来了那是仙音的琴。
风吹雪练了二十年的刀,又练了二十年的琴,练刀是为杀人,练琴是为救人,连风吹雪自己都没想到她能成功。
“我没想到过了那么多年,还再见你一面,明哥。”
“真的很多年没见了,吹雪。”

东方未明疯了二十五年终于清醒了,清醒后他开始考虑怎么给天下一个交代然后安心离去。
纪铭是不可能的了,自幼长在兽王庄由老庄主照看,到底是没长歪,却也背负不了这个天下。
唐中慧的孩子年纪倒是正合适,可他舅舅却是个有野心,而且野心不小,想吞下这天。
思来想去,他亲自去民间挑选了一个资质极好的孩子,养在风吹雪名下,亲自教导十二岁时被送出宫廷除了一身衣服,一把剑其他的什么也不给。
八年后不论回来的是一个皇子还是一个大侠,他都把这天下交给他。
若是皇子必然懂得为王之道,若是大侠这神州大陆再过数年又将是天下大乱。

兜兜转转四十五年,他将天下交出后,找出了多年前凑齐的圣堂钥匙。
“这茶变味了,可惜啊。”
“徐兄今天来我这是想喝茶的?”
徐子棋摇了摇头
“说到底,这茶的味道并不是由我决定的。”
他将钥匙推到东方未明面前
“卓掌门经常说,一个即便天下无敌也没有重来的机会。可他不曾天下无敌,自然不知道改如何重来。”
“东方兄,我希望有一天你愿意重来,就当是浪子回头吧。”


    1#
    夜夜欢歌 更新于:2017-08-29 17:00:08
    夜夜欢歌
  • 任剑南再次见到东方未明的时候,是在初春的四川。
    他随山庄的老人前来采购矿石,却吃不惯四川的辣椒。
    “往前走在直接下去就能看见一个篱笆院,以前是阎家父子在那卖羊肉汤,现在归百草门了。”
    还没走进院子就闻到了粥香,像极了那天他深夜一时兴起做的夜宵。
    抱着三分忐忑,三分期待他走进了篱笆院。
    “小哥杭州来的吧,吃不惯辣椒尝尝冬虫夏草猪肉粥怎么样?”
    果然是他,一身粗布衣裳,绑着高马尾,一手拿刀飞快的切着猪肉,一手往锅里加水。
    “我该喊教主还是该喊东方兄?”
    “呵,天龙教那烂摊子谁爱收拾谁收拾。”
    他微微一笑,过去的那些腥风血雨就让它从未发生吧。
    “若是有酒就好了,故友相逢该浮一大白!”
    他见到了,许多年前认识的挚友。

    想吃饭喝酒的话还是得去芙蓉楼,天府楼公孙坚做的菜不放心,宝福楼略逊一筹,要说整个成都做菜比食神东方未明好吃的,就只有芙蓉楼的年老爷子了。

    芙蓉楼难得来了客人,年老爷子和年芙蓉都很高兴。
    年老爷子不愧是做了几十年掌厨的人,做了几道酸辣开胃的菜,任剑南也吃得下去。
    “差不多是一年前的事了吧,我和爹刚到成都落脚就听说了芙蓉楼用了腐烂食材的事。牵扯太多有天龙教的,有东厂的,但说到底还是天意城在搞鬼,我也懒得管。”
    “令尊?”
    东方未明喝了一大碗汾酒,又夹了一筷子火腿。
    “没死,杜康村外我要是再晚到一步风吹雪就下手了。洛阳就是天意城的大本营,杭州离得太近,我只能带着爹来成都了。”
    剩下的话便无需多问了,上辈子他任剑南为保铸剑山庄存续当了天龙教右护法整整三十年,那三十年里见过太多勾心斗角。
    江天雄不是中原人而是朝鲜人,表面上侠义凌然的河洛大侠就是天意城城主。
    商仲仁看不惯自家父亲的“出尔反尔”亲手弑父,方云华最终和浪一起死在了床上,唐冠南是如何效仿商仲仁又把自己的妹妹送与东方未明做妾的。
    太多肮脏龌蹉的事他不知见过多少。
    他看得出来,东方未明是选择了百草门做挡箭牌。
    天意城如今势力再大也还不能妄动川蜀武林,百草门不仅在四川一带,在整个中原武林里都是说得上话的,用东方未明去过圣堂后说的话就是——你敢得罪奶妈?不怕他放生你?
    “东方兄你说你不想再管天龙教,那谷兄呢?”
    东方未明沉默了一会,说道
    “他到死前的最后一句话都是——算了不说了。”
    上辈子谷月轩死前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他大概能猜到。
    “东方兄无意管天龙教之事,那天意城也继续放任他们坐大吗?”
    “且不说江天雄知道我爹还活着,就是玄冥子我也不会让他好过,有些人该杀的还是得杀。你呢?开始练武了?”
    “以琴养心,以剑入武。两者本不冲突,是我上辈子着像了。”
    太阳渐渐落下,好酒已经喝完。
    “先走一步,老爹还在家等我呢,剑南兄保重。”
    “保重,东方兄。”
    任剑南第二天就离开了成都,回到铸剑山庄后闭关不出。

    东方未明带着老爹前往西域前把杜仲黄耆牛尾羹的配方卖给了巩光杰,一万钱。
    “东方兄弟我们都这么熟了,就不能便宜点?”
    “巩老哥,我这一年赚的钱都花在老爹的药上了,你总得给我点路费吧。”
    巩光杰把东方未明拉到一边,在他耳边说道
    “你们家仇人什么来头,非得这么快走?我看前辈这一年恢复的不错,你们在四川我百草门也罩得住,黑白两道都得卖我一份薄面不至于非得去西域吧。”
    东方未明笑了笑,巩光杰比起江湖人更像生意人,但他重义气说一不二,你若是他兄弟他绝不问你过去如何如何,就是仇家找上门来也帮你挡着!
    可他现在不是仇家找上门,而是准备去找仇家报仇了。
    “我跟我爹总不能躲一辈子,迟早要找个好地方安身立命,这一年多谢巩老哥相助了。”
    巩光杰嘴上说着讨价还价的话,一万钱却是一分不少的给了东方未明。
    “这封信你先收着别拆开,要是那天中了解不了的毒就能得上看,当然用不上最好。”
    巩光杰把信收好,又仔细瞧了瞧东方未明。
    东方未明的父亲到底叫什么他并不知道,只是从对方的步伐和呼吸方式就能看得出是个练家子,他受过东方父子的恩情,便喊他一声前辈。
    “东方兄你告诉我你们家是不是那个神医的后人,为了劳什子的秘方才惹上仇家的?”
    “巩老哥,你想象力真丰富。”
    东方曦脸上的疤痕虽然淡去了很多,却还是和原本的肤色极不和谐,带着面具只怕更引人怀疑。
    一路向西,渐渐的看不见绿洲,带上面纱,披上披风也不奇怪了。
    “未明...”
    “爹,咱们这就启程吧。”
    “恩,走吧。”
    两年前东方曦在杜康村外远远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却不想被般若偷袭,本以为这次终于是难逃一死却不想再次睁眼,就看到了未明。
    未明身上许多秘密,他是从何处学来的一身武功,还有一身至少一甲子的内力。
    琴棋书画诗酒茶样样精通,医毒花渔烹饪打猎无一不通。
    他仿佛知道一切,却又不愿意多提。

    他在西域碰到了老熟人——迦楼罗任天翔。
    “没想到你还活着,他是你和宫妹子的孩子,没想到都过去那么多年了。”
    “虽活着,却与死了无异。”
    “如今的天龙教,早已不再是当年的天龙教,我如今只想和未明一起,弥补我多年来对他的亏欠。”
    “你们有何打算?”
    长辈说话,晚辈本不该插嘴,但接下来任天翔要说什么他已经能猜到了。
    “任前辈,虽然我爹原本是武当卧底后投了天龙教,又被正邪两道追杀,如今我爹的身体状况大不如前,天王的理想乡还是让天王自己去实现吧。”
    任天翔再不提有关天龙教的事,当年他也不信东方曦会背叛天王,龙王下的追杀令也是托故不去。
    东方曦这二十年究竟过着怎样的生活,他也不好去揭人伤疤。
    东方父子算是在西域定居了,西域远离中原即使偶尔有武林人士来到这里,也不一定认得二十年前的天龙教左护法。
    西域缺水,东方未明的一手好厨艺在这里施展不开,毕竟羊肉串再怎么做也还是羊肉串。
    他用巩光杰给的一万钱从西域商人那买来了几件古玩,转手就是五万钱卖了出去。
    不管到哪里钱都是万能的。
    某天晚上,他牵着骆驼回到住处时候,看着街角空荡荡的地方,恍惚想起很多年前,有一个刀子嘴豆腐心脾气怪异的紫衣少女曾在这里义务为人看病。
    虽然带着一身毒虫,看起来不好相处,却是个不服输的好女孩。
    可这样一个好女孩他却眼睁睁的看着她自绝经脉,他唯一能做的事就是为她保留住最后一份清白。
    回到住处后,他决定该跟老爹坦白一切了。

  • 2#
    = = 回复于:2017-08-29 21:37:26
    = =
  • 能把爹救回来真好啊
  • 3#
    (,,Ծ▽Ծ,,) 回复于:2017-08-30 08:18:00
    (,,Ծ▽Ծ,,)
  • 支持
  • 4#
    (  ͡°  ͜ʖ  ͡°) 回复于:2017-08-30 11:00:51
    (  ͡°  ͜ʖ  ͡°)
  • 新文开心!
  • 5#
    夜夜欢歌 更新于:2017-08-30 14:23:40
    夜夜欢歌
  • 巩光杰在忍不住好奇心拆开他东方兄弟留下的信后,才惊讶的发现自己早就上了东方未明的贼船。

    “老子日你仙人板板的东方未明!!!!!!”

    他连夜去了杭州,却被告知
    “少庄主如今正在闭关中,巩门主若是有要事不妨在山庄小住片刻。”

    俗话说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他原先的满腔怒火,此刻也随着江南杨柳烟波一并散去了。

    老子上辈子还帮他带大了儿子,这辈子他再想搞什么也不会祸害到百草门头上吧,
    难得来了扬州总不能空着手回去,顺便视察一下杭州的分店吧,巩光杰在心里嘀咕道。

    圣堂的传说他不是没听说过,可那个传说就跟洛阳城里小虾米雕像一样,远在天边不可触及,与其想那些有的没的不如想想怎么赚钱壮大百草门。

    可那天,西方的大地上出现了一道贯彻天地的金光,他亲眼看着东方未明踏入了那个充满一堆奇怪符号的门,一代霸主在将天下交给了一个与自己毫无血缘的青年后,消失了。

    那就是圣堂吧,所谓的理想乡就是到达自己最想去的地方,最想去时间。

    东方未明想回到过去,和逍遥谷老死不相往来。

    他和任剑南也能回来想来也是因为,最好的时光是不是作为天龙教右护法,也不是作为天龙教的迦楼咯,而是作为铸剑山庄少庄主,作为百草门掌门。

    能回来是好事,就怕东方未明还要搞事。


    但他也不由得思考,一并回来的除了他、任剑南还有东方未明之外还有谁呢?

    “巩兄!许久不见要不要来喝一杯啊!”
    路过太白楼被人叫住,回头一看正是那个熟悉的蓝衣身影,坐在对面的是人称杭州情圣的陆少嫖头和青城派大弟子。
    “这真是一个奇怪的组合。”一不留神就把话说出来了。
    “巩兄难得相遇不进来喝杯酒吗?”
    东方未明倒是一副见怪不怪无所谓的样子,他仔细斟酌了一下和陆少嫖头打好关系以后押镖运送药材是不是能打个折后,踏进了太白楼。
    “没想到东方兄还认识百草门巩兄,真是交友遍天下啊!”
    桌上已经喝光了三坛汾酒,四瓶西凤,还有好几个空盘。
    陆少临面色微红,燕宇一言不发,东方未明不用看,他醉过疯过,如今再清醒不过。
    “东方兄啊,你说相见香儿得要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可是真的?”
    “比珍珠还真!陆兄走南闯北不妨多收集一些曲谱,也好讨佳人欢心啊!我这正好有一份广陵散手抄曲谱,是我在西域淘到的如今送给陆兄了!”
    “这、这如何使得!我既然是要送给香儿姑娘,自然该是由我亲自去寻的!”
    “陆兄说这话当真是见外了!”

    酒又过三巡,陆少临彻底倒下了。
    金风镖局的人将少镖头带回了镖局,燕宇提着剑和东方未明去了郊外,巩光杰转身去了回春堂拿了几瓶再造膏和九转还魂丹。
    他不断的在心里说服自己,唯我独尊丸的的解药收益远比现在的投入多多了!

    燕宇也回来了,这是显而易见的事,否则他应该在茶楼而不是在酒楼。


  • 6#
    = = 回复于:2017-08-30 15:12:28
    = =
  • 小王子提着剑单独强调总觉得有种不祥预感=口=
  • 7#
    夜夜欢歌 更新于:2017-08-30 21:42:01
    夜夜欢歌
  • 巩光杰不会剑,也看不懂剑法,百草门传到他这一代只剩下内功心法和一招攻击路数,别人家拿刀拿剑飞镖折扇,他拿的却是锄头,和剑差了百八十个档次。
    但杀气却不会因武器而有所改变,巩光杰到的时候只见燕宇一招鹤翼苍穹向东方未明挥去,剑气磅礴,杀意凌然。
    东方未明却是只躲不闪,鹤翼苍穹擦肩而过,有惊无险。
    幸好带了双冲饮,够燕宇再打个八百回合。
    日头逐渐落下,两人的影子被拉的老长,巩光杰早就躺下了,呼呼大睡。
    燕宇弃剑不用,虚晃一招后一拳揍在东方未明脸上。
    血腥味蔓延在口腔,燕宇这一拳是真的下来狠手。
    “他当你是兄弟!我们都当你是兄弟!你是怎么对我们的东方教主!”
    这绝对是他听过燕宇说最多一句话,还记得那时候燕宇刚被救出来,全身经脉被废,还被下了蛊,他和黄秋娟废了好大劲才能恢复意识清醒过来,醒来后问的第一句话是——他们怎么样了?
    陈崇英死于玄离公之手,萧遥被柯降龙亲手击毙,诚王以谋逆罪被满门抄斩,而陆少临是东方未明亲自动的手,是他一把火烧了整个海鲨帮。
    若是陆少临早一步投靠了陈公公,或者东方未明他们晚到一步,陆少临都不会死在东方未明手上,但过去的事情从来如果。
    他也想要个如果,如果谷云飞没杀宫夕瑶多好,如果他父母双全该有多好。
    燕宇不怪东方未明借他之手杀了朱莞,他无法接受的是过去的挚友为了完成他的复仇大计可以眼睛都不眨一下杀了那么多无辜之人,海鲨帮和金风镖局何辜要当他复仇的垫脚石?当年追杀他父母的人里可有陆少临和海鲨帮两位帮主?

  • 8#
    夜夜欢歌 更新于:2017-08-30 22:31:12
    夜夜欢歌
  • 杭州城外有两位高手在切(互)磋(殴)这事已经传开了,当时人之一压着另一个痛揍大有要把人活活打死的倾向。
    回到家酒醒后陆少临听到这消息再一追问便知道谁和谁了,青城派大弟子大弟子和无门无派的江湖少侠打起来了还是单方面虐打!这传出去名声多不好!
    陆少临换了一身干净衣服就往城外赶,被巩光杰轻描淡写的拦下了。
    “男人嘛,有什么矛盾打一架就好了。”
    “你确定他们是打一架不是燕宇单方面殴打!?”
    “陆少镖头你还年轻。”没见过当年天都峰上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的气势。
    “东方兄人送外号金刚罩铁布衫,硬功全满燕宇这几拳看着狠,但不痛不痒。心里一口闷气不出,这怨解不了。”
    陆少临有些纳闷,东方兄和燕兄应该是第一次见,哪来的深仇大恨?
    “东方未明,你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人的?”
    “燕宇,若是有人杀了你全家还说是为了天下大义在所不辞,你怎么看?”
    “你何必拿这中不乏话来刺激我!”
    “不是刺激,是真的。东方曦这个名字你不一定知道,但游进你一定还记得。”
    燕宇浑身一震,前锦衣卫指挥使游进,在民间口碑颇佳,当年锦衣卫抄了勤王府满门却偏偏放过了两个年幼的孩子。
    “与他何干?”

    “他是我爹啊,当儿子的哪有不为爹报仇的道理。不杀便无法取得玄冥子信任,不取得信任便无法让当年那些虚伪小人付出代价,杀朱莞是意料之外朝廷若不来招我,我也不会动手。”
    “你不觉得可笑吗,谁欠了你的你找他们一一还回来,这跟你后来的嗜杀有什么关系!”
    当年打上天都峰的人那么多,却不是每一个都有仇,立场相对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忘忧七贤是为无暇子报仇而来,无暇子是被他和荆棘活活气死。
    傅剑寒为杨云报仇而来,却还在死前认了个亲,剑圣的万剑诀他靠着秦红殇送的霹雳宝甲活活将人反弹死,伤敌八百自损三千。
    天都峰一战他杀红了眼,血染红整个山顶,从此之后江湖之中在没有能反抗他。

  • 9#
    = = 回复于:2017-08-31 10:59:37
    = =
  • 小王子还是天真了,但不怪他。
    走邪线的时候最大的感觉就是一步错步步错,选好了路就不能回头。杀人的人那么多,你死我活的时候哪有余裕一个个分辨是故是仇,真陷进去就刹不住手了啊(叹)
  • 10#
    = = 回复于:2017-08-31 13:00:56
    = =
  • 霸者横栏无极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