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第一最好不相见

若非魂梦与君见,敢上天台月下逢。
25 圈子: 上天台/大道争锋 CP: 张清麓×齐云天 角色: 张清麓 齐云天 TAGS:
作者
双全法 发表于:2017-08-16 22:44:50
双全法

楔子



云州范道城以东的道城东市乃是个散修云集的地方,人来人往间俱是星冠羽衣的修道之人,摊铺间买卖的也并非一般凡俗物什,尽是灵物法器之流。
人声鼎沸间,有一名青衣修士穿过这一片车水马龙,在一个不算起眼的摊位前停下——这小摊子上摆的不过几缸子灵鱼,且还是不成气候的鱼苗,自然无人问津。看摊子的是个带着斗笠的耄耋老人,须发皆白,靠着墙角打坐,倒也不介意生意惨淡。
“敢问前辈……”青衣人温言开口,他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但修道之人的年纪自然不可贸然估量。
老人皱了皱鼻子,懒洋洋地至入定中醒来,将斗笠稍微揭起一些:“不敢当道友这声前辈,有事直说吧。”
年轻人微微笑了起来,他模样不算过分英俊,眉目却端庄:“晚辈初至此地,见云集了如此多的修真之人,心下好奇,特来一问。”
“初至此地……”老人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哼了一声,“怕不是哪家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公子哥修道修傻了吧。云州本就是盛天的散修云集之所,我等辟个集市往来交易,倒也碍着你们这些个世家的眼了吗?”
“世家?”青衣修士眉尖微动,面上仍是温和的笑意,“不知此地是哪一支世家的道场?”
老人脸上五官皱成一团:“你这小子说话古怪得紧,云州那么大,世家可多了去了,严家,程家,穆家,哪个不是响当当的名头。我看你这样子也不像什么好出生的,快走快走,休要坏了我老道的生意。”
这赶人的话说得实在敷衍,而那年轻人倒也不如何计较,行礼谢过后便转身离去。
老道人扶了扶斗笠,心下冷笑:“哪里来的小子,那么年轻,竟也是个筑基元师了。嘿,可惜是个没见过世面的,果然还是修道修傻了。”他这么暗自讥讽着,抬眼顺着那年轻人离开的方向望去,却再找不到那个青色的影子。

出了城,一路漫无目的地往山间行去,放眼而望,一派苍山古林漠漠如织,飞鸟成群结队地飞过云天,不留痕迹。
青衣修士漫步于古道间,在路过一湾溪涧时驻足,借着潺潺流水,照了照自己的影子。
水中是一张端正年轻的脸,唯有目光沉沉,叫人看不出深浅。溪水似感他心境,荡漾开波纹,碎开了这片倒影。他略微叹了口气,在额角按了按,继续往前行去。附近的溪水遇见了他,仿佛活过来一般,不断卷起几道清流,拥簇跟随在青衣人身边。
“严加,程家,穆家……这几个世家却不曾听说过。云州……九洲诸国,仿佛也不曾有过这个地名。”青衣修士一路若有所思,方才与那老道虽只是几句言语,倒也听出了不少东西,“九洲广阔,倒也不曾听说有此等散修云集之地。何况接连试探几人,竟都不知人劫动荡,这到底……”
一阵极微弱的灵机动荡迎面而来,青衣修士抬头望向远处,依稀闻得有崩山裂石之声。
有人在前方交手?
他略微眯起眼,也不知如何动作,便已化作一道遁光前往。百里之遥不过几瞬,只见一股阴郁煞气遮天蔽日,颇有不善,山石之间唯有一白衣道人提着法剑,指向的乃是一具诡异腐尸。
“张延旭!你这小子坏我好事,今日便别想活着离开!”腐尸狰狞大笑,极可怖的一张脸上五官扭曲,咆哮间飞沙走石。
对面的白衣道人模样年轻,却自有一番道者风骨,长袖翻飞,出尘如仙。他显然苦战许久,衣上染了血色,剑却握得极稳:“敢小瞧道宫,你今日才是要把命给留下。”
青衣修士栖身在附近一棵老树繁密的枝叶间,敛去气机,望着这场对峙。他显然是见惯了风浪的人,不远处二者斗得几次生死一线,他也并不如何动容,反而更在意那些道法变化,灵机张弛。
一番观察后,他眉头略微一皱,显然心中颇有疑虑。
交锋许久,那腐尸终是被白衣道人一剑斩成重伤,却突然退开一段距离,吞咽下什么,随即周身膨胀,连原本的人形都再难分辨,力量却倍增了几重。
青衣修士不觉暗道:“这却有几分灵门的作风。”
而那白衣道人眼见不好,显然是下了决心要阻止那魔物突破,不曾逃避,反而径直提剑迎上。他一身灵气尽聚于手中剑上,剑气如虹,如开天辟地般狠狠斩下。刹那间地动山摇,爆破开烈烈光芒。
而下一刻白衣道人便知不好。那漆黑魔气一拥而上,仅被压制了一瞬就全面反击,他根本避之不及,已失去了抽身而退的最好时机。
忽然间,有一道清冽水瀑冲天而起,拦在他的面前,挡下那些汹涌魔气。膨胀的腐尸怒吼着要将这凭空杀出来的屏障撕裂,但见一道紫色惊雷凌空降下,将它砸了个灰飞烟灭,地上只余一片焦土大坑。
白衣道人先是一惊,随即回身,但见四野无人,目光最后落在了一棵老树上:“何方道友出手相助?不知可否现身一见。”
四周静谧片刻,林间终是徐徐走出一个青衣修士,一身衣袍翻飞,身侧流水环绕。此时阴云化开一道,天光照下,那人的面容亦逐渐清晰起来。
“张延旭此番承道友之情,道宫上下,必当铭记。”白衣道人笑着自报家门,“敢问道友如何称呼?”
青衣修士注目于张延旭,还以一笑:“在下齐云天。”




TBC

    1#
    = = 回复于:2017-08-16 22:47:48
    = =
  • 还有这个操作目瞪口呆
  • 2#
    = = 回复于:2017-08-16 22:50:41
    = =
  • 社会,社会(抱拳)
  • 3#
    = = 回复于:2017-08-16 22:51:52
    = =
  • 这是一组靠气场取胜的CP
  • 4#
    = = 回复于:2017-08-17 01:42:41
    = =
  • 为作者疯狂打call!这个cp好!
  • 5#
    = = 回复于:2017-08-17 05:49:05
    = =
  • 这cp厉害了
  • 6#
    = = 回复于:2017-08-17 08:57:37
    = =
  • 还有如此操作,佩服佩服
    这CP洒家吃了
  • 7#
    双全法 更新于:2017-08-18 00:15:11
    双全法

  • 齐云天。
    张延旭暗自咀嚼了一下这个名字,面上仍笑得有几分感激,心中却已思索过千回百转。此人看似年轻,却与自己一般,已是筑基元师的修为。只是那气机他一时间竟也无法感应得如何清晰,只觉摸不清深浅。
    且他观面前这个年轻人,虽则青衣朴素,丝带束发,不像正经道门的打扮,但步履间自有一股从容气度,非久居上位者不可有。
    再说环绕于那人周身的水流,放眼整个北国,能于无水之地生水,且还操纵得得心应手的,除却上清宫几位叔伯,他还从未见过。须知五行之道,金木土俱为有形之物,水与火却本自无形,应运起来更是难上加难。
    他回忆了一圈,却始终无法将面前这人与哪位有名修士对号入座。但他随即便有了计较,不拘要在这一眼便看出对方底细,更是微笑:“原是齐道友。红莲白藕青荷叶,敢问道友是哪家?”
    张延旭只观齐云天的举手投足,便知此人绝非单纯的山间散修,先前自己已报上道宫名号,这一番盘道也理所应当,只是也不曾如何咄咄逼人问得一应俱全。那都是些不入流的散修才耍的威风,他倒是不屑。
    齐云天略微阖了阖眼眸,揖礼微笑:“无籍无名一散修尔,不敢应尊驾盘道。”
    ——之前在道城东市,这类似问话倒也听过不少,仿佛是此地修士的来往风俗。他闻得几句,便摸出了其中的关窍,知晓其间互通身份的玄机与规矩。眼下身在这异乡之地,倒也不妨入乡随俗,只不过也不会轻易泄露了根底。
    他知散修身份本不入流,此刻倒也不妨先自谦一回,瞧瞧对面那位道宫门下的根底。
    那张延旭看似弱冠,修为当在玄光境,方才他与那腐尸交手时,自己观其周身明晦,只觉此人眼下修为若放在溟沧同境界的弟子间,倒未必如何出众,但与自己一路上所见的修士相比,已是难得之才。
    道宫……在道城东市走动一番,屡屡听闻这个词,仿佛有些来头。
    张延旭听闻他自称散修,似要再问些什么,一张口,却吐出一口血来,整个人险些倒下。齐云天瞬至他面前,搀了他一把,见那血色隐隐泛黑,便知是他与刚才那腐尸交手落了伤还中了毒:“张道友可还安好?此地不宜静养,不知附近可有休憩的好去处?”
    张延旭倒也顺手搭了他的肩膀,面色苍白,话语有些不稳:“我若记得不错……此地往南,当有个鹤羽观。”
    齐云天见他仿佛并无太多力气说得详细,倒也不怪,只带着他往南飞遁而去。

    那鹤羽观倒是好找,远看着规模不大,两座殿堂并上个小小院落,略显寒酸。明明是白日里,又似乎总有阴霾压在这小小道观上。
    齐云天虽不见这道观附近布置了何等仙家禁制,但却隐隐觉察到几分阴晦,扶着张延旭在观前不远处落地,低声道:“张道友说的,可是此处?”
    那张延旭的情况看起来并不大好,喘了两口气还是无力开口,好似一条命就要交代在此处。齐云天知道留着此人必有用处,当下倒也不介意帮上一帮,不再耽搁,带着他上前叩响门扉。
    哪知门后传来匆匆脚步声,大门却始终紧闭不肯开启,只传来一个童子没好气的嗓音:“今日观主不见客,快走快走!”
    “非是有意前来叨扰,只是我这里有位道友身受重伤,想借贵地暂时落脚疗养,不知可否行个方便?”齐云天倒也不介意对面的失礼,心平气和地将缘由娓娓道来。话语间他的目光落在观前匾额上,那“鹤羽观”三个字漆色斑驳,显然破旧已久。
    “都说了不见人!”那童子更是生气,“若是重伤快死了,那就找个地方埋了去罢,别在我们这儿呆着!真晦气!”
    齐云天垂眸一笑,倒也不以为意,指尖弹出一滴水打在门上,那道观大门便像是受了什么蛮力冲撞,一下子被撞得洞开。
    那小道童被突然大开的门撞到在地,一脸错愕地望着外面的不速之客。
    对方虽是个小孩子,齐云天也不曾出言呵斥或教训,持着合宜的礼数向他道:“只需一处屋子即可。事急从权,多有冒犯,还请不要见怪。”
    小道童自地上爬起来,脸上表情惊愕有之,惶恐有之,却还有些叫人摸不清头脑的情绪。但随即,他便板了一张脸,狠狠道:“哼!白白放了个要死的人进来,真是坏了观里的风水!随我来吧!”
    他这么说着,竟是攥着齐云天的衣袖将他匆匆往后院领,像是唯恐他们被谁发现一般。
    齐云天还不曾被哪个小辈这么不成体统的拉扯过,倒自觉有几分好笑。
    小道童领着他们入了院子,一直来到最偏僻的一间小屋前,开了门,赶紧将他们二人推了进去,又一把用力将门关上,在外道:“要养伤就好好养,别搞什么动静出来!也别乱走动!”
    齐云天听得此言略微笑了笑,将张延旭安置在床榻上,见他仍面有黑气,便在榻边坐下,伸出手去想要试着替他拔毒。
    不曾想手腕却被一把抓住,虽无多少力气,倒也掺了些拒绝的态度。
    “看来张道友是信不过在下了。”齐云天并不意外,只略微一笑。
    张延旭微弱地摇摇头,转头又吐了口哽着的血块,这才哑声道:“非也。我一时大意,不曾觉察那畜生的手段,合该有此一劫……却不知能不能挺得过去。道友古道热肠,肯出手一助,我感激不尽,只是……”
    齐云天大约知道他要说些什么:“张道友可是有什么事情需要嘱托于我?”
    “若我挺不过这毒煞,劳道友……替我往道宫找云澄散人,让她向义父带个话。”张延旭说得有些断断续续,抓着他的手稍微收紧了些,“就说,就说云州不治,必有大乱,当、当尽早肃清。”
    齐云天颔首应下:“不知可有什么信物可做凭证?”
    张延旭喘息着想了想,最后叹息道:“义父多疑,哪怕是我的贴身信物,也会疑忌到你身上……这样,你便说,这是清麓临终之言。”
    “清麓?”齐云天轻声重复了一遍。
    “是长辈们提前赐下的道号,”张延旭又咳嗽了几声,松了手,手指在他掌心写画了几笔是何字,“虽要过几年才用得上,他们倒倒已经开始唤了,咳,咳咳,是以唯有他们与我才知道这个名字。”
    张清麓,是么?
    齐云天感觉到掌心那虚写的两个字,点点头,示意自己知晓:“我记下了,必会将话带到。但愿道友渡过此关,无需我跑这一趟。”
    张延旭,亦或是张清麓望着他,安心一笑。
    齐云天眉头微动,挥袖便要起身退后,却被几道锋利的剑光困住身形,再一转眼,一柄清锐法剑已架在他的颈边。当真是快而稳。
    他抬眼看着执剑的张清麓,只见他笑意盈然,身姿从容,又哪里有垂死之色?
    “齐道友这散修当真是神通广大,连道宫都敢不持令信说上就上。”张清麓淡淡道,“阁下究竟是哪一支道统?不妨报上名来。”



    TBC

  • 8#
    = = 回复于:2017-08-18 00:38:39
    = =
  • hahahaha小张你像话吗!这对救命恩人的态度啧啧啧
  • 9#
    (  ͡°  ͜ʖ  ͡°) 回复于:2017-08-18 00:46:17
    (  ͡°  ͜ʖ  ͡°)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上天台当然同人文!感动人间!虽然不是我心心念念的程钧……而且看情况现在的程钧也还没有出生……不过这不要紧啊!!!上天台的同人文~!
  • 10#
    (  ͡°  ͜ʖ  ͡°) 回复于:2017-08-18 00:46:34
    (  ͡°  ͜ʖ  ͡°)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上天台当然同人文!感动人间!虽然不是我心心念念的程钧……而且看情况现在的程钧也还没有出生……不过这不要紧啊!!!上天台的同人文~!
  • 11#
    (  ͡°  ͜ʖ  ͡°) 回复于:2017-08-18 03:14:40
    (  ͡°  ͜ʖ  ͡°)
  • 居然还有这种操作,人都傻了。疯狂为太太打call
  • 12#
    = = 回复于:2017-08-18 11:09:43
    = =
  • 这样的态度真是醉了,齐师兄表示不了解你们的风俗怪我咯┓( ´∀` )┏
  • 13#
    (,,Ծ▽Ծ,,) 回复于:2017-08-18 11:10:49
    (,,Ծ▽Ծ,,)
  • 这种态度怎么了!你们不觉得这种戏码很可疑吗!突然冒出来的救命恩人!!一看就是套路!
    论宅斗套路和职场斗争的思维差异(不是)
  • 14#
    双全法 更新于:2017-08-18 17:05:38
    双全法

  • 这间客房本就狭窄,又因着位置偏僻,光线也晦暗不清。
    齐云天被这一剑逼在桌前,面上倒也只是清浅一笑,并不如何在意颈边那丝丝缕缕的锋利剑意。他于剑修一途不算了解,但当年毕竟也曾与少清派的清辰子斗了个旗鼓相当,剑丸与法剑虽有区别,触类旁通倒也不难。
    自己固然失了一身洞天修为,但眼下压他一头绰绰有余。
    不过还不到动手的时候罢了。
    “张道友这是何意?”他目光静默,不曾有半点波澜。
    “这世上哪里有那么好的事情,瞌睡了就有人送枕头?”张清麓执剑微笑,与他隔的距离不近不远,“那腐尸妖修先前吞了他师兄,我尚要苦战;后来那厮又吃下白骨舍利,一身修为暴涨,几乎攀升至筑基巅峰,如何竟被道友一道惊雷便劈得灰飞烟灭?这等法门,实在闻所未闻。”
    齐云天略觉好笑,但也笑得克制而得体,不曾多说。
    张清麓见他犹自从容,暗自有些不爽快,只觉自己还未完全拿捏住局面。此人不仅修为了得,城府一样高深。
    “阁下绝非是什么见识短浅的散修,”张清麓扬眉对上那双眼睛,“怕是初来乍到,才不知道宫深浅吧。你说出师承,我等或可一聊。”
    “若我不答呢?”齐云天觉得这威胁实在来得很新鲜,顺着他的话问下去。
    张清麓的剑在他肩头略拍了拍:“齐道友毕竟于我有救命之恩,我自然没有加害的道理。只不过就要苦了道友同我上道宫一趟了。到时候自有师长问话,想来不会如现在一般客气了。”
    齐云天低头扫了眼颈边他所谓的客气,笑道:“你既然知晓我对你口中的道宫无甚印象,便该知道那道宫威胁于我实在没什么用处。”
    张清麓目光一沉,忽地撤剑往后一退,顺便抓了齐云天的手腕往自己方向一拉。他躺倒于榻上,头一偏,一脸几乎要死透了的样子,齐云天被这一拉刚好跌坐在榻前,也随即配合地露出几分关切之色。
    门在下一刻被一把推开,外面日渐西沉的霞光漫了进来,天边颜色红如血染。
    “唉,你这孩子,客人来了不曾通禀,现在怎地门也不敲,实在太过失礼了。”门外一个须发皆白的老道摇头训斥了一句身边道童——正是方才领张、齐二人入观的那个童子。那老道看着面容和蔼,便是这样的训斥之语,严厉间亦不失亲切。
    齐云天瞥了眼榻上装半死的张清麓,心下叹了口气,起身拱手向那人见了礼:“见过道友,我师兄弟二人此番叨扰,实在过意不去,还请莫怪。”
    张清麓闭眼听着这话,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心道我道宫门下弟子籍清清白白,今日倒被你讨了个便宜。
    齐云天自然不知他这一番腹诽,横竖他在溟沧时已做惯了众人的大师兄,当下也不过是圆一个最妥帖的谎。
    他借着这一礼,已看出眼前这老道的端倪——对方虽笑容可掬,面目和蔼,却暗藏着一股不祥血气,绝非善类。再观他身边那童子,紧抿着唇一言不发,自门开后就一直死死地扣着门框,可见是在害怕什么。
    联系起之前在门口时这道童的失礼举动,齐云天已猜了个七七八八。
    “唉,道友这话真是折煞老朽,乡野僻壤,招待不周,倒是我这小老儿该赔个不是。”老道客气开口,一见榻上倒着的张清麓,不觉惊道,“哎呀,令师弟这样子怕是有些不好,不知可有需要老朽帮忙的地方?”
    张清麓闻得此言,心中暗骂那老道有眼无珠,自己与那齐云天看着明明年纪相仿,如何就把自己归成了小辈。想在道宫之中,他师承无罪门下,又是唯一的弟子,能让他唤一声师兄的怕是还没几个。
    齐云天轻叹一口气,重回榻边坐下,牵了张清麓的手腕,仿佛很是唏嘘的样子:“都是我这师弟一时大意,不曾觉察那畜生的手段,合该有此一劫……却不知能不能挺得过去。”言辞间大有伤感,却是把张清麓先前那装模作样学了个十成十。
    老道见状,跟着也是长叹:“道友还请宽心,想来吉人自有天相,令师弟必能化险为夷。”他也知不便再继续打扰,转身退出两步复又道,“唉,瞧我这记性,越活越糊涂了。老道鸣升,是这鹤羽观的观主,若有什么需求,尽管说来便是。”
    齐云天温和一笑:“鸣升道友客气,能得道友庇护,已是感激不尽。”
    鸣升老道摇头笑说哪里话,这才缓缓转身告辞。那道童在他经过自己身边时面色苍白,却又什么也不敢说,只咬着牙又把门带上了。
    “好一个宽和好客的老道长,齐道友说是也不是。”直到对方气机彻底远去,张清麓才睁眼自榻上起身。
    齐云天略微笑了笑,仍若无其事地坐在榻边:“若是真好客,又岂会忍心你我师兄弟二人屈居如此方寸间?想来不过是来探探底细罢了。”
    张清麓一甩手腕:“你这师兄弟叫得倒是顺口,想来也是时常做人师兄了。”
    齐云天垂眉敛目,笑得轻描淡写:“怎么,张道友不怀疑在下来路不明,别有用心了么?”
    “我不怀疑你,你倒仿佛有些失望?”张清麓轻笑一声。
    齐云天目光沉沉地望了他一眼。
    张清麓似笑非笑:“你倒是巴不得我押你回道宫去,想见识一番对不对?我若不怀疑你了,你又该从哪里套得你想要的话呢?齐道友心中,可是这么想的?”
    齐云天拂去衣袖上的些许褶皱,看着面前这个年轻修士:“张道友果然不差。”



    TBC

  • 15#
    = = 回复于:2017-08-19 14:05:24
    = =
  • 好看
  • 16#
    (=ˇωˇ=) 回复于:2017-08-20 09:50:36
    (=ˇωˇ=)
  • 好吃,为大大打尻
    顺便催一下更
  • 17#
    双全法 更新于:2017-08-20 21:15:25
    双全法

  • 外面最后一点点余晖也泯灭了下去,昏昏沉沉的夜晚在不知不觉中来临。房间里的两个人始终维持着一种微妙的沉默,彼此相持不下。
    “你既然如此好奇道宫,那不如跟我走一趟。”张清麓自榻上起身,缓慢踱步至门边,稍微推开一条细小的缝,向外瞥了眼后,转头看着仍是端坐的齐云天,“如此,你我也算各取所需。”
    齐云天抬手揉了揉额角,略微一笑:“看来张道友确实是误会了。”
    张清麓一抬眉:“哦?”
    “我虽好奇,却也没有穷根究底的心思。”齐云天淡淡地开口,他笑起来的时候总是教人看不出深浅,“我与道友萍水相逢,道友有难出手一助是理所应当,至于道友心存疑虑,也是人之常情。待得这鹤羽观之事一了,便也该别过了。”
    张清麓只觉这话听着仿佛很有几分不把道宫放在眼里的意思,心中哂笑,面上依旧不动声色:“既然齐道友记挂这鹤羽观之事,那我们便先处理了此事也好。”他来到桌前坐下,揭开茶壶的盖子瞥了一眼,啧了声复又盖上。
    齐云天倒也不计较是他有意引自己来此一事,看着张清麓自袖中掏出一颗夜明珠搁在灯油已空的灯盏里,幽凉冷淡的珠光照得那张脸有些肃穆:“这鹤羽观所居之处,乃是仙家风水,虽算不得上乘,倒也钟灵毓秀。如何会养出这等妖修?”
    “呵,莫说是这鹤羽观,这云州附近大大小小道观无数,似这般情况的还有不少。”张清麓曲起手指扣着桌面,稍微皱起眉,“从前道宫对此地疏于管辖,如今果不其然,酿成了这般大祸。我这个执掌巡守……”他顿了顿,看了眼齐云天,心道此人连道宫都不怎么知晓,那也必定无法理解自己此番的责任重大,便换了说法,“我此番前来正是替道宫肃清这云州乱事。”
    齐云天听至此处,目光微动:“我观张道友出身不凡,想必在道宫中也极有地位,如何事必躬亲至此?”
    只观先前那妖修,便知张清麓所领的必不是什么清闲的好差事。但此人举手投足间,依稀能分辨出一种养尊处优,不甘人下的傲慢,按理说更该在师长面前侍奉左右才是。
    张清麓似有些不屑:“这倒是在讽刺千金之子不下垂堂了。”
    “倒不是……”齐云天突然间觉察到一股极森寒的气机,立刻噤声。张清麓虽晚他半刻,但也反应迅速,一把收起夜明珠,搂住还在榻上坐着的那个人一并躺倒下去。对方的动手来得比他想得要快,却不知会用什么鬼蜮手段。
    张清麓警惕了足有十息,心神全都放在屋外,提防着方才感应到的危险,手中剑气随时准备斩出。谁知片刻之后,那股压得人如芒刺在背的感觉居然眨眼间消散不见,仿佛从未有过,几乎叫人以为是疑神疑鬼的错觉。
    然后随着神思归位,他才意识到自己方才一个顺手把齐云天摁在了身下。
    先前假装中毒垂死,得齐云天扶持时,张清麓就从这个人身上感觉到了一股明澈的水汽。那感觉极是奇怪,像是猝不及防与一场雨擦肩而过,只能嗅到雨后氤氲湿润的气息,想要不自觉深吸一口。
    这个人,实在教人难以琢磨。
    齐云天躺在他身下,能清楚地分辨出张清麓袖中千丝万缕的剑气,在心中暗自与《云霄千夺剑经》比较了一番,只觉得实在无法可比。思及张清麓先前所说,云州似这般妖邪之事还有不少,莫非此地也有魔劫?
    他迅速思量急转,随即想起张清麓还压在自己身上。此时门外动静已消,他理应出去查看一番,于是抬手拍拍张清麓的肩膀,想要提醒他此事。
    却不料张清麓一把紧扣住他的手腕,将他的袖口一把褪到手肘处。
    饶是齐云天涵养极好,此刻也不得不动手提醒他注意举止,就要翻身而起间,却见张清麓从他外袍与中衣的夹层间抽出一张黄纸。
    “你不是看着挺聪明的吗?”张清麓咬着牙低声骂了一句,“怎么还着了这种手段?”
    光线晦暗,只能勉强看清那黄纸上涂抹着诡异的图案,却毫无灵机。似这等凡俗物什,引不起灵机波澜,齐云天自然也无从觉察。
    “那是什么?”他见张清麓面色极是不好。
    “你连这个都不知道?”张清麓仿佛有些震惊。
    齐云天只能好脾气地解释:“我不曾习过符箓之术,了解甚少,教张道友见笑了。”
    张清麓看了他片刻:“这是画地为牢的符咒,你若是带着这道符咒走出一定范围,三清在上也救不了你。”
    还有一句话他不曾出口。
    ——这分明是上清宫才有的一品符箓。



    TBC

  • 18#
    = = 回复于:2017-08-21 03:36:31
    = =
  • 目瞪口呆,欣喜若狂\(☆o☆)/两个主角都很喜欢,这拉郎配得好
  • 19#
    = = 回复于:2017-08-21 07:08:17
    = =
  • 我觉得主要是这里的符箓手段太糙,齐师兄才没察觉2333?
    翻滚求后续!
  • 20#
    = = 回复于:2017-08-21 09:22:48
    = =
  • 情节超棒,大大不要停啊
  • 21#
    = = 回复于:2017-08-21 12:18:48
    = =
  • 越看越觉得他俩好般配啊!
  • 22#
    = = 回复于:2017-08-21 23:33:00
    = =
  • 上天台的武力值水平和大道争锋差太多 齐师兄还在适应中
  • 23#
    .⁄(⁄ ⁄•⁄ω⁄•⁄ ⁄)⁄. 回复于:2017-08-22 22:33:40
    .⁄(⁄ ⁄•⁄ω⁄•⁄ ⁄)⁄.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疯狂给太太打call,太好看了,两个世界观的碰撞也好有趣,两个人都十分有心机啊,对手戏也好好看,求更多!!!!
  • 24#
    = = 回复于:2017-08-25 14:18:49
    = =
  • 好好看啊!
  • 25#
    双全法 更新于:2017-08-26 20:29:30
    双全法

  • 张清麓拈着那一纸符箓,还在斟酌下一步,猝不及防就被齐云天翻身而上压回软榻间。他眉头一皱,刚要开口,就被齐云天捂住了嘴。后者一贯沉静温和的脸上有些难得的冷肃,他稍微俯下身,以玄音入密说了些什么。
    张清麓听罢,稍微眯起眼,片刻后还是无声地告诉了他想知道的东西。
    齐云天点点头,示意知晓,自他手指拿过那纸符箓,重新收入袖中,一并放下手:“方才那道气机来得诡异,我出去看看。”
    张清麓的目光追随着他来到门口,屋内屋外俱是昏暗一片,齐云天的背影轮廓清瘦而挺拔。随即,他阖上眼,尽职尽责地扮演一个垂死的伤患。
    齐云天在心中回想了一番之前那股阴戾的气机,分辨出大致方向,若有所思地拉开门。
    门外却不知何时已经站了个人了,苍白的须发挂在一张满是褶皱的脸上,再如何亲切和蔼的微笑竟也带了种阴森冷寒。
    “鸣升道友。”齐云天端然微笑,“深夜前来不知所为何事?”
    鸣升老道嘿的咧嘴笑了,嘴角往两边一扯,那笑就像是裂开的一样:“道友一晚都没吃东西了吧,老朽的弟子正巧做了些宵夜,也给你们送一份来。”这么说着,他递上了一直端着的托盘。
    “在下辟谷多年,但既然是道友盛情,那就却之不恭了。”齐云天含笑端过托盘上的食盒,一入手便感觉沾到了某种极黏腻的东西,垂眸一看,但见大滴大滴的鲜血自食盒的边沿出流出,滴落在地,一片乌红。
    他揭开盒盖,只见里面是一摊血淋淋的五脏六腑,那些心肺犹自带着微弱的搏动,仿佛才剖出一般。
    鸣升老道笑容愈深,嘴角仿佛能一直咧到耳侧,惨白的一张面皮看着只叫人觉得可怖:“如何,山间难有此美味,道友可喜欢吗?”
    齐云天面色不变,将盖子合上:“有事弟子服其劳,鸣升道友亲自跑这一趟,如何不见道友的弟子?”
    “弟子?”鸣升老道磔磔地低笑起来,“老朽说啦,他做宵夜去了,道友不尝尝吗?”
    齐云天目光落在手中食盒上,那些肺腑心脾犹自弱小,绝非成人所有……一股阴煞之气迎面而来,他抬起食盒一挡,借着炸开的血雾掠过那鸣升老道的身边向外遁去,那样浓烈凶狠的气息几乎不逊于一名小金丹修士的丹煞。
    齐云天翻手弹出三滴水珠,滴滴直破那黑雾般瞬间包裹了整个院落的煞气。身后鸣升老道的气息追得极紧,他却一点交手的意思也没有。煞气的重围被打出一道缺口,齐云天一振衣袖飞身掠去。
    “别想跑!”身后传来鸣升老道的嘶吼,声音近乎歇斯底里。
    “狡兔三窟,要追上他,你怕是还欠点火候。”张清麓嗓音清亮,不紧不慢地压过对方的咆哮。
    齐云天无需回头,也感觉得到一阵锋利剑气浩荡而出,鸣升老道的气机转眼便被拦住。他倒并不怎么介意张清麓那一句狡兔三窟,他肯出手自然省去了自己一些功夫。眼下有张清麓缠斗住那鸣升老道,他也好将整个鹤羽观的底细摸个清楚。
    ——白日里与这位鹤羽观主人交谈,他便察觉不对。那鸣升老道看似与常人无异,口吐人言,所行人事,身上却没有半点活人应有的气息。联系起之前远观此地所见识到的阴霾之景,这鹤羽观恐怕已经沦为妖修道场。既然如此,观中必有汇阴吸煞的所在,必要尽快铲除,先绝了对方后路。
    一路突破包围院落的煞气,齐云天在鹤羽观正殿前忽地驻足。
    大殿内一派宝相庄严,神龛后供奉着此地修道中人所信仰的三清。齐云天望着那塑像仿佛悲天悯人的面孔,却并不能生出什么折服之感。溟沧修道却不信神明,只信谋事在人。魔涨玄消,那便除魔振道;浊盛清衰,那便转头另觅天地。神明只知高高在上,劫数却只在于人,不在于天,信与不信又有何分别?
    终究是落了下成。他似有些遗憾,略一摇头,刚一抬起手,突然转身向身后挥出一道气机。
    大殿外的丹炉瞬间被打作齑粉,连带着炉内积压的灰烬四散,瞬间扬起灰蒙蒙的一片。
    “好手段,我果然没有看错,你实在是个拿来修炼的好鼎炉。”
    稚嫩的嗓音实在不适合说出如此阴冷老成的话语,叫人听了只觉得像是某种极尖利的东西刮过门板,莫名的脊背一凉。
    齐云天一动不动地看着那个自尘灰中走出的矮小身影。
    小道童脸上挂着白日里不曾见过的笑容,一步步缓缓走近,一道接一道的黑影自他袖中涌出,盘绕在他的身边,如同一群俯首听命的蛇。
    “唉,你是不是以为,有你那师弟对付鸣升,你便有机会能毁了观中炼气之地?”小道童笑意盈盈,“别傻了,我可是在这里等你很久了。”
    “哦?”齐云天微微一笑,仿佛洗耳恭听。
    “你道我看不出来?你年纪轻轻便已是化气为精的修为,旁人百岁之内得以筑基便已是万里挑一的人才,你竟然已修炼到了这一步……”小道童仿佛是在打量着一件极为稀罕的物什,尽是心满意足,“待我炼化了你的仙骨,何愁不能更进一步?”
    齐云天转头注目不远处浓浓黑雾,张清麓与那鸣升老道仿佛仍在斗法:“你师父便是被你炼化得只剩一副皮囊了吗?”
    “师父?”小道童咯咯地笑了起来,声音刺耳,“若不是看在那老儿毕竟从属你们道宫的份上,我甚至不屑于拿他当个傀儡。那种一辈子也就堪堪入道的废物也配为人师?还不如他徒弟这身体用得舒坦。”
    齐云天听得“你们道宫”几个字,心中微动:“你怎知我们来自道宫?”
    小道童不觉放声大笑:“怎地,是不是很意外,如何偷偷前来云州肃清内务的执掌巡守会这么轻易就暴露了行踪?道宫里想叫你们,尤其是那张延旭死的人可不少,你们道门内里的腌臜可真是有趣。说来你还当谢我,若非我李代桃僵占了这鹤羽观,如今这里埋伏的便是道宫中人,要取你二人的性命。”




    TBC

  • 26#
    = = 回复于:2017-08-26 20:57:39
    = =
  • 啊,景枢这是提前便当了吗!
  • 27#
    = = 回复于:2017-08-27 02:24:37
    = =
  • 更新啦!!超级精彩,两个人配合默契啊!
  • 28#
    = = 回复于:2017-08-27 09:18:38
    = =
  • 啊啊啊没碰这样的情节感情势必会升温啊
  • 29#
    = = 回复于:2017-08-27 09:33:03
    = =
  • 反派们把齐师兄当成谁了,快醒醒溟沧你们惹不起……
  • 30#
    = = 回复于:2017-08-28 02:59:16
    = =
  • 哈哈哈哈预见到了打脸23333
    齐:你们这点手段也太寒酸了
  • 31#
    = = 回复于:2017-08-28 12:38:04
    = =
  • 武力值差这么多,张公主要怎么才能压住齐师兄啊……
  • 32#
    (,,Ծ▽Ծ,,) 回复于:2017-09-02 16:54:11
    (,,Ծ▽Ծ,,)
  • 求更新!!!
  • 33#
    双全法 更新于:2017-09-04 18:01:29
    双全法

  • 齐云天一手背在身后,一手半垂,青色的衣袍被看不见的气流刮得猎猎翻飞。他抿出一个极浅淡的微笑,口气温和:“我倒是很好奇,是哪边那么大的胆子?”
    小道童冷笑出声:“你都说了那么大胆子,那当然是上清宫的人。”他舔了舔唇,眯起眼,“小子,你到底是谁门下?听说无罪可就那张延旭一根独苗……你这么好的仙骨,怕是来头不小啊,难道是那道宫老祖……”
    无罪是谁,道宫老祖又是谁,齐云天并不知晓,横竖只要拿捏住了张清麓,不愁得不到自己想要的消息。他微笑着看着那望着自己垂涎欲滴的道童,只觉得这拿自己当食物的目光委实叫人敬谢不敏。张清麓那一头仿佛已渐渐占了上风,齐云天能感觉到那些清越剑气浩荡而出,正在割剐这那片浓烈煞气。
    他倏尔一笑,抬手做了个请便的手势:“多说无益,有什么神通,还请亮出来吧。”
    “不知好歹的臭小子,”道童声音一沉,眉宇间一道黑气仿佛灼焰燃烧,“老夫今日就要你知道厉害!等收了你做鼎炉,嘿!”
    话语间他的身法极快,袖中一道漆黑幡旗瞬间铺展开来,将两人团团包围。
    齐云天虽然自忖修为上能压此人一头,但他流落此地,身无长物,便是一柄称手的法剑也无,总归不能轻敌大意。
    北冥真水随心而起,挡住迎面而来的一击。昏暗之中齐云天也不曾看清对方手上究竟是何法宝,只觉锋芒锐利,大抵是刀剑之流。
    “这法门……这不是灵山道统的功法,你究竟是什么人!”对面道童一击不成,只觉得那水格外古怪,手中白刃竟无法突破这层阻碍。他几番缠斗,那个年轻人始终不见更多手段出击,自己却被那诡异的水浪困住身形。
    齐云天笑而不答,空隙间只觉外面有剑气破空而来,当是张清麓快到了。
    这却实在是个好时机。若是就这么将此人解决了,岂不可惜?
    他抽身后退,一道气机拍在那包围四周的黑幡上,轻松撕开一道口子供自己突围。脱困而出间,北冥真水仿佛后力不济一般,未能挡住那道童斩来的一刀,过着阴煞之气的刀刃堪堪自齐云天肩头划过胸口,溅开一片血色。
    齐云天踉跄间冲出那片黑幡,一手按上胸前伤口,只觉得血色顷刻间染透了衣衫。
    下一刻,有人稳稳将他接住,一手抱着他,一手执剑挡住了对面追上来的一击。
    “你没事吧?”张清麓摸到了一片温热湿润,低头一看掌中竟是血色,不觉皱眉。
    齐云天侧过头低咳几声,示意无恙,就要撑着他的手站起,却又气力不支地重新栽回对方的怀抱:“张道友,此人……”
    张清麓把他往身后一掩:“你先调理,这个家伙我来收拾。”
    齐云天捂着伤口,一手牵了他的衣袖,声音压得极低,以至于沙哑:“此人手段诡谲,不可小觑,你不是他的对手。你先走。”
    张清麓护着他和对面过了几招,眼见着剑气被丝丝缕缕的漆黑雾气缠绕,便知对面有不少阴戾手段。齐云天的修为他曾估量过,应是比自己还要稍胜一筹,且还有不少他未曾见过的招数护身。连他都难以应付,自己自然也是棘手。何况……说到底这本是道宫之事,齐云天先前路过出手与他有救命之恩,是自己一意将他牵扯入这鹤羽观是非之中。若换做旁人,只怕早已明哲保身,趁机离去……
    齐云天见他沉默,仿佛难得急了一些,攥着他衣袖的手紧了紧:“快走。”
    “你们一个也别想走。”那道童面上那层苍白的脸皮簌簌剥落,整个人骨骼舒展开来,变作原本高大而又血肉模糊的模样,它收起黑幡,一舔手中的白刃,看着张清麓咧嘴笑道,“鸣升那老道死了,正好拿你补上。”
    “就凭你也配?”张清麓笑出声,只觉得手腕上传来一股微弱力道。
    他转过头,正对上齐云天的目光。直到这一刻,张清麓才第一次看清楚了齐云天的眼睛,原来这个看似样貌平平的青年一身气势是从这里而来的。那双眼睛里像是有冷月千山,猝不及防一眼看去,忽然心头一动。
    “走。”齐云天低声开口,仍只有这一个字。
    张清麓看着齐云天袖口滑落至手肘,露出一截苍白的手腕,陡然意识到什么。他一道剑气在漫天阴煞黑雾间劈出一片清明,将齐云天抱起,不再与那爆开血肉的妖异缠斗。
    那团血肉见他们往观外逃去,反而放声大笑——那其中一个年轻人身上被他下了燃魂符,一旦出了这鹤羽观,便会烧得三魂七魄都不剩。那张延旭竟然还执意要带着人一起逃跑,实在是自寻死路。
    也罢也罢,就全教他们以为自己还能逃出生天。如此好的仙骨就这么废了确实可惜,不过到时候寻了尸体回来再炼化一番,说不定还有些作用。

    张清麓抱着齐云天御剑而飞,能感觉到身后煞气渐渐逼近,不由加快速度。齐云天胸前的伤口似无法止住血一般,自己衣衫上也被染出大片鲜红。他呼吸一紧,收拢臂弯,眼见道观院墙间有新的煞气拦路阻截,咬牙荡开一片咄咄逼人的剑气冲了出去。
    下一刻,一阵烈焰火光冲天而起,在暗沉的天地间爆开一瞬间的苍白光芒。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团模糊的血肉眼见那一道火光,不由畅快地大笑起来,还未完全长好的喉咙里挤出的尽是浑浊的声音。
    它不假思索地赶向火光亮起的地方,飞身越过院墙。
    一道如同火石擦着的声音响起,在这样寂静的夜里听起来格外清晰。它先是一顿,显然不曾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待得它低头看向手中声音的源头时,黑幡上蹿起来的苍白火焰一瞬间将它彻底吞噬。

    张清麓坐在树下听着那尖利地惨叫声回荡在山间,暗暗松了口气,不曾想最后竟是以这种方法解决了对手。无怪乎齐云天之前要向他询问这符箓的一些细节,原来是为了借力打力。
    只是……张清麓皱起眉,看了眼被自己抱在怀里的青年。齐云天在中途仿佛便已经没了意识,此刻靠在他的肩头,呼吸微弱。
    这才真是麻烦了。



    TBC

  • 34#
    = = 回复于:2017-09-04 19:35:05
    = =
  • 乖巧等……
  • 35#
    = = 回复于:2017-09-04 19:36:28
    = =
  • 齐师兄这是修为被削了吗?虽然知道齐师兄肯定没事,但还是有点担心
  • 36#
    (  ͡°  ͜ʖ  ͡°) 回复于:2017-09-04 20:13:55
    (  ͡°  ͜ʖ  ͡°)
  • 更新啦更新啦 大师兄和别人学坏啦
  • 37#
    = = 回复于:2017-09-05 08:44:29
    = =
  • 哎呦呦小张这是动心啦是吧是吧是吧?期待后续
  • 38#
    = = 回复于:2017-09-05 10:21:02
    = =
  • 心机boy齐师兄,溟沧一脉泡汉子都如此熟练~~
  • 39#
    = = 回复于:2017-09-06 21:41:18
    = =
  • 都是错觉→_→
  • 40#
    = = 回复于:2017-09-10 22:15:56
    = =
  • 齐师兄什么情况呢……
  • 41#
    = = 回复于:2017-09-14 14:37:44
    = =
  • 好久没更啦
  • 42#
    = = 回复于:2017-09-14 14:37:57
    = =
  • 好久没更啦
  • 43#
    = = 回复于:2017-10-09 21:59:40
    = =
  • 又重温了
  • 44#
    .⁄(⁄ ⁄•⁄ω⁄•⁄ ⁄)⁄. 回复于:2017-10-15 09:28:28
    .⁄(⁄ ⁄•⁄ω⁄•⁄ ⁄)⁄.
  • 这对意外地带感啊!!好担心现在这两人都重伤的情况
  • 45#
    = = 回复于:2017-10-22 10:56:16
    = =
  • 想后续……
  • 46#
    .⁄(⁄ ⁄•⁄ω⁄•⁄ ⁄)⁄. 回复于:2017-10-23 11:04:48
    .⁄(⁄ ⁄•⁄ω⁄•⁄ ⁄)⁄.
  • 还有这种操作??不过我吃了,嘻嘻嘻
  • 47#
    (  ͡°  ͜ʖ  ͡°) 回复于:2017-12-03 15:01:05
    (  ͡°  ͜ʖ  ͡°)
  • 相当有意思的cp。
  • 48#
    = = 回复于:2018-02-01 21:27:51
    = =
  • 骚,太棒了
  • 49#
    = = 回复于:2018-02-02 05:26:15
    = =
  • 报社
  • 50#
    = = 回复于:2018-06-25 23:25:11
    = =
  • 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