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 《美人只配强者拥有》番外

《美人只配强者拥有》的番外,因为说好的联文我却老不写,太不要脸了,只好写一点雷死人的乡村文学谢罪,没有肉,一发完。
0 圈子: all jacky CP: 璘亦 角色: 曹少璘 张亦 TAGS:
作者
老王 发表于:2017-08-09 18:32:46
老王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彼时张亦还是有一双漂亮的好手,骨节匀称皮肤细嫩,连指尖也透着粉色,这双手莫说是习武的,就是在普通男人中间也算难得。他自己当然很无所谓这一点,但是曹少璘却要忍不住时刻瞄上两眼。

正是因为长在张亦身上,这双手就更显得惹人注目了。特别是曹少璘眼睁睁看着他如何手持凶器,如何一拳砸到别人脸上的时候,这种惹人注目就把曹少璘的心思引导了另一方面去了。

他觊觎张亦很久了,也不能说是觊觎,因为那几乎算是恨意,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恨不得能给张亦一刀,不要痛痛快快的,最好是慢慢开膛破肚才能解恨。

不过,张亦如今是曹瑛身边的红人,只要曹瑛还活着一天,做儿子的曹少璘也就只好一天天干着急的恨着张亦,迟迟不敢动手。

今天早些时候,光天化日的从宴会里出来居然有枪手来要他的命。说实话曹少璘当时吓得不轻,因为也没想到真的有这种事情,毕竟是法治社会,怎么说杀人就杀人呢。

他一颗心都提到嗓子眼了,想叫又不敢叫,宴会上喝下去的酒此刻疯狂往下涌。好在张亦几乎是非常轻松的夺了枪,把枪手揍倒在地。末了还看了曹少璘一眼。

这个人真讨厌啊!

曹少璘当时脑子里只有这个想法。看,看什么看呢!他拿不准张亦到底是觉得很不屑,还是觉得自己添麻烦,但反正,肯定不是什么好意思。

啊,多半是觉得自己也很讨厌。曹少璘被这个猜想搞得一口恶气憋在心里,特别,特别的想一刀捅死张亦算了。

就算现在还没机会,但总要想办法恶心一下他。

比如说……

然后就是现在了,曹少璘鬼鬼祟祟的揣着口袋从车里下来。这片码头都是草字头的地盘,夜色里堆得小山一样的集装箱大部分都是用来装卸货物,还有一些是用来杀人灭口的。

那种集装箱都是夹杂在普通的集装箱当中,丝毫不起眼的位置,手下有时候就在这里教训人,逼供、或者只是单纯的寻仇,完事之后尸体和货物一起运出海,找个偏僻的地方用装了石头的麻袋一套就丢下海去了。

此刻也没什么人,就只有几个留下来守夜巡逻的,一派安静景象。

曹少璘是专程来这边找麻烦的,审讯枪手这种事情,曹瑛一定会让张亦来搞,完事了正好叫张亦出去喝酒。

喝酒是假,下药是真。曹少璘想来想去居然不知道从哪里搞了一包药来,据给他的人称,这个药无色无味,混在酒里喝下去,贞洁烈女也要变荡妇。

虽然曹少璘其实不是很信,但是无论如何试试也不亏。他就是想恶心恶心张亦,又不能真的杀掉他,至少羞辱一下也蛮解仇的。

至于这个药要是真的起作用了,后续要怎么办,也想好了。这个张亦不是忠心耿耿又很能打嘛,到时候找几个男人来搞他,再拍下来,看他以后怎么做人。

曹少璘捏了捏口袋里的一小包药粉,越想越得意,脸上还要装作正经的表情走过集装箱之间拐七拐八的走道。

结果靠近就被吓了一跳。那个声音实在是很刺耳的,人类怎么能发出那种尖叫?曹少璘简直要忍不住掏耳朵。

门口守了几个人都在抽烟,看到曹少璘走过来比了一个“嘘”的手势,就都没有做声。其中有个自作聪明的,小小声说了一句:“张亦在里面问话呢”,结果挨了一个白眼。

还没等曹少璘说什么,里面的惨叫声又响起来了。非常嘶哑的声音,如果一个人能一直叫到声带断掉之后还能叫的话,大概就会是这样。

大家脸上的表情都不太舒服。曹少璘忍不住哼了一声,“搞什么,跟杀猪一样。”,他决定亲自进去看看,这帮人太没用了,审个人都怕成这样,怎么跟着他这个将来的草字头的老大混。

集装箱里面只有一个很暗的灯泡挂在顶上,搞得跟拍电影似的样子,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为了渲染恐怖的气氛吧。

曹少璘本来一开始只打算悄悄探个头进去看看,他其实没有见过审人的场面,但是旁边几个人都眼睁睁的看着,他就突然决定直接闯进去算了。

刚一进去就被里面的血腥味熏的皱鼻子。

再仔细一看,那个被绑在椅子上的家伙十根手指头已经没了,只剩下一对光溜溜血糊糊的手掌,其余的看不清楚,因为张亦正挡在那人面前,手里拿着一把还在滴血的匕首。

“谁派你来的?”

张亦的声音不大,没有什么感情。等了片刻没反应之后,很利落的给了那人一刀。曹少璘看见一小片皮肉被甩在地上,于是明白了在外面听到的那种声音是怎么回事了。

因为张亦往后面退了几步,曹少璘能看见那个倒霉蛋几乎是被血泡透了,被脱的跟光猪一样,身上一片片都是被剜掉皮之后露出来的肉,整个人血乎刺啦的扭动着。

曹少璘张口要说话,却忍不住打了一个嗝,这个场面真的不适合晚饭吃得饱饱的来看。

张亦的感官是很灵敏的,尽管想必是听了很长时间的惨叫,但还是立刻就因为曹少璘发出的小动静而回过头了。

曹少璘发现他的脸上还是很干净的,只有白背心上溅上了一点血迹,因为站在灯光下的缘故,露出来的胳膊和脖子都好像在淡淡发光。

“少帅?”

张亦的表情也许是有些迷惑,但是曹少璘立刻就往后退出去了,所以并没有很确定。他发觉自己心跳的很快,大概是刚才的场面实在有些震撼,虽然自己手上也是有几条人命,但这种的还是第一次见。

很不耐烦的点了一根烟之后,曹少璘愤愤的骂道,“神经病,搞得跟毛血旺一样,还真以为自己在演电影啊!”,没抽两口又扔下半根烟屁股,走了。

搞得几个人都面面相觑,不知道这个少帅又发什么神经。

曹少璘坐在车里还是直觉得恶心,脑袋里都是那家伙被削了一层皮的红肉和张亦白背心之外露出来的胳膊交替出现,很不踏实的挪了挪屁股,换了好几个姿势也不满意,只好用力踩了油门一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