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花水木

梦里不知身是客
3 圈子: 大道争锋 CP: 张洛 角色: 张衍 洛清羽 TAGS:
作者
白水 发表于:2017-08-04 03:56:21
白水

洛清羽正深陷心魔之中。

他本是师徒一脉弟子,修道中途恩师颜真人自开一姓家门,与陈萧韩杜等列,颜真人名下弟子顿时身份就尴尬了起来。

数百年中,他之道途可谓坎坷异常。好在天道留有一线生机,进入山海界之后不久,洛清羽便将元婴法身打磨圆满。所待者,唯天阶耳。

龙渊大泽之上,一叶扁舟。

洛清羽紧裹一件大麾,依旧难御寒冷。纷纷扬扬的雪簌簌落入湖中,湖水浸过,便化作冰晶,随波逐流,远处望去晶晶烁烁,很是好看。然而洛清羽无心理会这些,此时他不过一名明气弟子,尚未拜入颜贡真门下,不过粗粗学了些御气吐纳的手段,自身修为却低微得很,连手中这张驭舟灵符,一天之内也只能激发一次,若日落前无法抵达九城,一个不好连人带舟都要被大雪冰层冻住。

暮色苍茫,洛清羽已不能再等下去,他从怀中取出一张寻觅灵机之符,用尽全力将其放了出去,同时自家灵力也消耗一空。成与不成,端看天意。

醒来之时他正倒卧一座玉榻之上,四周珠帘低垂,金炉玉烟,冰绡彩帛随处可见。洛清羽随即起身,立时便有美貌侍女闻声而入,莺啼婉转,娇媚问道:“郎君可须奴服侍?”

洛清羽目不斜视,只说:“我自家理会便可。”美婢听了,含笑敛衽而退,并不多言。

片刻之后,屏风之后转过一个人来,见他已穿戴周正,起手一拱,笑道:“小子路经大泽,见仙师衣饰单薄,便自作主张,请仙师一登敝舟,同行一程。”

洛清羽见得来人,却是骇得豁然而起,面前少年不过十六七岁的年纪,身量却甚是英挺,唇红齿白,眉目秀美,重紫衣衫之上绣金描玉,更衬得其人如同雪塑玉雕一般,剔透莹润。

“张——”一句张殿主险些脱口而出,少年听了,反倒露出钦佩之色,赞道:“溟沧道术果真高明!只一言,便算出小子姓氏。我先前以为道长相貌甚是年轻,似是入门未久,不想溟沧果真万年大派,道法精奇之处不是我等凡人可以揣摩的……”

少年絮絮而谈,洛清羽心中却似四海倒悬,天地翻覆,他不会认错,眼前之人正是溟沧此代渡真殿主张衍。只是世人皆云玄元上真十七岁弃家修道,二十开脉,自此杀伐争斗,进境之速可说万年未有可比肩者。此时他观对方举止,却是一派少年稚气,言笑晏晏中不免带出几分天真。

“我名洛清羽,”洛清羽等到张衍说完,微笑言道:“乃是溟沧明气弟子,当不得公子‘道长’之称。”

洛清羽不待答话,又道:“公子今日相救之恩,清羽定当回报,不过如今身无长物……不知日后可有机缘方能了此因果。”

张衍怔怔地望着他,嘴唇翕动似是要说什么,只是未待他开口,面前之人已如一阵青烟水露,须臾消失不见。

    1#
    (,,Ծ▽Ծ,,) 回复于:2017-08-04 07:09:51
    (,,Ծ▽Ծ,,)
  • 终于有洛师兄的文了(暴风哭泣
    PS洛师兄想象中的凡人版张师弟略受啊哈哈
  • 2#
    (  ͡°  ͜ʖ  ͡°) 回复于:2017-08-04 12:44:42
    (  ͡°  ͜ʖ  ͡°)
  • 居然是原身张
    十分好奇后来会怎么发展了…!
  • 3#
    白水 更新于:2017-08-18 22:14:08
    白水
  • 洛青羽伫立清风之中,淡然注视张衍破阵。

    阵图内山川大好,古木幽深,玄衣道人纵剑御风而行,每至一处,袍袖中挥出一点雷芒,疾若流火,灿如晨星,转瞬功夫,座座峰头并幡旗,便被紫电雷光接连毁去。

    “张师弟攻伐犀利,法力深厚,仅是如此,尚破不得我这青平涵烟阵图。”洛青羽运转法诀,对阵中人轻笑言道。

    青风瑞气,朗月白云,洛青羽甫自云端一现,张衍心有所觉,剑光一个转捩,悬停半空,举目望去,清声笑道:“既承洛师兄美意,小弟如何能够怠慢?”言罢大袖一扫,竟有数十点赤光纷落。

    洛青羽双手负后,面容平静,不辨喜怒。这是他第二次起得涵烟阵图阻拦张衍,洛青羽料想,阵图被破当也在顷刻之间。孰料那些赤雷珠打到阵图上,虽是连爆大响,他却未被传出阵外,只在阵中经历一番颠覆错乱,自家仍是好好立于阵中。

    烟尘漫卷,仙音奇奏,洛青羽心中试与定坤珠沟通,却毫无感应,正惊疑中,一道熟悉气机来至身后,张衍含笑问道:“洛师兄,此番赌斗输赢如何?”

    洛青羽转过身来,当年他与张衍往来甚少,似这般意气扬扬的玄元道人,他竟从未见过,也从未与之相对不过尺许之遥。

    “张师弟手段高明,愚兄认输。”洛青羽闻言一揖,向后退了半步。

    张衍见眼前人眉睫低垂,额头光洁,肌肤盈莹如玉,只一点薄朱唇色遮在广袖之后,便让人十分想一探究竟了。

    “小弟尚未出得阵法,洛师兄告负得未免有些心急。”张衍正色言道,托住洛青羽手臂,又近一步,从下方拨开重袖衣缘,拇指按至洛青羽唇上,稍一用力,便迫得对方微微仰头。

    “张——师弟?!你……”洛青羽愕然,开口时舌尖触到张衍指腹,匆匆变了声调。

    “师兄可还记得,小弟与师兄初晤之事?”张衍若无其事夹住洛青羽一缕鬓边散发,十二分体贴地帮他别至耳后。

    洛青羽震惊之下,灵台一片空白,只凭直觉答道:“自是记得的。”

    张衍拉下洛青羽的手臂,轻轻在他掌心中一按,见这位平素俊雅洒脱,修竹泠泉般的师兄于掌握中不觉轻颤,更是眼含深意,追问起来:“师兄当日应承小弟之言,师兄尚能忆否?”

    洛青羽冷静片刻,心道自家身在障中,不可先自动摇,失了分寸,于是也任张衍指掌相牵,双目看住对方,温声答道:“为兄当时言道‘公子今日相救之恩,清羽定当回报’,今日张师弟可是想好欲求何事了?但凡清羽能力所及,必然无不从命。”

    张衍朗笑一声,挥去阵图残影,外间天高水阔,两人云端相对,青风剑气循徊周身,再远处一点孤峰如墨,正是昭幽天池。

    “难得讨来洛师兄一桩人情,小弟却是不愿师兄轻易还了回去。”张衍言罢,对洛青羽打个稽首,四周剑光往他身上一合,便飘纵而去。

    洛青羽目送张衍去得远了,方才翻手观视掌心印痕,不觉怔然一笑。

  • 4#
    白水 更新于:2017-12-28 04:04:55
    白水
  • 有一段有原文缩写


    涵烟阵图祭炼数十载方竟全功,洛清羽再出关时,早是日月改换,不知春秋。起指一点灵光化去石壁森森藤蔓,立时有执事童子趋前参拜道:“真人功成出关,小童叩贺。”

    洛清羽微微颔首,负手向望无尽大泽,波风粼粼,斜晖脉脉,间闻瑞鹤清鸣,自家洞府孤出特峙,修竹渊茂,青气如玉。洛清羽静立片刻,方才问道:“可有紧要之事?”

    童子答言道:“老爷法眼无差,前日微光洞天传信过来,一俟老爷出关,便要通报。其他洞府或有书信来此,俱都是不十分着急的,小子都放至在老爷案头了。”

    洛清羽大袖轻拂,童子手中忽然多出一枚丹药,只闻他温声言道:“此为延寿丹,我闭关之时你看守洞府勤勉,今日便赐下此物。”

    童子大喜,伏地叩首,洛清羽已是化作一道青色遁光,高纵云天,直往微光洞天而去。

    颜真人见得洛清羽,先考校过功行进境,又为他讲解数番修道疑难,末了方落入正题,捋须沉吟一回方道:“此回斗剑,有你一席,若能为山门立下功劳,日后三殿可期。只是如今大势,魔劫将兴,怕是难能平顺,徒儿你务必慎重行事。那霍轩出身世家,难与我同心,秦师叔从来自有计较,也不能指望她门下如何,却也不要轻易得罪……”

    洛清羽立在下首恭声应是,心中却道,当日张衍以一人之力斩杀风海洋,未让魔宗讨去半分便宜,此回斗剑,亦不过有惊无险而已。只是他这位张师弟天命所钟之人,造化加身,旁人也歆羡不来,唯有自家稳健精进,方为正道。念及此人,洛清羽頬侧微温,当日张衍无端欺近自身,又言出调谑,若非他知机退走,洛清羽也是应对无措。唯有唇上那一点印痕,事后三两日才得全然消去,真正甚是恼人了。

    叙话之后不久,洛清羽便会同霍轩、钟穆清二人点齐车驾仪仗,自龙渊大泽南下成江,再夺那钧阳精气。

    星石之内。

    张衍立于险峰之上,周身剑气游走,星光灼灼,刺人心魄。前方风海洋正与人激斗,他停在此处引而不发,一是接应,再者牵制,迫使对手不得全心应战。

    过得数十息功夫,空中两道遁光轰然相撞,随即一分,其中一道却是摇摇晃晃向张衍所在之处驰来。张衍见那遁光如同醉酒一般,摇摇晃晃,有些收敛不住,转眼间轰隆一声砸至峰上,撞得土石崩碎。

    洛清羽疾步走出,正遇迎上前来的张衍。洛清羽不顾衣上尘土,上前抓住张衍衣袖哑声问道:“张师弟,如何了?”

    张衍眼神在他面上深注片刻,隔着衣袖反将洛清羽右手握住,原本微颤的动作竟不由停了下来。

    张衍见他紧张,也是唇角一挑,上前半步抬手便要为他拂去尘埃,远处风海洋见了,却道那厢好一番拥人入怀的光景。

    两人所着皆是上品法服,衣纹锦绣,织金描玉。绞缠一处,缓移轻拂之下微有灵光如水,倏忽流动。洛清羽与人斗战一回,本就消耗甚剧,心神未定之下又遇张衍如此,一时竟忘了方才之问。倒是张衍,好整以暇掸尽袖尘,又低下头替他整理衣襟,只听张衍之声落在耳边,言道:“小弟幸不辱命,洛师兄放心。”

    洛清羽闻言长吁一口气,心头大石忽然不见,精神不觉放松,竟是险险跌入张衍怀中,竟真如投怀送抱了。

    “师兄小心脚下。”张衍关切道,“我这就从旁为师兄护法,以便尽快回复灵力。”

  • 5#
    白水 更新于:2018-01-11 21:15:42
    白水
  • 大巍云阙之内,洛清羽趺坐殿中,汗透重衣。他先前施展二象化心之术已然耗费极多,如今风海洋驱使魔头以冥水将他围困。纵然大巍云阙再是难得法宝,其上禁制阵法也有定数,更兼他如今灵力匮乏,堪堪已是不支之态,单凭一己之力,势难逃出生天。

    “洛师兄!”外厢有人大声呼道,“且放开阵门!”

    洛清羽闻言一震,下意识转驭阵法,外间便有一道光影合隙而入。

    “霍……”洛清羽双目半阖,昏沉吐出一字,忽觉周遭气机有异,举目上观,却是一名星目轩朗,玉面玄衣的年轻道人。

    怔望片刻,洛清羽方才认出来人,勉强问道:“张师弟,霍师兄如今何在?”

    张衍俯身将他怀中牌符取出,将云阙换了自家执掌,外间禁制得遇灵机,比方才更是明亮几分。

    洛清羽轻轻喘着气,仰头望向张衍,等他答言。

    张衍见他如此,自也坐下,微笑言道:“霍师兄正与那风海洋周旋,特遣小弟前来相助师兄。”

    “为兄灵机将竭,”洛清羽虽对张衍到来颇觉意外,却也未曾多思,自身不觉放松些许,倚靠身后金柱,诚恳言道:“多留无益,此处就烦张师弟主持,为兄——”

    张衍见他面色苍白,发髻亦已散乱,汗水将乱发沾于面颊,真真虚弱堪怜的模样,不由心头一动,抬手以衣袖为他拭一回汗,温声言道:“洛师兄放心,此处有我。”

    洛清羽犹在委顿,自然避不开张衍动作,见对方应允,他本欲立刻招出符诏将己身送走,孰料云阙之外,竟是轰然一声大响,紧接着便是重重叠叠禁制破碎之声。二人不及动作,忽觉灵台暗晦,却是无形无质的阴魔之气。

    “不好!”洛清羽心中暗道,匆匆闭塞七窍,尚不及做出反应,耳畔忽有悦耳仙乐,轻如柳絮,细若微尘,柔妩拂过自身。再睁眼时,已是四下俱寂,连外间风海洋强攻声浪,都要转弱不少。

    仿佛噩梦猛然醒转,心悸尤然不止。洛青羽稍稍持定灵机,却见张衍背对他立于殿门之下,不言不动,无端竟似隐忍之态。

    “张师弟——”洛青羽开口同时,张衍轻不可闻地叹息一声,缓缓言道,“洛师兄,小弟今日恐怕冒犯了。”

    洛青羽不解其意,正要发问,忽觉四肢百骸之中忽然窜起一线灵机,极是温热,又流动异常,未有几息便侵入内腑,顷刻燃成一片燥热。至此洛青羽如何不知还是着了魔头的算计,挣扎起身却脱力跌伏在地,无奈之下他只得又唤一声张衍,却是再也讲不出其他。

    张衍心念一起,转身大步向他走来,洛青羽但见一笼渺渺水雾遮于眉睫之前,茫茫然看不清张衍面容。“这是……”洛青羽灵台始终清明,一眼即知乃是《澜云密册》所载神通,只是不知张衍此时用出孙真人一脉的术法,究竟是何用意?

    茫茫雾气凝而不散,两人相距不足三尺,洛青羽竟无法将这个师弟看得真切,只知张衍慢慢俯身,将自己扶起,相倚而坐,水雾中一道清朗声音遥遥递来:“洛师兄,风海洋魔念凶险,若不如此,恐你我兄弟二人皆是不得此关。”

  • 6#
    (  ͡°  ͜ʖ  ͡°) 回复于:2018-04-15 19:04:39
    (  ͡°  ͜ʖ  ͡°)
  • 洛师兄的文好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