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无题3号车

问:你要如何追求一个善良耿直嫉恶如仇武力值高强的美人道士…… 特别当你是一个助纣为虐不择手段工于心计的妖怪时……
351 圈子: 霹雳布袋戏 CP: 墨剑 角色: 墨倾池 剑非道 TAGS: 妖怪 X药梗
作者
哈哈哈 发表于:2017-08-02 17:25:43
哈哈哈



文山有一占山为王的妖,此妖原是山中至纯清气所孕,本该为文山山神,却因自身执念沦为妖魔,行事乖张,智勇无双,一时间无人可将其收服。

道剑•剑非道是一名道士,法力高深,心善仁慈,势要拯救黎民于水火,恶妖、恶人一个也不会放过。

此次路过文山,听人说起山上的妖怪,村人对这妖怪褒贬不一。好的是有这附近的山贼精怪都被他都被打退,坏的是这妖怪禁止村民们入山耕作狩猎,因此百姓个个面黄肌瘦,却也不敢离开……

剑非道听闻,心觉此妖非是大奸大恶之徒,准备上山一探究竟。

他刚入文山周围便起了浓雾,心知此雾不简单,行动更是谨慎。此時劍非道忽觉风云湧動,侧身避过一次袭击,顺势将手中的锁仙绳揚起,缠住袭击的妖怪,只闻一声惊叫,大雾散去,一只颜色怪异的狐狸的前爪被绳子缠住,此时正抓挠啃咬想脱开束缚。

思及此行目的并非捉妖,他抱歉一声说明了来意,见那狐狸冷静下来,便将法器收回。

那狐狸舔了舔爪子,口吐人言,说了几句骤然暴起,迅如疾风一般袭向剑非道,他横剑身前挡住狐狸的利爪,却挡不住那狐狸口中喷出的桃红色烟雾,一时不查便吸入不少。

煙霧散去,狐狸不见了身影,剑非道卻心口一窒,心跳猛然变快,气息和内力开始暴乱,这样的状态虽无性命之忧,但也不能继续前行,他匆匆吃了一颗避毒丹,准备下山。

这毒厉害,剑非道走了两步只觉视线模糊,头重脚轻,如泰山之将崩,脉络里的血液则如岩浆,烧得他一身灼热烫手。昏昏然也不知行到了何处,耳边忽闻水声,双脚便不受控制地走了过去。

让人闻风丧胆的文山大妖墨倾池,此时正在潭中沐浴,四周的鸟兽被他的气息吓走,连潭里的鱼虫也纷纷沉入水底。他没想到居然有人敢上山,而且的对他视而不见,非常无礼地一头扎进水潭。

这无礼的人类正是剑非道,他此时口干舌燥只想喝水,却身形不稳,掉进了水中。平时他是会泅水的,但此时神志不清,四肢發軟,只会乱扑腾,加上身上衣物武器未解,入水更重如千斤,将他困死……

墨倾池见人越沉越深,心道这人莫非是寻死,但这人虽然踉踉蹌蹌,像个醉汉,为何未闻到酒气。心道此事蹊跷,便也沉入水中,见那人面目扭曲,怕是要窒息而死,这是他沐浴之地,自然不容污秽,于是施法将人拖出水面。

剑非道浮出水面大口呼吸,四处望了望,双眼迷蒙,没有焦距,依然不知自己身在何处。

妖怪这才看清这人是道士,捏住他是下巴往眼前拖,肌膚出手灼燙,眼神渙散,果然是着了那只狐狸的道……

而剑非道虽然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气息却越来越乱,那阵燥热再次夺走他的注意力,仿佛这水都变成了沸水,他俊眉拧缴,苍白的面色慢慢红透,伸手抓住自己胸口的衣襟,心中不禁抱怨身上的熱度,口中也喃喃出聲:“好热……热為什麼……”

墨倾池看着这个神志不清的道士,眼中浮現些許趣意,手指捏着人细润的手腕,思考着是让他欲火焚身而死还是做一回好妖怪,反正是送上门来的……

剑非道热得想要扯开身上的衣物,多年的本能阻止了他,于是他只是紧紧捉住衣襟,环视四周像在寻找出路,看见眼前的妖怪,又像是什么都没看见,转过头,挣扎着想向岸边去,却被墨倾池控制着进退不得……

墨倾池无声地笑,他能看清刚刚稍纵即逝的一眼里不知所措和不屈服,再加上这幅姿态,简直就像在欲拒還迎、欲擒故縱……

妖怪的瞳孔瞬间变成了竖瞳,決定做一回乐于助人的好妖怪,一手将道士箍在懷裏,一手帶著輕浮的意味撫摸道士的發熱的俊臉。

“唔……”剑非道终于注意到了他,他抬起眼看这个人,眼里像是清明又像是混沌,伸手抓住箍在自己腰上的手,有气无力道:“放……我……”

“你是谁?”墨倾池手一轉,首先解开他的剑袋,任宝剑沉入水底。

“嗯……剑非道……唔!”剑非道越来越热,想把腰上的手推开,却被墨倾池反手抓住。

剑非道意识到有人在自己身边,便不再说热,只是皱着眉,大口喘着气,用盡力氣挣扎着,小聲要求這無禮的妖怪放開自己,可惜他全身無力,根本無法撼動大妖怪,而有氣無力的聲音聽起來更像在撒嬌。

墨倾池心情頗好地親了一下他開闔的雙唇,忍住繼續深入的衝動,伸手去解开他的腰带,一邊側過頭靠近他的耳边吹出一口气,感受剑非道止不住颤栗,正经道:“你的发冠歪了……”

剑非道有些茫然地抬头,想伸手去扶正,卻被墨倾池搶先一步,直接伸手将那白色的長冠摘下,一席白发便铺散在水中,他伸手从发顶顺着长发梳下,将手从他颈后滑进衣领,说:“已经掉了……”

“啊!”道士惊呼一声,只觉颈后一阵凉意,他直觉不对,向前一躲,却撞到了墨倾池的脸,墨倾池垂首,碰了碰他的眼睛,手上动作不停,将人箍紧,另一手滑过背部的凸出的琵琶骨,听着怀中人模糊的呻吟,再缓缓转了一圈来到他的胸口,湿透的衣服被整个拨开了一半,露出凌厉诱人的锁骨,墨倾池眼神暗沉,却只是看着,继续缓慢地将累赘剥下,让它沉入水底,留下自己面前这具不停颤抖的修长劲瘦的身体。

墨倾池抱着人在水中转身,将人压在水岸光滑的石壁上,一只手握住那人炙热勃发的器官。

“啊!唔……”剑非道咬着牙咽下一串呻吟,雙腿反射性地想要合攏,卻被墨傾池用腿粗暴地擠開,惡劣地用膝蓋摩擦敏感的會陰,道士惶恐地伸手想要推开他,却被他垂首吻住,双唇被撕咬舔舐,墨倾池一手快速撸动,兩具身軀贴紧摩擦,舌尖温和有力地叩问身下人的齿关,感觉身下的身躯绷紧,舌尖趁他呻吟侵入,迅速捉住他的舌,在狭小的空间逡巡。躲也躲不開的吻,連同他所剩不多的力氣和呼吸一起掠奪,墨傾池盯着他的迷茫慌亂的眼睛,感受他的顫慄恐慌和掙扎,感覺自己也跟着燒了起來……

终于放开他的唇,看着他大口喘息,俯身亲吻他湿润又清透的眼,然後一路吻下,轻咬他的喉结和锁骨,双手握住他的双腿,引导他盘在自己的腰上,沉身向下,在水中亲吻他的胸口,含住乳首吮吸舔咬,一声诱人的声音透过潭水入耳,又瞬间变得含糊,墨倾池不满地伸手按壓他的唇,乘機探入其口中搅动,打乱他的固执,他想聽他的聲音,“啊啊……呼嗯……别……”

呻吟传入水中有些失真,墨倾池却兴奋地咬了一下他的乳首,听到他更大的一声呻吟,便獎勵一般吮吻舔舐,同時拖住他臀部手陷入臀缝,探问幽处,剑非道不适地躲了躲,又被胸前的刺激夺走心神,不自觉地放松了后穴,直到那处被手指引诱地不住收缩,吞进一个指节,墨倾池才从水中抬头,在他耳边哑声道:“抱紧我……”剑非道下意识地收紧双腿,双手也环抱上他的脖子,迷糊地去望他,像是在询问,无辜而又乖巧,墨倾池心口一跳,眯了眯双眼,凶狠地吻了下去,像是吻又像是撕咬,激烈得像要將他吞食入腹,手指也跟着伸进去,旋转按压,剑非道弓着腰想要向后退,却又被墨倾池不容分说的按了回去,勃發的器官抵住了緊繃的小腹,情不自禁地動了一下腰,引得墨傾池嗤笑一聲,低頭咬住了劍非道脖子,模糊道:“等不及了?”劍非道只是咬住了唇,不知聽到沒有。

这狐狸的妖毒不仅仅是强烈的春药,还有润滑和放松的功用,手指进入后穴按了按,里面便开始变得柔软粘腻,墨倾池又增加了两根手指,抽插几下,向着更深处按压寻找……

剑非道的呻吟几乎带上难耐的哭腔,不停地扭动挣扎,分不清是要躲開還是要靠近。

“啊——”他模糊難耐的呻吟忽然拔高,身体绷紧又落下。

墨倾池心知找对了地方,抽出手指,抬高他的臀部,剑非道皱着眉,水流涌进身体的感觉让他感到非常怪异,下一刻,墨倾池灼热的器官已经将水挤了出去。
两人同时发出一声叹息,墨倾池已经忍耐太久,双手掐住他的臀部,将人压在石壁上开始动作,“啊啊!慢……嗯唔……點……”剑非道被冲撞得一句话说不完,双手抱住墨倾池的后背,巨大的快感从不可言说的地方直冲脑海,雙眼緊閉着卻還是感覺用光芒閃現。

他忍不住收紧双手,在妖怪的后背留下血痕,孽根越發精神起来,随着抽插的动作在大妖怪的下腹摩擦,剑非道弓着身体,将额头抵在墨倾池的肩膀,在他耳边轻声求饶,换来的却是更激烈深入的抽插,剑非道双眼泛红,几乎要哭出来,不及思考便张口咬住罪魁祸首的肩膀,后穴跟着收紧,墨倾池被刺激地浑身一抖,面色狠历地咬住他的脖子磨了磨,一手抱着人,一手撑在岸上用力将两人带上岸,将不知死活的道士压衣服上,抽出深埋体内的孽根,剑非道皱着眉呻吟一声,下一刻被翻过身,摆成趴跪的姿势,墨倾池看了一眼还未闭合的后穴,湿淋淋地不住收缩,扶住孽根一冲而入,不容喘息地开始抽插,比在水中时更甚。

“啊啊啊……够……了唔啊啊……”剑非道被提着酸软无力的腰,呻吟都被撞得破碎。

墨倾池俯身下去吻咬他的后颈,一手去逗弄他的下身,刺激他的精囊和會陰,对准一处抽撞,不一会儿,就感觉包裹他孽根的后穴收紧,乳白的精液一股一股射在他的手上,他緊跟著快速抽插几下,在劍非道變調的呻吟聲中射在温热的后穴里……

而他身下可怜的道士已经昏死过去,想来是毒已经解开了。

墨倾池抽身,将人翻过身,抱在怀里,意犹未尽地去吻他红肿的唇,手掌在他腰上流连,忽然觉得这道士越看越好看……

但他醒來後絕對會將自己除之而後快……

大妖怪皱着眉施法将剑非道的东西从水中弄出来,看了一眼自己随意铺在地上沾滿體液的衣服突然计上心来,在自己身上施了個障眼法,又垂首吻住道士為他渡氣療傷,待他身上看不出痕跡了,便親身為他穿上了衣服,自己趴在一邊,趴了一會兒覺得道士身上太乾淨了,還是留點記號比較好,於是一口咬住劍非道的後頸留下一個吻痕,順手捏了一把手感頗好的臀部……

於是道士醒来时发现自己神清气爽,但是身上的衣服不知为何有些乱,而且下裳被踢到了一边。剑非道脸一红,慌乱地去捡,却发现自己身边侧躺着一个全身光裸的男人,全身痕迹斑斑,特别是下身红白相间凄惨非常……

剑非道忽然有不好的预感,急忙穿好衣服,去查看那人的情况……

而这厮正是妖怪墨倾池,看他脸色惨白,嘴唇红肿,伪装得像模像样,就等著那道士上鉤。

    1#
    (  ͡°  ͜ʖ  ͡°) 回复于:2017-08-02 18:34:53
    (  ͡°  ͜ʖ  ͡°)
  • 表白太太!!!
  • 2#
    = = 回复于:2017-08-09 08:47:28
    = =
  • 墨总你好计策
  • 3#
    .⁄(⁄ ⁄•⁄ω⁄•⁄ ⁄)⁄. 回复于:2017-08-14 22:06:15
    .⁄(⁄ ⁄•⁄ω⁄•⁄ ⁄)⁄.
  • 墨总最后是要笑死我
  • 4#
    哈哈哈 更新于:2017-09-04 18:28:40
    哈哈哈
  • 2.劇情小過渡

    劍非道也沒想到自己居然是這樣的衣冠禽獸,文山的大妖怪沒找到,居然趁人之危對一隻無辜的小妖怪做了如此過分的事……
    無辜的小妖怪墨傾池享受完劍非道細緻溫柔的擦洗服務後,故作痛苦地皺了皺眉,然後睜開了雙眼,又轉過頭,像是不願多看他一眼。
    “是你,你還沒走?”聲音中帶著認命的無力感和隱忍的悲憤,感情非常之到位。
    劍非道內心愧疚不已,聞言跪在地上,道:“我知此時說什麼皆已於事無補,道劍劍非道任你處置。”
    “你是道劍劍非道。”此刻冷靜下來,墨傾池突然發現這個名字似乎聽過。
    “是。”
    “你可知我是誰?”
    劍非道搖了搖頭。
    “雲天望垂墨傾池。”
    “你,是你?為何……”劍非道將疑問吞了回去,不知道這文山的呼風喚雨的大妖怪為什麼會那麼簡單……
    墨傾池瞟了他一眼,道:“我閉關除了岔子,功力所剩無幾……”
    劍非道自責地低下頭,原來還是自己趁人之危了,“抱歉。”
    大妖怪重重地嘆息一聲,“罷了……你走吧……”好一手欲擒故縱,劍非道當然不會走,反而心中更加不安,心想墨傾池如此虛弱,連中了毒的自己都打不過,若是有仇人尋釁,豈不是更糟,急道:“不,我不能走,至少等你恢復。”
    墨傾池冷笑一聲,身手瞬動,一手掐住毫無防備的道士的脖子,不敢施力,只能憑藉體重將人壓倒,還不忘給自己逼出一身冷汗,“不識好歹的道士,你不怕我恢復功力就殺了你?”
    劍非道只覺得那隻手是虛握着自己的脖子,卻也不敢亂動,只道:“我說過任你處置,你殺了我,道劍也毫無怨言。”
    他說得信誓旦旦,心性之堅定純淨,墨傾池莫名生出一絲異狀,幾乎想自己揭破這個謊言。他皺了皺眉,起身放開了劍非道,準備離開。
    劍非道跟了過去,“我知道你不想看見我,但是你現在功體未癒……”
    墨傾池不理會他,突然體會到了什麼叫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不如一開始就讓他自生自滅,前幾日夜觀天象,發現的命中一劫,難道是指這個?他走到一處山頭,那道士還不遠不近地跟在他後面,山下能看到村子的的屋頂和炊煙。
    “劍非道……”墨傾池突然叫他,心中是成妖之後便再難得的平靜和澄然。
    劍非道走過去,臉上藏不住的擔心和愧疚,看得罪魁禍首都覺得自己太過分了。
    “陪我下山吧。”
    道士不問緣由只答了一聲好。

  • 5#
    哈哈哈 更新于:2017-09-04 18:29:47 此章有肉
    哈哈哈
  • 我是一块红烧肉
  • 6#
    .⁄(⁄ ⁄•⁄ω⁄•⁄ ⁄)⁄. 回复于:2017-09-06 10:45:26
    .⁄(⁄ ⁄•⁄ω⁄•⁄ ⁄)⁄.
  • 诶嘿嘿嘿~
    • 突然的摸摸
      哈哈哈 评论于 2017-09-13 08:15:42
    • 啊啊啊太太我在深情呼唤您啊(´;ω;`)呜呜
      墨剑一辈子 评论于 2018-01-29 09:54:33
  • 7#
    (,,Ծ▽Ծ,,) 回复于:2018-01-29 08:47:08
    (,,Ծ▽Ծ,,)
  • 太太您还记得这篇墨剑吗(´°̥̥̥̥̥̥̥̥ω°̥̥̥̥̥̥̥̥`)苦等后续啊
  • 8#
    (,,Ծ▽Ծ,,) 回复于:2018-01-29 08:47:11
    (,,Ծ▽Ծ,,)
  • 太太您还记得这篇墨剑吗(´°̥̥̥̥̥̥̥̥ω°̥̥̥̥̥̥̥̥`)苦等后续啊
  • 9#
    回复于:2018-03-09 00:34:14
  • 太太我又来看看这篇更了没有
  • 10#
    .⁄(⁄ ⁄•⁄ω⁄•⁄ ⁄)⁄. 回复于:2018-03-16 23:51:07
    .⁄(⁄ ⁄•⁄ω⁄•⁄ ⁄)⁄.
  • 太太太太∠( ᐛ 」∠)_
  • 11#
    ( ´◔ ‸◔') 回复于:2018-03-19 10:32:06
    ( ´◔ ‸◔')
  • 太太太太(´°̥̥̥̥̥̥̥̥ω°̥̥̥̥̥̥̥̥`)
  • 12#
    = = 回复于:2018-03-22 15:19:32
    = =
  • 太太太太QAQ
  • 13#
    = = 回复于:2018-04-15 00:44:30
    = =
  • 太太qaq
  • 14#
    = = 回复于:2018-05-12 09:27:07
    = =
  • 太太太太太太
  • 15#
    = = 回复于:2018-06-12 23:34:50
    = =
  • T T太太
  • 16#
    = = 回复于:2018-06-15 07:48:23
    = =
  • 太太⸜( ⌓̈ )⸝
  • 17#
    = = 回复于:2018-06-28 07:12:38
    = =
  • 太太( ๑ŏ ﹏ ŏ๑ )
  • 18#
    (,,Ծ▽Ծ,,) 回复于:2018-07-15 10:16:29
    (,,Ծ▽Ծ,,)
  • 太太( ๑ŏ ﹏ ŏ๑ )
  • 19#
    ( ´◔ ‸◔') 回复于:2018-08-05 18:11:37
    ( ´◔ ‸◔')
  • 太太( ๑ŏ ﹏ ŏ๑ )
  • 20#
    = = 回复于:2018-10-23 21:01:48
    = =
  • 太太qaq
  • 21#
    ( ´◔ ‸◔') 回复于:2018-11-04 20:00:46
    ( ´◔ ‸◔')
  • 太太qw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