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修仙不如打游戏

假如大家都沉迷游戏无法自拔……其他CP没想好,写到哪里算哪里
16 圈子: 大道争锋 CP: 晏秦 张齐 角色: 晏长生 秦墨白 张衍 齐云天 TAGS:
作者
垃圾游戏毁我青春 发表于:2017-08-02 00:08:08
垃圾游戏毁我青春

[删号战]


打完删号战以后,晏长生行云流水地退出了剑三,一关电脑,翻身上床拿起平板,心满意足地打起了《王者荣耀》。随机匹配了一把,队友还算给力,小学生尽在对面,三下五除二拿下MVP。
操作风骚,走位犀利,打野,开大,抓人,一气呵成,是王者中的豪杰。
然后他想起自己刚才好像删了自己的橙武纯阳号。
“……”他皱起眉沉思了片刻,准备埋头再排一把,听见有人在按门铃。晏长生啧了一声,沓拉着拖鞋走出了房间。

吕钧阳面色沉着地刷着贴吧,看着五花八门的游戏八卦从眼前走马观花而过,最后目光停留在了其中一篇回复快破万的帖子上。
——“818那个找新情缘仇杀前情缘的万花,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他静默片刻,目光越过这一条继续往下,又看见了一篇回复已经破万的联动帖。
——“【联动隔壁818】太虚剑意备胎翻身,剑三再现极品渣男,那个剑纯你处心积虑脚踏N只船是为哪般?”
吕钧阳想了想,没有马上点开,先是切到文档界面,把写了一半的论文和整理的资料一一保存了,又为自己泡了杯茶平心静气,这才回到电脑桌前重新坐下。他拿着手机斟酌再三,在老师和八卦之间徘徊了一下,本着一颗求知的心,点开了帖子。

沈柏霜知道今天的CD是没法清了,YY里充斥着秦玉的哭声,他根本不敢跳频道去打团本。
虽然晏长生删号了他惦记的居然CD没清好像显得有些没良心,但还没刷满的狭义和帮贡上限实在把他这个强迫症折磨得死去活来。秦玉那边哭得造孽,他心里也不好受,温言安慰了两句,那边哭得变本加厉。
哭声里还夹杂着噼里啪啦地键盘声,那手速,乍一听堪比野蜂飞舞。
“师姐你在干啥……”
秦玉根本不理会他问了什么,一边哭一边飞快地敲着键盘:“大师兄不接我电话了!你说他会不会想不开……”
不会的,他只会去先打一把《王者荣耀》。沈柏霜默默腹诽着。
“那个秦墨白!他喜新厌旧!还有那个张衍……”秦玉啜泣着控诉,“那个张衍也就是比大师兄年轻而已!”
沈柏霜觉得这话听着有点不对。
果然接下来秦玉又带着哭腔接上了一句:“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明明……明明是大师兄先来的啊……”

晏长生拉开门,冷眼看着门外的秦墨白。
秦墨白是个正儿八经的读书人,游戏里一手离经玩得贼溜,游戏外一身衬衣西裤穿得贼斯文败类。晏长生透过那副细框眼镜盯着那双带了礼节性笑意的眼睛,想起自己好像穿的是条花里胡哨的裤衩。
算了,管他的,穿了裤子就行。
晏长生心算了一下两个小区间的距离,决定下个月搬去个更远的地方住。
“大师兄不请我进去坐坐吗?”秦墨白那口温和斯文的嗓音从前大学里听了几年,打游戏上YY更是听惯了,但是现在听起来真是声声刺耳。
晏长生面无表情地一挑眉头:“不了,我床上有人。”
秦墨白扶了扶眼镜,仍然从容微笑,“我能冒昧地问一句是谁吗?”
“李白。”
“……”秦墨白叹了口气,“大师兄,李白已经削了。”
这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晏长生气不打一出来,当场摔了门把他关在了外面。他愤愤地回了房间,重新抱起平板,戳开自己一身凤求凰皮肤的李白,冷哼一声。
呵,削了照样是你爸爸。
刚进了一把匹配,屏幕忽然一黑,显示电量不足,晏长生只能咬牙切齿地起身去找正在充电的手机。
然后他收到了长达五分钟的信息轰炸。

最后一条短信是秦墨白发来的,内容也简单:“大师兄,我们还是谈一谈吧。”
晏长生手指在屏幕上顿了顿,还是删了短信,把手机丢到一边。
谈什么谈,又不是谈恋爱,没什么可谈的。




TBC

    1#
    (  ͡°  ͜ʖ  ͡°) 回复于:2017-08-02 00:14:17
    (  ͡°  ͜ʖ  ͡°)
  • 抢首杀!
  • 2#
    = = 回复于:2017-08-02 00:20:06
    = =
  • 橙武号啊!!!(嚎)
  • 3#
    = = 回复于:2017-08-02 00:32:23
    = =
  • 笑吐哈哈哈哈哈哈打农药
  • 4#
    = = 回复于:2017-08-02 08:53:00
    = =
  • 等等张聚聚是怎么回事?
  • 5#
    = = 回复于:2017-08-02 10:52:40
    = =
  • 秦玉的脑洞……还能不能好了!
  • 6#
    = = 回复于:2017-08-02 13:53:29
    = =
  • 所以是恋爱就谈?
  • 7#
    垃圾游戏毁我青春 更新于:2017-08-02 16:55:02
    垃圾游戏毁我青春
  • [前情缘]
    晏长生和秦墨白曾经是情缘,现在是前情缘。
    前情缘,这三个词光是嘎嘣一声抛出来,就很有几分欲言又止欲说还休欲语泪先流的意味在里面。今朝生死不离,来日江湖不见,他日马嵬驿相遇,你已成了别人的绑定奶,我也自有云裳一舞只为君。
    哦,不对,孟婉婷她是个万年冰心,一个抬腿剑破下尸横遍野。
    晏长生抱着没电的平板,漫不经心地看着漆黑的屏幕映出自己那张英俊潇洒的脸,决定倒头睡上一觉,晚上再起来打排位。
    和秦墨白死情缘的那天他搬出了合租的公寓,在网吧呆了一晚上,第二天在隔壁小区租了房子。
    死情缘听起来是个极为壮烈的过程,但放到晏长生这里,也就是抱着个平板提着个箱子摔门走人而已。他当天晚上就近找了家网吧,把剑纯号转了恶人,蹲在巴陵劫了通宵的镖,只觉得心旷神怡。

    是的,晏长生在沉迷王者荣耀之前,曾经也是一个操作风骚的剑纯。每每到新赛季,便是帮会里无数五七万的梦中男神,但没有一个人敢鼓起勇气抱大腿。
    大家都知道,晏长生只跟秦墨白打22,毕竟除了秦墨白,没有谁不被他骂哭过。
    “你的解控呢?”“你的减伤呢?”“你的大加呢?”“藏剑玩成你这个样子人生删号从来吧!”“你是把你的脑子丢在了上一把的天山碎冰谷吗?”
    诸如此类。
    秦墨白是个例外。
    那一年晏长生已经是本服第一剑纯,秦墨白还是个在烛龙殿里刷驱散的奶花,那一年还没有被抢得人尽可夫的牛车,黑龙沼的冷翼毒神还不寂寞。
    晏长生的剑纯,用李革章的话来说,是个很玄很危险的存在,换句话说,没有他打不死的奶,没有他干不死的DPS。而自从他和秦墨白情缘以后,每逢周常打22,据偷听过两小时的牧守山汇报,YY里奇迹般的一片死寂,简直是在用眼神交流打JJC,堪称出神入化心有灵犀。
    没人知道这两个人是两台笔记本摆一张桌子上在打22。
    是的,是的,晏长生与秦墨白,不仅是游戏里曾经的情缘,还是现实里曾经的室友,兼大学同学。

    晏长生刚闭上眼眯了两分钟,手机又开始惊天动地地响了。
    他接起来刚要开喷,电话那头传来一声凄凄惨惨戚戚的哀怨哭声,房间里没开灯,黑压压的一片,这一声哭听得他头皮发麻。他赶紧看了眼来电人,是秦玉。
    “大师兄你终于肯接我电话了!”秦玉那头哭得声音都哑了,晏长生听着觉得挺造孽,也就耐着性子没冲姑娘家发火。秦玉哭了一会儿,仿佛喘过了气,才继续说了下去,“大师兄你还好吗?你不要想不开啊大师兄!”
    “……”晏长生不知道哪里给了她自己会想不开的错觉,一时间无言以对。
    他的沉默被秦玉理解为是一种极危险的情况,那厢的声音更加悲恸焦急:“大师兄你放心!我已经上贴吧去发818了,还找了人写联动帖!一定能让人认清那对狗男男的真面目,还你一个公道!”
    晏长生一开始漫不经心地听着,结果听到818的时候就感觉像是被谁抡了一闷棍,再听到狗男男这个词,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他揉了揉额角,尽量让语气缓和些:“我没事。”你能消停点吗?
    “大师兄……大师兄我知道你一定很难过的。”秦玉抽抽搭搭地又哭了一个来回,“你这些年的痴心,终究是错付了……”
    你不是出国了吗?为什么还那么沉迷国产电视剧?有这个时间你看一集lovelive都行啊。
    晏长生深吸一口气,给她下了最后通牒:“我没事,我很好,去把818删了,回来我还能请你吃麻辣小龙虾。”
    然后他在秦玉又要哭上一轮前果断收了线。
    紧接着手机又疯狂震动了起来。
    没完了这还!晏长生愤愤地接起来,骂道:“你还想不想吃小龙虾了!”
    那头久久地沉默,半晌,才传来一声沉痛地呼唤:“老师。”
    晏长生被吕钧阳那一声叫得以为自己已经得了绝症即将不久于人世,不耐烦地嗯了一声,示意他有本启奏无事滚蛋。
    “老师,贴吧的帖子我看了,我都知道了……您一定要保重……”吕钧阳那边过了好一会儿,才憋出一句。
    晏长生大怒,只觉得这个语气就是把“保重”换成“安息”都不会有半点违和:“你小子发什么神经?论文写完了吗?”
    吕钧阳那边被问到课业,如实回答:“资料已经收集好了,内容已经完成了一半。”
    “好的。”晏长生很满意,“你可以删档重来了,我给你换个课题。”然后冷漠地压了电话。
    叫你小子闲的。




    TBC

  • 8#
    = = 回复于:2017-08-02 17:26:01
    = =
  • 一个抬腿剑破尸横遍野哈哈哈哈哈。。。
  • 9#
    = = 回复于:2017-08-02 18:02:12
    = =
  • 太心疼吕钧阳了……
  • 10#
    = = 回复于:2017-08-02 18:19:40
    = =
  • 这个三角是怎么回事儿
  • 11#
    = = 回复于:2017-08-02 19:31:04
    = =
  • 张衍:???这里有我什么事儿?!我就打了个删号站?
  • 12#
    = = 回复于:2017-08-02 19:39:34
    = =
  • 哈哈哈哈哈哈哈吕钧阳
  • 13#
    = = 回复于:2017-08-02 21:01:02
    = =
  • 哈哈,沉迷游戏无法自拔
  • 14#
    = = 回复于:2017-08-02 22:43:45
    = =
  • 深深的感觉到了晏师兄的心累2333333
    师妹徒弟都是给自己添堵的
  • 15#
    垃圾游戏毁我青春 更新于:2017-08-04 17:10:02
    垃圾游戏毁我青春
  • [八一八]
    吕钧阳沉默地拿捏着手机,深感老师的不易,只觉得身为学生,应当理解师长的难处,就算是换个课题也……
    他想了想,觉得有点肝疼,最后还是选择渣基三去了。
    一上线,号还停在昆仑,他正准备神行回主城接个日常,一个红名从天而降,帮会和名字在一片白茫茫里分外扎眼。
    溟沧,张衍。
    吕钧阳下意识生了个太极。

    张衍作为删号战的另一个当事人,或多或少有些无辜。
    他此时顶着38W的悬赏,还是肆无忌惮地横行于各大地图,一个浩气七进七出恶人营地,无所畏惧。
    他盯了眼地上的生太极,给吕钧阳发了个组队邀请,对方仿佛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进组了。
    【队伍】[张衍]:走吧,去转阵营
    【队伍】[吕钧阳]:?
    【队伍】[张衍]:你师父把你输给我们帮了
    【队伍】[吕钧阳]:???
    【队伍】[吕钧阳]:你们不是打的删号战吗?
    【队伍】[张衍]:对啊,他和我们帮主说好了的,他删号就把你丢回我们帮,免得你在野外被人杀得没钱修装备
    【队伍】[吕钧阳]:我现在就没钱修装备
    【队伍】[张衍]:你们这些PVP日子真不容易
    【队伍】[吕钧阳]:……
    【队伍】[张衍]:正好大明宫院缺个气纯,一会儿一起吧
    【队伍】[吕钧阳]:……所以你们帮的气纯呢?
    张衍点开好友列表看了一眼,最后在小队里淡淡地回复了一句:“考试去了,暂A。”他原地打坐回满气力值,站起来的时候想起一件事,于是又补充道,“我们帮主说了,你转阵营的钱我们报。”
    【队伍】[吕钧阳]:不用那么麻烦,杀了你拿悬赏钱就够了
    【队伍】[张衍]:你可以试试
    张衍敲完字,行云流水地也下了个生太极,亮出手中的雪名大橙武。
    【队伍】[吕钧阳]:转阵营是去找谁?

    吕钧阳觉得自己稀里糊涂就被自己的师父兼导师给卖了,打本的时候无敌一不留神下给了BOSS,YY里张衍一边指挥自己徒弟起千蝶,一边评价道:“你这个无敌下得真是有种逼良为娼的悲愤。”
    吕钧阳听着那一口好嗓音,想起818帖子里那些讲述,替自己老师叹了口气。
    打完六道的时候,窗口跳出两行提示——
    【帮会】[秦墨白]上线了
    【好友】[秦墨白]上线了

    秦墨白刚一上线就被组进了大明宫,团是孟至德开的,张衍指挥,团里全是帮里的人,主要是为了黑大铁。
    黑大铁是溟沧帮会的一种传统,自从秦墨白领着自己几个徒弟打起了PVE以后,黑大铁这种行为就开始一脉相承。秦墨白给齐云天黑了大铁,孟至德给孙至言黑了大铁,齐云天给张衍黑了大铁,孙至言现在准备给宁冲玄黑个大铁。
    孙至言仗着自己是个藏剑,徒弟是个剑纯,明里暗里进行过许多暗箱操作,以至于宁冲玄身上一半身法装备都是孙至言抢拍的,这也导致了“藏剑能不能和剑纯抢身法轻剑”这一话题曾在贴吧,知乎,NGA各大版块进行过激烈讨论。后来为了平息此种不良影响,孟至德与他在YY小房间深刻交谈过一次,双方达成共识——与其黑每个版本都要淘汰的特效武器,不如直接黑个大铁做橙武。
    如此明目张胆的黑大铁行为自然也曾有人表示不满,当初齐云天给张衍黑完大铁黑小铁的时候,立刻有人跳出来愤怒地指摘帮会的黑暗,阶级统治的不公。
    ——然后那个人在战乱长安被杀得不能自理,最后还是齐云天骑着里飞沙带着张衍过来遛了一圈,那些铺天盖地地机关气场朝圣言这才消失。身背赤霄红莲的毕业气纯委婉礼貌地表示,你的技术要是值大铁也有人会帮你黑。
    是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无数人削尖了脑袋都想加入溟沧打PVE,希望自己能在有生之年享受一把黑大铁的待遇。随即被告知,这不止是一个对PVP技术有要求的帮会,还是一个学霸云集的帮会,据说里面随便拎一个出来,都至少是top2毕业的学历,愚蠢的凡人根本无法在其中存活。





    TBC

  • 16#
    = = 回复于:2017-08-04 17:36:20
    = =
  • 你们溟沧的风气就是这样哈哈哈哈哈哈
  • 17#
    = = 回复于:2017-08-04 18:05:24
    = =
  • 38W悬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挂挂太凶了!
  • 18#
    (,,Ծ▽Ծ,,) 回复于:2017-08-07 18:53:20
    (,,Ծ▽Ծ,,)
  • 哈哈哈哈哈哈笑死了
  • 19#
    垃圾游戏毁我青春 更新于:2017-08-16 16:09:39
    垃圾游戏毁我青春
  • [转阵营]
    晏长生曾经是浩气的第一剑纯,后来成了恶人第一剑纯。总而言之,太虚剑意曾经一度在他手上备胎翻身,发扬光大。
    自从他由浩气转了恶人,洛道去往巴陵的路上就多了一段腥风血雨的传说。
    很长一段时间,浩气没人敢独自走那条路跑商。
    直到有一天,又一个剑纯出现在了晏长生的海鳗目标列表里。晏长生一看见那个叫张衍的剑纯盯着溟沧的帮会名,一股子邪火就蹿了上来,也懒得管对方是一身副本装还是JJC毕业,一个生太极就上去了。
    他自从和秦墨白死了情缘以后,看什么都能迁怒。曾经一度在花海大杀特杀,连一只鹿都不放过。
    这个叫张衍的剑纯名字看着眼生,不过既然是溟沧的人,晏长生就不准备放他活着过去。生太极一落地,万剑叠刃走一套,晏长生收人头早已轻车熟路。不过对面那个剑纯仿佛也有两把刷子,交了解控一个蹑云跟他拉开距离,后跳小轻功用得有模有样。
    可惜装备不行。晏长生看着自己触发的橙武特效,在内心骄傲地感慨,一个无我无剑就要下去。
    谁知对面的血滋溜一下满了。
    不仅满了,还套上了一层春泥。
    晏长生不用看都知道海鳗焦点里忽然蹿出来的那个红名是谁。他只加过一个人焦点。
    就这么一个走神……
    【帮会】晏长生:我在 巴陵县 被 张衍 残忍地杀害了。
    艹。

    “好的,我可以理解你对于你曾经的绑定奶现在成了别人的绑定奶整件事的意难平。”孟苑婷放下咖啡杯,手指交叉托着下巴,看着对面那个男人,“可是你既然看不惯他奶别人,当初为什么要转阵营呢?”
    “死情缘了不转阵营干嘛?”晏长生连头都懒得抬,继续埋头打王者荣耀,“这家咖啡厅的wifi真差。”
    孟苑婷沉默片刻:“那你当初又为什么要死情缘呢?”
    晏长生终于抬起头,端起面前的蓝山喝了口,透过二楼的玻璃窗看着外面一直璀璨到公路尽头的灯光,与更远处的万家灯火,目光是一个死过情缘的剑纯应有的沉重。

    这要从之前一场同学会说起。
    晏长生与秦墨白当年是大学同学,跟的是同一个导师,住的是同一间宿舍,吃的是同一碗泡面,穿的是同一双袜子。后来毕了业,拿了学位,各自开始带学生了,住的还是同一个公寓。
    同学会上,一个个西装革履,人模狗样,晏长生也被秦墨白三请四催着了正装。两个人到时,已来了不少学长学弟,学姐学妹。他们的导师秦清纲,是个很讲究的人,按晏长生的说法,这种老古董简直是封建社会残存的毒瘤。
    李革章海归而来,一副上流社会的斯文败类样,看得晏长生颇有些不爽,盯着人家那头梳的一丝不苟的头发就是一句:“你对得起你游戏里那锃光瓦亮的号吗?”
    诚如晏长生所言,李革章在游戏里是个少林,修的是易筋,却比洗髓还能拉仇恨,爱好是动不动给人套舍身,然后自己死于非命。
    李革章是个好人,被他这么噎了一句,居然也只是转头继续和秦墨白闲话家常。
    晏长生觉得和他们没什么好说的,拽了拽领带决定换个地方呆着,秦墨白却在后面微微笑着叫了声:“师兄。”
    晏长生转头瞥了他一眼。
    而秦墨白则是走近了些,抬手帮他把刚才扯歪了的领带重新理正:“老师一会儿就要来了,仪容仪表要得体。”
    晏长生哼了一声,等他放下手,转头又走了。
    后面传来李革章压低了些却还是被他听到了的话:“你和晏师兄这是……在交往?我听说你们同居了。”
    然后是秦墨白轻轻的笑声:“不是,只是游戏里的情缘而已。”

    一个月后,晏长生死了情缘。

    孟苑婷听完,强忍着那简直不可理喻的逻辑,努力放平语气问:“听你这么说,你是对小秦概括你们关系的措辞表示不满,你也不喜欢情缘这种关系。那你是想要一段什么样的关系呢?”
    晏长生这边刚低头放了个技能,随口回答:“哦,我打算死了情缘之后再考虑的。”
    孟苑婷揉了揉额角:“那你考虑好了吗?”
    “还没,死了情缘我就去打王者荣耀了。”
    “……”




    tbc

  • 20#
    = = 回复于:2017-08-16 17:35:36
    = =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吐张衍哈哈哈哈哈哈
    这个死情缘的理由很任性我服
  • 21#
    = = 回复于:2017-08-16 17:53:00
    = =
  • 孟姐姐:老子信了你的邪
  • 22#
    = = 回复于:2017-08-16 19:17:27
    = =
  • 孟姐姐:老娘为什么要浪费时间听你说这个!!!!!!!
  • 23#
    = = 回复于:2017-08-17 03:44:56
    = =
  • 孟姐姐:我半夜三更陪你这个情场失意的男人你就和我说这个????
  • 24#
    .⁄(⁄ ⁄•⁄ω⁄•⁄ ⁄)⁄. 回复于:2017-08-18 21:34:17
    .⁄(⁄ ⁄•⁄ω⁄•⁄ ⁄)⁄.
  • 这个晏师兄真是太棒了!!!笑晕
  • 25#
    = = 回复于:2017-08-19 16:47:20
    = =
  • 哈哈哈哈哈哈哈晏师兄你真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可爱了~
  • 26#
    垃圾游戏毁我青春 更新于:2017-08-28 11:22:06
    垃圾游戏毁我青春
  • [同心锁]
    晏长生打完两把排位之后,将死情缘的锅丢给了李革章。远在大洋彼岸的李革章于睡梦中打了个喷嚏。
    从前打三三的时候,李革章就是背锅的那一个。晏长生从来没有见过哪一个少林能像李革章一样动不动因为套舍身死于非命。
    “你这种打PVE没DPS,打PVP没命,玩个剑三里还没情缘,丢人,退群吧。”晏长生看着喷他。
    饶是李革章脾气再好,也有反驳的时候:“说得好像你有情缘一样。”
    “情缘”两个字,是个需要在剑纯面前规避的话题,李革章一不小心就踩到了雷区。
    晏长生一听这话就炸了,心想不就是个情缘吗,刚排进新一把JJC地图就掏出个宠物,也不管对面是啥配置了,直接一个烟花炸在了旁边秦墨白脚底下。
    ——江湖快马飞报!“晏长生”侠士在大漠楼兰对“秦墨白”侠士使用了传说中的[真橙之心]!以此向天下宣告“晏长生”对“秦墨白”之爱慕,奉日月以为盟,昭天地以为鉴,啸山河以为证,敬鬼神以为凭。从此山高不阻其志,涧深不断其行,流年不毁其意,风霜不掩其情。纵然前路荆棘遍野,亦将坦然无惧仗剑随行。今生今世,不离不弃,永生永世,相许相从!
    李革章:“……靠。”
    对面那组剑气花直接退了,他们哥儿三躺赢上了2400。
    晏长生觉得自己真他妈机智。

    从JJC出来,李革章立刻退组去了战场,转眼YY也跳了。晏长生心里嘀咕着他又去送人头,正准备去做黑龙,旁边传来秦墨白的声音:“师兄要一起去做七夕任务吗?”
    啊,是的,旁边。他和秦墨白住同一个屋檐下,打个JJC两台笔记本挤一张桌子上,可不就是在旁边吗?
    晏长生转头盯着那张带着细框眼镜的脸。
    秦墨白仍是好脾气的笑:“我们不是情缘了吗?”
    晏长生一怔:“我那是气李革章那个秃子。”
    秦墨白推了下眼镜,还是微笑:“那我们把七夕任务做了,李师兄点开你装备看见同心锁上的名字不是更生气?”
    晏长生觉得很有道理,转头上了秦墨白的马:“走,去接任务。”

    于是晏长生就这么稀里糊涂和秦墨白做完了七夕任务,做完之后他盯着装备上那行“晏长生与秦墨白永结同心”的小字,觉得自己仿佛是上了贼船。
    然后他们确实就情缘了。
    连带着日常生活仿佛也不对劲了起来。
    晏长生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睡到一张床上去的,总之第二天醒过来,秦墨白枕着他的胳膊,他摸着秦墨白的大腿。
    俨然是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全发生了。
    晏长生看着秦墨白摸索着眼镜坐起来,憋了半天才粗声粗气地来了一句:“起床,去打JJC。”
    这JJC一打,就从烛火燎天打到了安史之乱,从80年代打到了90年代,直到他们死情缘的前一天,两个人还在华山之巅上蹿下跳地遛丐帮。

    凌晨五点二十分,晏长生从晋级赛队友全部挂机的噩梦中醒来,一摸身边只摸到没电了的平板,这才想起自己现在已经和秦墨白分居很久了。
    唔,好像是有半个月了。
    半个月里,死情缘,搬家,删号战,一气呵成,是分手中的豪杰。
    晏长生给平板充上电,准备放任自己再睡几个小时,然后生龙活虎地起床继续散排上分。
    临睡前看了眼日历,仿佛今天是七夕。
    哼。

    吕钧阳排完战场出来,骑着自己的绝尘在成都主城思考人生。毕竟才转了阵营,他一时间还不太能适应浩气这边疯狗一般的战场。
    他溜达到交易行,买了个真橙,想给自己师父寄过去,然后才想起晏长生已经删号了。
    他叹了口气,觉得自己为导师的情感问题操碎了心。
    这个时候正好有人一个大轻功也落在了信使面前,也顶着溟沧的帮会名。吕钧阳切了目标一看,是个背着赤霄红莲的气纯。
    齐云天。
    齐云天仿佛也注意到了他,也切了目标,近聊飘出行白字:“你是……”
    吕钧阳还有些恍恍惚惚,正在组织语言,手上鼠标一抖,好像点了个什么东西。
    然后一片金光灿灿的烟花包围了成都信使。
    ——江湖快马飞报!“吕钧阳”侠士在成都对“齐云天”侠士使用了传说中的[真橙之心]!以此向天下宣告“吕钧阳”对“齐云天”之爱慕,奉日月以为盟,昭天地以为鉴,啸山河以为证,敬鬼神以为凭。从此山高不阻其志,涧深不断其行,流年不毁其意,风霜不掩其情。纵然前路荆棘遍野,亦将坦然无惧仗剑随行。今生今世,不离不弃,永生永世,相许相从!
    【近聊】[齐云天]:???
    【帮会】[孟至德]:……???
    【帮会】[孙至言]:!!!#惊恐#惊恐#惊恐
    【帮会】[洛清羽]:齐师兄什么时候上线的,他不是考试去了吗?
    【帮会】[沈柏霜]:卧槽小吕你这是要搞事情啊!张衍哪儿去了?
    【帮会】[宁冲玄]:云湖天池。
    【帮会】[沈柏霜]:卧槽这个时候他居然还在打战场!谁去战场YY吼一嗓子!
    【帮会】[孟至德]:我去给老师打个电话。

    吕钧阳有些心疼橙子的钱,作为一个PVP,生活总是艰难而不易的。随即他意识到好像哪里没对,等他回过神来时,一道战旗已经竖在他面前了,连带着还有个雪名大橙武的剑纯。
    “如此良辰美景,你我何不一战解忧?”
    [张衍]请求与你切磋。

    平板还在充电,但并不影响晏长生拿着手机继续打排位。他一个风骚走位A了上去,觉得这把MVP稳了,刚要再收一波人头,画面瞬间不动,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未知来电,139XXXXXXXX。
    晏长生恶狠狠地接起来就要问候对方祖宗,就听见对面传来秦墨白的声音:
    “师兄,我们真的得谈谈了。”
    晏长生心中有千万匹草泥马飞奔而过,一脸冷漠地就要挂电话,秦墨白那头又跟上了一句:“刚才小吕给云天放了个真橙。”
    “楼下咖啡馆,马上。”晏长生一下子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TBC

  • 27#
    = = 回复于:2017-08-28 11:34:16
    = =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要笑死李革章是个大师哈哈哈哈哈好气啊一对基佬
    吕真人这个手滑滑得很厉害(抱拳
  • 28#
    = = 回复于:2017-08-28 11:38:39
    = =
  • 那啥,吕真人给齐师兄炸了橙子,为什么是他挂来打架啊?不是很懂你们溟沧混乱的内部关系⊙ω⊙
  • 29#
    = = 回复于:2017-08-28 11:57:27
    = =
  • 嗨呀,传说中的“有人给我情缘炸橙子”,今年轮到张撕胸了吗
    给手滑的小吕点一排蜡
  • 30#
    = = 回复于:2017-08-28 12:31:10
    = =
  • 哈哈哈哈哈哈橙子的血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始于橙子现在又要因为橙子再来一发了吗!
  • 31#
    = = 回复于:2017-08-28 13:17:04
    = =
  • 熏疼吕师兄23333333
  • 32#
    = = 回复于:2017-08-28 16:21:34
    = =
  • 嗨呀这把手滑厉害了我的吕真人
    挂挂头顶原谅色出场了吗hhhhhhhh
  • 33#
    (  ͡°  ͜ʖ  ͡°) 回复于:2017-08-28 18:46:48
    (  ͡°  ͜ʖ  ͡°)
  • 是时候换上祖传的天字荷叶青了【。
    搞事的手滑2333
  • 34#
    (  ͡°  ͜ʖ  ͡°) 回复于:2017-08-29 08:56:25
    (  ͡°  ͜ʖ  ͡°)
  • 哈哈哈哈哈哈哈笑到昏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35#
    = = 回复于:2017-08-29 23:03:16
    = =
  • 我想象了一下张师兄站面前,然后没有笑
  • 36#
    = = 回复于:2017-08-30 01:58:03
    = =
  • 草儿种到挂挂头上……吕真人亲手给自己点出一圈心形的蜡
    没有直接54321挂挂可以说非常克制了
  • 37#
    = = 回复于:2017-09-08 14:29:13
    = =
  • 666666666666
  • 38#
    垃圾游戏毁我青春 更新于:2017-09-08 22:27:01
    垃圾游戏毁我青春
  • [千里送]
    别的情缘见面被叫做千里送,送的自然不是鹅毛,但毕竟不远千里来相会,情意重。放到秦墨白与晏长生之间,应该该叫千米送。
    晏长生飞快换了身不那么花里胡哨的T恤,抱着充了一半电的平板来到楼下咖啡馆时,秦墨白已经在靠窗的位置点好咖啡等他了。还是那么一身文质彬彬的行头,和秦清纲当年那股子食古不化的作派简直如出一辙。
    他在秦墨白对面的沙发坐下,毫不客气地端起一看就是点给自己的那杯咖啡猛灌一口,狠狠道:“说,怎么回事?”
    晏长生气势汹汹地自觉抢了先机,随即意识到哪里不对,转头看了眼周围。
    今天这家咖啡厅生意意外的火爆,犄角旮旯里面都排了两张椅子。举目望去,尽是一对对恩爱情侣手牵着手,眼对着眼,各别奔放的早已嘴贴着嘴。晏长生背后窜起一股子不祥的凉意,看向自己面前的桌子。
    桌子上除了两杯咖啡,就是个玻璃花瓶,一朵红玫瑰开得耀武扬威。
    “……”他在心里问候了秦墨白的十八代祖宗。

    吕钧阳并不知道自己的一个真橙在自己导师那边炸出了何等惊天动地的效果,只知道自己一个手滑炸没了一万金,连带着还炸出了一个张衍。
    张衍逮着他插旗,三下五除二就把他打去喝了茶。如此之后仿佛还意犹未尽,刚等他把血坐满,又是一杆战旗来了。
    【近聊】[齐云天]:不要欺负小吕了……
    吕钧阳嘀咕了一下辈分,只依稀记得齐云天的老师仿佛是他前师娘的学生……
    张衍蹑云出去脱了战,又一个大轻功飞了回来,目标切到齐云天身上,看到齐云天的目标也是自己。吕钧阳在一旁打坐,看着眼前两个纯阳,一个手里提着雪名,一个背后背着赤霄红莲,想起自己就这么没了的橙子,有些心酸。
    不远处宁冲玄一个师徒召请把孙至言拉了过来看热闹。
    【近聊】[齐云天]:你不是在打战场吗?
    【近聊】[齐云天]:精力满了,上来合石头,你之前说打算再剥几颗八级
    【近聊】[张衍]:在真橙里合石头更容易成功的玄学?
    【近聊】[齐云天]:……
    吕钧阳觉得看不下去了,这些打PVE的根本不把钱当钱看,立刻噼里啪啦地打字。
    【近聊】[吕钧阳]:手滑。
    【近聊】[吕钧阳]:那是我给我师父的。
    张衍的目标又一次切到了他的身上,吕钧阳下意识生了个太极。
    【近聊】[张衍]:你口味真是清奇。
    【近聊】[吕钧阳]:???
    齐云天在信使处收完金,就着背包里还剩的几十组碎石头合了十来个六级五行石,连着两组皇竹草一起交易给了张衍。他想了想,觉得该下线,又觉得吕钧阳才入帮会,闹上这么一出也很委屈,他是副帮主之一,没有理由不安抚一下。毕竟自己A了的话,以后帮里插无敌还要靠他。
    【近聊】[齐云天]:没事,我赔你一颗真橙吧。
    吕钧阳精神陡然振作了起来,刚想问他能不能直接给他橙子的钱,旁边张衍不知道按倒了什么键,下了个吞日月。
    【近聊】[张衍]:……
    【近聊】[张衍]:下楼,马上
    【近聊】[齐云天]:……
    【帮会】[张衍]下线了
    【好友】[张衍]下线了
    吕钧阳有些震惊,一时间不太能反应得过来这是什么展开,就看到齐云天原地顿了顿,也跟着不在了。
    【帮会】齐云天]下线了
    等等,说好的赔我一颗橙子……

    “上梁不正下梁歪,都是你不教好。”
    晏长生也懒得追究前因后果,二话不说下了结论。为了不看秦墨白那张脸,他一直扭头看着窗外,脖子再酸,为了面子也得忍了。
    秦墨白缓缓吹开咖啡上的那层奶盖,不紧不慢地尝了一口,抬起头诚恳地看着努力只留给自己一个后脑勺的晏长生:“大师兄,你对我是不是有些误会?”
    晏长生在心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还误会?谁和你有误会?
    “大师兄……”
    晏长生其实不太受得了秦墨白这么叫他,那副温文尔雅的嗓子每每叫他的名字,都让晏长生会联想到一些光天化日不太适合联想的事情。他终于转头看了眼秦墨白,分居半个月,只在打完删号战那天见过他一次,这个人还是那副规规矩矩斯斯文文的模样,戴着副细框眼镜,仿佛往他手里塞个课本他能就地在这个咖啡厅里上一堂公选课。
    要命。晏长生只有这么一个念头。
    秦墨白衬衣领口最上面那颗扣子没有扣,露出一截白皙的脖颈,看着真要命。
    晏长生清了清嗓子,觉得应该谈点正经的事情,而不是让人以为自己是那种七夕出来约会的浪荡小年轻。他还没开口,就有另外一个声音插话打断了他——
    “秦教授,晏教授,可以拼个桌吗?”
    晏长生和秦墨白齐刷刷转头。
    张衍牵着齐云天,理直气壮地站在他们面前,人满为患的咖啡厅在他身后沦为背景板。



    TBC

  • 39#
    = = 回复于:2017-09-08 22:38:20
    = =
  • 老晏这是要把持不住的节奏啊!
  • 40#
    = = 回复于:2017-09-09 05:38:45
    = =
  • 美色动人心啊啧啧啧晏您能不栽嘛
  • 41#
    (  ͡°  ͜ʖ  ͡°) 回复于:2017-09-09 12:43:44
    (  ͡°  ͜ʖ  ͡°)
  • 老晏还是不要挣扎了
  • 42#
    = = 回复于:2017-09-09 13:33:22
    = =
  • 晏你就傲娇吧,啧啧
    再次熏疼吕师兄,老是被牵连,直觉这次老张的谈话……咳,点蜡
  • 43#
    = = 回复于:2017-09-21 18:16:08
    = =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44#
    = = 回复于:2017-09-21 21:13:41
    = =
  • hhhhhhhhhhhh老张来得真是时候【buni
  • 45#
    (  ͡°  ͜ʖ  ͡°) 回复于:2017-10-06 17:36:16
    (  ͡°  ͜ʖ  ͡°)
  • 好吃
  • 46#
    (  ͡°  ͜ʖ  ͡°) 回复于:2017-10-07 08:52:18
    (  ͡°  ͜ʖ  ͡°)
  • 美色误人啊2333333333
  • 47#
    (  ͡°  ͜ʖ  ͡°) 回复于:2017-10-07 12:08:52
    (  ͡°  ͜ʖ  ͡°)
  • 还想接着看下去,大大加油啊
  • 48#
    垃圾游戏毁我青春 更新于:2018-02-16 02:14:25
    垃圾游戏毁我青春
  • [修罗场]
    场面一度相当尴尬。
    “好巧。”秦墨白扶了扶眼镜,斯斯文文地招呼,好像只是日常在图书馆与学生遇见一样,“一起坐吧。”
    晏长生冷着一张脸,瞧了眼张衍,张衍扬着下巴一笑,毫不退缩地对上那目光。
    齐云天隐约听到了空气中炸开的噼啪声,于是赶紧上前一步,把张衍往秦墨白的位置旁推了推,自己低头在晏长生身边坐下。
    张衍一挑眉,目光在晏长生与齐云天身上逡巡了一圈,最后还是从善如流地坐在秦墨白身边,打了个响指叫来服务生:“两杯康宝蓝,一杯奶油减半。”他点完咖啡,又向着秦墨白与晏长生点头示意,“我和大师兄谈点事情,两位教授不用在意我们,你们继续聊。”
    秦墨白若无其事端起咖啡抿了一口。
    晏长生在心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心想这个小子要是敢选自己的课自己保证能让他毕不了业。他漫不经心地喝着咖啡,余光不断瞥向旁边,闷骚又急切地等着看年轻人的八卦。
    然后他看见张衍掏出了一本马哲课本。
    “……”晏长生险些将咖啡呛出来。你把人约出来就是要谈这个?
    “大师兄,这是你上次落在我宿舍的书。”张衍开门见山,仿佛并不觉得在七夕节的咖啡厅掏出一本马哲放在桌子上是什么不对的事情。他将课本径直推到齐云天面前,毫不在意旁人的视线。
    齐云天接过来发现时发现里面似乎夹了什么东西,下意识翻开看了一眼,又猛地合上,有些尴尬地轻咳一声,红意顺着耳根一直蔓延到脖颈。
    晏长生正好在一旁跟着瞧了一眼,正瞧见书中夹着的那张房卡。
    他默默在心里骂了句他妈的。
    现在这些年轻人怎么回事?世道都已经开放到这么不要脸的地步了吗?
    他掏出平板,决定先打一局王者荣耀冷静一下。
    “大师兄,”张衍对一旁王者荣耀的登录音充耳不闻,只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青年,“你最近都在躲着我。”
    秦墨白端着咖啡转头看着窗外,跟晏长生一样面上无动于衷地竖着耳朵听八卦。
    齐云天勉强一笑:“没有,我和你说了的,只是要准备考试,暂时A一段时间。”
    张衍点点头:“和隔壁系的吕钧阳放橙子也是复习的一种玄学吗?那不如我给大师兄炸上99个,祝大师兄逢考必过。”他瞧了眼齐云天旁边的晏长生,还有一句到底没出口——姓晏的一删号,你也跟着要A,我怎么觉得我头顶戴着天字荷叶青摘不掉了?
    晏长生听到自己的学生被点名,心里嘀咕了一下,觉得这个关系有点乱,一不留神,野区的红被偷了,于是埋头继续专注打野。
    “小吕只是放错了。”齐云天叹了口气,摘下眼镜擦了擦镜片。
    此时服务生端了咖啡上来,张衍将少加奶油的那一杯推到齐云天面前:“你还说要给他放回去。”
    齐云天接过咖啡,抬头看了眼张衍与秦墨白,随即低下目光,捏着手机,惆怅地翻了翻什么。
    张衍总觉得哪里没对,这时才想起一件事:“今年七夕任务还没做,找个时间做了吧。”
    齐云天翻手机的手停顿了一下,仿佛有些奇怪:“你不是应该和秦教授一起吗?”
    张衍一口咖啡呛在嗓子里,连连咳嗽。晏长生游戏也不打了,一下子抬起头盯着对面。秦墨白摘下溅了咖啡的眼镜,用力擦了又擦。
    “其实你可以直接告诉我的,”齐云天叹了口气,“你放心,我不会……”
    “……你,”张衍艰难地扶额,赶紧打断了他,“大师兄,你最近除了复习资料,是不是还看些别的什么东西?”
    齐云天沉默半晌,才答道:“……还有秦玉教授写的818。”
    “……”
    “她818写什么了?”晏长生约摸想起好像是有这么一档子事。
    齐云天将手机递给了他。
    晏长生拿过来赶紧翻了翻,当先一句映入眼帘——
    “溟沧相簿什么的已经无所谓了,因为已经不再有气场,值得去人剑了。传达不了的恋情已经不需要了,因为已经不再有人,值得去打22了。”
    他默默捂脸,将手机扣回桌上。
    那小丫头片子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TBC

    新年快乐

  • 49#
    = = 回复于:2018-02-16 12:39:05
    = =
  • 新年快乐!!!
  • 50#
    = = 回复于:2018-02-16 14:39:44
    = =
  • 喜欢误会了又很克制还害羞的齐师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