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贪婪与傲慢

贪婪的,渴求一切的心,与傲慢的,拒绝真实的眼睛
3 圈子: HP CP: TRSB 角色: 汤姆·里德尔 西里斯·布莱克 TAGS:
作者
红喉雀 发表于:2017-07-25 01:09:18
红喉雀

0

阿克图卢斯•布莱克在窗边焦急的踱步,窗外广场上赶在大雨落下之前一群群跑过的麻瓜小孩让他更加焦躁,卧室的门依旧关闭着,只有梅拉的惨叫一波接着一波传来。

一个小时过去了,梅拉腹中的孩子依然没能顺利产下,阿克图卢斯开始有些后悔,也许他应该听从叔叔菲尼亚斯的建议,把梅拉送去圣芒戈而不是按照传统在家中生产,即使那意味着他的长子一出世就被泥巴种治疗师玷污……

惨叫突然高亢,吓坏了被姑姑抱在怀里的柳克丽霞,阿克图卢斯却顾不上哇哇大哭的女儿,门开了,他的母亲抱着新生儿走了出来。

一丝怪异的不安浮起,和柳克丽霞出生时不同,这次他没有听见婴儿的啼哭声。阿克图卢斯看见母亲苍白脸上的泪水,那丝不安化成冰凉的寒意,冻结了他的躯体。

一道闪电劈过,阿克图卢斯接过母亲怀里的新生儿,泪水不由自主涌出,滴落在婴儿颤抖的嘴唇上……颤抖?

阿克图卢斯愣了下,伴随着新生儿的第一声啼哭,窗外迟到的雷声轰隆而至,酝酿了半个晚上的暴雨轰然而至。
  

1927年,万圣夜,格里莫广场12号。

穿过帷幔而来的灵魂融入血亲夭折的婴儿躯壳,重获新生。

1

翻倒巷。

汤姆倒退一步,后背抵在冰冷的石墙上,前面一个,左边门洞两个,右后方的小巷也被堵死了,他迅速分析着,一伙的,他已经没路可退了。

“小家伙是迷路了吗,叔叔带你去吃冰淇淋好不好?”面前的疤脸男人露出汤姆熟悉的下流笑容,朝汤姆的脸伸出皮包骨的右手。

“谢谢叔叔,可是我在这里等人,他很快就来。”汤姆镇定忍下脸上的恶心触感,扬起甜美礼貌的笑容,脑中迅速滤过唯一适合的人选,“邓布利多教授让我在这里等他。”

“……邓布利多教授?”疤脸摩挲汤姆脸颊的手停顿,迟疑了一下。

那男人的名字有效!汤姆敏锐的注意到男人脸上流露的退缩之意,然而不等汤姆继续编造谎言,疤脸就反应过来,呵呵一笑,丑陋而贪婪的脸凑近,恶臭的呼吸喷在耳边,几乎整个贴上汤姆。

“霍格沃兹的教授可不会带学生来这种地方。”疤脸恶心的舌头伸出来,舔在汤姆脸上,瞳孔收缩,热切的战栗着,蜘蛛腿一样手指下滑,伸进衣领,“长这么漂亮却是个说谎的坏孩子,叔叔要好好教——”

“放开他!”一声大声的斥责打断了疤脸,被压着几乎动弹不得的汤姆一愣,还不来及惊喜就反应过来声音的主人也是个小孩子。

疤脸显然也听出来了,他转手按住汤姆的肩膀,断了汤姆乘乱跑走的希望,又颇为谨慎的用魔杖对准汤姆,才侧过身去看敢打断他享用美味的小家伙。

也许是习惯于魔法长久以来给予他的庇护,汤姆其实并没有表现出的那样慌张无措,即使这次的敌人也是同样拥有魔法的巫师,即使他立刻就发现自己在男人的木棍作用下失去了说话的能力。

汤姆歪着头,还能分心观察来人,那是个同样非常漂亮的男孩,孤身一人,他看上去和汤姆差不多大,也是碳黑短发白皙肤色,不同的是他穿着考究得体,汤姆认不出材质的黑袍上绣着精细花纹,汤姆眼神动了动,将自己袖口伸出的线头收进掌心。

男孩用一根短短的木棍指着疤脸,那个自称邓布利多教授的男人和疤脸也都有一根,这就是魔杖了,汤姆羡慕不乏嫉妒的想,他也会有一根属于自己的魔杖,独一无二的。

“放开他,”男孩又厉声重复了一遍,视线环视一圈,他显然也注意到了周围疤脸那些手下,但依然没有退缩。

“……原来是布莱克家的少爷,”疤脸眯着眼,认出了男孩衣服上的家徽,他扫了眼男孩白皙的脸颊,有些不甘不愿的收起下流心思。疤脸扣紧了汤姆的肩膀,挤出谄媚的讪笑,“布莱克少爷是不是误会了什么,这是我弟弟,我们正在玩呢。”

“弟弟?”那个姓布莱克的男孩挑眉,眼神在汤姆皱着眉可怜巴巴的小脸和男人就算抛去狰狞疤痕也依然不堪入目的拥挤五官之间回荡,“什么时候食尸鬼也能有弟弟了?”

“你——!”

“我知道你,刀疤诺克,喜欢男童的恶臭蛆虫,”布莱克再次打断了疤脸,毫不顾忌诺克因为愤怒扭曲而更加丑陋的表情,“放开那个孩子,我会考虑饶你一次。”

“哈哈哈哈!”疤脸被男孩肆无忌惮的态度气笑了,汤姆的肩膀被他捏的咯吱作响,被弄痛的汤姆心中咒骂,眉毛更加纠结。诺克盯着布莱克的眼神不再掩饰肮脏的欲望,他舔着嘴唇, “既然如此,我反而想看看布莱克少爷怎么不饶我了,用你这张伶俐的小嘴吗还是手里的玩具魔杖?”

诺克示意周围的手下靠近,“像您这样细皮嫩肉的小少爷,真不应该一个人跑出来,要是不小心在翻倒巷被吸血鬼拐走了,恐怕就算是布莱克家族也救不了您。”

布莱克从鼻腔里嗤了一声,对疤脸虚张声势的威胁无动于衷,“刚刚有半条街的人看见我走进你的地盘,如果我失踪了,你可以试试我那个疯癫的老祖父会不会听你这套吸血鬼的鬼话。”

“这……”布莱克显然不打算退让了,本想把他吓跑的疤脸犹疑一下,布莱克家族名声在外,为了一个餐后甜点和那样的疯子家族杠上……诺克犹豫着,按着汤姆肩膀的手掌无意识的松开了点。

汤姆看见男孩对他眨眨眼,嘴唇轻微动了下,在说……跑?

“除你武器!”布莱克突然暴喝一声,一道耀眼的红光闪过,击飞了诺克手里的魔杖,连带毫无防备的诺克也冲开几步,唯一反应过来的汤姆立刻挣开男人的束缚,头也不回冲向布莱克。

“障碍重重!障碍重重!昏昏倒地!”布莱克一口气朝疤脸的手下们丢过去数条魔咒,在汤姆冲到他身边时拉过汤姆的手转身就跑——他比谁都清楚他那些虚有其表的魔法能有多少威力。
  
-----------------

“哈……哈…”喘着粗气的布莱克松开汤姆的手,“跑出来了!”他靠在对角巷贴满广告的灯柱上,边喘边对着汤姆大笑。

和看上去丢了半条命的布莱克相比,汤姆除了额头出了点汗,几乎看不出刚刚迷宫冲刺的痕迹,被布莱克拽着没跑几步,汤姆就意识到了布莱克的体力和他养尊处优的少爷身份非常相符,最后布莱克与其说是跑出来,不如说是被汤姆拖出来的。

“你怎么会跑到那种地方去,”喘够了回过气的布莱克终于想起来自己的疑问,他好奇的盯着汤姆身上的衣服,“你是麻瓜种吗?——我是说,你的父母是麻瓜,不会魔法的人吗?”

“……”麻瓜,这个词刺痛了汤姆,他低垂下眼帘,藏起眼中的阴冷,用手指指自己喉咙,冲布莱克摇了摇头。

“嗯?……哦那条蛆虫对你下了咒,你等一下,”布莱克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他凑近了用魔杖对准了汤姆的喉咙,轻声嘀咕了句魔咒,“好了!”

嗓子眼里的堵胀感消失了,汤姆揉着自己喉咙,试着咳嗽了一下,确实如布莱克所说,他已经可以发声了。难道魔法界的小孩子都有这样的能力吗,汤姆一边阴沉的思索,一边对布莱克露出亲近和感激都恰到好处的微笑,“谢谢你救我。”

“不用谢,”布莱克眨眨眼睛,回以明爽的笑容,“我叫西里斯,你叫什么?”

“……汤姆,”汤姆没有让西里斯察觉自己对这个名字的不满,“我的父母……我在孤儿院长大,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巫师。”再次的,汤姆展现给布莱克恰到好吃的脆弱和失落,他很清楚怎么应对这种天真正直的小少爷。

“抱歉……”西里斯有些无措的摸着鼻子,灰眼睛转了转,生硬的转开话题,“你也是霍格沃兹的新生,来对角巷买书和魔——”

“西里斯!!!!!!!”一声尖叫打断了西里斯,一个服饰华美到浮夸的女人冲过来紧紧抱住西里斯,女人尖叫着,“你跑到哪里去了,知道妈妈有多担心吗!”

“我出来透透气而已。”笑容从西里斯脸上消失了,很奇怪,汤姆注意到西里斯的表情既不是见到家人后的欢喜,也不是偷跑被抓包的紧张,而是一种平静怪异的冷淡。

“……出来透气也该和妈妈说一声,”女人松开西里斯,掏出手帕擦拭眼泪,“妈妈还以为你——这是什么东西?!”她又尖叫一声,汤姆看见她看向自己的,仿佛什么臭虫的眼神才意识到她口中的什么东西是指自己。

“汤姆是我的朋友!不是什么东西!”不等汤姆做出什么反应,西里斯却先爆发了,他愤怒的大声驳斥自己的母亲,表情不合年龄的凌厉。

“你又和这种不三不四的东西勾勾搭搭!如果你祖父知道——!”

“够了!祖父那里我会去解释的!”西里斯一脸厌烦,打断母亲刺耳的尖叫,他对汤姆动动嘴唇,做出“抱歉”的嘴型,拉起母亲的手转身离开,“东西已经齐了,我们回去吧。”

被争吵的母子晾在一边,有些莫名的汤姆目送这对奇怪的母子离开。

西里斯走了几步,蹭着他的母亲没注意,忽然回头对汤姆做了个鬼脸,笑容狡黠,“霍格沃兹见。”

西里斯•布莱克,汤姆默念这个名字,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的,也回过去一个真切的笑容。

    1#
    红喉雀 更新于:2017-08-27 04:05:01
    红喉雀
  • 2

    格里莫广场常年累月的看不见太阳,即使几条街之外的大道再怎么阳光明丽,格里莫广场也永远是暗沉阴郁的天色。

    就像习惯了11号连着13号一样,坐在附近的麻瓜们除了偶尔抱怨下空气太潮湿之外,早就习惯了这里的阴沉天气,他们永远也想不到这一切只是因为住在12号的那户人家不喜欢太阳。

    西里斯拉开窗帘的一角,看着窗外阴云密布的天空,想着刚刚被祖父叫去的谈话,连因为要去霍格沃兹而雀跃的心情也蒙上一层阴云,按照家族的期望去斯莱特林也只不过从一个囚笼跳到另一个里而已……如果他能……翻倒巷那个孩子会去哪里呢?大概是拉文克劳吧?还是赫奇帕奇?反正不会是斯莱特林。

    “西里斯少爷,您准备好了吗?”一声恭谨的询问打断了西里斯,刚刚上任的家养小精灵拘谨行礼,“柳克丽霞小姐在等着西里斯少爷,柳克丽霞小姐让克利切转告西里斯少爷她约了麦克米兰家的小姐,让西里斯少爷尽快。”

    “她可以自己过去。”西里斯撇着嘴抱怨了一句,看着因为因为他的恶劣语气而腰弯到脑袋要砸上地板的小精灵,皱着眉,有些不自在的放轻语气,“我知道了,马上下去。”

    放下窗帘前他低头看了眼花园,栎树下一丛淡黄色的木槿花开的正旺。


    跟在一户巫师家庭的后面,汤姆穿过九又四分之三的站台。

    站台后面挤满了喧嚣的旅客,穿着各式奇怪长袍的成年巫师们努力呵斥他们最小的孩子不要兴奋的跑远,而稍大一些的学生则三两成群的站在一起聊天,一辆漆成红色的蒸汽火车停在铁轨上,车门已经打开了,陆陆续续有人上下。

    汤姆站在热闹的人群里,一只绿色的猫追着蟾蜍从他脚边跑过去,右手边一个红发的男孩脑袋嘭的一声胀大两倍,又在周围人的哄笑声里缩了回去,身后传来几个男人对魁地奇的争论,他知道那是巫师界最流行的运动。

    汤姆攥紧了行李车的拉杆敢,即使他在过去一个月里翻完了课本的每一页,对于麻瓜里长大的他而言,巫师的世界依然有种隔着玻璃的陌生感。

    他不知道孤身一人的自己在人群里同样显眼。

    “汤姆?”被姐姐的长篇大论念叨着的西里斯精神一震,眼尖的他一穿过柱子就看见了汤姆,想立刻冲上去打招呼,想到身边严苛的姐姐迟疑了下,他不想看到新朋友被自己的姐姐侮辱,一大家子巫师穿过,淹没了汤姆孤独的身影。

    “在学校收起你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别再丢布莱克家的脸——你在看什么?”柳克丽霞修饰优雅的眉毛皱到一起,她跟着西里斯的视线看过去,只看到一个贫穷的巫师家庭,顿时挂下脸,不屑的哼了一声,“一家穷鬼,这就是背叛纯血的下场。”

    “……”西里斯张张嘴,想驳斥回去他如果下场就是韦斯莱家那些快活的大笑声,那他很乐意背叛纯血。

    现在不是时候,他告诉自己,不要这时候和柳克丽霞吵起来,先把她支开才能去找汤姆。

    “你不是约了麦克米兰吗?”西里斯随便指了个方向,“我刚刚看到她往那边去了。”

    “哪里?”柳克丽霞转头:“我怎么没看到?”

    西里斯耸耸肩,“大概因为你在忙着训我,你去找她吧,我自己可以上车。”

    “……你不要惹事。”柳克丽霞犹豫了下,还是决定去那边看看,并不是她有多想见麦克米兰,而是实际上她对西里斯的厌烦只会比西里斯对她的更多而不是少。

    目送柳克丽霞消失在人潮里,西里斯跑向汤姆刚刚的方向,然而他要找的人已经随着人流进了车厢。

    汤姆拖着笨重的行礼走在过道里,两侧的车厢都已经被学生占据了,有些是兴奋地叽叽喳喳的新生,更多是大声谈笑交流假期的高年级学生。

    终于他找到了一间足够空旷的车厢,汤姆敲门进去,里面只有一个淡金色长发的男生,已经换好了校服,汤姆辩认出来他胸口别着的级长徽章。

    斯莱特林,倾向黑魔法的纯血学院。汤姆脑中迅速闪过《霍格沃兹:一段校史》上得来的信息,脸上已经挂好乖巧礼貌的笑容,“学长,请问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男孩怯生生的询问,黑眼睛期待又有些紧张的看着马尔福,马尔福眨眨眼,笑着往里挪了挪,他柔声说:“当然可以,我是斯莱特林级长阿布拉克萨斯•马尔福,你叫什么?”

    “他是汤姆。”回答来自汤姆身后。

    汤姆回头,看见盯着马尔福脸色不善的西里斯•布莱克。

    布莱克一把把汤姆拉倒身后,双手抱胸下意识做出防御的姿态,他斗鸡似得盯着马尔福,“我也坐这里,没意见吧马尔福?”

    “荣幸之至,”马尔福对布莱克的敌对态度视若无睹,他笑着打招呼,“好久不见,小西里斯你身体好点了吗?母亲她很担心你。”

    “不劳马尔福夫人挂心,看不到你自然就好了。”布莱克依然态度冷硬的顶了回去,汤姆被他护在身后,有些无聊的想这位布莱克少爷的守护神一定是只母鸡。

    忽然车身一阵抖动,火车开动了,车窗外传外家长们的送别声,“好了,我要去巡视了,”马尔福拍拍长袍上不存在的灰尘站起身,经过布莱克身边时对他身后的汤姆笑了笑,“学校见,小西里斯还有……小汤姆。”

    门关上,车厢里就剩下了汤姆和布莱克。

    马尔福一离开,布莱克绷紧的姿态立刻松懈下来,他一边拉着汤姆坐到窗边,一边回头叮嘱汤姆:“姓马尔福的都不是好东西,以后记得离他远点。”

  • 2#
    (=ˇωˇ=) 回复于:2017-08-29 05:09:15
    (=ˇωˇ=)
  • 写的超棒!第一次看见这个CP的文
  • 3#
    (,,Ծ▽Ծ,,) 回复于:2017-08-30 17:13:49
    (,,Ծ▽Ծ,,)
  • 写的真好,期待后续的发展!
  • 4#
    红喉雀 更新于:2017-09-22 01:22:07
    红喉雀
  • 和正文无关的番外,不代表正文后续发展,被想搞养成替身梗狗血脑支配的产物



    番外一 你一生的故事(上)


    七岁

    被牵着带到Voldemort面前时西里斯七岁。

    七岁的孩子比桌子高不了多少,被父亲颤抖的手牵着,走过阴冷的花园,走进Voldemort的府邸。

    年长的布莱克诚惶诚恐的跪伏在地,而年幼的那个布莱克似乎还不能理解长辈的恐惧,又或者天性如此,他站在父亲身边,抬头直视Voldemort血红的双眼,稚嫩的脸上全无畏惧。

    “西里斯•布莱克。”Voldemort轻声开口,这几个音符仿佛在他舌尖辗转许久,消散在空气里却只需瞬间,“你愿意留下吗?”

    西里斯•布莱克抿着唇,看了眼身边怯弱的父亲,他也许还有些期望父亲会站起来大声拒绝,然后带他回家,他想起离家时母亲愤怒不甘的眼泪,雷尔追着自己跑过广场的身影,克利切讨厌的嘀咕声和馅饼,楼道里画了一半的狮子,他想回家。

    最终他轻轻的点了点头,不再去看父亲,“我愿意。”

    西里斯就此被Voldemort留在身边,作为Voldemort的养子、学徒、人质或者过去的纪念品。

    八岁

    试图放走俘虏的西里斯得到了生命里第一个钻心剜骨。

    长高了一些的男孩尖叫哭嚎,在地牢浸满鲜血的石板上痛苦翻滚,直到幼嫩的嗓音撕裂,滑满眼泪的苍白皮肤沾上血污,Voldemort看着抽搐的幼小躯体停下无声的咒语。

    这就是西里斯•布莱克会做的事了,天真的、愚蠢而莽撞。Voldemort想,血红的双眼视线游离,沉进久远的过去里。

    西里斯爬坐起来,他用脏兮兮的袖子擦干眼泪,又哽咽着涌出大把眼泪,他应该表现的更坚定无畏一点,比如停止哭泣,比如骄傲的站挺立,可恶咒的余威尚在,他那么痛。

    他没有错,西里斯想,打定主意就算Voldemort再咒他一次也不会认错。如果他不是一边尽力凶恶的瞪着他的导师,一边紧张到小腿肚打颤,大概会更有说服力一点。

    可Voldemort什么话也没有说,他回过神来只是将孩子从地上捞起来,在部下们恐惧的眼神中抱起西里斯,走出地牢。

    打着嗝的西里斯想挣脱开怀抱,可是Voldemort的双臂如同钢铁牢牢锁住了他,地牢的石门在他们身后合拢,隔绝了腥臭阴冷的空气和杂音。

    他听见俘虏们的惨叫。

    九岁

    西里斯收到一把飞天扫帚作为生日礼物,不是玩具扫帚,而是真正的可以拿去参加比赛的最好的飞天扫帚。

    像每个这个年纪的男孩一样,西里斯拆开包裹的瞬间忘记了如何发音,只能激动的咿咿啊啊,连爱盯着他告状的家养小精灵面目可憎的脸都亲切起来,他甚至跳起来给了Voldemort一个热烈的拥抱。

    可这里没有雷尔和他争抢扫帚,没有阿尔法德叔叔和他抛接球。只有虚假的天空上飘飘荡荡的云,和拢着黑袍行色匆匆的食死徒们。

    可他依然喜欢这个礼物,他骑着扫帚,在花园上空风驰电掣,这给了他最接近自由的错觉。

    Voldemort对此放任自流。

    十岁

    西里斯有了第一个朋友。

    “你好西里斯,”朋友透过笔记本上的字迹说,“我最好的朋友也叫西里斯。”

    “你好汤姆,”西里斯一笔一划写的很认真,他咬着羽毛笔,对接下来该说什么犯了难。

    “汤姆,朋友之间该说什么?”他决定直接去问似乎知道很多事的新朋友。

    “什么都可以,”字迹浮现,“朋友就是什么都能说的存在。”

    等于什么都没有说,西里斯撇着嘴,对这样敷衍的回复很不满意,他思考了一会,决定先从和汤姆之间的共同点开始。

    “你和西里斯——我是说你最好的那个西里斯,都说什么?”

    “……”汤姆在西里斯期待的视线里沉寂了一会,等到西里斯开始疑虑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字迹才又慢慢浮现,“我们——我和西里斯——”

    字迹中断,西里斯软绵绵的趴下,Voldemort接住西里斯滑下椅子的身体。他抽出笔记本,一声轻笑从身边传来。

    “不要紧张,我还什么都没有做。”年轻的汤姆•里德尔说,他透明的虚影伸手穿透西里斯的黑发,“他每天都在更像他,对吗?”

    “回你的笔记本里去。”Voldemort不置可否,他看着年轻的自己,神情阴沉晦暗。

    “多可悲。”汤姆耸耸肩,笑容温和无害,归于无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