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 【叹封】双向欺瞒

死神叹×恶魔封
11 圈子: 惊悚乐园 CP: 叹封 角色: 封不觉 王叹之 TAGS: 惊悚乐园
作者
淮宁 发表于:2017-07-23 13:00:45 有肉
淮宁 有肉

我是一块红烧肉

    1#
    淮宁 更新于:2017-07-23 13:01:55
    淮宁
  • 他躺在床上,静默着等待死亡。
        

         现在是凌晨两点。8
        


         天色暗沉,在这个处所里见不到一丝天光。
         如墨的黑暗像粘稠的沼泽将一切声音吞噬殆尽。
        
         消毒水的气息充斥在鼻翼,濒临死亡的绝望铺天盖地,如山一样沉重地压在他的胸腔上,令他呼吸困难。
        


         “我不想死啊……明明、明明我才二八岁啊……我…我还这么年轻………我不想、死啊……”
        
         像是触动了什么点。他突然开始挣扎着起身,想去按床头的铃。
        
         “我不要、不要死……”
         “医生……救我啊……”
         “救我……啊……”
        


         有风骤起。
         不知何时,窗外有冰冷的月光照进,月影斑驳,照在他苍白惊惧的脸上,更显得他如鬼魅一般。
        


         在这个万物静默的夜里,有比夜色更浓重的黑雾从地上盘旋而起,交缠着上升,最后飘忽着成了一个人影。
         一只白皙的手倏忽破雾而出。
        


         他呆怔地看着那个突然出现的年轻人。
        


         这是个苍白瘦削的青年。
         休闲服恰到好处地勾勒出他劲瘦的腰肢和修长的腿。
         面部线条略阴柔,脸庞斯文清秀,好看地过分。
        
         小白脸,他想。
         今晚发生的事太过诡异,竟让他脑袋当机开始计较对方的长相。
        


         最后是对面那个懒洋洋的青年发了声:“我说你到底召唤本大爷来这里干什么?”
        
         啊,声音也挺好听。
        
         他回过神,终于后知后觉地发起了颤,“你……你是谁……?”
        
         “哈!”青年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冷笑,像是找到了发挥的机会,“既然你寡廉鲜耻地问了,那我就义薄云天地回答你,正所谓…………说得就是在下了。”
        


         他突然觉得有些生无可恋。
        
         “你是……你是,恶魔?”他喃喃自语,“我的上帝!”
        
         青年走近病床,挡住了窗外的月光,逆光下他红色的眼睛亮而妖异。
        
         “你的上帝正忙着跟地狱谈判呢,谁有空关心你?”

  • 2#
    淮宁 更新于:2017-07-23 13:03:28
    淮宁
  • “你的上帝正忙着跟地狱谈判呢,谁有空关心你的祈祷?”
        
         “我从没见过一个信奉上帝的人在临死之前的不甘和绝望竟然召唤了恶魔,嘿嘿嘿……”封不觉冲他歪了歪头,笑得不怀好意,“讽刺哦……”
        
         “你……”
        


         “好了,言归正传,想要我做什么?”
        
         他咽了咽口水,干涩地发问:“什么都可以?”
        


         “对。”
         “活下去……也行?”
         “对,活下去……长命百岁……也可以哦……”封不觉压低了声音,万分的蛊惑。
        


         “你要什么……?”
         “和聪明人就是好说话,简单,你的灵魂。它在死后归我所有。”封不觉冲他勾勾手指,“便宜划算,送货上门,包君满意。”
        


         “……”
        


         “再遥远的来世也比不上现在,不是么?”
         “下辈子,对你们人类来说,多虚无缥缈的东西啊?”
         “你才二十八岁……”
        


         恶魔低低地蛊惑着,声音飘散在黑暗里,像是夜生的藤蔓,蜿蜒着缠上了人类脆弱的灵魂,慢慢地收紧,束缚……
        
         “好……”他的声音不可抑制地颤抖,为着不可知的未来,也为了即将出卖灵魂的交易。
        
         然后落网。
        


         “呵呵……”恶魔笑了笑,手指一闪,一张扑克就被夹在两指之间递给了他,“签上你的一缕灵魂,唔,写个名字就好了……”
        
         那牌金属材质,铭刻着复杂的符文,莫名的图腾蜿蜒其上,异常的华丽。
        
         他怔怔地盯着它看,并不动作。
        


         “死神要来了。”
        
         被恶魔毫不在意的语声惊起,在理解了封不觉所言以后,他开始不自知地颤抖,努力地划开手指,小心翼翼地写下自己的名字。
        
         不知道是幻觉还是真实,他似乎真的听到锁链哗啦作响夹杂着镰刀拖拽的声音,随之而来的是一种深重的寒气。
        
         他抖着唇,抖着手,到最后竟难以写下自己的名字。
        

  • 3#
    淮宁 更新于:2017-07-23 13:04:28
    淮宁
  • “啧,一米六什么时候这么大排场了?出场还自带寒气和BGM?”对面的恶魔小声地嘟囔,最后抬起那双死鱼眼看过来,“虽然人我认识,但是目睹被抢工作现场,嗯……谁都不太受得了……所以……”
        


         正说着,声音由远及近,在病房门口停了下来。
        
         “扣扣扣”
        
         “我可以进来吗?”温柔好听的声音在门口响起,此时对他来讲却不亚于听到地狱的邀请。
        
         他抬头向恶魔求助,却看到对面恶魔的表情也是呆怔。
        


         此刻封不觉的内心里几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卧槽今晚小叹负责医院?
         他不是昨晚吗?
         吞天鬼骁那个臭小子!
         妈的被坑了!
        


         封不觉的头脑飞速得转动,而门口的把手已经缓缓转动。
        


         最后他只好忍痛放弃了快到手的灵魂,走为上策。
        


         “不好意思,你的上帝不让我救你。”封不觉一脸戏谑地冲病人摇了摇手指,收回了扑克,
        
         “哧——”恶魔化为一道黑雾,消散在空气里。
        


         与此同时,病房的门被缓缓拉开。
        



         刚化为实体,封不觉就往沙发上一倒,毫无形象地翻着白眼喘息。
        
         “怎么了喵,坑个人这么麻烦吗喵?”阿萨斯优雅地蹲坐在地上。
        
         “坑人没坑成,差点被鬼骁那臭小子坑了。”封不觉伸手往沙发上一模,勾到手机打开就看到吞天鬼骁发过来的短信。
         【今晚跟小叹哥换了个班,别给他逮住了。】
         发送时间是两个小时前,显然,大文豪封不觉并没有关注手机短信。
        

  • 5#
    淮宁 更新于:2017-07-23 13:05:29
    淮宁
  • “被王叹之发现了?”
         “嗯哼?你以为本大爷是那些低等的傻逼吗?发现苗头不对我就战略性转移了。”不过幸好小叹五讲四美三热爱,进门前还敲门问好,不然真栽了。这话封不觉是不会说出口的。
        
         “平时不是十分钟就能坑蒙拐骗一个灵魂吗,今天怎么这么慢喵?”
         “嗯……装了下绅士……”
         “喂喂,不要给自己的失败找借口。”
         “哼,”觉哥的眼里射出了轻蔑的光,“本大文豪是需要借口的人吗?”
         “……”
        


         “你准备瞒到什么时候?”阿萨斯打了个哈欠,然后低头掐爪一算,“都快九年了,你这躲藏技术我甘拜下风。”
         “哼,想当年,我也是和忍者神龟学过龟息的……”
         “闭嘴啦!这有什么关系!不要岔开话题!”
        
         封不觉往沙发上一摊,“不知道。”
        
         “如果不是伍迪那个混账趁着我处理小叹的事情松懈的时候暗算我,我至于瞒着小叹嘛?”封不觉平静的眼神扫过来,然后突然变成了淫笑,“如果你感到愧疚的话,不如变成大美女以身相许怎么样?”
        
         “给老娘滚远点!”
        
         “说实话,小叹不是也瞒着我他偷偷转职成了死神嘛。”封不觉耸耸肩,笑了笑“礼尚往来。”
        
         “可你发现了喵。”
        
         “那可不能这么算。”
        



         时间回到早晨。
        
         手术室亮了一夜的灯终于暗了下来。
         王叹之神情疲惫的走出来,一夜高强度的抢救带来的不只是身体上的疲惫,还有精神上的。
        
         快步走回自己的办公室,换下白大褂。
         王叹之扫视周围,确定没有人在后,他伸手往前方凭空一划,空间扭曲着被撕裂出一个恰容一人过的口,不顾边缘燃烧着的黑炎,王叹之快步走入。
        


         回到家,王叹之拿出手机——
         【小叹哥今晚你值医院的班哦!  
         ——吞天鬼骁】
         【好的,谢谢。】
        


         洗漱完毕后,王叹之往床上一躺,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唔,今晚没准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明天是烂片马拉松之夜啦,好久没有见到觉哥了……
        


         夜晚。
         王叹之换上了死神的行头。
        

  • 8#
    淮宁 更新于:2017-07-23 13:06:20
    淮宁
  • 黑色绣暗银纹边的长袍,兜帽宽大,遮住了王叹之上半张脸,只露出了形状好看的嘴唇和弧度优美的下颚。
         这种……中二病爆表的装束……傻逼作者到底是怎么想的啊……
        
         他反手一撕,空间被破开,王叹之从容地走了进去。
         目标,医院。
        


         午夜十二点的医院总是许多都市怪谈和灵异事件的集中发生地,无数可怕的传说从这里流出,无数的灵魂在此徘徊。
        


         “哒、哒……”
         皮鞋踏地的声音在空旷的医院走到上被无数倍地放大回响,一层一层地交替回荡。
        


         王叹之拿着死神笔记有些苦恼。
        
         ——嗯……今天该带走的是我早上抢救回来的那个是吧?
        
         ——让我想想,他在哪个病房来着……
        


         对,王叹之就是这么毫不犹豫地准备弄死自己抢救了一晚的人。
        
         死神是死神,医生是医生。
         在其位谋其政。
         对王叹之来讲,这是很简单的道理。
        


         一步一步地走向病房,步履从容。
        


         有隐隐的语声传过来。

  • 9#
    淮宁 更新于:2017-07-23 13:07:11
    淮宁
  • 唔,懒洋洋的语调。
         声音有点像觉哥。
         王叹之的瞳孔骤然一缩。
        
         不对,随之而来的是恶魔的气息。
        
         啊哈哈哈哈,觉哥怎么可能是恶魔嘛……
         对吧……
        
         把猜想扼杀在摇篮里的王叹之松了口气,但怀疑的种子已经种下。
        


         恶魔啊……
         王叹之瞳孔中红芒一闪。
         走到病房门口,抬手敲了敲门。
         “我可以进来吗?”
        
         ……门内一片死寂。
         他拧动门把,却并不立刻打开。
        
         给对手造成心理压力,让对方不战先溃。
         ——觉哥说的。
        
         片刻之后,属于恶魔的气息突然消失。
        
         诶……这么没有斗志的恶魔吗……
         王叹之缓缓推开了门。
        
         病房里,王叹之对着看了一夜脸的人惊惧地发着抖,无助地张了张口,却发不出一点声音。他不断地往后缩,疯狂的抗拒着。
         “恶魔……救我啊……”
        
         王叹之看着他,轻柔地露出了一个微笑。
        



         次日傍晚。
         大门被准时敲响。
         王叹之和包青熟门熟路的摸了进来。
        
         王叹之冲封不觉扬了扬手里的一袋零食,笑:“觉哥。”
        
         ……………………
        
         看完电影,封不觉生无可恋地把脸埋进抱枕,模糊的声音有气无力地传出来,“我觉得我的智商和脑子受到了毁灭性的伤害,喔不,我向那些拍出这种烂片的导演致敬,谢谢他们在突发脑溢屎的情况下还能坚持完成这部巨作……”
        
         包青扭头看了看封不觉,“你这幅样子不像是逻辑被强暴,倒像是人被强暴了。”
        
         封不觉抬起头,虚着眼看他,威胁道:“信不信我放小叹咬你。”
        
         王叹之无奈道:“觉哥……”
        
         包青老神在在,反问:“你舍得?”
        
         封不觉发现,自己竟然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好了,我走啦,老婆还在家等我呢。”
        
         房门在外面传来一声响,房里只剩下封不觉和王叹之两人。
        


         封不觉自然而然地往王叹之身上一靠,懒洋洋的样子像只困倦的猫。
         王叹之有些手忙脚乱地环住他,耳尖止不住地泛红。
        

  • 11#
    淮宁 更新于:2017-07-23 13:07:57
    淮宁
  •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一些突破的发小关系的动作发生在两人之间。
         表示亲昵的动作,带着暗示意味的举动,引发暧昧气氛的话语,被封不觉不着痕迹地慢慢使用,而王叹之红着耳尖照单全收。
        
         没人主动去捅开那层膜。
        
         包青表示:这对狗男男,皇帝不急急死太监……呸。
        


         低头微微思索了片刻,王叹之开口:“觉哥,前天我抢救了一晚的病人昨晚因为术后的并发症去世了。”
        
         “哦?”封不觉不动声色地一挑眉,心里警铃大作。
        
         “他去世的时候……”王叹之顿了顿,似乎在思索措辞,“表情有点狰狞……”
        
         封不觉反手摸了摸发小的头,手顺势滑下来,握住对方修长漂亮的手。
        
         “怎么了?害怕?”
         难道不是你弄死的吗?!怕什么鬼啦!比起惊吓老子受到的刺激可比你大多了!还敢试探我!
         封不觉内心的弹幕呼啸而过。
        
         王叹之摇了摇头。
        


         下颚蹭着封不觉的头顶,对方温热的体温隔着衣服传过来,手被握住。
         这一切提醒着王叹之他现在究竟以多暧昧的姿势抱着他的发小。
         ——他喜欢的人。

  • 9#
    淮宁 更新于:2017-07-23 13:12:48
    淮宁
  • 万千的情绪涌上来,打的人措不及防,王叹之甚至准备自己投降,把他瞒了觉哥多年的事抖出来。
         他小心翼翼地凑在封不觉耳边,低声道:“觉哥……”
         “嗯?”
         “其实我是……”死神。
         封不觉本能感到不妙。
        
         他打了个哈欠,更深地窝进发小怀里,含糊着嗓子问:“晚上睡我家?”
        
         王叹之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心里炸开无数朵烟花。
         最终还是没开口。
        


         阿萨斯:妈的美色误国。
        


         封不觉照旧偶尔出去坑蒙拐骗,得意洋洋地自诩除暴安良。
         王叹之仍然每天中规中矩地完成死神和医生的任务,然后去觉哥家蹭饭。
        
         此刻,封不觉扫了扫四周,感叹了一句医院仍旧鬼气森森,鬼才济济出我辈后,好脾气地蹲下身,死鱼眼无神地盯着面前虚幻的小女孩,问道:“干什么?”
        
         真是粗暴啊觉哥。
        


         小女孩一手抱着洋娃娃,伸出一手试图拉住觉哥衣角。
        
         “你是天使吗?”
        
         “切,”封不觉从怀里掏出了一根棒棒糖,“天使有我这么帅气的脸吗?”
        
         他剥开壳,然后把棒棒糖塞进了自己的嘴里。
        
         啊,草莓味的。
         小叹粉红色的少女心呦。
        
         小女孩眼泪汪汪。
        
         封不觉的背后唰得一下张开一对蝠翼,他对小女孩笑了笑,“哥哥是恶魔哦。”
        


         她搂紧了洋娃娃,“你会答应我任何要求对不对。”
        
         封不觉舔了舔棒棒糖,漫不经心:“不一定,比如如果你想拿灵魂来交换让我把你变成小天使或者小公举,那就算了。”
        


         “我看到死神把我爷爷的灵魂带走了。”小女孩抬起头,窗外斑驳的光照在她的脸上,显得整只鬼诡异又阴森。
        
         “你把我爷爷带回来,好不好?”
        
         “咔啦”封不觉咬碎了口中的糖,草莓的甜腻一瞬间席卷了整个口腔。
        

  • 10#
    淮宁 更新于:2017-07-23 13:13:39
    淮宁
  • “到死神手上的灵魂就没有抢回来的理。”他拍拍衣服,准备回去写稿。
        
         本来就没准备坑这个小女孩,纯粹无聊罢了。
        


        “你不帮我吗?”
         “可是……我知道那个死神是谁,嘻嘻,那个叫王叹之的大哥哥哦。”
         “明明是我爷爷的主治医生……竟然杀了他……”
    “不可饶恕……嘻嘻……你说对不对……?”



    封不觉顿了顿,重新蹲下来。
    “死神只是送你爷爷离开而已。”
    “不可饶恕什么的,”觉哥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哼笑,“小孩,你中二病提前了吗?”



    他靠近小女孩:“不要试图伤害他。”



    女孩子虚幻的灵魂一阵波动。
    她尖利着嗓音:“你不愿意帮我,总有恶魔愿意!”

    封不觉敲了个响指,一瞬间的威压吓得女孩噤了声,疯魔扑克浮现在他指间,“让那些低等恶魔尽管来找我。”

    他低下头,神色莫测。
    “你的时间,也快到了。”

    像是为了照应这句话,更深的黑暗处,死神的脚步声低低地响起来。



    “呵。”
    恶魔随手将棒棒糖棍丢进垃圾桶,再一次消失在医院里。

  • 11#
    淮宁 更新于:2017-07-23 13:14:21
    淮宁
  • 王叹之在一天之内第三次踏进医院。
    这次要带走的,是一个小女孩。

    唔,跟爷爷一起出了车祸,昨天晚上爷爷抢救无效死亡。
    今天到她了。



    王叹之往口袋里摸了摸,抽出了……一根棒棒糖,蓝莓味的。
    送给小女孩吃好啦。


    等到了病房,王叹之就发现了不对。
    ——女孩子离魂了。

    他顺着灵魂的轨迹一路找寻,终于在某一条走廊上看见了自己的目标。



    小女孩抱着洋娃娃,愣愣地看着封不觉消失的地方,毫不在意走到自己身后的王叹之。

    小叹转到她面前,蹲下身,递给她一根棒棒糖。
    “小妹妹,跟哥哥走吧。”



    女孩将目光移回来,突然抓住了面前人的手。

    “大哥哥,我看到了。”她的眼里闪过一道诡异的光。

    “……什么?”

    “另一个大哥哥,那个恶魔。”

    女孩子诡异地笑起来,尖利的笑声令人不寒而栗,她摸着洋娃娃的头,笑嘻嘻地道:“就是那个和医生哥哥你在一起的大哥哥呀!他是恶魔呢!怎么?死神哥哥,你不会不知道吧?”



    王叹之僵在了原地。
    ——觉哥?恶魔?



    女孩子还在火上浇油。
    “他刚刚还在这里哦。”她困惑地歪歪头,“为什么哥哥你一来他就走了呢?”

    她咯咯地笑起来:“他在欺骗你吗,医生哥哥?”



    王叹之瞳孔里的红光越来越重,细碎的黑炎有些不受控制地燃起来。

    觉哥,在骗我?

    心里怀疑的种子终于在这一刻破土而出,瞬间长成了一颗苍天大树。

    觉哥……在欺骗我吗……?



    王叹之强压下自己快要失控的力量,死神镰刀一闪,他看了看其上比平时更加雄浑的黑炎,勾住女孩的灵魂。
    “跟我走。”

    ……………………………………

  • 12#
    淮宁 更新于:2017-07-23 13:14:56
    淮宁



  • 次日晚。
    封不觉啪嗒啪嗒地敲着键盘写稿,忽然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他把键盘一甩,往椅子上一摊,看着虚空发呆。

    果不其然,五分钟后,伍迪优雅地翘着腿出现在沙发上。

    “嘿嘿嘿,看起来,你好像早知道我要来?”

    “笑话,本大爷的蜘蛛感应在五分钟前就告诉我你这个人渣会来。”

    “来干嘛?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嘿嘿嘿嘿……”

    “你上上次告诉我好消息的时候,小叹黑化。”
    “你上一次告诉我好消息的时候,我变成了恶魔。”

    封不觉平静陈述,而后突然暴起,数张疯魔扑克以雷霆万钧之势朝伍迪飙射而去,“所以你这个阻止我转职成大魔法师的混蛋到底要告诉我什么好消息啊!?”

    坐在沙发上的伍迪猝然碎裂成万千光点,而后在餐桌旁重新凝聚。

    “哎呀,就是王叹之失控了,嘿嘿嘿。”伍迪用中指推了推眼镜,贱笑道。

    封不觉一顿,“什么?”

    “我说,王叹之,out of order。”伍迪伸手在空中优雅地写出了一串英文。

    “怎么回事?”

    “引魂的时候碰上了一个灵能力者,不愿意死亡,还自以为能抵抗死神,”伍迪耸了耸肩膀,笑得不怀好意,“本来就已经压制不住第二人格了,现在……嘿嘿嘿……”



    料想以小叹黑化后的战斗力暂时不会有事,封不觉反倒好整以暇地坐下来,准备把事情问清楚。


  • 13#
    淮宁 更新于:2017-07-23 13:16:08
    淮宁
  • “小叹的第二人格一直从15岁那年第一次出现之后一直稳定到了现在,现在你突然告诉我他其实压制不住他的第二人格了……”封不觉慵懒地靠在沙发上,目光锁定伍迪的脸。

    “事实上,”伍迪一把捞住刚刚出现的阿萨斯,手指灵巧地给它顺毛,“到昨天之前,他的第二人格还安稳地被封印着。”

    顿了顿,他举起手做了个投降的姿势。

    “别怀疑,这可不是我做的。”

    “是你哦,嘿嘿嘿。”

    “要是你现在告诉我,其实我有第二人格,并且他在昨天觉醒了。”封不觉扬了扬眉,“我现在就送你回地狱。”

    伍迪抱着猫:“昨天负责那个小女孩灵魂的是王叹之。”

    封不觉翻了个白眼,默默地在心里给了自己一巴掌,他喵了个咪的。



    “被喜欢了这么多年的发小瞒了一件关于发小本身另一面的事,这个不是什么小事啊……嘿嘿……”伍迪不怀好意地开口,带着恶意的笑,“不要否认,换成其他也许没什么,但这个发小是你,对他的影响力已经不止于此了。”



    “我这算不算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
    所有事情的导火索其实不过是封不觉欺瞒了王叹之。

    封不觉向来孤独,即使他并不在意。但人类做久了,终归害怕失去,也并非执意隐瞒,他只是不知道如何开口而已。

    更何况,小叹是导致他被伍迪暗算的主要原因之一。

    他大概能想到小叹知道后痛哭流涕地抱着他的大腿道歉然后投案自首的结局。

    封不觉:…………

    ——————
    明明初衷是为了小叹,瞒了这么多年,结果还是间接导致了的他的失控。


    ========================


    伍迪看了看封不觉一脸便秘的表情,好心提醒:“再不去……嘿嘿嘿……”

    封不觉打了个响指,整个人开始化为黑雾消散。
    “不知道主角总是最后出场的吗?!”

    “拭目以待。”



    等封不觉赶到战场,战斗已经濒临尾声。但被暴力摧残过的战斗现场还是让封不觉感到震惊。入目所及,大大小小的凹陷,零落破碎的房屋,飞溅的鲜血,被余波冲击折断的树木比比皆是,整个现场像是刚刚经历了一场复合型的天灾人祸。

    那个伍迪口中的灵能力者半死不活的躺倒在地,鲜血从他腹部巨大的伤口中源源不断流出,蜿蜒十几米,整个人像是从血里捞出来似的。

    王叹之低着头,对着那人又是一脚,硬生生把人又横踹出几米,在地上划出一道血痕。

  • 14#
    淮宁 更新于:2017-07-23 13:16:45 此章有肉
    淮宁
  • 我是一块红烧肉
    • ⊙∀⊙!
      (・᷄ᵌ・᷅) 评论于 2017-07-24 01:48:09
    • 肉啊
      嘿嘿嘿 评论于 2017-07-25 14:42:53
    • 诶?
      嘿嘿嘿 评论于 2017-07-25 14:43:15
    • 嘿嘿嘿
      嘿嘿嘿 评论于 2017-08-27 15:04:37
    • 嘿嘿嘿
      嘿嘿嘿 评论于 2017-10-04 12:10:58
    • 肉!
      蓝色的光 评论于 2018-06-27 19:02:32
    • hhh
      评论于 2019-03-05 05:13:49
    • ( ゚∀ ゚)
      嘿嘿嘿 评论于 2019-03-05 05:14:43
    • 嘿嘿
      阿离 评论于 2019-09-22 02:12:39
    • 嘿嘿
      阿离 评论于 2019-09-22 02:12:40
    • 嘿嘿嘿
      肉啊 评论于 2019-11-11 05:48:16
    • 嘿嘿
      阿离 评论于 2019-11-14 20:26:16
    • 我是一块红烧肉
      评论于 2019-11-14 20:29:06
    • 评论于 2020-01-08 03:49:52
    • 我是一块红烧肉
      评论于 2022-04-06 19:30:44
  • 15#
    淮宁 更新于:2017-07-23 13:17:27
    淮宁
  • 王叹之愣了愣,然后一把拉过封不觉,重新俯身压上去,堵住了他的嘴唇。

    封不觉:我有一句mmp一定要讲。不想说的话,操操就好了。这到底是谁教的!?

    不过封不觉现在已经没有多余的思维去思考这件事了,王叹之的吻从他的脖子开始一路下移,最后停留在漂亮的锁骨,一点一点的亲吻,吮吸。

    封不觉皮肤透着一种苍白,天生就适合染色,轻轻一吮,转瞬间就能烙下一个绯红的吻痕,大片大片艳丽的色彩一下子晕染开,那种完全由他掌控的满足感极大地愉悦了王叹之。

    他的手一路下滑,无名的火焰在封不觉体内被四处点燃,他隔着衬衫抚过觉哥漂亮的腰线,暧昧地滑动抚摸,从下摆探进去,抚弄身下人胸前的红樱,揉捏挑逗,轻轻地揪起又按压,瘙痒的感觉惊得封不觉一声急喘。


    王叹之低笑一声,一口叼住身下人的喉结,用牙齿慢慢厮磨,他贴着对方的喉咙,含糊不清地叫:“觉哥……”

    要命的部位被叼住,封不觉闭了闭眼,手无声地搭上对方的肩膀,表示许可。

    小叹稍微矮了矮身子,隔着衬衫舔上另一侧的乳首,舌苔大力的扫过顶端,勾画乳晕,将衬衫舔得湿漉漉,刺激得封不觉整个人开始不自知地发抖,他搂住对方埋在自己胸前的头,小心翼翼地喘气:“别……别舔……小、小叹……”

    王叹之并未听从,反倒是另一只手,悄无声息地褪下封不觉的裤子,伸进内裤里一把握住了对方的性器,开始上下滑动。
    “……你他妈怎么那么熟练……”封不觉惊了。
    医生的手灵巧又稳定,指腹划过性器的铃口,恶意地摩擦按压,给封不觉带来的刺激何止一点,
    “住手……呜……王叹之……住、呜、住手!艹!谁他妈教的你!”
    “我无师自通。”黑叹哼笑了一声。

    手指抚弄过慢慢硬起来的柱身,摸过一寸又一寸的褶皱,托住沉甸甸的囊袋轻轻地揉捏,最后重新用力地撸动起来,对于封不觉的要求,王叹之充耳不闻。

  • 16#
    淮宁 更新于:2017-07-23 13:18:01 此章有肉
    淮宁
  • 我是一块红烧肉
    • qwq
      路过 评论于 2018-04-28 18:59:39
    • 我看不了!
      评论于 2020-01-25 09:52:59
  • 17#
    淮宁 更新于:2017-07-23 13:18:55 此章有肉
    淮宁
  • 我是一块红烧肉
  • 18#
    淮宁 更新于:2017-07-23 13:19:26
    淮宁
  •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射进来,王叹之睁开了眼。
    他侧躺着,怀里还搂着一个人。
    ……
    一个人?!
    ……
    王叹之小心翼翼地拉开被子,一低头就看见自家发小睡得香甜的脸。
    对方身上青青紫紫,全都是情欲痕迹。

    屋子里弥漫着浓郁的石楠花的气息,王叹之捂住了脸。

    —天啦混账你干了什么!
    —觉哥。

    昨晚他其实是处于半黑化的状态,发生了什么他心知肚明,与其说那些是第二人格干的,不如是王叹之的主人格作祟。

    他仔细想了想,确定觉哥喜欢自己后,满足地吻了吻封不觉的眼睑,起身去买早饭。

    双向欺瞒?
    明明是双向明恋。

  • 19#
    .⁄(⁄ ⁄•⁄ω⁄•⁄ ⁄)⁄. 回复于:2017-07-23 23:39:53
    .⁄(⁄ ⁄•⁄ω⁄•⁄ ⁄)⁄.
  • 好吃!!!!!!!
    • 谢谢罒ω罒
      沐修 评论于 2017-10-02 12:09:39
  • 20#
    (,,Ծ▽Ծ,,) 回复于:2017-07-24 08:29:49
    (,,Ծ▽Ծ,,)
  • 好吃好吃(๑•ั็ω•็ั๑)
    • 谢谢(*ノ▽ノ)
      沐修 评论于 2017-10-02 12:09:15
  • 21#
    (,,Ծ▽Ծ,,) 回复于:2017-07-24 08:29:52
    (,,Ծ▽Ծ,,)
  • 好吃好吃(๑•ั็ω•็ั๑)
  • 22#
    (  ͡°  ͜ʖ  ͡°) 回复于:2017-07-24 21:10:36
    (  ͡°  ͜ʖ  ͡°)
  • 好吃!!!好久没有叹封粮了!爱太太!
  • 23#
    (  ͡°  ͜ʖ  ͡°) 回复于:2017-07-24 21:10:38
    (  ͡°  ͜ʖ  ͡°)
  • 好吃!!!好久没有叹封粮了!爱太太!
    • 谢谢(*/ω\*)
      沐修 评论于 2017-10-02 12:08:58
  • 24#
    .⁄(⁄ ⁄•⁄ω⁄•⁄ ⁄)⁄. 回复于:2017-07-25 11:07:50
    .⁄(⁄ ⁄•⁄ω⁄•⁄ ⁄)⁄.
  • 吃...吃鸡...⁄(⁄⁄•⁄ω⁄•⁄⁄)⁄
  • 25#
    .⁄(⁄ ⁄•⁄ω⁄•⁄ ⁄)⁄. 回复于:2017-07-25 11:07:52
    .⁄(⁄ ⁄•⁄ω⁄•⁄ ⁄)⁄.
  • 吃...吃鸡...⁄(⁄⁄•⁄ω⁄•⁄⁄)⁄
  • 26#
    .⁄(⁄ ⁄•⁄ω⁄•⁄ ⁄)⁄. 回复于:2017-08-05 02:17:46
    .⁄(⁄ ⁄•⁄ω⁄•⁄ ⁄)⁄.
  • 为太太疯狂打call!!!
    吃得一本满足.⁄(⁄ ⁄•⁄ω⁄•⁄ ⁄)⁄
    • 嘿嘿谢谢վ'ᴗ' ի
      沐修 评论于 2017-10-02 12:08:35
  • 27#
    .⁄(⁄ ⁄•⁄ω⁄•⁄ ⁄)⁄. 回复于:2017-09-03 13:43:58
    .⁄(⁄ ⁄•⁄ω⁄•⁄ ⁄)⁄.
  • 超级棒!
    • 谢谢ꉂ(ˊᗜˋ*)
      沐修 评论于 2017-10-02 12:08:13
  • 28#
    (,,Ծ▽Ծ,,) 回复于:2017-09-07 04:31:44
    (,,Ծ▽Ծ,,)
  • 天呐迷之甜?!喜欢结尾的那句话!!明明是双向暗恋啦两个人快给我去结婚!!!以及肉好吃啊。嘻嘻嘻开荤的处男棒棒哒,明明是觉哥自己战五渣
    话说lz的排版看起来有点累,好像有重复的片段?是我手机看的原因吗qaq
    • 嗯,复制的时候弄的有点乱。
      沐修 评论于 2017-10-02 11:56:31
    • 哈哈,姐妹你说话好可爱
      (`・ω・´) 评论于 2020-08-16 20:59:28
  • 28#
    (,,Ծ▽Ծ,,) 回复于:2017-10-02 12:38:04
    (,,Ծ▽Ծ,,)
  • yoooooooooo~
  • 29#
    .⁄(⁄ ⁄•⁄ω⁄•⁄ ⁄)⁄. 回复于:2018-02-09 22:28:46
    .⁄(⁄ ⁄•⁄ω⁄•⁄ ⁄)⁄.
  • 写的真好,这个设定棒!
  • 30#
    .⁄(⁄ ⁄•⁄ω⁄•⁄ ⁄)⁄. 回复于:2018-02-09 22:28:54
    .⁄(⁄ ⁄•⁄ω⁄•⁄ ⁄)⁄.
  • 写的真好,这个设定棒!
  • 31#
    .⁄(⁄ ⁄•⁄ω⁄•⁄ ⁄)⁄. 回复于:2018-02-09 22:29:00
    .⁄(⁄ ⁄•⁄ω⁄•⁄ ⁄)⁄.
  • 写的真好,这个设定棒!
  • 32#
    = = 回复于:2018-03-05 21:49:35
    = =
  • 33#
    .⁄(⁄ ⁄•⁄ω⁄•⁄ ⁄)⁄. 回复于:2018-03-30 08:01:02
    .⁄(⁄ ⁄•⁄ω⁄•⁄ ⁄)⁄.
  • 开心
  • 34#
    (,,Ծ▽Ծ,,) 回复于:2018-05-02 20:49:12
    (,,Ծ▽Ծ,,)
  • 好……好歺?!?!
  • 35#
    .⁄(⁄ ⁄•⁄ω⁄•⁄ ⁄)⁄. 回复于:2018-08-08 23:30:39
    .⁄(⁄ ⁄•⁄ω⁄•⁄ ⁄)⁄.
  • 大口吃肉
  • 36#
    = = 回复于:2019-04-30 01:24:16
    = =
  • www
  • 37#
    .⁄(⁄ ⁄•⁄ω⁄•⁄ ⁄)⁄. 回复于:2019-11-16 19:46:22
    .⁄(⁄ ⁄•⁄ω⁄•⁄ ⁄)⁄.
  • 好好次!!入叹封保平安!
  • 38#
    = = 回复于:2020-07-05 17:11:16
    = =
  • 哈哈哈,这个觉哥好像有些软?
  • 39#
    = = 回复于:2020-07-05 17:11:17
    = =
  • 哈哈哈,这个觉哥好像有些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