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 倒时差

到达苏黎世后的第一个晚上。全肉一发完。
1 圈子: 全职高手 CP: 伞修 角色: 苏沐秋 叶修 TAGS:
作者
你砳 发表于:2017-05-16 20:59:57
你砳

“……嗯……”
尽管他尽力避免弄出太大声响,但喘息声依然不可避免地从齿缝间漏出,身上人非常体贴地俯下身,替他将余下的声音悉数吞下。
叶修抬起眼皮看见浴室镜子里的自己,脑海中浮现出一句“面色潮红,媚眼如丝”,这地摊黄文般的用词把他雷了个激灵,不过事实也差不了多远。黑色的发丝被汗水沾湿胡乱地贴在额前,他听见自己心如擂鼓,看见自己眼角微红,当然并没有什么媚眼如丝。苏沐秋还在吻他,叶修感觉到对方的舌头舔过自己的上牙龈,一股酥麻的电流沿着他的脊椎流过,让他的后腰又不禁软了两分。唇舌交缠的啧啧声,苏沐秋的性器在体内冲撞的声音,交合处粘稠的咕叽咕叽声,还有两人几乎纠缠在一起的急促呼吸声,一切都在这个空荡的浴室里显得格外清晰。叶修却偏偏觉得静得异常,仿佛这个世界上只剩下他和苏沐秋。
说句不太合气氛的话,所谓“鸟鸣山更幽”大抵就是这个意境,放在此等黄暴的情形中也没什么不对。
只是没怎么好好上学的叶修根本没想那么多,他眼神有点迷乱,脑子里胡思乱想:全世界只剩我们俩的时候我们居然在打炮。浴室里蒸腾的热气早就散得干净,苏沐秋抬手擦掉镜子上已经有些凝集的水汽,他看见叶修神游天外的表情,于是把他抱坐在自己腿上,然后去舔他的耳朵:“叶领队,别走神呀……”
那东西没拔出去,叶修被他突然换姿势给弄得再次出了声,于是撇过头去咬苏沐秋的肩膀,一边咬一边含含糊糊地说:“非要……唔嗯……在镜子前,你这什么恶趣味……啊……”
镜子里只有叶修一个人。

事情得从头说起。

叶修醒来的时候是在夜里,这是他们到苏黎世的第一天,整个下午大家都在酒店里睡得昏天黑地倒时差,此时房间安静但不漆黑。叶修没有把带遮光布的窗帘拉拢,月光透过那道缝挤进屋子里,床头柜上放了一个荧光电子钟,2:04,还是凌晨。
瑞士的月亮也没有比国内的圆到哪里去,叶修翻身下床,从衣架上挂着的外套口袋里摸出一个烟盒和一个打火机。他轻车熟路地点燃一支烟叼在嘴边,看见自己吐出的烟雾静静飘然而上,笼住苏黎世明晃晃的月光,然后,然后……然后凝出一个人形。
“我靠!?”
叶修猝不及防,被狠狠吓了个结实,目瞪口呆地看着身影逐渐凝实的苏沐秋摇头晃脑地压着嗓子说:“这位少年啊,就是你予我解脱吗?”
这是什么操作???
“为了报答你,我将为你实现你的三个愿望。”
叶修:“行了行了,奔三的人就不要喊少年了。”
苏沐秋笑嘻嘻:“怎么样,这可是灯神的出场方式。”
叶修诚恳地回答:“如梦似幻,清凉一夏。”
苏沐秋往叶修床上一扑,抱着还有体温残留的空调被滚了一圈,“这位烟神,您这是跟来看比赛了?”叶修问。
“这名号怎么听着怪怪的?”苏沐秋说,“当然!这可是国际性的大赛,我肯定要来开开眼界。”
叶修摁灭了烟,回头看见苏沐秋已经把自己裹在被子里只露一个脑袋。他看见月光打在苏沐秋那张永远定格在18岁的脸上,他想起很多年前他也和这个人挤在同一张床上,少年人的精力仿佛永远消耗不尽,他们兴致勃勃地讨论荣耀,展望未可知的未来,谁也没有料想到这个新出的游戏能走到如今这个规模。而现在,时光改变了太多,带走了太多,叶修一时十分感慨,房间里非常安静,就连空调的运转声音都很轻微,他却梦回当年那些偶尔闷热偶尔清凉但蝉鸣不停的夏日午夜。
他去和苏沐秋接吻,一开始只是触碰嘴唇,空调不停运转的房间里空气干燥,于是连带着他们的嘴唇也干燥。已经不记得是谁先伸出舌头,他们本来该像之前的无数个吻那样,舌头接触到后就迅速纠缠在一起,但今天他们没有这么做。苏沐秋轻轻咬住叶修的下唇,用舌尖来回舔舐,让它湿润,偶尔吸吮一下,随后他才慢条斯理地探入叶修口中。他伸舌去顶叶修的舌根,同时尝到了口腔中淡淡的烟草味,叶修被他亲的头皮发麻后腰发软,他撑在床沿的手已经放了下来,于是苏沐秋一手揽着他的后颈一手扶着他的腰,披着的空调被早就全部落在了床上。
他们一边亲一边调整姿势,叶修又躺回了床上,苏沐秋终于放过了他的嘴唇,分开的时候就像漫画里画出的那样牵出来银丝,然后苏沐秋亲了亲叶修的嘴角,低下头去舔他的喉结。情欲在他们的身体里冲撞,在无声的房间里无声地呐喊,叶修被苏沐秋舔得心头发痒,那家伙的舌头还在往下滑,叶修喘了口气,他的身体注意力集中在苏沐秋舌头所舔的地方,他深呼吸了几口,胸腹微微起伏。苏沐秋舔到他的小腹便不再向下了,他抬头看了叶修一眼,又抬身去含乳头,叶修闷哼一声,手指插入苏沐秋的发里。他想起他们第一次做爱的时候,两个人磕磕碰碰,仿佛两位科研工作者,在认真研究怎么搞能更有感觉。苏沐秋第一次去摸叶修胸口那两点凸起的时候,叶修一边喘一边困惑地问他:“我又没胸,你摸这儿干嘛?”苏沐秋反问:“咦没感觉吗?我看他们都说这里还挺敏感啊?”叶修想了想,迟疑地说:“那……你再试试?”苏沐秋顿时拿起了钻研荣耀的劲头,他先是用手指去夹,然后去拨弄,叶修确实感觉到了一点不一样,苏沐秋也感觉到了手下的这两点开始充血、挺立。他去看叶修,发现自己再去触碰他的乳头就会引起他身体一阵轻微的颤抖,于是苏沐秋尝试去舔弄那里,他舌头与牙齿齐用,手也没停下,去抚慰另一个没能被唇舌照顾到的凸起。叶修喘得更狠了,他痒得不行,那痒从他的胸口蔓延到腰部两侧,在皮肉之下,挠不得也缓不得,他去抓苏沐秋的肩膀:“……够,够了……”
他们的衣服不知何时已经脱在一边,有几件落在地毯上,苏沐秋去够床头柜里的润滑剂的时候,他早已硬挺的性器与叶修的坦诚相对,叶修看着,突然有些鬼迷心窍,他抬腰用自己的去蹭苏沐秋的,对方瞬间回头,眼神一暗,眯眼打量躺在床上的这人,叶修反而懒洋洋地笑了。因为是鬼魂的缘故,苏沐秋的体态面貌依然保持着18岁的青葱少年样,这一眼给叶修看出了点错乱感,想自己这“10岁”的年龄差是不是占了个大便宜,又想这家伙18岁就发育得这么好可真是“神枪”。
润滑剂放在手边,苏沐秋没有马上用,他先去撸了几把叶修的那二两肉,叶修被他撸得喘个不停,然后他俯下身用自己的磨蹭叶修的,不停有前液从铃口分泌出来,将他们的下身弄得黏黏糊糊。叶修此时也坐起身,他握住苏沐秋的手,他让他们两人的手握住两根相熟多时的性器,一边相互蹭一边撸动。叶修这段时间的行程可以说有些匆忙,像苏沐秋现在这样弄,又是挑着头部的沟刺激又是扣弄顶上的小孔,他这么多天的存货没有交,实在有些把持不住,嘴上忍不住讨饶。
月光比之前更明亮些了,可能是周边的云散了开去,苏沐秋直起身,光线打在他赤裸的身体上,少年人的身形藏着某种力量,某种燃料,驱使他去做什么,他看起来生机勃勃锐不可当,可这光线朦胧,仿佛是透过虚影。
叶修盯着苏沐秋的脸看,对方松开手,去抬他的腿,于是他向后仰,用手肘撑住身体以保持平衡。苏沐秋勾着叶修的腿,又慢慢去亲他的大腿内侧,唇舌的触感湿热,叶修这次被他亲的脑袋发热,肌肉渐渐放松,苏沐秋就去挤润滑剂。这次前戏的节奏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慢,他们甚至连话也没有怎么说,这是一场寂静而缓慢的性爱,好像一个无声的梦境,带着些许安抚的意味,不用去想过去,也不用去想未来,他们曾失去了一切但也得到了一切,跋涉至此,这条路好似已经走到了尽头,至少在这一刻可以停下来休息。
叶修后方的穴口被人用手指慢慢撑开,滑腻的液体顺着流进肠壁,一开始有一些冰凉,但很快就被体温同化了,内部的酥麻感渐渐开始累积,润滑液有一点随着手指搅动的动作向外流,带起了轻微的水声。苏沐秋又加了两根手指,熟门熟路地扩张之后又熟门熟路地探寻,在一个范围里打着圈按压、碾磨。叶修抬起自己另一条腿想往苏沐秋肩上搁,突然腰部一麻,他“啊”出声,差点控制不住下半身那根刚才就有趋势的东西。苏沐秋那只勾着叶修右腿的手往里一翻,贴着腿根就把那条腿往自己腰后带,叶修喘息不止,倒也明白了他什么意思,那条搭在苏沐秋肩膀上的左腿配合地放了下来,与右腿一起盘住了苏沐秋的腰。“行……行了吧!”叶修问。
苏沐秋也忍得差不多了,他抽出手指,扶着自己已经硬得剑拔弩张的茎身慢慢前推,另一只手则顺着大腿往上托住叶修的臀部。穴口里湿热极了,括约肌被彻底撑开,等那根东西完全进去后,两人都忍不住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声。过了一小会,苏沐秋知道叶修适应得差不多了,就又俯下身去舔吻他的小腹。他稍微顶了一下胯,便听到了上边的哼哼声,叶修此时支起身体想要抬腰配合,于是苏沐秋的性器在他的肠道内先微微抽出去一点,然后又狠狠擦过去。这个动作重复了十来遍,直肠内壁的黏膜已经被摩擦出了快感,两个人都发起力来,苏沐秋突然调整了一下姿势,然后向前一挺,叶修浑身激灵了一下,一下子叫出了声。
他们之间也不是第一次搞,苏沐秋找前列腺找得快准狠,他听到叶修的声音,轻喘着忍不住笑了,缓慢的动作骤然加速起来。叶修的双腿已经无力勾住他的腰,苏沐秋把它们捞起来又搭在自己肩上,提起叶修的身体开始往前大开大合地操弄。叶修被干得有些失神了,两人的体液还有融化的润滑液被阴茎从肛口挤出来,发出“咕叽咕叽”的水声。安静被打破了,叶修忍不住那些从喉管里不停往上冒的嗯嗯啊啊的呻吟,他哼的声音不大,但当苏沐秋的手抚弄到他的下半身的时候,他猛地吸了一口气。那里滑腻一片,叶修的身体正处在射精前最敏感的状态,苏沐秋每次顶到前列腺的时候都能引起肠肉痉挛,他被绞得眼角发红,下腹一片火热。苏沐秋知道自己也快射了,他的性器被肠肉不断蠕动揉捏,快感层层累积,他就着这股酸麻感又插了数次,与此同时也顺手撸了一把叶修的,两人一起射了出来。对方的反应要比他的激烈得多,叶修的手抓着苏沐秋的手臂,高潮的瞬间死死地掐住,过了一会才从短暂的眩晕中回神。

结束这场性爱后两人靠在床上缓了一会儿,叶修把腿搁在身旁苏沐秋腿上,大腿内侧全是深深浅浅的指印,苏沐秋则枕着叶修的肩,问他:“要给你来根事后烟吗?”叶修摆了摆手,他对着前方的电视屏幕发呆,光线昏暗,干净的屏幕反射出室内的一片狼藉,反射不出身边鬼魂的身影。苏沐秋拍了拍叶修,“一起去洗个澡。”
叶修起身,股缝间有精液顺着流了下来,走去卫生间的时候顺手把丢在地上的衣服捡起来搭在椅背上。苏沐秋先去开灯放水,看见叶修跟过来又是笑得一脸嘿嘿嘿,叶修有些无奈,“少年人啊,如狼似虎。”


第二天,调整好作息的国家队员们相约出街观光,却发现领队房门依然紧闭。下午回来的时候有人忍不住好奇去问,叶领队答曰:“倒时差。”然后又打了个呵欠。

    1#
    = = 回复于:2019-08-01 19:39:06
    = =
  • 如梦似幻哎呀呀,看到这个结局心里一松qw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