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 龙性本淫

假设龙君精血对水族妖修有催情作用的伪abo
8 圈子: 大道争锋 CP: 魏李 角色: 魏子宏 李岫弥 TAGS: 伪ABO
作者
假正经 发表于:2017-04-18 15:11:36 有肉
假正经 有肉

我是一块红烧肉

    1#
    (  ͡°  ͜ʖ  ͡°) 回复于:2017-04-18 15:34:57
    (  ͡°  ͜ʖ  ͡°)
  • 魏六撩天撩地撩洞天,真是深得他恩师精髓……
  • 2#
    (,,Ծ▽Ծ,,) 回复于:2017-04-18 19:36:54
    (,,Ծ▽Ծ,,)
  • 这个设定实在是太科学了,不禁深深的思考起了可能性……接下来难道是车!
  • 3#
    = = 回复于:2017-04-18 23:39:00
    = =
  • 当初张师兄可是敢以玄光撩洞天,魏六虽然道行不及但也有几分意思~
  • 4#
    假正经 更新于:2017-04-20 18:17:08
    假正经
  • 二人回得小界,又稍作商谈,认为无需急于一时,只等看其有何动作,就各自分开。

    这日魏子宏徐徐收功,自觉略有小成,手一掐诀,身侧忽起一道劲气,心念一引,就似一条无形风鞭划过,撞得洞府碎石飞溅。烟尘散去后,只见自上而下一条尺深裂痕,可见这一击若是打在肉身上,应是皮绽骨碎。而他所感力量似比记载更强横几分,恐怕因取用的乃是龙君姬无望精纯之血,比起蛟血自然威能更甚。

    他不愿毁坏洞府,便不再演练。略一思索,心道:此前在此因有性命之忧,未能细探。现下正好可以四处探看。若是有遗漏之处,也好叫李道友知晓。

    因他见延重观当下只在小界一隅,猜测李岫弥大约还未将小界探遍。既然暂且无事,不妨探索一番。于是架起遁光,选一方向就往边界直去。

    李岫弥本在府中修持,忽有弟子来报,禁阵外来了两名修士,自称乃是奉渠候之命,来招他归顺,不由好笑道:“在外海时不知打退多少上门小卒,如今竟知扯上洞天老祖旗号,怕是得人教唆。”

    鲤部势力远在南海,要说渠岳身为洞天真人,伸手万里专派人前来寻他麻烦,他也是不会信的。

    那二人披甲执戟在海上等了多时,正不耐烦,忽见前方云开雾散,一名容貌清秀,莲冠长袍的少年道人踏空乘云,对他俩笑道:“你等寻我何事?若又是劝我归顺妖廷的废话,还是请回吧。”

    二人其中身量更高,两颊生须者踏出一步,指着少年道:“我观你身上气息,乃是鱼妖成道,是也不是?”

    实则以李岫弥如今修为,妖气已经掩藏得近乎于无,哪怕魏子宏当时也需开了神目才可见得。此刻被人叫破跟脚,他也不恼,点点头道:“是又如何?”

    那人冷哼一声:“天下水族子孙,无不沐老祖恩泽,念你这身修为不易,只要从此回头,老祖尚有肚量容你。若是执迷不悟,就休怪我兄弟替老祖清理门庭!”

    李岫弥闻言摇头笑道:“胡言乱语……道友这番说辞,可是有人教你背来?现在说出谁人指使,我可留你俩性命。”

    那人一愣,随即怒道:“大胆!”便将手里长戟一轮,就要欺身上来。他那同伴也一声大喝,从侧方杀来。此二人均是力成四转,仗着身逾金铁,想冲至近处搏命。李岫弥哪能容他俩近身,袍袖一挥祭出小旗,召出一片雾气遮蔽在前,轻一点足便拉开距离。

    只这两人不足威胁,但他隐隐能感到不远处有另一道气机窥视,修为似不在自己之下,若是露出破绽或出尽手段,怕会被其趁虚而入。他有心一试此人目的,因而只不慌不忙用手段迫退二人,并不下手。

    魏子宏飞遁前来,见到的便是这幅场景。他冷哼一声:“胆大包天!”脚下提速只几息便追至近前。顶上罡云中玄丹一转,一道光宏闪过,二妖只觉眼前一盲,耳畔如霹雳炸响,赶忙急退。李岫弥见魏子宏来此,伸手拿定将他俩锁住一瞬,又一展旗帜召来呼啸厉风 ,顿时天昏地暗,狂风裹挟着精砂将两妖身形淹没。

    魏子宏此时也察觉那一道隐在暗中气机,有心速战速决,抬手便是数十颗雷珠飞去,同时掐动法诀,周身震荡升起无形罡气,隐隐有真龙形貌。手一指前方,便如凶龙摆尾般斜斜向前杀出一道罡风。

    两妖眼不能见耳不能闻,方才挣脱禁锁天地,已如无头苍蝇四处乱撞,根本无从反抗,被雷珠炸得肢残体碎。此时罡风已到,登时将二人击飞,血雨纷纷飞散,洒落海面染红一片,引来胆大鱼群争食。

    魏子宏站定半空,黑袍随风翻卷,那一道似有若无气机已悄然离开,两妖气息也随之消失无踪,不知是当真身死还是逃遁而去。

    心下一哂:“只这般手段,见招拆招便是了。”

    他略一思索,道:“过几日道友不妨设宴请诸位岛主前来一叙,可探一探孰敌孰友。”

    只是半晌不见回音,转头看去,却见李岫弥已跌坐在地紧闭双眼,面上阵红阵白,浑身不住颤抖。魏子宏赶忙落下上前探看,口中惊问:“李道友莫非受伤?”手握其双肩,只觉触手滚烫,已是汗湿衣襟。

    此情此景似曾相识,与当日龙宫情形几是一样。魏子宏何等敏锐,心念一转便想到了此间症结。只他并未身携龙君精血,谁想化入气机仍有这番威势,思及此节,不觉撤手后退。那边李岫弥察觉他气机后撤,竟下意识追索上前,一双手臂环住他脊背,欺身而上撞入他怀中,望去却是眉峰深锁,下唇紧咬,似是煎熬万分,又似万般渴求。

    魏子宏并非不通风月,只那日于龙府中却无此节,他也一时愣怔。待回过神来,知不能让这幅景象被人瞧见,忙闭了禁阵,起一道遁光带人疾去。

    李岫弥昏昏沉沉被他裹挟着,已陷入浑身发软的高热中。睁眼时已在一座洞府内,自己背靠石壁沁来清凉之感,令神智稍稍清醒。

    “可有办法压制?”

    他苦笑摇头,不说清心丹药并未带在身边,哪怕现在服下,也不过以唾灭火,怕是无有甚效用。

    “……让、让道友见笑了……”

    魏子宏眉头一皱:“不必说这些,你若早些告诉我知晓,我自会有所收敛,或还能向恩师求助。现下却不知要怎样才好。”

    他也是心下烦躁,之前未觉异样,此刻却发觉腥甜气息环绕身周,屏退不得,撩拨得他也心神浮动。李岫弥原本生得秀气,此时额发散落,面颊绯红,勉力抬起头来对他抱歉苦笑,竟让他心头忽而失跳。

    他略一思索,想起瑶阴传承中一道冷僻法门,便道:“或有一法可以一试。倘若令我气机认你是己非敌,也许不但可解此困,还能一劳永逸。只是恐怕需你我精血交融,现下状况,却像我欺道友身处弱势,欲占便宜了。”

    李岫弥怔怔看他,似还未反应过来。

    魏子宏叹口气,又道:“此法需道友与我双修,愿或不愿,都在道友抉择。”

    他伸手替李岫弥拭去额上汗水,又将他散落发丝拨至耳后。李岫弥终是回过神来,不禁双目睁大,身躯剧颤。他还未想出回答,身体却在魏子宏气息笼罩下擅自作出回应,令他一时惶惶慌乱,情难自已。

    相距寸许,一举一动都落在魏子宏眼中。他从来行事果断,既然事已至此,便毫不犹豫付诸行动。抬手设障闭了此间洞府,又自袖中抖落一件柔软毛毯,眨眼间展开至数丈宽。本是用作遮蔽气机的法器,此时被随手垫在地面。

    他将李岫弥抱至毯上,替他脱去长袍,摘下莲冠。只在褪去里衣时,感到年轻身躯在他手下颤抖不已,便停下动作,抬头看去。

    李岫弥此刻早已说不出话,眼尾一抹红晕,仿佛泫然欲泣,不由令人生怜。

    魏子宏沉声道:“你若不甘,我可就此收手。”

    捏住他下颌令他仰头,心底也明白现在言语皆是徒劳,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从方才起,他自身欲念也被引动,否则自可以掉头便走。只是念动由心,不必多去想结果。

    他见李岫弥辗转煎熬,就不多作挑逗之举,探下去握住已半硬阳根,就听得一声惊喘,手下身躯也立时绷紧,这反应竟是几如处子。魏子宏只圈紧前段稍加套弄,手中茎体就颤巍巍吐出润液,上方也断断续续溢出呻吟,心中一动,俯下身在少年脖颈耳侧轻轻咬噬,掌心抵住那渗水顶端搓磨。李岫弥哪禁得起这个,仰起头不知想躲避还是迎合,喉间抑制不住呜咽出声。

    待感到其将要泄身,魏子宏却忽然停下,直起身来。李岫弥茫然看他,只觉得阳根被他握着不得抚慰,也释放不能,极是难受。魏子宏低声道:“还不是时候,且忍一忍。”一手推开他双腿,身躯挤上来令他无法合拢,而后双指撬开他唇齿,去捉他舌头。

    李岫弥顺从以舌相缠,吮吸他指尖,魏子宏气息一滞,抽回双指,带出一丝银线垂落。他掐着李岫弥腿跟,按住穴口缓缓揉弄,借唾液探入一指。内里却不似他所想般艰涩,竟然紧致潮润,密密裹紧上来。只一深入,李岫弥已是颤栗不止,小腿紧紧环住他腰臀,自喉间漏出低吟。

    知他体质秉异,魏子宏也不再逡巡,又送入一指,双指并拢在他体内缓缓抽插,间或撑开一些教他适应,又有意搓磨,激得李岫弥低低呻吟,手握着他手臂试图推拒,却绵软无力。

    魏子宏神色一暗,又加快抽动速度,蹭过某处时见他身体一震,下身绞紧,知是妙处,每每擦过都有意照顾。抽插至酣,忽然又发力抵在深处不动。而李岫弥在他指尖上拱起腰来,几度挣扎,双腿夹紧他腰又脱力滑下。前端茎体早已无人触碰,却高高擎起顶在腹部。最后带着哭腔身躯弹动几下,竟是汩汩泄身。魏子宏轻捋他阳根助他射净,李岫弥脸上一片湿润,已分不清是汗是泪。

    他高热未退,体酥身软,唇齿微张。魏子宏看定他面,心道这番痴缠景象也是动人,禁不住俯下身衔了他唇舌厮磨,而后退开一些,解了衣袍再欺身上前。李岫弥只觉腰被抬起,双腿被握着推开,而后一处坚硬火烫顶在后穴,缓缓楔入。

    李岫弥想再出声,却觉嗓子已带了沙哑,一下不住咳呛,连带身体也抽紧。魏子宏吐气低叹,身下发力一入到底,而后压定不动,扳过他脸拭去面上水迹。两人贴合极近,呼吸间热度相闻,李岫弥忍不住抬手抚摸他英挺眉眼,一时间竟心如擂鼓。

    魏子宏在他耳边低声命令道:“且抱紧了。”而后缓缓抽出,又倏忽猛进。李岫弥胡乱抱住他肩背,只觉天池倒倾地渊摇曳,混乱中一线阳烈气息渡来,化为炙暖情热流遍四肢百骸。下身又颤巍巍挺起,在两人腹间随魏子宏动作挤压磨蹭,很快湿滑一片。魏子宏仿若未见,丝毫不去理会,他难耐不堪,忍不住自己扶住阳根上下抚慰,魏子宏见状又狠插得重了几分,逼他哭叫出声,连连告饶。最后臊话也是说尽,倘若他还有一线清醒恐怕要羞惭欲死,只此时情潮翻涌几如灭顶,彻底无法思考,只凭着身体本能辗转求欢。

    不知几时,李岫弥又恍惚醒觉,似是又被抛上极乐。魏子宏沉沉抽插数下,忽而低头咬住他肩颈,犬齿破肉见血。他尚未觉疼,一股温热液体涌进体内,经此一激又令他攀上巅峰,此番却绵延漫长,几无尽头。

    一番胡天胡地,已是将将日落。二人皆是气道修士,稍稍吐纳便能恢复大半精力。李岫弥施小术将两人清理整洁,衣袍如初,只平日戴的发冠不知丢在何处。所幸魏掌门家底丰厚,随身物什一应俱全,取一嵌珠蛟冠聊作替代。

    他二人稍作休整就起遁光回返,李岫弥见魏子宏神色如常,心忖自己也不该一副食髓知味模样,没的叫人看低。只是如今在身侧虽不再受气机威压,却有了另一桩烦恼需想。

    他持定心神,去考虑几日后宴请之事,说近关乎延重观在此落脚,说远关乎上真大计,不可不慎。





    tbc,还有一更完结

  • 5#
    = = 回复于:2017-04-20 19:11:37
    = =
  • 魏六真是……根本不是什么正经A!
    肉好吃!武戏也棒!啪啪啪鼓掌
    • 总之魏六就是装的很正经其实完全不那么回事了
      =-= 评论于 2017-04-20 19:25:40
  • 6#
    = = 回复于:2017-04-21 01:13:36
    = =
  • 这肉赞赞的!
  • 7#
    = = 回复于:2017-04-21 03:06:19
    = =
  • 好吃!
  • 8#
    (,,Ծ▽Ծ,,) 回复于:2017-04-23 23:31:01
    (,,Ծ▽Ծ,,)
  • 天哪……大道的太太们文笔也太好了吧!!!
  • 9#
    假正经 更新于:2017-04-24 09:42:42
    假正经
  • 三更完结,谢谢捧场,冷CP只能自割腿肉塞安利……

    --------------------------------------------

    自那日回返,李岫弥静坐修持下,竟觉功行精进快逾平常,思来想去大约是所谓双修缘故,忍不住掩面扶额,颇觉尴尬。犹豫再三,还是觉得不妥,便决心不向魏子宏提起。殊不知魏子宏亦是从中得了好处,考虑过后,认为既是一举多得,不妨偶尔为之。且揭过不提。

    于修道人而言,数载不过转瞬,待李岫弥三重境完满,又得了龙君断角,自觉已可以此一试洞天。魏子宏道:“此一步跨去引动天地灵机,怕是遮掩不住。”发书向张衍禀明。不几日收到回书,道崇越真观和清羽门两派掌门已举派迁来风陵海。到此坐镇,当可无虞。

    两位真人甫一落脚,便着手布置阵法,修筑法坛。肖莘需看顾蝉宫,不能久驻,方柔嘉却留下,领几名同门在此协助。

    魏子宏地位特殊,无人指使于他,他倒向陶真宏求取些调配差事。身为渡真殿主之徒,又是一派掌门,便是得天独厚的遮掩身份。自溟沧调运的宝材法器经其安排,悄无声息流入风陵海小界。


    这日他正在府中打坐运功,忽闻天中隆隆声响,心中一动,出外观看,正见天穹上云层间一片缺口,灵机鼓荡,而后消失无踪。一时感慨:“看来李道友将要功成,待那以后,便是如恩师那一境界之人了。”

    方柔嘉不知何时立在一边,也看着远天出神,喃喃自语:“不知…有无可能去往此境。”

    魏子宏闻听此言笑道:“道友之师道行通玄,只要尽力修持,自然大道可期。”此话随口安慰,须知玉陵真人门下弟子诸多,却至今只有一人炼成元婴法身,可见艰难。

    方柔嘉美目看来,幽幽轻叹道:“恩师曾言,溟沧渡真殿主乃是大造化之人,道友未来成就当胜过小女许多。”

    “道友来此,可是有事告知?”

    方柔嘉一怔,点点头道:“陶真人有言,今日灵机泄漏,玉霄恐有所动作,怕是将要做过一场。”

    魏子宏略一思索:“洞天真人斗法,非是我等能够插手,只能收束弟子,随时准备应对。”又想以陶真人行事,如此言说大约也是信心不足。不过有恩师出借龙府在此,哪怕当真溃败,总是能遁走的。只是若李岫弥不能在此前突破,恐怕凶险万分。

    心念一转,只见一道光亮从魏子宏袖口跃出,停在半空,化为一年轻武将,抱臂言道:“以小主人资质,必能入得洞天,不必羡此人苟求下法,自断前途。”

    魏子宏不由失笑:“子宏谢过抱阳真人信赖,不过人各有机缘,李道友也未必自误。”心说也不知岫弥何时得罪这位真灵,令他如此不豫。

    抱阳钺嘴抿成一线,深深看他一眼,心道你俩行事知道避人,偏就从不避我,忍到此时已是我脾气太好。这话又不可当着方柔嘉面说,沉默半晌气哼哼一声,回了魏子宏袖里,传音道:小主人想我助他,也得看他有无那份缘法。

    魏子宏也传音道:“倘若我等撤离之时,李道友功行未至,怕是需要滞留此界。不知可否请真人一道分身在界门处,照拂万一。”只觉袖中轻摇,知是真灵应了。

    他转向方柔嘉稽首道:“多谢道友传话。也须劳烦道友通传贵派在此界弟子,自今日起不可擅自离岛外出,若见金符相召,立刻来我处集合,以备不时之患。”方柔嘉自无不应。


    十余载后,骊山山云池海宫阙中,玉陵真人阖目正坐,外间星河皎皎,与一十五座宫观交相辉映,柔光流转,静谧恢弘。

    大弟子沈梓心侍奉在侧,自送走那位魏真人,恩师便不发一言。她虽自小跟随恩师修行,此时也拿不准是何用意,只能暗自揣测。

    半晌,玉陵真人柔声道:“梓心,你下去吧,唤你方师妹来,为师有话问她。”

    而此时斗勺宫中,张衍亦睁开双目,询问魏子宏与玉陵真人谈话情形。

    魏子宏俯身再拜道:“恩师容禀,玉陵真人并未为难弟子,只说…说方道友对弟子一片痴心,她视门下弟子如儿女,自当为其言说,希望弟子再加考虑。”说完抬头看张衍神情。

    张衍笑道:“你作如何回应?”

    魏子宏见张衍态度随意,松口气道:“弟子答曰,虽感激方道友青眼相加,却恐辜负这份情意,更是不美。玉陵真人闻言道,既如此,此事便罢了。”

    张衍点点头:“玉陵真人风度不失。”又道:“我知子宏一心向道,不愿过多牵绊,这般甚好。只是为师有一问,我观你气机隐有龙相,当是功行有成,其中又有蛟气相缠,不知是何缘由。”

    魏子宏一凛,道:“恩师法眼无差,只是这却有原由……”张衍摆摆手打断道:“不必说与为师听,只需知你自家心中有数便可。”魏子宏忙称是,知自家师尊洞若观火,只不来点破,倒也没有怪罪的意思,似是默许。

    话题一转去了玉陵真人所赠西河之水上,此事便就揭过。


    那一日海上,魏子宏护送宝材前来,将离去时,见岸边一少年背影似虚还真,像在等他,是李岫弥一缕分光化影在此。见他走近,回头笑了笑,又转头望向海天交接处。

    魏子宏走到他身边坐下,也望向远方,见水天茫茫一线,偶有飞鸟掠过。一轮落日缓缓下沉,半边海水如被血染红。

    “劫起之时,当无这般安详景象。”

    李岫弥轻声道:“待到那时,也无人能独善其身。”

    魏子宏道:“道友已身在局中,尚有一搏之力,而我辈功行不足,只能坐等发生。”他见那缕身影略微闪烁,又道:“恩师有言,奉掌门谕令坐关以待,想是开劫之期不久矣。”

    分光化影点点头道:“是了,你此番回去,当无需再来。”低头一思,忽而发笑,道:“想当日于风陵海初见道友,如何也猜不到今日情形。”魏子宏便想起他束发莲冠,宽袍广袖趺坐海贝当中,一柄小旗倚在肩上,对数百上千小妖讲道。感知他目光,回过头来,含笑向他点头致意。

    海风扑面,卷动二人衣袍。魏子宏起身,注视天边半轮残阳,半晌道一声保重,抬手驾起飞舟往海天间远去,倏忽消失不见。

    分光化影目送良久,就此别过。


    END




    李岫弥者,原身西海异鳢也,天地孕育,开得灵智。偶得机缘,蒙一石像指点修成神通,欲夺一岛开派。时溟沧渡真殿主见之奇异,擒而未杀,复又出言指点。岫弥感念,自此收敛,于海上开坛传法,不拘妖族异类皆可与闻。

    时过百载,渡真殿主六徒途径此地,见其教化众妖,风度闲雅,起惜才之念。遂与结交,荐之于师,又献一计,以掣肘南崖。渡真殿主允之,着岫弥重立石师道统,号曰延重,为瑶阴下宗。授岫弥金契玉印,领掌门一职。夙愿已偿,石师化光仙去,岫弥怅然叩别。

    数十载,受封于妖廷,得一龙君残角,以窥上境。为溟沧计,与陶、米二真结阵踞海,致南崖无暇北顾。后九洲劫起,三真败于玉霄辟壁,为含离神砂所侵,仅陶一人以身免。岫弥自知将死,笑曰:早知今日,却未能放下,徒有一牵挂耳。又曰:惜乎不知天外之景何如。陶动容曰:若此战得胜,当能见得。含笑而去。

    至山海界,诸派重立山门。延重一门立派北海宿凤洲,因其羸弱,暂附上宗。渡真殿主六徒护持其转生。十载收得一徒,灵秀非常。

  • 10#
    = = 回复于:2017-04-24 09:51:29
    = =
  • 完结撒花(❁´◡`❁)*✲゚*虽然已经知道结尾了,但是还是戳戳的……
    • 给你爱的么么
      *◡* 评论于 2017-04-24 10:03:31
  • 11#
    (,,Ծ▽Ծ,,) 回复于:2017-04-24 12:43:01
    (,,Ծ▽Ծ,,)
  • 啊啊好吃!结局应该……不能……算BE吧!
    师兄早已看穿徒弟2333
    • 结局大概就是天下有情人终成师徒吧……
      *-* 评论于 2017-04-24 12:54:49
  • 12#
    .⁄(⁄ ⁄•⁄ω⁄•⁄ ⁄)⁄. 回复于:2017-04-27 12:51:38
    .⁄(⁄ ⁄•⁄ω⁄•⁄ ⁄)⁄.
  • 好棒(⊙v⊙)
  • 13#
    = = 回复于:2017-06-18 21:02:26
    = =
  • 结局略有伤感。虽能转世,但终究不是最初那人了TUT
  • 14#
    .⁄(⁄ ⁄•⁄ω⁄•⁄ ⁄)⁄. 回复于:2017-06-18 23:42:02
    .⁄(⁄ ⁄•⁄ω⁄•⁄ ⁄)⁄.
  • 文风好赞啊!!!结尾有点虐
  • 15#
    = = 回复于:2018-02-23 16:47:05
    = =
  • 正看得起劲的时候……be了……
  • 16#
    (  ͡°  ͜ʖ  ͡°) 回复于:2018-03-05 20:17:14
    (  ͡°  ͜ʖ  ͡°)
  • 有韵味
    结局已定,当中有过一段也是添彩
  • 17#
    = = 回复于:2018-03-09 01:44:07
    = =
  • 含泪吃下这口甜玻璃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