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安全期

OOC注意。OOC注意。OOC注意。重要的话说三遍。
1 圈子: 霹雳布袋戏 CP: 日月 角色: 素还真 谈无欲 TAGS: ooc ABO
作者
我恨我手抽 发表于:2017-03-26 21:15:16
我恨我手抽

苦境有很多修道人。
基本都是Omega。
因为修道能让Omega摆脱烦人的发情期。
苦境生了Omega的人家,凡是有点能力,都会送孩子去修道。
不需要真的成仙得道,只要能控制住发情期,直到成亲、被标记。
这样就能避免很多人间悲剧。
当然,也有一些想不开的alpha和beta,为了抑制性欲,或者真的崇拜仙佛去修仙。
结果无一例外的变成了暴力狂。
没错,我说的就是佛门。
但谈无欲并不是佛门。
当然也不是alpha或beta。
谈无欲被送去修道,单纯就因为他是个Omega。
他的师父八趾麒麟是个Omega。
他的师弟无忌天子也是个Omega。
他的师门同道基本都是Omega。
基本。
谈无欲本来以为师兄素还真也是个Omega。
直到他入门50年后,代替师父去给素还真寿终正寝的老母上香,才从素家亲戚的嘴里知道,素还真被送去修仙是因为他们根本就不知道他到底是ABO的哪一个性别。
想当初,同辈们或早或晚,身上都飘出了信息素的味道。
然而素还真还是一身莲花香味,根本就闻不出信息素。
他们把他放到水里泡了三天三夜,楞没能把他身上的莲花味泡掉。
最后只好送去修道。
这样无论他成人后是AB还是O,都不会因为欲求不满而搞出什么事情来。
谈无欲想,素家人真是拿衣服,搞事情根本就是素还真的天性,那货搞事情不需要任何理由。
谈无欲上完香,就准备回半斗坪了。
素还真因为要守孝三年,不得不在坟头上结庐,表情那叫个悲剧。
素家亲戚看了,都感动的直掉眼泪,称赞他是个大孝子。
谈无欲想,素家人真是傻的不行,那货分明是在哀悼自己逝去的三年没法搞事的时间。
谈无欲又想,没了素还真,我就可以称霸半斗坪了,看八趾麒麟那个老东西还敢不敢无视我。
谈无欲就潇洒的走了。

三年过去了,谈无欲并没有称霸半斗坪。
因为素还真不在,八趾麒麟就把所有的杂事情都交给了谈无欲,忙得他脚不沾地的。
谈无欲简直忙成狗,师父和师弟还要时不时的火上浇油一把,说他做的不如素还真。
谈无欲忍气吞声了整整三年,瘦了十几斤。
连玄功都退步了。
直到素还真回来。
三年守孝,这货居然胖了。
谈无欲想,一定是守孝期间不老实,偷偷吃肉了。
素还真一看到他,就恨铁不成钢的说:“谈无欲你是不是傻?师父的话敷衍敷衍就好了,没必要每条都去做啊?快古稀的人了怎么就那么不开窍呢?”
谈无欲听了,当时就气晕过去了。
他人事不省的躺了不知道多久,醒来的时候就看无忌天子虎视眈眈的趴在床边。
谈无欲心里一跳,惊讶说:“无忌,你——”
无忌就跳了起来,一把骑到了他身上。
谈无欲赶快运起玄功,把他打昏。
他把无忌拖起来,捆到椅子上,毫不意外的看到无忌裤子全湿了。
无忌天子是三兄弟中最弱的,玄功修行不好,时不时就要发一次情。
师徒几个都很习惯了。
谈无欲就拿了一套封锁气味的阵旗出来,准备出门布阵,以免把方圆十里内的alpha都吸引过来。
“无忌,你师兄——”
素还真刚踏进门,手里的药碗就掉在了地上。
他捂着鼻子说:“我靠,这什么味道,这么臭。”
谈无欲没好气的说:“还不是你的好师弟。”
素还真说:“不会吧,我记得无忌不是——”
素还真看了谈无欲一眼,表情顿时诡异起来。
谈无欲毫无知觉的说:“让开,我要出去给他布阵。”
素还真夺过阵旗,说:“你省省吧,想把方圆十里内的alpha都引过来吗?”
谈无欲说:“你有病吧?不布阵才会引来alpha啊?”
素还真无奈的说:“谈脱线,你还真脱线啊,自己发情了也感觉不到吗?”
谈无欲说:“我?怎么可能,我又不是无忌那种傻子,玄功圆满的很。”
素还真说:“你没感觉四肢无力、身体发热?”
谈无欲说:“那是气急攻心的后遗症。”
素还真说:“你……你没发现你……裤子湿了?”
谈无欲说:“那是无忌蹭的。”
素还真无语极了。
素还真说:“谈无欲,要不是看在你发情的份上,我简直想揍你一顿。”
谈无欲正要反驳,素还真打断他说:“我出去布阵,你自己回去摸一把屁股,看看到底是不是发情。不是的话,我再放你出来。”
素还真说完就走了。

谈无欲心有不服,就伸手摸了把屁股。
果然是湿的。
谈无欲心凉了一半,再往里摸了摸。
简直水流如注啊。
谈无欲顿时就慌了。
从8岁修道开始,他就没有发过情,对发情的认知也仅仅停留在师父捆无忌、布阵之上。
这其实是他人生第一次发情。
谈无欲想,要不,我把自己捆起来?
谈无欲又想,玄功有抑制情欲的功效,要不我先试着运个玄功?
谈无欲就坐到地上,开始运功。
然而无忌的信息素气味太浓,浓到他根本无法入定。
每次他运到紧要关头,就感到四肢无力、身体疲软、屁股打滑、完全坐不住。
谈无欲只好放弃运功,扶着凳子艰难的站起来。
分泌的液体顺着腿就流了下来,简直吓人。
谈无欲摸了把裤子,湿了好大一片。
谈无欲想,太丢人了,绝对不能让人看到。
谈无欲就把外套脱下来,围在腰上。
里屋传来乒乒乓乓的声音,看来是无忌醒了。
谈无欲隐约想起,师父曾经说过,Omega发起情来,会疯狗一样、不顾一切的满地找alpha求操。
谈无欲听着里屋的呻吟、挣扎声,额上青筋直跳。
谈无欲想,自己不会也像那样……
谈无欲又想,天哪,完全无法想象!
谈无欲想着,要不还是捆起来吧。
但这间屋里只有一条绳子,就是用来捆无忌的那条。
谈无欲正在想要不要进屋把床单撕了,素还真就进来了。
素还真拿着一张符咒,进了里屋,往无忌身上一拍,就扛着他出来了。
谈无欲忍不住问:“你要带无忌去哪里?”
声音诡异的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素还真顿了顿,说:“师父说你是50年来第一次发情,肯定很凶猛,不能让你俩呆在一块,否则会没完没了的。”
谈无欲顿时羞愤欲死。
素还真拍了拍无忌,说了声“好好休息”,抬脚就走。
谈无欲忙叫住他:“等等——”
声音诡异的简直想让他就地撞死。
素还真停住脚步,回头看他。
谈无欲尽量压低声音说:“你……给我带条绳子回来。”
素还真“哦”了一声,出去了,还不忘给他把门带上。
谈无欲想,妈的,今天真是把五十年的老脸都丢光了。

    1#
    我恨我手抽 更新于:2017-03-29 12:41:35
    我恨我手抽
  • 发情热越来越厉害。
    谈无欲完全站不住脚,又想赶快拿了绳子捆自己,只好坐到地上,靠着红木凳子等素还真。
    他的外套已经全湿了。
    素还真直到晚上才过来,手里拿着绳子和药。
    “师父说,让你把这个药——”
    谈无欲一听到他的声音,就松了口气。
    然后就倒地上了。
    素还真吓了一跳,忙过来扶他:“无欲!”
    谈无欲四肢无力,刚扶起来,就软趴趴倒在他怀里。
    其实他一点都不想倒在地上、或者倒在素还真怀里。
    谈无欲想,妈的,丢死个人了。
    “绳……绳……”
    素还真把绳子递给他。
    谈无欲手软的连拿都拿不动。
    素还真说:“哇靠,不愧是积压五十年的凶猛发情期。”
    谈无欲给他翻了个白眼,竖了个软绵绵的中指。
    素还真嚣张的说:“无欲,你这个样子看起来比平时聪明了一百倍。”
    谈无欲没说话,一口咬在他手上。
    剧痛。
    素还真这才收敛了一点,说:“师弟,你先把这个药吃下去……”
    谈无欲就张开口。
    素还真给他把药塞进去,也不知触到了哪里,一口就吐了出来。
    素还真只好再把药给他捡起来,在衣服上擦了擦,塞回去。
    谈无欲又吐了出来。
    本着大概不是那么好的心眼,素还真又给他塞了两次。
    谈无欲都吐了,而且吐的越来越厉害。
    素还真只好放弃,把药顺手放到桌上,拿起绳子准备捆他。
    谈无欲根本站不起来。
    素还真扶了两次扶不动,只好把他抱起来。
    谈无欲身上烫的跟火炉似的。
    素还真说:“师弟啊,你说你要是冬天发情该多好,我们就能省下炭火钱了。”
    素还真又看了眼说:“不过冬天衣服不好洗,还是算了吧。”
    谈无欲一句话都没说。
    他的表情堪称生无可恋。
    但他的脸却因为发情而发红。
    素还真就特别没心没肺的哈哈哈了起来。
    一下吸进去好多口Omega信息素。
    然后他就感觉好像哪里不对了。
    素还真想,不会吧,我明明是个无性人啊,最多也就是个beta而已。
    素还真又想,beta的话,是很容易受Omega影响。
    素还真想,应该不要紧吧,赶快把他捆了出去调息就好。
    然后他就很心大的把谈无欲抱进了里间。

    里间比外间小了很多。
    素还真进去,顿时觉得信息素浓了不少。
    但他还没有清楚的意识到哪里不对。
    素还真把谈无欲放到椅子上,正要松手,谈无欲就搂了上来。
    素还真吓了一跳,条件反射的就推了他一把。
    然后他的手臂就被谈无欲抱住了。
    谈无欲膏药似的粘着他,身段柔软、吐气如兰,还用大腿各种蹭,饶是自认无性人的他都有点把持不住。
    素还真废了好大的劲都没能把他撕下来。
    然而清香白莲毕竟是(号称)掌握文武半边天的人,素还真当时就急中生智的想了个办法。
    素还真说:“无欲啊,你这个样子莫非是想承认你在我之下?”
    这个办法果然有效。
    谈无欲直接就咬在了他手臂上,隔着三层衣服,活生生给他咬出血了。
    素还真吃痛一抽手臂,果然甩开了谈无欲。
    谈无欲就倒在地上,呻吟,欲求不满的自抱自摸。
    素还真看他狼狈兮兮的样子,居然有点口干舌燥。
    素还真想,Omega发情的信息素真不是盖的。
    素还真觉得自己应该过去捆他,但是又怕被他粘着。
    于是他又想了个办法。
    素还真说:“谈无欲,你这个欲求不满、欲火焚身、欲仙欲死的样子我都记下来了,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告诉第二个人的,哈哈哈!”
    果不其然的看到谈无欲脸白了。
    素还真就趁着他恢复一丝神志,赶快过去把他捆起来。
    谈无欲紧紧咬着嘴唇,瞪了他一眼。
    素还真看着那湿漉漉的小眼神,第一反应是这事他能嘲笑他一百年。

    总算把谈无欲捆好了。
    谈无欲全程都很配合,没有挣扎也没有发情。
    素还真捆完抬头时,才发现他竟然咬破了嘴唇,血都流到下巴上了。
    有点……好看?
    鬼使神差的,他凑上去,舔了舔流下来的血。
    甜的。
    谈无欲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小眼神比刚才还要湿漉漉。
    谈无欲张开口,用低哑的声音说:“素还真,等我出去……一定宰了你!”
    语气比起生气更像是撒娇。
    素还真顿觉十分有趣。
    素还真说:“什么?师弟你喜欢这样?”
    他恶作剧般的, 在那嘴唇上舔了舔。
    谈无欲眼眶马上就湿润了。
    素还真想,原来Omega发情这么好玩。
    素还真又想,怎么无忌发情就没这么好玩呢?
    他突然不急着走了。
    素还真说:“无欲啊,师尊的药有抑制情欲的效果,我去把药拿来给你吃。”
    谈无欲说:“操!”
    素还真说:“唉,五十年的老情欲果然不好压制,对着beta都求操了。”
    谈无欲气的浑身都发抖了。
    也可能是发情导致的。
    素还真窃笑,出了外间拿药。
    素还真拿了药回来,对他说:“无欲啊,师兄不想看着你难受,所以你一定要把这个药吃下去。”
    谈无欲不知为何没有开口,连眼睛都闭上了。
    素还真看他忍得全身颤抖,两腿之间顶的老高,顿时起了搞zuo事si的兴致。
    他跨坐到谈无欲身上,屁股的位置处心积虑,拿药丸蹭他的嘴唇,用特别温柔的声音哄他说:“无欲啊,来,张开口,啊~把药吃下去~”
    谈无欲睁开眼睛,瞪了他一眼。
    不仅毫无杀伤力,反而还含嗔带怨。
    素还真一下就乐了。
    他嘿嘿的笑着说:“无欲啊,你是要我用嘴巴喂你吗?嗯?”
    谈无欲把头扭了过去。
    素还真调戏他说:“师弟啊,虽然不能帮你解决需求,但是亲一下缓解缓解,师兄我还是愿意献身的~”
    谈无欲尖声说:“谁要你亲!”
    素还真看他从脖子到脸颊都红透了,耳朵更是红的滴血,心想这场面何止一百年,我能嘲笑他一辈子。
    鬼使神差的,他用嘴叼了那颗药丸,扭了谈无欲的脸过来,吻上去。
    药丸卡在谈无欲牙齿上。
    素还真就用舌头舔他,吮吸他的嘴唇,往他嘴里灌唾液。
    谈无欲喉咙里发出一两声堪称娇艳的呻吟,很快就崩溃了。
    素还真轻轻松松的把药送了进去,还用舌头一直顶到喉咙里。
    谈无欲吞了药,也吞了他好多唾液。
    素还真正想嘲笑他“吃了我的口水就要听我的话”,信息素的气息就扑面而来了。
    不是闻到,不是感觉到,而是直接冲进嘴里,浓郁的化不开的气味。
    这种气味足以让任何人抓狂,包括素还真。
    身体前所未有的热起来,某个向来吊儿郎当的部位突然抬头,呼吸也变得焦灼起来。
    理智告诉他应该停止,实际上他也是这么做的。
    但他跨坐的姿势并不是很稳当。
    于是他往后退的同时,带倒了谈无欲。
    咚!
    两人滚倒在地。
    被磕醒的谈无欲喘着粗气,对素还真说:“操……你大爷的……”
    声音格外沙哑难听。
    但素还真听到耳朵里,简直就像在说“操我”。
    他喘着粗气,看了他一眼,忍痛爬起来,飞也似地跑了出去。

  • 2#
    我恨我手抽 更新于:2017-03-29 12:42:22
    我恨我手抽
  • 素还真冲出大阵,冲到后山。
    草木清新的空气中,他明显闻到自己身上不属于莲香、也不属于Omega信息素的一丝气味。
    alpha信息素的气味。
    素还真深吸了几口气,跳进山上的深潭里。
    冰冷的潭水浇熄了他的欲火。
    素还真拖着沉重的躯体爬出水潭,苦笑。
    师门上下都是Omega,自己居然是个alpha。
    而且,门中现在就有两个发情中的Omega,在他身后五里之外。
    潭水并不能洗掉他身上的alpha信息素气味,就如当年的药汤也洗不掉他身上的莲香味。
    素还真想,玄功有压制情欲的效果,要不我运个功试试?
    素还真就坐下来运功。
    他运行着真气,渐渐进入忘我境界。
    眼前突然跳出了谈无欲摔倒在地的身影。
    真气陡然一乱。
    素还真赶快排除杂念,压下真气收功。
    他睁开眼睛,谈无欲的脸却在眼前挥之不去。
    素还真再次跳进深潭。
    眼前的景象并没有改变,反而引出了更多细节。
    因为一直以为他是beta,师兄弟们对他根本毫无防备。
    素还真蓦然发现,他见过谈无欲身上几乎每一寸地方。
    他知道他手掌的温度、皮肤的触感。
    他知道他身体的柔软。
    他甚至见过他的——
    哗啦。
    素还真跃出水面。
    此刻的他,看起来比倒在地上的谈无欲还要狼狈。
    素还真想,这下事情真的大了。
    素还真又想,呸,清香白莲才不会轻易狗带。
    素还真就整了整衣服,摆了个仙风道骨的pose,念道:“真神——”
    素还真想,我操,居然念错了,还好周围没有人。
    然后他重新念了一遍自己的诗号,指望靠这个激起他的才智和聪明,赶快想出来一个解决办法。
    果然冷静了下来。
    素还真思考着。
    没有人认为他是个alpha,包括他自己,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不知道关于alpha的一切。
    首要的第一件事,就是避开师门里那两只发情的omega。
    alpha虽然没有发情期,却很容易被omega的气味吸引,尤其是像他这样第一次发情的五十年老处男。
    万一陷入谈无欲那样的情况,一个疯狂的alpha比一个疯狂的Omega危险的多。
    谈无欲……
    素还真摇摇头。
    总之,最好是找一个没有omega的地方,等欲望消解了,运了玄功,重新修至圆满了再回山门。
    素还真就算了算周边村落到这里的距离。
    然后杯具的发现周围根本就没有方圆十里杳无人烟的地方。
    八趾麒麟的性格,说难听点就是鸡婆,什么闲事都喜欢管上一管,也因此周边聚集了许多村落。
    素还真想,这个师父真他妈的不靠谱!
    素还真又想,要不直接上云渡山去?
    佛门都是alpha和beta,虽然有传染暴力症的可能,但也比跑出去做出什么丢人的事情好。
    而且他们还特别擅长压制性欲。
    素还真越想越有道理,就准备化光而走。
    一道破空声过,手上多了一封书信。
    八趾麒麟去照看谈无欲的状况,居然被他引动了自己的发情期,只好拿了副阵旗把自己给封印了。
    信上絮絮叨叨写了很多,都是如何照顾发情期Omega的方法。
    素还真看着信,顿觉生无可恋。
    素还真想,操他大爷的,这个师父果然很不靠谱!

  • 3#
    我恨我手抽 更新于:2017-03-29 12:43:21 此章有肉
    我恨我手抽
  • 我是一块红烧肉
  • 4#
    我恨我手抽 更新于:2017-03-29 12:44:14
    我恨我手抽
  • 耳边好像还充斥着他的呻吟声。
    他说:“不要。”
    都说omega说“不要”就是在说“要”,可他就是下不去手。
    素还真想,唉,我果然还是太正人君子。
    这么一想,他又高兴了起来。
    没两秒,又消沉下去。
    谈无欲是真不想要。
    他知道。
    素还真想,我到底哪里不好,这么讨厌我。
    素还真又想,可能平时真的太欺负他了?
    他想,我平时也这么对无忌和师尊,怎么他们就没他这么讨厌我呢?
    素还真想来想去,思绪都绕在谈无欲身上。
    等他意识到这一点,天已经亮了。
    又该给他……们送饭了。
    素还真闻闻自己身上浓烈的alpha气味,再次感到生无可恋。
    他想了想,就发了封信给妹妹素柔云。
    素柔云很快就带着人过来了。
    都是断绝恩爱多年的老omega。
    几个老人家熟练的给他们煎药、煮饭、送饭、喂饭,很快就从阵里出来了。
    丝毫没有受影响的样子。
    素还真盯着他们看了半天,忍不住问:“他……们,怎么样?”
    老人家说:“那老的和小的还好,中间的第一次发情,反应大的不得了,都快撑不下去了。”
    素还真说:“那,那,没有什么办法……”
    老人家说:“没什么办法,第一次都这样,只能熬,熬不过就死了。”
    素还真顿时脸色发白。
    另一个老人家说:“哎呀你别乱说话,看给人吓的。”
    老人家说:“后生仔,你进过那屋吧。”
    素还真说:“是。”
    老人家说:“对了,就因为你进过,他的反应才这么大。你身上的alpha气息对他就是毒药,以后千万注意了。”
    素点点头,问:“那,那他,会,会……”
    老人家说:“不会啦,只是吓你的,让你长点教训。”
    素还真:“……”
    素还真想,要不是看你老,爷吓不死你。
    之前那个老人家这时插口说:“虽然不会死,但也会很难受啊。”
    另一个老人家点头说:“生不如死。”
    素还真想起谈无欲身上那些伤,顿时就被愧疚感淹没了。
    老人家还在火上浇油:“以后的发情期都不会准了。”
    “每次都会很痛。”
    “全身痛。”
    “一辈子都不能见风了。”
    “畏光,怕冷。”
    “不发情时体温偏低,发情时体温过高。”
    “会烧成傻子。”
    “会……”
    素还真听的脸色发白。
    素柔云看不过去,阻止他们说:“你们吓到我哥了。”
    素还真不自在的扭头。
    素柔云说:“没事的哥,其实也就是难受一点,以后玄功难得圆满,控制不好发情期罢了。”
    素柔云说:“这样的,基本就废了。”
    素还真顿时如遭雷击。
    素柔云说:“骗你的。”
    素还真说:“啊?”
    素柔云说:“不过真的很难受就是了,你千万离他远一点。”
    素还真说:“……”
    素还真想,要不是你跟我一个妈,爷一定打死你。

    alpha对发情中的omega确实影响很大。
    主要是因为欲求不满。
    知道这一点后,素还真就搬到云渡山去了。
    顺便向一页书前辈请教控制情欲的办法。
    一页书说:“简单,转化成暴力就好。”
    素还真说:“……这样好像并没有什么区别?”
    一页书说:“有,一个是为民之害,一个是为民除害。”
    一页书又说:“反正alpha没有发情期,玄功练的好的话,也不受omega影响。”
    素还真就努力的修炼玄功。
    一页书还教给他几种法门。
    都是怎么打人的。
    素还真练了几天,感觉还是静不下心来。
    他总觉得对不起谈无欲。
    素还真想,以后对他好一点吧。
    素还真又想,怎么他就没对我欲求不满呢?
    思来想去,还是回到他身上。
    素还真叹了口气。
    他想,不知道他现在好不好。
    素还真想了想,就练起了一页书的法门。
    果然静下心了。
    他现在只想打人。
    然后他就出去行侠仗义了一番。
    回来的时候,果然心静如水。
    玄功蹭蹭蹭的就修圆满了。
    身上暴躁的alpha气息也没有了。
    然后他就照着修了下去。
    十五天后,他收到了师父的飞书。
    八趾麒麟说:“你要是再跟着佛门的人鬼混,我就把你逐出师门!”
    素还真就乖乖回了半斗坪。
    师父和无忌已经没事了。
    素还真就问师父:“我要不要搬出去住?”
    八趾麒麟说:“你这是看不起我的功法吗!想混佛门是吗!我现在就给你把头发剃了!!!”
    素还真赶快转移话题说:“无欲呢?怎么没看见他?”
    八趾麒麟老脸一皱说:“别提了,他还在发情呢。”
    素还真说:“这么久?!”
    八趾麒麟说:“五十年啊,算起来得有十一年呢,一个月能下来算好的了。”
    八趾麒麟又说:“他这个样子不补一下撑不住啊,回头我给他炼两颗药丸去。”
    八趾麒麟就摇着头走了。
    当晚他就入了阵。
    当晚他就又把自己给封印了。
    八趾麒麟说:“杯具啊,他信息素味道太浓了。素还真啊,你记得看好无忌,别让他乱跑。”
    素还真只好又托素柔云给他找人。
    素还真眼睁睁看着老人家们白脸皮进去、红脸皮出来。
    老人家们说:“感觉自己年轻了好几岁!”
    素还真看着他们皱巴巴的面皮,翻了个白眼。

  • 5#
    我恨我手抽 更新于:2017-03-29 12:44:40
    我恨我手抽
  • 谈无欲在阵里一直待了一个多月。
    第四十七天,他终于结束了自己的第一次发情期。
    整个人瘦成了骷髅。
    素还真看了,特别心疼。
    他现在知道,如果自己当时没有进去,谈无欲能早出来半个多月,也不会这样懵懵的。
    他有点想跟他说对不起。
    但结果他一开口,不知怎的就变成嘲讽了。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因为无论他怎么嘲讽,谈无欲都没反应。
    素还真想,不会真烧坏脑子了吧。
    他想给谈无欲把个脉。
    素还真对自己的医术还是很有信心的。
    主要是他也没什么机会实践自己的所学。
    但是谈无欲不让他把脉。
    他根本就不理他。
    素还真想来想去,决定趁半夜他睡着了进去把脉。
    想想很快就有实验……很快就能治愈师弟的病了,心里还有点小激动。
    朔月,伸手不见五指。
    素还真偷偷摸摸的摸进了谈无欲的房间。
    然后就被扔了出来。
    素还真连摸了三个晚上,最后谈无欲忍无可忍,给他揍了一顿,直接扔出了半斗坪。
    谈无欲说:“你这个不知廉耻的狗东西!”
    素还真这才发现他误会了。
    素还真赶紧说:“哎呀师弟你误会了我只是想帮你号脉——”
    谈无欲说:“号你妹!”
    一脚踹了出去。
    素还真只好放弃。
    师兄弟两个更加不对盘了。
    谈无欲看他的眼神就跟看杀父仇人似的。
    哪里都要强出一头。
    结果就再也没胖回来,成了师门唯一一个尖下巴。
    素还真摸摸自己的圆脸,再看看他高耸的颧骨,心想,胖还是有好处的。

    转眼三年过去了。
    谈无欲家里来信,让回去一趟。
    谈无欲就离了山门。
    一个多月都没回来。
    八趾麒麟去了两封信,都石沉大海。
    谈无欲父母十多年前就去世了。
    照理说没什么能让他在家留一个多月。
    八趾麒麟有点担心,就让素还真往谈家一跑。
    素还真就去了。
    但由于他不知道具体地址,就先在附近打听了一下。
    谈无欲居然要成亲了。
    素还真的第一反应是,卧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然后他就屁颠屁颠的上门去嘲讽谈无欲。
    被拒绝入内了。
    素还真讲明是师门过来送礼的,还拿了一张礼单出来。
    依然被拒绝了。
    素还真顿时觉得哪里不对。
    但是谈无欲在半斗坪的时候也常常拒绝他入内。
    然后他就很心大的摸进了谈家。
    他溜进谈无欲屋里的时候,谈无欲眼睛都大了。
    样子特别可爱。
    素还真说:“哈哈哈,谈兄,新婚快乐啊~”
    谈无欲就把杯子照脸扔了过来。
    素还真接住杯子,继续滔滔不绝的嘲讽他。
    谈无欲说:“素还真!你再不出去我喊人了!”
    素还真说:“不愧是要做新娘子的人啊,赶人出去都不用脚踹了~”
    谈无欲就冲上来踹他。
    没什么力气。
    素还真说:“师弟啊~看来你在家是没吃饱饭啊~这么没力气~”
    谈无欲说:“素还真,你总说我脱线,我看真正脱线的是你吧!”
    谈无欲说:“老子在发情期!你个死alpha还不给我快滚!”
    素还真说:“什么?!”
    然后他特别不信的上前摸了一把。
    果然很热。
    谈无欲被他一摸,差点就倒下了。
    素还真赶快给自己放了个封闭气息的法术。
    谈无欲说:“没用的……妈的老子马上就结束了,你这个狗日的神经病非要这时候来……唔……”
    素还真摸了摸鼻子。
    谈无欲说:“还不快滚出去!”
    素还真说:“那个,师弟啊,你不是玄功修得很完满了么,怎么会……”
    谈无欲说:“谁知道冷剑白狐在发情啊!”
    素还真说:“呃……那,那你,真的要成亲嫁人、不回山门了?”
    谈无欲说:“我嫁你妹!”
    素还真说:“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就得喊我哥了。”
    谈无欲软绵绵的踹了他一脚说:“滚!”
    素还真就跑了出去。
    素还真想,杯具,又遇到他发情期了。
    素还真又想,怎么他老是对我欲求不起来呢?
    师门另两个omega,发情期见了他都乖顺很多,唯独谈无欲一脸抗拒。
    素还真想,可能当年我那一下吓到他了吧。
    想起当年,身上就有点躁动起来
    素还真深吸了一口气,就出去行侠仗义了。
    等他回来,谈府连红绸都挂起来了。
    他赶快问了个路人:“怎么回事?”
    路人说:“谈家那个60岁的老公子,终于是要嫁出去了!”
    素还真说:“嫁?嫁给谁啊?”
    路人说:“xx家的xxx,听说过没有?那可是京城第一当红小鲜肉!”
    素还真说:“小鲜肉?年龄差那么多不要紧吗?谈无欲能当他爷爷了!”
    路人说:“那有什么!谁不知道修仙的人都仙气飘飘、貌美无双、闭月羞花的,还会很多房中术,娶到就是赚到!”
    素还真说:“他会就有鬼了……话说他不是还在发情期?这样娶法不是犯了忌讳?”
    路人说:“发情好啊!发情期的omega一个比一个淫荡,干起来绝对爽翻哎呀——”
    素还真一拳揍翻这个路人。
    他装作道贺,混进谈家。
    然后趁人不备溜进谈无欲房间。
    八趾麒麟亲炼的封阵已经被磨的只剩一层,几乎不能察觉。
    素还真想,难怪我当初没发现他发情。
    素还真又想,原来他们早就想嫁他,叫他回家,引他发情,全都是阴谋。
    素还真想,当时我要没进来,他说不定现在已经逃脱了。
    这样想着,他就更坚定了救人的信心。
    “无欲!”
    谈无欲被换上大红礼服,捆在椅子上。
    素还真给他松绑,他马上就把红外套给扯了。
    素还真赶快说:“嘘嘘嘘——我来救你出去,别把人引来了。”
    素还真说:“我……是我对不起你,你忍耐一下,我这就救你出去。”

  • 6#
    我恨我手抽 更新于:2017-03-29 12:45:29 此章有肉
    我恨我手抽
  • 我是一块红烧肉
  • 7#
    我恨我手抽 更新于:2017-03-29 12:46:06
    我恨我手抽
  • 噩梦一样的发情期总算结束了。
    谈无欲对他的态度更恶劣了。
    素还真再三说:“我保证不会说出去!”
    然后差点被谈无欲从山顶上扔下去。
    回山门的路上,素还真忍不住感慨:“你这么凶残,将来怎么嫁出去?”
    谈无欲没好气的说:“不劳你操心!”
    素还真说:“人说omega发情期都会到处找alpha求操,怎么我就没见到你求我操?”
    谈无欲说:“我操你大爷!!!”
    两人就一路打回了山门。
    然后发现山门被谈家人封锁了。
    理由居然不是“交出谈无欲”,而是“交出素还真”。
    为首的谈家远亲说:“兀那素还真!辱了我们公子的清白,还害了他的性命,一定要血债血偿!”
    谈无欲当时就兴灾乐祸的跑了。
    素还真追上他说:“谈兄!谈兄!你可不能就这样抛弃我啊!”
    谈无欲说:“我管你去死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素还真说:“师弟啊,劣者受难事小,损你清誉事大啊!”
    谈无欲说:“关我屁事!我已经是个死人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谈无欲就把名字改成“六丑废人”,屁颠屁颠的出去行侠仗义了。
    素还真只好独自去跟谈家人周旋。
    死活谈不拢。
    好不容易让他们相信谈无欲还活着,死活不信他们俩啥也没发生。
    素还真被缠得直瘦了十五斤。
    等六丑废人摸着啤酒肚回来的时候,他连尖下巴都瘦出来了。
    谈家人一看到胖乎乎的六丑废人,就怒骂素还真:“把人家肚子都搞大了,还说没有发生什么!始乱终弃的人渣!”
    六丑就黑着脸把他们打了一顿,扔出了山门。
    素还真擦着汗说:“早这么干不就结了……谈脱线,你这个脱线果然是家族遗传啊。”
    谈无欲就把他也打了一顿,扔出了山门。
    谈无欲出门游历了一转,整个人正常多了。
    对素还真也不再冷脸相待。
    他的功行也更圆满了,甚至能照顾发情中的无忌。
    素还真就不太正常了。
    他老想起山洞里那个嘴硬手软、依偎着他呻吟的谈无欲。
    素还真想,发情的时候萌多了。
    转眼又是三年过去,无忌家里也来了信,说是先前定亲的愁月仙子修仙回来了,催他回去完婚。
    素还真本以为八趾麒麟会反对,就像对谈无欲那样。
    没想到八趾麒麟屁颠屁颠的就帮无忌收拾了行李,送了出去。
    素还真问:“师尊,你不反对?”
    八趾麒麟说:“反对什么?他们俩本来就是一对啊。”
    素还真说:“啊?”
    八趾麒麟说:“无忌每个月都能收到女朋友的信物,你不是也常常吃他带的寿司嘛。”
    素还真说:“不是,无欲……我以为,师尊你反对所有的omega成亲呢。”
    八趾麒麟看了他一眼,奇道:“我自己就成亲了,怎么会反对别人呢?”
    素还真奇道:“师父你成亲了?!”
    八趾麒麟说:“对啊,我和七海游僧嘛。”
    素还真说:“等等,七海师伯她……不是omega吗?”
    八趾麒麟说:“怎么,你歧视oo恋!”
    素还真说:“没有没有没有……”
    素还真想,原来修道可以成亲的啊。
    素还真又想,怎么谈无欲就那么讨厌成亲呢?
    素还真想起他在发情期的表现,觉得他一定是性冷淡。
    然后他就给谈无欲的饭食里下了很多壮阳药。
    然后他就被谈无欲扔进了后山水潭。
    两天后,半斗坪诸人见到了传说中的愁月仙子。
    是一个温柔可人、身材娇小、穿着浅粉色和服的小姑娘。
    但她居然是一个alpha。
    也就是说,这是一个有大鸡鸡的女孩。
    素还真看着她,总觉得有点毛骨悚然。
    但她跟无忌确实很要好。
    从眼神就能看出来是真爱。
    素还真就踱到谈无欲旁边说:“你看看,连个alpha都比你像omega。”
    外人面前,谈无欲本来不想揍他。
    但是素还真又作死说:“都是仙子,怎么差距就这么大捏。”
    谈无欲就把他揍了一顿,扔进了水潭。
    素还真在水里说:“无欲啊无欲,你这么暴力,以后可没人敢娶。”
    谈无欲就一脚把他踩进水里。
    素还真就一把把他拉下水。
    两人就在水里打了起来。
    结果还是素还真略胜一筹。
    他制住谈无欲,突然觉得他湿漉漉的样子特别可爱。
    就像发情期。
    素还真想都没想,就在他嘴唇上亲了一口。
    然后就被打飞了。

    无忌天子回家成完亲,就又回到半斗坪修道。
    素还真觉得奇怪。
    八趾麒麟就告诉他:“修道人成亲都这样。想住一起也行,不过还是太麻烦,一般都分开的。”
    素还真看了无忌三天,一直想他有没有怀孕。
    他就拦住无忌,给他号了个脉。
    好像不是喜脉?
    素还真就又给八趾麒麟号了个脉。
    居然完全不一样。
    素还真就找上谈无欲。
    谈无欲拒绝给他号脉。
    素还真就把情况说了,并说:“如果你的脉象跟师父的一样,就说明无忌怀孕了。”
    谈无欲说:“扯淡!世界上那么多种脉象,你又知道无忌是有病还是怀孕!”
    谈无欲要求自己也给他们号脉。
    于是他就号了素还真、无忌和八趾麒麟的脉。
    谈无欲思考了半晌,说:“素还真,怎么我号着,怀孕的是你啊?”
    素还真说:“……………………你搞笑吧。”
    谈无欲说:“你跟师父师弟的脉象都不一样,那不就是你怀孕了?”
    素还真说:“扯淡!我是alpha!你见过al……我是alpha!alpha的脉象跟omega当然不一样!”
    谈无欲就让他号了脉。
    素还真思考了半晌,说:“怎么你们仨的脉象都不一样呢?”
    谈无欲说:“……信了你的我真是个傻逼!”

  • 8#
    我恨我手抽 更新于:2017-03-29 12:48:35
    我恨我手抽
  • 匆匆开了趟车,开完浑身不爽……虽然说ABO就是为了开车,但没有剧情的车……还不如看我珍藏多年的AVI。

  • 9#
    (  ͡°  ͜ʖ  ͡°) 回复于:2017-03-29 21:04:50
    (  ͡°  ͜ʖ  ͡°)
  • abo没肉,人生还有意义吗
    • 对啊,我他妈简直痛苦极了,写了快三万字了还是没肉
      作者 评论于 2017-04-03 20:51:10
  • 10#
    我恨我手抽 更新于:2017-04-03 20:54:42
    我恨我手抽
  • 八趾麒麟在信上说的很凶,但其实很高兴。
    他现在在学打毛衣。
    已经打了满满两仓库的毛衣出来。
    能让无忌的小孩从0岁穿到18周岁。
    但他依然觉得不够。
    正想强迫素还真和谈无欲跟他一起打。
    结果无忌就生了。
    是个女孩。
    八趾麒麟打的毛衣就都没有用了。
    不仅因为他打的是男装。
    还因为袁冬曲出生的日子是夏天。
    八趾麒麟只好拿出去卖。
    当然卖不出去。
    八趾麒麟顿觉生无可恋。

    无忌的女儿很可爱。
    素还真和谈无欲都很喜欢她。
    经常给她带各种好吃的、好玩的。
    但如果他们知道将来有一天她会喜欢上傲笑红尘。
    估计会从现在开始给她喂脑残片。
    小冬曲还在吃奶。
    一天要喂七八次奶。
    差不多随时随地都要吃。
    所以无忌常常坦胸露乳的。
    素还真不只一次撞见过这种场景。
    特别尴尬。
    素还真就跟无忌说,让他带个肚兜什么的,或者干脆不要出门。
    无忌就睁大眼睛、一脸天真的说:“可是这样很难受啊。”
    说完女儿就哭了。
    赶紧解开衣服给她喂奶。
    素还真就找到八趾麒麟。
    八趾麒麟皱着眉头说:“哺乳期很辛苦的啊。”
    八趾麒麟说:“要不你搬出去住吧。”
    素还真就去找谈无欲。
    谈无欲倒是很淡定。
    谈无欲说:“这有啥,你把眼睛戳瞎不就行。”
    素还真就再也不跟他们说话了。
    但其实谈无欲也很尴尬。
    虽然他是个Omega,但也是个男的。
    谈无欲本来想发个信问一下谈笑眉。
    但是当年他听素还真说冷剑白狐的发情是个阴谋。
    就和家里断交了。
    还好他认识素柔云。
    谈无欲就模仿素还真的笔迹给素柔云寄了信。
    然后素柔云给他邮了一包哺乳内衣。
    谈无欲拿着这包东西,正准备去交给无忌。
    出门就撞见了素还真。
    素还真顿时一脸惊诧。
    谈无欲马上说:“这是买给无忌的!”
    素还真看了他半晌。
    最后拍了拍他的肩膀。
    还露出一个特别诡异的微笑。
    谈无欲就把他打下了悬崖。
    结果素柔云寄的内衣码子小了。
    无忌穿不上。
    谈无欲就去了封信让素柔云再寄。
    素柔云很快回了信。
    素柔云说:“什么?是无忌天子不是脱俗仙子?我还以为哥你终于把谈脱线给办了呢。”
    谈无欲就扔下无忌,拿了把剑直接飞到素柔云家里去捅她。
    并用刀威胁她从今以后不许说谈无欲的坏话、不许叫谈无欲谈脱线、不许说谈无欲跟素还真是一对、不然就要五雷轰顶。
    素柔云没有发誓。
    她睁大眼睛、一脸天真的说:“难道你跟我哥不是一对吗?”
    谈无欲就把她给活埋了。
    等他回到山门,这件事已经被素还真知道了。
    素还真就拿着素柔云寄的内衣,一脸淫荡的说:“无欲来来来,试试你柔云妹妹给你买的内衣啊~”
    谈无欲就把他们兄妹俩一起活埋了。

  • 11#
    我恨我手抽 更新于:2017-04-03 20:59:45
    我恨我手抽

  • 话说八趾麒麟看到了那件哺乳内衣。
    决定用毛线给无忌打一件。
    不说现在天气很热。
    就说他用的毛线都是纯羊毛。
    这事就得完蛋。
    幸好他还没打完,冬曲就满月了。
    满月酒照例是要请的。
    他忙着准备满月事宜,就忘了打毛衣这件事。
    不得不说,无忌天子的脑回路也是有点问题。
    他很心大的请了傲笑红尘。
    在知道傲笑和素还真不对付、跟谈无欲也有点小仇、自己还是他前O友的情况下。
    他觉得傲笑是一个好人,也觉得自己对不起他。
    于是他就打算把女儿许配给傲笑做补偿。
    在他女儿刚刚满月、还不知道是A是O的情况下。
    这他妈就很尴尬了。
    八趾麒麟劝了他整整两天两夜,才让他改变主意,认傲笑为女儿的干爹。
    并且不能阻止他给傲笑发请柬。
    但傲笑红尘的脑回路明显更有问题。
    他收到请柬,屁颠屁颠的就来了。
    在知道自己跟素还真不对付、和谈无欲有点小仇、无忌还是他前O友的情况下。
    活活早来了三天。
    并且见到素还真和谈无欲就打。
    满月酒差点被他们三个搅黄。
    好在海殇君及时出现,把傲笑劝开了。
    结果这个时候冬曲哭了。
    无忌就像平时一样给她喂奶。
    60年老处男傲笑红尘哪里见过这种场面。
    他虽然跟无忌交往过,但也仅限于牵小手。
    别说胸部,连肩膀都没见过。
    嗖的就化光走了。
    洒了一路鼻血。
    素还真和谈无欲就疯狗一样大笑起来。
    也不顾无忌还坦胸露乳的。
    更不顾傲笑的好兄弟海殇君还在旁边。
    肆无忌惮的就嘲笑起傲笑来。
    海殇君尴尬的要死。
    但是更尴尬的还在后面。
    谈无欲说:“哈哈哈,傲笑这会指不定正在哪个树洞里催眠‘我没有看到无忌喂奶’呢!”
    素还真说:“哈哈哈,说不定就在你当年催眠‘我没有被素还真OOXX’的那个树洞里呢!”
    谈无欲脸色一变说:“素还真!你麦给我造谣!”
    两人就打了起来。
    满月酒差点被他们两个搅黄。
    好在一页书及时出现,把他俩扔出去了。
    但是“谈无欲被素还真OOXX”这种话已经被听去了。
    幸好无忌和海殇君都不是会传谣的人。
    谈无欲用刀逼他们发了不能说出去的誓,就没有杀人灭口。
    素还真顿时失望极了。
    但仔细想想,这种事情传出去好像也没什么好处。
    毕竟谈无欲没有怀孕。
    这不就说明他素还真不行。
    素还真就也用刀逼他们发了不能说出去的誓。
    从此他俩看他俩的眼神就不一样了。

  • 12#
    ( ´◔ ‸◔') 回复于:2017-05-17 13:01:14
    ( ´◔ ‸◔')
  • 我以为会攒很多的

  • 13#
    我恨我手抽 更新于:2017-10-17 11:53:24
    我恨我手抽
  • (一姐严重被黑注意。其实我就喜欢大鸡鸡的女孩子。)

    满月酒总算顺利开宴了。
    傲笑红尘也神清气爽的回来了。
    袁冬曲顺利的认了傲笑为干爹。
    傲笑抱她的时候,她笑的特别开心。
    看的八趾麒麟和两个徒弟妒火中烧的。
    但是一页书也在。
    谈无欲和素还真就没敢对傲笑红尘先杀后埋。
    这顿饭来了好多人。
    充分证明了半斗坪师徒交游之广泛。
    差点把半斗坪吃成秃头坪。
    众所周知,素还真是不能喝酒的。
    想当年他在不夜天喝了一勺啤酒。
    差点强奸了不夜天的主人朱雀云丹。
    好在风采铃是个alpha。
    朱雀云丹就把他给强奸了。
    这件事是素还真一生的耻辱。
    好在大家只看见他按着风采铃强吻,没有看见他被风采铃按着强吻。
    总算没有丢脸丢到底裤。
    为此,风采铃一度跟他订了婚。
    但是后来素还真变成了alpha。
    朱雀云丹就嗖嗖的退了婚。
    全苦境都知道这件事。
    并且无视了风采铃的外表是柔美的女性,坚决的认为素还真是gay。
    话说回来。
    因为在场有很多alpha。
    并且一页书、莫召奴长得还很清秀。
    叶小钗、金少爷、金小开虽然脸上有疤,身材也是一级棒。
    他们就没敢上酒。
    连菜里都没有放料酒。
    鱼和羊肉都腥的不行。
    素还真十分失望。
    因为他一直想找个机会一雪前耻。
    为了搞这个大新闻,他偷偷练了三十多年的酒量。
    但他搞错了一件事。
    那就是菠萝啤并不是啤酒。
    所以他的酒量依然是个悲剧。
    但他并不知道这件事。
    于是他就处心积虑的拿出了红星二锅头。
    在场的alpha们脸色立马就变了。
    谈无欲本来还在不怀好意的阴笑。
    下一秒就被素还真吻住了。
    在场的所有人脸色立马就变了。
    八趾麒麟和一页书赶紧上来拉住素还真。
    素还真就抱住了一页书。
    八趾麒麟和七海游僧赶紧上来拉住一页书。
    整个酒宴乱成一团。
    但最后还算宾主尽欢。
    除了素还真。
    因为他被一页书打成了重伤。
    不仅雪耻失败,还被谈无欲活活嘲笑了四个多月。
    全苦境都知道这件事。
    并且坚决的认为素还真是一个性欲旺盛、ABO不忌、毫无节操、始乱终弃的渣男。

  • 14#
    = = 回复于:2017-10-20 10:06:20
    = =
  • 哈哈哈哈哈哈哈
  • 15#
    (=ˇωˇ=) 回复于:2017-10-22 01:33:34
    (=ˇωˇ=)
  • 居然有更新
  • 16#
    = = 回复于:2017-10-25 12:49:05
    = =
  • 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 17#
    (  ͡°  ͜ʖ  ͡°) 回复于:2018-01-18 01:58:31
    (  ͡°  ͜ʖ  ͡°)
  • 等更
  • 18#
    我恨我手抽 更新于:2018-01-26 10:29:28
    我恨我手抽

  • 中秋节前夕,谈无欲收到了妹妹寄来的月饼。还有一封长长的家信。
    大意是说,当年的事她不知情,求和好。
    说起来,谈笑眉叛出家门比谈无欲还早。
    大概在四十年前。
    那时她刚刚成年,跟大她一百二十岁的欧阳上智爱的如火如荼、如胶似漆、如狼似虎。
    因为家里反对,就叛出家门了。
    结果刚生了冷剑白狐没两年,就被欧阳上智抛弃了。
    家里拒绝收留她,差点冻死在路边上。
    还好有谈无欲。
    谈无欲就把她送到天女门下修道,并帮她打了二十多年抚养权官司。
    其间欧阳上智还派出沙人畏企图毒杀他们兄妹俩。
    谈无欲就把欧阳上智炸成了太监。
    之后的十多年,谈笑眉带着冷剑白狐,过的很辛苦。
    要是没有谈无欲的接济,早就饿死了。
    后来有了积蓄,又做了点小买卖,总算不用谈无欲每个月寄钱了。
    其实他们兄妹俩很久没来往了。
    实际上,谈笑眉直到今年才发现哥哥跟她断交了。
    所以为什么说脱线是祖传的。
    谈无欲看了信,也没说什么。
    收拾了行李就走了。
    回来之后就把伤刚好了一半的素还真重伤了。
    谈无欲说:“让你挑拔我们兄妹的感情!”
    可见兄妹感情之好。
    素还真与素柔云的关系就没那么好。
    虽然两人长的很像。
    大概是因为长的太像,同性相斥了。
    兄妹俩从小就不对付。
    见面就互相嘲讽。
    后来素柔云嫁给了接天道。
    还生了个儿子独眼龙。
    总算消停了。
    但是后来接天道趁醉调戏谈无欲。
    被谈无欲砍死了。
    素柔云就守了寡。
    没过两年,她遇到了大她八十岁的欧阳上智。
    就加入了欧阳上智的传销组织。
    果断被骗光了家产。
    素还真就给谈无欲做了二十斤炸药。
    把欧阳上智炸成了太监。
    并把独眼龙从组织里救了出来。
    兄妹关系总算缓和了。
    素还真重伤之后,素柔云还带着礼物来探望他。
    顺便把谈无欲重伤了。
    素柔云说:“别以为我忘了你砍死我老公、打伤我儿子、活埋我的仇恨!”
    素柔云说:“看在你捅过我哥的份上,饶你一条狗命!”
    素还真顿时泪流满面。

    快过年的时候,素还真总算能从床上坐起来了。
    这次重伤足足花了他半年时间来康复。
    不仅仅因为一页书功力深厚、谈无欲落井下石。
    还因为八趾麒麟和无忌忙着照顾袁冬曲、没有时间照顾他。
    不,压根就没有照顾他。
    连饭都不给端,不用说药了。
    本来谈无欲是有在不怀好意的照顾他。
    给他喂点什么过期的饭菜、发酵的药汁之类的。
    但是后来谈无欲也被素柔云重伤了。
    他们俩只好一起躺在床上自生自灭。
    期间谈无欲还发情了一次。
    素还真闻着他近在咫尺的信息素味道、看着他发红的眼角和脸蛋、听着他欲求不满的呻吟。
    差点就欲火焚身而死。
    好在谈笑眉及时出现。
    就把谈无欲带走了。
    留下素还真一个人自生自灭。
    好在素还真脸上脂肪囤积丰厚。
    总算没有饿死。
    下第一场雪的时候,八趾麒麟和无忌总算想起了他。
    那时他已经连锁骨都瘦出来了。
    无忌和八趾麒麟就拼命给他灌药。
    很快就胖了回来。
    并且比从前更胖。

  • 19#
    = = 回复于:2018-01-31 14:57:54
    = =
  • 求后续呀
  • 20#
    = = 回复于:2018-02-10 17:11:21
    = =
  • 全程笑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