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 同行

关于为什么会和思堂一起行动这个问题,血手至今都没有想通
1 圈子: 仙三外传/仙五 CP: 血手x思堂 角色: TAGS:
作者
波浪多 发表于:2015-04-16 23:05:49
波浪多

同行

#嘻嘻嘻其实可单箭头了!

#就是思堂→星璇

#以及 血手→姜世离

#还有一部分关于王蓬絮的描写。我还是不知道怎么标TAG好……QAQ不行的话提醒我我会我申删的……!

#以前在36发过,然后我自己反正也找不到了,你们有人认出我是谁也不要说!因为很好认哒【。】

关于为什么会和思堂一起行动这个问题,血手至今都没有想通,也许是因为都是非人类的天性有些亲近,又或许是因为在某种意义上两个人的目标十分相似,而且,多一个人少一个人又有什么不同呢?

“血手,吃饱了往东走,听说那个村里有个孩子生下来家里人就全死光了,这种命格没准就是你要找的那个人。”思堂大口吃着面条,咀嚼声让曾经身为山贼的血手都觉得难堪。

“你昨天去探查就查到这个?那你找的那个呢。”血手夹起一只炸虾,三两下剥开了壳儿。

思堂吞下口中的面条,回答道:“哦,那个村里有个做饭很好吃的书生,我去看看。”

“……你的判断标准太简单了。”血手用右手捏了捏眉间。“我主上是魔,重聚也不会被人类生下来。”

“和哪吒不是一样吗?生下来是个球呗。”思堂满不在乎的说道。

血手非常想把他弄死,但是思堂的修为十分精深,尤其是擅长空间法术,这对于只能用腿跑的他来说十分不利。

“好吧,我们去见见那个书生。然后那个孩子你带去蜀山。扔给教主就行。反正他不会推辞。”

“哦,行。但是我觉得就算那个小道士没什么意见,但是现在一个女的长老。”思堂擦了擦嘴,“咱们捡到的大多数都不是人类的孩子,那女的好像巴不得把他们都掐死。”

“……没事,有教主呢。”血手的表情波澜不惊。

两个人住客栈的时候一般都只花一个人的钱——投宿交钱的时候思堂多半都变成一只毛。但是睡觉的时候分批分次。血手是半魔,一宿没睡不算什么。思堂虽然也是有着几百年修为的妖,不过因为原型是一只猫,所以大部分时间他还是喜欢睡大觉。

今天睡床的又是思堂。血手嫌弃的看了一眼那人的睡相,坐在桌边思考着魔生。

认识思堂大概是差不多是五十几年前。那时候血手已经在蜀山附近转了几年,没发现任何主上魔元的迹象,正准备往西北方向的折剑山庄那边找一找。却不知道怎么就在霹雳荒原迷了路,迎面就碰上了也不知道怎么迷了路的思堂。

首先当然是拳脚招呼了一番。血手没几下就被思堂用空间法术加战斗技巧搞定了,他倒也不像年轻时候似的那么容易动肝火。对方赢了就是赢了,他输得心服口服。

血手打量着这个赢了他的男人,问道:“你是谁。”

“思堂。”

“血手。你为什么在这里?”

“哦,我在找人。然后迷路了。”

“……我也是。”

于是乎两个在某种方面设定有点类似的角色愉悦的聊了起来。

思堂在找的人,介于他的上司和朋友之间。思堂对于他的感情一半儿是亲情,另一半儿是什么思堂也没说,血手觉得那大概就和自己对主上的崇拜之情一样。

直到有一天,天生感情迟钝的血手看着月光和纷飞的萤火虫突然明白了什么。踹醒了正在补觉的思堂,一脸严肃的说道。

“我觉得你喜欢那个叫星璇的人。”

“哦,我知道。”

“……”血手差点被他逼成自己主上还没觉醒时候的样子。

晕晕乎乎的思堂坐起身,一脸戏谑的笑着问:“你不喜欢那个姜世离?”

“喜欢。”血手秒答。“他是主上。”

思堂瞥了他一眼,翻身把被子盖回身上继续睡觉,血手不明白他这什么意思,只能继续看着月亮和萤火虫。

主上嘛,就是主上啊。

两个人就那么简单的认识了,然后就这么结成了寻找上司二人小组。气氛和谐,可喜可贺。

一路上共解救被困妖族与魔物七十五只,被遗弃的人妖与人魔混血幼儿二十一名,喂养猫(尤其是黑色的)三十三只。两个妖魔子民的好儿子,为了自己的同族做出的高尚事业,堪称时代楷模。

当然为这件事不得不建立天玑宮非人族收留所的姜云凡姜道长就不是那么愉悦了,不过从小就学会照顾小孩的他也有自己的一番手法,基本上每个孩子都被他治的服服帖帖,是为蜀山典范。

两个男人的日常聊天免不了就提起女人。区别就是血手说起来都是人类,而思堂说起来的几乎都不是人。

思堂最喜欢谈一个叫王蓬絮的五毒兽,他们的确也在十几年前碰到了她。那女人已有一百余年的修为,看起来却像一个年龄不大的小女孩。

血手并不喜欢与他人打交道,仅仅的打个声招呼就坐到了一边。王蓬絮看到思堂却很高兴,完全没感觉到思堂对他隐隐发出的一种抵触情绪。血手叹了口气,把思堂拽到一边,虽然他并不怎么在意,但是面对这种欺负女孩的事情他正义感还是稍微爆棚了一下。

“喂,你……”他刚说一句话,就看到王蓬絮有些发抖。“我没有恶意。有恶意的是思堂。”

王蓬絮摇了摇头:“不会的,思堂哥哥其实很温柔。璇哥哥跟我说过。虽然他的确看起来脾气不太好。”

“他今天是脾气特别不好。你在这里做什么?”血手问道。

“煌哥哥的忌日到了,我从苗疆来这边祭拜他。絮儿现在一个人也可以过得很开心。”

血手想了想:“苗疆……到这里好像距离很远。”

王蓬絮抿了抿嘴,抬起头看着血手:“没关系,絮儿每年都要自己走过去一次。絮儿现在是五毒兽里最厉害的,不会被人欺负了。”

对于这种内心坚强的姑娘血手一向没辙。他掏出了自己带着的干粮,分了一半给她。

“喂,思堂。你也给点。”思堂只好保持着双眼无神的状态把背包递给血手。

王蓬絮看到食物整个人都兴奋起来:“絮儿刚好吃完了东西呢!谢谢血手和思堂哥哥。”

从年龄上被鄙视的血手很受伤。

“思堂哥哥,你是在找璇哥哥吗?”王蓬絮一边咬着豆馅酥皮糕,一边笑着问。

思堂一愣,小声的嘟哝道:“这是我的事。”

“如果是思堂哥哥的话,一定可以找到的。我觉得璇哥哥也希望被你找到。”

血手永远忘不了当时思堂的表情,那个不管什么时候都高傲的不可一世的男人,好像要哭出来一样。

思堂也听过血手的故事,他听完整个故事之后就一个感觉——当魔族也没什么好的。

他第一次送捡到的孩子上蜀山是跟着血手一起去的。记忆中的蜀山和他最后一次离开差别了不少。

锁妖塔塌了,里蜀山不知道怎样。不过他也没心情管这个,借着血手的面子,他作为一只妖大摇大摆的走在蜀山地界已经让他很不可思议了。

血手所说的教主不过是个看起来半大的小子,虽然思堂知道那人不是人类,但是那小子俨然一副蜀山弟子的做派还是让他有点别扭。血手去和送来的那群小孩告别,他便和那个被叫做魔教教主的蜀山弟子聊起了天。

“思堂大哥,你要不要劝劝血手他放弃找我爹这个事?”

没想到那小子提起的第一句话居然是这个,思堂愣了一会儿完全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哎,我知道你也在找人,这么说好像对不起你似的。”姜云凡叹了口气,“我爹欠他一个交代。”

思堂不知道血手一直在找的姜世离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趁这个机会倒是可以初步了解一下:“嗯?他一直说你爹是世界上最厉害的人。”

“厉害归厉害,我……啧,不知道怎么说。总之谢谢他帮我爹做了这么多。”姜云凡说道,“这些孩子也都不能算是蜀山弟子,我倒是可以找人教他们些诗书,以后送下山教那些小妖。”

“妖不一定愿意听从你们的话。”

姜云凡笑着说:“但是这群孩子现在信我,我就一定要帮助他们。”

思堂抿着嘴,问了一句话:“你父亲是不是也是这样的人?”

“也许是,我希望他是。”姜云凡回道,“对了,我该回去了。你拿着这些伤药,在山下的时候可能会用到。”

思堂接过满满一口袋小瓷瓶,思考着到底应该怎么收拾这玩意。血手也刚好走回来,身上还有几条血道子。

他和姜云凡告别,姜云凡好像又说了什么,但是他表情极其严肃,姜云凡也无可奈何只好作罢。思堂虽然好奇,但是他知道血手不想说的你问他也没用。

但是他分明看到血手的眼里有一丝感伤。

“喂思堂,你想过放弃吗?”思考魔生结束,血手没头没脑的问了这么一句。

思堂被他吵醒,脑子还是乱七八糟的:“放弃什么,睡觉?”

“……”血手停顿了一会儿。“……这件事。”

“哈?”

“就是,比如说你放弃找星璇,自己过自己的日子。”

“……”思堂愣住了,这个问题他还真没想过。

血手没等到结果,自顾自的说了起来:“我觉得我不会放弃。我觉得那人还有事会对我讲。”

思堂不屑的哼了一声:“我也不会。他欠我一条命。就那么死了我怎么同意。”

血手干笑了几声:“哈,我也觉得。”

“但是,如果一直找不到呢?”血手又问道。

思堂想都没想就答道:“找到我不能再找为止。”

“找到了又会怎样?”

“不会怎样。知道他还在活着就好。”

“……就算找不到,你也有我在。”

“这句话我该对你说才是。”

多年后 蜀山附近的小村庄

“妈妈,我又看到那只小猫了。他好像每天都会和我一起玩。旁边还有一个大哥哥。”

“阿璇,不要瞎说。”

“可是妈妈……”

“那只黑猫可是不吉利的东西。”

THE END

番外

01.

血手终于找到了姜世离的魔元,蜀山听说之后十分高兴,并且严肃的没(qiang)收(zou)了它,和扣押的前夜叉王的魔元放在一起,供妖魔幼儿园的小朋友玩耍。

02.

血手差一点就发动了又一次魔教入侵蜀山的战争。

03.

最后姜云凡把两颗球都丢在三皇台才平息的风波。

04.

他们都不知道这两颗球只是用来逗戾枭的。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