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 学艺不精

仗着会点医术乱摸二师胸的未明儿
1 圈子: 侠客风云传 CP: 明荆 角色: 东方未明 荆棘 TAGS:
作者
咳咳 发表于:2017-02-27 00:31:10
咳咳

论为啥攻略二师兄得医术100(doge脸)
只摸胸不上肉!

一说起逍遥谷的东方未明,江湖上人人都得伸出大拇指。
这位东方少侠,不仅武功高强年少有为,长得也是英俊潇洒引无数少女倾心。最难能可贵的是,他还有一副菩萨心肠。
据说他空闲时常在忘忧谷神医处研习医术,只要有人上门求助,不分贵贱亲疏皆会施以援手。

这一日天朗气清鸟鸣喈喈,金风镖局陆少镖头因日夜操劳体质亏损上门求医,东方少侠大笔一挥开了一副补肾妙方,陆少镖头立时精神一振,两名好友这会儿正在谷口依依惜别。
“东方兄,如此大恩兄弟无以为报,这是我偶然之下得到的至宝……”陆少临挂着意味不明的笑容将一卷泛黄书籍往东方未明怀里塞。
东方未明满脸尴尬推辞道: “陆兄好意在下心领了。这至宝……你还是自己留着吧。记得这两月内不要多看啊。”
同时他心中感叹:苍天有眼,万幸今个儿神医前辈和沈姑娘出门义诊去了。
陆兄这人太不拘小节,上次他寄了东西来逍遥谷,自己没在意,当着大师兄谷月轩的面打开了,害得从此大师兄看自己的目光充满了痛心疾首。
几番来回,陆少临神情却愈发热切了起来:“东方兄,不是兄弟唬你,这本书可和以往那些黄……好书不同。它融会贯通了岐黄之道,于你的医术精进也是大有好处啊。”
见此情景,东方未明顿时回想起了曾一度被对方生拉硬拽拖进怡春院的恐怖和被苏三姑娘笑吟吟请下楼去的那份屈辱,只得心有戚戚然地收下。

好不容易送走了陆少临,剩下这一天倒是清闲得紧。东方未明百无聊赖地坐在神医家堂屋内,随手翻起一卷书籍。
“……陆兄真心太糟糕了。”
好死不死翻到了陆少临刚送的那本,可不看倒好,一看之下,东方未明面色一凛。
这本书竟真如陆少临所言,融会贯通了岐黄之道!
书中详细记载了男女身上各处穴位会引发何种情欲以及各种艳术秘法,东方未明本就是个思维敏捷的武学奇才,稍一阅览,他便情不自禁构思起了攻击敌人何处才会让对方瞬间瘫软跪地求饶。
而他脑海中模拟战斗的对象,自然就是谷里那位每天扯着他大战三百回合的二师兄荆棘了。
“原来如此,触碰敏感点可以事半功倍。可每个人的身体状况不同,敏感点也不一样啊。让我想想二师兄的敏感点会是哪儿……”东方未明双眼发亮着喃喃自语,满心都是创造了一门新功法的喜悦。
纯洁如东方•处男•少侠,自然没发现自己的想法实际上有多不对劲。
就在东方未明冥思苦想之际,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他耳边惊雷般响起:“你小子傻乐什么呢?”
东方未明手一抖,他下意识地把书往旁边一塞,满脸讪笑地抬头:“二师兄你……你这是怎么了!”
只见眼前人不再是向来那副桀骜张扬的样子,反倒浑身尘土,张扬的发丝服帖下去了,紧抿的嘴角多了点淤青,胸口袒露的肌肤上甚至带着几道乌黑血痕。
荆棘不屑啐道:“路上教训了几个宵小,那些混账手段阴毒,不小心吃了点亏。你小子医术不是好的很吗?赶紧给我收拾收拾,免得回去了师父师兄还要唠叨。”
“无耻之辈,竟然在刀上淬毒!二师兄你快把上衣脱了,我好给你上药。”
粗粗一眼扫过,东方未明已然有了头绪,所幸不是什么难解的毒药,他转身从药柜中翻出几罐药液。
待他再转回身,却不由得被眼前的景色惊得一顿:荆棘已经脱下上身衣物,正在解开平日一直缠绕胸口的布条,只见束缚一层层解开,那两块硕大的胸肌仿佛渐渐饱胀出来,并且随着荆棘的呼吸一鼓一缩,几道血痕交错其上,衬着麦色肌肤和褐色乳珠,竟看得人莫名一阵口干舌燥。
这幅情形引得东方未明想起了被他扔在一旁的奇书,他忆起书中所写有一秘法,用以揉搓敌方胸口的话,可以瞬间致对方于腰间绵软浑身乏力之地!
东方未明登时手上一痒,心头跃跃欲试,他强抑兴奋道:“二师兄,你坐好,我来给你涂药!”
荆棘立马嫌弃:“你把药给我,我自己会涂。”
“不成,这药必须以特殊手法涂抹,否则无法生效。”
东方未明说得正气凛然,他想着这叫假私济公——假二师兄的私,济天下武学之大功。
那头荆棘嘟哝着“麻烦”,还是翘着二郎腿在竹椅上坐好了。东方未明用一个小瓶配好药液,走到他身旁,打开瓶盖往他脖颈倒上了一点。
冰凉的触感让荆棘“嘶”了一声,他改变姿势,双手垂下扣在椅面上,也就使得那胸膛越发得向前挺出。
墨绿的水珠在从他肌肤上滑下,溜过锁骨,又渗进乳沟,卡在了厚实的胸板之间。
东方未明直勾勾盯着那处缝隙,突然涌起一种用舌尖抹匀药液,再顺着那道乳沟细细舔弄的冲动——据奇书所述,人的舌头也是一件战无不克的宝器!
不过他姑且还顾惜自己的小命,这事等他找出二师兄的敏感点以后再试也不迟,说不定到了那时师兄已再也不是他的敌手,不仅不能教训他,还只能任他动手了!
脑中飞速做好规划,东方未明一手将荆棘项前的香囊拨到身后,伸出另一只手食指捅入荆棘乳沟,上下插动了几下,待得药液均匀附着指上后,再拔出食指在荆棘胸肌上细细涂抹,然后五指并用,捂着这处饱满以书中手法揉捏起来。
“唔!”
在东方未明动手时,荆棘自始至终咬着唇不言一语,呼吸声却渐渐加粗,到现在终于再也忍耐不住,紧咬的牙关间漏出一声闷哼。
原来二师兄的敏感点是在胸上!
东方未明登时如获至宝。手下荆棘的乳尖已然硬挺,他再也忍耐不住,抹了药膏的指尖捏住那一点凸起,同样按照奇书中所写,以独门手法或轻或重地捻弄起来。
“呜!啊啊啊!”
荆棘浑身一颤,哼声不禁变了调,出口后就成了声声拔高的呻吟。他这时也意识到了自己身上的不对劲,酥麻感从师弟捏弄之处不断扩散,腰旁腿上软得像是一滩春水,可双腿间那处已经变得坚硬如铁。
荆棘脸上燥红,可治伤的人没发话,他一窍不通的也没法喊停,只能边在欲海挣扎边内心腹诽:‘臭小子这都是什么破烂医术!比起疗伤,这手法不去宜春院给人保健也忒可惜!看我待会儿不好好教训教训你!’
所幸因为是偷拿师兄试武功,东方未明也不敢太过分,他看着二师兄的脸色在自己的抚弄下迅速绯红,原本钢铁般紧绷的躯体也软化下来,甚至透出股任君采撷的脆弱,只觉得一股前所未有的满足在心头乱窜,此外还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邪火积蓄在了下腹。
这股火越少越烈,几乎快要把持不住,东方未明暗叫不妙,他急忙以同样手法为荆棘处理另一侧伤口,熟练后速度也同样加快,没多久就大功告成。
等到再花了点时间给一直沉默的荆棘缠好布条套好上衣,东方未明长吁一口气,他急忙转身落荒而逃,打算去给自己开点清心静气的药压压火。
可天不遂人愿,一只修长的手猛地伸过来揪住了他的衣襟。他下意识转过头,倏然对上一双仿佛燃烧着火焰的眸子。
东方未明顿时觉得心跳漏了一拍,他怔在原地,似乎明白了什么。
随后啪啪啪之声不绝于耳。
一刻钟后。
“啐,你这学艺不精的臭小子,以后小心可别丟了我们逍遥谷的脸!”
畅快淋漓一顿胖揍之后荆棘扬长而去。
东方未明捂着脑袋可怜兮兮趴在地上好一会儿,确定师兄走远了才颤颤巍巍站起身,他缓缓低头,看向自己变得鼓鼓囊囊的裤裆。
好嘛。东方未明欲哭无泪。我竟然被恶师兄揍硬了,还有,胸膛里这种既甜蜜又忐忑的心情是要闹哪样啊?
他的眼神飘向那本被扔在一旁已经皱巴巴的书,从亮如白昼逐渐变得黑如深渊。
从此以后,东方未明心肠硬了拳头硬了什么都硬了。

再到很久之后的某一天,当东方未明撒娇卖萌装可怜,死皮赖脸软硬兼施you jump I jump,十八般武艺全部用上后终于把二师兄追到手,两人初次裸裎相对时。
“我是师兄,我在上面!”荆棘凶神恶煞地把东方未明往床板上一按。
东方未明眼疾手快,他使出独孤九剑般飘逸,情义七剑般炙热的手法在自家师兄身上几处穴位一拍。
荆棘顿觉一阵酥麻从东方未明所触之处迅速蔓延,禁不住腰腿一软便瘫在了床上,同时身上却不断涌起让人难耐的燥热。
“你小子搞什么鬼……”荆棘强忍住快要冲出喉口的呻吟,咬牙切齿地瞪向一秒换头像的师弟。
“不搞鬼,我只搞师兄你啊。”
东方未明纯良一笑,朝着自家师兄的敏感点再次伸出了魔爪。
(完)

    1#
    = = 回复于:2017-02-27 11:36:05
    = =
  • 都到这样了,竟然不上肉……bad  bad~
  • 2#
    = = 回复于:2017-11-09 15:22:33
    = =
  • 感谢大佬投喂~
  • 3#
    .⁄(⁄ ⁄•⁄ω⁄•⁄ ⁄)⁄. 回复于:2017-11-17 16:59:13
    .⁄(⁄ ⁄•⁄ω⁄•⁄ ⁄)⁄.
  • 大大超好吃啊啊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