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 论使用露背毛衣的正确姿势

纯粹为了开车而写的梗
1 圈子: 全职高手 CP: 叶修X黄少天 叶黄 角色: 叶修 黄少天 TAGS: 开车 露背毛衣 原著向 私设如山 ooc
作者
杉杉来迟 发表于:2017-02-16 20:14:36
杉杉来迟

黄少天和叶修自第六赛季交往至今,感情依旧在持续升温,一撩天一炸毛,偶尔如同小学生斗嘴得不亦乐乎,相处融洽和谐有爱,真是天作之合,可喜可贺……个P。
吃瓜群众们集体冷漠脸jpg。
尤其是兴欣和蓝雨这两队每天坚持不懈地在最前线战斗,强忍泼强酸放火烧烧烧的冲动下训练,每天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根据不愿透露名字的方姓某人表示,他的忍耐力因此获得爆炸式的增长,猥琐功力更上一层楼,也算是他们交往后带来的唯一正面作用。
每次两队人打完比赛,叶修和黄少天都会先走一步过二人世界,而兴欣和蓝雨两个难兄难弟就会跑到巷子深处撸串,强烈谴责有了男人没了队友爱的两人,顺便互相推荐眼药水的牌子哪个比较实用。
世邀赛之后,叶修辞去领队的工作,跑到G市帮忙管理公司,正式结束了为时五年的异地恋。
兴欣众人表示:yooooo~再也不见~……那个谁快把强酸收起来,暂时不会用到了!
蓝雨众人表示:……我什么fuck也不想说了。
蓝雨就是一个和尚庙,没有票子也没有妹子,几个大老爷们凑在一块儿鬼点子特多,某天郑轩在淘宝上看到某声称是处男杀手的神器,给和尚们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你们城市人真会玩。”徐景熙感叹道。
那是一条露背高领毛衣,只有胸前有块布遮住,背后一点遮盖物都没,只有一块堪堪遮住臀部的布与前面连接起来,从侧面看去居然可以隐约见到小葡萄。
“嗯,定一件给黄少吧^_^”
喻·真·心脏·卖队友技能max·文州如此说道。
此建议获得一众单身狗们强烈支持。
感谢喻队英明,作者才有理由合法开车。

/

“叮咚——”
叶修正围着围裙在厨房里做蛋糕,黄少天在一旁下打手。
不得不说,黄少天必须承认叶修的确是全职高手无所不能,本以为被一个宅男骗回家当黄脸婆,同居后黄少天大写懵逼脸,发现原来自己是撞大运捡了个小叮当回家。
空调坏了?叫叶修。
想吃宵夜?叫叶修。
马桶堵了?叫叶修。
灯泡坏了?叫叶修。
想爱爱了?叫叶修。
  哆啦A梦也不带叶修那么好使的。
黄少天必须为自己的好眼光点赞。
叶修听见门外的铃声,头也不抬地说:“少天,去开门。”
黄少天为这犹如唤狗去捡球的语气而恍惚了一下,他乖乖地跑去开门,入目的是一份快递,他随手签收了这份看起来扁平柔软的包裹,往厨房探头看去:“老叶最近有淘宝不?我是没淘啊,但上面写着我的名字,还是你脑袋糊涂写错了吗?”
叶修停下搅拌的动作,给了黄少天一个疑惑的眼神:“没啊,我最近都没上网来着。”
“该不会是本剑圣的小迷妹寄给我的礼物吧哈哈哈哈,诶这样说起来不对啊,她们哪来的地址?说到底肯定还是你——”
黄少天唠唠叨叨到半途便戛然而止,能让剑圣住嘴的状况可不多,叶修再度停下搅拌器,转头望去。只见黄少天满脸通红地瞪着手上的包裹,叶修只能勉强认出包裹里是一块布料,平时欢快的眼底下闪过几分慌乱,黄毛惊得几乎立起,像是只炸毛的小橘猫。
哟,叶修挑眉,他顺手关掉电源,一边脱下围裙一边走向黄少天,没走几步,黄少天手忙脚乱地把包裹重新包起来,在身后藏起来,警惕地瞪着叶修:“你要干什么?”
叶修好笑地看着黄少天孩子气的动作:“你才说了五个字,你真的是我家小剑客吗?”
黄少天一听,果然再度炸毛,文字泡不要钱地往外冒:“我靠我靠我靠你就是嫌弃我烦人对不对对不对!别以为这样就能打击我,哥可是逼得联盟修改规则的男人!我说你……”
再度戛然而止。
叶修用唇堵住黄少天的嘴巴,他伸出舌头,细细地扫过黄少天的齿列,轻而易举地敲开牙关往更深处探去,与彼此的舌跳起华尔兹。叶修搂住黄少天的手一紧,将整个人带进自己的怀里,趁着黄少天被吻得失神的片刻,叶修的另一只手轻而易举地拿走黄少天手上的包裹。
黄少天一惊:“叶——”
一条性感露骨的露背毛衣在风中飘舞,叶心脏难得地出现纠结的神色。
“原来剑圣大大那么欲求不满?是哥没有好好满足你吗?”叶修开始进行深度思考。
黄少天:擦!叶修你这贱货!!!!
“啊啊啊啊老叶老叶老叶这回我真的是被冤枉的这不是我买的!!!是队长下单买的啊我也是被陷害的!”
“文州?”叶修的神情更古怪了,一副你别驴我的表情:“他会买这种东西?”
“……卧槽。”黄少天在心里泪流满面:“虽然这样说很不对,但他的队长其实就是个衣冠禽兽斯文败类的混帐啊!老叶你别被他那副人模狗样的样子给骗了!!”
叶修不置可否,顺手将那件露背毛衣放在一旁,一把将黄少天推到厨房料理台上,长腿适时地插入他的腿间,整个人压了下来。黄少天还在晃神,叶修却熟练地把他的衣服给扒了,罪恶的爪子已经开始伸向他的裤头。
“卧槽!老叶你还要脸不?都几岁人了还玩厨房play?!”黄少天抓着裤头抵死不从。
“哥都还没三十岁,还是年轻人。”叶修笑,修长的手指在黄少天敏感的腰侧流连,他整个人敏感地一抖,随即瘫软在叶修怀里,泄恨似的在叶修的脖颈上狠狠咬了一口。叶修的指尖轻快地解开纽扣,伸手拉下内裤和裤子,瞬间就将黄少天给剥光。
半开放式厨房的明亮灯光照在黄少天赤裸的身上,对照穿着衣物的叶修和羞耻的姿势,黄少天的脸瞬间爆红,羞耻得整个人窝在叶修的怀里小小声地喃喃道:“……去床上……”
“不急。”叶修压低嗓子在他的耳畔说话,那副低沉磁哑的烟嗓更显性感,他随手从碗里挖了一块奶油,放进黄少天的嘴里,再度噙住那张鲜嫩欲滴的唇瓣,温柔地在唇上辗转,细细品尝着鲜奶油的甜腻。
“唔……烤箱……还没……预热……”黄少天面色潮红,欲望已经有抬头的预兆,被亲得红肿的双唇微启,说话间带有喘息,似乎在诱惑着更深入的攻击,口中的唾液混杂着鲜奶油在嘴角流出,在灯光下闪着晶亮的光泽,看起来异常淫糜。
“你不乖,居然还惦记着烤箱。”叶修惩罚性地轻轻咬了一口他的舌头,他抓过毛衣套在黄少天的身上,职业选手的手速不仅体现在键盘上,叶修三两下就给穿上了,毕了他打量黄少天全身,满意点头:“店家是哪间?必须给个好评。”
此时的黄少天面色潮红,呼吸急促,白皙的皮肤上起了一层薄汗,高领将叶修刚刚奋力种下的草莓给掩去,毛衣的下摆堪堪将臀部遮盖,已经挺立的欲望在衣服上隆起一个小山丘,明显晕开一团水渍,在半遮半掩下,那完全露出的光洁的背更显诱惑。
叶修将已经软得站不住的黄少天翻了一个身,情不自禁地在漂亮的蝴蝶骨上啃咬吸吮,另一外两只手隔着衣物摩擦乳尖和欲望。
粗糙的表面在不断地挑起电流窜过全身,瘙痒中又带有酥麻感,或许是隔着一层布料的关系,叶修玩弄他乳头的力道比平时来得大,欲望被掌握在手里搓弄,叶修却坏心肠地没给他个痛快,有一下没一下地撩拔他的马眼,在厨房里穿着这身衣服又羞耻度爆表,黄少天浑身一抖,后穴竟是自动分泌出爱液,早已湿漉漉成一团了。
黄少天咬着上唇,硬是一声不吭,摆动腰肢撞击着叶修的裆部,一副不服输的样子。细心如叶修怎么会没发现黄少天的情动,他顺着脊椎一路舔舐吸吮到臀缝,叶修将舌头伸进后穴的同时用力摩擦马眼,黄少天立刻缴械投降。
“哈啊啊……叶修!别……嗯啊!”
欲望和后穴双重快感卷席全身,黄少天竟是被叶修玩弄得射精,他脱力般倒在料理台上,后背的肌肉随着急促的呼吸而起伏,要不是叶修的腿撑着他,他恐怕早已软倒在地。
此情此景,叶修哪里还忍得住,一把撩起毛衣,未作任何扩张就扶着欲望往后穴插去。虽然小穴已经湿成一滩春水,恨不得有个肉棒狠狠操弄他,但窄小的穴道忽然塞进一根巨大的硬物,层层细肉在一点一滴收缩蠕动。
叶修对这具身子早已熟悉透顶,他一戳就直接戳到黄少天的敏感点,灭顶的痛觉与快感黄少天瞬间卷席了他的理智,脑袋一片空白,他扬起头哭叫起来,扭曲放荡的呻吟声在厨房里响起。
叶修见他情动的模样,身下的动作越发快速起来,每一次撞击必会在点上,厨房里里回响着淫糜的啪啪声与低低的喘息呻吟。在射精之前,他俯下身,在黄少天白皙修长的后颈留下一个啃咬,彷佛在打上一个专属商标。
黄少天意乱情迷之际,他迷迷糊糊间听见叶修的耳语。
“少天,我爱你。”
/

隔天一早,喻文州收到来自叶修的QQ讯息。
君莫笑:那件毛衣必须给个好评。
喻文州点点点。
一分钟前,他才收到黄少天的请假短讯。
喻文州目无表情,忽然有种嫁女儿的微妙纠结感。
索克萨尔:……叶神喜欢就好^_^
下一轮对兴欣是吧?呵呵^_^

路过喻文州身后的郑轩菊花一紧,觉得今天的蓝雨依旧亚历山大。

    1#
    ( ´◔ ‸◔') 回复于:2020-09-14 16:08:33
    ( ´◔ ‸◔')
  • 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