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 枫林渡

【叶蓝】枫林渡 短篇小甜饼,迷之史诗向
0 圈子: 全职高手 CP: 叶蓝 角色: 叶修 蓝河 TAGS: 不明所以的架空
作者
叁柒-甘维 发表于:2017-01-05 02:19:26
叁柒-甘维

       蓝河被押进来的时候叶修正歪在刑讯室里抽烟。见蓝河进来,他掐了烟笑一声说:“哟,是你。”
        蓝河让吊了一天刚放下来,撑着眼皮瞥了叶修一眼,没好气地虚着声儿应:“对,是我。”
        “我下放到这儿还没一天,怎么头一个审的犯人就是老相识。”叶修把跷着的二郎腿放下来,掸掸烟灰坐直了身子,隔着铁栅栏看蓝河:“我走了以后你看起来过得可不怎么样啊,小蓝。”
        过得好才有鬼了。蓝河有气无力地翻个白眼,只觉得叶不要脸的你有空在那儿关心我的生活质量不如赶紧把手铐给我打开,箍的难受。
        叶修叹口气,十分善解人意地拎着钥匙过去给他解了手铐脚镣,并在他面前放下一杯开水。
        蓝河抖抖索索地拿几乎麻木的双手捧着杯子,叶修就站在一边看着他在那儿抖。抖了一会儿蓝河觉得好一点了,低头喝了口水轻声说:“我真名又不叫蓝河,干什么还叫我小蓝。”
       “知道啊,真名许博远,蓝雨派来渗透进嘉世的卧底,”叶修把手里的档案卷成筒状拍了拍,“资料上写着呢。”
       “资料上写没写准备什么时候送我上路?”蓝河挺有骨气地问。
       “我看看……哎哟还真写了,”叶修煞有介事地翻档案,“‘罪名经查属实,当尽快枪决为是’——啧,前任这么草率,让哥很难办呐。”
       蓝河觉得有点儿不对:“你是说,上面真把你放到这儿当个芝麻屁点儿大的地方官了?你不是将军吗,他们……还真下得去手啊?”
       “看在你这么长时间一直待在牢里的份上,我就原谅你的消息不灵通。”叶修拈起烟灰缸里那半根烟,很宝贝地点了起来。“我现在哪还是什么将军,早两个月就被革职了。前天才派我到枫林当典狱长,这不今天到任第一天,没成想碰上个你,”他居然真的一脸苦恼,“倒有点麻烦了。”
       “麻烦什么,直接押我上刑场得了,早死也好早超生。”蓝河说。
       “你真就那么想死?”叶修皱眉。
       “听说刑场在枫林渡,秋天景致最好,过了江就是蓝雨地界。”蓝河答非所问。
       “那现在还不行。我上午去看过,青青黄黄都是些啥玩意儿啊。人家说等九月份枫叶红遍了,枫林渡才好看。你先搁这儿把自己养好,别到时候车还没开到地方呢,你倒先折在路上了。”叶修相当认真地和他探讨枫林渡的游览须知。
       蓝河笑了笑,闭上眼睛。“叶修,你别给我装傻充愣。”他说。
       “没啊,我都是真心的。”叶修平静的吐了口烟。“枫林渡是要红的,但不是现在。而且,我也不愿意让它红的太快。明白了,小蓝?”
“说到底还是私心吧。”蓝河淡淡道。
“是啊,私心。”叶修笑了,把烟再一次掐进了烟灰缸。

他们两个是在京师认识的。当时还名叫叶秋的叶修身为嘉世的将军,闲暇时总爱到京师的军校溜一圈。瞅着顺眼的就提溜出来搁自己手底下训,名为给国家培训军事人才,实则是他本人技痒了。当时也不知怎么的,叶修挑中了各方面都着实普通的蓝河,,硬给一步一步提拔成了自己的副官。不过蓝河单兵作战不行,带兵却着实有一套,叶修手下的人服他服得跟什么似的。没人相信这位勤勤恳恳的副将,竟会是蓝雨来的奸细。
当年蓝河带叶修的兵的时候,那是真的尽职尽责了,完全摒弃了自己卧底的身份。原因无他,他喜欢叶修,仅此而已。
但蓝河从没想过要得到什么回应,他只是尽力带好手里的兵,同时把嘉世政局的变动一字不漏地传回蓝雨。两国目前根本没有开战的可能,他很清楚。蓝河不想伤到任何一方。
所以当叶修站在他面前清清楚楚毫不含糊地向他表白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躲。他向上级申请外调,在叶修出兵北上之时,南下到了枫林。
可是在枫林等着他的,是一纸缉捕令和随之而来的严刑拷打。
对于自己是卧底的事,蓝河交代的很痛快。他不怕死,但让他忧心的是,审讯他的人费尽心机,一定要他供认叶秋通敌叛国。
蓝河咬着牙,死不松口。他明白这些人的目的。大将叶秋功高盖主,可不是说着玩儿的。一旦落马,那就是墙倒众人推,任谁都能踩上两脚。蓝河绝不希望看到这种结局,更不愿意这结局是因他而致。
所以他极力忍着,忍着日复一日的提审与煎熬。有时他甚至想,什么时候才能行刑呢,死倒变成一种解脱了。只是他不甘心,他还希望再见叶修一面,哪怕是临死之前,能向他坦陈自己的心意也好。
蓝河没有想到他们会以这样的方式相见。叶修还是逃不过被免职的命运,但天意弄人,他成了典狱长,而蓝河则成了他手下的犯人。
真是尴尬极了,蓝河心想。我在这里的一切努力屁用没有,现在他却要来逼我继续这屁用没有的努力了。
那还不如早点去死,或许死后尸身还能随水流回到家乡。
蓝河有点想家。他很累了。
但叶修的态度相当明确。蓝河成了枫林监狱里待遇最好的犯人,再也没有被施过刑。虽然每日仍要提审,提审的内容却大不相同。每次叶修都会喝退宪兵,然后和他闲扯些有的没的。有时候两人不发一言,沉默相对,末了叶修轻叹一声,唤来宪兵将他带下去。
叶修跟他说了很多东西。北方冰封的海湾,海湾上的大型破冰船,海里奇形的生物。他说小蓝,我在海里捞上一只水母,发蓝光的,想着带给你看看。可惜那回船被打沉了,我逃出来时没能带上。他说小蓝,我挺庆幸你没跟着我去北伐的。一起去的兄弟们,只回来了我一个。他说小蓝,你当时是在害怕什么啊,你是卧底我又不是不知道,你还怕我嫌弃你不成。叶修喜欢咬着香烟,带着笑,一丝不苟清清楚楚地唤他小蓝。就如同在京师的那些日子,那时候他是将军,而他是他的副官。
   他说,小蓝,一个人退回边境的那天,我有点想你。总觉得你会在旁边一边骂我不知道小心,一边忙着替我清理伤口,上药,缠上绷带。脸上凶巴巴的,手底下动作却很温柔。可是那天我却只有我一个人。
   他说,上头因为惨败要下放我的时候,我选了枫林。因为我知道你在这儿,因为我想你了。
   蓝河只是听着,每每以沉默相对。他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他许博远何德何能,值得这位才华横溢的叶将军如此惦念?他替叶修觉得不值。
   直到有一天叶修轻声对他说,小蓝,你说这样的嘉世,是不是还不如倾覆了呢。
   语调轻浮得像个玩笑,但蓝河知道这绝不是什么玩笑,叶修的眼神是认真的。
   蓝河问,你真的决定了?
   叶修笑:我早就决定了。
   “枫林渡的枫叶红了,”他说,意味深长地,“过两天,我领着你去看吧。”
   蓝河怔了怔,随即笑了:“好啊。”

   蓝河觉得枫林的气氛变了。
   他偶然见过的行动小组长和宪兵班长换了生面孔,宪兵们脸色一直奇怪,像是恓惶不安,又想是终于解脱了桎梏似的。整个部门里的空气都好似蓦然紧张了起来。
   这天一队宪兵把蓝河押上汽车,开车的竟是叶修。他坦然地冲他笑笑,脚下一踩油门,汽车向枫林渡疾驰而去。
   后座上摆着套衣服,看样子是给他准备的。蓝河一边换衣服,一边问叶修:“怎么?”
   叶修开着车,头也不回:“领你去看枫林渡,顺便‘处决’你。”
   “这样啊。”蓝河把脱下来的囚服团成一团。
   “到了。”叶修下车,给他打开车门。
   枫林渡其实就是一处古渡头,岸上栽满了枫树。江对面,就是蓝雨。此时枫叶红遍,地面上也落了厚厚一层。叶修牵起蓝河的手,两人静静的走着,走到江畔,岸上系着一条渡船。
   “黄少天说蓝雨的爷们儿都会划船,”叶修把篙递给蓝河,“你应该也会吧?”
   “我倒是会,黄少他可不会啊。”蓝河站进船里。
   “是吗,那我回头得跟他讨个说法。”叶修把蓝河耳畔的乱发理顺,信口说道。
   “你可别为难人家。”蓝河笑了。
   “哪能。”叶修从衣兜里摸出封信递过去:“这个帮我给了黄少天,告诉他:但渡无所苦,我自迎接汝。”
   “桃叶渡?不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吧。”蓝河把信收起来,闻言又挑眉看向叶修。
   叶修很自在地抽着烟:“肯定不是么。我的意思是,他过江来只要不坏我事,我自然欢迎;要是敢趁火打劫,我不介意把他原路打回去。”
   “……好过分。”
   “得了吧,不给他点儿颜色看看这小子能上天去。”叶修不以为意。
   蓝河无语。
   “我走啦。”他说。
   “走吧,一路顺风。”叶修退到岸上,向他挥手告别。
   蓝河撑篙划离了岸边,到了江心忍不住回头看去。叶修站在岸边目送着他,披着军绿的大衣,背后是燃成一片的红枫林。
   他觉得怀里的信有点沉重。嘉世肯定要乱了,叶修引蓝雨为援,前路又会如何呢……
   走一步看一步吧。
   蓝雨近在眼前了。

   荣耀529年,矗立大陆中央长达百年的嘉世分崩离析。被放逐的将军叶修与蓝雨联盟,率领一股异军突起的力量一举攻破京师大门,嘉世宣告灭亡。531年,叶修宣誓就任兴欣共和国国家主席,兴欣共和国就此成立。而与他一同起事的所有将领,竟全部出身草莽,兴欣的前身更是一支商队。这般传奇在大陆上广为传颂,人尽皆知。斗神叶修的名头,一时间更为响亮了。
   而此时,叶修正静静候在枫林渡岸上,看一叶小舟冲破薄雾渐渐靠近这畔。待小船停稳,他俯身拉着船头那人上岸,随即抱住了他。
   万千辛苦,数年奔波,到嘴边终化作一句——
   “欢迎回家,小蓝。”
   谁又知道,那波澜壮阔的开国史诗,竟开始于枫林渡这么个小地方呢。
   而他们的故事,也正是从此刻,始于枫林渡。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