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 伐开心,要包包&要包包,要四个

没什么内容的旧文
1 圈子: RPS CP: 葱芯 角色: TAGS:
作者
虾仁水晶包 发表于:2015-04-15 22:52:42
虾仁水晶包

伐开心,要包包



W忽然觉得背后一阵发冷。
身后没有人,L应该还在卧室里睡着。
以为是错觉的W扯了扯嘴角,继续哼着不知名的小调做早餐。
鼻端突然一阵发痒,克制不住扭头打喷嚏的同时,一只毛茸茸的东西猛地从天而降扑到W脖子上。
W吓得一个激灵差点没叫出来。
王!小!灰!
W拎着罪魁祸首的脖子咬牙切齿,对方眯着眼喵呜了一声,一脸的无辜跟床上那人最擅长的表情一样一样的。

见鬼了我是感冒了吗?W熄了炉灶,把早餐端上餐桌,回卧室想找感冒药。
"找这个?"一只白皙修长的手从背后伸出来,递过半板药片。
"对,"W回头接过,"你起了,赶快洗漱吃饭了。"
L没回话,居高临下盯着他的眼睛,表情有点微妙。
W不明白他一大早这是要演哪出,勾了他脖子在唇上轻轻落一个吻,推他一把道:"嫌你脏,刷牙去。"
L脸色仍是有点不好看,这会儿倒像只有起床气的猫,趿拉着拖鞋进了浴室。
看他好像散发着怨气的身影,W有点摸不着头脑,关橱柜门的时候却发现某个原本被藏得好好的小盒子露了一个角出来,亮得有点扎眼。

餐桌上,W第n次忍不住抬头瞧着对面一边喝牛奶一边安安静静看平板的L。不是错觉,今天的气氛真的有点不对啊,平时都是努力撩拨自己跟他扯淡的人居然一反常态高贵冷艳不理人了。
W真是想不明白自己又是哪里得罪这位小祖宗。假期很好,开黑很好,三餐很好,小灰小花玩得很好,昨晚的运♂动也很好:他简直忍不住想给自己评个七星级。
唯一出问题的,难道是柜子里那个盒子?

某人这时终于憋不住舍得分点注意力给他了,开口还是拉长了声调也掩饰不住的鼻音和大碴子味儿:"你有什么事要向组织老实交代不?现在给你一次坦白从宽的机会。"
"有啊,"W起身进屋,没一会儿又出来,"伸手。"
L满眼迷惑把右手递过去,却被拍了回来。
"那一只。"W不知道从哪摸出一个圈圈给他套在左手无名指上。
L一脸像是梦游一样的表情盯着自己手上多出来的东西,简洁大方的款式,恰到好处的尺寸。缀在他白净修长的手指上,就像一个庄重的誓言。
"你......我......"L脑子有点转不过来,这节奏是太快还是太慢?W这是有随手送戒指的毛病吗?
"你什么你,你难道没看里面是什么吗?我看你窝火一早上了,还以为你怎么了,那什么,既然都这样了,就一句话吧,成不成?"W摸摸后脑,来这么一出大家都没准备,硬着头皮上了。
"那啥,我以为你这是给哪位贵妃小主准备的礼物......"L还是一脸的不可置信,完全跟不上现在的节奏。
"早翻篇了,你别翻旧账啦。"W也别别扭扭,跟人睡觉他业务熟练,跟人求婚还是跟个男人求婚他也是头一遭。
"那什么......"
L还在支支吾吾,W却觉得忍不了了:"没说要公开也不用你出柜,你就说愿不愿意吧。"
"你都给我戴上了还问什么啊?你那个呢?我也得把你给套住啊!"

————————

要包包,要四个


“L,我可以再问一个比较私人的问题吗?”
“你问。”
女记者用眼神示意了一下L左手亮闪闪的东西:“戒指很漂亮,是好事近了吗?”
L低头摸了摸鼻梁,笑得有点腼腆,开口却是一贯的打太极:“没啊,我出来的时候随便抓的,尺寸合适就套无名指上了。”

W在电脑前看到这段访谈视频已经是第二天晚上,彼时他已经准备好宵夜的材料,打算再过上半小时就出门去机场接那人回家。
说实话听到那个否定回答的时候心里总不会是嘴上说的那般舒坦的,但他又不得不承认这样的答案正是被问到这种问题时对方的最妥善对策。同时他自己也一样,在这种时候并不能想怎样就怎样干脆利落地向外界承认L与自己的关系。
有那么一点点的失落很快变成自嘲,然而内心总还有些零星的喜悦:那人在这种场合都没把戒指取下来,是真的非常重视自己并且非常珍惜这段感情吧。
W换好衣服正准备出门,想到这个时间外面的气温,又回房间翻了件外套给L带上。

L在飞机上睡足了觉此刻格外亢奋,就算是北京深秋夜半的冷空气都没能打消他一路上絮絮叨叨的热情,对着W讲了许许多多有的没的,最后表达了对他没有跟自己一起去南半球度个假的遗憾。
到家的时候已经过了十二点,撒欢的小狗像见到亲人一样扑去两只猫咪身上,被小灰甩了一脸的尾巴也毫不介意,继续蹭着小花的脑袋诉衷肠。新西兰再好,也不是长久归处,倒是北京这个现在凉嗖嗖灰蒙蒙的城市渐渐开始让他记挂着:有个人在这里等他,他在这里有个家。
L抬头望向厨房,那人忙碌的背影在橘色的灯光下暖得特别安心,甚至让他一瞬间有种想哭的冲动。七年了,他一个人走出沈阳,一路从上海漂到北京,经历过爱情和事业的高峰低谷,经历过众星捧月与落井下石,有过真心兄弟也被东家同事插过刀......他以为自己已经有颗足够坚硬的钻石心,但在这个人面前,他好像一只丢了壳的蜗牛,永远袒露着自己的柔软。也曾经被伤害得体无完肤,以为自己再也不会这样对人敞开心扉,最后却能走到现在这一步,每每想起还是不得不感激彼此的容让和珍惜。

他放开怀里被蹭得不耐的小花,起身走到那人身后,张开双臂环住对方的腰,把头压到他肩上。
W炒菜的动作一顿,侧过头在他脸颊落了个吻,开口却有些嫌弃道:"忙着呢,别闹,一会儿就好。"
"可是我现在就饿了啊。"L在他耳畔吹气,不依不饶。
"我靠,"W吓一跳推开他,挑眉看他摆着那副自以为很帅的表情的脸,"你再折腾饭别想吃了,有这工夫先去洗澡吧。"
L脸一黑,倒是乖乖转身去洗澡,嘴里嘟嘟囔囔:"哪儿来的那么多毛病啊,这么洁癖这日子还过不过啊!"
W满心无奈听他吐槽,到底是你有洁癖还是我有洁癖,现在点火弄得没饭吃等下饿哭的还不是你。

饱暖思淫欲,古人诚不欺我。
终于吃饱喝足的某人又开始不知死活地撩拨:"哎我说,你tm是不是进疲软期了?"
"软你大爷!"W手一抖,差点没让手里的碟子跟地板亲密接触。
板着脸把桌子收拾完又把碗筷丢进洗碗机,回头看某人闲极无聊正蹲在地上给几只喵拍照。
居家服被他松松垮垮地套着,大半截白皙的脖子露在外面像一节新鲜的莲藕,肩线渐渐隐入衣衫勾人胃口。W一下子想起刚刚这人故意惹火的样子,攒了几天的欲望也有点跃跃欲试。
凑过去舔了一口L露出来的耳廓,趁他没反应过来一把把他拉起来,手直接按到他下腹,压低了声音问他:"不饿了?"
问个p啊!
L的回应是一口咬住W的唇,正待他享受身高优势准备攻城掠地时,受制于人的下方要害又出卖了他。
被W几下按到双腿打颤的人倒是不做困兽之斗,一边任由对方把自己半拖半抱丢到床上,一边也不忘了把对方的衣服也扯得七零八落,一双手更是不消停地在W身上四处放火。
"呼,你快点......"
L鼻音浓重腻人,这种时候的每一句埋怨都像是在撒娇。W只觉得这个混蛋简直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恨不能直接提枪上阵好给他个教训。
一边磨牙一边凑过去亲吻,唇舌又一次激烈地交融,彼此体温都炽热得像着了火一般,贴在对方身上却仿佛能够汲取丝丝清凉。
L不耐地用下身磨蹭着身上的人,一串串不加掩饰的缠绵呻吟从唇齿交锋的缝隙流泻而出,激起对方更大力的热情回应。
还真是有点磨人了,L模模糊糊地想着。这个自称脾气差没耐心的人怎么这种时候永远都有最好的耐性,能够稳稳地把握最适当的节奏,一边折磨他的欲望一边又给予他至高的快感。
颀长的手指划过W的眉目,不够帅,却足够让他爱不释手。最温和的轮廓隐藏了最锐利的气魄,最柔软的线条包裹了最坚定的心。
L想自己大概真的是爱惨了,然而何其有幸,对方的心情也和自己一样。

做到最后L大概有点模糊了,清理过后只回忆起先前腿间的滚烫热度还有被自己紧紧扣住的W的左手,无名指上那个圈圈触感鲜明。他知道,这是他亲手给那人套上的:是承诺,是安定,是爱。
良久,他开口道:"你是不是看到我前两天那个采访了?"
W抓过他的左手,与他十指相扣,一模一样的指环触在一起,显得安宁又庄重。
"我以前从来不信安定,从来不想结婚,也从没想过能和同一个人在一起这么久。到了今天我还是有问题:我能给你的东西你大都不会稀罕,不能给你东西却还是有很多,比如伴侣的名分,比如和你一起站在媒体前。"
L想要开口说他不要那些,却被W的目光制止了。
"我想给你的,但是抱歉我现在还做不到。所以我也非常感谢你能够接受这一切不公平的对待。"
他的神情太过认真,L恍然间觉得或许爱得更惨的人不是自己,他们一起种下的因,也必定要一起欣然收获这果实。
"我......"他想说我也一样不能对媒体公开啊这不是你一个人的问题至少你父亲没逼你结婚啊这样也很好了我们在一起一天算一天谁也不要计较太多了。
然后他凑过去,递了一个轻轻软软的亲吻,还有一句小小声的告白。
"我爱你。"

这样一句就已经足够了。

    1#
    = = 回复于:2015-04-16 00:00:32
    = =
  • 甜甜甜!!!

  • 2#
    ,。, 回复于:2015-04-16 01:10:53
    ,。,
  • 正文好带感

  • 3#
    ,。, 回复于:2015-04-16 01:11:24
    ,。,
  • 正文好带感

  • 4#
    喵~ >▽< 回复于:2015-05-01 00:01:09
    喵~ >▽<
  • 赞赞赞!!!
  • 5#
    = = 回复于:2015-05-01 09:36:58
    = =
  • 好甜啊!
  • 6#
    回复于:2015-05-16 13:49:55
  • 0.0
  • 7#
    ahayo 回复于:2015-05-16 23:02:48
    ahayo
  • 甜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