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 错位

扶她!性格替换!脑洞猎奇慎入慎入!!
作者
苍崎阴谋论 发表于:2016-10-15 07:36:20
苍崎阴谋论

天气很好。
天气一直很好。阳光温暖,高远的空中浮着几丝淡薄的云,偶尔有和煦的风经过,色彩繁复的花丛便轻微摇曳,充满生气的淡香萦绕鼻端。
——然而这只是爱因兹华斯苦心维系的旧日谎言罢了。结界外便是一成不变的荒芜与寒冷,无尽的落雪沉默宣告世界的终末。
为了整个星球的存续,区区容器的牺牲不值一提。而阻挠救世的蝼蚁,将一人的价值置于整个世界之上的愚者,必将被爱因兹华斯的力量碾碎——她坚信一点,并且愿为这目标奉献一切。
金色的发梢在背后跳跃。她毫无留恋地离开舒适的庭院,在刺耳的摩擦声中打开了深入城堡地下的沉重木门。

长廊昏暗而阴沉,两旁古旧石墙上安插的火炬黯淡燃烧,宛如徘徊不去的旧日怨灵——那些轻微的“哔剥”声便是不甘的哀嚎,细小,微弱,却从未停止。
她前进着,面容冷峻,步伐坚定。忽大忽小的阴影伴随滞涩空间中带起的气流,让身后的火焰岌岌可危地摇曳。她停下脚步;挂着沉重锁具的铁门于眼前沉默伫立。
她花了不少时间才解开那些繁复的机关。哗啦啦的金属声响了一阵,而后是门轴滞涩的吱呀。原本透过窗栅的条状光线因为牢门的敞开变得丰沛,倚墙而坐的囚犯微微抬起头来。
跃动的火光透进牢房,照亮了赤铜色短发间几簇不正常的灰白。被反噬变质的皮肤几乎是铁锈色的,大块病态瘢痕剑刃般尖锐的边缘嵌在体表,与原本的麦色界限分明。即使是抬头这样轻微的动作也带动了束缚手脚的锁链发出碎响;他黄铜色的眸子因为光线的变化收缩了一瞬,带着一丝淡漠直盯着她,虚弱,疲惫,却澄澈得没有一丝迷惘。
她重重一脚踏进门内,侧头扫了一眼上午送来的食物。果然,一口水都没有动过。
“还是这么冥顽不灵啊。”
这居高临下的话语让他轻微勾了勾嘴角,勉强控制着僵硬的面部肌肉挤出了一个微笑的神情。
“就这么急着去死?”她反手将背后沉重的牢门重重阖上,一阵刺耳的金属音后那些禁制自动归位——期间她燃烧着怒火的湛蓝眼眸一直没有离开他。
因英灵化而过载的躯体控制起来已经十分陌生,被施加的诸多禁制也让他动一下也觉得艰难。他尝试着张口;气流途经声带,发出枯叶于风中瑟瑟的杂音。
“美游……已经离开了。”粗粝的,石块与钢铁摩擦般的声音。 “我死了,你们就再没有要挟她的筹码。”
……
“呵。”她冷漠地回应。“你没有寻死的资格。篡夺‘圣杯’的罪过,岂是一死就可偿还。
这回答中隐含的意味令少年露出了真正的笑容,死寂暮秋乍现的一缕灿烂阳光一般,因必然的毁灭而显得愈加美丽,其中饱含的欢欣狠狠刺痛了她。“我的愿望已经实现了。”他平静地说。“接下来无论你们做什么,都已于事无补。”
突兀的“咯”的一声,安洁莉卡狠狠咬牙。
Faker,愚者,只身对抗世界,用一个星球的毁灭换取一人幸福可能的疯子,践踏爱因兹华斯尊严的僭越者,阻碍世界救赎的叛徒。卫宫士郎这个存在难以理解,但无论是战斗中还是现在,两人对峙时他过于坚定的姿态总令她无法忽视心中产生的一丝动摇。一个人怀抱错误的执念竟然能坚持到这一步。万一,只是万一,这种存在方式会有其合理性……
一阵恶寒让她清醒过来。……这种思想,其存在本身便逾越了DOLL的本分。
“朱利安大人让你活着,你就必须活下去。”为了掩饰一时的失态她傲然仰首,抽出Archer职阶的卡牌。“他希望你能看着这个世界重生,看着圣杯降临。”
“你救不了那个容器。被你放走的美游,我们一定会找回来。”
伴随这坚定的宣告骤然爆发的金光充斥了整个室内,少年不由得闭了闭眼。宏大的魔力威压潮水般涌来。视野恢复后,金色的甲胄已然包裹了人造人纤细的肢体;英雄王——吉尔伽美什,远古英灵的力量于此再次降临。
“哈……遵循主人命令的可悲玩偶而已,真是侮辱了这份力量……”
微不可闻的自语,更像是为了回复冷静的刻意为之。之前战斗中被无数刀剑贯穿身体的痛楚仿佛回归了;濒死的错觉让他有了一丝颤抖。能力被封印的现在他毫无自保之力。无论多么强大的意志都敌不过本能。在这压倒性的存在面前,谁都避免不了一丝胆怯。
锵。锵。锵。
沉重的金靴踏在石板上。他靠着身后墙壁粗粝的石砖尽力挺直脊背,压抑着心中想要退缩的软弱念头咬紧了下唇,牙齿深深地嵌进缺乏血色的皮肉里。
等待的几秒尤为漫长。人造的英灵终于来到少年面前,纡尊降贵地弯下了腰。
“你的身体半数已经置换成了英灵。只要那部分不死,你也就死不了。”
冰冷的黄金手甲扳起了他的下颌。纤细手指上寄托的强大力道令他无法挣脱。
“而英灵的食粮,是魔力。”她的神情已然恢复了平素毫无波澜的冷酷,“用这种方式的话,可比逼你吃饭有效率。”
“……!”
惊愕使黄铜色的双眸猝然张大。——她的嘴唇压上了他的。

++++++++++

双手被写满咒符的绷带层层缠裹,卡在手腕和脚踝上由锁链连缀的镣铐完全封印了身为英灵的能力。最初的呆怔过后少年慌乱地试图推拒,却无法阻止牙关被捏开,侵占进一步深入下去。人造人的吻粗暴而毫无章法,湿热的舌尖一味在他的口中翻搅;但这也足够让缺乏经验的少年呼吸困难。
“哈……哈……你……你发什么疯!”士郎的话音中有不加掩饰的惊慌。他挣扎着用力试图站起身来,却发现人造人已经坐上了他的大腿。喑哑的撕裂声中他的上衣成了碎片,接着两团软肉压上赤裸的胸口。
“性交。”安洁莉卡的喘息也未平复,灼热的吐息打在士郎的皮肤上让他产生了种烧灼般的错觉。她把他乱挥的手腕压实在头顶,身侧漾起的黄金光澜中射出几柄细剑,它们精确地穿透锁链的链环将镣铐牢牢钉在了墙上。
士郎徒劳地挣动了几下,再反应过来时已经被剥了个干净。
“不是……那啥……你……开玩笑吧……”
他惊慌失措的样子就像个普通的十七岁少年,之前的严肃完全不见踪影。黄金的人造人挑了挑眉,把手中扯断的腰带随手扔到一边,“没想到你认清现状的能力这么差,卫宫士郎。”
“女……女孩子怎么能做这种事情?!”
“爱因兹华斯的人偶并没有‘性别’这种概念。”她低头审视少年极力合拢双腿想要掩饰的蜷缩器官,眼神带着冰冷的探究意味。“不必拘泥于此。”
“但……但是……嘶!”冰冷的黄金手甲直接接触下身的刺激让他倒抽一口冷气,大脑一片混乱,让他不管不顾地喊了出来:“会怀孕的!做这种事会怀孕的!”
“……”人造人停下动作,陷入思索之中。
“作为完美造物的我的确具备生育能力。”短暂而凝固的沉默后她终于出声,“你的顾虑的确合理。”
士郎颤抖着松了口气,动了下腰下意识地想把还被对方攥在手里的要害解放出来,“是吧,所以说……咦?!”
人造人解除了腰部的护甲,视线刚一触及她彻底裸露的下身士郎便吓得赶紧闭眼,一瞬间瞥到的景象却像是烙在了视野中。
那暴露出的部位,似乎……有什么地方……
……不太对劲?
“安全起见,换你来当承受方。”
“……哈?!”
“回路联通只需要身体结合,具体形式并不重要。”
“……啊?”
“多说无益。”
——大脑无法理解的冲击性事实,接下来他用身体彻底体会了。

++++++++++

“……嘶……哈……哈啊……”
很痛。
非常痛。
脊背一直摩擦着墙壁,作为支撑的腰臀也被石板地面划破。没有做任何润滑,仍然装备着黄金手甲的手指粗暴地扩张了几下本就不该作此用途的甬道,粗大的性器便直接强硬地开始进犯。
“很痛吗?稍微忍耐一下,我对这种事缺乏经验。”
纯粹属于女性的声线,与正在嵌入体内的残暴硬物构成了过于强烈的违和。摇晃的视野中,安洁莉卡的面容丧失了一贯的自制;红晕漫上白皙的皮肤,汗液沾湿了金发。她咬着牙,似乎在极力忍耐着什么。
第一次尝试使用男性器官,这种自行产生的快感十分陌生。少年高热柔软的内壁仿佛在发出邀请;她不受控制地用力,任由对方柔嫩的部位由于不堪重负而撕裂淌血。
“……哈……”
终于完全没入时她发出满足的低吟。相对的,囚徒的眼神已经有些涣散;他大口大口地喘息着,额头上渗出一颗颗的冷汗。
“结合完成。”
第一步到此结束。她转而抚弄起少年下身萎靡的性器,挫败地发觉这毫无用处。
“……同步高潮看来没有那么简单达成。”
“哈……哈啊……你这家伙……是……故意的吧……”
她直到现在都没卸下黄金的铠甲。冰冷的金属表面贴在少年赤裸的皮肤上,与疼痛一起将残存的生气夺走。——这比他之前的一切酷刑都要残忍得多。
“……抱歉。”
她的声音发颤;本能的欲望驱使着她,她不受控制地向前挺腰。
“唔!……”
士郎在最初的惨叫后狠狠咬住了嘴唇;人造人将他的双腿折弯上去,开始了粗暴而毫无章法的抽插。
“呜……嗯……”
压抑的声音含混不清。血液起到了润滑,交合声开始变得湿漉漉的。一波强过一波的疼痛让少年眼前发黑;这折磨似乎永无休止,直到体内的硬物偶然触及从未被开发过的一点。
“……!”
少年的身体重重向上一弹,撕裂的孔穴剧烈收缩;骤然而来的过强刺激让人造人竭尽全力才吞下一声呻吟。
肉体与精神息息相关,一瞬的脆弱被蛰伏等待的对手捕捉。——于是他便趁虚而入。
“……你……给我……停下啊……”
如果之前的一切还能用单纯的暴行自我安慰,现在的快感真正让之前十几年积累起的常识和秩序成了碎片,少年绝望地想要阻止这一切继续恶化。
“哇,撞到了了不得的事情呢。”
安洁莉卡骤停的动作和异常的语调让士郎勉强撑开发肿的眼皮。
人造人的蓝色眼瞳变得浑浊,有血色弥散上来,一点点将双目染成赤红。发黑的瞳孔是一道收缩的窄细裂缝……
……不对劲。
迟钝的大脑吱呀着极力运转。
赤色的蛇瞳是神血的象征。毫无疑问,这属于卡片中寄宿的英灵。
英雄王,吉尔伽美什——
“唔?已经发现了?挺敏锐的嘛。”夺取了身体控制权的英灵控制着人造人的面容天真地笑了,接着被逐渐回归的五感逼得倒抽冷气,“嘶……这具身体是怎么回事……啊?”
“她”低头打量两人结合的部位,“扶她?!这对小孩子来说太过激烈了吧……而且现在这个状况……”
无暇仔细分析,士郎急于摆脱窘境:“总之你先把这个拔出来……呜啊?”
他毫无防备地承受了又一次冲撞。敏感点被大力碾过,过强的快感让士郎在一瞬的僵直后瑟瑟发抖。
“停不下来。”“她”无辜地表示,干脆地解除了全身的盔甲,丰满的胸部贴上少年的胸膛磨蹭着,“我只能暂时夺取这具身体的控制权,现在无法对爱因兹华斯构成什么威胁,所以我们就利用这难得的机会继续做下去吧,大~哥~哥~”
“你……”
微弱的反抗没起到什么作用。钉住锁链的细剑被拔出,被折磨到整个瘫软的身体被对方抱起转移到了床铺上。——其间钉入体内的楔子依旧昂扬,体位变化的刺激让他不由自主地泄露出轻微的呻吟。
“这个人造人可真没什么经验呢,把大哥哥你折腾成这种样子……”“她”很惋惜地叹了口气,“明明有更好的方法……”
“等等!……唔——!”
柔软的手指揪拧起挺立的乳首;红润的嘴唇则含上了另一边。
“不过现在大哥哥可以放心了。”湿热的吐息打在胸前,“她”赤红的眼眸中盛满天真的恶意,“一切都交给我吧~”
“保证……会让你舒服的……”

    1#
    .⁄(⁄ ⁄•⁄ω⁄•⁄ ⁄)⁄. 回复于:2016-10-15 09:06:28
    .⁄(⁄ ⁄•⁄ω⁄•⁄ ⁄)⁄.
  • 666,6得飞起啊!扶她对小孩子还是太刺激了2333333总之肉好吃!!新世界的大门已经被打开了!!!
  • 2#
    .⁄(⁄ ⁄•⁄ω⁄•⁄ ⁄)⁄. 回复于:2016-10-15 22:02:35
    .⁄(⁄ ⁄•⁄ω⁄•⁄ ⁄)⁄.
  • 好吃好吃(大力鼓掌
  • 3#
    = = 回复于:2016-10-15 22:54:07
    = =
  •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旋转跳跃
  • 4#
    = = 回复于:2016-10-16 08:35:42
    = =
  • 哦哦哦哦哦哦哦!!
  • 5#
    (  ͡°  ͜ʖ  ͡°) 回复于:2016-10-16 11:52:17
    (  ͡°  ͜ʖ  ͡°)
  • 旋转跳跃我闭着眼~
  • 6#
    (,,Ծ▽Ծ,,) 回复于:2016-11-02 04:25:22
    (,,Ծ▽Ծ,,)
  • 炸成天上烟花,太好吃了!!!摆着纯洁脸的恶魔正太闪。换成长大的慢心王可就要换个玩法了23333。这样的士郎兄真是好吃啊,无法忍受快感什么的,相比于更能忍受痛感这点,绝赞!
  • 7#
    .⁄(⁄ ⁄•⁄ω⁄•⁄ ⁄)⁄. 回复于:2017-01-25 15:44:04
    .⁄(⁄ ⁄•⁄ω⁄•⁄ ⁄)⁄.
  • 呱唧呱唧太好吃了!!!我爱扶他!!!女攻男受!!!士狼超美味!!!呱唧呱唧
  • 8#
    .⁄(⁄ ⁄•⁄ω⁄•⁄ ⁄)⁄. 回复于:2017-01-25 15:44:43
    .⁄(⁄ ⁄•⁄ω⁄•⁄ ⁄)⁄.
  • 呱唧呱唧太好吃了!!!我爱扶他!!!女攻男受!!!士狼超美味!!!呱唧呱唧
  • 9#
    .⁄(⁄ ⁄•⁄ω⁄•⁄ ⁄)⁄. 回复于:2018-02-02 09:10:15
    .⁄(⁄ ⁄•⁄ω⁄•⁄ ⁄)⁄.
  • 楼主牛逼!!!扶她大爱!!!
  • 10#
    .⁄(⁄ ⁄•⁄ω⁄•⁄ ⁄)⁄. 回复于:2018-02-04 09:12:03
    .⁄(⁄ ⁄•⁄ω⁄•⁄ ⁄)⁄.
  • 女攻男受太好吃!!
  • 11#
    .⁄(⁄ ⁄•⁄ω⁄•⁄ ⁄)⁄. 回复于:2018-02-11 13:31:59
    .⁄(⁄ ⁄•⁄ω⁄•⁄ ⁄)⁄.
  • 我的天。。好吃。。新世界的大门。。打开了
  • 12#
    = = 回复于:2018-08-06 10:28:41
    = =
  • 卧槽看得我梆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