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 突发状况

这是一篇友情向(?)的ABO。
1 圈子: RPS CP: E陆 角色: 陆夫人 老E TAGS: ABO
作者
锅匠 发表于:2016-05-31 19:12:13
锅匠

陆夫人没有留意起初时的那些征兆:发热,晕眩,恶心,腹泻。
出门采购的途中他好几次不得不停下来休息,当时只当是过度劳累的后果。
从商场厕所里走出来时,才开始觉得有点不对劲。
种种气味不知何时变得异常鲜明,统统混杂在一起让人作呕。
他留神注意那些气味,随机意识到,呼吸之间,不同性别的信息素正随空气流过上颚的感受器——夫人心中一惊,压低声音骂了一句“操”。
在现代社会,喷洒中和剂掩盖自身性别的特殊气味是社交礼仪的一部分。人们通常不会知道某个擦肩而过的陌生人的第一性别。事实上,即使在熟悉的人面前,大多数人也不会轻易透露自己的性别。
但现在,自己敏锐到能够辨认出平常被人们妥善掩盖起来的信息素,只有一个解释。
他的发情期在没有预期的情况下到来了。
夫人来到户外,心虚地快步赶路。渐渐地,行人们开始不住地东张西望,个别敏锐的向他投来责备或挑逗的目光。他意识到自己逐渐变得浓郁的Omega发情的气味正在随风传播出去。
这种特殊的信息素对Alpha的吸引力是压倒性的。如果他再在这种公共场所多待一会儿,可能会把整条街上的Alpha都吸引过来将自己当场轮暴。而且最可怕的是,到了那时,他根本就不会想要反抗。
陆夫人拦下一辆出租车,车刚一停稳他就忙不迭地钻了进去。司机是个女性Beta,转过头冲他扬了扬眉毛。
夫人迅速地报出自己住址,把车窗摇起来关死,嗓音有些尖锐:“快一点!”

进门时,陆夫人一踉跄,差点摔了一跤。他锁上门,三步并作两步地冲过去关好窗户。如果放任信息素泄漏,势必会在公共场合引起骚动,说不定还会有人找上门来。
把窗户都上了锁,又拉好了窗帘,夫人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两腿一软跌坐在地上,用颤抖的手指捉住皮带扣。
阴茎已经半勃,两腿之间潮得厉害,连内裤都被浸透了。后穴空虚得可怕,穴口仿佛有自主意识的什么生物般一阵一阵地痉挛着。之前在车上就已经有了反应,完全是靠意志力支撑着才回到家里的。他把长裤连带湿淋淋的底裤褪下,握住两腿间的硬挺,轻轻吁了口气,闭上眼睛。
一边快速地套弄,一边试探着把手指伸进后方,想要抚慰身体内部那可怕的空虚感。有自体润滑的帮助,几乎毫无阻碍地立刻就进入到最深。他满足地叹息一声,一边屈伸手指,一边试探性地扭着腰,想要刺激到更敏感的部位。内壁不觉一下一下地抽动着,把侵入的手指包裹得更紧。
啊……可是这么一点,还不够。
一边填进第四根手指,一边模模糊糊地想着,还要更多,滚烫的、粗暴的,什么都好,插进来,把他狠狠贯穿。只靠手指的话……根本没法高潮。
夫人喘息着抽出手。突然间卷土重来的空虚感令他无意间呻吟出声,感觉有点难为情,但眼下只有自己一个人,想来也没什么好顾忌的。
两条腿软得使不上力。他费了点功夫爬到床上,把自己裹进被子里。发情期Omega的身体极度敏感,仅仅是布料与皮肤摩擦,就让他的乳头兴奋地挺立。情不自禁地掐住一侧乳首揉捏,隐隐约约希望有一张嘴,凑过来,含住他,吮吸他,咬他,疼也没关系,想要被粗暴地对待,被某个Alpha……打住,打住。
陆夫人摇摇头,把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甩开,撑起身子,从床头柜里找出一只假阴茎。
在发情期时如果得不到高潮,Omega的
身体会产生一系列不良后果,轻则恶心、目眩,重则哮喘乃至休克。部分的Omega必须依靠Alpha的帮助才能正常结束发情期——事实上这类人占大多数,而这也是Omega通常在很年轻时就结婚生子的原因。
但是,自青春期第一次发情以来,陆夫人就一直都是自己解决问题。万幸的是,到目前为止都没出过什么大的差错。
他躺在床上,岔开双腿,将假阴茎抵上自己的穴口。刚一碰到,后穴就难耐地痉挛起来,像是自觉地要把它含进去似的。印象里即使是少年时期,也很少会体会到那么强烈的需求。夫人将那物件缓缓推到底,吐了口气,按下手中的开关。
剧烈的震动让他直接叫了出来。内壁体验到的每一点快感都仿佛化为电流窜遍他的全身。一瞬间头脑中只有空白,只能瘫在床上无能为力地颤抖。
过了好一会儿,夫人才缓过神来。握住了那东西露在外面的握把,把速度调低了些。向不同的方向撞击几下,很快就顶到了敏感点。毕竟是自己的身体,已经很熟悉了。他舔了舔嘴唇,并拢腿,用力抽插起来。

过去许久,夫人已经有些累了,然而高潮却迟迟不来。
明明快感已经积累到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地步,却总是还差着那么一点;越接近高潮,肉体深处的某种空虚感就越明显,像一道无形的墙壁阻止了自己释放。
啊……为什么呢?夫人停下动作,疲惫地摊在床上。假阴茎还在体内震动着,他就这么把它留在里面。
这次发情期是他没有预见到的。按照正常的生理节律,自己的发情期本该出现在一个月前;但因为当时正在忙一件重要的工作,就去医院开了推迟发情期的药。后来工作出了意外,拖延了许多天,他就不断服药把发情期押后,远远超出了医生建议的剂量。
前不久工作才终于结束,却没想到压抑的发情期突然凶猛反扑。可能是因为过度用药扰乱了内分泌,或者别的什么生理上的原因,以往屡试不爽的解决手段这次却失效了。
欲望不仅没有丝毫减退,反而愈演愈烈。下身不断吐出粘滑的液体。身体仿佛烧沸的水壶,而排放蒸汽的气孔被封住了。
其实,还有一个显而易见的方法;按照主流观点,比自行解决更加可靠、安全……而且明智。然而,也是他这些年来一直都在抗拒的。
……只让对方临时帮个忙,就好。
陆夫人把这句话在心里念了几遍,捞过床头柜上的手机,在通讯录里翻找。
知道他是Omega,尊重他的意愿,而且眼下也方便帮忙的Alpha……找来找去,只有一个人。
他盯着屏幕上的那个名字,忽然叹了口气,按下拨号键。

手机响起来的时候,老E正在电脑上忙着自己的事。
“喂?”
“喂……老E。”
“夫人啊,”他甩动鼠标点击保存,整个人往椅子上一靠,“什么事?”
电话另一头只有清浅的呼吸声。
“……喂?听到吗?怎么了你那边。”
“……老E。我发情了,现在。”
老E先是一惊,接着脸色一沉:
“你现在在哪里?安全吗?”
“不我没事,我在家里……应该是安全的。”
老E松了一口气。……所以?
“……你要我现在过去吗?”
“嗯。进门方法你知道的。……拜托了,快点。”
挂断了。
屏幕上确实是陆夫人的号码。
老E心中仍然有些诧异。
现实生活中,也有个别Omega会其信赖的Alpha达成协定:Alpha定期协助Omega处理发情期的问题,但既不结合也不繁育后代,双方维持长期的纯粹是功能性的关系。主流文化贬低这种行为,认为这是Omega逃避社会责任的表现。
老E和陆夫人之间事先并没有这种约定;他知道陆夫人是Omega,陆夫人也知道他是Alpha,仅此而已。
但现在,夫人的处境是最重要的。
老E关了电脑,开始准备出门。

最初知道夫人是Omega的时候,有那么一段时间相处起来不太自在,但自己不久也就释怀了。毕竟,不管哪种性别,陆夫人不还是陆夫人么。
但话说回来,这次的情况又有所不同。
他们平日的交流中很少涉及与性别有关的话题,相处时也不会刻意作某种区别对待。对他来说,陆夫人首先是一个“人”,有着他自己独有的性格、观点和志趣;其次才是一个Omega,而这其实并没有那么重要。
然而现在,他就要去面对陆夫人不为自己所了解的那一面。那也是他们之前一直没有、甚至是刻意避免任其介入他们关系的那一面。
老E发现自己正在紧张。他猜夫人或许也跟自己一样。
他把钥匙从门边的花盆底下摸出来,插进锁孔,拧开了门。

房间里浓郁的信息素像一柄重锤一样直接砸进了他的脑子里。
担忧、疑惑、不安,顷刻间全都被情欲的浪潮冲刷殆尽。
Omega发情的信息素对Alpha的诱惑力是压倒性的,仅仅一个呼吸间,他的阴茎就完全勃起了,甚至因为充血而微微跳动着。
老E依靠脑中仅剩的理智跨进房间,关门,落锁。
“……夫人。”
他解开上衣的第一颗扣子。

陆夫人把脑袋裹进被子里。
他来了。他闻到了他。
只需要吸入一丁点Omega发情的信息素,Alpha就会被诱发发情。
此时此刻,老E发情的气味对他来说就像诱人的毒品。明知道只会侵蚀自己的理智,却依然难以停止对它的渴求。
忽然,一只手隔着被子环住了他。
老E的嗓音显得有些闷。他说话吞吞吐吐:
“夫人,你……你觉得可以的时候,就——”
陆夫人心里那一丁点的忐忑忽然就融化了。
他扒开被子,勾下老E的脖颈吻他,立刻就得到了热烈的回应。
在吻的间隙,老E像是压抑着什么似的低声道:“至少,让我戴上套——”
“用不着,我有吃药。”陆夫人贪婪地接连亲吻老E的颊侧,凑到他耳旁,把热气低低地呵进耳中:“直接进来。”
这句话就像是打开了什么开关一样。
老E一言不发地把夫人摁倒在床上,掰开他的腿,把插在后面的假阴茎猛地抽出来,丢到一边。
空虚感突然来袭,夫人忍不住要将腿合拢,然而老E把他的腿按在身体两侧,径直顶了进去。
陆夫人尖叫了。
错觉内壁的褶皱全都被撑得平展,每一寸黏膜上的每一个神经元都去感受对方的入侵。被填满的快感像一把火一样烧毁了他的意识,他只是遵从本能抬起腿缠住老E的腰,让他更深地插入。
老E能感觉到陆夫人的下身包裹着他,像一片粘腻的沼泽,却又夹得那么紧,还轻轻抽动着。他试着抽送了一下,夫人几乎立刻就发出了低低的呻吟,腿缠得更紧了一些。老E安抚地亲了亲他的嘴角,然后大幅抽插起来。
夫人无比清晰地感觉到老E的硬物在自己的甬道里横冲直撞,一次又一次狠狠地贯穿他,把他的呻吟从喉咙里顶出来。除了快感,脑子里装不下别的东西。两条腿像是融化了一般根本使不出力气,软绵绵地盘在老E的腰上。他本能地往下体伸过手去,想要抓住自己的阴茎,然而老E把他的手拿到一边,代而握住了他,随着抽插的节奏套弄着。
被欲望折磨已久的Omega在前后夹攻的刺激下很快就射了出来。夫人大口喘息着,身体微微发抖。
老E深深吸了口气,把依旧坚硬的分身慢慢拔出来。因为这动作,陆夫人皱起眉发出一阵呻吟,粘腻得不像他平常的声音。
老E将夫人死死压在床上,亲吻他的脖子、锁骨、胸膛,凶狠地吮吸,克制地轻咬。发情期的Alpha借此在配偶身上抹上自己的气味,宣示所有权。
陆夫人把鼻子埋进老E的发间,深深吸了一口Alpha诱人的气息,刚刚有所衰颓的欲望又抬起了头。他忍不住胡乱扭动身体,与老E的肌肤互相磨擦,膝盖在他胯间磨蹭。作为回应,老E低头叼住他的乳头,用牙齿磨了一下、两下——所有痛感都被转化成电击般的快感,夫人忍不住喘息着挺起胸膛,把自己更多地送进老E嘴里。
老E的舌尖拨动着他的乳头,一只手贴着他的腹部下滑,直到指尖陷进濡湿的臀缝里。一根手指探入那翕动的缝隙,屈伸按压,让它颤抖着吐出又一股液体。
“老E……唔,”陆夫人的话语停顿了一下,因为在他身体里动作的手指恰好戳中了某个敏感点,“你这样子没什么用……我之前就试过了,不够的,唔嗯……你不如再进来一次,来,”他喘着气,右手挤进两人之间,握住老E的分身,手指在顶端轻轻弹了一下,“用这个。”
隐约觉得自己说了什么很羞耻的话,但被欲望熏蒸得一片模糊的大脑刚要细想,就被满满插入的快感打断了。夫人抬起腰,感到老E的硬挺在他身体里快速进出。汁水淋漓的穴口逐渐被捣弄得有些合不拢,但在Alpha的阴茎抵上来的时候,却又总是食髓知味地缠上去,把它含进去。
渐渐地,抽插的动作变得有些艰难。Alpha前端的结正在隆起,不断地碾压着过于狭窄的甬道。陆夫人被弄得有些受不住,扭着腰想要习惯老E的涨大。
某个时刻,隆起的结恰好顶到特定的位置,夫人的下身爆发出一阵狂乱的抽搐,老E会意地继续撞击那里,只几下就把他又一次送上了高潮。
歇息的时候,老E整个人趴在陆夫人身上不下来,分身还留在他的身体里。
夫人被压得有些喘不过气,推了推他:
“你下去点……”
“哎,这个没办法,”老E往边上挪了挪,但还是没从他身上下来,“你应该知道是怎么回事。”他故意顶了顶腰,夫人轻轻叫了一声。
在发情期交配时,Alpha阴茎的头部会隆起结。完全隆起时,涨大的结卡在Omega的生殖腔中无法脱出,由此将Omega的身体锁住。只有射精之后,结才会消失。
现在就是这种情况。陆夫人花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毕竟他以前没有过类似的经历。
老E说:“待会儿我慢一点来。”
“你开什么玩笑。”陆夫人哑着嗓子笑了一下。
大脑混沌一片,朦胧之中,炽热的冲动浮现出来。
引诱他,撩拨他,挑衅他,摧毁他的自制力,让他只能看着自己。
另外有一个隐约的声音在试图劝告,但非常微弱,不必在乎。
于是他就做了。
突然地收缩自己的下体,有一下没一下,忽轻忽重,让人抓不到规律。
手指伸到下身沾上自己的精液,送到嘴边慢慢舔干净。
夫人满意地听到老E屏住呼吸。
他抬起眼,含着指尖,醺然露出一个笑:“嗯?”
老E突然凶狠地吻住他,同时猛地一顶腰。
陆夫人弓起脖子尖叫,隐约听见老E恶狠狠又有些无奈地说:
“这可是你自找的。”


那天自己高潮了多少次,夫人已经记不清了。
从起初的欲求不满被做到哭着求他停下,再到哭着被上到高潮,两次。不知道最后究竟是睡过去的还是昏过去的。
那几个小时的记忆很模糊。部分是因为,Omega在发情期开头的时间里并不会是完全清醒的。
老E也许记得全过程,但陆夫人是绝对不会去问他的。


早上醒来的时候,厨房传来炒菜的声音。
陆夫人小心翼翼地从床上坐起来。两条腿一用劲就抖得像筛糠一样,腰椎隐隐作痛。下身仍然炽热难耐,他尽量无视了这一点。
口渴得厉害。床头柜上的纸杯里有水,他拿起来喝了几口。头脑还没完全清醒,他一动不动地呆坐在床上。
过了一会儿,老E从厨房里走出来,把牛奶和几片夹着炒鸡蛋的切片面包摆到床头柜上,随后在他身边坐了下来。
“醒了正好,来吃点东西吧。用了你冰箱里的东西没关系吧。”
陆夫人想开口,却发现嗓子哑得几乎发不出声音,于是默默摇了摇头。
刚才有那么一个瞬间,他想要对老E说“别管那些有的没的赶紧爬上床来操我,我看见你裤裆正鼓着呢”。
他在心里捂着脸把这个念头打消了。发情期自己一定是不太清醒。
牛奶是温的。面包也是。
他们坐在床边默默吃着。过了一会儿,老E突然问:
“你发情期一般持续多长时间?”
陆夫人把面包咽下去,清了清嗓子:
“三天。”
“那我就三天后再走。”
老E点点头,若无其事地把这件事定了下来。

FIN.

    1#
    = = 回复于:2016-06-01 20:27:01
    = =
  • 这就完结啦?其实我就是好奇,夫人的视频我也看过几个,但他那一圈的基友太多了,E是谁啊?……
    以及,与其说是友情向,还不如说是暗恋向吧?
  • 2#
    = = 回复于:2016-06-01 20:41:51
    = =
  • 下午夫人刚刚开过摄像头…不带猫武士的素颜…结合楼主神文脑补一下,太酸爽…
  • 3#
    (  ͡°  ͜ʖ  ͡°) 回复于:2016-06-02 17:04:23
    (  ͡°  ͜ʖ  ͡°)
  • 都不用带脸脑补,代入夫人那一口东北话就行,非常刺激。
    老E以前是在优酷做喷渣游戏视频的,挺红的,后来来B站打求生什么的,技术相当好。
  • 4#
    (  ͡°  ͜ʖ  ͡°) 回复于:2016-06-04 16:47:23
    (  ͡°  ͜ʖ  ͡°)
  • 我的妈呀,太酸爽了!
  • 5#
    = = 回复于:2016-06-05 18:24:53
    = =
  • 哈哈哈哈哈哈哈楼上们何苦代入真人!你们可以代入二次人设啊23333
  • 6#
    = = 回复于:2016-06-05 23:54:36
    = =
  • 本来带入的是二次元人设,结果被LS们一说想起了三次元真人,酸爽得……你们赔我屏幕_(:з」∠)_
  • 7#
    (  ͡°  ͜ʖ  ͡°) 回复于:2016-06-10 00:53:24
    (  ͡°  ͜ʖ  ͡°)
  • 刚补了夫人以前的几个视频,没想到打开菠菜又能见到(*/∇\*) 这cp有点奇妙啊
  • 8#
    .⁄(⁄ ⁄•⁄ω⁄•⁄ ⁄)⁄. 回复于:2016-07-27 12:41:37
    .⁄(⁄ ⁄•⁄ω⁄•⁄ ⁄)⁄.
  • 傻孩子,可以代入之前蒙眼打雷曼的视频啊!!那时候的夫人还是个娃娃脸,超可爱
  • 9#
    = = 回复于:2016-07-28 02:02:23
    = =
  • 2333,鹅这么萌其实我想看他受来着→_→
  • 10#
    = = 回复于:2016-07-28 02:02:28
    = =
  • 2333,鹅这么萌其实我想看他受来着→_→
  • 11#
    .⁄(⁄ ⁄•⁄ω⁄•⁄ ⁄)⁄. 回复于:2016-08-28 18:13:55
    .⁄(⁄ ⁄•⁄ω⁄•⁄ ⁄)⁄.
  • 你们很强
  • 12#
    ( ´◔ ‸◔') 回复于:2017-08-26 16:54:28
    ( ´◔ ‸◔')
  • 没毛病
  • 13#
    .⁄(⁄ ⁄•⁄ω⁄•⁄ ⁄)⁄. 回复于:2017-08-30 20:28:30
    .⁄(⁄ ⁄•⁄ω⁄•⁄ ⁄)⁄.
  • 夸奖太太
  • 14#
    .⁄(⁄ ⁄•⁄ω⁄•⁄ ⁄)⁄. 回复于:2017-09-01 00:35:15
    .⁄(⁄ ⁄•⁄ω⁄•⁄ ⁄)⁄.
  • 誒?!現在的夫人也超可愛啦!!三次元也超棒!!!【emmmmm我的粉丝滤镜大概有辣~~~么厚】
  • 15#
    (  ͡°  ͜ʖ  ͡°) 回复于:2018-02-23 16:58:55
    (  ͡°  ͜ʖ  ͡°)
  • 陆夫人在健身减肥(虽然是为了找女朋友)而且颇有成效……我很淡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