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 欢迎学弟

绕岸是蓝河学弟设定,很久之前的文了,没修...
0 圈子: 全职高手 CP: 绕蓝 角色: 绕岸垂杨 蓝河 TAGS:
作者
知名不具 发表于:2015-04-15 12:52:29
知名不具

蓝河是从初三暑假开始玩荣耀的,那时候没有时间又只能瞒着家里偷偷玩。,所以就算练了个满级账号而且加入了最喜欢的蓝雨附属的公会蓝溪阁,但还只是个不起眼的小虾米,副本门口茫茫人海中的一员。
直到万恶的高考结束,在猛睡了三天三夜以后,他开始了疯狂的人生最长的暑假。或者说开始了疯狂地游戏来度过人生最长的暑假。
暑假也没有长到可以把虾米变大神的地步,但变成个玩家中的高手还是有可能的。
进入大学军训过后的社团招新,蓝河果断报了游戏社,再随便报了文学院传统优势加分最多的文学社打酱油蹭操行分。
正式开学后不久荣耀的挑战赛就要开始了,而参加挑战赛已经是社团连续几年的传统。通过内部切磋,蓝河这个嫩生生的小学弟硬是挤进了这支草根战队,成为了主力替补……
因为是主角,所以你得明白替补并不是没有机会,个人赛蓝河还是经常上上场的,胜率还挺不错。
凭借个人赛良好表现,蓝河开始在团队赛担当第六人,至于原因,队长的职业也是剑客,大家都懂的啦。
其实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支草根队居然走到了线下赛,虽然第一轮就被刷下去了。但这对各位队员还是产生了不少影响的,尤其是蓝河。社团受到了学校的表扬,战队队员成了学校许多渣荣耀的妹子眼中的大神。而蓝河,他收到了蓝雨训练营的橄榄枝……忘了说把他们刷下去的是上赛季淘汰的职业队。
看了原作的大家都知道最后的结果一定是被刷下来了,但这个经历还是可以让蓝河骄傲地说一句哥也是进过训练营的人!
再说蓝雨之行并不是一无所得,毕竟蓝河早已是蓝溪阁一员,毕竟暑假时他已经是一个百人副本团的团长,毕竟蓝桥春雪已经是个有能力风评又好的小高手。所以蓝河最后拿到了蓝溪阁的半职业合同。
拿到合同的后果是什么呢?那就是才刚大一的蓝河同学开始熬夜到凌晨带副本,然后在课堂上闷头大睡。幸好文学院的老师都很宽容,而且又是挂科率最低的院系,所以堪堪没有影响学业。当然据蓝河说这正是他选这个学校这个专业的原因。所以说蓝河同学你完全没有考虑过毕业以后要怎么办吗?!
其实也只是一份半职业合同,再说会长也很照顾人,尽量安排蓝河去带晚上上线高峰期的团,他没有必要这么拼命。但蓝河刚从高中解放没多久啊,对荣耀的热情正是最浓的时候,神之领域的副本那么多,有些不一天刷一遍心里不舒服啊!所以说不要说蓝雨缺乏人文关怀,会这样完全是蓝小河的个人原因,从一定角度上来说他还只是个无法控制自己的青春期热血少年加强迫症而已,跟我们把微博微信QQ全刷完才肯睡是一样的。
游戏这东西不是那么好沉迷的,因为这会导致很多很多的后果,比如说头发会开始总是油的,眼圈会开始总是黑的,饭会开始总是有一顿没一顿的,异性缘会开始越来越少的……
但老天对有些人总是更好些,这是谁也没有办法的。蓝河的头发天生软发质好这你没办法,天生精力充沛睡五个小时就精神抖擞这你也没办法,而皮相好上课趴在教室角落睡觉还会被女生偷瞄或正大光明地瞄这你就更没办法了 。
所以同宿舍的二易时常说:席主席露面多风光无限人模狗样人气高也就算了,周公子是文学社镇社之宝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人气高也就算了,可是蓝小河你天天渣游戏,上课这么久老师连你正脸都没见过,你凭什么那么招女生喜欢啊?!!!!!!
不要以为在文学院这种男女比例极度失衡的地方男生就一定很吃香,这里是很残酷的,妄想在万花丛中就一定可以勾搭到妹子是不现实的。就像这样,蓝河每天睡觉都可以被各路妹子搭讪,而有些人想怎么勾搭妹子都没人理……
综上所述,二易的话就纯属泄愤了,而且他也知道,不过这是他每日例行的抱怨上天不公罢了。最开始周公子还会举蓝河在文学社周刊上发表的文章水平很高,打动大把的文艺妹子的例子,后来发现这货纯属每日一叹就都懒得理他了。
就这样,大一过去了。蓝河也从副本团团长变成了精英团团长,开始涉及野图工作,更是荣膺蓝溪阁五大高手之一的称号。更值得开心的是第一学期蓝河很具有远视目光地拼死考过了英语四级,从今再不用有英语考试!!!!!
由于家里离学校远,所以蓝河干脆只有寒假回去过了年,暑假干脆说暑假工没回去,待在寝室打了一暑假游戏。反正打游戏也有工资不是吗?
但这个暑假其实蓝河并不是那么开心,尤其是比起上一个暑假。首先蓝雨这赛季痛失冠军,蓝溪阁整体情绪有些低落,而这个时候中草堂又跑出来耀武扬威令人生厌,架打个没完。然后就是世界大战的衍生麻烦了,掉装备掉经验并不算什么,反正大家都这样,但由于这些火药味,暑期的野图斗争更为激烈,各家摩擦不断,蓝溪阁中又不缺热血汉子,所以蓝河只能每天耐着性子跟在后面为他们擦屁股,蓝河觉得自己一下子老了好多。
其实还有另一件事,就是蓝溪阁中又崛起了一个新的高手,还是个剑客。不像蓝河因为挑战赛一鸣惊人,这个高手名声是从世界大战和野图战争一点点杀出来的。按理说蓝河挺佩服这种高手,事实上其实也是,可这位高手正好在他的团里,而且每天都看他不顺眼,各种别扭,这让蓝河很莫名,久而久之自然有点烦。
蓝河是个好团长,人缘也不错,对人温和又不做作,以前带副本公会里的妹子大都想去他团里,三次元里虽然宅但一直还算招长辈疼,同学爱的,所以他死活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在游戏里拉了这么一个见都没见过的人的仇恨。好吧,好像还是见过的,在哪来着?
后来一次副本不和谐影响进度后,蓝河终于忍不住去和这位高手私聊,磨叽半天,这位终于开了口:去年挑战赛,缠绕战队。
这么一说蓝河就想起来了,和缠绕对敌是在线下赛前最后一场,缠绕一分之差惜败,而那一分就是个人赛上蓝河贡献的,对手就是这位,绕岸垂杨。
这样一对比,大家普遍抱怨的高温,颠倒没规律的作息,还有被便当方便面打发的胃都不算是什么了。心累才是真的累!!!但就算这样,暑假过得也很快。
然后新学期就开始了,新一代的学弟学妹就冒茬了,学弟升格为学长了,新一波的热闹开始了。二易抱着个冰西瓜跑去田径场招军训新生的仇恨了,席主席忙着竞选院学生会主席和招新工作,而周公子也在忙着帮文学社招干事,所有人都有事做的时候,蓝河还是在玩游戏。
提醒一下,不要因为作者我只说了四个人就以为蓝河他们住的是四人寝,其实他们住的是六人寝,上床下桌。但由于文院的特殊背景,蓝河他们班就这四个汉子,当然别的班都是六个,于是意味着他们寝现在会迎来两个小学弟。没错,故事就该这样开始!<所以愚蠢的作者前面到底在干什么?!!!!>
没错,如大家所料,这两个青葱葱的学弟有一个就是绕岸同学。只是此时除了作者谁也不知道……
新舍友入住的时候大家有做自我介绍,俩学弟一个叫柳杨一个叫孟晓,长得都还比较符合文学院的审美,文文弱弱,白白净净一看就是一暑假没出去过的。于是二易又开始仰天长叹,没办法,这阵容一寝室走出去又是他垫底啊!!!!!!直到军训几天那两小朋友晒成大黑脸才稍感宽慰,没再天天嚎。
不过了解也就仅限于此,因为军训开始了。虽然文院的军训比较水,但对这些个宅了一暑假的战五渣也够受了,加上文院例行的一日一篇心得还有入学各种讲座教育,寝室里两孩子都累得狗一样。而在他们倒头大睡不起的时候蓝河依旧在打游戏……睡在对床的柳杨并没有发现自己心心念念的敌人正和自己生活在一个屋檐下。
军训结束后,寝室长席主席提议大家出去搓一顿欢迎寝室的新学弟。所有人响应除了蓝河,当时蓝河正在带班上一妹子副本,没关麦,于是听见妹子幽幽地说文院的主席们为什么都只欢迎学弟,这样真的好么?男女比例一比九诶!蓝河默默汗了汗。
没办法,谁叫文院的直系学长校学生会的主席把演讲词念成了欢迎学弟学弟呢!好容易文院出了个有头有脸的,偏出了这么个口误,害得所有学妹都以为文院的汉子都是弯的,文院基佬虽不遍地但一定能闪瞎眼,当天就有人发微博说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有人说进大学的必备装备是墨镜了,前辈用生命帮我们总结出来的啊,我为什么没有信?!!!!!文院的池鱼们表示咱们何其无辜啊!!!听说席主席就是在那天对主席大人粉转黑的。好吧,这与主题无关……
脑内活动太多,蓝河没来得及回答,席主席以为他没听到,于是对着蓝河耳朵又吼了一遍,然后妹子说:你还是去欢迎学弟进驻吧~~然后蓝河下了线。
迎新宴去的是他们寝惯去聚餐的地方,一坐下几位学长就轻车熟路地点好了菜。几口菜进口,几口酒下肚学长和学弟就正式成了亲兄弟,回去路上再一起压个马路侃个大山聊个八卦抱怨一下学校就正式升级成了革命战友关系。不禁感叹男生的友谊建立总是格外容易。


tbc


    1#
    知名不具 更新于:2015-04-15 12:53:18
    知名不具
  • 怎么又离题了?这是篇同人文啊,男孩子的友情重要吗?重要的是那个啥啊!所以拉回来,上文提到聚餐前蓝河在带着妹子打副本,为什么这么悠哉?因为最近绕岸垂杨有事,好一阵子没有上线,团里一下变得一团和气,然后蓝河心情就愉悦了。心情愉悦指挥素质都高了不少,条理清晰思路明确再加上大家都服从指挥副本进度都快了,自由时间更多了。虽然这样子想挺不道德的,但真希望绕岸垂杨一直有事不要回游戏啊!当然这是大家的想法,蓝河只是偶尔这样想想而已,毕竟公会里多一个高手也是好的,虽然这是一个老在觊觎自己五大高手之位的高手……
    出于出去回来先搞好个人卫生的习惯,聚餐回来蓝河先洗了个澡然后再开始继续战游戏。蓝河的团一周刷三个百人本,按顺序来,每天七点到副本门口集合。今天是星期三,第二个副本开始的日子,因为出去聚餐又洗头洗澡费了些时间,蓝河赶到副本门口已经八点过五分了。
    “几天不见蓝团长架子越发大了啊!”门口一个剑客讥讽道。蓝河循声看去,正是消失了一小阵子的绕岸垂杨。
    “今天有点事来晚了,对不起大家!”蓝河没理他,大大方方地道了歉。大家纷纷说没关系,气氛有所缓和。
    但偏有人不想气氛缓和,绕岸继续说:“我还以为是蓝团长看见我上线了不想看到我所以才来这么晚呢!”
    你特么也知道我不想看见你啊!“你自作多情了。”蓝河吸了口气,极为平静地说。
    然后游戏生活又回到了之前的节奏,不过夏休期已过,新的赛季开始,粉丝们有了新的希望,这使网游里平静了不少,再不像暑假那么天天打打杀杀的。
    不过斗争是网游永恒的主题,摩擦总是难以避免的。尤其是野图Boss这一主战场,连着两赛季在总决赛狭路相逢以后,蓝雨和微草的俨然已经有了不共戴天之仇,虽不似嘉世霸图般夸张,但也是挺不对头的,这些尤其表现在公会层面。中草堂成了蓝溪阁短期(也有可能是长期)的斗争对象,当然这个是双方面的。
    在蓝溪阁将一大堆中药名列入黑名单的同时,蓝溪阁有头有脸的id也已被中草堂各位铭记于心。尤其像蓝桥春雪这种位列五大高手的,在各大战场上更是被重点盯梢。
    由于蓝河现在基本白天睡觉晚上通宵,在线时间稳定,所以会长春易老将蓝河的副本任务减少了不少,以便于他上手野图的争夺。现下蓝河晚上一般带着第二精英团满地图扫荡,哪里需要哪里搬。只在上线高峰期的时候带一下副本团。
    值得高兴的是绕岸垂杨和他一些技术不错的朋友都被抽去了大春带的第一精英团,如今团里大都是老熟人,和谐得很。
    由于每天晚上都在抢Boss,既要顾着自家,又要提防别家,简直是脑力,体力,耐力的多重考验,精力更加集中直把蓝河累得够呛。直接表现是上课睡得更香了,下课换教室时叫也叫不醒,基本都是被寝室里几位拖着走的。当然迷糊得眼睛都睁不开的蓝河是绝计不可能看到他倚在席主席肩上疑似半抱着被拖走是班上妹子们如狼似虎的表情的。就让蓝河河保持对妹子们单纯的看法吧……
    这阵子的忙碌对蓝河的日常生活还是有影响的,比如电子竞技社的挑战赛内部选拔赛他就迟到了挺久。作为去年的战队成员,蓝河当然是直接进入最后的选拔的,来晚了也没有太大所谓。
    由于去年表现优异,电子竞技社抱上了学校大腿,很大气地直接包了学校机房办内部选拔赛,甚至有几位热爱游戏的年轻领导到场。蓝河前脚刚进门后脚还没迈进来就听见社长对他说蓝河你来得正好,新选了五个人大家先切磋切磋,你先上吧!
    蓝河看了一下选出来五个人,清一色地黑着一张脸,都是大一的新新学弟。去年挑到这个地步大一的就剩下了他一个人,所以这一届的大一学弟是要逆天吗?!
    正不着边际地胡思乱想着,蓝河看见了一张熟人的脸,正直直瞅着自己的这不是柳杨吗?蓝河有点惭愧,同寝这么久,他居然连柳杨也在玩荣耀都不知道,更不要说什么职业加没加公会等具体信息了。这样一说蓝河好像除了知道柳杨的名字和他是自己直系学弟之外好像什么也不知道了,自己这舍友当得真有够不合格的啊……
    蓝河还在默默惭愧着,然后就被分配了和柳杨单挑,缘分这种东西不得不说真奇妙啊!当然说更奇妙的在后面,刷卡登录一系列动作做完后,蓝河让角色飞奔到竞技场,然后看到了等在那里的剑客,重复挽着剑花装备眼熟的角色顶着一个熟到要吐的id——绕岸垂杨。
    蓝河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这是要舍友反目成仇,寝室鸡犬不宁的节奏啊!对面那位显然也很震惊,在看见蓝河头顶id的时候一句“卧槽!”已经脱口而出。
    震惊归震惊,郁闷归郁闷,打还是要接着打的。其实蓝河觉得这个机会还是挺难得的,虽然自己和绕岸垂杨并不对头,但毕竟同在一个公会,还是没有撕破脸皮来干一架的,至于竞技场,蓝河哪有时间陪他耍。
    知道绕岸垂杨技术并不低于自己,蓝河还是打算认真对待,输给同寝室小学弟还是挺耻的,这是每天都会被翻出来羞辱的节奏的啊!
    蓝河认真在打,柳杨自然也不会放松,他来这所大学不仅是因为条件好分数适合离家近,还有一个家长所不知道的原因是查到了去年挑战赛把自己战队干掉的对手便是来自这里。不然以他的性子怎么会愿意乖乖留在省内。
    而现在去年将自己斩落马下的对手就在自己面前,一箭之仇必须得报啊!自己就是冲着这个来的。仇恨的力量是强大的,今天柳杨超水平发挥,精神得就好像之前没有打过那么多轮出线一样。
    但仇恨的力量也不是无穷的,毕竟蓝河高三毕业后基本每天都泡在网游里,而柳杨因为军训再加上之前高三上游戏上得少,技术上还是有点差距的,再说蓝河也没有在敷衍,最后还是蓝河险胜。
    两个剑客的对打还是很精彩的,尤其是操作水平在普通玩家中还这么有看头,所以一场结束,现场观战的各位都鼓起了掌。
    虽然绕岸垂杨对蓝河这一场最后还是输了,但毕竟他的对手是公认的很不错,而且对其他队员还有险胜,所以柳杨最后还是成为了战队一员,只是苦了队长,这一队三个剑客是要怎样?!这要怎么放啊!!!
    怎么放是队长的事,无论如何也改变不了柳杨和蓝河成了队友的事实。最后挑中了两个人,一个是柳杨,另一个是一个元素法师玩家,叫赵织,一介绍才发现是个妹子。蓝河默默汗了汗,自己已经退化到了男女不分的地步了吗?!不过赵织被误会成男生也正常啦,打法这么凶猛不说,外形走的也是阳光帅气的路线,虽然五官清秀,但在文院混久了的蓝河同学表示靠脸可以混进女生宿舍的他都见过……


    挑战赛在即,名是早就报好了的,剩下的就是队伍的磨合了。队内磨合既有捉对厮杀磨练技术也有组队对抗磨合配合。
    也不知道队长是有意还是无意,把蓝河和柳杨分到了一个队。蓝河转头看了看柳杨,只见他挑眉哼了一下。
    为了准备挑战赛,蓝河每天都要抽出固定的两到三个小时练习,而且还不能和工作相冲突,又因为是集体练习,起码要和一个队员时间相合,使得原本就紧凑的时间表更加紧。
    原本蓝河虽然每天都很忙,但有规律,不太重要的专业课睡觉,重要的专业课抄学霸笔记,可以逃的课赶各科作业及完成社团分配任务,学业上倒是一点也没落下。至于晚上,不是要求必到的活动基本没到过,要求必到的点完到就溜,然后高峰期带团本,凌晨开始带精英团打Boss。天亮关电脑洗漱,叫室友起床顺便打扫下卫生扔个垃圾然后叼着早餐和室友一起去上课。
    而现在,因为要抽时间练习,许多原本的休息时间被挤占,和人对战又耗费精力,蓝河每天累得和狗一样。
    好在同宿舍的中国好室友对蓝河极为支持,席主席帮他抄笔记,周公子帮他应付社团事务,连二易也主动承包了一部分寝室卫生。当然,这都是建立在蓝河支付一年内寝室每月聚餐主要费用的基础上。其实他们倒是没这么现实,主要是蓝河觉得不太好意思。
    而在席主席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席主席认为)诱之以利威之以武(实际上)下,两位学弟也加入了中国好室友的行列。孟晓负责抄数学英语作业,柳杨则负责给蓝河带饭。于是有专业课的每天早上,蓝河班上的妹子们都可以看见一个高挑白净的小哥一脸嫌弃地把一份早餐扔蓝河桌上。
    当柳杨第一次出现在蓝河桌子边上的时候,差不多全教室的妹子都沸腾了啊!蓝河可是她们的重点关注对象啊(不要问我为什么)!蓝河前几天还被席主席抱着换教室(详情见上文),怎么没多久就换新欢了?而且这小哥长得不错啊!可是为什么臭这一张脸呢?无数的问题像泡泡一样冒出来,妹子们无比好奇,只是她们所关心的主人公还在那睡得天翻地覆,什么也不知道。
    “给你送早餐那是谁啊?不是我们级的吧?”趁着蓝河爬起来吃早餐,一妹子仗着和蓝河有些交情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问。
    “哦,大一的,你没见过吗?就是我们院的。”蓝河有些奇怪,眼前这妹子是出了名的消息灵通爱打听,而且酷爱帅哥,别说同院的,就是全校,只要是长得还可以就没有她不知道的。这柳杨是有多低调?居然没有被这妹子发现!实在那家伙长得挺过得去的啊,虽然经常冷着一张脸。
    蓝河当然不会知道对方不但知道柳杨是大一的,文院的,而且还知道哪个班甚至知道柳杨的名字。她会这样问只是找个话题开口而已。真以为她新闻白跑八卦白聊的啊!
    “他为什么给你送早餐啊?”妹子继续套话。“脸还那么臭,是不是打赌或者比赛什么的输给你了?”
    果然是文院的妹子,随便什么都可以随意脑补出一些曲折的情节来。当然蓝河没有想这么多,咬着早餐随口说道:“因为同寝室啊。”
    “这就是住你们寝室的学弟啊!!!”妹子显然很激动,没错她就是那时候在副本里幽幽的要蓝河去欢迎学弟的妹子。还有人记得吗?
    “怎么了?”蓝河有些奇怪,看见校草也没见她这么激动啊?蓝河当然不知道她之所以没那么激动的原因是校草旁边没出现另一个校草……
    “没什么。”妹子竭力平静自己,自己最萌的年下啊!!!!学弟攻啊!!!(不要问我她是怎么定的攻受)“跟我说说他吧!越详细越好!我帮你抄笔记。”
    “笔记席主席帮我抄来着。”蓝河说,“不过跟你说说也没事,你想知道什么?”
    “什么都想知道,捡你知道的说。”妹子很豪迈。
    “哦,他叫柳杨,睡我对床,游戏打得挺好的,说到这个你不该不知道啊!他就是前一阵进我们战队的那个学弟啊!”蓝河说,“还有,他就是绕岸垂杨,我上次才知道的。”
    “什么!!!!他是绕岸垂杨!!!!”妹子显然很震惊,她也是在神之领域混的,甚至进了蓝溪阁,当然知道蓝河的蓝桥春雪和绕岸垂杨是个什么关系。半晌只说了一句你们还真是有缘。
    看蓝河又要睡觉,妹子也没有再多打扰,回去和基友们消化刚捕获的巨大的信息量去了。


    在中国好室友们的照顾下,挑战赛终于开始了,而蓝河也熬过了过渡期。蓝河是一个安于现状,喜欢稳妥生活不太爱改变的人,最爱把生活过成习惯。一旦要有所改变,不管往哪一个方向,总会不适应,然后失去惯有的从容,累得和狗一样。但只要适应了新的节奏就可以轻松地活下去了。
    “柳小学弟这几天怎么不来送早餐了?”妹子虚眼望着后门口问蓝河。
    “他又不欠我,难道还送一辈子?”蓝河笑道。他现在正在逐步把之前要做的那些事添进日程表,不能把别人的好意当成理所当然不是,虽然是兄弟是朋友但也不能老赖着啊!
    “真可惜~~”妹子意味不明地感叹。其实送一辈子也挺好的不是吗?
    这些日子妹子真的很纠结,从进这个班起她就坚定地认为席主席和蓝河绝配,直到柳杨的出现。为了柳杨,她拆了自己的cp甚至不惜和基友掐,大喊友尽,可是这两人就是不发糖,难道逼她又回去萌席蓝吗?她可丢不起这个脸!!!会被基友嘲笑一辈子的啊!姐的纠结,蓝大大你懂不懂啊懂不懂?!!!!


    tbc

  • 2#
    知名不具 更新于:2015-04-15 12:53:57
    知名不具
  • 挑战赛前几轮遇到的都是玩家观光队,蓝河他们一路走来算是顺风顺水。队伍磨合得还不错,训练轻松了很多。生活又回到了正轨,可以大迈步地向前。
    也不是没有改变的,也许是同队久了的原因,柳杨对蓝河的态度好了很多,不再没事就冒刺了,当然,不在一个团是很大原因。
    看着刚为蓝桥春雪挡了一剑,正和中草堂的角色厮杀的绕岸垂杨,蓝河终于发现有什么已经悄然改变。换是以前,柳杨不借着不同团没有同队豁免对他下黑手就算是有游戏道德了,还指望他插手帮忙?开玩笑!!!!
    “谢了。”打斗中和绕岸垂杨错身而过的时候,蓝河说。
    绕岸垂杨的身形明显一滞,半晌才说:“没什么。”柳杨声音平静但其实心里其实已经炸开了锅,卧槽配合久了真把那货当队友了,尼玛掩护都成了习惯了,自己和他是对手啊对手啊!!!!!这大概是柳杨第一次用蓝河偶像的方式内心刷屏……


    虽然经常性会不自觉地搭把手救一下蓝桥春雪,绕岸垂杨那张嘴脸在蓝河看来依旧有点刺眼。不说有事没事给他发输出记录啊,竞技场成绩啊什么的,有时候碰到得意事比如弄了什么好装备柳杨还会特意回头看一眼蓝河在哪个地图,然后特意跑过去炫耀。
    最狠的是有一次蓝河在打副本,然后那货硬是跑过去副本门口等着蓝河出本炫耀给他看,穿着新装备在他面前那得瑟样真是不忍直视。每当这时候蓝河真恨不得手滑一下把路由器给扯了。你特么还敢更幼稚一点吗?!!!!
    而身后那个同班妹子又来补刀,走上前来拍了拍蓝桥春雪的肩,十分深沉地说:“相信我,柳小学弟对你绝壁是真爱!”蓝河觉得这一下像是透过角色直接拍在了自己身上,已经内伤快吐血了…
    调戏完蓝河妹子又跑去调戏柳杨:“绕岸这换装备了啊!来,转一圈给姐姐看看。呦,剑不错,橙武呢!啊,和蓝桥你新换的一样啊!!!!”妹子因为新发现抓着蓝桥春雪的袖子大叫起来。
    蓝河也开始仔细打量绕岸垂杨的新装备,和他的剑确实一样。柳杨显然没想到会这样,炫耀的心情也淡了,又不想在这丢脸,只哼了一下,然后对妹子说了一句你谁啊你转身就走。他当然不会知道自己的语气在妹子听来有多傲娇。
    “蓝河河你家小柳这么傲娇不好,回去记得好好调教一下。”妹子又转回来对蓝河说。早已经习惯了这妹子天马行空的神逻辑和脑回路的蓝河只能表示点点点。那货是他调教得起的吗?不对,那货怎么就成他家的了?!!!!


    每年11月10号开始的为时一周的男生节,在男女比例严重失衡的文院都十分受重视,还没开始标语横幅便挂了一大堆。尤其是去年门口那句“祝天下有情人终成基友”简直闪瞎眼!但凡文院的汉子路过看见总要抖三抖。
    历年负责男生节的女生部的妹子们奉行长江后浪必须推前浪的原则,务求将男生节办到最好!所以活动什么的真是少不了,像什么一周情侣啊,单身派对啊,光棍晚会啊,还有就是学校好传统送早餐。
    蓝河这天抢完Boss下了线,刚洗漱完,就听见有人敲门,一边奇怪一边跑过去开门。然后就看见同班那位妹子提着早餐笑靥如花地站在门口。看见开门的是他马上举起早餐献宝。“惊喜吧!”
    蓝河点点头,一妹子大清早地跑男生宿舍来确实惊喜,幸亏最近天气转凉,他刚洗完澡就把衣服穿上了,不然光着膀子就跑过来开门更惊喜。
    蓝河一边侧身让妹子进门一边问怎么跑过来送早餐了?妹子把早餐分放到各桌上,说:“团长你抢Boss抢得脑袋里只剩下Boss啦!今天是男生节啊!我看要不是每天要去上课,下雪天你得穿个裤衩出宿舍感叹,靠,冬天怎么就到了?!!!”
    兴许是到了起床的点,兴许是妹子的声音出现在男生寝室太突兀,三分钟前还在梦乡的五位都醒了。尤其是二易最为夸张:“我去,我怎么听到了班上妹子的声音!!!!!难道我又上课睡着了?!”
    席主席随手摸了点东西就往二易的床的方向丢去:“大清早的你特么的叫魂啊!”没办法,席主席工作压力大时常熬夜睡眠少,白天事情又多,所以起床气特别大。
    不过没睁眼丢东西没什么准头,席主席一串钥匙就直接扔到了柳杨身上,疼得柳杨直接弹了起来。“卧槽,你们搞什么!!!”好了,这下所有人都醒了,妹子的到来为蓝河省去了叫室友起床这一日常任务。


    “啧啧,小柳学弟身材不错嘛~~”妹子看着被钥匙打到弹起来的柳杨光着的上半身感叹道。
    柳杨这才正式睁了眼,看见有妹子这么看着自己,打了个激灵赶紧缩进被子里,“卧槽你哪位啊,怎么跑男生宿舍来了?!女生可以随便进出男生宿舍的吗?”蓝河在心里默默为没有常识的柳同学点了个蜡。众所周知女生进男生寝室跟进学校门是没什么区别的……
    “切,我又不是来找你的,你管我!你好意思吗?”妹子讥讽道。
    “这是我的寝室啊!我怎么就管不着了?你一个女生随便进男生寝室你又好意思?”也许是意识到开机太仓促,智商情商都有点没上线,柳杨又补了一句,“那你来找谁的啊?!”
    妹子嫣然一笑,“当然是来找蓝河的!”又转身正面对着蓝河,“蓝团长,明天和我一起不过节了可以吗?”
    蓝河正一边看戏一边喝粥,听到这里一口气没接上,呛了一下,粥差点没喷出来。
    柳杨哂笑:“看,人蓝团长看不上你!”
    妹子没理他,又对蓝河说:“我可以给你带早餐,可以给你抄笔记,期末考试还能给你复习,副本里我不用你保护还可以给你治疗!”忘了说,妹子的游戏职业是守护天使。
    “其实最需要治疗的是你啊妹子!”席主席已经完全清醒,幽幽地说,“你再不出去,我们就要全体迟到了!”
    “我出不出去和你们迟不迟到有什么关系?”妹子有点疑惑。
    “难道你要全程观摩我们穿衣服吗?”主席就是主席,一定要为常人所不敢为,说常人所不能说。
    妹子有点尴尬,但一想不能在学弟面前丢了脸,,显得自己只知道欺凌学弟,所以硬撑着说:“被我看吃亏的又不是你们!”
    “我次奥,有完没完?!小河你特么吃完了没?!吃完了就带着你的粉丝快走!!!!!”好吧,涵养最好的周公子也忍不住爆发了。光棍节前一天脱团也就算了,还在一寝室光棍面前秀,欠烧啊!!!!


    看见一贯以温润如玉著称的周公子都忍不住发了火,蓝河也不好意思再接着看戏,于是真站起来拉妹子出去。
    “你这算是答应我了吗?”妹子呆呆地说。
    “看你表现~~”蓝河扯出个笑容,一手拉着妹子,一手开门。然后僵在了那里,因为门外有人。
    “蓝学长好。”门外站着提着早餐正伸手作敲门状的赵织。
    “你这是?”看着赵织手上的早餐,蓝河有些疑惑。
    “哦,来送早餐的,我分配的是你们寝。”赵织淡淡地说。
    “可是我们已经有人送过了啊?”蓝河说,然后看了看旁边出场这么久还没有个名字的妹子。
    妹子赶紧解释:“我大二的,她大一的,大概没协调好,所以撞了。谁叫你们寝是个混合寝啊!”
    “所以这群吃货有福了,双份早餐。”蓝河笑了笑,促狭地说:“你们在这慢慢享受吧,我先走了。”开玩笑,这两妹子都是生怕他们这群糙汉子吃不饱,包子油条馒头豆浆稀饭饼就没一样是小份的,刚那一份都差点撑着他。
    “你们都还没起床啊!”赵织感慨道,“那我就把早餐放你们桌上了。那蓝河学长你这份?”
    “哦,我吃饱了,给他们分了吧。”蓝河很平静地说。
    “好。”赵织分完了早餐,然后仰头,说:“柳杨我有话和你说,你快点弄完,我在门外等你。”


    tbc

  • 3#
    知名不具 更新于:2015-04-15 12:54:47
    知名不具
  • 柳杨这阵子很烦!自从男生节那天妹子向蓝河表白后,简直是直接介入了他们寝室的生活。每天都跑来送早餐就不说了,第二天光棍节寝室聚餐那妹子也是赫然在列,各种刷存在感。而且还在副本里秀恩爱,不断给蓝河刷血,尼玛他一滴血没掉你刷个毛线啊!!!!!!忘了说,绕岸垂杨现在和蓝桥春雪是一个副本团的。 每天看着那治疗的白光他都想吐出来!
    再加上赵织也很让人郁闷,那天她找他出门单聊,还以为是什么事,结果那妹子跟他说她看上孟晓了让他给牵个线搭个桥,尼玛老子长得那么像月老吗?还是像张桥?要桥你特么去找蓝桥啊!找他干嘛?!!!!柳杨没答应她,所以赵妹子天天来烦他,甚至跑他们教室来堵,弄得所有人都以为妹子在追他。
    有天吃完饭蓝河还特意问他:“赵姑娘挺好的,你怎么不答应?”柳杨没搭腔。
    “不会是因为她收到蓝雨训练营的邀请你没收到吧?这么点事你至于吗?”蓝河猜测到,越想越觉得这种理由很契合柳杨同学的人物性格。
    说起这件事,柳杨更郁闷了,明明他技术更高啊,赵织PK可是从没赢过他的!这凭什么啊?
    在蓝雨就凭人家是个妹子就甩你十条街不止啊!看懂了柳杨的郁闷,蓝河在心中默默说着,但嘴上不能这样说。只安慰道:“蓝雨训练营的剑客已经够多了。”
    听到蓝河的理由兼安慰,柳杨释然了些,调整心情重新登上了游戏。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待会再说吧!现在是游戏时间!
    以为上了游戏就可以安生了吗?小柳同学你真是太天真了!你难道忘了最近导致你郁闷的罪魁祸首全是有游戏账号而且和你游戏时间重叠的吗?
    于是上了线的绕岸垂杨收到了赵织同学游戏角色的追命call,以及蓝桥春雪与妹子友情奉献的闪光弹表演……
    柳杨觉得自己快崩溃了!!!心不在焉地打完副本然后请了个假就干脆下线遁了。洗个澡关了手机就直接上床睡觉了。
    可是长期以来的熬夜习惯也不是那么好忽视的,缩进被窝后柳杨发现自己压根就睡不着。
    现在还只有十点多,寝室里的人都还没睡觉,所以灯也没关,闭上眼还是觉得很亮堂。而闭眼之后听觉也会更加灵敏,柳杨可以清楚地听到孟晓翻动书页的声音,周公子练字笔划过纸的声音,席主席打报告敲打键盘的声音,以及二易看视频从耳机里漏出来的声音。当然最少不了的还是蓝河在妹子语音的声音,毕竟蓝河睡在他对床嘛。妹子有些尖的嗓音透过网线传来带着咔咔电流的声音显得格外刺耳!柳杨觉得大概今天晚上都很难睡着了……
    当然事无绝对,柳杨同学最后还是睡着了的,只是做了一晚上的梦。一开始梦见了刚开始玩荣耀被老鸟欺负的自己,又梦见自己终于成了高手,站在竞技场意气风发,然后被面孔模糊的蓝衣剑客打败。再然后他就一直追着那个蓝衣剑客跑,一直追一直追,终于只剩下一步的距离,他正要拔剑再与对方一较高下,对方却看也没看他一眼,牵着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妹子走了……
    绕岸垂杨在原地呆立了一会便又拔腿追了上去,这一次蓝衣的剑客回了头,然后对他说:“起床了!”柳杨被一下子吓醒,直接弹簧似的弹了起来。
    看着柳杨乌黑的眼圈,涣散的眼神,蓝河有些担忧地问:“你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昨天那么早下线,那么早去睡了怎么还成了这样子?要不要请假休息下?”没办法,蓝河关心人好像已经成了习惯了,当团长每天都要照顾那么多人的嘛。
    柳杨木了木,他和蓝河的关系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好到会互相关心嘘寒问暖的地步的?这一切的改变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自己一点也没注意到啊!


    于是柳杨同学继续纠结,上课想补眠,趴在那却怎么都睡不着,各种纷繁的念头在他脑子里搅成一团,生生弄得他脑仁儿疼。下课去吃饭回寝室也是恍恍惚惚,整个人跟魔障了似的。
    晚上打副本的时候也是各种不在状态,频频失误差点弄得团灭,但奇怪的是那些平常看他很不顺眼的人都没太挖苦他。或者刚开口还什么也没说便闭了嘴,改口说别的话题。
    最让柳杨奇怪的是蓝河居然也没说他,虽然平常团员有什么失误蓝河也只是提醒一句,不会太怎么说,但他不一样啊!他们是敌人,是对手啊!
    还是一直以来所谓的对手其实只是他柳杨的一厢情愿,人根本不在乎,只当是看见了一个爱挑衅的小屁孩!原来自己在他人眼中一直是这么幼稚啊!
    其实想想也真挺幼稚的,幼稚得可笑!高三了还跑去打挑战赛,直到线下赛前被人淘汰才肯收心去读书。考了高考后看看分数,放弃了自己大学离家越远越好的计划,跑来了把自己淘汰掉的战队的所属学校,然后想办法进那个战队。在游戏中和打败自己的角色各种针锋相对,游戏中的恩怨不好带到生活中,但也从没给过那角色的操作者好脸。自己怎么能做出这么幼稚的事啊!柳杨真想穿越回去抽那时候的自己几个耳刮子!
    那时候的自己还老是幻想通过挑战赛一鸣惊人,然后被某个战队看中,顺理成章地成为职业选手,然后开始自己辉煌的职业生涯。现在一想真特么幼稚啊!柳杨自己都要不能直视那个时候的自己了……
    不过如果那个时候自己没有去参加挑战赛,现在的生活又会怎么样呢?听老爸老妈的话乖乖读书,偶尔闯个小祸,然后高考考个还不错的分数,如自己所愿去一个远离家乡的还不错的大学,然后打打游戏逃逃课,追追妹子挂挂科。在游戏中大概还会是个高手,不过可能不会花费现在这么多的时间泡在里面。
    这一切与现在好像除了地点外差别都不大嘛!柳杨这么想。“可是这样可能永远都遇不到蓝河了…”心底有个声音在哪里幽幽地说。


    被心里冒出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柳杨下意识地反驳:“怎么可能!!!!”这个想法对柳杨冲击太大,没控制好就直接叫了出来。
    “什么怎么可能?你怎么了?”是蓝河的声音。
    柳杨又被吓了一跳,蓝河的声音怎么会这么近?就算睡对床也没这么近啊!后知后觉的抬视角一看,自己面前的蓝衣剑客不是蓝桥春雪是谁啊。
    “你怎么在这?”柳杨问。他出了本就满地图的漫无目的地闲晃,现在在哪张图连自己都不知道,这都碰得到?!
    “哦,等刷Boss嘛,到处晃晃,看能不能碰到。”蓝河淡淡地说。这周还有9个Boss没刷,现在所在这张图就是其中之一的刷新点,九张图太难选了,所以他往后看了一眼挑了这张图也不算因私废公对不对?
    “哦。”柳杨也是淡淡地回答。
    “你这两天怎么了?状态不太对啊!”蓝河带些试探地说。
    “怎么,蓝团长来关心团员状态,做知心哥哥啦!”柳杨玩笑似的说道。
    “是啊,心里迷茫需要开导吗?感到郁闷需要吐露心声吗?生活不顺需要安慰吗?蓝河牌知心大哥竭诚为您服务!”蓝河笑着给随口给自己编了个广告。“真人服务也可以哦!”
    柳杨转过头,发现蓝河已经把椅子转了过来,此刻正看着自己,而且寝室只有他们两个人。这才想起今天星期五了,其他人都有活动。其实如果不是今天心情不好,他现在应该也是不在寝室的。
    看着蓝河那已经习以为常的微笑,柳杨怔愣在那里,半晌也没说话。蓝河也不催他,也没转回去打游戏,只继续微笑着看着他。
    柳杨又在心里弯弯绕绕地想了很久,才艰难地开口:“我想我大概是喜欢上你了。”
    “哦。”蓝河还是那副淡淡的口气,连脸上的笑容也没有改变一分。
    “哦是什么意思?!”柳杨有点燃,自己辛辛苦苦憋出来的告白就这么一个字就打发了?驴谁呢?!!!!!
    “哦就是我知道了的意思。”蓝河还是那个表情还是那个语气解释到。
    “那你知道了是什么意思?”柳杨有点急,他不喜欢这样一步一步的揭晓,你以为看步步惊心啊!
    “就是看你表现的意思。”蓝河继续解释。
    “我表现还不够好?”其实说这句话柳杨自己也没什么底气,但还是要说。“起码比那个不着四六的妹子好!”
    “她会给我送早餐。”
    “我也给你送过。”
    “抄笔记。”
    “这寝室谁没帮你抄过?”
    “打本她能治疗。”
    “她那种水平的治疗蓝溪阁一抓一大把,我这样的输出蓝溪阁有几个?”生怕不够充分,柳杨又补充到,“而且你也不是那么需要治疗。”
    蓝河真不知道怎么回答了,是说自己需要治疗呢还是不需要呢?怎么觉得怎么说都不太对?只好一句话结尾,“反正先看看吧。”然后也不理柳杨转过身去继续游戏。
    看见蓝桥春雪动了,柳杨赶紧操作绕岸垂杨追了上去。
    “跟着我干嘛啊?”蓝河问,有些明知故问的意味。
    柳杨也不在乎,顺着他的话说:“这样才能好好表现啊…”


    然后妹子在教室就可以看见柳小学弟每天给蓝河送早餐送午餐送甜点送饮料送一切能送的东西,在游戏可以看见绕岸垂杨每天给蓝桥春雪挡刀挡剑挡板砖挡子弹挡一切能挡的东西。
    每日围观,全程观摩的妹子表示:虽然是自己站的cp,但闪成这样,欠烧成这样真的好吗?
    于是她忍不住了,真心地发消息过去说:“你们结婚算了,我赞助那九块钱好不好?!”
    蓝河只淡淡地说:“我还没答应他呢~~”
    妹子不无感慨地说:“小学弟这是要被你调教死的节奏啊!”
    旁观的妹子都忍不住了,可见作为当事人,妹子眼中的被调教者柳杨同学是多么焦急了。这些天他真是耐着性子对蓝河好了,就算交的是女朋友都不要指望他有这么温柔体贴!
    但是他又不能急,因为蓝河不急。蓝河不答应一天,他就得夹着尾巴乖一天。谁叫是自己先表的白先追的人呢?
    可是无论柳杨怎么表现,蓝河还是那一副不为所动的矜持样,他自认为自己已经做到极致了,还要怎样啊!
    于是一个又是寝室里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晚上(不要问我为什么),柳杨冲到蓝河桌前,揪起蓝河的领子,吼到:“跟我去竞技场打一场,输了就让我做你男朋友!”
    蓝河还是微笑着说:“输了就做你男朋友吗?”
    柳杨没想到他会这么回答,愣了一下说:“这样也不错。”
    “你倒打得一手好算盘。”蓝河笑笑,“不过不能答应你。”说着错身给柳杨看自己的屏幕。
    屏幕上是和会长春易老的聊天框,上一条是让蓝河带队去第十区开荒的决定。
    “几个意思?”柳杨不懂。
    “就是我要去开荒了,没时间陪你去泡竞技场的意思。”蓝河笑得越发深。“所以你还是继续好好表现吧。”
    “我次奥!!!!!”柳杨抱着头崩溃去了。
    蓝河笑笑,对于这么个爱刺头又不乖的学弟,他这个学长还是有义务好好调教一下的,不是吗?
    end

  • 4#
    知名不具 更新于:2015-04-15 12:56:07
    知名不具
  • 插个小剧场。


    妹子:姐助攻打得还不错吧?搞定了小学弟,蓝河河你怎么谢我?
    蓝河:不是已经给你发糖了吗?
    妹子(明知故问):哪有?
    蓝河(微笑):刚在哪里站了半天的街,你图还没截够?还有柳杨好像忘了关麦吧?
    妹子内心仰天45度宽面条泪,果然是能当到团长带人抢野图的人啊!心怎么可能干净到哪去?!!!!!!!


    番外
    一些发生在十区的事
    被君莫笑在竞技场狠虐之后,绕岸垂杨好一阵子没有上过线。视频被贴上了论坛,满世界都在嘲讽绕岸垂杨,顺带黑一黑蓝溪阁。
    虽然真的挺丢脸的,但总比所有人盯着蓝溪阁记录被踩的事不放要好。蓝河对柳杨做出的贡献十分感激,为此,特意请柳杨喝了罐啤酒。看着小学弟那张万分郁闷的脸,蓝河觉得还能再喝一打!看了看蓝河那张笑得酡红的脸,柳杨恨声说:“你给我等着!”
    回神之领域和大春商量事情,笔言飞恭喜蓝河:“这下你可以眼不见为净好久了!”
    蓝河没答话,真这样就好喽!且不说在寝室抬头不见低头见,光是在游戏里人也不可能放过他。没听见人刚叫他等着啊!
    事实证明,经过小半年的相处,蓝河对柳杨同学还是具备了一定了解的。把绕岸垂杨那张帐号卡扔到抽屉角落里后,柳杨果断抽出另一张帐号卡登录。角色名就叫柳杨,职业是剑客,而公会赫然是蓝溪阁。
    “这你什么时候练的小号啊?等级还不错嘛!什么时候加的蓝溪阁我怎么不知道啊?”坐在不远处嘬泡面的蓝河看见柳杨插帐号卡就赶紧看了过来,嘴里还咬着泡面瞬间变身黄少天
    “又不止你一个人有加人的权限。”柳杨选择性忽略了前几个问题,语气中不无得瑟。
    然后柳杨就开始粘着蓝河,蓝河在哪他在哪。当然这是说游戏角色,现实中有这胆色蓝河该不知道被他压了几回了。
    蓝河刷本他跟着,练级他跟着,打boss他跟着,就连蓝河在地图上闲逛瞎晃悠他也跟着。直到蓝河跑到兴欣去做卧底,柳杨没号跟不下去了。
    不过这也没关系,之前那事也算淡了,柳杨又把绕岸垂杨翻了出来。毕竟过了这么久,也没有人无聊非揪着这事不放。就是偶尔会有人拿这事来调侃他,不过这些对柳杨来说不痛不痒。
    当然更多时候柳杨还是愿意在第十区闲逛,倒是逛出了不少风景优美的地图来。偶尔蓝河有空时会带他去。
    荒城古渡,日落斜阳,一蓝一白两个剑客倚着小山包,并肩看着芦苇夕阳。谁都没有出声,只静静看着,耳机里是风吹过芦苇的音效。
    柳杨终于忍不住开了口:“你什么时候回神之领域,君莫笑那祸害都走了,蓝溪阁在第十区也算站稳了,你也该功成身退了吧!况且这里还不好玩。”
    “我觉得这儿挺好的啊!”蓝河悠哉游哉的说,“如果你还想跟我再打一场,不用比了,大春还有叶秋大神都说我打不过你。”
    “那你这是不愿意回去咯?”柳杨的口气有些急。
    “干嘛非要我回去?”蓝河明知故问。
    “没什么,就是太久没看见蓝桥春雪快忘了长什么样了。”柳杨语气轻快,又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说,“不过我突然觉得没关系,比起让蓝桥春雪和绕岸垂杨在一起,让蓝河和柳杨在一起不是更好吗?”
    “谁答应的和你在一起?!”这才多久?柳杨这小子长进了啊!
    “是谁答应我单挑我赢了就和我在一起的?又是谁刚说怎么也打不赢我的?你觉得你还逃得掉吗?蓝河大大?”柳杨抱着怀里的文字泡往蓝河脸上亲了上去。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