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麻麻,这个英国人会做菜

深夜报复社会,每次更新我只准备半夜更!!
16 圈子: Fate/Zero CP: 帝韦伯 角色: 韦伯·维尔维特 伊斯坎达尔 TAGS:
作者
趴地泪奔年中奖 发表于:2016-05-19 00:12:25
趴地泪奔年中奖

一、苹果布丁

“将苹果的底部切掉一点,用小刀在芯附近转一圈,把芯取出来,把黄油融化掉,最好是无糖黄油,然后均匀地在苹果上刷一层,然后放在砂糖里滚一圈,注意不要滚太多,以免影响口感,放进烤箱之前在底部垫一小片柠檬,一方面柠檬的气味可以让整个苹果带上一点酸味,另一方面以防苹果因为高热导致内部水分太过流失,最后在每个苹果上面再放一块黄油,不用担心,它一进烤箱就会化掉。”韦伯端着烤盘小心翼翼地将它放进烤箱里,“底盘里放着一点白糖很快就会因为热量变成焦糖,170°烤35分钟,出来的时候它就软绵绵的,但因为底部被柠檬封住,所以内部其实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软,足以支撑它保持住自己的原型。”

烤箱带来的热量让这个年轻人忍不住擦了擦汗,事实上这并不是让他最为紧张的理由,伊斯坎达尔——可能日后会成为他老板的人——正坐在他身后紧紧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自厨艺学校毕业之后,韦伯并不想要就这样庸庸碌碌地在某个饭店里当一辈子的二厨,他更想成为一个更为优秀的名厨,能有自己的饭店、能够在门口刻上属于自己的米其林星星。
“接下来我要做蘸酱,考虑到菜的总体味道,我觉得在苹果放入焦糖后,加上六分之一片柠檬的柠檬汁和三大勺苹果酒比较好,然后一茶勺的面粉让酱汁收一下,就可以了,配上烘干略微焦化的开心果食用。”

这是他前进的第一步,虽然在做菜之前有那么一瞬间他想到伊斯坎达尔是个希腊人,说不定做希腊菜会更好一点,但最终他选择做自己最喜欢的甜点。

“味道的确还行,开心果的话我觉得还能略加调味,”伊斯坎达尔所表现出来的是与他身材完全不同的细腻,“既然总体上使用了苹果酒作为调味,那么应该考虑再开心果上也稍微滴上一点。”他舔了舔手里的勺子,朝惴惴不安的韦伯看了两眼,“不过总体来说,还不错。勉强…………算你过了。”

太、太好了!


2、巧克力慕斯
韦伯会应聘伊斯坎达尔的希腊菜馆其实是迫于无奈,在一个月前,这个年轻人所就职的饭店因为一个相当毒舌的美食评论家的缘故不得不关门大吉。碍于生计他不得不找个新工作,只是因为上一次评论家把整个店说的一文不值的缘故,在店里工作不到一个月的韦伯也被殃及池鱼,成了其他饭店拒绝招聘的对象。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这样的。
至少眼前的伊斯坎达尔并不是拘泥于评论的老板,作为最大的希腊风味连锁餐厅的老板,他的地位相当特别——至少英国餐饮界拿他没什么办法,只是韦伯并不清楚自己的手艺是否能够让对方接受。

“光一个苹果布丁不足以成为我判断你手艺的标准,虽然很想告诉你男人的正义是烤肉,不过我毕竟开的并不是烤肉店,所以如果把苹果布丁当成前菜的话——虽然有些甜腻——不过柠檬汁和苹果酒让苹果非常开胃,勉强也能算是开胃菜,于是我问你,你有能够配得上我们店的甜品吗?”伊斯坎达尔把勺子丢在碟子里,他的办公室和其他地方的完全不同,在装饰上增加了相当多的古希腊风味。
虽然在进来的时候韦伯就曾经考虑过,自己这个老板为什么会在办公室外面直接安一个厨房这种奇怪的事情,但……那个人是伊斯坎达尔啊。

“如果……要在店里食用的话,巧克力慕斯怎么样?在慕斯里稍微放上一些柠檬汁,然后上面点缀着沾满焦糖的榛子和薄荷叶,只要巧克力的质量好,就不会出现什么问题。”巧克力慕斯是个非常简单的甜品,但它虽然做起来非常简单味道却很不错,加上一点柠檬的蛋清和糖充分打成泡后和巧克力融在一起,在经过冰镇之后是最佳的甜品,无论和任何食物都能轻易而居地搭配在一起。

韦伯其实并不擅长太多的菜色,但这个他却做得非常好,“榛子去皮之后略微地烘烤一下,戳在牙签上在焦糖里滚一下,倒挂在通风处,温度和风很快就能让拖出来的长长尾巴凝固,应该会很好看。”他惴惴不安地回答完,心里一边重新审视了一下前面所准备的两道菜。

“前菜是甜苹果,甜品是巧克力,怎么能够确定整套套餐的连贯性呢?小子……在你说刚才那些东西的时候,没有考虑过这些吧。”

3、酒香青口贝

韦伯最终还是找到了工作,伊斯坎达尔虽然没有被巧克力慕斯打动,但显然他好像很喜欢苹果布丁,当然对于韦伯来说布丁也好慕斯也好,只要能让他留下来有工作就行了。
不过很快他就发现,当他真正工作的时候,厨师学校里所学到的所有东西都没有太大用处——除了刀工,他现在的经验还不足以能够成为真正的厨师在厨房里工作,在漫长的切洋葱的过程中,他有幸能够看到伊斯坎达尔亲自下厨的样子,看在上帝的份上,这个身高超过两米的大汉和厨房实在有些不搭调,在一开始韦伯甚至没有办法想象自己老板身穿围裙的样子。
但实际上伊斯坎达尔所表现出的是与每一个著名厨师一样的稳健,这种词语本来不应该用来形容一个厨子,但偏偏韦伯就这样认为,那位先生在处理食材的时候有着与其他人截然不同的粗狂一面。
雪利酒在接触到锅子时一瞬间冒出的火苗并没有让伊斯坎达尔皱眉,在这清澄的液体接触到青口贝时散发出的酒香一下子就盖满了整个厨房。海鲜特有的腥味和酒混在一起,哪怕还没有加上任何酱汁都已经可以成为一道美餐。
韦伯开始考虑接下来会怎么做,青口贝无论是做成意面或者变成开胃菜都是非常好的选择,但伊斯坎达尔只是朝着他招了招手,“小子,水过滤掉之后,把所有的青口贝剥开摆盘。”
“诶?就这样摆盘了吗?”
“当然,花哨无助于味道的提升,在这里,简单才是一切。”他说着抓起两个番茄塞进搅拌机里打烂,浓浓的番茄汁被倒进旁边早就摆好的有着切碎了的辣椒、酸黄瓜、洋葱、芹菜的碗里,番茄的味道、橄榄油的味道、胡椒的味道再加上各种爽口蔬菜,无论是从颜色还是从味觉都是一种很好的享受。
韦伯没有见过这样的烹饪,事实上在他以前工作过的餐厅里,厨师长更为注重摆盘,这虽然从视觉上给人带来了相当直观的享受,但实际上味道却并不怎么样。这也是让著名评论肯尼斯·艾尔梅洛伊用了整整一千字来斥责的地方。
“明明就有足够改进味道的地方,却将所有的功夫统统放在怎么把盘子擦的更亮一些,这不但是侮辱了食物更是侮辱了吃东西的人。”在那一长串长篇大论中,虽然的确以后值得吸取教训的地方,但韦伯依旧不是很喜欢那位金色头发的评论家先生所喜欢使用的相当刻薄的词汇。
“总之……如果想在我这里一直干下去,就别用花里胡哨的东西,作为男人就该粗犷点!”

4
看伊斯坎达尔烤肉是一种享受。
这个身高超过两米的大汉看起来极为粗犷但做出来的菜却有独到的细致之处。
他能够小心翼翼地调整火的大小,纯粹凭手感和铁架上的温度来判断肉的熟度,这种其实需要很长时间才能修炼出来的技艺能被这样轻易使出来,作为旁观者也是一种享受。
油兹拉作响的声音让人食指大动,韦伯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情不自禁地停下手里的活朝着伊斯坎达尔那边看去。
火苗瞬间窜高的时候黑胡椒和香辛料的香味也因为热度而散发出来,香草、洋葱和番茄打碎后过滤而成的酱汁在经过加热和反复添加烘烤之后散发着清新的香味,韦伯几乎可以想象出等一会能够吃到这道菜的人感觉会多么好。
就如同伊斯坎达尔所追求的极简主义一样,他的所有摆盘完全没有多余花哨的装饰,追求的也绝对是最为简单却最能突出风味的调味方式,虽然这位先生也希望在自己的餐厅墙壁上再增加一颗星星,但如果为了增加一颗星星而改变装饰的话,那他宁可不要。
这种坚持也许在其他人眼里是一种愚蠢,但韦伯却非常喜欢——虽然他目前还没有勇气这样对着伊斯坎达尔直白地说,但这个目前还在切洋葱的年轻人觉得自己迟早有一天能够成为老板的二厨。
在最后葡萄酒香的衬托下,牛排顺势出炉了,韦伯踮起脚尖仔细看了看那盘即将成为外面某个客人盘中餐的美味。
它的确是块看起来非常赞的牛排,表面因为带有番茄酱汁而变得略带红色,烤架在肉排上留下了黑色的痕迹,当然这并非是出现失误而反而增加了风味,这个年轻人几乎可以想象地出等一会能够吃到这块肉排的人在咬到那部分时可能会出现的幸福表情。
不过……有一个问题。
“……前菜没上就上主菜了吗?”他仔细看了看出菜单,上面并没有牛排出菜需求,不过马上他的怀疑就得到了解答。
“这是给你的小子,”伊斯坎达尔把牛排放在韦伯面前,顺手揉了揉这个年轻人的脑袋,巨大的身高差距让韦伯不得不仰着头看自己的老板。
“多吃一点的话……说不定还能再长高个三十公分?”
“……你、你是笨蛋吗?!”最讨厌拿自己身高说事儿的韦伯·维尔维特瞬间红了脸,刚刚冒出来的感动也随之消失殆尽。

5、
伊斯坎达尔是个相当有趣的人,一开始韦伯还不能切实感觉到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但随着两个人之间的相处,这个年轻人逐渐发现了这个比自己高出55公分的男人有着相当特殊的幽默感。
当然这种幽默感有时候很难让人接受,甚至偶尔韦伯会没有办法分辨出伊斯坎达尔的笑容里到底有几分是真正在笑的意思——当然这样说并不是意指自己的老板性格古怪,而是韦伯没有办法分清楚伊斯坎达尔在表达高兴、喝到了好酒、发现有新的挑战、接受挑战时为什么都会笑得这么开心。
韦伯想到这里的时候忍不住朝着伊斯坎达尔身后桌子上摆的酒看了一眼,那只是市面上最为平常的啤酒,和饭店酒窖里库存的完全不能比,但伊斯坎达尔依旧喝的津津有味,在察觉到他的视线之后那个红头发的大汉举起了就被,“哟小子,洋葱切完了吗?”
这实在不是个好问题,事实上就在刚才,韦伯已经切完了他在这里的工作后的第2000只洋葱。虽然这是每个厨子必须经过的过程,但这实在是太过枯燥乏味了,很容易让人心生厌烦。
“啊,既然今天的工作赶完了,那就稍微考你一下,作为决定你下周工作的参考好了,做个炸鸡块,如果味道不错,下周你就可以不用切洋葱了。”
“改切西红柿吗?”
“不,是做土豆泥。”
这和切洋葱有什么区别吗?一边暗自腹诽一边转过头不甘不愿抓起一个平底锅的韦伯最终孩纸忍不住哼了一声,不过不就是个炸鸡嘛。不过要做得非常美味、非常适合下酒就需要点时间和想法了。

平底锅热锅,切碎辣香肠和洋葱,把它们丢在锅子里和几瓣大蒜一起炒,在香味散发出来的时候加上奶酪,热度让锅子里的馅料变得黏稠起来,韦伯切了一块鸡胸肉,小心翼翼地在中间划拉开一刀扣子,将热乎乎的馅料一点点塞进去,这种酿馅鸡美味可口,馅料的辣味会再等会经过煎炸之后变得更加美味,在整块鸡肉充分在油里滚过之后,外表会变得金黄酥脆里面也会因为有辣香肠的缘故锁住水分增加口感。
虽然是个相当另类的炸鸡,但韦伯觉得伊斯坎达尔应该会喜欢这个。
当然他也希望自己的老板能够喜欢这个。

6、
伊斯坎达尔的确很喜欢这份炸鸡,但光是一份炸鸡好像并不足以让这个大汉吃饱,他一边啃着鸡腿一边指挥着韦伯继续做饭。
作为一个英国人,韦伯对米饭类并不非常了解,虽然在以前工作过的饭店里他曾经做过烩饭和调味饭,但总是不怎么顺手。
对于菜谱他倒是背得非常流利,但什么时候加白葡萄酒、什么时候该加汤,到底该用勺子搅多少圈、放多少洋葱、是10分钟起锅还是12分钟起锅他总是摸不准。
“饭……吗?”
“是的,调味饭,你应该会做的对吧,葡萄酒海鲜调味饭,这不是你以前工作的店的招牌吗?”
“话虽如此但这个也实在是……有些……”韦伯抓着勺子表情有些纠结,如果可以的话他倒是很想去拿个秒表之类的东西放在面前,指针说不定能让他安心一点,但如果真的这样做的话恐怕会被伊斯坎达尔嘲讽一番,他的老板虽然看起来粗犷但却是个相当细心且有些挑剔的家伙,东西好坏、是否用心他绝对品尝地出来。
“怎么,果然是不会做吗?”伊斯坎达尔哼了一声,举起手里的叉子朝韦伯点了点,“居然不会做调味饭,你真的是个厨子吗?”
为什么厨子一定要会做调味饭?差一点想这样咆哮出声的韦伯狠狠瞪了自己的老板一眼,“谁说我不会,你等着就好!”他虽然这样嘴硬但实际上并没有太大的自信,虽然从一开始的热锅到放适量黄油这几点都做的非常好,但在接下来放米和倒酒这两个环节显然就有些犹豫了,按照食量放150g米就差不多了,但150G对于伊斯坎达尔来说显然有些不够,在150G米的情况下应该放200G葡萄酒……
各种数字在韦伯面前跳来跳去让他一下子就混乱了起来,下手也愈发不稳当了,当酒精燃烧窜起的火苗让韦伯朝后退了一小步的时候,这位先生最终忍不住了,“你又不是烧不好菜,为什么碰到火苗都会退后?作为厨子居然怕窜起的火苗,你就没有闻到空气中那的葡萄酒味道吗?”
“诶?”怕、怕火?韦伯抓着平底锅露出了非常不解的表情,只是下一刻他就郁闷起来,一直以来他都盼望着在伊斯坎达尔面前好好露一手但现在好像一切都被自己搞砸了!“才、才没有呢!”

7

几分钟之后……也许是三分钟也许是五分钟,总之在韦伯加入白葡萄酒之后的那一小会时间里,他曾经走神过那么一丁点时间——当然并不能完全责怪这位先生,毕竟看伊斯坎达尔吃东西是一种很奇妙的享受——对方虽然动作豪放但绝不粗鲁,只是适合他这样肆无忌惮动作的不应该是装饰豪华的星级餐厅,而应该是某处原野、某个帐篷……当然也许应该是某个战场。
他吃的很快、很容易让人以为对方非常饥饿,但韦伯非常清晰的记得今天中午眼前这个家伙在吃掉一大块肋排之后还喝了一大碗豌豆汤,这顿午餐的分量足够自己吃上一整天也许还有多,而现在,在他吃完那些东西之后不到六个小时,居然这么饿吗?
“喂小子,虽然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有什么好看的,但我不得不遗憾地告诉你,如果你再不搅动一下你面前那盘可怜的调味饭的话,它就要黏住了。”伊斯坎达尔捏着叉子朝韦伯那边指了指,果然就看到这个年轻人如同被针戳了一下似的猛地跳了起来,然后手忙脚乱地试图挽救一下其实已经基本没救了的调味饭。
你看这个玩意儿就是这样的可恶,只要相差一小会,在酒精蒸发之后,它就会因为浓汤而变得黏稠起来,而那个时候如果还没有所动作的话,那么一锅美味就会变得充满了苦涩的焦味,而现在虽然还没有到那么糟糕的地步,但已经离它不远了。
韦伯惨叫了起来,这简直和要了他的命没什么区别,只要一想到接下来一周、甚至一个月他都可能要继续切洋葱,绝望就几乎要将他彻底淹没了,他哀嚎着勉强将可以吃的那部分盛了起来——没有添加任何调味料,主料里的龙虾也没来得及放进去,但只要无视旁边锅子里依旧在散发着的轻微的焦糊味应该还挺香的。
“哦,年轻人。”伊斯坎达尔摇了摇头,对于自己手下这个新厨子的不稳定性表现出了点担忧,当然和掐人不同,他并不会过于苛责这个小子,任何一个好厨子在成为名厨之前都至少被骂过一千次,而眼前这个以他的年纪来看已经足够幸运了,“唔,好吧,看起来今天是没有调味饭可以吃了,真是可惜。”
“……是啊,”韦伯情绪看起来非常低落,他并不希望自己在伊斯坎达尔面前有着如此让人尴尬的表现,不过现在并不是应该去思考这些的时候,撇开他和身边这位大汉的上下级关系的话,对方现在不过是一个嗷嗷待哺等着吃的食客,也许在口味上有些挑剔,但作为厨子,如果在接下来的人生中还希望继续掌勺的话,那就应该不忽视任何一个客人的愿望,喂饱他们才是重中之重。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重新从边上拿出了个平底锅,再一次朝里面倒了点油。
伊斯坎达尔咬着叉子看向那边,脸上带着点玩味的笑容,倒不是他对这个年轻人有所偏见,反而也许是更加重视所以才会格外关注,他留意过好几次,每当做到那个年轻人不擅长或者不熟悉的菜谱的时候,对方的表情总是会非常的紧张,他会紧紧咬着下唇,如同面对生死决战一般死死地盯着锅子,然后偶尔注意一下戴在手臂上的计时器,虽然精确到秒对于厨子来说是件好事——有时候也许就差了一两秒,一只鸡蛋就会从美味的天堂瞬间跌落到难吃的地狱——但伊斯坎达尔更希望韦伯凭着直觉而不是靠背菜谱过日子,过着人人都会,而前者则需要天分。
是的,就在伊斯坎达尔看到韦伯的第一瞬间,他就非常确定,韦伯有着异乎常人的天分。
虽然也许他并没有发现自己身上的潜力,但毋庸置疑,这个家伙,是个天才。

    1#
    = = 回复于:2016-05-19 00:33:44
    = =
  • 深夜报社文么?!
  • 2#
    (,,Ծ▽Ծ,,) 回复于:2016-05-19 09:18:43
    (,,Ծ▽Ծ,,)
  • 大早上的又看餓了qwq
  • 3#
    趴地泪奔年中奖 更新于:2016-05-20 00:04:37
    趴地泪奔年中奖
  • 事实上,上次面试并不是伊斯坎达尔第一次看到韦伯——当然那个小子对此一无所知,但实际上,在几个月前那个年轻人还在前一个餐馆工作的时候,伊斯坎达尔就曾经撞见过他。
    是的撞见,字面意思,差点撞上。
    当然这不能怪伊斯坎达尔,他是这样的人高马大,自然也要一辆可以匹配他身高的代步座驾,在大部分时候这当然并没有什么问题,但如果面对一个矮小的、正扛着一大袋土豆的小豆丁的时候就极容易发生点意外事故,不过总算靠谱的自动校正系统及时发出了警报,这才得以避免一个不幸的事故。
    当然以韦伯的身高,他当然没法看清楚驾驶席上的人,在愤怒地跳起来朝车那边瞪了一眼之后,他不得不再次拖着那袋土豆朝餐厅里走去,如果一定要加上一个形容词的话,也许类似于一只拼命带着过冬储备粮的仓鼠?
    哦,比起那天那顿难吃到极点的午餐,这位先生对那个有着亮晶晶眼睛、看起来活蹦乱跳的年轻人有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不过话说回来那家店实在应该破产才对,亮晶晶的盘子对提升菜肴的品质完全没有用处,那道几乎所有店铺都提供的扇贝用乏善可陈来形容都已经是对它最大的褒奖了、哪怕是色拉也居然会弄得湿漉漉的完全无法直视。
    所以要什么干净盆子?这简直比提供给搬运工的盒饭还要糟糕。
    那家店被肯尼斯·艾尔梅洛伊喷到无法开门营业是完全可以想象的事情,虽然伊斯坎达尔不太喜欢那个大背头,不过就光看他所说的话倒勉强还能肯定对方的审美和味觉品味,果然一切就如同他所想象的那样,肯尼斯完全不能接受那家店里的所有菜色,当天晚上他愤怒的接近八千字的控诉就登在了当天晚上的美食周刊上,十天之后这家店就不得不宣告破产。
    一个月后,差点被自己撞上的那只仓鼠——看在上帝的份上如果那个小子知道自己曾经在心里这样称呼他的话恐怕会呲牙咧嘴很长一段时间,不过说实话,那张牙舞爪的样子与仓鼠也并没有什么不同——出现在了自己店门口。
    那只苹果布丁非常美味。
    伊斯坎达尔并不是一个非常爱吃素的人,莱西马库斯曾经劝告过自己,适当的蔬菜对于肠胃有好处,不过就如同他曾经对韦伯说过的那样,不吃肉活着是完全没有意义的,试想一下,当你手头有一块完美的牛排,它只需要在烤架上浇上一点橄榄油,粗犷地撒上海盐和胡椒,正面烤五分钟,反面烤五分钟,就能看到美味的肉汁从里面一点点渗出来,可能会带上点血丝,但当你用一捆迷迭香狠狠抽打它的时候,火苗带起的就是让人垂涎欲滴的香气。
    不要犹豫,那时候就应该遵从本心,用刀子从上面切下一块然后塞进嘴里,它应该还有点生,但鲜美的味道已经随着油脂的溶解而散布在肌肉的所有纹路中,能感觉到一点甜但更多的是生活的美好。
    有这样一块肉,要菜叶子做什么?
    不过,韦伯做的倒是异乎寻常的不错。
    虽然他的手法就如同所有培训学院里出来的学生一样呆板和公式化,但在某些细微的转变中——无论是苹果布丁下面那片柠檬,还是巧克力上点缀的焦糖果仁都带着点很奇妙的不可思议的味道。
    他抄着叉子将最后一块鸡肉塞进嘴里,看着那个小子从旁边的架子上拿下了一根胡萝卜。
    “哦!这个!唯独这个!不要放进去。”


    ================================

    写着写着我也饿了=。=

  • 4#
    = = 回复于:2016-05-20 07:27:58
    = =
  • 太太!半夜发文的话会杀敌一千自伤八百啊,请太太三思!
    (早起看饿了……)
  • 5#
    = = 回复于:2016-06-05 01:21:20
    = =
  • 又好看又好饿……我为什么要点开这篇文QAQ
  • 6#
    = = 回复于:2016-07-05 11:48:59
    = =
  • 23333不爱吃胡萝卜吗大帝
  • 7#
    (,,Ծ▽Ծ,,) 回复于:2016-12-05 13:21:11
    (,,Ծ▽Ծ,,)
  • 太好吃啦!不要坑掉呀!
  • 8#
    ( ´◔ ‸◔') 回复于:2017-10-01 22:12:39
    ( ´◔ ‸◔')
  • 坑掉了吗?好可惜啊,明明很棒的说。
  • 9#
    = = 回复于:2017-10-02 12:53:04
    = =
  • 到底是谁顶上来的啊,太过分了
  • 10#
    趴地泪奔年中奖 更新于:2019-11-02 22:18:58
    趴地泪奔年中奖
  • 8

    “胡萝卜对眼睛很好。”大概是第一次发现自己老板可能存在的挑食习惯,韦伯忍不住眯起眼睛笑了一下,“适当加上点橄榄油去烤的话明明很香的。”
    他俩彼此对视了一眼,伊斯坎达尔突然伸出手戳了一下年轻厨子的脑门,看着他差一点朝后厥过去,“小子,我是老板!不要胡萝卜不然扣你工资。”
    这实在是太过分了,韦伯虽然一边告诫着自己不要畏惧强权,一边愤愤不平地把胡萝卜塞回了架子——当着本人面挑衅老板实在是不智之举,不如等一会把胡萝卜打成泥,做成某道菜的配菜,那样伊斯坎达尔就不得不吃一点了,自认为这个打算极为聪明的韦伯完全没有发现他背后,老板大人正阴森森地看着。
    “喂,小子,动歪脑筋的话,是会被我开除的。”
    咦!被发现了!
    年轻人呲牙咧嘴地缩了缩脑袋,转身从准备桌上取出了为数不少的羊排,在一个小时之后有一桌十个人的预定席位,对于这种席位,作为厨子其实是非常欢迎的,毕竟能够同时做十份一模一样的菜着实可以让人省力了不少,本来这次的预定席位应该由伊斯坎达尔本人上阵,但老板任性起来是没有道理可以讲的,而且服从老板安排也是每个好员工必须要做的事情。
    他拿着一把尖刀小心翼翼地处理着羊排上的筋和肥肉部分——它们是不该出现在盘子里的废弃品,不过在把它们丢进垃圾桶前完全可以先将油炸出来,再放入各种香料,配以……好吧,既然不要胡萝卜那就可以考虑豌豆泥,这种充满了春天气息的菜肴足够成为每个老饕最为欣赏的盘中餐。
    不过要做十人份的话恐怕会很赶时间,韦伯琢磨了一下,从后面拿来了一模一样的4个铁锅——伊斯坎达尔朝他看了一眼,一声不吭地又低下了头,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年轻的厨师突然有些惴惴不安起来,“怎、怎么了?如果不对就告诉我啊。”
    “哦,没什么,只是看你一眼而已。”同时操作五个锅子很容易发生顾前不顾后的问题,况且羊排是一种多煎三十秒就会老的不能吃的必须细致料理的食材,最好的办法应该是找一个大号铁锅同时处理十份,然后再半熟的时候塞进烤炉里让220°的烤箱帮助它尽快收汁,在那同时才可以去制作与之匹配的调料和酱汁,当然这一切伊斯坎达尔绝对不会对韦伯说半个字,虽然羊肉不算便宜,但如果用一次失败让这个小子张点记性的话,豪放的老板是不会放弃这种机会的。
    当然他拒绝承认这是韦伯准备给他吃胡萝卜的小小报复。
    韦伯花了点时间把豌豆打成泥,他在上面加上了点小小的花瓣和黄色的花蕊——从视觉上来看的确是无可挑剔,因为在里面加上了丁点奶油,所以口感应该非常顺滑——为了整道菜的完整性他还特地挑选了带有绿色丝带边的大盘子,但接下来的事情就有点不太顺利了。
    羊肉处理的速度有点慢、红酒酱汁也没能做到尽善尽美,而正如伊斯坎达尔所料的那样,韦伯一个人要处理5口锅果然速度上达不成一致,虽然这小子在厨房里挣扎、看起来怎么都不愿意认输的样子非常有趣,但最终出于对店里声誉的着想,伊斯坎达尔最终还是站了起来,“弱鸡。”他嘲讽地把韦伯拎到了一边,然后一下子就把所有羊排都收拢在了一口锅里,在大半瓶橄榄油和大量大蒜的滋润下,那些差一点就煮过头了的羊肉重新焕发了新生。
    真香啊……韦伯忍不住想到。

    9
    当天晚上的检讨会,这个倒霉的小子理所当然的因为失误成为了批评的重点对象,很不幸,切洋葱的工作不得不再次延长下去。
    “你说炸鸡做的好就可以不用切洋葱的!”韦伯·威尔维特虽然一边恼火于自己连羊排都做不好但依旧对伊斯坎达尔的食言而肥不怎么高兴,不知道为什么,作为下属,他是唯一一个敢用这种语气对老板的人。
    当然并不是说伊斯坎达尔为人苛刻,事实上这个大汉对人对事自有一套非常豪情万丈的处事方法,以至于他的手下们都以能在王军工作为荣,即使工作时间久了,是时候羽翼丰满足以自立门户了,也只会以这家店的下属店铺自居。这种在别人看来无法理解的从属关系,在这些人看来完全出于对伊斯坎达尔本人的敬重和崇拜,以至于王军的其他工作人员在看到韦伯对着老板赌气的时候,隐隐感觉到了他对这个少年人的某种不一样的态度,以至于这句话一出口之后,他们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一丝看好戏的微妙表情。
    “唔,炸鸡的确不错,”伊斯坎达尔点了点头,“但你也得承认羊排坏了事儿对吧。”
    这话没错,韦伯有些挫败地点了点头,他虽然有点小野心但其实是个很有自知之明的人,羊排的确是严重的失误,“我知道啦,”他的情绪低落得不行,从严格意义上来说切洋葱其实并不能算是个很令人烦躁的工作,他所不能接受的是自己居然这么多天里的毫无进步。
    “所以继续切吧。”丢下这句话,伊斯坎达尔就示意看好戏的群众们快点解散——他当然能够看出那些人眼里戏谑的目光,甚至还有那么一两个充满了暗示的目光——他难得有些讨厌那些先生们的过于“善解人意”又一边在检讨自己在某些方面是不是表现得有些过于明显了。
    “你这样追人是永远都不可能成功的,”托勒密仗着自己是发小和财务总监的身份提前占据了伊斯坎达尔的办公室,“虽然我知道你的脑子在恋爱方面最多停留只敢给新开发的那个希腊酸奶点心取名叫小仓鼠的水平,但这样用洋葱欺负人,他跑了你就算端一百盘小仓鼠给他他也不会再理你,懂吗?”
    可能是托勒密的气势过于强盛,也有可能是对方一语道中了这位先生的心事,身高两米的大汉在咳嗽了两声之后不得不选择了退败,“好好好,你说的对,但……切洋葱是基本功这点我绝对不会轻易放松的。”
    托勒密翻了个白眼,琢磨着若是日后这两个蠢货因为洋葱而翻了脸,他绝对要将这段小插曲投稿到电台,让所有人都来嘲讽一下这对笨蛋情侣,他堵着气走出办公室正好与韦伯撞了个正着,年轻的小帮厨的确如同仓鼠一样带着几分惊吓眨巴着眼睛躲在一边,财务总监先生看着他情不自禁地想起了他昨天、前天、大前天、上一周、再上一周几乎每天都试吃过的点心,那表面覆盖着酸奶油、内芯是巧克力咖啡软糖的仓鼠点心,啊,恋爱的酸臭味……即使还没有展开都已经能从那层有点腻歪的奶油里感受出来了,他扯了扯嘴角,笑眯眯地对着韦伯说了个单词。
    “Πριγκ?πισσα,还没吃晚饭吧,快让那蠢货给你演示演示下周要上的新主菜。”
    “Πριγκ?πισσα?”这听起来不像是英语也不像是法语,纠结的发音让这可怜的年轻人连续两次咬到了舌头,不过与其在这里纠结这莫名其妙的招呼,他对伊斯坎达尔下周的菜单更感兴趣。
    那是难度极高的惠灵顿牛排。
    当然与一般的惠灵顿牛排还不太一样,首先为了增加它的风味,让客人能够吃到更为复杂的味道,伊斯坎达尔在里面加上了一小块鹅肝,它充分的脂肪在烘烤之后能够发出一股独特的芳香,然后是外层的火腿和蘑菇酱,大部分人的配方都会选择帕尔马火腿和普通蘑菇——帕尔玛火腿的盐分充足,一旦将它作为包裹的食材,里面的牛肉部分就不需要多加调味了,普通蘑菇的出水量可以控制,大幅度的减少了成本,但伊斯坎达尔不喜欢这样,他更钟爱希腊本地的品牌,而蘑菇他也更欣赏英国货,而不是法国出品,这就让制作难度更提升了一些,不过对于这位手艺娴熟的大师而言,这种小变化并不困难。
    韦伯坐在料理桌前,托着腮眼睛亮晶晶地注视着厨房,伊斯坎达尔正在里面煎菲力牛排,那块上好的肉在撒上海盐和胡椒之后会被放在平底锅煎上5-7分钟,当中心开始出汁之后立刻取出静置五分钟——时间的掌握非常重要,五分钟不到这块牛排的内部温度无法缓慢降低,过热可能会让蘑菇出水,而超过五分钟,这块可怜的牛排便会冷却,虽然再接下来还会加热,但里面的温度却已经无法挽回了,这是最困难的一步,无数优秀的厨子都在这一关里惨遭淘汰。
    酥皮是早就已经准备好了的,因为放置的时间有些久,伊斯坎达尔在它上面拍上了点橄榄油,然后顺手又用那瓶上好的初榨拌了点草莓奶酪芝麻菜色拉塞给了韦伯,“先随便吃点,”他抓了一把坚果丢进盆子里,又顺手洒了点意大利黑醋,然后又立刻转身去处理鹅肝了。
    肥厚的鹅肝如果都丢进惠灵顿牛排里会占据很大一块位置,鹅肉的风味也会压倒菲力的香气,伊斯坎达尔只切下了鹅肝的三分之一,剩下的被他丢进料理机里等着过一会做鹅肝酱用,而这一小块也在适当的烘烤之后和牛排挤在一起,被小心翼翼地涂上蜂蜜芥末酱、包上火腿和蘑菇、最终与酥皮揉在了一起,它们会再放在冰箱里冻上5分钟后进入烤箱。
    “大部分人做它的时候很容易在最后将肉做成纯粹的粉红色,那太生了,我认为要挥发它所有的风味,里面的肉至少要在五分到七分熟之间,那样菲力才有嚼劲、鹅肝的油脂才会充分挥发,蘑菇的香气也能覆盖在整块肉上,不然当吃到最中间的时候,只会有盐味,就太对不起之前如此复杂的工序了。”
    “那为什么还要花费功夫去做它?如果说夏季一定要更换菜单的话,焖鸽子之类的不应该也很好吃吗?比如说鹧鸪的肚子里填上馅料,夏天的话,浆果类是最适合的,它们会让鹧鸪带上一点胶质的甜味。”韦伯舔着勺子,又从碗里巴拉了两个坚果咯吱咯吱地啃着,“或者鱼肉也行啊,白煮或者烤制、低温制作也能突显它的风味。”
    伊斯坎达尔沉默了几秒,韦伯所说的两道菜的确是他曾经考虑过的夏日菜单,只是要和仓鼠小点心作为搭配的话,主菜必须要大气磅礴才行,毕竟收尾的甜点是那样的轻柔俏皮,没有重量级的主菜作为压制会让整个系列变了味道,但是那个甜点……他总有一点不满意的地方。
    “先吃着吧,”他又咳嗽了几下,转身从烤炉里取出了香气扑鼻的牛排,“总之……我喜欢牛排。”
    没错,暂时是这样的。

  • 11#
    = = 回复于:2019-11-12 15:54:21
    = =
  • 太太更新了,超开心!
    这两人虽然还没开始谈恋爱我已经一脸姨母笑了,仓鼠酸奶油小点心真是太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