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 礼猿日贺文纯肉

主菜
1 圈子: K CP: 礼猿 宗伏 角色: 宗像礼司 伏见猿比古 TAGS: R18
作者
主攻不攻主 发表于:2016-04-24 17:18:53
主攻不攻主

“这是?”大脑空白了几秒的伏见慢慢的回神。
啊,刚才他和室长在温泉那边......然后....自己就昏过去了.....
“伏见君,感觉好点了么”门被推开,宗像端着红酒走向伏见。“伏见君刚才突然昏了过去,真是吓了一跳呐。”
“啊,对不起,让您担心了。现在感觉好多了”
“伏见君以后可不能再这么拼命工作了呐”宗像放下红酒,坐在床上抱住伏见,“真的,吓到我了”
“对不起......等等....室长....我应该是因为你才会昏过去的吧!”伏见拍开宗像乱动的手,带回眼镜,“我为什么觉得室长你才需要好好反省一下。
“哦呀,伏见君冷落了我这么久,今天这样的日子还不好好陪陪我么?”宗像委屈地蹭了蹭伏见。
今天....啊...今天是结婚纪念日啊,对啊,自己也是好久没有陪宗像了,也冷落了他好久。
“对不起呐,室....,礼司......应该好好陪你的”
“嗯?”
“室长...不....礼司....请让我来让你舒服吧!”
宗像一脸懵逼的看着伏见,还在消化刚才那句话的意思,伏见就已经扯开宗像的浴袍。
“等等,伏见....你要做....什么....呼....”
宗像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伏见将已经疲软的分身含在嘴里慢慢的吮吸,太久没有做这样的事情,伏见的动作生疏地很,慢慢的吮吸舔舐,舌尖在铃口缓缓挑逗。
“伏见.....”虽然动作生涩,但是宗像却已经慢慢的挺立。
感觉到口里东西慢慢的涨开,伏见含的有些吃力,偶尔会不小心用牙齿触碰到,回忆起宗像给自己做的时候,伏见伸手去玩弄沉甸甸的囊袋,即便是毫无章法挑逗,宗像也已经被刺激的不行。
伏见的身上还残留着欢爱的痕迹,漂亮的腰线连着挺翘的臀部,大概是因为含着太过吃力,脸上还有着淡淡的红晕,宗像伸手拿开伏见的眼镜,卷翘的睫毛随着动作微微颤抖着。
“伏见君,已经,够了.....哈.....”
宗像的尺寸让伏见吃力的很,来不及下咽的口水暧昧的滴在床单上,即便伏见已经很小心,但是牙齿还是不可避免的会触碰到。
宗像倒吸一口气,强行压住欲望,声音低哑的开口道:“伏见。停下,已经够了....”
“嗯?”伏见吐出已经涨大的孽根,用手弹了一下“可是,他不是这么说的啊。”
舌头灵巧的在铃口滑动,手还一边玩弄着囊袋,一边撸动着柱身。
“伏见,已经.....够了.....松口.....嗯.....”
伏见像没听到似得猛地一吮吸,“嗯.....”,然后感觉到一股热流似乎喷进了嘴里。
“咳咳.....”
宗像连忙拿来纸让伏见吐出来,“咳咳....咳....”
“抱歉,伏见君。”
“呀,没关系.....”伏见毫不在意地挥挥手,“但是,室长还真的是敏感呐。”
宗像拿起手边的红酒,抬起伏见的下巴,“呀,不,是伏见君实在太诱人了。”
“咳咳.....不过这种东西的滋味真的不舒服呐。”
“嗯哼,也是呐”宗像轻笑一声,“那么来尝尝这个红酒的味道吧?”
“喏。”宗像喝了一口酒,顺势就喂到伏见的嘴里,略微冰凉的液体因为来不及吞咽顺着唇瓣滑落。
“嗯...室长.....”宗像松开被吻得气喘吁吁的伏见,用手挑逗着伏见的敏感点,慢慢的下滑,在胸前挺立的红果上打着转。
“室长.....”伏见下意识的挺起胸膛往宗像手里送。
宗像抓住伏见的手,顺着脊椎下滑,停留在微微开启的穴口上。
“室长.....”伏见不安地在宗像身上扭动。
“伏见君试一下抚摸自己的感觉吧。”
“室长.....”
宗像拉着伏见的手,半强迫地把伏见自己的手指塞了进去,刚刚被好好疼爱的穴口还松软着,手指一进去就肠肉就迫不及待地缠绕上来,热情地邀请着入侵者。
“室长....”大概是察觉到自己的身体如此的敏感害羞,伏见撒娇似得埋在宗像的怀里。
宗像轻轻的吻着伏见的脸颊,在顺势把自己的手指塞进去,熟练的按压在敏感点上。
“室长....喏....”
被突然进入的手指和黏腻的润滑液一激,敏感点还被按压着,刚刚因为突然昏睡过去而被打断的欲望在身体里觉醒,伏见感觉到熟悉的灼热感从小腹传来。
但是宗像似乎不打算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伏见,顺着伏见的手指又插进去一根,仔细地开拓着伏见敏感地内壁,却不去触碰敏感点,偶尔刮过敏感区,却不去触碰。
“室长....”伏见难耐的扭动着,宗像只是继续细细的扩张着,偶尔刺激着伏见的前端和G点。
“室长....够了....”伏见抽出手指楼主宗像。“拜托,给我....”
宗像抬起伏见的下巴,用力的吻住,扶着伏见的腰慢慢地挺了进去。
“喏....”空虚已久的后穴被填满,伏见难耐的发出呻吟,宗像却没有在动作,只是抵着敏感点不动弹。
“室长....”
“嗯?”
“动一动.....”伏见不满的扭着腰,撒着娇说到。
“嗯,那么,就按照伏见君想的来吧.”
宗像扣住伏见的腰,用力的挺动着,却是不碰敏感点,只是偶尔擦过。
“室长.....那里....”
“嗯?哪里?伏见君自己指给吧。”
“室长......呀....不要.....不可能再放进去的....”
宗像牵着伏见的手指在穴口徘徊,伏见不安的抗拒着。
“没关系的,伏见君,慢慢放进去,告诉我,你要什么.....”
大概是宗像的声音太过温柔伏见顺从的把手指往里面塞。
“嗯.....”被扩张的感觉让伏见略微有些恐惧,但宗像温柔地安抚让伏见放心不少,感受到自己爱人和自己紧密的结合,伏见害羞的不行。
手指慢慢的触碰到敏感点,“嗯~”几不可闻的呻吟从诱人的嘴唇里发出。
“伏见君,是找到了么?”
“嗯.....哈.....礼司....”
宗像扣住伏见,挺着腰开始律动“伏见君,让你的手指顺着我的节奏。”
“嗯~”自己的手指和爱人一起开拓着自己的身体,带着一种隐秘的不可言说的快感,伏见似乎更加的敏感,连前端什么时候射出都不知道。
大概是憋得太久(哪里久?哪里久?419那天刚啪过!(╯‵□′)╯︵┻━┻)宗像压着人一直做到伏见连哭都没力气才放过。
嘛嘛,据说宗像这次没有睡办公室。
所以,还是那句话,没有什么事情是啪啪啪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是你肾虚╮(╯_╰)╭

    1#
    .⁄(⁄ ⁄•⁄ω⁄•⁄ ⁄)⁄. 回复于:2016-05-09 19:50:42
    .⁄(⁄ ⁄•⁄ω⁄•⁄ ⁄)⁄.
  • 好好好甜甜甜吃吃吃
    可赞!
  • 2#
    (=ˇωˇ=) 回复于:2020-09-14 10:29:32
    (=ˇωˇ=)
  • 呜呜呜在这里看到了礼猿文好开心,好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