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夫妻相性一百问

前80问完结。
37 圈子: 大道争锋 CP: 张陶 角色: 张衍 陶真宏 TAGS:
作者
福寿阴阳柱 发表于:2016-03-27 16:21:15
福寿阴阳柱

虚空元海中,神意交感处。
“渡真殿主与陶掌门之事,足下既可自去相询。”
“在下还算有几分自知之明,若是自去——”
虚空中展现出幻象来:
“张真人,请问您的名字?年龄?性别?郡望?原生家庭关系?”
张衍面无表情,径自离去。
“陶真人,请问您的名字?年龄?性别?郡望?原生家庭关系?”
陶真人微微一笑,手下取了个壶出来。
“这柱子居然还能来你我面前聒噪,不妨收来一看。”只见得陶真宏眼睛一亮,张衍话语未落之处,整个幻象便消失殆尽。
“为何要助你?”
“且不说在下愿以紫清灵机相赠,难道秦掌门真的没有一点好奇?便是秦掌门不好奇,孙真人齐真人宁真人种种,一睹渡真殿主经历,亦有助证道。更何况,若是溟沧门下为尊者讳,秦掌门拿去与岳掌门一观,亦是赏心乐事呀。”
秦墨白笑而不语。

“掌门真人有何吩咐?”
“方才种种,渡真殿主若是无意,自不必理会;若是有意,且答此卷,过后将此物擒下,送至陶掌门处问出其藏匿法门与采灵之法,亦是两全。”
“弟子自会安排。”

“方才所言,陶掌门意下如何?”
“此种真灵倒也有趣,陶某当求一观。”

事情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关于问卷来历的分割线-----------------------------------------------
山海界某小界。
耳边溪水潺潺,脚下绿草如茵,两岸桃花灼灼,落英缤纷,行至水穷处,却是飞湍瀑流,青鸟盘旋,地上铺着雪白的皮毛,看不出是何种材质;但见席间两人对坐弈棋,执黑者玄色衣袍,身量不凡;执白者眉目如画,灼灼其华;白玉的棋子捻在指间,肌肤几同玉色;两人言笑晏晏,神情亲密,旁若无人。
“两位真人不惧天道,不畏人言,当真好雅兴。”
“各得其道,有何可惧?”陶真宏放下手中的杯子,起身稽首,“九州一别,竟亦有重见之日。”
“我辈所求即是天道,足下话语却算不得人言。”张衍却毫不客气,只是挥了挥衣袖收起棋盘。
“渡真殿主果然一针见血,”声音里多出了几分苦笑来,“那便言归正传。”
玉简化作长长的卷轴展开,显出上面的字样来:
夫妻相性一百问
提问者:福寿阴阳柱
回答者:张衍 陶真宏
1、请问您的名字?
张:张衍。大衍衍出,变动由始。
陶:陶真宏,师尊所赐,愿我道途坦荡,前路无忧。
张:南华道统续于你手,鹤真人亦当欣慰。
陶:师尊之恩,山高水长。
2、年龄?
柱:不如说年龄差?
陶(笑):与渡真殿主比,贫道自惭形秽。
张:得真人之助良多,方得此境。
陶(摇头):贫道欠下的因果,早已算不清了。
张(贴近耳边):你我之间,又何需算得清楚。
3、性别?
柱:讨论下如果对方是坤道?
张:情之所钟,余者皆小节耳。不过便是对手再多些,张某还应付得过来。
陶(打趣):倒是闻说溟沧诸位真人多无道侣,便不论门内,少清亦极为赏识渡真殿主……
张(毫不尴尬):真人可是醋了?真人无忧,弱水三千,张某只取…眼前人。
陶(微笑):固所愿也,不敢辞也。
4、家庭情况?
张:本官宦之家,受定阳周氏之迫,后入溟沧修道。阿弟无根骨已然转世,小妹机缘巧合,得入还真修行。
陶(云淡风轻):幼时失怙,流落乡间,遇恩师前行乞于市,凡俗间已无因果。
柱:听闻张真人与周氏女有一段姻缘?准确地说,是与灵崖上人?
陶(忍笑):渡真殿主果然——不凡,不知与灵崖那人间如何称呼?
张(手指卷了陶真人发丝把玩):洞房未成因果已了,真人方才是张某发妻,岂一个灵崖可比?倒是真人,想来在南华受了不少委屈。
陶:些许人言世故倒不在心上;只是恩师昔年友遍天下,外物无数,本就惹人觊觎,南华门下向重出身,一贯轻我;加之师尊看重,传以成就之法,更是以我为眼中钉肉中刺,之前碍着师尊不敢出手,后一朝惊变,天翻地覆,我自知力弱护不得师尊遗泽,愿求相互保全,然其欺人太甚,欲毁我道基以夺恩师一脉传承,不得以下破门而出,发愿另开一派。(转头)之后种种,道友该是知晓了。
张(搂他入怀):南华咎由自取,如今道统皆入你手,也算了却因果。你莫要伤神。
陶:平生得遇恩师,得遇道友,并不觉艰难。
5、请问您的性格?
张:抓住机遇,事先筹谋,通盘考虑,迎难而上。
柱子:传说中的”迷之自信“?
张:本就逆流而上,自己都不信,谈何其他?
陶:稳扎稳打,步步为营吧。清羽根基尚浅,不敢率性。
张:南海那次呢?冲出去和人拼命?
陶(稽首):不是还有道友相救么?
柱子:下一问!
6、对方的性格?
张:温柔体贴,如沐春风。
陶:芝兰玉树,卓尔不凡。
(场外嘘声一片)
柱:场外不愿透露姓名的周先生吴先生屈先生鲤先生(以下省略若干字)表示第一次听说如此凶残的芝兰玉树!
陶:既然误会如此深重,不如做过一场?
张:对待道侣要像地火天炉般温暖,对待敌人要像小寒界一样残酷无情,不是么?
柱:两位你们开心就好……
7、两个人是什么时候相遇的?在哪里?
陶:东海玄灵岛,他助我成道。
张:第一次听闻是在海舟之上,有小娘闻得真人之貌,慕名而访。
陶(失笑):还有这等事?
张(望过去):有美人兮,自然见之不忘。
陶:皮相而已,渡真殿主难道还看不穿么?
张:一见倾心,看得穿看不穿又有何妨?
8、对对方的第一印象?
陶:气宇轩昂,心性坚定,思虑周全。
张:…很有意思。
柱:能说仔细一点么?
张:鹦鹉挺有意思的,可以养一只。
陶(笑):你不是说自是能走来的么?
张:一日不见,思之如狂。
柱:秀恩爱自重!
9、喜欢对方哪一点呢?
张:心意相通,护着你却不欲你自知。原是为了成全我,才让我得遇见他。
陶:而今已然是你护着我了。
张:所谓因果,真人就好生和贫道纠缠不清吧。
柱:两位注意问题。
陶:有情有义吧,说是我欠的人情,如今看去倒是他护着清羽了。
张:道友助我良多,又何必自谦。
柱:场外不愿透露姓名的肖先生表示你们根本就是狼狈为奸利益交换。
陶(正色):清羽是我的道,吾道不孤,何须旁人置喙?
张(冷笑):手下败将,只会饶舌。
10、讨厌对方哪一点呢?
张:看到妖兽就眼睛发亮。
陶(哭笑不得):堂堂渡真殿主还和妖兽置气?
张(凑到耳边):上次等在渡真殿门口就为了妖兽的是谁?都不问下张某是否安好?
陶:那渡真殿主安否?
张:陶掌门可自验之。(咬耳垂)
11、您觉得自己和对方相性好么?
张:这个还需要问?
柱:你不说我怎么知道…..比如你们各种拍拍拍的大手?每拍一次就要想一次对方的那个?
张:好用为何不用?
柱:比如你们一起养的截宝宝?
陶:……
柱:再比如你们真的没有试试神意交感…..
张:未尝不可。
12、您怎么称呼对方?
柱:道友真人之类请各位尽量回避啊,要有趣一点的哈。
张(笑):个中三味,不足为外人道也。
柱:比如?
张:比如”渡真殿主“就是要说正事,得认真说话;张真人就软一点,可以调笑些;当然整个窝在怀里给他梳头发的时候,轻轻咬两口……
陶(耳朵都是粉红色的):道友能别再说了么
张:(摊手)还用再说么?
13、您希望怎么被对方称呼?
张:他喜欢就好,反正哄一哄(笑)让他叫我阿兄都没问题。
陶(托腮):夫人玩得开心就好,为夫并不介意。
柱:我觉得我知道的太多了。
14、如果以动物来比喻,您觉得对方是?
张:白狐狸,九条尾巴的那种。
柱:您是对陶真人的性格有什么意见么?
张:九条尾巴的抱着舒服。(搂腰)不过软玉温香在怀,怎么样都好。
陶:苍鹰。可以飞到最高处。
张:即使你不在那里?
陶(轻笑):我自以为资质尚可,然比之渡真殿主,依旧云泥之遥。
张:山海新天,你我并肩执手,何处不敢一破!
15、如果要送礼物给对方?
张:妖兽和相关材料。
陶:妖兽和材料成品。
柱:你们这是加工车间么摔!
张:物尽其用么,我要他帮忙自会开口。
陶(笑):如此最好。
16、那么您自己想要什么礼物呢?
陶:现在这样就好。
张:真人都愿以身换妖兽了,在下敢不从命?
17、对方的毛病?
陶(笑):修行太快让绝大多数道友自惭形秽?
张:对妖兽有执念,以及对旁人太温柔了些。
柱:我记得当时张真人也很享受来着……等等那个埋伏在云上见一个杀一个的是谁?
陶:礼不可废,阵前通名而已。
柱:其实就是让他们做个明白鬼吧。
18、对对方有哪里不满么?一般是什么事情?
陶(想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事情):之前精囚道友气冲冲来找过我。
张:那小丫头这次又看了什么话本?这次张某勾搭的是溟沧?少清?或是灵门?
陶(略显迷惑):德国骨科?似乎是这么个词。
张(冷笑):无妨,这次记得多关她一阵。
陶:她一直看你不顺眼。
张:明月沟渠之叹,真人可曾听闻?
陶(失笑):情之所钟,问心无愧。只论修为,却又落了下乘。
张(眸色深沉):道友知我。
19、对方做什么样的事情会让你不快?
20、您做的什么事情会让对方不快?
柱:合并一下,以及禁一下妖兽,开始吧。
张:灵力没控制好炸了传影玉璧?
陶(莫名脸红):那次也太——了些。
张:嗯,回头用分身交感吧。
21、你们的关系到达何种程度了?
张(笑):玄元和清羽都好成那样了,你以为呢?
柱:能好奇下徒弟们的感受么?
陶:他带我回过昭幽,召了所有徒弟来。
柱:然后?
陶:然后他们齐刷刷地“恩师万寿,真人万寿”,喜形于色。
张:雁依拦了下,不然就是“师母万寿”了。她说怕师母不好意思,若是吓走了就不好了。
陶:张真人果真——教徒有方。
张:哪里,算起来还是清羽的灵禽反应更快些。
陶:那几只的嘴都被养刁了,见着渡真殿主比见着贫道还亲近。
张(在脖子上咬了一口):物似主人型,不好么?
22、两个人初次约会是在哪里?
23、那时两人的气氛怎么样?
24、进展到何种程度?
陶:玄灵岛,商量仙府一事。
柱:那是初见吧,这也行?
张:美景美人,言语相和性情相投,如何不算?
陶(转头):此事强求不得,全赖道友诚心实意。
张(大笑):此事,我应下了。
陶:后来的进展,九州都知道了吧。
25、经常去的约会地点?
陶:之前是玄灵岛。
张:后来是各种有妖的地方。
柱:所以张真人其实是在秀自己的男友力?
陶(笑):张真人以为呢?
张(舔一口):只要真人喜欢,抓妖,炼丹,对弈,品茶,暖床,什么都好,哪里都行。
陶(咬唇良久):好。
26、您会为对方的生日做什么样的准备?
陶:山中无日月,闭关起来都不知多久。
张:他自己都不知道,饭俗之事不必再提。
27、是由哪一方先告白的?
张:我。
陶:他当时闯了祖师殿,送了我一枚桃花簪。
张:长生路远,愿为真人日日挽发。
陶:你倒是胆大。
张:真人若真无意,张某自不敢强求。不过以心换心罢了。
陶(闭目):你总是赢家。
28、您有多喜欢对方?
29、那么,您爱对方么?
柱:要不我们讨论下对方和长生大道都掉水里了两位捞哪个?是像我的一个基友说的“对陶掌门意存怜惜,对长生大道却是刻骨铭心的相爱”么?还是像我的另一个基友说的“杀妻证道”?
张:这年头的真灵都一个比一个八卦么?
柱:请回答问题。
陶:两个都不会选的。
柱:嗯?
陶:明心见性,见诸本心,如是非要二者选一,非我辈之道,所不取也。
张(长笑):我知道友,道友知我。
陶:贫道纵比不得渡真殿主天纵之才,却也未见得不能开出一条新路来,前方艰难险阻,然并肩执手,无所畏惧,何需一味担心,空作小儿女之叹?
30、对方说什么你会觉得没辙?
陶:道友喜欢么?
柱(鼻血):啥?
陶:原来真灵都会出血?
张:等下问完了你拆柱子看看就好。
柱:等等等等!刚才那句啥意思?
张:他喜欢的,当然都要捧到他面前给他拆着玩么。
柱:包括张真人您么?
张(朝耳朵吹气):道友喜欢么?
31、如果觉得对方有变心的嫌疑,你会怎么做?
32、可以原谅对方变心么?
张:他不会变心的,他想要的,我都给得起。
柱:如此霸道总裁风啊;停下,请问陶真人最想要的是什么?
陶:(笑)他许我的是成道机缘,教我如何不动心……当时许诺的时候可没想到怎么也还不清了,不过如此也好,注定纠缠不清。
张:自然是要好好纠缠一番的。
柱:能不能脖子以上啊!来假设下自己面对这种情况会怎样?
张:愿起一剑杀万劫。
柱:能不能好好沟通啊!陶真人呢?
陶(忍笑):这次渡真殿主看上的是溟沧掌门?少清掌门?冥泉掌门?还是哪位飞升真人?总之陶某是决计无计可施打不过的;张真人始乱终弃,贫道只得林泉隐…….
张:这话听着颇为耳熟。道友不考虑换个真器?
陶:姑妄言之……
张(抱):得遇真人,一见倾心,再无他念。
陶:我知。
33、如果约会时对方迟到怎么办?
张:直接去找好了,万一受困了还能解个围。
柱:对对对你俩每次约会都要干掉个把门派之类的。有个说法是”张真人就是在被天火烧屁股的时候也要去陶真人哪里装个逼“
陶(笑):紧要关头他每次都恰到好处地出现,南海那次我本以为不得幸免了。
张(亲亲):我还在呢。
柱:下一问!
34、您最喜欢对方身体的哪一部分?
张:道友?
陶:嗯?(抬头)
张(亲亲眼睛):这里。
陶:……嗯。
柱(擦鼻血):方便说为什么吗?
张:貌若处子目若朗星,不是你们这帮真灵最喜欢说的么?
柱:咳咳,张真人不会这么肤浅吧。
张:他看见妖兽眼睛会发亮,想事的时候会看着花瓣发呆,调戏下会毫无威胁力地瞪过来,当然他所有的情绪都由我赋予、眼里只有我一个人的时候会特别美。
柱:这种可怕的占有欲,回到正题啊。
陶:手臂吧,他喜欢我躺在他怀里,搂着我,拆了我的发髻来梳头发,会整个都沉浸下去,什么也不想。
35、对方性感的样子?
张:整个人窝在怀里,全身都是粉色的,无意识地在蹭我,咬我的肩膀,似乎想逃却又想要更多……
柱:我记得这还是前五十问。
张:你不就想听这个?
柱:行吧你赢了,陶真人呢?同上?
陶(扭头):那时候我并不知道他的表情。一定要说的话,就是他一身玄袍冲过来的时候吧,特别张扬,无所畏惧。
柱(口水):再唱个歌啥的?
陶(笑):他唱得真好。
36、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最让你觉得心跳加速的时候?
柱:注意我们目前还在前五十问哈。
张:毁契之后分身相见……
柱:采访一下张真人,冲冠一怒为红颜是何心情?
张:拂袖而去,正好顺手
柱:反正你们每次秀恩爱都惊天动地的我们都习惯了,您继续
张:商量完正事后,他看了我很久,本来以为还有话要说。
柱:结果呢?
张:他半天没吭声,我正想问,他(笑)凑过来抱紧了我,眼睛亮得和星星一样,狠狠亲了上来。我回过神想吻回来,他反而推开我跑了…...这么多年了,居然还不好意思。
陶(低声):再不走……有的事就没勇气去做了。
张:(搂住)我那时候居然想,要是成了一切都好,要是不成……我也不能死在这里。我可以带他走,怎么着都好。
陶:……这不像你。
张(大笑):我就没比这更傻的念头了,转念间想的就是要是不成那就玉石俱焚重回混沌好了。
陶(点头):这才正常。
37、您曾向对方撒谎么?您善于说谎话么?
张:不需要,对他更不会。
陶(轻笑):还是坦诚相待最好。
38、做什么事情的时候觉得最幸福?
张:修行,诛妖,突破。
柱:嗯?似乎和您身边这位没什么关系?
张:他一直在我身边。
柱子:(划掉了“那如果陶真人不能飞升呢”)我觉得这应该针对二位之间的事。
张:那就是抱他的时候。
柱(捂脸):我就不该有什么幻想。
张:(笑)我们挺合拍啊。他还是挺放得开的,太久没见了会用分身来找我…….
陶:(拉)真灵可是小娘子。
柱:嘤嘤嘤陶真人你缺不缺会看祸福的柱子?
(张陶相视一笑)
柱:陶真人的想法和这货,咳咳,张真人一样么?
陶:……当然不止。
柱:求细节!
陶:就比如在花树下下棋,品茶,论道,比谁一次握住更多的花瓣;他特别喜欢拆我发髻,美其名曰梳头发,倒是越梳越乱的多;窝在他肩上小憩,一睁眼发现桃花一朵不剩挂了一树桃子……
张(笑):桃之夭夭,有蕡其实。你不喜欢么?
陶:自然是…喜欢的。
39、曾经吵架么?
40都是些什么吵架呢?
41 之后如何和好?
陶:贫道一向是不吵架的。
张:贫道也一向是不吵架的。
柱:为什么我整根都在发毛?
42 转世后还希望做恋人么?
陶:再回首是百年身,来世性灵淼淼皆成幻梦,只惜今朝,不求来生。
张:你们这帮真灵小娘子们不是已经想了一堆”私定终身后花园,落难张生中状元“了么?还有,始乱终弃娶公主,小姐一怒和丫鬟跑了又是什么?
柱:咳咳,后面那啥一般都是壶娘子的爱好我啥都不知道!
陶(忍笑):是贫道管教不严。
张:真人以何偿我?
柱:下下下一问!
43 什么时候会觉得自己被爱着?
44 您的爱情表现方式是?
陶(托腮):一起抓妖,用你们的话说叫建动物园?补满图鉴?
柱:我想知道妖的心理阴影面积。
张:它们也就这点用处了。
45 什么时候会让您觉得“已经不爱我了”?
张:不会。
陶(微笑)
柱:我明白了……
46 您觉得与对方相配的花是?
张:桃之夭夭,宜室宜家。
柱:这个毫无悬念,陶真人呢,请问张真人是食人花么?
陶:…哪里,张道友温文尔雅,若以花论,还是玫瑰最好。
柱:等等九州有玫瑰?!有桃花我还能理解玫瑰是个什么妖!
张:我种出来了很奇怪么?
陶(笑):他在我这里种了一片,专门欺负灵禽用。
柱:张真人您芳龄几何?
张:我送我的,你有意见?
柱:岂敢岂敢。
47 俩人之间有互相隐瞒的事情么?
陶:有些事情总是心照不宣,不需多问。
柱:我就问下万一哪一天清羽和溟沧站在对立面了呢?
陶:若真走到了那一步,那也都会全力以赴。
柱:这么想去不觉得心凉么?
陶:世间无不灭之国不破之家,万事流水而去,若真是道不同之时,那也无可选择。然未知生,焉知死?满目山河尚在,总能有一方天地,何必空作儿女之叹?
张(正色):同舟而渡,愿求同归。
柱:谨受教。
48 您的自卑感来自?
陶:他的资质九州皆知,谈不上自卑,难免高山景行。
张(搂腰):道友绝非妄自菲薄之流。
陶:贫道自诩未尝不能另辟新天,大道之上,何如争锋?
张(大笑):敢不从命。
49 俩人的关系是公开还是秘密的?
张:未曾刻意公开。
柱:但是该知道的都知道了吧?
此处有录音:“清羽可为天外同渡客——”
“陶掌门慧眼识珠,渡真殿主果然不同凡响——”
“哼,那陶老儿勾搭了溟沧——”
张:吹皱一池春水,干卿底事?
柱:等等剧本不对啊张真人!
陶:(笑) 你想听什么?平生书快意,狂笔写春秋?
柱:您二位的情趣我是不懂……
50 您觉得与对方的爱是否能维持永久?
陶:千载时光,已然共度。(转头)记得相逢一笑迎,碧海青天夜夜心。
张:四海九州皆同渡,愿求大道共君归!



    1#
    .⁄(⁄ ⁄•⁄ω⁄•⁄ ⁄)⁄. 回复于:2016-03-27 20:12:19
    .⁄(⁄ ⁄•⁄ω⁄•⁄ ⁄)⁄.
  • 啊啊啊啊啊看我刷到了什么?!!!!
  • 2#
    (๑•̀ㅂ•́)و✧ 回复于:2016-03-27 20:22:42
    (๑•̀ㅂ•́)و✧
  • 这画风我喜
  • 3#
    = = 回复于:2016-03-27 23:55:51
    = =
  • 这两个到底是怎样一边若无其事一边说出如此耻度爆表的情话啦捂脸!
    下文下文下文下文
  • 4#
    (,,Ծ▽Ծ,,) 回复于:2016-03-28 11:07:56
    (,,Ծ▽Ծ,,)
  • 哇 居然加了新内容 好可爱
  • 5#
    = = 回复于:2016-03-28 12:55:38
    = =
  • 唱歌……一秒出戏,23333
    • 师兄踏歌而来啥的2333
      LZ 评论于 2016-03-28 13:04:48
  • 6#
    = = 回复于:2016-03-28 13:30:04
    = =
  • 周阳廷是无辜的23333,师兄娶的是他的炉鼎不是他啦23333333333
    • 那是陶真人和张真人的情趣play哈哈
      LZ 评论于 2016-03-28 15:59:58
  • 7#
    (,,Ծ▽Ծ,,) 回复于:2016-03-29 17:22:05
    (,,Ծ▽Ծ,,)
  • 老妖精谈恋爱的氛围真是棒(๑•̀ㅂ•́)و✧
    然而一说到唱歌我就想起了撕兄结了丹回到溟沧,和人打架前唱着歌飞过来的画面惹……
  • 8#
    = = 回复于:2016-03-29 21:42:21
    = =
  • 有更新!
    真是甜得滚来滚去,张真人不愧是现代末世穿越者,经常一开口让人有错觉是在看红烧肉标志的文呢!
    话说其实资质好的是陶真人啊,书里判语是“天资奇高”,张真人反而是资质一般(见第一次结丹的丹品),以争字成就辉煌的
    • 资质的问题是陶真人的视角啊,每次见到男朋友都发现他上了一个level(其实他们就是在秀恩爱啊摔)
      LZ 评论于 2016-03-29 22:13:27
  • 9#
    = = 回复于:2016-03-30 20:56:20
    = =
  • 应该还有后面50问的吧!求下文!
  • 10#
    (,,Ծ▽Ծ,,) 回复于:2016-04-08 15:59:05
    (,,Ծ▽Ծ,,)
  • 后文呢呢呢?
  • 11#
    = = 回复于:2016-04-11 15:36:17
    = =
  • 作者求更新!
  • 12#
    福寿阴阳柱 更新于:2016-05-15 23:04:18
    福寿阴阳柱
  • 51 请问二位在双修时采取何种姿势?
    52 为什么会如此决定呢?
    53 您对现在的状况满意么?
    柱:合并一下问题,咳咳,陶真人先请。
    陶(面上浅浅飞红):清羽事务繁杂,张真人细致入微,心思周到,甚是体贴。
    柱(看卷轴):怎么听起来既奇怪又很有道理的样子(不明觉厉)
    张(搂腰):我在上面,他喜欢被我宠着,满意。
    柱:张真人你这么霸道问过陶真人么?
    陶(笑):挺好的。小娘子们不必多思,于我辈而言,情之所钟,心意相通,因而求肌肤之亲,温存抚慰,乃至辗转缠绵,交颈而卧,凡此种种,皆得平安喜乐,至于所谓“上下”之分,实在虚妄。
    张:其实就是他一开始说的意思。在我身侧,自当护他宠他,半分心思都不需动得。
    54 初次双修的地点?
    55 当时的感觉?
    56 当时对方的样子?
    57 初夜的早晨您的第一句话是?
    张(饶有兴致地玩着一枚玉简):陶掌门还请一观。
    柱(好奇):是什么是什么?难道是录像?(口水口水)
    张(挑眉看柱子):是怎么让真灵都变成男子的法门。
    柱(被口水呛到):咳咳,张真人真是……风趣幽默啊。
    陶(已阅玉简):颇为有趣(忍笑),尤其是关于渡真殿主的后宫部分。
    张:张某只取眼前一人。
    陶:陶某何其有幸。
    柱:虽然很感人但是我们的问题?
    张(扔玉简):你们这群小娘子不都写了十个八个出来了么?
    陶(拉衣服):东海一战后在玄灵岛,他来找我,飞湍瀑流,桃花灼灼,亭中论道,乃至情不自禁。如坠云端,不知所措,但凭本心。犹记他风神俊朗,举止大胆,然并不厌恶,竟觉为夙世因果。
    张(转头):本来那日真的只欲问道,想着来日方长,不可贸然行事。以明气求洞天,怎么想都荒诞不经。
    陶(托腮):为何当日道友似是蓄谋已久?
    张(凝神看去):那日桃花太盛,只愿醉眠花下。那日之后,张某方知,何为神仙快意。
    陶:不知道友接下来有何打算?
    张:张某欲多留一阵,不知真人能否收留?
    陶:陶某若是不收留,道友又当如何?
    张(笑):道友当真要始乱终弃?
    陶(突然脸红):道友自便吧。
    柱:行行行我知道你们那天之后说什么了……等等,我记得当时你们都没告白好不好!直接就开车了这样好么!
    陶:开车?
    张:骑灵禽的意思。心意相通,何须多言?
    柱:那你后来还去送簪子?
    张:那是文定之礼。
    58 每星期双修的次数?
    59 觉得最理想的情况下,每周几次?
    60 那么,是怎样的双修呢?
    柱:不用管时间单位,直接说频率就好。
    张:哪个时间段?
    柱:有几个说几个!
    陶:张真人入象相前之前难得一聚,之后可以分身相见。
    张:洞天之前见面不易,处理完俗事后方可尽欢;洞天之后多以分身相会,心念一动即可。至于玄灵岛上么,双修也是修行。
    陶:双修本求顺应本心。陶某年少时多见凡俗中不堪之事,不得已长日蓬头垢面不加修饰,只觉此事秽乱不堪。后来门派倾轧,不提也罢。直至遇见张道友,(低声)方明何为倾盖如故,何为情之所钟。绝非各取所需,更非强取豪夺,但与之一处,谈笑饮茶,便可心生欢喜。
    张(捏手):(沉声)可惜张某未早生千年,免道友之困厄。我竟不知南华行事到了这种地步,把弟子当作什么了?便是这般货色,你当时也没下杀手?
    陶(笑):前尘往事罢了,俗世之人早化黄土,那些心思不正之徒,此世无望大道不说,来生亦再无机缘。留着他们在南华,好好学一学同门之谊岂不更好?(眉眼盈盈)张真人是想来收我做徒儿么?只是当年陶某居无定所容止不堪,恐怕迎面相逢都是认不出来的。
    张(手指擦过嘴唇):粗服乱头,不掩国色,何况张某看的,从来不是皮相。
    61 自己最敏感的地方?
    62 对方最敏感的地方?
    张:我还好,他在我怀里的时候,就是春水桃花。一定要说的话,后背吧,手指划过都会发抖,舌尖尝去的时候整个都会打颤,声音软软地叫道友。慢慢舔过肩窝再小小咬几口,肌肤都是粉红色的……
    陶:道友……还有小娘子在……
    张(挥手隐去棋盘,换了坐具):真灵而已,不必在意。
    陶:这又是什么法器?
    张(抱人窝进沙发):道友喜欢拿走就是,(就着肩膀啃一口),舒服么。
    陶:(闭目)舒服。
    柱:……对不起对不起,请问陶真人?
    陶:他喜欢下棋。
    柱(蒙比):是喜欢拨弄局势么?不对,问题是……
    张:(握着陶的手,将手指纳入口中舔弄,修长的手指被染上一层水色,可以看见淫靡的银丝):明白了么?
    柱:我觉得我会被灭口。下下下一条!
    63 用一句话形容H时的对方?
    张:色授魂与,心荡神驰。直白地说就是愿常醉温柔乡中。
    陶:霸道而温柔,可以什么都不用想,把后背交给他。
    柱(吹口哨):yoooooooo
    陶(反应过来):自东海始则以腹心相托。我信他,他亦信我。
    张:(亲吻)幸不辱命。
    64 坦白的说,您喜欢双修么?
    65 一般情况下双修的场所?
    陶(笑):与张真人,自然是欢喜的。
    柱:陶真人你是我认识的那个陶真人么?
    陶:陶某与张真人相识相知,光风霁月,坦坦荡荡,为何不能出此一言?
    张:心仪之人软玉温香,自然欢喜。洞天之前多在玄灵岛,分身的话,天外布个禁制就好。
    柱:WTF!你们洞天真会玩!

    66 您想尝试的双修地点?
    67 双修前后是否沐浴?
    68 双修时有什么约定么?
    张(挑眉):哪里是我想尝试却试不到的?至于沐浴么,汤池里温泉水滑,别有一番风味。
    陶:他喜欢拉我去泡着,水里舒服。
    张:你身子太凉,总要让你热起来。
    陶(失笑):修道人不畏寒暑,张真人忘了么?
    张(抱紧):我总是要让你热起来的。
    69 您与恋人以外的人发生过性关系么?
    70 对於「如果得不到心,至少也要得到肉体」这种想法,您是持赞同态度,还是反对呢?
    71 如果对方被暴徒强奸了,您会怎麽做?
    张:没有。反对。(冷笑)欺负他的,还有活着的?
    陶:没有。反对。那陶某不介意提供些家养的小东西,让那人学一学礼义廉耻。
    张:夫人居然还真的担心这个?这么信不过你男人?
    陶:陶某亦非闺中弱女,自能了结因果。
    张:你本就是和我并肩执手之人。张某可是多得陶掌门护持,今无以为报,以身相许如何?(搂腰)
    陶(狡黠):已经许了的东西再许一回,渡真殿主好算盘。
    张:那张某只好更加勤勉些了(咬耳朵)。
    72 您会在双修前觉得不好意思吗?或是之后?
    张:不会。
    柱:显然,陶真人呢?
    陶:嗯,没有旁人的话,不会。
    柱:都发生过什么?!
    张:无事,只不过忘了告诉他其实镜灵被我锁了。他担心被看到而已。
    柱:好可怕的信息量!
    张:回头我弄个全是镜子的房间出来如何?
    陶(咬唇):张真人果然……奇思妙想。

    73 如果好朋友对您说「我很寂寞,所以只有今天晚上,请…」并要求双修,您会?
    张:打一架好了,可以保证他此生都不需要双修了。
    柱:等等这是好朋友?
    张:提这种要求的,不会是张某的好友。
    陶:找个空地关一夜。
    柱:就这样?
    张:你以为那货还能见到第二天的太阳?
    柱:等等,你们双方不互为好友?
    张:和他,怎么可能只求一夕之欢?
    74 您觉得自己很擅长双修吗?
    75 那麽对方呢?
    陶:渡真殿主果然不凡,陶某相形见绌。
    柱(不怀好意):张真人难道是业精于勤?
    张:在下前生所学,难得陶真人青眼,自然不敢懈怠。
    陶:渡真殿主法器之多出乎意料,溟沧果然底蕴丰厚。

  • 13#
    (=ˇωˇ=) 回复于:2016-05-15 23:45:30
    (=ˇωˇ=)
  • 好像知道了很多了不得的东西!该说张真人不愧是穿越者,真真是城会玩吗!
    甜甜甜,这两个是故意虐狗来的吧!那句“和他,怎么可能只求一夕之欢?”简直瞎了瞎了!无比同情柱子筒子
    张陶真是美味呀呀呀
  • 14#
    ( ´◔ ‸◔') 回复于:2016-05-16 01:09:43
    ( ´◔ ‸◔')
  • 滴,元阳卡。
    最后一句…难道是…道具play(拼命刷卡)
    • 意会意会(捻须)
      LZ 评论于 2016-07-04 22:44:52
  • 15#
    .⁄(⁄ ⁄•⁄ω⁄•⁄ ⁄)⁄. 回复于:2016-06-29 23:42:46
    .⁄(⁄ ⁄•⁄ω⁄•⁄ ⁄)⁄.
  • 张真人不愧是现代穿越过去的好郎儿,随手都可以发车(拼命刷卡
  • 16#
    墨汁意面 回复于:2016-08-11 17:23:18
    墨汁意面
  • 欢迎LZ来菠菜文库发文!菠菜的搜索功能可以搜索标题和tag的内容,无需劳烦作者在标题上再打一遍CPtag,所以擅自帮您修改了表态。最后再次感谢您为菠菜添砖加瓦!
  • 17#
    = = 回复于:2017-04-23 18:51:21
    = =
  • 突然想起这篇看了好多遍都没给回复……给太太比心!张真人太宠陶真人太甜了,陶真人说“他唱得真好”的时候我简直感觉被爱情击中……不管唱得到底怎样但是情人眼里出西施莫过于如此??就特别甜了(❁´◡`❁)简直甜到要抹眼泪……
  • 18#
    福寿阴阳柱 更新于:2018-03-05 14:21:20
    福寿阴阳柱
  • 76 在双修时您希望对方说的话是?
    77 您比较喜欢双修时对方的哪种表情?
    张(意味深长):歌不成歌调不成调处,最是销魂。能哭着求我,亦是不错。
    柱:张真人你都什么趣味摔!要节制节制!
    张:是哭着求我再来一次。他一开始总是不够放得开,要细细尝两次,才是花开正好的时候。揽在怀里,一点一点亲过去,他湿得一塌糊涂,尝起来特别可口,会无意识地蹭我,整个人都是粉红色的…….
    陶(自暴自弃地在某人肩上咬了一口):渡真殿主玩得开心么?
    张:若是不玩,真人才不会开心吧。记得贫道不过是略缓了一缓,道友便直接上了牙,(手指意味深长地擦过嘴唇),实在甜美。
    陶:张真人何时能说个“不闹你了”听听么?
    张(无辜):张某说过很多回了,道友欲打坐定也好欲品茶也好,张某自忙张某的。(缓声)是真人纵着贫道,张某明白的。
    陶(笑):陶某是该庆幸自家眼光么?
    张:不是么?
    (柱子表示自己不存在)
    78您觉得与恋人以外的人双修也可以吗?
    张:不会,与贫道无干。
    柱:什么意思?
    陶:贫道不会,但旁人如何不予置评。
    柱:这画风突变的真不适应。
    陶:两情缱绻恩爱缠绵,此天道也;若只因情欲发也,又与未开灵智之禽兽何异?
    张(握住手):张某一路逆天而上,但既然天赐真人于张某,那少不得要谢“天道”一谢了。
    陶(回握):遇道友前,陶某从未想过,能有同渡之人。
    张(在额头印上一个吻):某亦如是。
    柱:我果然想多了……
    79您对口味比较重的玩法有兴趣吗?
    张:会做一点束缚之类的,不会真的弄疼。
    柱:张真人你的技能点都点在什么鬼地方啊?这么欺负人?
    张:一开始贫道都是在自己身上试的。只是一不小心被道友发现而已。
    陶:陶某一开始都要以为道友被不明阵法所束缚,来找贫道寻解。
    张:真人的“解法”实在可口。(舔嘴唇)真人以为,是玄色的好,还是红色的好?
    陶(脸红):道友以为呢?
    张(吻眉心):自是真人最好。
    柱:我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
    80 如果对方忽然不再索求您的身体了,您会?
    陶:可喜可贺。
    柱(幸灾乐祸):渡真殿主作何感想?
    陶(继续):褪去凡身,当登门相贺。
    张(笑):神意交感,瞬息万年,此间风味,当与真人共品。
    陶:张真人倒是如此肯定?
    张:君子万年,福禄艾之。(在手背上烙下一个吻)
    柱:鸳鸯于飞啊张真人,你学诗就是用来调情的么?
    张:否则呢?
    柱:…开心就好。

  • 19#
    = = 回复于:2018-03-07 09:50:01
    = =
  • 庆祝桃桃凡蜕的五问吗……下文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