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 失眠

入门第一天的晚上,未明失眠了
3 圈子: 侠客风云传 CP: 荆明 明荆 角色: 荆棘 东方未明 TAGS: 原著向
作者
杀藏 发表于:2016-03-03 16:45:03
杀藏

*荆明荆清水无差别

失眠

东方未明少有的失眠了。

在今日之前,他只是个无父无母的乡下孤儿,孑然一身从宣城漂泊流浪至洛阳,即使心怀想成为小虾米大侠那般大英雄的大志,他也没想到老天爷竟然真的让他这么快就顺利拜入了一位武学宗师的门下,踏出了他理想的第一步。回想白天发生的事——拜师礼,改口茶,依旧像做梦一般不真实。他再也不是个无依无靠的孤儿了,他有了师父、两位师兄、一位忠仆,以后师门就是他的家。他终于又有了个家。

情不自禁傻笑咧开的嘴都快裂到了耳朵根,躺在木榻上的少年辗转反侧,心情激动地根本就无法入眠。加之晚上的欢迎宴饭菜十分丰盛,流浪至今三餐不继的东方未明又是感动又是开心,一不小心就吃多了,腹中食胀,更不易入睡。

窗外虫鸣喓喓,九月时节的晚风从并未合上的竹窗外吹入房中,头脑发热的东方未明顿觉凉爽,反叫更加清醒。少年一个鲤鱼打挺,干脆从木榻上跃起,既睡不着,不如出去转转消食。

时近亥时,无月的夜空星斗密布,银汉高悬。师父师兄以及老胡的房内俱不见灯火,想是都已歇下,寂静的谷内只余虫鸣。东方未明提着小灯笼,兴奋地围着自己的屋子转圈圈,却也不敢闹出太大动静,生怕惊扰师父安枕。

对,这是他的屋子,他竟然有了属于自己的屋子!虽然仓促之下,屋中暂且只整理出了一方床铺,其余杂物尚未收拾完全,家俬亦未到位,然而这和他之前以天为盖地为席、头不顶半片瓦的流浪日子相比,已经叫他感激涕零不已了。

他真的不是在做梦。突然之间他就多了四位亲人——师父道骨仙风,大师兄温文儒雅,老胡深藏不露,只是那位二师兄……看起来还真是不太好亲近的样子。

回想起那把刀架在自己脖子上冷冰冰的触感,未明不禁打了个激灵,缩了缩脖子。说也奇怪,他还以为逍遥弟子都该是像大师兄那般丰神俊逸、人品出众,但为何这位二师兄的气质竟与大师兄截然相反。『荆棘』是个奇怪的名字,而他这位二师兄真真人如其名,给他的第一印象便是浑身带刺、性情粗暴嚣张,竟然还敢还嘴顶撞师父咧!

隐隐之中,荆棘那副桀骜不驯的架势,反倒是叫东方未明更记在了心上。提醒自己千万不要没事招惹对方的同时,未明暗暗也起了好奇心,为何这二师兄竟似带着一种与逍遥谷格格不入的违和感?就比如晚餐的时候吧,师父夸奖歼灭了陕北十三雁的大师兄已可独当一面时,二师兄看起来似乎就不太高兴,然而除了自己又并没有其他人注意到这一点。若说师父与大师兄之间简直可以用父慈子孝其乐融融来形容的话,二师兄那边则竟似隔着一份疏离感。从小算是吃百家饭长大的未明,于这上头甚是敏感,他直觉地感到,这位二师兄,有些不一样。

无论如何,这才是入门第一天,往后他有的是机会慢慢了解这位奇怪的师兄。而且横竖有大师兄罩着,也不怕二师兄真的会欺负自己。思及此,东方未明又不自觉地吃吃偷笑起来,他太高兴了——从今往后他不再孤苦无依,他有了师父,他有了师兄,他有了家。

“啐,贼头贼脑的,傻笑什么呢。”

“哇!!”头顶上突然传来的声音,吓得未明差点扔掉了手中灯,烛火摇晃了好几下,才随着受了惊扑通扑通乱跳的小心脏一起缓回来。

“二、二师兄?!”东方未明寻声抬头望去,只见荆棘嘴中叼着草,单腿盘坐在他屋外一颗大树的高处树枝上,另一只脚晃晃荡荡——简直就是个痞子嘛——未明不禁腹诽道。那只怕比自己也年长不了一两岁的褐发少年,以一种饶有兴趣的眼神俯视着自己,好像真的是来抓贼似的。那双即使在暗夜中也炯炯发亮的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直叫未明心里发毛。

谁是贼啦!我是一脸聪明相,那是机灵、机灵!才不是贼头贼脑!——东方未明很想这样吼回去,白天厨房中被二师兄说贼头贼脑时他就很想反驳了,没想到这大半夜的居然还会再撞见荆棘一次,而荆棘又一次这样形容他,可叫他不服气了。

等等,说好的不要招惹他呢!东方未明赶快提醒自己冷静下来——我可不想入门第一天就被上头的师兄砍死呀。只不过,话虽这样说,但未明倒不觉得自己真怕了荆棘,相反地,相仿的年纪,又一副痞样,虽说也是师兄,但和自己敬重的大师兄完全不同,荆棘反倒叫他生出种莫名亲近感。

“嘿嘿,没什么没什么,我睡不着,出来随便逛逛。”东方未明挠了挠头,讪讪道。

“一个人对着个屋子绕来绕去嘿嘿傻笑,你这里是不是有问题?”荆棘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示意未明脑袋有病,气得东方未明想即刻回嘴‘你才有病’。不知为何,东方未明发现自己竟难以抑制想同荆棘顶嘴的冲动。

“那二师兄你也有问题,大半夜的你为什么也不睡觉?”不仅不睡觉,还爬到我屋外的树上蹲点,也不知暗中窥视了多久,真当我贼一样防呢这是?——嘴比脑子快了半拍,话一出口未明就恨不得赶快咬掉自己的舌头,完了完了!

“哼。”荆棘许是没料到他有此反问,竟愣了一愣,才道:“我正练功,见你小子鬼鬼祟祟,才过来看看。”

大半夜的练功啊?东方未明莫名地突然联想到那些昼伏夜出的虎豹之属。又见荆棘并未见怪,反而正经答了话儿,未明的胆子渐大了起来。

“我才没有鬼鬼祟祟。就是晚饭吃多了,那个,不消化嘛,才睡不着。”

“啐,饿死鬼投胎。”

“……呃,也可以这么说吧,这是我大半月来吃的第一顿饱饭,老胡的手艺真好!”

“…………”

“说到这个,二师兄,晚饭的时候你好像不太开心呐?”难道是因为这样才大半夜跑出来练功散心吗?

“!!!”

荆棘的表情顿时一僵,眼中闪过讶异,完全没意料到一个刚入门的小师弟竟能体察到他自以为掩藏很好的情绪变化,要知道早几年他还未曾刻意隐藏时,师父师兄都从来没有注意到过他的心情起伏……啐,一个才入门的臭小鬼懂什么!

“要你多管闲事!”荆棘突然啐掉口中草根,咚的一声从树上跃下,吓得未明以为这下真说错了话惹了对方生气,却不想立定后的荆棘指着他的鼻子恶狠狠地又道:“还不赶快去睡觉!明日一大早老头子就要教你练功,你可别想赖床!”

咦?

“是、师兄!我马上去睡!”

少年乍了乍舌,说罢立刻一阵风似地跑回屋内,熄了灯跳到榻上,扯过被褥要盖时才想起逃得太急忘了带上门。

“啧,小孩子就是小孩子,门都不知道关。”然而砰的一声,房门它却自己关上了,当然,从响声来判断,它应当是被某人踹了一脚关上的。

嘎,这个二师兄好凶恶——东方未明抱着被褥翻了个身——不过嘛,也许他的二师兄并非当真如面上表现的这般凶恶哦。

未明紧了紧被子,想起先前他与老胡收拾这间屋子时,是荆棘扛着这床棉被送进屋扔在榻上,又一脸别扭地问了老胡还缺些啥要紧的用度物什,不时便又扛了那些日用品来,全数扔给他。然而老胡那句‘二少爷也像个师兄了’还没说完,荆棘便一溜烟地跑得没了影。

嘿,也不知道谁才是小孩子。

东方未明抱紧了被子贼贼偷笑。这是他十六年来最开心的日子,而来日方长,他就不信将来搞不好和二师兄的关系。

这样想着,原本失眠的少年很快便带着幸福的笑意陷入了梦乡。

-完-

    1#
    .⁄(⁄ ⁄•⁄ω⁄•⁄ ⁄)⁄. 回复于:2016-03-03 20:59:55
    .⁄(⁄ ⁄•⁄ω⁄•⁄ ⁄)⁄.
  • 好喜欢这样的未明儿和恶师兄
  • 2#
    .⁄(⁄ ⁄•⁄ω⁄•⁄ ⁄)⁄. 回复于:2016-03-04 00:46:30
    .⁄(⁄ ⁄•⁄ω⁄•⁄ ⁄)⁄.
  • 这种感觉真好
  • 3#
    = = 回复于:2016-03-05 10:29:57
    = =
  • 这种温暖的感觉,太棒了……
  • 4#
    (,,Ծ▽Ծ,,) 回复于:2016-03-07 02:36:12
    (,,Ծ▽Ծ,,)
  • 会嘎嘎叫的未明好可爱XD好久没看到这个语音辞了
    这未明怎么这么容易满足呢~这么点事就要抱着被子偷笑,那往后的日子不就要笑裂嘴了(,,Ծ▽Ծ,,)
  • 5#
    (=ˇωˇ=) 回复于:2017-01-08 18:26:32
    (=ˇωˇ=)
  • 未明浩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