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还要我怎样

涉及到出轨 不能接受不要看
1 圈子: RPS CP: 青宇 角色: 王青 冯建宇 TAGS:
作者
秋殁_Gounsa 发表于:2016-02-22 01:30:51
秋殁_Gounsa

chapter 1

  周末的北京机场来来往往人群熙攘,国内到达出口聚集了一群年轻的姑娘们,无一例外的戴着口罩拿着相机,有几个举着明晃晃的灯牌不时向里探着。机场的安保人员看了看这阵势凑近了一个举着灯牌的姑娘身旁,指了指他手中未亮起的“宇”字灯牌。

  “请问你们这是接哪个明星啊?”

  “冯建宇!”姑娘周围的人抢先回答了问题,随后又紧张的盯着机场的屏幕,生怕错过了降落的信息。

  “哦!那个演员啊!我知道了。”保安点了点头转身走到了安检门口,开启了手中的对讲机,“喂,T2到达行李转盘位置需要多派几名保安,今天有演员下机。”

  

  “尊敬的女士们先生们,由上海飞往北京的中国国际航空公司飞机还有五分钟就要降落北京首都机场,请调稳座椅收起小桌板系好安全带,为保证降落安全需关闭所有电子产品...”

  “宇哥,快降落了,醒醒。”徐梦推了推一旁戴着耳机眼罩睡的正香的人,拿过他的ipod按了关机。

  “到了?”冯建宇摘下眼罩,从黑暗到明亮一时之间不能适应只好眯起了双眼。

  “还有五分钟降落。”

  “谁接我们啊?”

  “公司派了保姆车来,一会儿你是回家还是?”

  “去公司吧,估计机场还会有挺多人的。”

  “不过今天周六,青哥可能不在公司。”

  “没事儿,回头等人没了我就自己开车回家。”

  徐梦是冯建宇身边的助理,从王青六年前开了自己的公司签了冯建宇的那一刻这个人便被王青派到了他的身边,转眼便跟了他这么多年。

  冯建宇此次去上海拍戏一走便是一个月,本是经纪人周曼和徐梦两人一起跟着他,没想到在到上海的第三天周曼接到了家里的电话说是出了急事,冯建宇放她假给她充足的时间处理,可这一处理直到冯建宇回北京,周曼都没有解决完家里的事。

  而王青因为北京的连档主持节目没能去上海探一次班,两人在一起了七年时间,早就没有了当初腻腻歪歪的热情,两个男人恋爱起来总是干脆利索。每天见面也无非是那些油盐酱醋节目通告,忙碌起来或许连一个电话都没有,可彼此理解也彼此庆幸着伴侣不是一个矫情的女人。

  飞机已经降落多时,待停稳后冯建宇才不紧不慢的走出了机舱,出舱的那一刻便已有粉丝举起了相机对着自己,冯建宇心下叹了口气却还是微笑着和这些跟机的粉丝打着招呼。

  徐梦跟在后面掏出手机,打开短信给自家老板发了条信息。

  【青哥,宇哥回来了。】

  避免被人看到徐梦发完便谨慎的收起了手机,而冯建宇已被堵到了行李转盘的位置。

  也许是一个月不曾见面,而冯建宇本身也不怎么热衷发微博,这些粉丝想念的紧了接机的便比往常更甚,徐梦走到冯建宇身旁踮了踮脚凑到他耳边,“宇哥,我们先走吧,行李一会儿我找人来拿。”

  冯建宇看了眼这里围城一圈的粉丝,顺势瞟了一眼关外,那里举着灯牌的拿着相机的粉丝更多,他对着徐梦点了点头,两人便不再等行李径直走出关外。

  等冯建宇上了保姆车才真正的松了一口气,掏出手机开机,快捷键按了两下便传来了等待的滴声。

  “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偷摸干啥呢不接我电话。”冯建宇低声嘀咕了两声便收起了电话,对着驾驶座的司机吩咐着,“先去趟稻香村。”

  

  王青的手机就在他的床头,嗡嗡的响声不大足以被其他声音掩盖住,比如那些不该有的呻吟声。

  “啊哈...王总...你慢点...”

  王青逼着眼睛闻着女人的发香,手在人柔软的躯体上游走着,身体的动作却没有因为对方的求饶而改变。

  不大的休息室充斥着性爱的味道,此时却参杂了女人的香水味。

  

  王青的大助理夏云敲了敲总裁的办公室却发现并没有人回应,便敲开了一旁秘书室的门,“小刘,王青呢?”

  刘巧刚接到徐梦的电话说冯建宇回来了,张皇无措之时被冷不丁问了一句吓得丢掉了手中的笔。

  “云...云姐啊...”

  “你咋了,王总呢,我找他有事。”

  “王...王总...身体不舒服...在休息室呢。”

  “哦好,我去休息室找他。”

  “别别别!”刘巧猛然间站起来拦在了夏云面前。

  夏云看着她心虚的样子意识到她隐瞒了什么事,便步步接近逼问她,“说,怎么回事?”

  “王总...王总中午和金筱婷吃饭去了然后喝了点酒...现在...现在在休息室...”刘巧说到最后涨红了一张脸。

  “啥?!你怎么不拦着他点!”

  “我...我咋能拦住他啊...”

  “大宇知道非宰了他不可。”

  “云姐...刚才梦梦给我打电话,说宇哥已经回来了,在来公司的路上...怎么办啊...”

  “我不管,他自己做的孽让他自己收拾去!”说完夏云便气喘吁吁的离开了秘书室。

      夏云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犹豫了几分钟最终还是给徐梦打了电话,“喂,梦梦,你想办法让大宇回家别来公司。”

  “云姐,已经晚了,宇哥已经坐电梯上楼了。”

  “......那就让王青自求多福吧。”

  刘巧在夏云走后便一直站在总裁办公室,生怕冯建宇出现推开那扇门。他担心的终究还是发生了,冯建宇拎着稻香村的糕点盒一路跟值班的员工打着招呼,最终上电梯到顶层远远的便看到站在总裁办公室的刘巧。

  “嗨小刘,好久不见啊。你们王总呢?”

  “王总...王总正在谈事,所以不太方便...”

  “啊没事,我放个东西就走。”

  刘巧还没来得及拦住冯建宇,他便已经推开了门。

  以为王青会坐在办公桌前,结果冯建宇一进门却发现空空如也的办公室,哪来的半个人影更别说谈事。

  “他去哪谈事了?”

  “王总他...他...”

  “什么声音?”

  冯建宇听到了微弱的人声和喘息声,他把糕点盒放在办公桌上,四下里寻找着声音的来源,最终将目光落在里内紧闭的休息室。

  他一步步靠近那扇门,越贴近他听的越真切,那是他再熟悉不过的王青的喘息声和女人微弱的呻吟声。

  他觉得自己的心脏从未像今天这样跳动过,一声声像是要跳出心脏,他抓住了冰冷的门把手,按下,开门。

  床上的男女听到声响纷纷看向门口,女人尖叫一声用杯子遮掩着自己赤裸的身体,王青则是慌张的不敢去看此时的冯建宇。

  刘巧默默的走出了总裁办公室,只留冯建宇一个人站在那扇门前,一时间空气中只有彼此喘气的声音。

  冯建宇觉得自己像是喝醉了一样,那种冲击感生生的撞击着大脑,让他放弃了思考也放弃了愤怒的挣扎。

  “大宇,我...”

  “怎么不继续了?继续啊。”王青刚开了个口便被冯建宇打断,面前是王青从未见过的冯建宇,他突然后悔自己居然做出这等混蛋的事。

  “滚!”王青对着床侧的金筱婷压低了声音怒骂着,金筱婷拽着床边的浴巾和衣服委委屈屈的看了一眼王青走出了休息室。

  “你想说什么,我听着。”

  王青没想到冯建宇会是这种反应,他在和金筱婷纠缠不清的时候就曾担忧过,若冯建宇知道了他会是什么反应,或许是愤怒的,悲伤的或是冲过来以男人的方式揍自己一顿。可是他没有,他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那双王青最喜欢的眼睛不带任何温度的看着他,看着自己的爱人和一个不相干的女人赤裸相对。

  一时之间王青竟什么解释的话语都说不出口,他不敢看冯建宇的眼睛,只好低下了头,“对不起,大宇。”

  “分手吧。”

  

  

  TBC
  

  
  
  

  

  

  

  

  

  

    1#
    秋殁_Gounsa 更新于:2016-02-22 02:51:28
    秋殁_Gounsa
  • chapter 2

      王青张了张嘴终究是什么话都没能说出口。

      金筱婷是王青半年前签进公司的,十六岁就拍了几部广告以清纯靓丽的形象颇受好评,去年因为和冯建宇合作了

    一部民国剧而被王青认识,那时她刚二十出头虽是配角却也衬得光彩照人。拖了夏云联系了她的助理明里暗里透露出

    王青想签下她的意愿,而那时这圈里能被王青亲自看上的却寥寥无几。新出道的艺人无人不知王总的公司自六年前创

    办便如日中天,开张的第一天签下了当时网生代小鲜肉冯建宇,那之后凭借着王青对资源的独到眼光和冯建宇自身的

    不懈努力,第二年一部古装剧后冯建宇便跻身当红小生之列,而王青的公司则一炮打响。几年过后王青的手里已有不

    少的当红艺人,所有人都知道这个年轻的总裁有着毒辣的眼光,被他看中的人或节目终会大红大火。金筱婷意外的收

    到了来自王青的橄榄枝,她的助理则立刻亲自到公司商谈签约事件。

      而王青看中她的不过是那一双澄澈的眼睛,虽然没有和冯建宇相同的泪痣却同样能在那双眼里找寻到某种情感和

    力量,王青突然觉得看着这个女孩儿仿佛就能找到一点青春的记忆,虽然年代不算久远却已翻天覆地的过去。

      刚进公司的金筱婷本本分分,做一个新人该做的也努力为自己争取着机会,偶然的几次酒会王青会捎带上她,而

    那时金筱婷发现,他面前的王总总是透过她的眼睛望向另一个人。

      冯建宇和王青的关系在这个圈子里并不是秘密,但没有人戳破也没有人去打破这个平衡,自然也没有人特意的去

    说这两个男人已经在一起多年,公司上下的每个人都心照不宣唯独除了新来的这几个,其中就包括金筱婷。

      王青已鲜少在公众出现,只是偶尔接一接主持的通告,在各大颁奖晚会上露一露面,所以二十出头的金筱婷并不

    知道七年前在网络上炒的沸沸扬扬的青宇夫夫。

      王青喜欢她清纯干净的样子所以有意提拔,坏就坏在金筱婷有个老练的助理,她不是不知道王青和冯建宇的关系

    ,但为了彻底能抱上王青这根大腿,她有意无意的开始撩拨着金筱婷,告诉她王总或许对你有意思。

      而在金筱婷心中,将近三十岁的王青无遗是这圈子里最让她憧憬的钻石王老五,长得够帅又多金,虽然偶传绯闻

    却这么多年来没有伴侣,而王青的频频提拔无遗是最强劲的一剂药。

      纠缠发生于三个月前,那时的王青和冯建宇因为鸡毛蒜皮的一点小事吵得不可开交,或许是生活没有了激情,或

    许是对彼此都有了厌倦,又或许是因为那该死的七年之痒。本来属于双鱼座的浪漫却逐渐变成了浪费,处女座让人觉

    得可爱的较真也变成了唠叨和拉不回的牛角尖。往常可以包容一切的脾气却因为乱放了一只袜子而责备,倒不知是洁

    癖日益严重还是忍耐度日复一日的下降。原本的相拥而眠也在疲惫不堪时变成背对背拥抱,甚至上一次坐在一起吃饭

    都要追溯到三个月前,越来越少的交流连性爱都变得索然无味。

      那时的王青暴躁的像一头狮子,冯建宇也不再给他捋顺毛发而是硬生生的对着干,两人都进入了瓶颈期,王青选

    择隔三差五的住在公司而冯建宇则用忙碌当借口甚至连公司都鲜少踏入。

      那时的总裁办公室终日烟雾缭绕,本已减少抽烟的王青却一根接着一根的吸烟,仿佛那些烟草足够麻痹他的大脑

    。敏感的小女生很快就发现了老总的不寻常,在没有通告的日子里温柔体贴的为王青准备亲手做的餐食,王青深知这

    个女孩子的想法却没有拒绝,一方面是久违了有人贴心的感觉,另一方面则是试探冯建宇会不会吃味。

      王青的心里有底线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他也知道虽然和冯建宇吵架冷战却不代表已经没有爱情了,那只是

    时间的副作用或许加以调剂就能改善,所以他在冯建宇去上海拍戏前跟他说,等你回来我们两个出去走走,权当放假

    。冯建宇答应了,而上海拍戏一走就是一个月,这一个月金筱婷几乎形影不离的跟着王青,她的助理在耳边煽风点火

    希望她早日能爬上王总的床。

      王青那天中午是带着金筱婷出去应酬,几千万的合作大案子不得已自己上阵喝酒,最终脑袋迷迷糊糊的被金筱婷

    带回办公室。本来金筱婷想借机进王青的家门,可就算醉酒的王青也不肯轻易说出地址,无奈之下只好送回公司。而

    她一路搀扶王青到休息室便一路听着他嘴里不停的叫着大宇,大宇。

      金筱婷以为这是王青喜欢的女孩子名字,却全然没有往冯建宇身上想,只是细细的思索着有哪个姑娘名字里带了

    雨字。王青在迷糊之间以为冯建宇回来了,借着酒劲儿拽着人不让走,金筱婷见王青这个样子便盘算着或许这次就是

    一个机会。

      她如愿以偿的上了王总的床,却不曾想过,这个举动不仅断送了自己的钱路,连前程也一并封杀。

      所以当她看见冯建宇闯进来的那一刻突然间明白,王青口中的雨原是冯建宇的宇。

      惊讶之余便听到了王青那声怒不可遏的滚字,也终是知道,这个名叫王青的金主不是什么人都能爬的。

      金筱婷的助理在第二天便收到了违约通知,连带合同内标识的赔偿金支票一并送到了她手中,在助理不解的眼神

    下金筱婷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而助理仿佛不死心一般想再见王青一面却连公司的大门都没能进去。

      也是那天之后,她遭到了王青和冯建宇两方的封杀,一时之间娱乐圈内无人再敢和她牵扯上什么关系,金筱婷这

    颗本刚升起的新星从此黯淡了下去。

      

      

    -TBC
      

      

      

  • 2#
    秋殁_Gounsa 更新于:2016-02-25 01:08:13
    秋殁_Gounsa
  •    Chapter 3

      冯建宇是意外的也并不意外。

      他是王青的枕边人,从四年大学同学开始至今相识已有十一年之久,王青的任何举动都逃不过冯建宇的眼睛。何况身为一个处女座,生性敏感,从王青时不时躲避着他接着电话开始,有些事就已经有了苗头。

      冯建宇不是不知道,他不信。

      不想信。

      或者说从他亲眼看见王青和一个女人赤身裸体纠缠在床上之前,他都选择不知道。

      冯建宇不傻,他知道王青爱他,那些珍惜的点点滴滴都在脑海中放映着,可他同样也不是什么大度之人。他小气到每一次和王青不同的路线都会蹙眉,每一次看到他身边徘徊的人都会别扭,甚至多给别人一个笑脸都像是要紧紧窒住他的喉咙。

      他不能说。

      他清清楚楚的知道他是一个男人,一个做事从不拖泥带水的男人,所以当他面对背叛的时候,却什么都不能做。

      他不能叫不能喊不能哭不能闹,只是静静的看着。

      他闻到满屋子性爱的腥膻味,也闻到了那退散不去的酒气,以及不容疏忽的香水味。

      他知道,走到今天这一步,两个人都有错。

      冯建宇离开总裁办公室后徐梦便给刘巧使了两下眼色随后紧紧的跟着他,一直跟到地下停车场,他径直走到最里面的位置停到一辆黑色的英菲尼迪旁,那是王青在他几年前生日时送给他的礼物。

      当初的三环房子,一辆跑车,劳力士手表都已渐渐兑现,可如今他却看着这曾经恩爱的痕迹,钝痛的说不出话来。他点了一颗烟狠吸一口,像是把烟草里所有能麻痹人神经的成分一股脑吸食进大脑。

      “宇哥...”徐梦清清楚楚的看清了办公室的那一幕,此时的她甚至连安慰的话都说不出来。

      冯建宇仍旧一言不发的抽着烟,等察觉到手指的灼烧感才发现一根香烟已经燃尽,他随手扔到地上用脚底捻灭那些星火,仿佛能捻灭压在心头的怒火。

      是的,怒火。

      他想他终究是个男人,纵使委屈承欢也想在此刻实实在在的揍上王青一顿。

      你是老子的男人竟敢出去沾花惹草宇哥切烂了你的屌!

      要是放在五年前,或许冯建宇就这样做了。可现在他也累了,他突然意识到,那所谓的七年之痒,或许真的存在着。而且越挠越痒,就算挠出血道子挠的血肉模糊可能也不会得到解决。

      他从外衣的兜里掏出车钥匙放在手心看了几眼,随后手掌张开向下倾倒,钥匙应声而落在空旷的停车场传出声响。

      “把我这三天的通告推了,之前我留在机场的行李你不用管了我自己去拿。你不用跟着我,我没事。”

      他拽了拽自己的衣服领子,对着徐梦嘱咐一通后迈开长腿离开了。

      徐梦蹲下来捡起被冯建宇扔到地上的钥匙小心的揣进了自己的包里。

      冯建宇出门拦了辆车直奔机场,他走的匆忙没来得及带口罩和墨镜,那么一张脸就暴露在外让司机忍不住多看两眼。

      “机场T2。”

      “好嘞,小伙子我瞧你眼熟,像...像个演员。”

      “是嘛?我妈也说我长得像演员。”

      “好像...前两天我还看着那个电视剧来着,叫什么来着....啊!冯建宇,我闺女可喜欢他了。”

      “哈哈我也看过。”冯建宇偏了偏头装作看着风景。

      “哎呀我闺女啊,可喜欢他了,墙上挂的海报都是他,啊对,还有另一个小伙子,俩人一起的海报,还写着什么....青宇。哎呀现在的孩子啊,我是跟不上咯。”

      冯建宇愣住了,自从六年前王青开了公司转了幕后,俩人就鲜少一同出现在公众视野里,更别提有双人的写真海报。两人活动减少让当初的cp粉们一度心伤,死死地守着当初的十年之约,渴望着两人能再度聚首同台。当初在台下疯狂的喊着青宇的粉丝们多数从学生步上了社会的正轨,因为时间太久,久到冯建宇差点忘了,还有这么一群人在等待着他们。

      想到这里,冯建宇的眼泪险些夺眶而出。

      之前他曾和王青半开玩笑的说着,过几年的十年之约是不是真的打算公开啊。

      王青紧紧的握着他的手说只要你想我就陪你面对所有的一切。

      那时冯建宇被感动的一塌糊涂,如若不是困难重重他实在想光明正大的牵着王青的手走到台前向大家正式的介绍,我们在一起了。

      年少时稚嫩无法保护爱人,时间会带给自己那些坚强的堡垒和信念。

      可时间同样会带来伤痛和无法姑息的背叛。

      这次恐怕是,要让大家失望了。

      在司机师傅的唠叨下冯建宇终于到了T2航站楼,他付了钱道了谢,去售票窗口买了一趟最早飞哈尔滨的票,又在托运处办理之前行李的托运,踏上了回家的路。

      他想,这三天,就当是给自己放假。

      现在的脑袋像毛球一样滚做一团,他想,妈妈的身边总是最坚定温暖的。

      离家这么多年快三十岁的男人,此刻,却无比怀念属于妈妈那个温柔的怀抱。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