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逍遥谷二三事

*cp有:傅任 燕陆 谷紧 荆蓉 丹青x书生,bg恋人未满望版务高抬贵手。未明不知道和谁cp边写边看…?
作者
亩产一碗半 发表于:2016-02-21 02:20:57
亩产一碗半

1.
逍遥谷不是个山谷,是一帮艺术狗的人体写生胜地 。
这个意思是,逍遥谷是个教室。

该教室是F大绘画系标志性产物,以收留野生素描爱好者著称。这意味着逍遥谷里常年出没的有一半不是本系学生…比如烹饪转刑侦的王蓉女士(并不知道怎么想的)、念金融学的燕宇先生、气象悍匪傅剑寒同学、政经学院名人萧遥同学等。

正经八百的美术生算下来也就那么几个。逍遥谷常驻教授道号无瑕子,自称谷主。老人家门下有仙音书生丹青三个博士。当然都不是本名,是和恩师一脉相承的道号…上一波弟子都省心,于是闲暇之余又收了谷月轩荆棘和东方未明三个小徒弟。老爷子收徒之初欲赐道号而遭到二徒弟强烈反对,师门传统不幸夭折。


2.
逍遥谷因为一年四季需求裸模,一年四季都温暖如夏。

冬天暖气开得最足的是这里,所以任剑南自从走错过一次门之后,每逢降温都来取暖。

这天傅剑寒从野外勘测回来,北地山头的白毛风将他活生生冻成一条人棍。好不容易到学校,傅剑寒跳下车就往逍遥谷跑。东方未明,荆棘,任剑南和谷月轩刚好都在,围在一起画大卫的头。屋里实在太暖和,东方未明和荆棘都脱得只剩一条裤衩。谷月轩也穿着背心牛仔裤,头发在背后扎一个马尾。当傅剑寒全身哆嗦地呼啸而入,带起一阵零下十几度的罡风,作夏天打扮的三个人顿时打了个寒颤。

“谷兄荆兄未明兄,对不住~”开始解冻的傅剑寒愉快地同一室男体打招呼,觉得凉气嘶嘶往外冒。他看看荆棘又看看未明,再看看谷月轩,赞美道:“你们玩得太刺激了。”

“傅兄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东方未明把笔一丢,狞笑着扑上来扒傅剑寒裤子:“快,也让兄弟们爽一爽。”

傅剑寒解冻完毕,捂着腰带腾挪躲闪,眼尖看见了阴影里还在状况外的任剑南,一边往他身后躲一边说:“东方兄!你怎么好当着这位兄弟的面让在下衣不蔽体!世风日下!几天没进艺术楼,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任剑南端坐在逍遥谷特产小板凳上,迷迷糊糊露出一个茫然的微笑。他还穿着白衬衣和熨烫平整的米色西裤,只解开领口第一颗扣子。作为整间屋子里衣服最整齐的人,任剑南竟然染了一头泛蓝的浅灰色头发。好看当然是好看的,又有点不伦不类。

谷月轩走过去对任剑南说:“那是学气象勘测的傅剑寒,未明的朋友,常来这边玩。我们都和他胡闹惯了,你别介意。”

“不,没事…”任剑南抿抿嘴唇,“谷大哥,我差不多也该回去了,专业课还有作业要忙。”

谷月轩拍拍他肩膀,又去和荆棘讲话。任剑南放下画板,去更衣室拿了自己衣物。

傅剑寒和东方未明终于折腾完毕,此次切磋不分胜败。傅剑寒成功保住裤腰带,而东方未明扒光了他的上衣。

两人闹出一身汗,傅剑寒又饿又渴,翻箱倒柜地找吃的。未明也灌了几口水,重新拿起画板。他四下张望,才发现任剑南不见了。

“哎?任兄回去了吗?”

“是啊。”荆棘咬着笔杆说:“人家是回去写作业,老头子的功课你做完没有啊?”

“这位壮士不是你们系的?”傅剑寒蹲坐在刚刚任剑南坐过的地方,随手拿起他的画看起来:“画得真好。”

“任兄可是如假包换的文学院才子,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我们大师兄的竹马。”东方未明也搬凳子坐过来,对着任剑南的画啧啧称赞:“这水准考本系足够用了,怪不得师父老想挖任兄给我们当师弟。不过任兄是不会来的———你知道为什么吗?”

未明等着傅剑寒问,傅剑寒也被勾起了兴趣:“为什么呢?”

“不告诉你。”未明说。

于是傅剑寒吃掉了他打算画静物的苹果。


tbc

    1#
    = = 回复于:2016-02-21 04:06:16
    = =
  • 很幽默,好玩,期待后续!
  • 2#
    亩产一碗半 更新于:2016-02-21 12:56:00
    亩产一碗半
  • 3.

    逍遥谷新生代大师兄谷月轩,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被文学院美人曹姑娘称为心中的明月。

    江湖传言这位某曹姓古文字教授家的千金曾不惜为谷月轩缝扣子绣手帕,为制造巧合千里送速写本…可惜她本有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谷师兄三年下来都对曹姑娘不冷不热,以致于某次文学院集体醉酒事件中曹姑娘在广场上大唱都是月亮惹的祸,让逍遥谷在F大狠狠火了一把。

    “我觉得曹姑娘用力完全用错了方向。”东方未明一脸深沉地对傅剑寒控诉,“如果她肯每周为大师兄打几次饭,我们全逍遥谷以身相许。”

    “壮哉。”傅剑寒越过未明肩头看去,打饭队伍茫茫然不见尽头:“一食堂麻婆豆腐名不虚传,引无数英雄竞折腰啊。”

    “按照萧兄的说法,这位掌勺师傅祖上肯定出过御厨。”未明仇恨地瞪着无穷远的长队,扒在傅剑寒肩上喃喃道:“傅兄你看,在我们饿死之前会不会有一位佳人大发慈悲,救你我于水火…”

    傅剑寒长叹:“这时候谁能救傅某一命,我就嫁给她…”

    正说着未明突然觉得被戳了腰,扭头过去,气息奄奄:“陆兄,别来无恙?”

    “无恙无恙,”陆少临欢快地说,“快过来,阿南帮你和这位兄弟打好了饭,吃不吃?”



    东方未明直到坐在饭桌前那一刻神情都是恍惚的,他凝视着自己那份艳红的麻婆豆腐潸然泪下:“傅兄,什么也不说了,你把任兄让给我吧…”

    任剑南茫然地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陆少临噗地笑出来,傅剑寒一脸尴尬。

    “傅同学,不用客气。”任剑南有礼貌地对他弯起嘴角:“我是文学院的任剑南,上次在画室见过一面。”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