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 工藤限定

吃了刀片之後發個糖給自己…
1 圈子: 名侦探柯南/魔术快斗 CP: 平新 角色: 服部平次 工藤新一 TAGS:
作者
陳亭彣 发表于:2016-02-19 23:03:03
陳亭彣

感想與提醒:
吃了刀片之後發個糖給自己…入圈以來第一篇清水呢www
去年年底寫了前半段但一直沒有完成,剛好今天就是個不錯的機會吧?不過寫的不多就是了@@"
這次終於可以不用用連結直接放文了,有一種莫名的愉悅(?)


*請盡力維護同人圈和平,建立良好關係*
*同人作品ooc成分多少有,程度因人而異*
*閱讀過程中若有不適,請立即停止閱讀並離開本頁,若仍持續閱讀造成三觀崩壞、情緒暴躁等負面狀態,作者一概不負責*
*想法相同的小夥伴歡迎勾搭*






文/陳亭彣




眼前膚色較深的少年,即使看不見他的表情,卻依然能感受到那仿佛自骨子裡就喜歡自己的心情,無法掩飾的熱情與溫暖。

工藤隨著原本傾向服部的姿勢,在某次停紅綠燈時,便順勢讓腦袋靠上了那讓人感到放心無比的背,想著想著,心跳開始慢慢加速。

「咦!?工藤?」服部對於這突來得動作,第一時間並不覺得這是工藤想撒嬌還是什麼的,而是擔心起那剛恢復不久的身體。




工藤在上個星期吃了灰原新做的解藥,二十四小時之後,雖然感到一陣劇痛,但並沒有因此變回小學生的身體,只是在一旁不斷地冒著冷汗,服部擔心工藤的身體,便沒搭新幹線回大阪,直接在阿笠博士家住下來。

相隔還不到二十四小時,服部就聽到工藤在房裡痛苦大叫,連忙衝上樓,一開門就看見工藤面色蒼白的倒在床角邊。

看情況是工藤痛得從床上滾下來的,工藤手裡緊緊抓著被單,床面上的被單被撕出一道裂痕。

服部抱緊了正全身抽搐的工藤,手掌在那溼透的背溫柔的撫著,心中卻滿滿都是說不出的焦急。

灰原曾說過,這次是新的解藥,數據改了很多,可能特別有效,也可能特別沒效。解藥雖然稱為解藥,但不一定能讓身體恢復原狀,即使恢復原來的身體,會有什麼副作用都很難說,也許吃完就一命嗚呼了也說不定。

細胞不斷催毀再重組,對身體是一種相當大的傷害,有極大的機率造成器官缺陷,或是免疫系統大幅下降,也可能使身體快速老化,而最壞最壞的可能性,灰原一再叮嚀不要排除在外的結局是——細胞重組失敗——死亡。

工藤說什麼都想恢復原來的身體,即使服部覺得工藤用江戶川柯南的身分和他交往也無所謂,根本不用為了他冒那麼大的險,但工藤不想自己像個小孩子一般一直單方面的接受照顧,就算服部說工藤真要這樣的話分手也可以,但工藤仍然沒有一絲動搖。

工藤似乎脫離了那種撕心裂肺的痛,呼吸變得平穩虛弱,服部對著工藤問了很多次感覺怎麼樣了,但工藤卻連開口的力氣也沒有,直接昏睡過去。

這樣的情況持續了一個星期,灰原說若是持續十天以上,工藤很有可能未來一輩子都是這個樣子了,每天固定迎接一次如被削皮刮骨的痛,接著昏睡半天,醒來後也四肢無力沒辦法做什麼事,過著比以小學生身分活著還痛苦的生活。

但灰原要服部向工藤保密這個可能性,因為工藤知道後可能還會吵著再吃其他解藥,到時候可能會真的做什麼都無力回天了。

即使工藤下輩子都是那個樣子,服部也沒打算放棄工藤。

如果工藤跑不動了,服部會停下來,即使因此追不到犯人,也要陪著最心愛的人。

如果工藤站不住了,就算是推著輪椅,服部也會帶著工藤一起去解決案件。

如果工藤連床也離不開了,那麼服部會和工藤保持通話,一起推理,說出真相。

如果工藤真的連講話的力氣也沒有了,那麼服部會把案件記得一清二楚,回家一絲不漏的跟工藤分享。

只要是為了工藤,再瑣碎、再多餘的事也不會讓服部感到心煩。




很慶幸的,在第九天時,工藤終於沒有出現那讓服部看得心驚膽顫的症狀了,所以第十天,也就是今天,服部終於可以借輛機車帶工藤出來逛逛了。

雖然灰原說了,這可能是暴風雨前的寧靜。

終於讓人安心之後,再給人重重的一擊。

每天都當成戀人的最後一天來過吧,灰原淡淡地說,看似平靜,卻還是看得出她眼神裡對工藤的歉意。

服部點點後,便上樓叫工藤準備出門。




跨上機車後,服部一直都感到一種放心不下。

「工藤?」服部聽不到身後那人的回答又多叫了幾聲,「喂喂,工藤?工藤?」

雖然有可能是昨天睡得晚,再加上身體變虛弱所以容易累,不過工藤也才沉默一下就睡著了,怎麼想也太快了。

從很久以前開始,服部心裡總是徘迴著一種不安,加上這十天的摧殘和灰原的說過的話,讓服部心裡更加慌亂,於是便順著這樣的不安又開口問了問,「喂,工藤,你還活著吧?」

已經騎了一段路,剛剛怕工藤可能睡著摔下車,便放開一隻手去抓著工藤。服部持續抱持著那樣的不安,手指滑到工藤手腕的地方,期待著工藤是否還有那一絲微弱的脈搏。

這時身後突來的溫暖伴隨著心臟劇烈跳動的聲音,服部這才終於鬆開深鎖的眉頭,減慢了機車的速度,直到停下。

工藤把自己全身的重量直接壓在了服部的背上,緊緊地貼著。

「真是笨蛋,你就這麼會擔心人啊?真會瞎操心。」

「那是因為你就是這樣讓人提心吊膽啊!還有這是工藤限定的好嗎!」

「說什麼啊... 」

服部抓緊工藤想要抽回的手,聲音突然柔和下來,「以後要是你還醒著,就應個聲吧,工藤。」

「什麼啊…喂喂…放…放開我…」

「至少就像這樣子回答我也好,」服部把那想掙脫的手抓得更緊,放到自己的胸膛上,「你看你把我嚇得到現在都平靜不下來。」

工藤一時不知道要回答些什麼,服部感覺到工藤加速的心跳便笑出聲。

「笨…笨蛋…倒是你不要給我放單手騎車啊…」

「知道了知道了,那就抓緊了,工藤。」

工藤沒有多說什麼,雙手繞過腰間,聽話的抓緊了身前的人。那個人充滿著陽光的味道,個性非常的爽朗、熱情,甚至真的可以無怨無悔的付出到像個笨蛋的程度,卻也因為這樣,總是讓自己感到心頭一暖。

「真是笨蛋。」




—FIN
16/0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