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 斗战

平行世界,逍芙梗。论灵门唯一的boss如何诱拐少清剑修(x
28 圈子: 大道争锋 CP: 风班 角色: 风海洋 班少明 TAGS:
作者
周道缺 发表于:2016-02-03 23:16:37
周道缺

或许有后续。

本文又名班少明真人的故事会。

ooc,以雷法宣泄一下体内的洪荒之力,轻拍。






少清派,清鸿宫。

婴春秋立在阶下,面上有些许忧虑之色,只一言不发地静静等候。这时,当空一道银烁剑光飞遁而来,其熠其煌,如漫漫星流,在半空一顿,化作一团清清云气落在他背后,显出一位秀眸皓齿的道人。

他向婴春秋稽首一礼,立即抬头,笑道:“师父,班师兄在何处?”

婴春秋见是大弟子冉秀书,几分无奈,摇首道:“还在殿中。”

冉秀书一奇,乐道:“掌门真人向来寡言少语,怎地这次与班师兄说了这么久?”话音未落,就被婴真人瞪了一眼,于是小声嘀咕道,“我上次请见,掌门真人可只予我寥寥数语。”

婴春秋分明听见,暗自叹了口气,心道:“班师侄落入冥泉宗之手数十年,今日却安然回返山门,也不知是如何做到的,难怪掌门老师疑虑。”正心下忖度,忽然猛地抬头,只见清鸿宫里万道银流漫漫旋回,如星簇日芒,浩大煊赫之极,一时间风云急走,万里云霾刺破,隐隐透出一种威严森然的杀机,显然是其主怒极。婴春秋与冉秀书皆是面上惊怔。冉秀书更是失声道:“班师兄……这是怎么了?”

婴春秋眉头一紧,心道:“但只要不曾背门叛师,泄露门内机密,纵使有过,也不至如此啊!”一面扬声道,“掌门老师。”

天空似闪了一闪,漫天银芒一收,奔涌而出的灵机剑流缓缓止歇,片刻后,其中传来一把深远浑沉的声音,语调微扬,显得余怒未歇,道,“都进来罢!”

两人打一稽首,正往里去,忽然听到背后一声悠长鸣啸,其掠迅疾如电,乃是一道清澈冷湛的剑芒,甫停住就走出一个年岁约三十许,黑发鹤氅的道人,目光冷锐。

他一眼扫过婴冉二人,颔首后,便将目光投向宫门口,道:“弟子请见。”

清鸿宫内一静,半晌,才道:“清辰子,你也来罢。”

他们步入内殿,抬头一瞧,只见一位道人负手立在殿中,神情严峻,面上隐隐含怒,周身银光如星点不断四溢周游,正是掌门岳轩霄。而又有一位约莫二十余岁,玄袍大袖,神貌孤傲俊雅的道人跪在阶下,此刻以额贴地,闭着双眼,似静待岳轩霄发落。

婴春秋又是一怔。而在他身边,冉秀书已率先问道:“掌门真人,不知班师兄有何过错,使您作雷霆之怒?”而清辰子亦抬眼看去,十分凝神地听着。

岳掌门眉头一扬,望向阶下跪着的班少明,冷道:“你自己说。”

班少明低头道:“弟子罪无可恕。”

岳掌门喝道:“你抬起头来!”见班少明闻言抬首,面上神情不改,依旧是孤傲执拗,又心如死灰的模样,气极反笑,转头过去来回踱了几步,道,“你想让山门如何处置你?”

班少明眼神一凝,叩首道:“弟子听凭处置。”

岳掌门霍然回头,道:“听凭处置?”整座内殿因他的怒气而震动,“少清一派自立道统以降,从未有过这等事。班少明,你这是为我少清开了先例,却教我如何处置你?!”

婴春秋此时出声道:“掌门老师,班师侄究竟犯了何事?”

岳掌门看见是他,怒气稍收,将下巴一抬,道:“班少明,你将方才所说的,自行说来罢!”见班少明欲张口,他将手一摆,又道,“你将前因后果一并说来。你做下这等事,究竟其中有何缘由,给我说清楚了!”

班少明道:“是。”他稍顿了顿,抬起头,对上了师兄清辰子的一瞬不瞬的目光,神情未变,却又低下头道,“弟子于二十七年之前离派游历,意外碰见了冥泉宗风海洋,与他斗法一日夜后,落败被擒。”

婴春秋一皱眉,问道:“风海洋?此人是何等人物,竟然能斗败班师侄?”

班少明低声道:“他言道自己是冥泉宗真传弟子。他句句话真假参半,这一句,弟子以为多半是真的。”

冉秀书插言道:“这样厉害的人物,若是为我碰见了,我可要和他斗一斗!”

班少明低着头,似轻微地笑了一下,继续说道:“他擒了弟子去,在一处秘境囚禁了数年,却未曾折磨,只是封禁了法力。至法会结束后冥泉宗传召,他暂离居所,弟子便乘隙脱了禁锢,一路向山门而来。然失了法力,剑丸被夺,只能如凡人一般乘舟船行走。不料风海洋早有防范,留了一具分身,借神通遥遥操控,即跟随而来。弟子行路他亦行路,弟子停歇他亦停歇,却只是缀上不放,并不动手擒捉。弟子疑心他另有所图,想谋算山门,便寻了一处停下,喝问他所为何事。”

他说道这里,似有些出神。婴真人细细打量着他奇异的神色,口中问道:“他说了什么?”

班少明摇了摇头,道:“他只嬉笑作态,道你等少清剑修心性纯粹,却是毫无情趣,几如木雕石塑。偏生蒙厚爱为天工精琢,如好好一尊玉像摆在这里,碎了也是可惜。”说到这里,他皱了眉,又摇了摇头,道,“他莫名其妙地说了这些,又辱及山门,弟子便斥他胡言乱语。”

冉秀书眉头一簇,眼里就显出几分怒气来,大声说道:“这的确是胡言乱语!”

班少明继续道:“他问我,你技不如人被我所擒,可是心服?弟子便道,败就是败了,你欲如何?他道,你口上服气,心里却不服,只道玄灵相争得失一子,你我输赢无关大局,此其一。其二,我当时手段百出,谋算于你,你总觉得落败只因机巧不足,论修为手段,未必弱于我辈,是也不是?”

冉秀书忍不住笑了一声,班少明看了他一眼,道,“弟子当时便道,玄魔之争,气运自然在我辈!至于你我之争,莫非你还想与我重新比过么?”

冉秀书将眼眨了眨,插口道:“他真的和你再斗了一回?”

婴春秋立刻瞪了过去,示意冉秀书住口,不料却见班少明点了点头,道:“不错。”

他一身玄袍垂在地上,大袖微动。这少清剑修身形本就风标峻节,神情孤高冷傲之极,此刻望见众人惊讶神色,班少明跪伏在地上,微阖了眼,一声轻叹,身上竟然生出别样的萧然落索意味来。

他道:“弟子不过见不得他得意狂态,刺他一句罢了,却没料到他竟然点头道好,将剑丸抛了回来,又将禁制松开三成。弟子法力亏空,用不出多少神通,他只一具分身寄了神魂在此,也未携诸法宝,此战倒也公平。战至夜里,弟子正处于下风,正预备拼死反击,谁料风海洋忽地再启禁制,弟子顿时法力全消。”

冉秀书紧张道:“他这般言而无信,可伤到班师兄了?”

班少明垂眼道:“不曾。那时候,遁光一散,弟子只竭力握住了剑丸,就从天上坠落下去,却被他接住了。弟子身不由己,只模模糊糊听他在耳边道,有人来了,我须保存法力,不能与你继续此战。弟子便问他道,来者何人?他就微微一笑,道,不消说,当然是群趁火打劫,不知死活的鼠辈。”

婴春秋微微点了点头。他心知这约莫是什么散修门派,见利忘身,又不知天高地厚,窥见修士相斗将要两败俱伤,就在旁边鬼祟梭巡。当年他游历在外,多次死战争斗,也曾碰上过此辈。

班少明继续道:“他这话说得大声,故意让来人全听见了,接着在弟子耳边轻声笑道,都是你害得我损了法宝魔头,耗虚法力,我这一分身实为一件寄托心神之宝,可不是元婴法身,这下来人若是护你不住,可是你自家的问题。”

冉秀书又一乐,道:“这个风海洋,真是……”他本想说有趣,瞥见殿上岳掌门的脸色,话一拐弯就变成了“不讲道理。”

班少明觑了他一眼,摇了摇头,长吐了一口气,漠然道:“他说的轻佻,不知将斗法当做什么了!弟子那时就生气道,何需你护,少清弟子自有自保之能,若是技不如人死了,亦何足惜!他便哈哈大笑,道,若再开了禁制,我在前杀敌,你在后害我,那才死的冤枉。”

婴春秋一直凝神听着,听到这里,不禁看了板着脸的岳轩霄一眼,苦笑出声。他当然明白此言一出,自家这些同门必然上当,而耳边果然听见班少明低声道:

“弟子那时怒道,你当少清弟子是什么人了?!你尽管去对付自家的对手,我立誓不背后害你便是!”

这时连清辰子都冷笑了一声。

“他闻言,笑了一声,竟然真松开了弟子的禁制。弟子与他联手,和对面散修相斗,转眼便将他们杀的尽了。”班少明表情淡淡地继续道。

闻言,殿内诸人皆是一怔。

岳掌门高声问道:“既然禁制已除,你为何不回来?”

班少明这时真正苦笑了一声,目中闪过些许复杂之色,旋即神情漠然如初,再度低下头,道:“弟子无能,又一次落败人手。”

岳掌门冷道:“你既然除了禁制,如何斗不过一个寄托心神的法器?”

班少明摇了摇头,道:“弟子败的心服口服。那时,风海洋道,既然已除了这些鼠辈,你我之战可以继续了。而在与那些人斗战的时候,他以寄托神魂的那件宝器,为弟子挡了下一道神通,灵光黯淡。弟子便道,此时继续争斗对你不公,我不会为之。他道,修士争斗,气运也在其中,你要相让,说不定让的就是性命了。你可想好了?弟子道,你之前允我公平一战,我为何不能相报?便等你恢复了又如何!”

婴春秋不禁又看了岳轩霄一眼,只见自己师父面无表情,只负手立着。而身边冉秀书道:“班师兄说的也是在理。后来呢?”

班少明淡淡地道:“他拍掌大笑,道,你可不要后悔,就盘膝坐了下去。弟子执剑在一旁等他调息,谁料,过得片刻,体内法力竟渐渐衰减凝滞,不由地跌坐于地,眼睁睁见他起身过来在弟子身上重施禁锢,笑道,你还真的不曾出手,少清之人,皆是你这般的诚实君子么?”

冉秀书愣了一下,道:“这,他是何时下手的?”

班少明漠然道:“弟子当时亦作此问。风海洋道,我虽是为你松了禁制,但我这法器之身,可无法完全拔去你身上为我种下的神通。你若方才动手,我自然敌不过你,而此刻神通之力再生,你便再无机会了。班兄,论修为资质,你我参差仿佛,而论心术机巧,你这样的君子,怎能敌我得过?这一回,你可是心服?”

冉秀书大声道:“当然不服!”

班少明点了点头,道:“弟子当时心绪纷乱,不知他擒了又放,时救时斗,制住也不杀,究竟是要做什么,只道他是捉弄于我,心里气愤恼怒,便道,要杀便杀。他就嘿然一笑,道,我若是不杀,你待如何?弟子道,任你处置,你又何必问我。”

他顿了顿,叹道:“风海洋大笑说好,他一定不问,就将弟子扛将起来,折身去寻弟子之前弃在岸边的舟船。原来他并不曾恢复法力,方才坐在地上调息,不过是骗弟子的。以那样的微末法力,竟然能伪作调息修养之状,将弟子成功瞒过了,等弟子身上那道神通之力发挥作用,方过来重启了禁制。”说到此处,班少明摇了摇头,道,“此人心机之深沉坚忍,实出弟子意料。第二次输给他,并非偶然。”

冉秀书听得双眼发亮,道:“风海洋,我记住此人了。”

婴春秋目光在班少明身上转了一圈,叹了一声,道:“班师侄,这一回,那风海洋对你做了什么?”

班少明微垂下头,道:“他……他寻到船后,就挟弟子走了。弟子几如凡人,而他亦仅有微末法力,辗转来到凡间一处山里,他择处搭了蓬庐,带着弟子住下,就这样度过了十四年。”

说到这里,他捏了拳头,神情莫名,惨白面上渐渐浮现两朵红晕,眼里也似乎放出微微的光彩来。众人凝神之际,只听这位同门语气越来越涩,哑声道:“直到前些时日,凡间为一节日庆贺,十分热闹,他便带弟子下山闲逛,无意间撞见妖物伤人。弟子出声提点那些凡人逃走,惹恼了妖物,他因此出手。妖物凶悍,他勉强杀除,那寄神的法宝就再也支持不住。神魂回归之前,他为弟子解开了禁制。弟子脱身后,便回返山门,向掌门真人请罪。”

婴春秋听到这里,心中想着班少明之言若是全数属实,他应当无什么过错,但始终不曾把这结论说出来,因他听这整个故事流利顺畅之极,却总是模模糊糊觉得别扭,也不知是有什么不对。冉秀书却没有多想,眼睛觑着掌门真人,显然是准备为班少明辩解一二。而清辰子立在旁边,一直不发一言,此刻紧紧望着师弟神色,目里精光四射。

岳掌门盯着班少明,面色如铁,拂袖道:“风海洋不杀你,你就如女子一般,将己身许给他了?”

清辰子将眼霍然一睁。而冉秀书张大了嘴,明眸瞪作滚圆,直直地看着班少明,神情竟然有些恍惚。

班少明面色一白,深深叩首在地。半晌,他轻声道:“是。”

清鸿宫,大殿内一时寂静。众人耳中,只闻见班少明慢慢地道:“弟子不能拒……他……他与弟子,一十四年朝夕相伴,这第三次……终究是输的心服口服。”






    1#
    (,,Ծ▽Ծ,,) 回复于:2016-02-03 23:29:35
    (,,Ծ▽Ծ,,)
  • 居然相当萌\(//∇//)\
    张嘴吃安利
  • 2#
    = = 回复于:2016-02-03 23:49:46
    = =
  • 感觉要打起来了2333
    • 少清派战斗力八百鹅,欺负到真传弟子头上怎么能忍233
      = = 评论于 2016-02-04 21:24:43
    • 感觉风有一定几率上门求(表)拍(白)“风郎,你何苦要来!明弟,我如何能不来!
      = = 评论于 2016-02-08 03:59:35
  • 3#
    = = 回复于:2016-02-04 00:22:58
    = =
  • 总觉得少清绑定的不是溟沧不科学……
  • 4#
    = = 回复于:2016-02-04 04:01:16
    = =
  • 冉秀书萌cry!
  • 5#
    (=ˇωˇ=) 回复于:2016-02-04 07:19:56
    (=ˇωˇ=)
  • 弟子不能拒点赞
  • 6#
    = = 回复于:2016-02-05 00:58:01
    = =
  • 竟然出乎意料的带感!心服口服萌cry
    班真人加油,爱穿玄衣的道士运气不会太差【不
  • 7#
    = = 回复于:2016-02-08 23:33:19
    = =
  • 少清自己先打一架再去打冥泉吗2333
    我们之间出了一个叛徒——居然没有绑定溟沧!
  • 8#
    (  ͡°  ͜ʖ  ͡°) 回复于:2016-04-27 22:46:30
    (  ͡°  ͜ʖ  ͡°)
  • 其实掌门生气的是你要许人居然不找溟沧?!
    班:其实是弟子当初听差了冥泉和溟沧(什么鬼2333)
  • 9#
    = = 回复于:2016-04-28 20:07:53
    = =
  • 萌!!!!!!!!!!出乎意料的好萌!!!!!!!!!!!!!!!
  • 10#
    = = 回复于:2016-04-29 13:19:54
    = =
  • 萌得吐血三升倒地不起!!!我之前怎么从未发现逍芙梗如此之萌!!!!!!!!!
    风海洋真是把少清弟子的性子吃得死死的……事先看过攻略感…………
    (小冉好萌好萌好萌小冉舔舔
  • 11#
    = = 回复于:2016-06-25 07:00:52
    = =
  • 天啊,萌到爆炸,这安利吃得也是心服口服
  • 12#
    .⁄(⁄ ⁄•⁄ω⁄•⁄ ⁄)⁄. 回复于:2016-06-25 20:13:18
    .⁄(⁄ ⁄•⁄ω⁄•⁄ ⁄)⁄.
  • 这不科学?!?!?!怎么这么萌?????萌得我要爆炸!?风海洋撩汉才真是大boss……
  • 13#
    = = 回复于:2016-06-25 20:25:55
    = =
  • 但求下文(´°̥̥̥̥̥̥̥̥ω°̥̥̥̥̥̥̥̥`)
  • 14#
    (  ͡°  ͜ʖ  ͡°) 回复于:2016-06-25 20:57:07
    (  ͡°  ͜ʖ  ͡°)
  • 弟子不能♂据♀……天啦噜我已脑补万字……求后续!
  • 15#
    周行 回复于:2017-07-16 21:55:40
    周行
  • 续一个片段:



    2.




    此言一出,殿上诸真神情各异。

    班少明一百六十余年便修入元婴境界,在当年声名鼎盛,隐为十六派同辈第一人。他修化剑一脉,曾蒙岳轩霄本人指点过,激斗时剑光能化千万,铺天盖地。当初若不是意外失踪,该是由他去赴那斗剑法会。正是因为班少明无缘无故失了音讯,才令清辰子前往十六派法会,一场斗法力压侪辈,只与溟沧的齐云天道长打成平手,两人因此扬名天下。

    清辰子归派后修为日臻,人望日隆,若无什么意外,当是少清一派下代掌门之选。而班少明则音讯杳杳,风采势头恰如星晦月隐,同门追忆其人时方见余光。一朝归来,竟自承与魔宗真传弟子有了勾连。

    少清对心性胆魄要求严苛,却素来不拘门人各自性情行止,弟子大多我行我素,长辈又是以护短作风闻名于十六派的。班少明被擒受辱,又因此与冥泉宗之人搅合出了一桩孽缘来,正是如岳掌门先前说的那样,少清立派至如今,从未有过这等事。

    班少明既已坦陈心事,就阖了眼,顿首于地。他为人耿直,向来心高气傲,不愿矫言欺瞒师长,却又更加不愿为这份心意辩解一二。他这样神色执拗,直挺挺地跪在地上,倒让婴春秋十分为难,只觑着岳掌门极其难看的脸色,思量着该建议怎么处置比较适当。

    而冉秀书立在一旁,自顾自地愣怔片刻,左瞧右瞧,扭头望了婴春秋,见老师一言不发,心下沉吟道:“事到如今,班师兄纵然有过,也是那风海洋动手在先,还使狡计令他心灰至此,显然是魔宗又有阴谋算计。”他越想越觉有理,面上神情就越发轻松起来,思绪一转,心里就道,“冥泉宗竟敢对我少清弟子出手,实当受个教训!”眼神顿时熠熠闪光。

    婴春秋将弟子神色变化尽收眼底,抬头看了岳掌门,便道:“冉秀书,你可有话要说?”

    冉秀书将头一昂,大声道:“少清门人,败了就是败了。弟子习剑遁至今,亦曾落败于同门之手,以为砥砺磨练,斗志却不曾磨灭了。班师兄不过是一时不敌,何必颓丧?再以胜负定了分说就是!”

    他方才听班少明自陈情意,只觉如雷轰顶,半晌恍恍惚惚回过神来,仍未把这桩千古奇事想个明白,就索性化繁为简,不去管那些首尾是非,只道斗剑胜负是第一等重要的,班少明之事既然因他自己战败而起,那么再去打赢了就好。

    这样把思绪一定,话也说的理直气壮。婴春秋听在耳中,只觉偏题万里,着实哭笑不得,却不愿挫了徒弟心气,见岳掌门未曾作色,便也不作声。而冉秀书方才见师兄跪在前头,面如死灰,本就是有意出言相激,这时果然见到班少明面色一动,立刻继续道:“班师兄不过输与人三回,就不敢与魔宗再斗了吗?”

    班少明忍不住抬起头,剑眉一挑,扬声道:“我既为少清弟子,岂会因此磨灭了斗志?”

    清辰子许久未出声,听闻此言,就微微颔首,目中精光一凝。

    冉秀书则如释重负,忍不住一乐,灿然道:“我就知道班师兄不会让我失望。”

    想到那风海洋击败班少明的手段,他精神一振,显出几分斗志奋发的神色,忍不住又道:“也不知冥泉宗除了这风海洋,同辈之间,还有什么厉害人物?”

    班少明思索未几,就道:“风海洋曾言,他有一位宇文师兄乃是冥泉掌门亲传,资质绝伦,修为法力超迈同辈,神通亦了得。他能有此成就,就是承蒙这位真人提携的。”

    听闻班少明提及这等事,众人不由凝神而听。而冉秀书更是双眼发亮,大声叹道:“同是出外,是班师兄遇上了风海洋这等好对手!我也曾离派游历过,却不曾碰见那位宇文真人——”

    他话音未落,就见岳掌门沉着脸把袖一挥,眼前一花,脚下就立在了清鸿宫外,不由怏怏地一稽首。等过了片刻,只见清辰子携班少明出门而来,远远向他一颔首,冉秀书心里顿时踏实了,只觉得浑身轻松快活,将身一晃,就架剑化作一道流银烁光,在清鸿宫外转了好几圈,兴冲冲地寻人斗剑去了。


    清辰子与班少明一前一后而行,两人自是无话。片刻之后,一道清光骤然而至,在面前闪了一闪,化成一个少年模样的道人,团团一拱手,谒见之后,即从袖中取出一封书信,道:“有一灵禽传书信而来,言道是班师兄故人来讯。”

    班少明一振玄衣,将信接过了,眉头随之蹙起,随即挥退来人。此信并无落款,但他立时觉察一缕熟悉灵机,再将双目往纸上一瞧,却未见一字一句。

    他心头一凛,随即泛起别样滋味,双目微阖,手心握着那封书信,只觉得重如千钧。念及方才在清鸿宫里的对答,师长殷嘱,同辈寄言,和着那段说不清道不明的往事,心里一时间念头交错如织。而受那无字白纸上气机所激,班少明身侧剑丸嗡嗡低鸣,忽地发出一声清亮激越的剑音。他应声霍然张目,眸中彷徨之意顿时斩灭不见,只余下坚定之色。

    他将信收入袖中,淡淡道:“我辈不避灾劫,从来迎难而上。修道唯剑唯我,劫数来时,亦当以此应之!我狂悖愚拙,至有今日之困,里外难决,然而少清弟子又有何时畏怕过了。前因后果,当了于我一身,必不辱山门。”

    清辰子微一颔首,道:“你有外劫,你自解之。”沉吟后,又道,“班师弟,斗战胜负,能定纷扰。管他千般算计,你自一剑斩去,皆可破之。”

    班少明知其之意,虽不十分赞许,却不会干预自己行事,于是一拱手,目光沉凝,言道:“多谢清辰师兄。”

    清辰子微一颔首,转开目光,就清喝一声,纵起一道凌厉无俦的剑光,倏尔遁去无踪。



  • 16#
    周行 回复于:2017-07-16 21:57:36
    周行
  • ……忘了登录,晕。就备注一下:彼周=此周
  • 17#
    .⁄(⁄ ⁄•⁄ω⁄•⁄ ⁄)⁄. 回复于:2017-07-16 23:41:44
    .⁄(⁄ ⁄•⁄ω⁄•⁄ ⁄)⁄.
  • 天啊!居然隔了这么久了楼主还更新后续!?
    我以为这篇文再也不会有更新了!
    我又相信爱情了(T^T)
  • 18#
    (,,Ծ▽Ծ,,) 回复于:2017-07-17 09:45:23
    (,,Ծ▽Ծ,,)
  • 意外之喜!
  • 19#
    = = 回复于:2017-07-17 22:30:12
    = =
  • 哈哈哈小冉完全没搞清楚事态,
    话说这事居然就这么揭过了?岳掌门怒完其实也没怎样嘛。其他少清人士也是,听过懵过,感觉理解不能,就很自在的继续斗剑去了,最多叮嘱一声要反攻...
  • 20#
    = = 回复于:2017-07-24 21:20:18
    = =
  • 对啊反攻是重要的,其他不重要!
  • 21#
    = = 回复于:2019-08-08 17:01:49
    = =
  • 看完第一段我心口好痛,啊这对有情人之后咋了qwq 但是看了下面之后又觉得搞笑hhhhhh
  • 22#
    = = 回复于:2019-08-21 23:36:56
    = =
  • 写得好棒,不过这就完结了???
  • 23#
    .⁄(⁄ ⁄•⁄ω⁄•⁄ ⁄)⁄. 回复于:2022-06-04 11:28:24
    .⁄(⁄ ⁄•⁄ω⁄•⁄ ⁄)⁄.
  • 小冉太逗了哈哈哈!这种跟对家睡了的事还真是千古奇案,但是放在少清,那确实是:“这些都不是问题!问题的关键是斗剑要赢他!!!”还有“睡就睡了,反攻就完了。”
    畅想一下以后如果风海洋没死,比如下一次斗剑就升级到元婴三,于是就不用跟张挂挂生死搏斗了。两个人有幸活到山海界,那场面啧啧啧啧…
    这篇文的太萌了!赞美太太~
  • 24#
    .⁄(⁄ ⁄•⁄ω⁄•⁄ ⁄)⁄. 回复于:2022-11-28 15:13:48
    .⁄(⁄ ⁄•⁄ω⁄•⁄ ⁄)⁄.
  • 好涩啊好涩啊太太神了!前面看的我好心痛结果从陈情开始就萌的我满地打滚。感觉班少明还有好多细节没说比如风海洋是怎么把他煎了又煎的嘿嘿嘿……风海洋也太会撩了,语言上逗人家也就算了,又是接住人家在耳边说话又是把人家扛将起来的涩死我了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