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孙子航和吕明非-更新三

更新了嘿嘿嘿
1 圈子: 龙族 CP: 楚路 角色: 楚子航 路明非 TAGS:
作者
老寒腿 发表于:2016-01-31 10:59:06
老寒腿


按传统意义上的垃圾小说剧情判断, 经历完末路逃亡、信任危机、回忆杀和英雄救美之后,男主应该伤重的躺在床上,裹在又白又软又安全的被子里等待女主给他一个腻死人的告白。可惜先下没有一位合格的女主角,诺诺被她的未婚夫接回欧洲了,炎之斩龙者芬格尔伤的比较轻被拉回学校去做审查。两位主角——路明非和楚子航——伤的太重以至于任何跨国的运输都变得不太实际,他们暂时被安置在市里最好的私营医院的病房里,刚刚恢复的昂热则还在跟校董们打口水仗,步履维艰地维护着他最好的学生们的人生安全。
楚子航醒来的时候还以为自己高三,躺在家里,等待着他人生最大的机会。他脸上绷着的呼吸器总算提醒了他,随即他觉得喉咙宛如火烧,剧烈地咳嗽起来。这一举动引来了护工和两个医生,匆忙地给他进行了检查,拔掉了喉管,在病历卡上添上几笔。病历上清清楚楚地写着‘楚子航’这三个大字,像世间一切有迹可循的痕迹、像楚子航的肺挤压出的二氧化碳一样,成为证明他存在的无可辩驳的证据。
诺玛很快接入了他对面墙上挂着的电脑屏幕,她冷静甜美的朝楚子航倾倒出的信息量楚子航一时间都有些反应不过来,以至于他必须在脑海内标红划线总结:
1. 奥丁死了,死因九成是因为路明非。
2. 路明非救了他、诺诺,间接性地救了芬格尔的命。
3. 老家伙们还在犹豫到底杀不杀他们两个,这间医院随时可以被夷为平地。
“你是说,在我失联之后,存在的痕迹被…抹除了?”楚子航问。
“似乎是这样的,但系统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这一点。校长判定这一切有龙王级别的力量影响,即,‘奥丁’。”诺玛回答,“其他的信息你可以从路明非处求证。校方让我给你们带一句话,‘在交涉结束前好好呆在医院别乱跑。’”随意电视画面切换到了央视的农业节目,满屏都是鳗鱼。楚子航目不转睛地看完了整期的‘鳗鱼致富路’,随即睡了一会儿。醒来后大概已经次日清晨了,他这才觉得有了点力气,从床上试图蹭出一个半坐的姿势,无奈失败,此时有人敲他的门,楚子航应了一声。
“师兄?”
一时间躺在床上的楚子航居然没看见人,低了低视线才发现一辆猥琐的轮椅已经灵活地转到了他的病床前。路明非似乎还是老样子,头发乱糟糟的,穿着跟他一样的病号服,膝盖上放着黑色的PSP。很难想象这种人会拯救世界,顺带救了魔女诺诺还有卡塞尔第一杀胚的命。
楚子航倒不是很惊讶,他潜意识里总觉得路明非将来是要成器的。他师弟只是还在犹豫,还在那辆迈巴赫前来之前的雨里等待。
“那个,你感觉怎么样?”路明非抓了抓头,问。
“没力气。”
路明非立即十分小弟的从楚子航床头的果盘里拿了一个苹果开始削,尽管他聚精会神的盯着那个苹果,削出来的果皮还是跟楚子航断了片的记忆一样,七零八落地落在垃圾桶里。楚子航看着路明非对着他的发旋,体验到了对方身上散发出的迷之尴尬。
“给你。”路明非把满手的苹果汁往手心里攥的抽纸团上蹭了蹭,把一个坑坑洼洼的大富士苹果献给了楚子航。后者接了过去,盯着苹果上已经开始氧化的黄斑,一言不发地啃了起来。
气氛正在朝更加糟糕的方向发展。路明非灵机一动,说:“师兄,你玩PSP吗?”
楚子航嚼着苹果看着他。
路明非这才意识到楚子航还在吃水果,尴尬地笑了笑,对楚子航说师兄你好好休息明天在来看你,随后转着他的小轮椅溜走了。楚子航望着他离去的身影,记住了他的病房在自己的左侧,把吃得干净的果核扔了,又躺了下去。
电视上还在播农业节目,亩产一千八,就用金坷垃。窗外的太阳照得房间暖洋洋的,槐树的树影映在玻璃上。私人病房的墙纸的花纹有点像楚子航妈妈卧室里用的那种。楚子航记得自己拔出了刀,手握刀柄的张驰的力度在掌心还那么清晰。
然后呢?
然后奥丁就死了。
他真的已经记不起来楚天骄的样子,他记得黑色的迈巴赫,冷冷的雨。他之后坐过很多次迈巴赫,在雨天出过很多次任务,一次又一次从高速公路转交上冲出去。现在一切对他而言都应该结束了,他却不觉得疲倦,因为还有很多事等着他。两个星期后校方要审查他和路明非,狮心会的接班人候选还悬而未决,他师弟明天还要来看他。
楚子航吐出一口气,将电视换了一个频道。
TBC
每次说要写肉,总是先写了一万铺垫。

路明非出于一种不清不楚的尴尬状态已经很久了。他用最后四分之一的命跟路鸣泽换取力量的时候大概小恶魔还是良心发现给他来了个八折,否则他现在不会还在轮椅上操纵者活蹦乱跳的角色玩怪物猎人。从尼伯龙根出来的时候还在下雨,天色即将破晓,路明非只记得自己喘地比200斤的小胖子跑完1500还厉害,满脸满身的血比汽油味还呛人。自己左手搂着诺诺,右手拉着楚子航的衣领,霸气度直逼好莱坞影星,不算他之前对楚子航产生的各种琼瑶心理路的话。
内心戏这种东西是在诀别时才回大量出场的,显然楚子航的戏份还没完。路明非在自己的床上羞耻地按了按自己的额头,窜上了轮椅去隔壁找楚子航。
他进门的时候楚子航正在看电视,路明非还是觉得有点无法直视他,以一种很宅很邪教的方式安利了楚子航各种游戏。三无青年的最爱居然是游戏王,对任何动作冒险类兴致缺缺。把PSP让出的路明非拿着遥控器趴在楚子航的病床上看非诚勿扰,然后又换到动物世界。看了一个多小时,他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转头看向楚子航拿着PSP的手,手指又细又长,细看挺糙的,有很多小小的疤,看上去特成熟。
看手一点都不男神嘛,果然距离产生美,其他靠特效。想着路明非就乐了,完全没意识到自己趴着看别人的手这一动作有多么绅士。
楚子航大概屏幕看久了眼睛累,关了PSP问路明非:“我不在的时候都发生了什么?”
路明非基本照着他自己才写的任务报告上的原话背了一遍,无比的正直。最后不好意思似得嘿嘿笑了,还跟个高中生一样。
“谢谢。”
路明非一愣,随即回答:“谢什么啊师兄,我们俩互相都欠了不知道几条命了这么多年友谊还这么见外——”
“我说,PSP。”楚子航晃了晃手中的东西。
“我靠…师兄你——”路明非哭笑不得,“你简直是大写的切开黑啊。”

过了三天路明非已经能自由行走。楚子航还是浑身没力气,但能自己坐轮椅遛弯,尽管也溜不出哪儿去。之前路明非出去买辣条都差点给一群带枪的护工给毙了。但俗话说得好,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韵达快递员和某度外卖很快成了医院门前的常客。
“今天吃酸辣粉不师兄?”
“微辣,不要花生末。”
“好嘞。”
路明非等上鞋蹭蹭蹭下楼去拿外卖,这两天见长的头发拿了跟廉价皮筋扎在脑后,跟个小尾巴似得。楚子航拿着新的白色PSP,床边的果盘里堆满了吃了一半的零食和半个剥好的橙子,深切体验到了宅文化的魅力。橙子是路明非剥的,美其名曰补充营养,也被他弄得坑坑洼洼。楚子航在家里都是切橙子吃的,但路明非剥都剥给他了也没有挑刺的道理,于是打着卡牌游戏等着他的微辣酸辣粉。
好日子没过几天,学校从美国打了两包的行李给他们,顺带两张机票。楚子航还坐着轮椅呢,看样子有一群人要审他们,等都等不及。
出发那天楚子航一个人艰难的换完了衣服,坐上了轮椅。路明非敲门进来的时候楚子航愣了一瞬。那个穿着蓝条病号服头发乱糟糟的师弟现在头发梳得一丝不苟,打着细领带,穿着定制西装,两把刀别在腰间,像随时走进餐厅替师弟解围带他去大杀四方的酷炫师兄一样。
“我推你走,师兄。”路明非说。
楚子航向他点了点头,路明非笑了一下,推着楚子航的轮椅坐电梯下楼,乘坐学校安排的专车一路直奔机场。

到了机场一路都是特殊通行,愣是在人比蚂蚁多的机场达成了三十分钟通关上机这一成就,连轮椅升降机都早早备好了。私人小飞机上只有他们两个乘客,在一切准备就绪后立即起飞。路明非和楚子航也终于接触到了电脑,乘务人员给他们一人准备了一个笔记本,开机桌面是一个半面繁荣半面枯萎的世界树。
网是可以连的,硬盘里已经装好了各种小游戏和废萌动漫。路明非试图通过邮件联系伊莎贝尔,但是邮件一直发送失败,他甚至试图通过内部系统给芬格尔发点猥琐图片,依旧被阻拦。
靠,路明非暗自苦笑,看起来是场硬仗啊。他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随身携带的两柄短刀,村雨也在放在楚子航的座位边。至今还没人来给他们缴械也算是最后的一点礼貌了。校长和副校长那两个老家伙才定了几天就顶不住了,这次真是引起了了不得的老家伙们的注意。
他看向坐在自己侧面的楚子航,那家伙也望向他。楚子航也穿着整齐的黑西,领带打的比他还一丝不苟,胸口别着狮心会的标志。他坐着,手搭在两侧,依旧一副利刃将要出鞘的模样。他们两个已经不是大一那年在炼金子弹里挥霍青春的小鬼,而是穿着铠甲的战士。路明非觉得上了年纪还是有点好处的,尽管他也很怀念当初怂的不知道怎么办只能问‘师兄我们该怎么办’的时光,但永远仰仗大哥的人在大哥有畏难的时候也是没办法保护大哥的吧。

楚子航在十三个小时的飞行中四分之五的时间在睡觉,另外五分之一在发呆和思考。其实密党这次抓人主要抓的是路明非,跟他没什么关系,这种‘我居然没担全责’的感觉还是挺新奇。
下了飞机依旧一路保送到卡塞尔学院,一路什么信息都没给,只告诉他们一小时后庭审,顺便给他俩安排了个密闭空间候审。在被‘运输’的路上还是不可避免的遇上了群情激奋的学生们,其暴乱程度比当初楚子航那件事闹得有过之而无不及。毕竟学生会和狮心会双方的老大都在嫌疑名单上,一群群学弟学妹们誓死维护师兄们,还从中国充分学习了写横幅,大字报种种技能,要求校方不公开审判就誓不罢休。
“和学妹们关系很好啊。”楚子航说。
路明非当时就惊了,立马澄清自己跟恺撒老大的蕾丝白裙少女团完全是纯洁的革命友谊,一点没有升华,毕竟先进社会没有继承后宫,啊不,学生会舞蹈团的道理。
楚子航觉得路明非紧张起来说个不停的样子还蛮有趣的,和他刚刚坐在车里正襟危坐地朝车窗外的学弟学妹们挥手的样子判若两人。
“扶我起来一下。”楚子航看了看表,还有五分钟。
路明非愣了,“师兄你不是…”
“哪里有坐着打仗的道理。”楚子航回答,“自己私下复健了一天左右,撑得住。”
路明非拉了楚子航一把,后者撑着沙发稳稳地就站住了,一副泰山崩于眼前而不变色的模样,挺拔笔直。路明非现在其实也这个表情,他猜师兄的小腿是不是在抖,就跟他手心里紧张地流汗一样,被大权在握的外表完美覆盖了。
密党内部的这次审判与其说是走法律程序,倒不如说是一次决定杀不杀的投票。楚子航是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听昂热居然差点被一刀砍死也觉得挺玄幻的。主审根本没打算在他身上浪费过多笔墨,话锋一转就直至路明非。
首先他两位优秀父母居然生出没有超过血统界线的小孩就很不正常,其次路明非这次公然‘叛逃’证明了他的无组织无纪律,再者还绑架加索图家的未婚妻,其犯罪程度,昭然若揭。
昂热要求路明非再次复述他在尼伯龙根的经历,包括他怎么杀死的奥丁,后者被推测为次代种,但力量仅次于四王,而且他并不存在王座上双生子这样宿命的缺陷,奥丁的理智与力量一体,蛰伏在尼伯龙根的英灵殿中等待来到现世给黑王致命一击。
路明非教科书式的报告才背到一半就被打断,密党的一位元老问,“目前可以确定的,被尼伯龙根主动影响的成员只有你和楚子航,后者尽管通过了血统鉴定但依旧存在疑点,看着昂热的面子上放他一马。而你,路明非,在浪费了密党如此之多的资源后,这就是你做出的成绩?”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路明非咬定青山不放松,反正他现在就是货真价实的一个伪S真A级,至于尼伯龙根计划那也是昂热他们那群上级背锅。
密党内部一直有些僵持不下,老家伙们还有深层的考虑,不愿意浪费这个已经渣的不行的尼伯龙根计划的接收人,激进派则支持消灭任何不确定因素。票数比暂时打平,最后一票在加图索家的家主手里。
全程一言未发的加图索家主在一分钟的沉默之后选择了否定,力保路明非和楚子航的清白。这时候路明非和楚子航才看清了坐在那个位置上的不是别人,正是恺撒·加图索。
密党内部不情不愿的放人之后,恺撒才过来问候了他俩,“刚刚没有参与讨论主要是为了避嫌,不过现在就没有什么顾虑了。”
等等,路明非心中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和诺诺的婚礼,还请两位大驾光临。”恺撒众目睽睽之下从衣兜里拿出一封请帖,没错,只有一封,把路明非跟楚子航写一起了。
路明非第一反应是岁月不饶人,当年的风流老大哥终于被套上了婚姻的枷锁,啊呸。说好的还要和师兄狼狈为奸去抢亲呢?他一面收下了恺撒的请柬,一面瞥了一眼楚子航,后者只是点了点头,跟恺撒特别有力的握了握手说,“恭喜。”
TBC

    1#
    = = 回复于:2016-01-31 11:16:11
    = =
  • 央视农业节目的存在感!
  • 2#
    西瓜种植大户(  ͡°  ͜ʖ  ͡°) 回复于:2016-01-31 11:55:18
    西瓜种植大户(  ͡°  ͜ʖ  ͡°)
  • 敲碗
    会是农业重金属风味的肉吗,不禁期待了起来(*´﹃`*)
  • 3#
    (,,Ծ▽Ծ,,) 回复于:2016-01-31 14:02:16
    (,,Ծ▽Ծ,,)
  • 敲碗!加油!
  • 4#
    (  ͡°  ͜ʖ  ͡°) 回复于:2016-01-31 17:46:57
    (  ͡°  ͜ʖ  ͡°)
  • 敲碗,敲碗!
  • 5#
    帅比(  ͡°  ͜ʖ  ͡°) 回复于:2016-01-31 17:47:53
    帅比(  ͡°  ͜ʖ  ͡°)
  • 明非不是变帅了吗
    • 变帅了
      老寒腿 评论于 2016-02-01 01:30:09
  • 6#
    (,,Ծ▽Ծ,,) 回复于:2016-03-02 16:50:55
    (,,Ծ▽Ծ,,)
  • 更新咩
  • 7#
    (=ˇωˇ=) 回复于:2016-03-20 15:59:59
    (=ˇωˇ=)
  • 哭着求更新
  • 8#
    (,,Ծ▽Ծ,,) 回复于:2016-03-23 20:47:26
    (,,Ծ▽Ծ,,)
  • 跪着求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