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 另一个周目的狗血故事

站在北极的尽头呼唤爱
0 圈子: 鬼喊抓鬼 CP: 尘孤 角色: 古尘 水云孤 TAGS:
作者
而今 发表于:2015-04-13 21:50:53
而今

两个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古尘还没有被医院开除,还是那个每天迟到气上司坑病友的小医生,那天古尘上完晚班吃了个宵夜回家,然后在路上就捡到了一个可爱的男孩子。 对,这个就是双商都萌萌哒的小孤同学,当然,小孤同学不是迷路了,他只是迷失在了人生的路途中,嗯,他受伤了。 本着医者父母心(?的心情,古尘把人拖回了自己宿舍,然后给人处理好了伤口。顺带卷入了水云孤正在处理的事件,帮了小孤很大的忙。 事件结束,小孤伤愈,两人就此分开。 再重逢正是前任猫爷傅定安,也就是小孤姐姐的师父鬼魂的事件,水云孤作为十殿阎王的代表出面。 “听说我姐终于要给我找个姐夫了,没想到是你啊!”神下阁下一脸天真烂漫的八卦。 然后古尘花了不到半个小时就让这个自己有过救命之恩的小朋友改口叫了自己姐夫,简直无比的得意,只是日后想起觉得自己当初真是花样作死啊。 那时候的古尘,对于水映遥,其实就是纯粹觉得这女人太凶悍,调戏起来很有成就感罢了,至于让小孤改口叫姐夫就是想看看这天真的小朋友会相信到什么程度。还有,那亮晶晶地注视着自己的视线真的让人无比满足啊! 傅定安事件后古尘和水映遥差不多成了敌人,不过因为知道真相的人很少,流传出了相当多版本的留言,比如两人相爱相杀虐恋情深。 不过不管外界传言如何,古尘和水姐姐的关系如何,他与这名义上的未来小舅子关系倒是越走越近,绝对超过了姐夫和小舅子该有的范畴就对了。 这种越界古尘自然是察觉到了的,萌萌哒小孤是肯定没有察觉到的。这个时候古尘开始有点后悔之前作死把人哄着叫自己姐夫了。 当然就算亲密得有所越界却也是保持着微妙的平衡的,毕竟不是真姐夫和小舅子嘛,他和水姐又不是真的有关系。 于是很快平衡就被打破了,那天小孤来他的事务所玩,不知道从哪个角落翻了个瓶子出来,里面装的正是当初伍迪给他的蓝色小药丸。那时候小孤也不知道是吃货之魂爆发还是智商君掉线把药当糖豆吃了,而且还因为觉得好吃往古尘嘴里也塞了一颗,等他反应过来那是什么玩意的时候真的为时已晚。 对于把未成年人睡了这件事古尘真的相当懊悔,就算那人是来问明天生日他过不过去的也是。但也有一点小小的开心,因为小孤全程叫着他的名字,这就证明自己感觉并没有错,两人这也是两情相悦吧。不过比较心塞的是一觉醒来小孤的反应,小朋友一脸真挚地对自己说:“姐夫,我知道这是个意外,你放心,我不会告诉我姐的。” 于是猫爷忍无可忍暴起搂着人亲了然后告了白,然后小孤吓得逃了。 逃当然也没办法逃太远,不过想着不要逼得太狠古尘也没拦着,就让人这么离开了。 当然一番小小的纠结之后两人还是很快在一起了的,然后就是可耻的秀恩爱时间。宋帝王表示虽然是自己承认的徒婿但你们真的太闪了,武叔等知情人表示秀分快坐等分手,狩鬼界各不知情人表示新任猫爷讨好小舅子的手段段位太高好想学习一下,而水姐表示如果敢让我发现你欺负我弟姐弄死你!至于进一步发展,待观察。 幸福欢乐的时间总是短暂的,像猫爷这种生命不息作死不止的人搞出点什么事来简直就是意料之中的事。 这次猫爷又莫名惹上了一个很强大的鬼魂,擅长操纵人的感情与记忆,只是自己卷进去也就算了,悲剧的是这次把小孤给卷进去了。 虽说两人最后都没有受什么重伤,算是平安解决,但也是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损失,因为小孤失去了所有关于猫爷的记忆。 小孤从昏迷中醒过来的时候旁边守候的是专程从南京赶过来的水姐姐,而猫爷被水姐安排在了其他病房。 当猫爷醒来打听到了小孤的病房过来探望时小孤同学正啃着他姐姐难得温柔体贴一次给他削的苹果,咔擦咔擦地响,活像一只大型仓鼠。 看见猫爷进来,水姐姐直接横眉以对:“你来做什么!” 看姐姐态度很不正常,小孤一脸单纯地问:“这位是?” 然后猫爷和水姐都石化了,当然还是水姐反应更快一步,说了句“我有事和他说先出去一下”就直接拖着猫爷出了病房。 两人在休息区的凉亭促膝长谈,谈了很久的条件,最后还是猫爷妥协,除非小孤想起一切并且愿意和猫爷重修旧好两人才能继续在一起,严禁猫爷逼小孤回忆往事。想着小孤现在的样子确实是自己害的,猫爷也就同意了。 因为碰到过好几回,而且看这人和自己姐姐渊源很深的样子,小孤出于好奇心还是和圈里几位比较八卦的前辈稍微打听了一下,得知结论是那位猫爷大概就是自己姐姐相爱相杀的暧昧对象,简而言之就是未来姐夫。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叫得顺口,反正没见几次小孤就姐夫姐夫地叫上了。 两人熟悉得很快,或者说本来就很熟悉,那种刻在骨子里的熟悉感让两个人又回到了之前相处的状态,看着他对自己笑,叫自己姐夫,为自己骄傲自豪,什么都似乎没变,除了关系不再是恋人。 有天猫爷喝醉了抱着小水又是道歉又是哭,最后还亲了上去。小水以为是把他当姐姐了,但还是没推开,因为他发现自己居然对未来姐夫有那方面的好感。完了又觉得特别对不起自己姐,一个人默默地纠结。 然后小水就开始刻意避着猫爷,见到时也是干脆果断地叫姐夫,从前是为了调侃,那之后更多的是为了提醒自己这个男人是自己未来姐夫,不要有一些旁的心思 。 两人的心思都是百转千回,却又都隐藏着不让对方知道,也算是双向暗恋吧,只是这个过程注定会有点漫长。 或许,要持续到小孤想起来的那一刻。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