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冰镇西瓜 更新于:2015-12-27 00:42:11 此章有肉
    冰镇西瓜
  • 我是一块红烧肉
  • 5#
    冰镇西瓜 更新于:2016-01-03 20:59:05 此章有肉
    冰镇西瓜
  • 我是一块红烧肉
  • 34#
    冰镇西瓜 更新于:2016-03-20 22:50:20
    冰镇西瓜
  • -6  
      之前压迫着路明非,让他无法逃开的那股力量骤然消失了。
      路明非的嘴唇最后被轻轻吮吸了一下,温柔地。然后他几乎挂在手肘上的睡衣又被穿了回去……路明非一睁眼,发现楚子航这个老畜生正在给他扣锁骨上面的第一颗扣子。
      楚子航的这个吻来得快去得也快,现在他仿佛也只是稀松平常地给路明非穿衣服而已,一脸淡然而且轻松。如果忽略他暂时还贴着路明非大腿的下半身的话。
      路明非下意识地挣扎了一下。他还在刚刚要搞不搞的状态里没出来,没听见之前门外那声暴喝,有点晕乎乎地觉得楚子航这人莫名其妙。可这会儿抑制剂开始真正地起作用了,路明非在逐渐回神的过程中,感到之前裹挟着他的欲望被一层屏障隔绝开来,只留下强烈的错位感。前一秒沸腾的情绪现在也变得同样莫名其妙起来。
      楚子航很快就扣好了扣子,还抬着路明非的腰帮他把裤子也提了上去。
      路明非被人一颠一放,又塞回被子里,愣愣地看着楚子航好一会才反应过来……他想我特么今天晚上裤子都脱了好几回了,楚子航又把裤子套回去是几个意思???
      路明非不知道自己的眼神大概也就差了几个身位的距离就能把楚子航瞪穿。
      楚子航到底想干什么?
      结果楚子航这个(年龄只有32,路明非眼里的)中年神经病看着小年轻突然暴躁的表情,过来摸了摸路明非的头,擦掉他一额头的虚汗,嘴角露出一点笑意:“医生来了,你现在安全了。”
      “……”路明非没说话,心里莫名蹦出一句话。
      谁特么在乎安不安全啊???
      这是重点吗???
      路明非表示实力质疑。
      
      
      芬格尔给自己的评价是雷打不动的英俊迷人办事靠谱,最难得的是还有效率。这评价风格也是雷打不动的自恋。作为一个医生里八卦得最职业的,职业八卦里最贱帅兼修的男人,又贱又帅的男人里技术最好的医生,芬格尔从蹲在门口,摸着他的狗鼻子就知道是什么情况了。
      十有八九是案发现场。
      楚子航和芬格尔既是同事,又是校友。虽然芬格尔以前就跟浑身上下冒着银贱味儿的副校长更臭味相投,真论起来楚子航还算是他的同门师弟,都是跟着校长混过的人。两人交情算不上有多深——也就碰巧一起扛过的大事不少,楚子航找他帮忙,芬格尔基本不会出什么岔子这么浅吧。
      芬格尔在敲了两下门发现根本没人应,干脆老夫聊发少年狂地嗷了一嗓子。
      这招说不上立竿见影,不过等了几分钟这门好歹是开了。
      楚子航没多话,直接把芬格尔迎了进去。芬格尔跟在楚子航后面,发现这个闷骚的面瘫明显是根本没搞,还没进门就看见里面那个半坐在床上,明显一脸不爽还暗搓搓翻白眼的Omega。不过嘴唇已经肿了。
      某单身狗医生瞬间心领神会,来的真是时候,估计嗷那一嗓子的刚好打断了什么♂。FFF团的又一胜利嘿嘿嘿。
      “哎楚师弟,”芬格尔还没进卧室,干脆就倚在门边上叫住楚子航,“我说还开什么门啊,你跟你的小Omega搞完算了,我看你们挺合适的。真的,人生苦短有炮就打。大半夜把我叫来验孕吗?师兄我也是有妞要泡的单身苦情男啊。”
      楚子航回过头皱眉:“这不是我的Omega,”
      本来楚子航亲人就是缓兵之计——与其被路明非咬破手或者自己戳破手流血,还不如先安抚一下路明非,让他把抑制剂吃完……顺便私心也平息一下楚子航自己无处可去的荷尔蒙。
      芬格尔耸耸肩,一脸嘿嘿嘿我都懂的表情。
      楚子航倒也不是很在乎芬格尔什么想法。这个职业八卦的德国糙汉,让他想点正常的也不太可能。
      不过路明非应该是没明白过来,楚子航看他脸上一股挥之不去的不忿。
      “他刚吃完抑制剂,应该是没什么大问题了。”楚子航站在门外让芬格尔进卧室,八风不动地说,“你看看吧,方便的话帮我收留他一晚上,我这里不方便。”
      芬格尔端详了一阵楚子航的脸,看他好像是真的对床上这个可口的omega没意思的柳下惠表情,摇了摇头:“行吧。那你也过来。”
      路明非现在不硬了,理智也回来了,脑子里也明白就这么轻率地被一个中年(no)alpha标记不是什么好事,但欲望上来到一半被打断心里总是残留了些不爽。突然来了个大大咧咧的陌生医生,路明非自己不觉得,下意识里也是对他戒备得很。
      芬格尔自己搬了个凳子坐在床前,对还站在门口、生怕再影响到路明非的楚子航招手:“你还不过来,o检查的时候没个a陪着不行的你知不知道?”
      “怎么陪?”
      “想怎么陪怎么陪,别让他太紧张,影响到检查就行咯。”芬格尔翻着带来的箱子,漫不经心地说。
      
      楚子航绕到房间另一边,直接侧坐在了床上。床垫凹下去一块。
      路明非靠着靠垫坐着,脸上还有点不愉快,身上的气味却很温和,没什么攻击性,和他之前用来掩饰信息素的beta气味不同。
      路明非留给楚子航的第一印象不仅有让人尴尬的巧合,还有他身上不太自然的beta气味。
      那天终于挨到下课之后,路明非来找他拿回讲台上的手机。楚子航正被几个学生堵在讲台上回答问题。虽然只有小猫两三只,但姑娘们凑在一起,好几股花枝招展的信息素或者香水的味道混合在一起还是太浓郁。对五感灵敏的alpha来说有点闷,但忍忍也就过去了。
      路明非从姑娘们中间挤进来,上半身不自然地前倾,先是不情不愿地问了楚子航好,然后要手机。
      楚子航看着这个神色发蔫的新生,一股神似六神花露水的黏糊味道飘过来,甜腻却意外地不令人反感。男孩垂下眼睛,眼睫毛下面是鼻梁和柔软的嘴唇。
      楚子航无心追究,不轻不重地说了两句,把手机拿出来,放他先走了。
      然后那天东西落在教室里,楚子航从后门折返回去,刚好看见路明非坐过的桌肚里扔着一个颜色鲜艳的纸飞机。他拿起来看,发现上面折痕不少,纸被翻来覆去地叠过好多回,估计没了手机上课无聊叠的。
      楚子航笑笑,顺手把纸飞机拆了。廉价打折的beta香水广告被完整地展开,故作甜蜜的广告词一言难尽。
      不过上面残留的刺鼻味道和路明非身上还是不同。那股甜腻的味道大概是被路明非自己的信息素中和了不少。
      现在路明非身上的味道收敛了,本来他的信息素味道就不浓烈,现在依然若有似无,让人想到起落的潮汐。
      楚子航有心思分辨路明非身上的味道,路明非也能心平气和闻到楚子航的。整个房间都是alpha浅淡而暗藏着侵略性的荷尔蒙。这个移动的浓缩信息素一靠近,路明非就被alpha的浓郁气息包围了。
      是雪松混合着淡淡的土壤腥气,平静又山雨欲来的北方森林。
      不过现在这股味道失去了吸引力,也只是好闻而已,路明非故作不在意地吸了吸鼻子。有医生检查,他也努力放松下来,只是肩膀还有些僵硬。
      楚子航也只是坐下来看着,心思不显。
      芬格尔终于准备好了,按着路明非检查了一会,表情微妙不知道在想什么。最后芬格尔拿出针筒,捉住路明非的手,露齿嘿嘿一笑:“不管怎么说,还是先打一针保险。”
      “……哦。”路明非面无表情地应了一声,肩膀下意识地更僵硬了。
      路明非的手腕其实不算纤细,手心向上平放的时候宅男带有的苍白肤色稍微显出来一点,明显的静脉就仿佛十分脆弱了。
      芬格尔干活就跟狗刨骨头似的,动作比较大力,路明非的手被他弹了两下还有点痛。不知道他靠谱不靠谱,不过路明非纯爷们怕什么打针。
      金属针尖戳破皮肤的时候,路明非还是忍不住移开视线,空着的那只手一抖——但马上就被一只手握牢动不了了。
      一只骨节分明、温暖干燥的手。
      楚子航在路明非的手背上安抚性地摩挲了两下,示意他放松。触感鲜明,力道适中,眼睛也漆黑温润。路明非的烧其实退了一些,但他感觉好像又莫名有点虚热。
      “行了,又不是标记对象,针都打了就别握着不放了啊。”一点都不想吃狗粮的芬格尔拔出了针头,凉凉地说。
      

  • 47#
    冰镇西瓜 更新于:2016-04-09 22:02:07
    冰镇西瓜
  •    -7
      
      路明非上课之前在床上躺尸了很久。自从一个月前糊里糊涂地度过了上个发情期之后,路明非每次上楚子航的课都有点磨磨蹭蹭,十分想翘课,然而最后还是来了。
      也是差点忘记了楚子航会在上课的时候用眼神确认他是否缺席。
      不过既然来了,路明非上课的时候虽然还是偷偷摸摸玩手机,但至少跟楚子航视线对上的时候都没在玩。不过路明非熬夜精神不济犯困得厉害,现在他就强撑着精神,跟视线移到这一片的楚子航看了个对眼。
      路明非露出一个笑容,淡淡的,让自己看起来不要太骄傲,两排牙要露不露,看起来一如既往地像个无辜的小熊猫。坐在他左边的女孩往外挪了挪位置,想跟这位露出智障笑容的大兄弟拉开点距离。
      现在已经接近年底,路明非的下巴藏在厚实软绵的围巾里,浅褐色的头发估计是脱下帽子时忘了顺,几根无伤大雅的头发乱糟糟地翘着,撑着下巴傻笑看向讲台的样子被距离模糊了点。像是透过一杯水蒸腾出的热气,看到的东西也是湿润温暖的。
      楚子航几不可察地低了个头,掩饰眼神里的笑意,点开下一张幻灯片。
      幻灯片背景由黑转白,莹白的光柱投射下来,楚子航站在那道光里用手画了画浮动在屏幕里的重点。他上课一贯认真,浑然不觉这束强白光打下来相当于直接强调了一遍英俊的侧脸和挺拔身形。台下专门来看脸的小姑娘悄悄地骚动了一会。
      路明非当然也发现了骚动,他撇撇嘴表示不是很懂现在的年轻人。楚子航就这样随随便便上个课居然也能撩起一群人,如果楚子航认真起来撩人那他们不是要上天。
      路明非撑着脑袋想了想,给楚子航发了条短信,“晚上在家做饭吗?我想吃火锅。”
      讲台上“嗡”了一声。
      楚子航不带停顿地讲完了这个内容,回来不动声色地摸了会手机。路明非很快就收到了回复。
      “等下课去买菜,好好上课,再发短信今天吃食堂。”
      楚子航虽然厨艺不错,家常菜拿的出手,用料精确的西点口感一流,但一直认为做饭浪费他的科研时间,他更愿意把做饭和往返餐厅的时间用来读书或者计算。通常楚子航在学校解决晚饭,带一个鸡蛋火腿三明治回家当做夜宵。
      而路明非搬进他家,吃过楚子航做的饭之后后再也不想吃食堂了,所以经常哭着喊着求他家的Alpha做饭吃……没错,现在楚子航是他的了。
      上个月的发情期,楚子航最终还是标记了他。
      
      
      本来路明非打完了抑制剂该去芬格尔家借住一晚的。
      可路明非在出门之前觉得自己膀胱都要炸了,还是强撑着站起来去了卫生间——他下身还是一塌糊涂,并不想让Alpha或者那个刚认识的Beta医生就这么把他扶出去。
      路明非不要人扶,自己一个人慢慢地走进厕所的时候都要被自己的身残志坚感动了。
      然后他好一会都没能出来。
      
      楚子航和芬格尔两个人在客厅本来是坐着聊天,可路明非一直没动静。
      “路明非怎么还不出来?”芬格尔打了个哈欠问。
      楚子航也有点担心:“可能在洗澡吧。”
      芬格尔听了听:“没听到水声啊,会不会是你家卫生间太臭,人家被臭味熏昏了吧?”
      楚子航刚想摇头,突然脸色一变:“……”
      他起身就往卫生间走。
      芬格尔看楚子航急了,反倒安慰起他来说:“你也别瞎紧张。打完抑制剂只要没有a放血或者放着他的面撸一发,这个发情期平稳度过没什么问题。你家卫生间能有啥?等等……不会是我想的那样吧?”芬格尔说着说着停下来看着楚子航,一脸你不是在逗我吧。
      楚子航表情凝重,点了点头。
      芬格尔一脸懵逼:“ Excuse me? 你居然在卫生间撸???”
      楚子航一脸尴尬地举起了贴着创口贴的左手:“你想多了。你来之前我一直都忍着,就是倒水的时候打碎了个玻璃杯,手被划了一道口子,Omega不能见血,擦过血的毛巾我洗过之后挂在卫生间里……我猜是毛巾上还有残留的血。”
      芬格尔先打开厕所门,然后迅速捂着眼睛退回来:“你说的好像很有道理,可看来今天你的节操还真是保不住了啊楚教授!”
      “现在怎么样?”楚子航也没去开厕所门,问芬格尔。
      芬格尔说:“还能怎么样?又发情了啊。刚刚打针的时候他不是说发情期推迟了三个月吗,他这种情况反应特别大也是正常的,但再遏制就……反正楚教授你这回临危受命,不提枪上场不行了。”
      楚子航皱了皱眉,拉住芬格尔:“你先别走。”
      楚子航进去的时候卫生间里面满是Omega的潮汐气味,空气都带着潮湿感。睡裤被踢在一边。路明非背对着门坐在地上,睡衣松松垮垮地挂在他微微颤抖的肩膀上,低着头,露出一截被水打湿成深褐色的发尾。
      路明非感觉今天晚上各种懵逼,突然发情也就算了,楚子航人好不占他便宜没标记他,都折腾了半个晚上了,他进卫生间擦擦大腿居然又发情了(他不知道毛巾被楚子航用来擦过血)。什么狗屁的性别和本能啊。之前路明非嘘嘘的时候还内心吐槽了一下,经过今天晚上的各种洗礼,以后泡楚子航大概是没机会了,毕竟这位中年帅哥今天是一个大写的柳下惠,成功地保住了路明非的节操,楚子航对他大概也没什么兴趣。不过现在看楚子航的表情就知道再次发情不好处理,搞不好以后不要说泡他了,估计不结仇就不错了……
      发情的时候生理反应就跟中了春药似的,满脸通红,四肢无力。路明非一下摔在地上磕得屁股一阵剧痛,眼泪都出来了,他哆哆嗦嗦强忍着没碰自己,可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楚子航从旁边绕过到路明非面前,把他抱起来的时候,发现他居然哭了。路明非满脸泪水,脸被本能蒸得发红,信息素浓得发甜,在楚子航怀里的微微发抖。他的眼泪从脸颊滑落到脖子上,睡衣松松垮垮地露出一截锁骨,光裸的腿根和下身被睡衣下摆稍稍盖住,楚子航的手臂稍微收紧了一点。
      本来今天楚子航是打算放路明非走的,他想要这个omega不假,可更想给他一点时间接受自己。楚子航想在在更平和的环境中给出更谨慎的承诺和得到更确切的回答。
      楚子航做事习惯于做到极致,目标指向清晰可见。如果他要挥刀打谁,他就一定会打中,因为他为此练习了一万次。挥刀的意义对于他来说就是能准确无误地把人打翻在地。如果喜欢路明非,楚子航不会在今天标记他,他要一个最终的路明非完完全全属于他的答案。他不会希望得到一个不确定的答案,也不想得到一个不情愿的恋人,更不想和一个不爱自己的人共度余生。
      可路明非又发情了,这是又一个更快地得到omega的机会。楚子航不知道该不该抓住它。而今天给路明非的机会剩不下多少了。他自以为冷静地想,路明非会选择被自己标记吗。
      是更快地得到他,还是会更快地失去他。
      可楚子航看着路明非湿漉漉的脸颊,鬼使神差地问出了一句话:“你愿意……成为我的Omega吗?”
      面容英俊的男人凝视他怀里的男孩,发出了共度余生的邀请。

  • 51#
    冰镇西瓜 更新于:2016-04-10 09:40:17 此章有肉
    冰镇西瓜
  • 我是一块红烧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