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三月

倒贴受不断引诱直男攻的肉
78 圈子: 侠客风云传 CP: 荆明 角色: 东方未明 荆棘 TAGS: 为肉而肉 狗血
作者
秋儿 发表于:2015-11-23 05:55:34 有肉
秋儿 有肉

我是一块红烧肉

    51#
    .⁄(⁄ ⁄•⁄ω⁄•⁄ ⁄)⁄. 回复于:2016-02-05 14:00:25
    .⁄(⁄ ⁄•⁄ω⁄•⁄ ⁄)⁄.
  • 哎吗好长啊哈哈爽థ౪థ
    顺手除bug
  • 52#
    ( ´◔ ‸◔') 回复于:2016-02-05 14:45:42
    ( ´◔ ‸◔')
  •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未明不哭不哭哦~~~二师兄对小师弟好点又不会死,傲娇真是麻烦啊(┑( ̄Д  ̄)┍),未明继续打直球吧,攻下二师兄的心,希望不要再有什么变故。(flag升起)
  • 53#
    = = 回复于:2016-02-05 19:23:06
    = =
  • 两人心里都有对方但始终有心结....
    希望他们最后能够得偿所愿。
  • 54#
    (  ͡°  ͜ʖ  ͡°) 回复于:2016-02-11 22:29:49
    (  ͡°  ͜ʖ  ͡°)
  • 未明儿哭的那段太戳心肝子了,二师兄要好好疼爱他才是
  • 55#
    (,,Ծ▽Ծ,,) 回复于:2016-02-12 18:38:50
    (,,Ծ▽Ծ,,)
  • 太太啥时候再更
  • 56#
    (  ͡°  ͜ʖ  ͡°) 回复于:2016-02-13 11:45:08
    (  ͡°  ͜ʖ  ͡°)
  • 资词!写得好!
  • 57#
    秋儿 更新于:2016-03-03 22:06:03
    秋儿



  • 未明起身环视了一下四周,岩洞内并无被入侵的痕迹,荆棘是自行离开的吧。现在还是清晨,荆棘一大清早能去哪里呢?虽说现在已临近漠北边境,也多日不见追杀他们的武林人士,但还是一刻大意不得。虽说以他们的武功早已不惧那帮喽啰,二师兄也向来自信得很,但此时他孤身一人,如果遇到什么万一需要照应……
    但荆棘自从与他出奔之后沉稳不少,似乎已不是那个任性妄为的青年,也许,他有他的考量……
    那么,他的离开就是思索后下的决心。还是说,荆棘是一直以来记恨于他,于是才悄然离去……
    未明对自己的胡思乱想苦笑了一下,饶是聪明绝顶,竟控制不住胡乱猜测起来。他来到洞口,晨光微熙,几声鸟鸣传来,为这荒芜之地增加了一些生气。与其做些没有根据的猜测还不如亲眼去确认一下。他紧了紧斗篷,随后踏出洞外,一边快步疾奔,一边四处眺望,找寻着那个熟悉的身影。


    栖霞岭最陡峭的那一处断崖上,劲装的精壮青年正悬空挂在崖壁之上。山风猛烈,亏得他足下功夫不错,竟稳稳攀在石壁上视狂风于无物。
    荆棘的视线紧紧锁在山崖另一侧的石缝中,那里全无落脚之处,却有一株白得仿佛发出光来的草叶在那扎根,其形如峰,白皙胜雪。
    太阳才刚刚从地平线上升起,洒遍山原,阳光一点一点的朝草叶生长的阴暗缝隙处移去。好不容易一步一步爬至这个位置,却再也没有落脚处靠近那草一步,只要它与日光一触,只怕所有努力都会白费。荆棘面上露出焦急之色,咬了咬牙,终于纵身一跃朝那处崖壁扑去。右手稳稳当当地拽住了药草,身子一沉便把它从石缝中拔了出来,但绝壁之上无任何落脚点,荆棘的身子很快朝下方坠了下去。
    还空着的左手“锵”得一声拔出魔刀,锋锐无比的刀锋扎入石壁,直没刀柄。单手挂在魔刀上凌空吊着,荆棘吐了口气,小心翼翼将草叶置入怀中,然后又拔出佛剑,插入更高处的石壁。轮换着左右手的刀剑一拔一插,终于一点点接近山崖顶部。一跃而上之后,饶是荆棘也仰躺在山原上喘息了好一会才缓过劲来。

    换了个姿势好让前方不被阳光射到,荆棘取出怀中的雪峰草细细端详。昨天夜里他半宿都在考虑究竟哪里有可能找得到;既然说生在此处,又无比珍贵,想必是极难采摘,那么只能是断崖绝壁之处了。
    想通这点时他立刻便起了身。既然碰触阳光便会消融,只能于日出之前找寻;也许该先和师弟知会一声,但师弟睡的正香,望着那脸总下不去决心叫醒,又想着晨曦时分必然会赶回,便悄无声息先行离去。找到此物倒是费时不久,但一来生在绝壁之上,二来于日出前伸手不见五指之时才能采摘,也着实费了他好些功夫。也不知这珍贵草药之下的悬崖埋了多少累累白骨,难怪师弟不愿去寻。

    他默默地望了一会雪峰草,方才发现这草药还开着花;叶片不是纯白,简直是透明色,在暗处发着星星点点的光芒。只要有了这个,那小子的状况应该会有所好转;他若好转,拖自己后腿的情况也会大大减少吧,从任何角度来说都没有坏处,自己不正是因为这个才来采摘的吗。
    他简直已经能想象未明见到此物时的表情,一定有一脸的敬佩,还带着很多惊喜……
    这毕竟是能让师弟真心开心起来的东西吧。
    说不定他还会露出那为数不多的,暖如阳春一般的真心爽朗的笑容……
    心仿佛被什么震了一下,手中草药差点落地。荆棘狠狠甩了甩脑袋,暗骂自己脑子怎么了,对着棵草药竟然像丢了魂一样。他将雪峰草重新收入怀中,朝来时方向奔去。


    经过一片高地时,他竟然听见这人迹罕至的地方传来了说话声。前方数个武林人士身着劲装,竟似华山弟子外观。荆棘微微一惊,蹙了蹙眉闪在一边。他并非畏惧他们,只是这些武林人士竟然能追踪至此让他颇为心惊,他已不是遇敌便冲上去砍的冲动少年,心想着就算要出手,也是在了解敌方人数和布置的基础上胜算大些。

    “师兄,你看,接下来可如何是好?我们是继续搜寻那两个魔头,还是……”
    “当然要搜!……但是,师妹的事也宜早不宜迟。”
    “唉,师父怎么就让师妹跟出来了呢!”
    “师父当然不会答应,不然师妹会瞒着我们偷偷跟来这儿?但师妹不听劝不愿回去,还我们一不注意就不见了,师父若知道,还不是一样狠狠怪我们头上。”

    师妹?荆棘身躯一震,华山弟子口中的师妹,自然是曹萼华了。她也到这个地方来了?而且还脱离了华山弟子的保护?
    定了定心神,荆棘继续凝神聆听华山弟子的对话。

    “那……我们还是先找师妹?”
    “哎,也只能如此……便宜了其他人了,现在不论谁杀了任何一个魔头,都会立刻名扬天下啊……”
    “只是师妹武功实在是……咳咳,反正只希望师妹千万别遇着那两个魔头……”
    “若遇上其他门派的师兄弟,我们也让帮着找找吧……”

    两人一面说一面走远了。荆棘暗自心惊,多日以来未与诸多门派的战斗,未曾想到竟然真的有人一路这么远直追过来。或许这些武林人士一开始真是为了弘扬侠义,但渐渐的在杀戮之下积累了越来越厚的仇恨,杀得双方谁也停不下来。更何况,现在不论谁取了他们性命,都会一跃成为武林中声望最高之人。
    眼下他对师弟倒不时分担心,毕竟一般宵小早奈何不了他,而那些老妖怪就算遇着一两个,只要不起正面冲突,师弟向来机灵脱身总是无碍。但想着毕竟放着未明落单在岩洞中太久不妥,荆棘还是想立刻展开轻功,尽快朝来时路奔去。不料一道凌厉的刀意朝他袭来,荆棘侧身闪过,只见身后不知何时多了几个八卦门的弟子,一击不中,正又畏惧又兴奋地瞪视着他。

    荆棘知道以他和未明的武功,早已不惧这帮宵小,但这些人总像苍蝇一样缠上来毕竟麻烦。荆棘眉头一锁,“锵”的一声拔出佛剑魔刀直指敌方:“你们一起上吧!我没时间一个个打。”


    未明走近他们休憩的岩洞时已颇为疲惫。疲累的不是他的身体,而是心。周围都找寻了一遍,但栖霞岭何其大,一时半会又哪看得遍,他只能先行回来。

    靠近洞口之时,第六感本能的让他停下脚步。岩洞里有人。他感觉到。但直觉告诉他那并不是他熟悉的人;他贴在洞口岩壁之上,屏住呼吸,聆听着洞内若有若无传来的说话声。

    “这里当然是他们歇脚之地,若是你的师兄弟前来搜查,岂有不翻得乱七八糟之理?可此处整整齐齐,睡卧之处干净无尘,老夫只需在这等上半日,他们自然自投罗网。”那声音阴恻恻的分外熟悉。未明用眼角余光瞥去,只见原本他与荆棘暂作休息的岩洞内,玄冥子正四平八稳的盘腿坐在正中。

    这一惊非同小可,未明抑制住狂跳的心,放缓了呼吸的速度,努力让自己不被发现。
    “可恨哪。教主如此器重于老夫的两个师侄,竟然全都置教主的大恩于不顾叛逃出教。老夫作为引荐人难辞其咎,若是不把这两个小子毙于掌下,老夫也不用归教了。哼,养不熟的狼崽子,老夫早该看出来。”
    未明蹙眉,现在他们被黑白两道追杀,虽已有觉悟,毕竟撞见高一辈的老妖怪不是他所希望的。玄冥子不说武功,精于用毒,其心更毒;未明甚至有时宁愿招惹龙王也不想招惹他。
    玄冥子恨恨的说话对象是坐于另一侧的人,未明瞥见茅草堆旁,一个年轻女子正瘫坐在那,显然竟是曹萼华。风鬟雨鬓满面烟尘,显然是长途跋涉吃了不少苦头。虽是坐着,姿势却分外僵硬,想必是被玄冥子掳来还点了穴道。

    未明并不能理解为何这女子这等聊胜于无的武功也要来加入追杀行列,只见她面上满是惊惧之色:“你,你别想再杀人!你快放了我……我爹,我爹他们很快就会到的。”
    玄冥子嘿嘿冷笑:“别说你爹不知道你来此,就算他知道了日夜兼程的赶来,但年迈力衰,连餐霞岭都翻不过,你指望他救得了你?”
    曹萼华咬着嘴唇,不说话。
    玄冥子继续冷笑:“至于我那卑鄙无耻的师兄,迂腐沉闷的大师侄,也不知道你落在我手,怕是远水救不了近火。”

    未明本已向后悄然退去,毕竟于他而言,曹萼华无关紧要,逃亡途中也并不想惹上极厉害的师叔。虽然他武功不弱,但要毫发无损战胜玄冥子几乎是不可能的事,甚至自己落单的情况下,对于能活着战胜玄冥子都并无自信。

    对于战事他一向能避则避。但听闻玄冥子辱及师父师兄却是心下愤然,脚步也不由自主停下。
    又听玄冥子道:“不过曹大小姐放心,老夫可不会杀你。毕竟你可是曹岱老儿的掌上明珠,有你在我手,要让你爹帮老夫一些小忙,总也容易一些。”

    曹萼华颤声道:“你、你要做什么?”
    玄冥子笑道:“别以为老夫不知道,我师兄一直希望大师侄能娶你过门。他跟你爹,哼……怕是早把对方当亲家了。你想想,一个名门正派的亲家,请我那师兄和大师侄吃个茶再商量婚事,师兄怎能不兴高采烈前去。当然,只要那时,你爹在那茶里做点小手脚,让我师兄师侄喝个穿心烂肺,他们死还不知道是怎么死的呢……”
    “你胡说,我爹才不会做这种事!”
    “本来是做不出的。可是老夫若告诉他,如不照做,老夫手一紧,劲一使,他女儿这标致的脑袋就滚落在地上,他权衡之下总也会做的。”

    饶是未明修炼了许久心性,闻言依然心绪涌动,杀意亦在心中弥漫开来。
    却听玄冥子又道:“至于这动手的时间么,不如就定在……”
    声音却越说越听。未明凝神聆听之时,忽然察觉到掌风竟然排山倒海般袭来,气劲浑厚,带着一股腥臭,显然带了剧毒。足尖一点向后飞去,于千钧一发之际避开了偷袭,未明一个翻身跳上前来,跃至玄冥子身前数丈之处。

    心道必然是方才心绪波动之时影响了内息才被察觉。既然已被玄冥子发现藏身于洞口,未明索性不再躲藏,含笑一拱手:“师叔。”

    “小子,你们可让师叔好找啊!”玄冥子嘿嘿笑着,眼珠在未明周围迅速扫了一圈:“你二师兄呢?”虽然打算扫除叛徒,玄冥子也知道这两人合力并不好对付,见荆棘不在不禁心生疑惑。未明笑道:“师侄一路遭人围堵,几近夜不能寐,体力的消耗上总是大的,我俩自然每日得外出寻些干粮,我先行一步回来,二师兄随后便到。”
    “原来如此。老夫还道你们兄弟倪墙,闹翻分开了呢!”
    未明含笑不语。他自是知道玄冥子只是随口试探,但这话依然让他心里一揪。然而表面上丝毫不动声色,玄冥子也一时看不出他虚实。

    他原先认定,这两个叛徒长途跋涉,一路又被黑白两道追杀,本该大伤小伤不断疲惫不堪才对。可如今看来,未明虽然消瘦了些面色也略显苍白,却中气十足精神奕奕;若再加上荆棘,仅凭自己之力拿下二人怕真不是易事。

    未明则是心思转得飞快。硬拼是万万拼不得的,再怎么天赋异凛,他也输了这老妖怪几十年的修为。那么,倘若让这老妖怪认定不能轻举妄动,想要劝诱于他,说不定就有了机会……

    玄冥子心中暗道既然探不清这小子底细,贸然出手只终究不妥。他有这个信心击杀未明,但若被这小狼崽子咬上两口,待会对付荆棘难免碍手碍脚,若能在荆棘赶来之前迅速而悄无声息处理掉东方未明,方可稳操胜券。

    玄冥子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把声音放柔和了些:“东方师侄,方才师叔说的话你都听到了。但是你要知道,你二人叛逃,教主震怒,还把错归在了我这这引荐人身上;因此要我带你们人头回去复命。师叔前来寻你们是听命行事,也是纯属无奈。”
    “这么说,追杀我们并非师叔本意了?”未明饶有兴致回应道,等着玄冥子的后文。
    玄冥子的声音更诚恳了些:“那是自然。我们同门一场,师叔向来器重你,还亲手传你武功,是也不是?”
    未明点头:“师叔的恩德,师侄向来铭记于心。”
    玄冥子叹道:“其实师叔思前想后,你二师兄他一早就露出叛意,只是我不忍下手而已。至于你,师叔心里清楚,都是你二师兄煽动蛊惑,你一时不查便被他诱骗而去。这话老夫在教主面前也是这般说的。”他望着未明,“只要东方师侄诚心认错,与老夫一并杀了你那不成器的二师兄,并与师叔回去,师叔必定大力保举与你,教主亦会不计前嫌,反而当你是有功之人。师侄啊,入我教你原本前程似锦,又何必继续过这过了今天不知明天的日子呢?”

    未明低头作沉吟状,半晌笑了一笑:“师叔说得好生在理。”

    玄冥子大喜,向未明招手道:“师侄过来,与我好好商量清理门户之事。”只听未明含笑道:“好啊。”已然相信了他的话一般,一步步朝玄冥子移步过来。

    曹萼华在后面忽得瞧见,玄冥子掩在背后的那只手指尖隐隐泛出紫气,显然是凝聚了剧毒掌力。她正要高呼提醒,喉中却发不出声音,玄冥子在与未明对话之时已顺手拍了她哑穴。

    未明行至距离玄冥子不到数尺之处,玄冥子左掌猛然拍出,砰得一声,毒掌结结实实打上了未明心口部位——
    玄冥子只觉得自己出掌之后有如拍在岩石之上,虽有骨骼断裂之声,自己的致命的一击劲力竟然被卸去了大半。玄冥子大吃一惊,方才发现未明竟早已抬起右掌护住心口,方才是与他对接了他一掌。
    与此同时,玄冥子只感觉自己腰腹的气海俞穴上一麻,就好像被蚊子叮了一口一样。
    他脑中轰然炸开,运起内劲向未明推去。未明一击得手,已然向后退去避了掌风。他捂着手腕,对玄冥子笑道:“师叔给我一下,我便还你一下,公平得很。”

    玄冥子咬紧牙关,手掌贴在腰间又拉开,从气海俞穴中抽出一支一寸来长的银针。气海俞穴被刺中后本就阻血破气,刺中其位的针尖微微泛蓝,显然淬了剧毒,麻痒难当的感觉极其迅速的朝那处弥漫开来。

    “这是神医送我济世救人之物。但医毒不分家,师侄发现拿来杀人确实便利得很。”未明似笑非笑道,“不妨告诉师叔,这针上除了从您架子上摸来的蛇毒,还混合了我在北地寻得的两种不知名毒草。就算师叔是用毒的行家,要解只怕也难于登天。”

    玄冥子脸色惨变,恨声道:“东方未明,真有你的!”未明微微笑道:“无毒不丈夫,师叔的教诲,师侄一直奉为宝训,从未忘记。”

    玄冥子大喝一声朝前扑去,双掌朝未明猛然推出,未明伸手格开。玄冥子一个翻身,窜出洞外。“好师侄,奉劝你一句,最好杀了这女人,免得她回头跟同门通风报讯,哈哈……”随后很快就不见了身形。



  • 58#
    秋儿 更新于:2016-03-03 22:06:58
    秋儿
  • 十一
    曹萼华惊惧地瞧着玄冥子消失的方向,似是还惊魂未定。
    跑得道真快。不过倘若不走,死得只怕还快。未明心道,经此一役,玄冥子就是解了毒,怕是也元气大损了。
    未明握住自己另一只挡下玄冥子全力一击的手掌,接上自己脱臼的手腕。

    只是对上一掌,手腕便脱了臼,可见其招式之狠厉出手之决然。玄冥子擅长用含毒之武功,掌上毒性既大,劲道的杀伤便减弱。方才上前之时,他伸掌护了胸前要穴,玄冥子偷袭的那一掌气劲也卸了大半,必然不至于震断他的心脉。他知道玄冥子出手必是杀招,因此事先护住心口,再自玄冥子松懈的瞬间予以反击即可。他有小无相功护体,体质又百毒不侵,即便是开碑裂石的一掌,真正伤到他的劲道也不足一成。

    饶是如此,胸口依旧气血翻腾隐隐作痛,泛出一阵腥甜。未明蹙眉,手腕上的伤根本不算什么,但那一掌蕴含了玄冥子数十年的功力,果然还是硬生生透过了他的掌心,略微的损伤了他的心脉。

    蹙着眉头捂住心口,身体有所损伤在他意料之内,已经比预计的好上许多。未明从怀中摸出两粒自制的伤药服下,又迅速点了自己胸前几处大穴,护住心脉。随后他双目微闭,缓缓回忆起曾在神医的药庐处钻研过医书来。

    神医药庐中的医书不但有护身保命、解穴救伤、接骨疗毒诸般法门,对各家武学所造成的内伤救治之法也有详加记载;未明将方才为功体“玄冥七杀”所伤到心脉,该如何调理真元、治疗内伤的法子在心中过了一遍,知道要做的就是尽快找个僻静之处打坐运功,依法疗伤,七日之内忌酒,忌荤,忌七情,便可逐渐恢复如初。
    僻静之处不好找,但总也寻得着的。至于期间要忌讳的,前两样都没什么,至于七情,经过重重磨练,未明早已不是当初热血冲动的少年,自行调整自己心绪,他亦觉得不在话下。

    以现在的修为暂时压住伤势不成问题。只是为确保不被寻到得换一处岩穴躲藏了。在这之前,他的目光先落在了还留在此处的不速之客身上。

    他朝女子缓步踱去,女子穴道被点动弹不得,眼见未明方才与玄冥子勾心斗角,只觉得他善意不显,不由花容失色,拼命地摇着头,面上写满了“不要杀我”。
    却见未明一挥袖子,随后腰间被一股柔和的隔空力道打中,正是一阳指的解穴之法,腿脚顿时恢复了自由,喉舌亦可出声。
    “你走吧。”未明言罢转身,在一块凸起的石台上盘腿而坐。

    “你,你真的放我走?”曹萼华的声音怯怯的,“你、东方公子,你不怕我告诉师兄他们你们行踪?”
    “玄冥子的话,十句若信了一句,便有你受的。”未明回应着,复闭上眼。他与曹萼华交情平常,而且这女子也未见得口风便多紧,更别提荆棘对她还有些不清不楚的情愫。按以往的风格为了不节外生枝,顺手杀掉的做法也在他考虑范围内。
    但是……
    未明想着。他已经答应了荆棘不再轻易杀人,荆棘好不容易才谅解他,他又怎能让荆棘再度失望。

    听着曹萼华低声道谢救命之恩,他淡淡道:“你便是通风报讯又如何?你们还有多少人,尽管攻上来。我二师兄虽没有主动动手的打算,却也不惧你们。只是他不喜欢我轻贱他人性命,我陪他冒这个险就是。”

    大不了就死一块吧。这一句被他咽了下去。

    曹萼华呆呆的望着他,半晌低声道:“荆公子真是好福气,能得你这般待他。”见未明略带疑惑的望着她,她又幽幽补上一句,“能为珍视之人这般迁就和付出,萼华好生佩服。”

    见未明略带讶异地朝他看来,曹萼华低声解释道:“只是……逍遥谷二徒叛逃是件大事,日子一久,除了‘艰险狡诈’‘杀人如麻’这些……跟你们动过手的人也在江湖上也传播着,关于两位公子一些不太见得的人的人的说法……”
    未明沉默。 ‘见不得人’只怕还是好听的说法,他当然想象得到会流传出去的都是些什么污秽不堪的消息,只不过当事人并不知道罢了。更何况这并非空穴来风;以及,虽然只是一些捕风捉影的消息,现下却轻易就给这女子察觉了事实。这略微出乎未明意料之外,但他也并不奇怪,女孩的心思总是更敏感些的。

    “东方公子。荆公子……真的即刻就来么?”
    “师兄……来也罢不来也罢,曹大小姐又何必如此关心。”

    曹萼华竟然没有立刻离开的意思,犹豫了半晌又,又继续道:“只是……萼华见东方公子提起荆公子时,念到他名时常停顿,又会不自觉瞥着洞口,眉宇间略有忧色;东方公子与荆公子的相处,怕是苦多余甜。”她顿了顿,继续问道:“不知为何,东方公子依然还是这般的……

    “你又知道什么?”心知女儿家总是敏感些,但这种心情被窥探的感觉让未明不悦:“大小姐千里迢迢来此,难道就是为了说这有的没的?请吧,莫等我改变主意。”

    他早就不是曾经的东方未明,就算那清脆的少年音随口说出之话都带了三分狠厉之意,曹萼华心下骇然,依然硬着头皮坚持道:“我、我现在还走不得。”她急道:“萼华来此就是为了寻两位公子,又哪有寻着便走的道理?”
    未明抬了抬眼睛,微有讶色。“找我们?”

    “不错。萼华一路偷偷跟来漠北,便是想劝两位公子,万望回心转意,回归武林正道。还有人在一直等你们回去……”
    未明饶有兴致的盯着曹萼华,语调中带了些许嘲笑之意:“曹姑娘,别说现在我们是武林公敌,人人杀之而后快;就说我等现在是正还是邪,曾几何时轮到姑娘关心了?”
    曹萼华咬了咬嘴唇,柔声道:“萼华自知这劝告不自量力,但……谷大哥这样日渐憔悴下去,总也不是办法。还有无瑕前辈……”
    未明心中一动,“他们怎么了?”中原武林之事他们已不甚关心,能让未明留心的,无非就是谷月轩在武林大会上脱颖而出,临危受命,担下了盟主一位这一消息。

    “无瑕前辈病了很久,谷大哥也是日渐消瘦。萼华武艺低微,能做的也是每日去谷里帮忙洗刷衣物,打理些日常的活儿,除此之外也帮不上他们分毫。谷大哥很忙的,除了对付天龙教的频频动作和调解门派的纠纷,其他时间都在照顾无瑕前辈……除此之外就没见他怎么说话,见着我也只是很温和的劝我回去。他从不抱怨,但萼华知道他心里的苦……有次晚上他多饮了几杯,那是他说话最多的一次,不停念叨着你们怎么还不回家……萼华终于知道能让谷大哥舒心的唯一办法,只有将两位公子劝回来……”

    明明只是听着陈述,未明竟觉得心中蓦的一酸,只能别过头去,让自己的表情藏在暗影之中。

    “难道,你偷偷一个跑来漠北,是为了帮他劝我们不成?”他调整了下情绪,顺口问道:“大师兄自己都没有来,以你的武功居然孤身犯险,也是不要命了。”

    曹萼华急道:“谷大哥不能来的,他一直在与各门派商量对抗天龙教事宜,勒令为集中力量最好召回各派分散的弟子……他实在走不开的。”
    ……各派弟子一旦被强制召回,追杀他与荆棘的人便少了。未明只一听便了然于心。

    又听曹萼华继续道:“东方公子,萼华亲眼所见,只要你们回心转意,中原武林一定还有一席之地的。你们……”
    未明打断道:“就为这个,你便一人跑来漠北劝我们?”他盯着曹萼华,“你有没有想过,你的劝告无济于事,甚至你活着见到我们的可能都微乎其微。”

    曹萼华怔了良久,缓缓道:“怎么也得帮着他劝劝你们……萼华实在不喜坐视谷大哥日渐憔悴又无能为力…”她继续道:“萼华是自己决定只身前来漠北的,书也未留,爹爹还是谷大哥都不知道。便是死于半道,也绝迹不会牵扯爹爹为我冒险。”
    “你这般为他,他可知道?”
    曹萼华勉强笑了一下,“萼华知道谷大哥不喜欢我的,我为他缝的衣裳,他一件都未曾穿过……每次去谷里帮忙,他也总是很温和的劝我回去,他甚至不愿意直接唤我名字……我只是、只是拼命想为谷大哥做点什么,无论什么都好……只要他对我好一点点,我就很开心啦。不管他心意如何,至少我、我为他帮了一点儿忙……”她说着说着,眼圈有些泛红,别过脸去抹了抹脸颊,竟然已掉下泪来。

    明知没有结果何必强求?这么想着的未明却沉默着。思绪又有些浮动,毕竟……如果是自己,没有丝毫立场这样去说别人。
    明知没有结果。
    他再次望着曹萼华,似乎在探查她话语的真伪。半晌目光渐渐柔和,他道:“师叔有没有伤你?”

    曹萼华抹去了泪痕,勉强笑道:“我没事的,他没对我动手,只是……”她迟疑着,又摇摇头:“不,没什么。”
    未明也未多问,他将目光转向洞口,不知不觉已过一天,暮色苍茫。

    “入谷第三年的盛夏,我曾与两个师兄一道去擒拿个急难对付的飞贼。”
    曹萼华闻声一怔,抬起头来。
    “结果那贼人使诈,我们被困在一个小山村里。整整五个日夜找不到粮食。”少年的声音在岩穴中回荡着,陈述着悠远的回忆。“只有大师兄的包裹里还有点少得可怜的储粮,每日他把当日的量分给我们,并嘱咐一定要省着吃。”
    曹萼华吞了口唾沫默默听着,未明语气很平淡,她却想象得到当时情况一定很难熬。
    “终于还是到了分最后那点粮食的时候。我的那份是二师兄递过来的,两片干馒头而已。我合着井水一口气吃空了……二师兄就在旁边看着我吃,明明没什么精神了,还不忘笑话我的吃相……”
    曹萼华忍不住道:“荆公子定然是想分散你的注意力,这样便、便不会那么饿了吧。”
    未明继续淡淡道:“直到等到两日后脱困,我与大师兄感慨这次的艰险,幸亏大师兄带着储粮又分配到位,那两片馒头真是救了我命一般……大师兄看起来却很吃惊。”
    他望着曹萼华:“曹姑娘知道为什么么?”
    曹萼华道:“难道,难道是荆公子给你的,和他口中说的不一样么?”
    未明缓缓道:“那两片干馒头是我与二师兄一并的干粮。”
    曹萼华惊道:“莫非……”
    “不错,他觉得他还能撑。为了避免这个不济事的师弟死于非命,他把自己的那片也给了我。”
    他继续道:“事后我与二师兄道谢,虽说大恩不言谢。但二师兄只是很不以为然的说不过就是两片干馒头,我居然激动成这样真是没出息。”

    他笑了笑,继续道:“但我却知道,那并不是两片干馒头,而是他全部的粮食。他仅有的,全部都给了我。”他缓缓道,“我那时便打定主意,二师兄把全部的都给了我,有朝一日也我会把我的全部都给他……”

    曹萼华默默听着,心下不由感动。她柔声道:“荆公子如果知道你这份心意,一定也会很感动的。”
    “承你吉言。”未明淡淡一笑,心下却不禁感叹,自己也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居然轻易就吐露了心事。但自从出奔之后,能够正常说话的对象只有荆棘,且还没算上两人冷战的日子。自己表面上向来心宽豁达,但那丝丝缕缕的寂寞和不甘一直压在心底,无人吐露,如今多少说了些出来,心中也舒畅不少。

    “曹姑娘知道怎样才能帮上大师兄的忙吗?”
    曹萼华目中露出期盼之色。
    “现在便去与华山弟子汇合,让人护送你回去,不要再落入玄冥子手中就是帮他最大的忙。”
    曹萼华咬着嘴唇低下了头。

    “不用担心师叔找你麻烦。他再怎么精于用毒,没一个日夜也不能把血海棠的毒都逼出来。”
    “……萼华明白。”曹萼华起身朝未明施了一礼,“是萼华无能,劝不回公子。。但,萼华不会就这般回去,若是碰上同门或者其他门派的师兄们,萼华还是想尽一点绵薄之力,为在意之人尽一份心。”
    “……曹姑娘这又是何必。万一又遭遇什么变故……”
    “不会有什么变故了……”曹萼华的笑容有些凄凉,她幽幽朝未明望了一眼,低声道:“我的不成的啦,能做几分是几分罢……”还没说两句,年轻女子的身子晃了一晃就,竟然倒在了地上。
    未明微微一怔,随后上前蹲下,把住了女子脉搏。方才就见她脸色苍白目光发直,他还道她是疲惫不堪又受了惊吓,此时一探她脉象,不由眉头紧锁。

    “师叔喂了你药,是也不是?”
    曹萼华默默点头,勉强笑道:“原本不想劳烦东方公子的……他怕我逃走,或者在事成之前脱离他的掌控,就要我服下那药丸。我、我本得每天服用解药才可以。只要一日不服,便、便……”
    “便肌肤成石,鲜血成冰而亡,他并没有骗你。”
    曹萼华咬着嘴唇默默点了点头。

    “那是七涎丸,由七种毒蛇的毒液配成,毒性至阴至寒,而且无药可解。”
    “那、那我所服的解药……”
    “不过是另一种毒药,以毒攻毒可以暂时压制七中毒蛇的毒性,但时日一久,百毒齐发,人只会死得更惨。”
      “…………不碍的。”虽然早就知道玄冥子一走,解药无望,想到自己毒性发作即将惨死还是脸色变得厉害。“现在,萼华……只有一日可活……?”
    “……原本确是如此。”

    玄冥子要杀的人,通常就是活的时日或多或少的问题。并非所有人都同时具备相当的心计的武功,更何况毒一领域,能与玄冥子并驾齐驱者也就那几个,能解他下的毒的人就更少。

    未明想着自己现下自顾尚且不暇;而且他早就不是那个见人有难就冲上去舍己为人的热血少年,就算放任这女子去死,也不会激起他丝毫罪恶感吧。然而自他们叛逃之后,逍遥谷自是乱成一团。谷月轩任盟主后忙上加忙,曹萼华时常去谷里帮忙杂事,照顾生病的无瑕子,仅凭着这一点就让他无法对她命在旦夕却无动于衷。

    他沉吟道:“但此毒为阴寒之毒,虽然没有解药,我若用天山六阳掌引你内息,理应可以将毒性拔除。你坐好,我这便运功。”
    死里逃生,曹萼华长吁一口气,低声道:“东方公子,那便麻烦你啦。”

    他让曹萼华盘腿而坐,随后将掌心贴在女子后背要穴之上,将一股柔和纯正的内力运了过去。

    然而内力刚刚输入对方体内,他却发现曹萼华体内的毒性却突然变了。
    原本阴寒至极的毒性仿佛忽然转了性,变得寒热相间,不但没被内力化解,反而被催发了一样,越发强烈快速地流至人体四肢百骸,惨叫从女子嘴里发出,未明只觉得那毒素像活物一般,以极其生猛的气势的朝掌心涌来,他心下骇然,只能推出掌力——只听砰得一声,女子的身子如断线风筝一般飞出,撞在石壁上又跌落下来,一动不动。未明忍住心脉之处的钝痛,走上前去翻开女子身子,只见曹萼华面色青灰,毒性已经浸染了她全身脉络,已然香消玉殒。

    未明手足冰冷,他猛然明白玄冥子所喂的并不是七涎丸,而是七涎蚀心蛊——
    由七种毒蛇的毒液养大一条毒蛊,不论是症状还是脉象都与七涎丸完全一样,却不是毒,而是一种蛊虫。失算了,他原本万万料不到世上真有人能配出这种蛊,毕竟失传已近百年——或许是五毒宝典帮了师叔的忙。

    这是活着的毒药,可遵从蛊主意志入侵宿主身体,而且它彻彻底底毒无法可解,连玄冥子自己都没有解药。而且它还会反扑运功企图化解毒性的施救之人,未明若推出掌力迟上一步,只怕成了那蛊新的宿主。蛊不比毒,未明在这领域也涉猎不深。
    玄冥子原本就没打算利用完后还让她活着,曹萼华不过是一个用完即弃的试药者。


    深深吐了一口气,未明忽然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他转过头,顿时浑身一僵——他看见的是同样一脸震惊的荆棘,正扶着洞口,眼神直直钉在地面上的曹萼华身上。

    荆棘与路遇的武林人士纠缠良久,方才赶到他们留宿的山洞。拳掌与身体相撞的声音就是那时传来,他连忙跃至洞口,映入眼帘的正是女子的身子被未明一掌打得飞了出去的画面。

    他踉跄着上前,一把推开未明,然后将女子纤弱的身子扶抱起来。他颤抖着探上女子颈间的脉搏,终于确认了曹萼华已然没了气息。

    “为什么……”荆棘颤声道,他此时终于注视在了未明身上,眼神如钉子一般,盯得未明有种被扎出血了的错觉。“为什么……要杀她?”

    “我……”未明嚅嗫着嘴唇,却说不出话。那种场景确实让人百口莫辩,饶是向来巧舌如簧,在荆棘悲愤交加满怀怨怼的目光注视下竟然喉咙被噎住了一般。
      “我告诉你,她根本就不是追杀我们那路人。”荆棘咬牙切齿道,“就算你不知道这些。她的武功与常人几乎无二,一介弱女于你能有什么威胁,你就这般容不得她!”

    未明微微闭上双目,尽可能将语气放低一些:“二师兄,我确实没有杀他的理由。”
    “但是你怕她走漏消息,把我们行踪暴露给她师兄弟,是不是?”荆棘面色有些惨然,喃喃道,“所以你没有放过她,就像对被你灭口的人一样。”
    “二师兄,她中了师叔的毒,我想给她逼毒,但毒性太烈反扑于我才……”

    “你不用再狡辩了。我一开始就不该信你。”荆棘冷然道。虽然早就对未明答应他不再滥杀的承诺抱有疑惑,还是残存了些许希望,师弟不会一步错步步错,师弟会改掉犯下的大错……一切的一切都在曹萼华的尸体落在地面上时化为泡影。愤怒和失望不断冲击着荆棘的心,也许更多的是痛心。这一次。荆棘想。这一次,真的不能再原谅他了。

    耳边传来的冰冷的质问,让未明身子发僵。他呆呆望着荆棘怀中紧紧抱着曹萼华的身体,那汹涌着冰冷的愤怒的眼神直直刺在他身上。曹萼华就靠在师兄的肩膀上,那无言的距离感告诉未明,因为曹萼华的死,师兄从身到心都在把他拒之门外。

    荆棘是追着她一路过来的吗?未明不禁想到。他无法抑制自己这样去想,自己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徒劳的吗?

    能做的全都做了。执着于本就不属于自己之人,自己这么不知好歹想要逆天而行,上天就送这么一出好戏给他么?

    未明忽然不由自主地发出惨笑。“是啊。她是我杀的。”

    荆棘瞳孔顿时收缩,“你……”
    “二师兄,你待如何?”他听见未明冷冷道,“要为她杀了我么?”

    沉默在两人之间弥漫,与此同时弥漫开来的还有逐渐冰冷的气氛。
    这一次。荆棘想。这一次,真的不能再原谅他了。

    他听见锵得一声,荆棘已从腰侧剑鞘拔出魔刀。
    几乎是与此同时,凌厉的刀风朝他袭来,未明却动也未动;那道刀风就这样从他脸颊边擦过,一缕黑发被切下飞向半空,身后咯啦之声不断,未明背后紧贴着岩壁的石头已被刀气切成数块,坍塌下来。
    未明怔了一怔,回过头来之时,正看到荆棘归刀入鞘,随后抱起曹萼华的身子,朝洞口走去。

    未明如遭雷击,他蓦的想到,长久以来都坚持了下来,又怎能在这时意气用事?
    他急忙跟了上去,“二师兄,我只是……”
    “别跟着我。”他听见荆棘冷淡的声音,“你自己去漠北吧。”

    这句话就像一记鞭子,抽得未明几乎站不稳,向后退了两步。

    荆棘心中一抽,差点伸手去扶他。但只一动就发现自己手上还抱着自己的初恋——尸体已经开始僵硬,貌美如花的女子,明明是一个无辜者,生命却凋零在了荒芜的北地上。

    眼见荆棘继续往洞口,未明有些踉跄的冲到荆棘身边,伸手拦住他去路。
    “师兄,这不是你想说的话。”他的声音有些发涩,“你说话总是不想那么多的。你、你现在心情很不好,又是一早出去太累了,缓一缓你就会改变主意的。”

    他努力勾起嘴角,让自己露出一个微笑,在任何朋友面前他总是这么笑着来得到温和友好的对待,几乎成了他的本能,“二师兄。不要走。”

    荆棘目光不禁再次落在他脸上。这张脸上的笑容能让任何人见了都觉得亲切舒心,他却知道这不过是一副面具。这个认知让他越发莫名的愤怒起来,简直恨不得马上就把这该死的面具打碎。
    “我不想再看见你这张脸!”

    笑容在未明脸上僵住。荆棘说完便别过头去,这次他终于大踏步地离开了洞口。

    未明终于没有再追上前去。他似乎有些累了。他默默走到岩壁边的石台旁,坐了上去。

      “二师兄。我只是……”仿佛才反应过来,未明对着空气喃喃说着未完的话,“……只是想陪着你而已。”

    就连这样,仅仅连这样都……

    方才起,从头脑到身躯一直都麻木着。感官好像刚刚才开始回到身体。不仅是普通的触觉,还有奇异的痛感,从心口开始一直侵蚀着四肢百骸。

    气血一阵翻涌,心口蓦然剧痛起来。未明紧紧掐着胸口,被伤到的心脉之处痛得他眼前发黑。他想运气护住心脉,不料内息却无法因意而动,心绪被悲恸搅得厉害,未明咬着牙,手指狠狠地掐进身下石台之中。
    淡淡的腥味从喉头溢出,有腥甜的血液涌到口中。未明捂住嘴,迫使自己硬是把涌到喉头的鲜血全吞咽了下去。

    事已至此,他不想让身子看起来和心一样千疮百孔。





    -------------------




    tbc

  • 59#
    QAQ 回复于:2016-03-04 00:42:15
    QAQ
  • 不要啊……未明儿QAQ
  • 60#
    /(ㄒoㄒ)/~~ 回复于:2016-03-04 03:35:29
    /(ㄒoㄒ)/~~
  • 这误会简直……万刀攒心啊_(:з」∠)_  二花好死不死偏要这么死……想干爆师叔
  • 61#
    .⁄(⁄ ⁄•⁄ω⁄•⁄ ⁄)⁄. 回复于:2016-03-05 10:31:59
    .⁄(⁄ ⁄•⁄ω⁄•⁄ ⁄)⁄.
  • 虐的肝疼
  • 62#
    = = 回复于:2016-03-06 21:15:45
    = =
  • 不求HE但求不要带着误会BE
  • 63#
    = = 回复于:2016-03-08 16:21:43
    = =
  • 二花居然这么快就死了 笑cry
  • 64#
    = = 回复于:2016-03-09 10:13:45
    = =
  • 心疼,然而找不出解开他们死结的方法。
    希望未明儿最后能够得偿所愿。
  • 65#
    ( ´◔ ‸◔') 回复于:2016-04-02 11:49:01
    ( ´◔ ‸◔')
  • 停在这里好虐啊啊啊啊啊
  • 66#
    = = 回复于:2016-04-17 11:08:46
    = =
  • 想剁了师叔那个老不死的!╰_╯
  • 67#
    = = 回复于:2016-05-19 22:53:12
    = =
  • 说好的tbc。 大哭 我未明儿还吐着血呢(⑉꒦ິ^꒦ິ⑉)
  • 68#
    = = 回复于:2016-05-24 09:50:51
    = =
  • 最近吃荆明吃得停不下来……
  • 69#
    = = 回复于:2018-06-05 23:41:30
    = =
  • 啊啊啊啊呜呜呜看不到肉了
  • 70#
    = = 回复于:2018-06-12 00:10:40
    = =
  • 啊啊啊啊啊啊一定要解开误会啊 卡在这里太扎心了
  • 71#
    = = 回复于:2018-08-02 11:08:04
    = =
  • 这个文我一直在等啊等,太太你什么时候能回想起你曾经挖下的坑啊(╥╯^╰╥)
  • 72#
    = = 回复于:2018-08-02 11:11:02
    = =
  • 这个文我一直在等啊等,太太你什么时候能回想起你曾经挖下的坑啊(╥╯^╰╥)
  • 73#
    ( ´◔ ‸◔') 回复于:2018-10-11 23:27:57
    ( ´◔ ‸◔')
  • 不知道什么时候阔以更新……卡在误会上有点抓心挠肝的感觉
  • 74#
    ( ´◔ ‸◔') 回复于:2018-10-11 23:28:10
    ( ´◔ ‸◔')
  • 不知道什么时候阔以更新……卡在误会上有点抓心挠肝的感觉
  • 75#
    = = 回复于:2018-10-16 17:02:33
    = =
  • 太太求更新啊,卡在这里太难受了
  • 76#
    = = 回复于:2019-10-05 15:41:56
    = =
  • 竟然坑在了这个地方…………在哪里才能看到后续啊!!我哭了!!
  • 77#
    = = 回复于:2022-09-16 12:05:00
    = =
  • 啊天呐怎么坑在这里
  • 78#
    = = 回复于:2022-09-16 12:05:05
    = =
  • 啊天呐怎么坑在这里
  • 79#
    = = 回复于:2022-09-20 19:54:11
    = =
  • 我还以为更新了呢,不行,我不能一个人悲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