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尘世是一块满是甜味的蛋糕

没有产的产卵play
11 圈子: 惊悚乐园 CP: 叹封 角色: 封不觉 王叹之 TAGS:
作者
肉肉肉肉肉 发表于:2015-11-17 22:54:47 有肉
肉肉肉肉肉 有肉

我是一块红烧肉

    1#
    (  ͡°  ͜ʖ  ͡°) 回复于:2015-11-18 07:11:11
    (  ͡°  ͜ʖ  ͡°)
  • 呼呼呼呼呼觉哥好美味
  • 2#
    .⁄(⁄ ⁄•⁄ω⁄•⁄ ⁄)⁄. 回复于:2015-11-18 11:15:12
    .⁄(⁄ ⁄•⁄ω⁄•⁄ ⁄)⁄.
  • 要优雅,不要污
    | ू•ૅω•́)优雅的看全文
  • 3#
    .⁄(⁄ ⁄•⁄ω⁄•⁄ ⁄)⁄. 回复于:2015-11-18 15:17:23
    .⁄(⁄ ⁄•⁄ω⁄•⁄ ⁄)⁄.
  • 要优雅地看完全文+1,要优雅……优雅……优雅……
  • 4#
    .⁄(⁄ ⁄•⁄ω⁄•⁄ ⁄)⁄. 回复于:2015-11-19 08:03:28
    .⁄(⁄ ⁄•⁄ω⁄•⁄ ⁄)⁄.
  • 要优雅不要污233
  • 5#
    = = 回复于:2015-11-22 21:01:20
    = =
  • *罒▽罒*
  • 6#
    (  ͡°  ͜ʖ  ͡°) 回复于:2015-12-11 21:37:05
    (  ͡°  ͜ʖ  ͡°)
  • 发送评论可见?
    • 注册登陆即可
      评论于 2015-12-11 21:42:21
  • 7#
    .⁄(⁄ ⁄•⁄ω⁄•⁄ ⁄)⁄. 回复于:2015-12-15 01:50:37
    .⁄(⁄ ⁄•⁄ω⁄•⁄ ⁄)⁄.
  • ⊙▽⊙
  • 8#
    = = 回复于:2015-12-20 00:33:27
    = =
  • 什么情况?
  • 9#
    = =发表评论可见? 回复于:2015-12-21 15:07:36
    = =发表评论可见?
  • 诶.....回复可见吗?
    • 注册登录即可
      评论于 2015-12-21 19:11:41
  • 10#
    = = 回复于:2015-12-21 15:35:13
    = =
  • 诶.....回复可见吗?
    • 注册登录即可
      评论于 2015-12-21 19:11:55
  • 11#
    = = 回复于:2015-12-26 01:53:06
    = =
  • 什么情况
  • 12#
    = = 回复于:2015-12-26 21:02:26
    = =
  • 美味(ˉ﹃ˉ)
  • 13#
    (,,Ծ▽Ծ,,) 回复于:2015-12-27 13:04:43
    (,,Ծ▽Ծ,,)
  • 神马情况,看不到?
  • 14#
    (  ͡°  ͜ʖ  ͡°) 回复于:2016-01-01 15:27:12
    (  ͡°  ͜ʖ  ͡°)
  • 觉哥乖乖被吃吧。
  • 15#
    = = 回复于:2016-01-01 18:57:32
    = =
  • 看不见,回复可见吗?
  • 16#
    .⁄(⁄ ⁄•⁄ω⁄•⁄ ⁄)⁄. 回复于:2016-01-04 23:38:41
    .⁄(⁄ ⁄•⁄ω⁄•⁄ ⁄)⁄.
  • 什么情况啊啊啊
  • 17#
    = = 回复于:2016-01-07 00:10:26
    = =
  • 怎样才能看啊
  • 18#
    = = 回复于:2016-01-07 00:10:26
    = =
  • 怎样才能看啊
  • 19#
    = = 回复于:2016-01-07 10:22:57
    = =
  • 我要看全文
  • 20#
    = = 回复于:2016-01-07 15:42:02
    = =
  • 我要看全文,要吃肉。
  • 21#
    = = 回复于:2016-01-07 16:44:39
    = =
  • 注册登录可看肉…
  • 22#
    (=ˇωˇ=) 回复于:2016-01-10 16:13:54
    (=ˇωˇ=)
  • 23#
    (  ͡°  ͜ʖ  ͡°) 回复于:2016-01-16 12:36:48
    (  ͡°  ͜ʖ  ͡°)
  • 不能看吗
  • 24#
    = = 回复于:2016-01-24 08:55:05
    = =
  • 看不见……
  • 25#
    肉肉肉肉肉 更新于:2016-01-24 14:08:02
    肉肉肉肉肉
  • 搬一下前文……还想着写完再搬的,但现在……

    p.s.隐藏部分需登录

      这是一个疯子。

            他大咧咧坐在干稻草上,一言不发地盯着我。裹着破破烂烂的深紫色法师袍,苍白的皮肤在昏暗的油灯下显得极为可怖。中长头发一半乱糟糟绑在脑后,另一半垂在脸颊旁,挡住了侧脸和脖颈的淤青红肿。

          与魔鬼签订契约的堕落法师,帝国最可怕的敌人之一;也是被关在地下两个星期,明天要被当众处决的犯人。
        
          不知从哪传来的水滴声哒哒地滴着,让整个牢房都呈现出诡异的气氛,我的呼吸声突然变得格外明显。
      
         ……魔鬼的力量吗……我不自觉地想到……不可能的。我晃了晃脑袋,继续站在枷板旁。

           空气仿佛都变得粘稠了起来,突然一阵大笑声炸起,我几乎被吓得坐在地上。笑声由大转小,却变得癫狂尖利。我握了握手中的剑,感觉滑腻的冷汗慢慢凝成汗滴,沿着剑柄往下滑。笑声还在持续着,变成了低喘的断续气音。

         我一边向前挪去,一边用另一只手捏紧了警示水晶。他却突然止住了笑声,抬起头看我,眼睛极亮,浓厚的黑眼圈和污垢并不能掩饰原版面庞的清秀。

         他一步步见我走近,突然又瘆人地大笑出声,我不禁愣了一下,他嗤笑着伸出手。我不知被什么蛊惑了,呆呆地看着发愣。

        那只手骨节分明,手腕处还残留刑罚留下的细小鞭痕,他手心向上翻转,手中有几根稻草和草屑。

        “你喜欢吃草吗?小奶狗~”他戏谑地说,又止不住大笑出声,声音嘶哑低沉,带着恶意,傲慢至极。

         令人讨厌的家伙,我又走回原来的位置,没有理会他。

        他乐不可支地笑着,仿佛把肺都笑出来,笑声回荡在空旷的房间里。我并没有看到他望着我的莫测眼神和嘴角奇怪的弧度。

        我叫王叹之,普通的见习骑士,和别人不一样的只有一个将军爸爸。队长向来不待见我的懦弱和奇怪拗口的名字,恩……还有莫名被他未婚妻表白。于是我被分配下来接受这棘手的任务,直到两个小时候处刑开始。

         我抽空向窗外望了望,今夜没有月亮啊。

        二

      我从未觉得两个小时这样难熬,昏暗压抑,还有漏出的令人毛骨悚然的呼吸声。

         大概是我的脸色过于难看,连无光的地下也遮拦不了。
      
         “我还真是倒霉啊……你是这样想的吧?惯于推诿责任和抱怨别人……啧啧……”牢中的犯人又开口了。
          
           我没忍住回了一句“你又知道些什么?”下一秒我便后悔了——他一脸早已知道的表情看着我,浅色刻薄的唇勾起来。

          “有什么大不了的啊,有一个沉迷女色小肚鸡肠的队长,不分主次地把一个菜鸟派过来……这样的小事?”

          我骤然惊起,不可思议地望着他。

           他脸上笑弧不减,换了个姿势懒洋洋倚在稻草堆里。

           “好奇我怎么知道的吗?你还不如好奇一下为什么只见过几面的女孩会向你告白吧……你也很奇怪吧……”

         我的脑子陷入了当机,这件事并没有其他人知道,我没有说过,队长也不可能找一个囚犯抱怨。

          “是我做的啊~”他把脸凑过来,轻轻呼气说着。

          “怎么可能……”我已不敢看他的眼睛。

           他确突然严肃地直起了身子,装腔作势地鞠躬伸手,说“我叫封不觉,是一名追求爱与和平的大法师。”

           什么鬼……而我竟然没有对上述槽点慢慢吐一句槽,像魔法一样,在他说出第三个字开始,就有一张不知名的奇怪力量攥住了我的心脏,我感觉到它扑通的跳动,和身体深处涌起的不知名悸动酸涩。

          这就是魔法吧……我的思绪飘在空中,绝望的注视着自己呆若木鸡的丢人样子,却还是忍不住把这个名字放在舌底咀嚼舔舐。

          封不觉……封不觉……觉……觉哥……

           我几乎忍不住叫了出来,然后急刹刹止住了。

           不知不觉间他已和我面靠面,只有一个指尖的距离。

          “把我忘的那么彻底吗?”他冲我耳廓呵气,“恩?小叹?”

        我却着了魔般只顾定定地注视他裸露出来的苍白的脖颈,青色的血管交织隐在其下,仿佛轻轻一按就会充血变红变紫,舌尖舔过去,一定是冰冷滑嫩的触感,我可以用牙齿叼起那一小块嫩肉反复摩挲,看他失神战栗,眼睫因快感和轻微刺痛润湿的样子。

          我半晌才反应过来他刚才的问话,愣愣地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犹犹豫豫地说:“我没有见过你……”

          他装出一副心痛的样子,仍用调笑的说着:“我们可曾经是那么亲密的关系啊……”

         我下意识地追问来一句。

         封不觉向后又仰倒在稻草丛中,支起两条腿,道“你是我养的小狗啊……”说罢就乐不可支地笑起来。

          我简直不知道要说什么好,完全没有了脾气。他突然用脚抵住我的膝盖,另一只脚踩地,像猫一样轻捷跃起。然后拉过我的手,狠狠咬了一口……

       再往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我就这样莫名昏了过去,视线最后一幕是他蘸着我的血在空中画着奇怪的东西,世界变得血红。


          紧张的气氛蔓延在偌大的议会厅里,首位的少年将领暼了眼面前战栗的第三队队长,随手把材料扔到一边,然后猛然发力,徒手把他捏起来砸到墙上。

         “还是小看你了啊……早就埋好的棋子吗?”他推开窗户,望着天空的血红之月自言自语道。

         脸庞在血色照耀下悚然扭曲,稚气未脱的声音带着病态的兴奋:“这样才有意思啊,挣扎越久,最后猎杀的刻就越值得纪念……”

         然后脑袋被狠狠敲了一下,那人一边把酒瓶中酒喝光,一边无可奈何地按下鬼骁的脑袋说:“你还是先考虑怎么写报告吧。”




    说来惭愧,我是被一阵浓烈的香味唤醒的。

         睁开眼睛时一阵眩晕击中了我,我晃晃头,揉了揉发软的腿,继续躺着。

          我感到身下是一片草地,草芽特有的清新涩味充斥鼻端,混着不知从哪飘来的肉香味。

         像是小时候……也总是有这样的味道,还有永远耀眼的日光,晒得整个人都软绵绵酥到骨头里……还真是怀念啊……

         不对……下一秒我就想到哪里不对,我自幼在王城塞尔达长大,从未出城一步,而塞尔达终年被巨大的防护罩隔绝,再加上拱卫塞尔达中心的水幕——被称为圣母之发——几乎隔绝了所有直射的阳光,又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回忆。

          晕迷糊了啊……我努力回忆晕倒之前的事,铁匠新收的学徒,桑杜拉伯爵夫人的舞会,一张阴毒的脸,昏暗的地牢……然后一只翻开向上的手,手里只有几根稻草,我看到开开合合的嘴,却听不清说的是什么……然后记忆就截然而止,只留下一片黑暗。

        我终于彻底清醒过来,一边拖着还不灵敏的身体向香味散发的地方走去,一边努力从头脑中挖掘出任何一点零星的记忆片段。我绝望地发现什么都想不起来,而这个全然陌生的地方也让心中的不安愈发扩大。

         然后不安变成了现实。

          那个本该被处决的邪恶法师正大光明地站在阳光下,见我过来连头都没抬一下。

           他面前架着火堆,一块看不出什么动物的肉正在火上烤,火苗卷着肉上滴落下来的油,发出滋啦啦的响声。不知他从哪掏出来一堆香料调味堆在地上,空中还飘浮着几根菜叶。

          在我想象中出狱后迅速勾搭上魔鬼一起作奸犯科的法师阁下却一脸凝重地盯着两根完全一样(在我看来)的药草,然后嘴里念念有词,其中一棵浮现淡淡金光,他微微眯眼,呵了一声,然后捏出几滴汁挤到肉上。

         香味更浓烈了……我的肚子响应般的叫了起来。

         我尴尬地捂住了肚子,想了想又换作捂脸,所幸他并未注意到我,而是后退了几步,颇为自得地围着烤肉转了几圈,又随手变出一朵水晶花,靠在了放在大叶子上的烤肉,满意地点点头。

          有点可爱呀……

         “要吃吗?”他暼了一眼我,随口问到。

          我放下捂住脸上的手,感觉从额头到脖子都烧红了……只是太阳太热了罢了。

           他不耐烦地把一片肉塞进我的嘴里,我感到烤肉微焦的外皮,轻轻一咬鲜嫩的汁就源源不绝地冒出来,混着甘香和辛辣的滋味,比想象中还要美味。

          他笑眯眯地看我吃完,然后把一半推给我,我飞快扒完,撑着肚子躺在草地晒太阳,总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

          “这是什么肉啊……好香”我试着和邪恶.厨艺极好人也很好.法师搭话。

          他没有回答我这个问题,反而问:“你知道这是哪里吗?”

          我也想知道啊……

           见我没有回话,他又说:“是在卡斯利森林哦。”

          玩笑吧……我看他认真的表情只能想到这个词。卡斯利森林,世称腐烂森林,死亡森林,终日被黑气笼罩,没有活物。

          他指着天空对我说:“你仔细看看。”

          逆着刺眼的日光,我努力向上看去,天空边缘漏出一座塔尖——王城最高的法师塔,按照方位来看的话……我心下一沉,他说的没错。

         这时他的声音又慢悠悠响起了:“没有活物的腐烂森林,你觉得我们吃的什么肉?”
    同时示意我往旁边的树看。

          顺着他视线的方向,我看到大树根部半掩的几根白骨。

          心脏一瞬间跳动到极限,我简直可以听的血管炸裂的声音。

         他哈哈哈地笑起来,轻快地说:“骗你玩的啊,居然真信了,我当然会提前备好粮食再进来啊……”见我松了一口气,他又说“虽然尸体肉也别有一番风味,但冷硬的肉质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的,而且最适合一起烧制的墁蒻草也不在手边……”

         后背的鸡皮疙瘩冒出一大片,你还真吃过啊而且很有研究的样子,正常人会这么干吧,就算是法师也不会这么干吧……我不想这是真是假,是不是一个不好笑的笑话,干巴巴转移了话题。
          
          “那这是什么肉啊哈哈哈哈”

          “独角兽的肉”

           我想我的表情已经不足以用目瞪口呆形容了……他遗憾地看了看吃完的肉,说“当然野生的味道更好,不过现在很难找到了,拿这个凑合吧。”

           不,不是这个问题。我忍不住问:“你从哪抓住的。”

            “主教的那个很有名的花园?他们放我出来时顺便送的。”

          “你是被他们放出来的啊……”我提了好久的心终于落下来。

          “是啊,一个小小的雷暴术加空间转移咒,太弱了啊难道不是故意放我出来的吗?”

          我拒绝再和他讲话,虽然我很把“你那么屌干嘛还会被抓进来‘’糊他脸上。

         他把香料一把扔进一个空间里,对我说:“走吧,麻烦的家伙就要找来了,还不止一个。”

          我下意识地拔腿跟他走,走到半路才意识到哪里不对……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刚才竟然吃了独角兽,神的宠物,高洁的象征。我还能成为一名合格的骑士吗,不然转职成刺客算了——毕竟我无法违心做出忏悔,独角兽肉……真是好吃啊。

          他见我站住不走了,停下来看我一眼,我立刻屁颠地跟上去,向条件反射一样。

        他漫不经心地拨开前面的树枝,对我说:“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封不觉,一名维护世界正义的大法师,叫我觉哥就行了,小叹。”

        
        


    一路向森林深处走去,我才觉出周围的怪异——没有变化。

         所有的东西与森林外围完全相同,没有更茂密的丛林,没有更崎岖的土地。别无二致的明媚阳光,错落的树木和地上碎金的光斑。

        我的呼吸声粗重起来,吓了自己一大跳——这附近太安静了,只有偶尔沙沙的树叶声。
        
          腐烂森林……

          我忍不住随手揪下一片树叶,想要探寻一点生命的迹象。形状完美无瑕,没有一点被虫啃噬的痕迹,像工艺品一样精致。

           然后它在我手中慢慢消失了……化作点点光芒飘回树上,凝成一片树叶。就像刚才一切都没有发生。

         我不由自主停下了脚步,这件事情太过于诡异。

        “不用担心……”他不知何时也停了下来,漫不经心地对我说“这是这里的法则,不允许时间流逝。”

         啊?

         “一切事物都要恒定保持原本的状态,一旦具有时间的生物进入后就会被法则的力量彻底分解泯灭成粒子。我用了一些小手段,让自身处于微妙的平衡中欺骗过这里的法则,不用担心。”
        
         虽然我一个字都没听懂,但莫名安下了心,继续向前走。

          而我刚刚感激过的那个家伙开始用极其欠揍的语气冷嘲热讽道:“你听不懂也没关系,我也没指望你能听懂。说起来要不是你,我也不用到这种地方来冒险,切……麻烦的家伙。”

          不,这怎么想都和我没关系吧,怎么看都是你自己惹的麻烦吧,我又没有和恶魔签订奇怪的契约,只是无辜被牵连进来的啊!说不定你只是顺手捞一个储备粮!

        他突然转头看我,眼神很不善,我才发现我不小心把内心吐槽的话说了出来。

         “你说什么?”他勾勾嘴角问我。

          我期期艾艾了半天,莫名憋出一句“你冷吗?”

          “哈?”

          我脱下自己的斗篷——感觉这几天把我一辈子的脸都丢完了——递给他,他没接,冲我昂了一下头。我鬼使神差地把斗篷直接披了上去,他这次倒没拒绝。

          就这样一路无言地走着,我看到我的斗篷披在他身上,下摆微微拖着地,颈口灰色的绒毛簇着深墨色的发,发尾还挂了几根来自帝国牢狱的稻草屑。

          然后他突然顿住了,我差点撞到他背上。他面色凝重地看向前方,说起来,我还是第一次见他这么严肃的样子。

            面前是一片开阔的草地,这倒没什么稀奇,但草地上盘旋着青色具象的风。

            我没有在用什么修辞,和吟游诗人唱的“来自山谷的风在我面前舞蹈”要表达的意思完全不同。我清楚看到了风的形态和流动的轨迹,成群结队聚在这一片空地上。

          “吞天.鬼骁?不…不是他…”他低声说着,“这下事情真的麻烦了。”




    他凝视着面前的风,吟唱了几句奇怪的音符。

         接着空间轻轻地震荡起来,像水面上涟漪一般轻轻疏散着向外扩大,四周缓缓褪下深浅绿色的背景,露出带着实质感的浓郁黑气。

        这是腐烂之森的入口处,和我多次远远观望的场景相同:黑暗,腐朽,弥漫着死亡的气息。

         封不觉低低笑了起来:“从一开始我就错了啊,从最开始的时候……”

          “嘿嘿嘿很厉害啊,比我想象的早多了。”

          黑气中凭空走出一个人,或者说是人形外表的不明生物。架着金丝边单镜,镜框下垂的细链正好和眼下的伤痕形成十字。盘曲的山羊角和巨大舒展的黑色骨翼张扬地展现出来。

          他身上有种奇怪的,说不上来却让人厌恶的气质。一只猫懒洋洋地趴在他头上,衬着他莫名猥琐的笑容,又不像我想象过的魔鬼形象。

         那只猫一跃而下,趾高气扬地踱步到封不觉旁边,拿尾巴轻轻拍打他的腿。

         “你一开始『测得』的力量就不是我的……而是阿萨斯的,我只不过把适当拔高了阿萨斯的力量表现,又错误的引导藏到一堆杂七杂八的线索之间,也亏你能找出来。不过嘿嘿嘿嘿……怎样?你已经把保命的底牌用掉了吧?”

          “我说呢,比我想象中弱小多了,我还以为是你水土不服患上荨麻疹之类的理由呢。不过我保命的底牌可不止一个。”

         “哪有魔鬼会患这种病啊……”我还是忍不住接过去吐了槽。

          “不要小看这位魔鬼先生啊小叹!”封不觉转脸一本正经地对我说,“他可是我用女性魅魔魔法阵召唤出来的上阶恶魔,这种敢于直面自己内心的女装欲望并行动的魔鬼简直是楷模!完全可以加到教堂壁画上的感人故事啊!”

          他虚着眼暼向恶魔说“我简直想为你吟诗一首了呢伍迪女士。”

          “你不要太过分……封不觉……以为用这种手段就可以激怒我的话,也未免太小儿科了。至于你的底牌,我基本一清二楚,虚张声势的话还是免了。”名为伍迪的魔鬼用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冲封不觉说,然后伸手打了个响指。

         “啪”得一声,封不觉脚下冒出一团白雾,白雾慢慢化做人形,还长着雪白的猫耳和扫来扫去的长尾巴。

          “也该好好算算我们的帐了……竟然把我当成低阶的附属魅魔——我就让你看看我们的不同。”

        但是他反常地没有吐槽一句,也没有嘴贱嘲讽,而是用一种极微妙的表情扫过猫耳少年的平坦胸部和鼓鼓囊囊的胯下。伍迪也是一脸见了鬼的表情看着他。

          “卧槽你不是女的吗?”

           “算了随你吧。”

           封不觉和伍迪同时说。

           猫耳少年舔了舔自己的手掌,抓了抓在自己那一团,说:“习惯了,没有什么总觉得空空荡荡,你不喜欢吗,很大的哦?”

          说着竟然抓起封不觉的手按上去,而他竟然没有拒绝,很自如地伸出了手捏了捏,看样子甚至想扒下裤子仔细研究一下。

          伍迪饶有兴致地看着,眼看闹着不成样才出手制止,顺手把阿萨斯丢回随便开的空间里。

         “然后来来好好清算——没人打搅的——我们的帐吧,我的契约者。”他看看周围,然后对我露出了奇怪的微笑。

         “嘿嘿嘿……留下一个身份尴尬的观众也不错……”话音未落我便感觉身体失去了控制。

          

          

          六

    黑烟自森林边缘拉扯着扩散开,像氤氲的墨一样蔓延到整个天空。

         伍迪一把拉过封不觉,径直把他按倒地上,然后跨坐在他腿根。封不觉后脑勺磕到地上,粗糙的石粒摩挲过耳廓的皮肤,按出暧昧的红印。

         他用牙咬下手套丢到一旁,手指是青灰的色泽,从手腕到指甲颜色愈深。封不觉看着他抖出的一截手腕上扭曲的刺青,像被针刺般绷紧呼吸。

         伍迪只轻轻——令人毛骨悚然——地笑了笑,直接穿过斗篷的间隙把手伸进法师的衣服里,指甲划过腰腹,向上,用指腹恶意地捻过一点,封不觉大口喘出来,下一秒又迅速止住。他侧着脸紧紧看着身下人泛红的眼角,意味不明地笑着。

         然后继续向上,在锁骨处顿了顿,顺着凹陷一点点挤压,一个相似的黑色刺青慢慢显现出来。伍迪拿指甲极轻地掠过刺青的纹理,看封不觉的身体不自觉颤抖起来,稍稍加大力气,就腹部弓着惊起,如一尾渴水的鱼。

         汗珠从脸颊,脖颈,胸膛滑下,汇到一起,蜿蜒在苍白的肌肤上。

          风呼啸着嘶吼,大片黑烟聚集在天空,沉甸甸一大团,凝成更加漆黑的形态——眼看着要想下坠的沉重固体,但它们还是悬在哪里。

         伍迪手继续向上,一只眼睛隐在镜片下看不清情绪,另一只眼却如同燃烧般明亮到可怕。他掐住封不觉的脖子,手收紧上推,抵住下颔强迫封不觉抬头后仰。

          封不觉整个后脑被迫压在地上,窒息的感觉淹过每一寸神经。他眼前开始发黑,不由自主张开嘴急促喘息。

          还是抵不过人类身体本能吗……他无劳地企图闭上嘴,自嘲地笑起来。

          伍迪掏出一瓶粘稠血色的药水,直接用瓶口堵住封不觉的嘴,强硬地灌了下去。封不觉抗拒着将头向旁偏去,伍迪拽着头发把他掰回来,直到瓶子见了底才松手。

         后者瘫在地上,大口喘气,未完全咽下的药水夹杂着口涎从无力闭合的嘴里流出,润湿耳边的几缕头发和侧脸。

          “你……塞了……什么……咳咳……”封不觉断续着喘着。

         “暂时兽化的药水,好不容易才拿到的,好好珍惜啊~”伍迪倒是干脆说了出来。漫不经心地揉着封不觉的头发。

         然后封不觉只感到一振强烈的酥麻感顺着脊椎向上,一双猫耳和猫尾就冒了出来,黑色蓬松。

          伍迪揉搓着尾巴,从尾端一直向上到根部,封不觉连动一下的力气也没有,只有瘙痒的感觉顺着尾巴导电一样布了全身,连骨头里也泛起痒意。

         他在尾巴根处停了很久,从抚到捏,封不觉生理性的泪水滚在眼眶处,眼角的红色扩到全身,喘息声也逐渐轻促起来,像用落叶扫过层层灰尘的印痕。他慢条斯理地掀起尾巴,把椭球状跳动着的什么东西塞了进去。

          

        

        
          

  • 26#
    (,,Ծ▽Ծ,,) 回复于:2016-03-10 19:43:35
    (,,Ծ▽Ծ,,)
  • 好好好
  • 27#
    (,,Ծ▽Ծ,,) 回复于:2016-03-11 01:02:17
    (,,Ծ▽Ծ,,)
  • 叹封棒棒哒!!!
  • 28#
    .⁄(⁄ ⁄•⁄ω⁄•⁄ ⁄)⁄. 回复于:2016-04-03 00:29:47
    .⁄(⁄ ⁄•⁄ω⁄•⁄ ⁄)⁄.
  • 来啊!!继续来啊太太!!
  • 29#
    = = 回复于:2016-07-09 15:14:52
    = =
  • 美味~
  • 39#
    (  ͡°  ͜ʖ  ͡°) 回复于:2016-08-13 21:39:30
    (  ͡°  ͜ʖ  ͡°)
  • 40#
    (  ͡°  ͜ʖ  ͡°) 回复于:2016-08-13 21:39:35
    (  ͡°  ͜ʖ  ͡°)
  • 34#
    (  ͡°  ͜ʖ  ͡°) 回复于:2016-08-26 18:37:28
    (  ͡°  ͜ʖ  ͡°)
  • 美味的觉哥,果然还是受最有味道
  • 40#
    = = 回复于:2016-08-29 00:04:41
    = =
  • 点赞~
  • 41#
    (,,Ծ▽Ծ,,) 回复于:2016-08-29 00:06:17
    (,,Ծ▽Ծ,,)
  • 点赞!
  • 35#
    .⁄(⁄ ⁄•⁄ω⁄•⁄ ⁄)⁄. 回复于:2016-10-03 20:37:53
    .⁄(⁄ ⁄•⁄ω⁄•⁄ ⁄)⁄.
  • 赞赞赞赞赞大大干巴爹
  • 36#
    = = 回复于:2017-01-31 12:36:52
    = =
  • 唉,是回复可见吗??
  • 37#
    .⁄(⁄ ⁄•⁄ω⁄•⁄ ⁄)⁄. 回复于:2017-06-08 15:50:19
    .⁄(⁄ ⁄•⁄ω⁄•⁄ ⁄)⁄.
  • 回复可见??试一下
  • 38#
    .⁄(⁄ ⁄•⁄ω⁄•⁄ ⁄)⁄. 回复于:2017-06-11 14:05:35
    .⁄(⁄ ⁄•⁄ω⁄•⁄ ⁄)⁄.
  • 觉哥太好吃了
  • 39#
    = = 回复于:2017-06-25 12:24:29
    = =
  • 太太太棒了
  • 40#
    = =哇哇哇 回复于:2017-08-23 09:40:53
    = =哇哇哇
  • 好吃好吃!嗨呀——
  • 41#
    = = 回复于:2017-08-24 23:59:00
    = =
  • 42#
    .⁄(⁄ ⁄•⁄ω⁄•⁄ ⁄)⁄. 回复于:2017-10-08 19:26:57
    .⁄(⁄ ⁄•⁄ω⁄•⁄ ⁄)⁄.
    • hhh
      。hhh 评论于 2018-08-09 07:46:52
  • 43#
    = = 回复于:2017-10-11 21:48:44
    = =
  • 棒棒哒
  • 44#
    (  ͡°  ͜ʖ  ͡°) 回复于:2017-12-29 16:16:57
    (  ͡°  ͜ʖ  ͡°)
  • 回复可见?
    • 登陆可见
      评论于 2017-12-29 20:26:53
    • 登陆可见
      评论于 2017-12-29 20:27:19
  • 45#
    = = 回复于:2018-01-06 17:33:41
    = =
  • 看肉
  • 46#
    = = 回复于:2018-01-06 17:33:45
    = =
  • 看肉
  • 47#
    = = 回复于:2018-01-15 12:52:16
    = =
  • ww超棒
  • 48#
    .⁄(⁄ ⁄•⁄ω⁄•⁄ ⁄)⁄. 回复于:2018-01-16 09:02:40
    .⁄(⁄ ⁄•⁄ω⁄•⁄ ⁄)⁄.
  • 呜呜呜有叹封太棒了
  • 49#
    (  ͡°  ͜ʖ  ͡°) 回复于:2018-01-16 10:03:51
    (  ͡°  ͜ʖ  ͡°)
  • q
  • 50#
    = = 回复于:2018-06-17 09:26:53
    = =
  • 回复可见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