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东方未晞(1-2)

盟主线跟邪派线混合……希望能大团圆所以挖的坑……坑深更新慢
3 圈子: 侠客风云传 CP: 明荆 角色: 东方未明 荆棘 TAGS:
作者
RP山居士 发表于:2015-11-11 00:59:17
RP山居士

其实是天王DLC出来之前挖的坑……不过后来等DLC剧情就拖着了,拖啊拖啊就继续拖了……搜文发现这里然后欢快地跑进来吃肉,吃饱之后想起来还有这个坑!坑可能比较深,更新肯定慢,后文有没有肉我也不知道……反正慢慢写吧……

东方未晞


CP:[侠客风云传]东方未明X荆棘


1.


     洛阳天剑门和长虹镖局所在的那条街最里面有一栋民宅,门窗都用木板遮着,大门紧锁已有十来年了,连门栓都朽烂得不成样子,从烂掉一多半的木板破口里看得见大门歪歪斜斜的挂在框子中,仿佛碰一碰就会轰然倒下。

     也许是这条街上有着太多武林人士,街口的房子底下还藏着格斗场,那些有武艺傍身的人对自己的本事都很是自信,来来往往间甚至没有人会多瞧一眼那破破烂烂的老房子。不过,像这样旷置已久的老屋,里面住着的除了蜘蛛和老鼠,还有秘密。

     会要人命的秘密。

     天已黑了。这一晚的天气不大好,乌云遮蔽了本也没有多么圆满的弯月,云端的缝隙中漏下来一点月光,聊胜于无罢了,天剑门和长虹镖局门口挂着的灯笼泛出朦朦胧胧的红光。守夜的人在门里面早已睡熟,微弱的鼾声中间杂了相好姑娘的名字。

     在这漆黑、静谧的夜里,一道身影踏着街边那排旧房子的屋瓦悄无声息地奔进老街深处,他的轻功极好,奔跑中没有发出半点响动,黑漆漆的影子像是一只暗夜中出没的蝙蝠,悄无声息地隐没在尽头那栋老宅屋后。他跳进这个老房子狭小而杂草丛生的后院里,朽坏的后门斜斜靠在墙边,他直接踏进那个黑洞洞的豁口,屋里凸凹不平的青砖地上布了一层厚厚的灰尘,借着微弱的一点月光,足印的轮廓清晰可辨。

     屋里没有灯,他也没有点灯,练武的人眼力出众,借着些微一点月光,看得见屋里桌椅柜子都破烂不堪,桌子四条腿被蛀烂三条,斜着戳在地上,三把椅子有横有竖歪倒在周围,可单单一张床还稳稳落在屋角,大概因为这床是用磨平整的石块砌出来的,床前的破烂隔屏也还看得出木架的形状。此时透过隔屏的镂空花纹已看得见一个影影绰绰的轮廓,竟有人先来了,正坐在那床上等待。

     以他极佳的耳功听得出那人原本低微匀长的呼吸在他进门时变得稍稍粗重了些,似乎发出这声音的人已耐不得等待。是了,那人最少的就是耐性,在此等了这么久,想来早就烦躁得连杀人的心思都有了,此时此刻却还要按捺下来,甚至不能像以前那样来脾气了就揍他一顿,一想到这他就觉得心情好得不得了,嘴角一勾,挑起半分带着点邪气的笑容。

     “对不住,来得迟了,累师兄久等。”他挨着那人,盘腿在石床上坐下,压低了声音道。虽然可以用传音入密的功夫,但一来那样很是耗费内力,话说得多了还是会辛苦的,二来小半个月没见,他还是有些想念对方的声音。

     对方冷冷哼了一声,声音虽压低了,但还是四年来听惯了的桀骜不驯的调调。“臭小子,这笔账先记着,改天再讨。说正事吧,这才半个月不到就着急忙慌的要见面,别说是怀念师兄的拳头了。”

     “难得碰一次面,二师兄你就不能温柔一点,乐山的时候还背过我呢,离现在两个月都不到,人家都说小别胜新婚,到了我这可好,两地分居快半个月,二师兄还是凶巴巴的,哎呀心里好受伤啊……”

     “东!方!未!明!好好说话!”藏身阴影中的人几乎是咬牙切齿打断了他的唠叨,“说人话!”

     他叹了口气,语气骤然一转。“师傅病了。”对方打算捶他脑袋的拳头停在半路上,语声中带着点难以置信:“死老头病了?”

     “是啊,神医给开了方子,但他说再好的方子也救得了一时,救不了一世,师傅的病在心里。大师兄一直在自责,他说,那天是不是说你说得太重了,如果能重来的话,那天,一定无论如何都要留住你。看他们这样,我心里挺难受的……”

     “啧,当初定下计划的时候你就应该想到这些,有什么后果都要担着。如果找我来只是要说这些废话,那我得走了。大半夜的偷溜下山,很不好解释啊。”

     见荆棘单手撑着床沿,真个作势要走,他还是有些着慌,忙伸手去拦。“别啊师兄,我还有正事要说的,少林寺的圣堂之玥没了,他们怕天龙教得到圣堂里藏的秘密,说是要开武林大会选盟主,然后带队打上山去哎,怎么办,这样会不会破坏我们的计划啊?”

     “有这回事?”荆棘动作一顿,随后身子往后一靠又坐回床上。“武林大会哪天?”

     “三天后。”

     “意料之中。距离圣堂降临已不足十日,那些自诩正道的老不死就算十辈子都参不透圣堂的秘密,也不会拱手让给天龙教。”荆棘冷笑道。他的声音不够沉厚,言辞刻薄起来时嗓音会有些尖锐,却更衬出他性情冷漠尖刻,这种见谁刺谁的说话方式,倒是正合了他的名儿,荆棘。

     东方未明叹了口气,没接话,他也不知道该怎么接。自打乐山大佛顶帮二师兄抢佛剑魔刀回来,见识到师兄跟不同寻常的温情一面,他就不大像以前一般总是跟荆棘吵嘴拆台了。可能是被吓的,也可能是四年下来情分到了那个地方,他现在就觉着二师兄说话刻薄也有刻薄的好处,那些早晚走不到一路去的人,不用讨好客套确确实实要痛快省心得多,他自己碍着情面还得虚伪应付,此时便觉荆棘对着外人的那股子刻薄劲儿反而显出率直,私心里情愿纵着师兄这般放肆。倒是荆棘得了这个信儿好似整个人都被冷水浇过似的,爆脾气一下子就熄了火儿,坐在那里仔仔细细地思忖起来。

     “选出了武林盟主,这些正道人士定会迫不及待打上天龙教,可五天之内你们都还杀不了龙王……”

     “为何?龙王就算练得绝世武功,可正道武艺高强的老前辈,数得出名号的也不少,再说攻打邪教这事总是宜早不宜迟的吧?”东方未明忍不住插言,尽管龙王在武林通鉴中排名极高,但丐帮帮主柯降龙,武当掌门卓人清,少林寺的方丈及长老等人也不是易与之辈,这么多人联手,他并不相信还奈何不得龙王一人。

     荆棘从鼻子里哼出一声轻嗤,语气不屑道:“别忘了龙王身边也有两位护法,还有我们那个一身是毒的好师叔,我说你们杀不了就是杀不了,但如果你们能够耐心等到第六天,那就有机会大获全胜。”

     “……第六天,第六天会发生什么事吗?咦,不对啊,师兄你不是要去天龙教干一番事业,怎么现在却要帮我攻打天龙教,师兄你脑子没坏吧?”说着话东方未明忽然反应过来荆棘的态度不对劲,动手动脚倒是熟练的很,抬手就摸上对方额头,而后又“咦”了一声。“没发烧啊……啊!”

     伴着压抑的低呼,东方未明眼泪汪汪地缩回手捂住额头上被打的地方,又热又硬,一定是肿起来了,不由得腹诽师兄虽然偶尔会让他感动一回,其他更多时候还是如以往一般的心狠手黑。

     荆棘却若无其事地吹了吹刚打了人的拳头,语气淡然道:“我改主意了。龙王野心太大,不自量力,玄冥子行事阴毒不择手段,摩呼罗迦就是个恶心的小丑,夜叉反复无常,跟他们一起做事,显得我荆棘也龌龊难看,既然当初选错了,那就让他们当我的踏脚石也好。”

     “师兄,我觉得……你跟以前不太一样了。”黑暗中东方未明两眼烁烁,望着身边之人小心翼翼道。

     “说。”

     “比以前……聪明了好多哎……啊!干嘛又打我!总打头人会变傻的啊!”

     荆棘并不理会他的控诉,低斥一声“叫你欠打”,随即严肃道:“接下来我说的你要记好,龙王的武功走刚硬一路,几十年下来身上累积了许多暗伤,天龙教预料到正道门派急于攻打,为了迎战,龙王用了玄冥子调制的药来压制伤势,但玄冥子也有野心,在药里做了手脚,龙王坚持不到圣堂降临之时,虽然他身上的暗伤会在九天后集中爆发,但过了第五天,他就不再是无敌的。如果你能把时间拖延到五天后,时机恰当时我会帮你。但你们要是主动找死,我可不陪你们犯傻。笨小子,都记住了没?”

     “我记住了又有什么用,武林盟主的位子也落不到我头上,你的身份还不能暴露,我有什么资格拖延攻打天龙教的时间?”他抱怨道,这些天四处奔走通知各门派武林大会之事,阻止了玄冥子控制铸剑山庄的打算,见识了唐飞及商鹤鸣的冷嘲热讽,捎带着看见许多龌龊,年轻人体力虽然好不觉劳累,心里却有些疲惫了。

     “小子,嫩了吧。”荆棘抬手又敲了下他的头,边翻身下床边道:“有种就当个武林盟主给师兄看看,武林大会开完我来这里等你的好消息。”

     说的人云淡风轻,听的人心中却是翻江倒海,东方未明诧异地望着荆棘离开的背影,那人却在门边停住脚步,半偏头道:“哦,对了,关于你父母的事,我偶然听见点消息,你可以找躲在洛阳破庙的张强问问。”


2.


     荆棘,人如其名,他性格暴躁,为人冷漠,言辞刻薄,行事乖张,整个人就像是长满了刺的棘藤,把所有那些试图接近他的心怀恶意、善意、或者好奇的人们拒之门外。在他的世界里,只有少到一只手能数过来的人,被他圈在带刺的棘藤围出的小圈子里。而在他眼中,人只有三种,他护着的,他讨厌的,以及其他人。而事情也分为三种,他想做的,不想做的,和不想做但为了减少麻烦而不得不做的。

     自来到天龙教,第三种事情突然间多了许多,就比如现在,玄冥子带着他杀到百草门,百草门一群挖草卖药的农夫,怎挡得住天龙教的精兵。对于攻打这些连兵器都没有只能挥几下药锄的家伙他本是兴致缺缺的,奈何玄冥子在天龙教人缘太差,除非龙王亲自分拨人手,否则天龙八部众他一个都支使不动,难得有个师侄入伙,他也只有带着荆棘出来。

     荆棘对参与玄冥子的计划虽然看起来兴趣缺缺,但好在打架总算是卖力的,且他的人缘比玄冥子还要糟糕,又不屑行下作之事,玄冥子虽对他诸多不满,基本的信任还是有的,这些天来在他面前野心渐露,居然也不刻意掩饰。

     此来百草门,虽说是奉了龙王的命令扩大势力,可玄冥子也另有所图——神木王鼎。尽管那是百草门镇门之宝,但若是整个门派陷落,想要什么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原本一切顺遂,却不想他的运气这样差,竟刚巧赶上东方未明也在百草门。

     “东方师侄?想不到在这里也能遇到,还真是缘分呐,哈哈。”玄冥子两眼一亮,脸上堆起笑容。即使有了荆棘,可他还是惦记这个因缘际会下练就一身毒功的逍遥谷小弟子,肯跟他学习毒功,无瑕子这个小徒弟可不完全是像看上去那样正气凛然、纯白无暇的。若能说动对方叛离正道,他有预感这会是比荆棘强得多的帮手。

     玄冥子一脸热切游说东方未明,迟迟不肯动手。几个刚刚还被打得稀里哗啦的百草门人现下得了空隙,已悄悄拖着锄头退到门外去了——屋里留着的这几个人关系复杂,这一潭浑水谁也搅合不起。东方未明挡在受了伤的巩光杰身前,摆出防御的架势,目光却黏在荆棘身上,眼里神色复杂,混合着埋怨,谴责,不舍,甚而还有深藏着的眷念。

     荆棘却垂头看着脚尖,站在玄冥子身后半步远处,整个人如一尊泥塑动也不动。在他看来,蠢小子仍旧是蠢,明知两人私下有来往的事情此时半点也暴露不得,却还蠢兮兮盯着他看,便是姑娘家看着情郎也没这目光来得热切。

     眼见着荆棘连一眼都不愿看他,东方未明忍不住轻轻喊出一声“二师兄”,玄冥子可是顺杆爬的好手,连忙应和道:“荆师侄,你也帮师叔劝劝你师弟,来我天龙教共襄盛举是有多好。”

     “嘁,啰嗦。”荆棘懒懒抬眼,“想我,就跟着一起走,要是放不下谷月轩,也干脆死了这条心,别一脸受欺负的小媳妇样,叫我看着恶心。像个男人一样,嗯?”说着话他慢慢放下抱在胸前的双臂,一手搭上剑柄,另一手扣住刀鞘上的卡簧,话音未完,却听“呛啷”一声长剑出鞘,身随剑转,剑尖直指东方未明胸口。

     东方未明虽然精擅掌法,身上却也配着剑,荆棘先手抢攻,他来不及拔剑出鞘,便将剑鞘横转抵住剑尖,精铁打造的鞘上竟被那一击之力冲出一点凹陷。荆棘冷笑一声,剑锋斜走,在他侧身避让之时另一手挥刀而出直劈他腰间,竟然每一下攻击都是实实在在的杀招,他若是有半分轻敌之意,此刻便已是死人了。

     他不得不收回心思见招拆招,荆棘是个武痴,每一战必全力以对,哪怕是配合着演戏,也不容他有片刻走神。那厢玄冥子见这边已经打了起来,叹了口气也只得出手去擒巩光杰,立刻刚刚躲去门外的那一群百草门人又举着锄头呼啦啦冲了进来,能耐虽然不怎么样,为少门主挡刀子倒很是积极,蚁多咬死象,玄冥子被二三十号小卒子围堵着,一时之间也靠近不得。

     东方未明收了剑,天山六阳掌姿态柔软曼妙,配合上佳的轻功,身形飘逸若仙,见对方两人他却只有一个,趁气力未竭时且战且退,寻个空隙揪着巩光杰便溜出战圈。荆棘一连劈翻六七个堵上来的百草门人,追至门口却连对方一个衣角都捉不到了,而玄冥子还被堵在屋子里面,更是腾不出手来。最终百草门虽然陷落,却放跑了巩光杰,神木王鼎仍是没有着落。

     “好小子,就他一个人也能惹这么大麻烦,哼,罢了,这神木王鼎本来也可有可无,没有它,那七彩蛊王也只好硬抢。”玄冥子恨恨道,清点了百草门余下的人手,又留了天龙教的人看守,马不停蹄便运起轻功往北方急赶。

     荆棘一声不吭,心思却是百转千回。玄冥子要神木王鼎做什么,他不懂,但这七彩蛊王,听名字也猜得出是用来炼制什么毒物,再想想玄冥子的惯用伎俩,这背后隐藏的阴谋已是呼之欲出。

     两人急急赶路,傍晚时分抵达天龙教东入口处的西域村落,玄冥子拿出件灰袍子给荆棘兜头罩上,两人扮作寻常过路的旅人,一路探问进了村子。也是他们走了运,这村子里这些天还真来了个怪人,一身是毒,却用毒给人治病,玄冥子听完,拉着荆棘便走,村子深处一桩土房前面此时还排着三五个人,门口站着个紫衫少女,手中捏着一只周身闪烁七彩光芒的肥虫子,她将那虫子往大人抱着的孩童身上一沾,小孩儿立刻就不哭了,那大人千恩万谢的,递了一个小布包过去,少女打开见里面只是普通的干粮,便收了随手放在身边蒙了一层黄沙的桌子上。而排在后面的黑脸的汉子已凑了上来。

     “看见没,那就是七彩蛊王,天下至毒之物。”玄冥子朝远处少女的方向轻轻点了点,眼里满是贪婪。荆棘从兜帽下面抬眼望了望,瞄见夕阳下那只肥虫子身上的七彩炫光,撇了撇嘴不屑道:“再毒又有何用,你还要用它毒死全天下的人不成。”

     “哎,荆师侄此言差矣,你不练毒功,可不了解这毒的妙处。也罢,等我炼出药来再给你讲……唉,本想拿了神木王鼎引走七彩蛊王,多少省点力气,可让东方师侄这么一搅,神木王鼎没了,我这把老骨头也只好亲力亲为……那丫头是要去哪,快跟上。”

     见那少女给最后一个人治了病,将摆放在桌子上的瓶瓶罐罐收进小包袱里,转身循着小路就往村外的黄沙大漠走,玄冥子也扯了荆棘一把,急急忙忙追上去。荆棘十分厌弃地悄悄掸了掸被玄冥子揪过的袖子,右手习惯性地在袍子下面搭住刀柄,运起轻功飞身疾驰。

     天色渐渐暗了,一弯新月慢慢攀爬上阔大无垠的天穹。大漠的夜色格外恢弘大气,少女娇小的身影在黄沙上渐行渐远,留下一行细小的足印。荆棘心中很是可怜这个少女,她刻意离开村落,是不想祸及无辜的村民,却不知此时此刻她已走上一条步往黄泉之路。

     终于少女在一棵枯树下面停了脚步,只几息的功夫,玄冥子与荆棘也赶了上去,玄冥子在前,脸上堆起笑意,荆棘则在后面阻了她的去路。

     “小姑娘,那个胖虫子浑身是毒可不是你能玩的,不如让叔叔替你保管,你看怎么样?”

     少女柳眉一扬,厉色道:“你们两个鬼鬼祟祟跟着我老半天,果然不安好心,跟强盗我没什么好说的。”话音未落,只见她取出一只竹笛,搁在唇边吹出一串高亢的清呖,随着笛音响彻大漠,她身周的沙子却似水流般涌动起来,紧接着一个个尖尖的小脑袋从沙子里冒出,竟一连引出十几条沙蛇。蛇身在黄沙上游动,四条傍在少女身旁,另外十几条散开来,隐有包抄之势。

     玄冥子仍是那样假装慈眉善目地笑着,藏在袖内的手掌却聚起紫黑色的毒气,就在少女笛声催动沙蛇向他扑来之时,掌风向前横扫,那些剧毒的蛇却禁不起他一掌之力,“啪啦啪啦”掉下来一片,全都气绝身亡。

     发现对方也是练毒功的,且显然功夫更胜她一筹,少女面上闪过一丝哀然,却无慌乱,只是一手举起七彩蛊王,另一手将竹笛收入袖中,作势蓄力悬在半空,冷冷道:“你再靠近,信不信我一掌打死这只肥虫子。”

     “小妮子脾气倒挺大。”玄冥子低低嘟囔着,步子倒是停了下来。他眯眼看着在少女掌心中翻滚蠕动的七彩蛊王,若有所思道:“沈鸩是你什么人?”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少女冷冷应声,脸色很沉。玄冥子并不动气,笑了笑,接着又问:“五毒宝典在哪里?”

     少女仍是一脸冷色道:“再说这些不知所谓的话,我就当你不想要这虫子了。”

     玄冥子仍然在笑,只是眼里已经漏出丝丝缕缕的杀意。“这七彩蛊王是我的,五毒宝典也会是我的,你乖乖说出东西在哪,或许我一时心软还能留你一命,可你若是再不识抬举……”他以最温柔的语气慢悠悠地说着,中间还停下来叹一口气。少女很是紧张地看着他,忽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猛然将抬起的手掌往那虫子身上拍去——

     只是她终究动作太慢了。

     刀光,如月华当空水银泻地一样的刀光猛然挥洒下来,锋芒落处那些被她召唤来守在身后的沙蛇俱被切成几段,蛇血浸透了这一片黄沙,随着溢流成片的血腥,一柄刀切入她的右肩,薄如纸,冷似冰,快得还没感觉到疼痛,她的右臂已经被罡风冲得飞上半空,而左手中托着的虫子,也被刀风平推出去。

     站在她前方的玄冥子悠悠然伸出手接住迎面飞来的七彩蛊王,这才说完后半句话:“……那可就什么也保不住了,就像这样。”话音落时,掌风又起,直袭她的心口。

     少女断了一臂,面对避无可避的这一击,再多心计也无处施展,她站在那里,仿佛吓得傻了,那一瞬间连护体真气都散了,却不防背后一股大力袭来,将她踢出去两三丈远。她看似是迎着玄冥子飞过去的,却微妙地与那一掌带起的罡风擦肩而过,身下沙子极细软,当她摔下去半个身子都陷进沙坑里的时候,除了断臂的创口,竟没再受到半点创伤。

     玄冥子掌风落空,对面站着个刚刚收回脚状似无辜的荆棘,耸了耸肩对他无谓道:“不小心踢太狠了,没想到她那么轻巧,飞得倒远。”玄冥子憋着一肚子气,面对这纯属失误的说辞却没处发落。他有心将那少女抓出来再追问五毒宝典的下落,奈何晚上大漠风沙极大,两阵风刮过去,连那堆刚刚被荆棘切断的蛇尸都已不见踪影,更别提陷进沙坑里的人,他带着荆棘找出三里地,半点人气不见,最终也只得悻悻然离去。

     好在五彩蛊王已入手,回了天龙教玄冥子便将自己关进房里,留话“三日后神丹出炉,这几天你可以随便逛逛。”

     荆棘取了干粮和水囊,不声不响下山去了。


(待续)

    1#
    (  ͡°  ͜ʖ  ͡°) 回复于:2015-11-11 02:24:40
    (  ͡°  ͜ʖ  ͡°)
  • 有意思的设定,敲碗等后续!
  • 2#
    .⁄(⁄ ⁄•⁄ω⁄•⁄ ⁄)⁄. 回复于:2015-11-11 05:20:28
    .⁄(⁄ ⁄•⁄ω⁄•⁄ ⁄)⁄.
  • 還滿好看的 期待發展啊啊啊啊啊!
    • 谢谢,我以为不会有人回复来着……
      (╯3╰) 评论于 2015-11-12 02:04:41
  • 3#
    ( ´◔ ‸◔') 回复于:2015-11-11 12:33:16
    ( ´◔ ‸◔')
  • 阿棘居然长智商了!!!是二周目的么?
    • 只是因为我想给他长智商……不二师兄智商不低的啊!!!!
      =L= 评论于 2015-11-12 02:01:57
    • 阿棘他一直被师傅师兄师弟吐槽智商啊
      = = 评论于 2015-11-12 18:41:31
    • 所以就当我偏心他吧,看似莽直实质上也很有想法……
      =L= 评论于 2015-11-12 18:57:35
  • 4#
    (  ͡°  ͜ʖ  ͡°) 回复于:2015-11-11 21:32:18
    (  ͡°  ͜ʖ  ͡°)
  • 阿棘变聪明了!
    • 阿棘真的不笨啦
      =L= 评论于 2015-11-12 02:02:28
  • 5#
    (,,Ծ▽Ծ,,) 回复于:2015-11-11 22:35:07
    (,,Ծ▽Ծ,,)
  • 微薄上似乎有看過?同個作者?
    • 是的是一个人!我只是真找不到阵地了所以一开始就只发了微博……
      妖孽道长必须攻 评论于 2015-11-12 02:01:24
  • 6#
    (  ͡°  ͜ʖ  ͡°) 回复于:2015-11-12 16:39:39
    (  ͡°  ͜ʖ  ͡°)
  • 有粮!等更新!
  • 7#
    (  ͡°  ͜ʖ  ͡°) 回复于:2015-11-13 07:52:37
    (  ͡°  ͜ʖ  ͡°)
  • 长智商情商了的阿棘诶【噫】
  • 8#
    = = 回复于:2017-11-03 20:46:18
    = =
  • 打滚卖萌求大佬更新~
  • 9#
    = = 回复于:2018-02-25 15:26:30
    = =
  • 回神过来发现楼主id两眼一黑…我怎么八年十年了又回了同一个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