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 葬礼

邪线的另一种结局(全灭梗,慎入)
17 圈子: 侠客风云传 CP: 荆明 明荆 角色: 东方未明 荆棘 TAGS: 丧病 黑化 BE
作者
没吃药的杀藏 发表于:2015-10-25 02:23:12
没吃药的杀藏

想来想去这篇放初恋系列里真不适合……还是单独独立成篇吧(顺便捞个链接以防LOF被和谐的那天QAQ 求LOF不要再河蟹窝了QAQ)
又是旧文重贴不好意思orz

==================
*荆明/明荆
*警告:走邪派线但没当霸主脑子不太正常的邪明,三观不正,角色死亡,私设有,血腥描写有(邪派最终战),刀子有,BE,黑暗向,无法接受邪线剧情和病明的请止步,借梗《六指琴魔》
*是的作者今天又没吃药
*本文或会引起部分读者不快,请酌情阅读


葬礼


姬无双端倪着宝座上东方未明的面容,那张像极了故人的脸庞,让她瞬间什么都明白了。

『他的眉宇…他的神情…不错,我早该想到了,原来他竟是他们的……哈哈哈,冤孽…真是冤孽啊……』

“来的好。武当、少林、华山,你们每一派身上都有我父母的血,我定要你们血债血偿。”

明明说着要报复血海深仇的言语,那人的口气却冷静得无半分情绪起伏,这让姬无双不禁打了个寒颤,当年江府初遇的毛头小子早就不复存在,此刻眼前所立、身穿长袖白袍的冷酷青年,即使让身负夜叉之名的她也为之心惊胆寒,杀龙王、杀玄冥子,他的实力早就超出了众人的想像,究竟是什么样的仇恨与执念,能将纯白染成毁灭吞噬一切的黑色?

**************

乾达婆抱着心爱的琴,跟随着天王,与各路正派人士一起杀至了影幻神殿前的广场,再次踏足故地,她心中亦道不清悲喜,只是与紧那罗对视一眼,追随天王的决心从未比此刻更坚定。

魔教众人随之从大殿中冲出,与正派诸人成对阵之势,一触即发。

“……这么多年了啊。”

“还真是好久不见哪,天王。”

“无双,未离,真想不到我们再次见面,竟会是如此场合。”

“此刻似乎并不是个叙旧的好时刻吧?”

“哼,废话少说!东方未明那厮躲在哪里,还不滚出来领死!”

嫉恶如仇脾气火爆的丐帮前帮主柯降龙道出了众人心中的疑惑,魔教一众高手已尽皆上场,却唯独不见东方未明的身影。就在他们杀上天都峰的路上,消息传来,东方未明再次叛变,亲手杀死玄冥子,已然成为了天龙教的新任教主。众人无不骇然,这个年轻人,背叛师门欺师灭祖在前,如今转身又背叛新主,如此背信弃义、反复无常、无情无义,当真世所罕见。

“真难得,这么多人齐聚一堂,是要向我天龙教投诚的么?”

大殿内传来东方未明冷漠的声音,令众人为之一震,而同时在殿内响起的几下铮铮琴声,却让乾达婆骤然变色。

“呵,只可惜,今日却是你们所有人的葬礼。”

**************

姬无双看了一眼场中众人相互疯狂厮杀、血肉横飞、哀嚎不断的炼狱之景,从头冷到了脚。

东方未明说这是葬礼——好个葬礼!

那么此时殿内那人所弹奏的,便是送给所有人的镇魂之曲吧?!

此刻,她自身亦在那镇魂曲的支配之下,身不由己地不断攻击着天王,无边的恐惧占据了她的心灵,却让她的实力发挥到了极致。天王或是姑念旧情,即使被冰火莲掌制住周身,亦并未对她痛下杀手,血夜隐连番抢攻,点住天王几处穴道,而那高山一般的年长男人仍是无所畏惧,甚至替身后的紧那罗与乾达婆挡下她的攻击。

终究是吃到了天王的因陀罗之怒,姬无双以指尖擦去嘴角鲜血,内劲却在东方未明琴声的控制下翻腾不已,似是替她疗伤,又似要耗尽她一切功力,要她再次与天王斗个不死不休。聪明如她,心中早已明白,此刻的她已成了东方未明手中最厉害的一枚棋子之一,以她生命为代价,不取天王性命誓不罢休。

**************

“当日为了圣堂之钥,你们可以像疯狗一样争斗、像畜生一样杀戮,害我父母性命,使我沦为孤儿六亲断绝,如今我所还,不过万中之一,还请诸位好好享受这天龙八音罢。”

是天龙八音,果然是天龙八音!——乾达婆心下骇然,内息急运,她与紧那罗一人奏琴一人吹笛,试图联手抵抗东方未明的摄魂琴音。她二人出自百花楼,于音律上天分极高,又在各自乐器上浸淫数十年,但此刻与这个刚及弱冠的青年互斗音律,居然却是如此吃力,当真叫她始料不及。而更意想不到的是,东方未明究竟是何时学会失传已久、当年杀人无数的魔曲『天龙八音』的?

殿内那人的琴声苍劲松透,蕴着浑厚的内力,忽急忽缓,时而悄然无声,时而铮然高亢,牵动人心,迷人心窍。内力稍差的,早就听得吐血身亡;而内力深厚的,纵使极力抵抗,亦多少被琴音牵制,不由自主地与人互斗残杀。

乾达婆满头是汗,内息翻滚,指尖琴弦越拨越急,却只听东方未明随心所欲地移商换羽,转宫易调,死死压制她的琴音。她心中大惊,东方未明将诸般繁复指法发挥得淋漓尽致,竟是尽得百花楼的真传,怎会如此?!(你问仙音吧)

天王能替她俩挡得魔教众人的进攻,却挡不住东方未明的穿脑魔音。她身旁的紧那罗再也支撑不住,一口鲜血狂喷而出,一杆碧玉笛顷刻断为数截。失去依傍的乾达婆惊呼一声,手中瑶琴顿时七弦皆断,琴弦反弹,竟将她的双手割裂得血肉模糊。

天龙八音若非由天魔琴奏出,未必有如此神威……难道、难道东方未明他——?!

可惜那乾达婆再无知晓答案的机会,便已气绝身亡。


*************

“东方未明你这天打雷劈的恶贼!躲躲藏藏畏首畏尾算什么英雄好汉?有种便出来与我们决一死战!”

柯降龙与任浩然缠斗不下,被魔音搅得心烦意乱,老乞丐固然不懂音律,也知若不能尽快制住那躲在殿中的罪魁祸首,只怕今日在场的所有英雄好汉都将难以幸免。

所幸那边剑圣技高一筹,将守在大殿门口、原本势不可挡的阿修罗打出个踉跄,老乞丐逮着机会,一招飞龙在天拍出,顷刻拍飞大殿两道大门,抢身便冲进殿内。

“东方未明,受死吧!”

亢龙有悔夹裹着极强劲的内力,犹如一条巨龙猛然朝殿内宝座之上悠然抚琴的东方未明冲去,然而那座上的白袍青年,却连眉毛也没有抬一下。

刀剑相交的金属之声骤然响起,降龙掌至刚的内劲竟突然被一股力量生生地挡下。柯降龙拍出的双臂尚未来得及收回,顿觉剧痛,下一刻他便看见自己的双臂凭空飞起,竟齐刷刷地被一刀一剑切了下来。

“你!你不是死了吗?!”

诸人只闻跟着冲入殿内护驾的夜叉尖声惊叫,那声音中竟如见了恶鬼一般充满不可置信。

姬无双确实难以相信眼前所见——身材高大的棕发青年,手持着太乙刀与太乙剑,护在东方未明身前,如杀神一般卓立在那儿,不容许任何人越界。

当日她明明亲眼看着他坠入绝壁的悬崖,绝无生还可能,眼前的男人,究竟是人,是鬼?


*************

那不是荆棘——姬无双说什么也不相信眼前这个不分敌我、见人便砍的杀人罗刹是荆棘。棕发的青年面无血色,眼神空洞无物,神情木然,他的身体仿佛只会跟随琴音起舞,机械地斩杀着任何试图接近东方未明座前的人。

姬无双心中惊恐,不禁抬头望向宝座中人。一身雪白长袍的东方未明,只有束发系着的绸带是深红之色,赤如鲜血。他的眼底一片冰寒,不见喜怒,竟将陆续冲入殿内的正邪两道众人视若无物,气定神闲,自顾自地拨弄着膝头式样极其古怪的一具古琴。殿内众人在天龙八音的蛊惑下,便又是乱斗成一团。

“东方未明,你竟然杀了我的好兄弟杨云!今日我傅剑寒便要为杨兄报仇!”

少年清朗的声音响起,一道红色身影冲入殿内,径直飞向宝座、欲取座上之人的项上人头。

琴弦拨动两下,另一道灰蓝的身影立刻如离弦之箭与红影对冲,兵刃相交,火花四起。

“你不过是我二师兄的手下败将,今日还想再自取其辱一次么?”

淡漠的声音无悲无喜,只有琴音骤急,铮然大响,穿耳刺脑,端的叫人头疼欲裂,心神动摇。

“剑光寒,男儿行侠志四方……你是——”另一方,正与阿修罗死斗的剑圣乍闻少年自称傅剑寒,心头一震,刚一分神想来个豪气干云的认亲,却不想阿修罗在东方未明的琴音撩拨之下霎时戾气暴涨,疯魔一般长刀狂舞,生生便将剑圣人头斩落下来。这一骤变又让殿中正派诸人心胆俱寒,此消彼长,正派已折损不少高手,此番竟然连自称武功第一的剑圣也落得个身首异处的下场,殿内顿丧斗志者不在少数。

又说另一头的傅剑寒,在听闻老年剑客念出的诗句时也是心头一惊,寻思此人怎知娘亲产他时所念诗句,不想只是这一念之差便是害了自己,眼前的棕发青年比之当日少年英雄会的荆棘,凶残岂止百倍千倍,更为可怕的是他那不要命的打法其致命程度远胜当日手底有分寸的比武较量,以命相搏之时岂容分神,只是那一刹那的走神,便已决定了傅剑寒的命运。

太乙双刃同时刺入少年剑客的胸膛,横切而断,终结了他纵酒逍遥的潇洒一生。


*************

“杀了他!杀了东方未明!杀杀杀!”

每个人都杀红了眼,殿中众人都像是发疯的野兽,血,到处都是血……原来人可以如此疯狂的厮杀,人怎么能如此残忍……畜生,大家都是畜生!

黄娟的身体瑟瑟发抖,她手中长鞭已被鲜血浸透,每挥舞一下,便溅出飞舞的血珠,跃动起死亡之舞。意识到东方未明的琴音已是敌我不分、竟连自己人都不放过的天龙教众开始倒戈向相,为了求生,直欲攻取稳坐宝座之上的所谓教主。然而,挡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杀人连眼都不眨一下、下手毫不留情的荆棘,他替东方未明挡下了所有的攻击,竟是不知疼痛,不畏死亡。

“他不是人!他是傀儡尸!”突然意识到真相,黄娟指着『荆棘』,惊恐地大叫起来——

“教主曾问我教索要九十九条傀儡虫,原来、原来便是为了……死人复生,逆天而行,他、他竟然真的做到了?!……”

语无伦次的呓语听在姬无双耳中,端是心惊肉跳——

东方未明是疯了吗?!他怎能做出这样的事?!

姬无双忍不住望向『荆棘』,那青年面无表情的脸上,满是鲜血,血水沿着他的脸颊不断滴落而下,看起来竟像是他在流着血泪一般——

疯了,那人简直疯了!

“东方曦的孩子,不要再作孽了!”天王威严的声音响起,痛失所有爱将、自身亦受重创的他犹在强自支撑。

“住口!你让我父亲成了你的替死鬼,你却苟活于世,你有什么资格唤我父亲的名讳?!”

一直冷静的东方未明忽然暴怒而起,倏地拉起夺命天弦,一道剑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刹那间穿透了天王的胸膛。

曾经撑起一片天地的大山终于轰然坍塌。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二师兄,你不辞辛苦替我寻来的天魔琴,今日总算有了用武之地,你可高兴?

我知你是高兴的,尽管你口上从来不说,你向来是待我最好的。

看吧,二师兄,今日便是你我站于武林巅峰顶点的日子,你的雄愿,我终于替你完成了。

今日,我便要他们所有人,替你我陪葬。


*************

琴音戛然而止,殿内殿外,万籁俱静,一片死寂。

姬无双匍匐在死人堆里,艰难地喘息着,她的筋脉尽皆被东方未明最后暴起对所有人发出的八音穿心震碎,此时此刻,死神于她,近在咫尺。

她不甘心地抬起美丽的头颅,再次望向宝座。

玉座前,那具傀儡尸单膝跪地,以刀剑支撑身体不倒,纵使浑身浴血、遍体鳞伤,依旧一副守护的姿态,本能般地守着玉座上的那人。

“一切都结束了。”

那人不住颤抖的双手置于天魔琴的琴弦之上,忽一施劲,七弦尽断,竟自己将天魔琴毁去。

忽然,东方未明狂喷一口鲜血,眼耳口鼻,竟然全部流出黑血。但他却似混不在意,一直漠然的脸上,此时却露出一丝凄凉的笑意。

他站起身,整了整衣袍,慢慢地走向『荆棘』。他每走一步,身上肌肤便多一处暴裂而开的伤口,渗出的血水不时便将一身的白袍染成与其所系发带一样的颜色。

当他用颤抖的双臂拥抱住『荆棘』时,东方未明的身体早已体无完肤、血肉模糊。姬无双听他用尽最后的力气说道——

“师兄,我们终于可以回家了。”


-完-

(字数:4244)

    1#
    = = 回复于:2015-10-25 18:31:09
    = =
  • 还说没有捅刀子……明明你的刀子比谁都锋利……
  • 2#
    = = 回复于:2015-10-25 21:42:27
    = =
  • 我……也一口黑血吐出来……
  • 3#
    = = 回复于:2015-10-25 22:36:26
    = =
  • 未明儿已经被绝望逼疯了啊,觉得二师兄的死大概是最重的一刀
  • 4#
    (=ˇωˇ=) 回复于:2015-10-26 01:04:31
    (=ˇωˇ=)
  • 一路杀到底的感觉超级棒!
  • 5#
    (,,Ծ▽Ծ,,) 回复于:2015-10-26 21:18:52
    (,,Ծ▽Ծ,,)
  • 最后……也算是HE了吧……另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