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 梦与梦之书

后面的部分应该死在36了……我会尽量回忆起来续完它
0 圈子: Fate/Zero CP: 帝韦伯 角色: 韦伯·维尔维特 伊斯坎达尔 TAGS:
作者
趴地泪奔年中奖 发表于:2015-04-12 20:22:34
趴地泪奔年中奖

被二世的小说虐了一脸,把它拉出来再虐自己一遍。

========================================================================



1、妥妥的OOC了

2、架空背景

3、我只是想写书信

4、传令兵小哥经常会出来打酱油

5、征服路线暂时参照远征记——名字也参照它

6、随时随地可能会坑


信件1


致我尊敬的陛下:


米特里奈斯正站在门口,留给他和我的时间都不多,所以一切都必须尽快。昨天他到的时候看起来非常疲惫,我命人给了他一杯蜜酒和一大桶热水,虽然依旧没有充足的休息,但总算让他看起来好了一些,哪怕不用言语我也可以看出他一路走的非常艰辛。可以想象前线战事的紧张和情况的恶劣,但我相信胜利之神会永远庇佑您,就如同您一直庇佑我一样。

在前一封信中您所希望得到的补给,我正在尽力调剂。


您忠实的臣下韦伯•威尔维特



信件2


小子:


让你留守在马其顿并非是对你的保护,而是相信你在后防线上更容易发挥才能。

米特里奈斯那小子向我叙述了你前一封信上诸多语焉不详之处和补给迟迟无法到来的原因。对于你所碰到的困难,我不准备做任何回复,如果是你,绝对应该可以办得好一切你想要办成的事情,这点困难绝不至于让你停下脚步。

这并非是鼓励,而是确切的相信你可以做到的信任。

战事吃紧,余其他话并不准备再说,盼在下封信抵达的同时,能够看到顺畅的补给线,所以相信自己。


信件3:


致我尊敬的陛下:


前线一切可还安好?补给线的维持还算顺利。在昨天,我接到了密保,有人意图破坏军马所需的粮草,由于对方的身份比较特殊,我下令逮捕了他,接下来的审判及其他一切将等待您回宫再行议处。

昨天接到密探来报,在色雷斯发现了伊利瑞亚人的踪迹,那群狼子野心的东西显然是妄想在您回来的时候进行突袭,由于职权的关系我没有办法差遣士兵去那里驱赶他们,但我希望您在收到这封信的时候可以对周围的形势有所警醒。

上一封信……请原谅我对您的隐瞒,不过我已经不是孩子,这点您是最清楚不过的不是吗?就如同您信任着我一样,我也不认为这些困难——如果它们能够称为困难的话——可以阻拦我完成它们的决心。

阿瑞斯(1)昨天急匆匆的跑来,他告诉我葡萄结果了,我记得您相当喜欢这种饮品,便让人留意着,一旦那些果子发红就将它们储存起来。但最近马其顿的天气并不非常好,时常会下大雨,我有些担忧它们的收成。


您忠诚的韦伯•威尔维特



信件4


小子:


你不需要在我面前掩饰什么,阿瑞斯如果只会告诉你葡萄结果了那他就不是阿瑞斯。他的名字与战神相似,同样也继承了爆裂的脾气,这点是他好友的托勒密就好许多。

我完全可以想象他在你面前会说些什么,当然他的性格毫不作伪这也是我所看中他的优点,但我并不希望你蒙受不必要的屈辱。

我很清楚在前线的那些小子是怎么看你的,但每个人都有需要发挥自己所长的地方,还请记住这句话,后方才是你最擅长的范围,贸然的冲锋只会浪费生命,你既发誓要永远跟随我,那么就不要因为赌气或者无谓的自尊心做出不智的行为。

你所提供的情报我已经收到,那群家伙永远都不明白,龟缩在他们那个狭小的国土朝我称臣才是抱住他们最简单的方法,妄图在山崖上埋伏是一件极为愚蠢的事情,我以同样的方法回敬了他们。

战车夹杂着泥土和石块从山坡上滑下去,在它们后面是我方的弓箭手,虽然人数不多,但在趁其不备之下让那群屡教不改的东西受了极大的教训,他们惨叫着败退下去,但我不得不推迟回归的时间。

我带人沿路追逐,抓获了相当不少的俘虏,已派遣菲洛塔斯送回国内,由大祭司和你负责安置。


伊斯坎达尔



    1#
    趴地泪奔年中奖 更新于:2015-06-10 21:46:52
    趴地泪奔年中奖
  • 信件5



    小子:

         前几天在伊斯特河余看到了一种相当有趣的筏子很适合用于渡河偷袭,此物现存于你处,想必日后还有再用的时候。
         与革太人的那一仗详细情形余已命人拟了战报,连同俘虏一并送回马其顿。上一次的安排事项余很满意,这次继续由你安排。
    马匹的辎重依旧匮乏,虽然在革太人这里还有不少,但还是不够,在你那边恐怕也有账目应该知道这里的情况。
         余很满意前几天送来的祭品,准备太过周详不太像你的作风,托勒密是押送人,恐怕是他给你出了主意。这点很好,他素来很喜欢读书,熟知一切祭祀的方法,虽然很遗憾由于出身关系他没能成为祭祀,但在这方面你可以多听听他的意见。
         你在前几天的信中曾经发问,现在余就回答你。
         余并不追求永生,那是越过人、神界限的不可触碰的问题,从所有的书中——我希望你看过我留下的书——那些饱含哲理的言论应该可以给你一些答案。在余眼中,征服世界远远要比永生不死更有趣味,你还未曾出现在战场上,所以无法感受到战场带给人的震撼,当然这也是我手下诸多将领看不惯你的主因。
         那群毛毛躁躁的小子至始至终觉得杀人才是显示自己力量的最简单的方式,但就如你前一封信所写的那样,杀人的多寡只说明手中武器的锋利,只有彻底掌握这个世界才能彰显自己的力量。
         余的确曾好奇过你的身世,但既然你不愿意做过多的透露,那便不用勉强讲述,在这里,只要始终保持这份忠诚,那你便永远都是余的臣下。
    其他事情不用多想。

    伊斯坎达尔



    信件6

    至我尊敬的陛下:
         前几天我收到了关于前线的情报,据说迈农病死了。考虑到他的年龄,不得不说这样一位骁勇善战的勇士离开人世略有些早,但一想到他站在您的对立面上我就忍不住庆幸神在这一刻依旧保佑着您。但据说他的侄子继承了他的职位,虽然不能用叔叔的英勇去衡量侄子的水平,但一想到这个人接下来可能会造成的麻烦,我就无比焦虑。
         遵照您的吩咐,我讲您一路行军的路线用红色的颜料在地图上表明,看着它一点点变长也象征着您的领地在无限扩大。我听说您并没有对沿路各国国王加以处置,而是让他们放下武器就继续前进了,在这种情况下义无返顾跟上你的他们肯定是与我一样怀着追随你的心情前进的。
         就如同你梦中的无尽之海一样,在他们的心中可能也至始至终怀揣着对太阳升起的地方的憧憬和向往,这才是他们会跟随您的原因,与这些人相比,在这里的我是否在进步、是否在继续前进,这段时间我一直反反复复思考着这个问题。


        韦伯·威尔维特

    PS.我又做梦了,梦中的那个男人比我高上很多,他有一头披肩长发,皱着眉头看着我,表情看起来很不耐烦的样子,穿着我从未见过的红色衣服,他到底是谁?我又是谁?



    信件7



    小子:
         能够做梦是一件好事,我这里忙碌不堪,正如你所说的那样迈农死了之后前线的形势并没有太大的好转,大流士陛下显然是已经察觉到了我方的企图,只是他并没有进行太大的动作,虽然波斯是我下一步进攻的对象,但考虑到后续战事可能会进行很久,所以暂时不会朝着那边进军。
         一直以来你都做的很好,我也知道你并不想一直留在马其顿,所以当你收到这封信的时候你就可以赶来了,一方面这是对你一直以来认真努力的褒奖,另一方面是因为那里已经开始逐渐限制住了你的能力。
         接下来,在逐渐已经变得且会继续变得无比恢弘的我的国土的中心需要你。这里不是我止步的方向,还有更为遥远的地方需要我到达,波斯的领土迟早会到我的手中,而我的脚步也绝不会继续在巴比伦停留,向着远方前进,穿过沙漠、翻过高山,到达那无尽之海。
         你曾说过会作为我忠实的臣下,永远跟随着我,这份忠诚余已经收到了,并会报以与之相当的信赖。
         密特里奈斯说,你最近看起来脸色很差,你说你睡得不好,如果梦中的场景始终反反复复出现,那我不得不建议你去找一次大祭司,虽然我认为他已经将你视为他的接班人不会给你太多的建议,但这件事情关系到你的健康,所以一定要问得详细一些。
         随信附上余的老师所写的不少文章,知道小子你喜欢这些东西,希望老师的只是能打消掉你的疑惑。
         很久不曾见你,不知你是否还如同余当年离开时那样矮小得如同一个孩子一样。听说大流士陛下是个相当高大的男人,不知与余相比又会如何?
          
          伊斯坎达尔



    信件8



    我尊敬的陛下:

         感谢特地准备的礼物,在前线如此危机的情况下,您还想着为我准备礼物,令我有些惶恐不安。遵照您的命令我将会尽快动身,前往您希望我前往的地方。
         对我而言,您的命令就是一切,这绝对我一个人的想法,而是所有追随您的人的愿望,从这么多书信里可以看出您一路平安,且版图愈发扩大。前几天阿瑞斯回来,在战神祭坛上焚烧了各种极品,黑色的烟雾呛得我很难受。
         正如您所说的那样,他是个极为勇武的人却没有太多的头脑,这点虽然能让他成为战场上所向披靡的武将却也会成为他最大的绊脚石。一旦太过信任自己的能力,就极容易对自己的能力产生错觉,一旦觉得自己无往不利,那么就可能会中了敌人的诡计,这是我看了您前几封书信后得出的感悟。虽然我很想将这些话告知于那位比我高大几倍的将领,但就如同您所知道的那样,他对矮小的我根本就不屑一顾。
         当然我不会为此而生气,对于他来说,不,对于您麾下所有武将而言,我是一个极为特殊的存在,无法上战场的我,只能依靠书信从您写给我的所有文字中得到支持我走下去的力量,每当我想到这里的时候我都觉得万分羞愧。
         我对成为您的臣子这一点感到莫大的荣幸,没有语言可以形容我现在的兴奋,这种兴奋至始至终存在着,成为了我继续前进的动力,您的每一句鼓舞我都牢记于心。
         虽然………………可能在这个时候说这句话非常矫情,但我依旧要在这封信中感谢您一贯以来的所有教导,您手中剑所指的方向同样也是我前进的方向。

         之所以上面会这样说这么多在您看起来非常奇怪的话,是因为我又做了梦。如果说上次只是让我非常好奇的话,这一次我就彻底感觉到了恐惧。在梦中我不光梦到了那个曾经出想过的长发、红衣男人,还有一个黑头发的少女,她紧紧抓住那个男人,表情很是惊慌。
         在梦中那个少女喊那个男人“老师你怎么了?”随着她的动作越来越大,我也一下子在梦中惊醒过来。
          

          我很恐惧,我的王……我想不起来我是怎么会出现在您身边的、我好像……在记忆中有着非常大的空洞……

          我是谁?这里是哪里?伊斯坎达尔告诉我!我该朝着哪里前进?
          我的王……我的…………我的RIDER



    信件9



    小子:
         前几日,我军到达了巴比伦城下,那是一个恢弘的城市,从我站的地方看过去,放眼望去充满了生机,虽然是战争,但那个地方的人却有条不紊的继续生活着。我试图寻找一些形容词,在信中向你描绘出眼前一切瑰丽的景色,那个现在你看不到的景色,但很遗憾的是我发现在我提起笔写下这一段的时候可以用的词汇却是如此的乏味。
         算了一下时间,这里的当你来到巴比伦的时候,这里的风景恐怕已经成为了我的囊中之物。当然波斯王是个极为强大的对手,我绝不会因已兵临城下而放松任何警惕。
         你从未见过大流士陛下,不过相信你几案上有关于这个男人的文字绝不会少,他是一个极优秀且性格内敛的男人,在很早以前就显示出了足以成为王的气量,那段故事我在前几封书信中曾经告诉过你,当时你也基于了相当高的评价。
         他的智谋不下于我,巴比伦也绝非我曾经共战国的所有城市,它能屹立在这片土地上千年不单单是因为坐在那个位置上的所有王者的雄才大略还因为诸神的庇佑,但胜利之神始终是站在我身边的,就如同以往的所有战斗一样,这一次的胜利者依旧是我,这点我毫不怀疑。
         韦伯·威尔维特,以上是身为皇帝的余写于身为臣子的你的信,下面的话是作为伊斯坎达尔的我写给作为韦伯·威尔维特的你的信。
         小子,清醒过来吧,难道你不知道自己现在身处在一个怎样的位置吗?还是说对我的思念已经让你失去了正确的判断能力?我的小小的master啊,突然出现在我面前的你,曾一度让我怀念起那段短暂的相处时间,但现在在这里的是身为征服王的我,而身为我的master的你却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你失去了记忆,或者说是不愿意想起自己到底发生了什么,这是懦弱的表现,逃避我的死是愚蠢的行为,身为我的臣子的你竟然无法克服这一点,这让余相当失望,但同样又觉得非常高兴,至始至终不曾忘记过余的你,与不曾忘记过你的余之间的羁绊竟然可以超越时空乃至于梦境是一件极为荣耀的事情。
         你并没有辜负余对你的期望,成为了一个优秀且……极为优秀的臣子,只为我所用只为我前进的人。
         但小子啊,这个由你的梦所构建的世界并不真实,沉迷在梦中的不愿意醒来的你的生命在一天天的消失,还不赶紧醒过来吗?还不睁开你的眼睛,继续作为我活着的见证行走在阳光之下吗?
         韦伯·威尔维特,余以伊斯坎达尔之名,命令你醒过来!命令你睁开眼睛!直到真正相会的那一日,余会以最高的敬意来褒扬你的功绩。
         活下去,这是余给你的命令,必须接受,不得质疑。

         伊斯坎达尔



    信件10



    我尊敬的王:
          
         这是一个极长的梦,比我以前做过的所有梦都要漫长。我从未想过有一天可以站在你身边,抬起头看着远处、看着我绝对不可能看到的场面。投石车抛出石块和火把从我头顶划过,巴比伦城一片大火,甚至烧红了天空。
         我可以感觉到火焰升腾起的灼热,不得不承认在那一刻我感到了恐惧,对死亡的恐惧让我紧紧抓住了你的手,你并没有挣脱开,反而把我一把抱住。
         这是……久违的拥抱,久到瞬间让我流泪的程度,我竟然能够有机会再一次见到您,哪怕是在梦中……竟然还有机会可以与您并肩出现在战斗的现场……
         就如同您所说的那样,我们两人之间的羁绊可能早就超过了时间和空间,超出了所有的禁锢,可能我的身体在日渐虚弱但精神从未比现在更为满足。
         伊斯坎达尔,我的从者、我的老师、我的王……一直以来是你指引我前进,我从未有一刻忘记过你,也从未有一刻停止自己的步伐,如今我终于可以站在你的身边,哪怕是梦也依旧无比美好。
         这个梦对我而言太过真实,你身体的温度,手的大小乃至于肢体与肢体的接触,就如同当年一样。我不愿意醒来、不愿意再次过着失去你的生活。
         我用我的眼睛见证了巴比伦城门的打开、见证了大流士陛下的出逃、见证了他的死,看着你勃然大怒地下令将叛徒处死的样子,再一次确认了自己的心意。
         我和你已经有了同样的梦境,虽然你在半途命令我醒来,命令我继续在真实的世界里走自己的路,但我依旧相信终有一天我能继续站在你面前,就如同你许诺我的一样,与你再一次做着同样的梦。
         直到与你并肩站在无尽之海的岸边眺望远方。




         我的王,我的从者,我尊敬的导师,我已经如你所愿的睁开了眼睛,马其顿我的书房里的香味仿佛依旧停留在我的衣服上,镜子中的我早就已经脱离了稚嫩,但依旧一眼就认出了我的你……是否在我看不见的地方始终注视着我呢?
         虽然明知道这是极愚蠢的想象,但我依旧忍不住这样去想。
          
          
         你永远的臣子,韦伯·威尔维特

  • 2#
    Mei 回复于:2015-06-11 00:10:51
    Mei
  • 太太好棒~好像在微博看過一次了(是我記錯了嗎?)但不管怎樣再看一次還是覺得好虐心,聯想到閃閃對大帝說的那句:夢始終要醒來的啊QAQ
  • 3#
    = = 回复于:2016-12-31 15:55:11
    = =
  • 崔颢题诗在上头啊
  • 4#
    = = 回复于:2017-01-01 16:31:25
    = =
  •      虽然明知道这是极愚蠢的想象,但我依旧忍不住这样去想。
          
          
          你永远的臣子,韦伯·威尔维特

    ————————————————

    QAQ这句真是……
  • 5#
    Kelli 回复于:2017-04-01 10:59:53
    Kelli
  • Your article grabbed my attention.  I like how well you have expressed your views and how compelling your content is to the reader.  I am thankful I got to read this top quality inrfamationol article.
  • 6#
    (´;︵;`) 回复于:2017-06-22 18:39:27
    (´;︵;`)
  • 虐哭,二世啊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