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 轮回

如果东方未明察觉到他的行为或许不受自己的控制……/白明走邪线,有刀。10.20更外篇发糖。
14 圈子: 侠客风云传 CP: 东方未明中心 角色: 东方未明 TAGS: 粮食向
作者
愿逐月华流照君 发表于:2015-10-19 20:27:55
愿逐月华流照君

部分设定来自lofter @绝情谷小师妹紫樱 姑娘,谢谢姑娘借梗给我~

警告:白明走邪线的故事,有刀。暗黑向?砸砖请不要砸脸。




01
东方未明找上谷月轩的时候,已经作了很久很久的心理建设。
他想过找傅剑寒,或者任剑南,或者肯定不会将他的秘密说出去的燕宇,又或者可以通灵的沈湘芸……但再三思量,他最终选择了谷月轩,好像不论结果如何,这都是个最让他心安的选择。
“大师兄……”
“怎么了?”
谷月轩刚练完一套拳,不紧不慢地收了拳架回头来看他,笑意温润:“师弟今日有闲的话,不妨与师兄来过几招?”
“好啊。”
又是这样的感觉,好像不属于他的言辞脱口而出,东方未明一愣神的工夫,手上已经去拔长剑——拔了个空,他才想起来,明明今天故意没有带兵器出来,就是想要找师兄问个明白。
既无长剑,他便一抬手,用出尚未纯熟的降龙十八掌来,一时间倒和谷月轩打了个不相上下。毕竟师兄弟比试,谁都没有认真,拳脚交错间气息从容得很,东方未明便趁着近身之机,鼓足勇气道:“其实我不是来找师兄习武的,我有件事想问师兄。”
“什么事?”谷月轩问。
“大师兄……我说了师兄可不许笑话我!”
“你说便是。”谷月轩微笑道,“我不笑你。”
“你觉得,我们的行为,会不会其实是由神仙……或者什么其他的力量决定的?”
谷月轩瞬时脸色大变,动作完全顿住了,东方未明慌忙收力,还是有五分的力道结结实实打在谷月轩肩头。倒把他吓了一跳,想要关心时,急切的言辞又仿佛被什么力量堵住了,不能开口。
“师弟这些天来,武功果然大有长进……”
谷月轩脸色微白,却笑吟吟同他说了一堆拳经,这才住口。好像束缚两人的古怪力量一下子消除,东方未明立刻扑上去:“抱歉大师兄你没事吧你刚才怎么了?”
谷月轩只是看着他,神色是从未有过的复杂,过了半晌,他道:“……同我去见师父吧。”

02
“所以……这是真的?我们的命运已经被决定好了?”东方未明目瞪口呆地看着一脸淡然的无瑕子,“可,可是……”
“可是为师怎么还能如此淡然?”无瑕子微微一笑,“当年轩儿发现此事时,也这样问过,你猜为师是如何回答他的?”
“如何……?”
“既知此事,自当详查其情,先是找出这力量的作用,然后寻找其限制,然后探查其影响范围,之后才能试图挣脱。惊惧不安,有何作为?”
“那师父您挣脱了吗?”东方未明迫不及待地问。
无瑕子摇了摇头:“六十余年,尚未听闻有人挣脱。”
他看向对面东方未明骤然黯淡下来的脸:“你只要记得,未明儿,无论发生何事,你都是为师的好徒儿。”
“……师父您怎么突然说了这么一句?”东方未明看看房间内三人,突然一脸警惕,“我做了什么?还是我后来要做什么?你们是不是知道?”
荆棘哼了一声:“你既然现在看穿了,不知情的时间过一天少一天,啰嗦什么。”
东方未明一脸茫然,最后还是无瑕子看不下去。
“罢了,这件事你总是要知道。在那神秘力量的作用下,似乎我们每人死去之后,总会重生到某个年纪,将人生重活一遍,有时相同,有时不同,但总有些事无法更改。就像戏台上的戏子,反复出演相同的剧目。”
“阿棘从前,其实脾气要好很多的。”谷月轩轻声道。

03
谁也不知道第一个发现这件事的是谁。
或许是无瑕子,或许是剑圣,或许是天王……在上一辈,更上一辈,就早有人发现,这种神秘的扭曲人命运的力量。
不是没有人作出过抗争。龙王背叛了自己的亲哥哥,少林寺将圣堂之钥锁起,东方曦顶着少年英雄会冠军的名头跑去“卧底”,刀剑门一分为二,玄冥子索性叛出师门,用最不可思议的方式,企图挣脱原定的命运。
但最后,大家总会发现,这样的抗争本身,仿佛也为命运所注定。
接着降临的就是无路可逃的绝望。在这样的绝望下,忘忧七贤隐居幽谷,剑圣弃剑养花,无瑕子许多年与老胡两人孤单地生活在逍遥谷,直到收下了谷月轩。
可是这样的放弃,似乎还是在命运的掌控之中。
“所以最后……最后大家难道就这么认命了?”东方未明目瞪口呆地问。
“认命?或许吧,只是觉得,既然怎样都是活,不如好好活一辈子。”无瑕子抚须道,“不将此事告诉你们,也是如此,能好好活就好好活,不知道此事才快活。但若是自己悟通了,那也没办法。”
“可是,这这这,这不应该啊!”东方未明只觉得天下荒谬事,全部集中到今日来,“难道就没有人想过,集大家的力量,或许——”
“若是你自己没发觉,我告诉你,你信吗?”
荆棘没好气地甩过来一句,堵住了东方未明的口。他转身走出门外:“啰嗦,我先走了。”
眼看走出门外,他的脚步忽然稍微顿了顿。
“别忘了,你也是老子的师弟。”
“不管发生什么事。”谷月轩温和地补充。

04
东方未明真正明白当时师父和师兄的话,是在一年过后了。
他面对着玄冥子,心里呐喊着想要拒绝,嘴上却不自觉地出口:“我和二师兄一起走!”
伴随着话语一起朝谷月轩投去的,是恳求与道歉的目光,他尽力表露出自己的身不由己,不知道师兄读懂了多少,但谷月轩口中说着斥责的言语,目光却是一如既往地温和。
这让东方未明更想拔脚就逃。
他大概知道了命运注定他要叛离逍遥谷,却不知道接下来要去往何处,于是玄冥子刚刚转身,他便紧紧跟上,只恨自己这个便宜师叔走得还不够快。
却也因为这样,他听见风里传来的大师兄的声音,声音不算大,但以东方未明练满了的耳功,却能听得一字不漏。
“师弟……不管怎样,你都是我的师弟。还有,对不起。”
他埋头疾走,心里的不祥感越发强烈。
我到底……做出了什么事?大师兄又为什么要向我道歉?

05
“这就是你们当时说的吗?”刚刚可以开口,东方未明便迫不及待地问,“——大师兄说的莫要自责,是因为我杀了……杀了沈澜?”他不自觉地去看自己的双手,感觉上面仿佛还沾有少女温热的鲜血,只不过那不是鲜血,全是毒液。
“切,这算什么……”荆棘看了一下东方未明的脸色,还是将后面的话咽了回去,拽着他从另一个方向绕了个圈子,“这边,快点。”
“什么?”东方未明茫然地被他拽着绕回离方才不远的位置,正看见玄冥子一掌击中杨云后背。
住手!!!
他的呐喊发不出声音来,只能看着杨云倒地后才拔足飞奔,经过转身离去的玄冥子身边,忽视了玄冥子投给他的一个不屑的眼神。他颤抖着跪倒在杨云的身边,却不知道要做什么好。
杨云忽然微微张开嘴唇,他还剩一口气。东方未明低下头来,将耳朵凑近他的唇边。
“天龙教……之战……”他的声音断断续续,“要……快……”
接下来便没有声音了。东方未明稍稍直起身来,对上杨云的眼睛,里面没有任何的怨恨,温润如酒,像大师兄的眼睛那样装满宽和与谅解。
我知道你知道了,这不是你的错。这双眼睛这样对他说,然后杨云平静地闭上眼,再无声息。
东方未明浑身颤抖地跪在他身边。他连眼泪都流不出来。
——命运注定,我是这样的人吗?

06
“啊——!!!!!”
东方未明站在破庙中,仰天狂啸。梁上灰土簌簌下落,他一点都不在意。
谷云飞当时所追捕的凶徒,原来就是我爹娘!他是杀死我母亲的凶手,我竟然一直尊敬地管杀母仇人的儿子叫大师兄!怎会如此,怎能如此!
天龙教也好,名门正派也好,世上本无正邪,撕下面具后都是一样丑陋不堪!
他拔出剑来,一心只想冲上武当,先杀了卓人清,再将那些个名门正派,一个个屠灭,讨回父母血仇。正欲奔出破庙,脑中却忽然一清,一个念头霹雳似的闪过脑海:
——这其中,又有多少是那所谓“命运”所为?
正如他自己叛离逍遥谷时并不甘愿,他父母的死,有多少是命运做的手脚?而他今日所作所为,又是不是那个神秘的存在默默操控?
谷月轩对他的照顾,点滴涌上心头,东方未明为他找到个借口,心马上软下来:或许,当初谷云飞也是身不由己呢?
但他转念又想:如果当真如此,大师兄又何必跟我道歉?
他心烦意乱,长啸一声,奔出庙去,眼前忽然剑光一闪,傅剑寒正守在外头,手中剑指向他,剑尖却是斜向地面。
“来,未明兄,咱俩比过一场!”
东方未明看见他,便想起杨云,心里怒火又虚了几分。傅剑寒抬手就是一式霸王别姬,东方未明慌忙抬剑招架,一时间小院中剑光如雨,将这一片地方尽数包揽。过了不知多久,忽然铛地一响,两柄剑同时脱手而出,东方未明后退几步,满头大汗,长长吐出一口气。
傅剑寒也不去捡剑,转身回院门口去拎了一坛酒来,拍开封泥,递给东方未明,东方未明接过来,提起坛子就往口中倒,一半都洒在脸上身上。他放下坛子时抹抹脸,不知道抹去的是酒水、汗水或是泪水。
傅剑寒接过酒坛来,也就着坛沿饮了一大口。
“剑寒兄也知道。”东方未明突兀道。
傅剑寒点点头,拍拍他的肩膀,好像想说什么,最后也没有开口。东方未明倒退几步,坐在破庙布满灰尘的台阶上,将脸埋在膝盖上。
傅剑寒陪他坐下,一手揽住他的肩,一手拎起酒坛子,又喝了一大口酒。

07
“我不会出手的……快回头吧,师父一直在等着你们……”
于是当东方未明欺身上前,一剑刺中谷月轩手臂的时候,他当真没有还手,甚至不曾闪躲。鲜红的血一下子就将青衫染成半边暗红,东方未明看着他,试图想象自己的父母当年是不是也是这样,浑身浴血。
然而这样的想象,此时却无法让他产生半分报仇的快感。
他持剑的手发颤,荆棘的手也是,但对面的谷月轩中了一剑,神情却依旧平稳淡然。
这就是你当时说的话的含义吗,大师兄?
这样的场景,你曾经历过多少次?
老胡死得很快,几乎是自己撞到了荆棘的刀口上。谷月轩也是,从头到尾不怎么出手,倒是一个劲儿往剑上撞,透着一股早点了事的味道。
东方未明眼眶发红,泪水却落不下来。
大师兄,你还手啊——!!!
他猜到自己的眼睛一定是发红的,像发了疯的孤狼。他绝望地去看谷月轩,心里道歉的话喊了千遍万遍,恨不得即刻丢了剑跪在谷月轩身前。可是不行,他不受控制的要出剑,剑招因为不是他自己所发而少了几分灵动机变,杀伤力却不减。玄冥子和荆棘的话语全都是无意义的杂音,谷月轩的眼睛依旧是平静的。
“够了,二师兄不动手,我来。”
他大步上前,电光火石的一刹那里和谷月轩眼神相对。
他的手掌落了下去。
他没有办法阻止。

08
“东方未明,我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但你走的路,绝不是对的!”
他看向任剑南,试图以眼神传达自己的无可奈何。任剑南恳切地回视他,但眼神是冷的,带着近乎必死的决心。
他一看即知,任剑南、夏侯非、关伟等人都还并不知情。
“非儿,住口!”
“爹!”
东方未明朝夏侯城微微摇头,刚要开口的任浩然也被他阻止。这没有必要——没有必要折损一位父亲在儿子心中的形象。他已经走到这一步,演得真一些给那些不知情的人看,又怎么样?
他扫视全场,装出天龙教主的威风凛凛来,没有漏过夏侯非紧攥的拳头、关伟恨恨的神色和任剑南咬得发白的嘴唇,但他装作没有看到。
他忍不住想,这所谓命运到底要将他引向何方?不错,现今他是天龙教主,这是多年前他在站在杜康村中听小虾米故事时从未想过的成就——但是,又有什么意义?
他几乎要带着这份好奇心入戏了。
毕竟他已经无可失去。

09
不仅杨云,就连任浩然都对他耳语一句“速战速决”。而柯降龙、曹岱等人的实力更是十成中只发挥出八成,大约恰好卡在任剑南等人觉察不出,但却能被东方未明压一头的水平上,这份精准的掌握也不愧为武林耆宿。东方未明还记得杨云临死前留下的半句话,硬起心肠,果然下手再不留情。
可到底是为什么……?
打到一半他知道答案,山道上远远传来女子清脆的呼喝声:“东方未明!”
秦红殇!
但她的到来也给了东方未明灵感,他长剑一摆,招呼其他人后退,人手一个霹雳雷火弹,齐齐去砸天王。秦红殇赶到院门时,大局已定,她僵立门口,自己也知道再上前迎战,除了送死别无意义。
她身后还有人逐渐过来,是古实和傅剑寒,后者似乎松一口气——东方未明心里也悄悄松一口气。他远远听见琴音,或许是忘忧七贤,但他们没有上来。
这样最好,他不知道要怎样面对这些长辈,即使是面对他们安抚的眼神。

10
东方未明站在那里。
他周围是一地尸体,鲜血流过院中的每一块方砖。方云华、商鹤鸣等人立刻围上前来,不外乎说些“千秋万代,一统江湖”的话来。
可他并不知道要怎么做。
他等着从他叛离逍遥谷以来就一直如影随形,强迫他做下一桩桩罪行的命运之力。
你不就是想让我这么做吗?你不就是想让我当上武林霸主吗,现在我真的走到这里了,到底要干什么,你说啊!
可是命运并没有出现。在天王倒下后那股力道忽然终结,好像从来未曾存在过,不再逼着他开口,不再逼着他出剑。他祈求这股自由太久,可如今才发现,自己已经不知道要做什么。
“教主神功盖世,天下无敌……”
“闭嘴。”
唐冠南迅速地闭嘴了。东方未明茫然地环视四周,他的属下们齐齐顺从地低下头去,秦红殇呆立半晌,大叫一声,掩面奔下山去。傅剑寒站在院门处,沉默地看看他,最终也离开了。
他独自一人,满手鲜血,默然无言。

END.

    1#
    = = 回复于:2015-10-19 21:18:00
    = =
  • 这个结尾略致郁...
  • 2#
    ( ´◔ ‸◔') 回复于:2015-10-19 21:32:26
    ( ´◔ ‸◔')
  • 是不是打快可以避免其他人物的死亡……这篇好虐阿……
    • 是的,设定是没来得及上场援助的人就可以不用打死……
      愿逐月华流照君 评论于 2015-10-20 23:00:25
  • 3#
    (  ͡°  ͜ʖ  ͡°) 回复于:2015-10-19 21:41:18
    (  ͡°  ͜ʖ  ͡°)
  • 看完这个我决定研究下龙王线快点刷完不让秦妹子和小傅出场。
  • 4#
    ( ´◔ ‸◔') 回复于:2015-10-19 23:00:35
    ( ´◔ ‸◔')
  • 就这样就结束了吗,太惨了,未明儿……
  • 5#
    = = 回复于:2015-10-20 09:03:29
    = =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要这么对未明QAQ
    再也不想走邪线了!
  • 6#
    愿逐月华流照君 更新于:2015-10-20 22:57:05
    愿逐月华流照君
  • 其实我也觉得很虐……然而游戏的好处就在于他有二周目(。
    更一个外篇,这篇都是糖~




    外篇

    01
    第二次轮回时,谷月轩无论如何也没法劝说东方未明好好习武。不管他反复解释许多遍东方未明十次里只有一两次会叛门而出,对方只是回答自己宁愿沦为乞丐,也好过亲手屠灭师门。
    最后还是由荆棘拎着耳朵将他揪出去揍了一顿,一边揍一边骂“老子每次都要叛门坠崖你十次里有七次能当上武林盟主还有什么不满”。谷月轩在旁边看着,十分担心荆棘是否借机泄愤。不过看了一会儿他确定荆棘手下还是有分寸的,便丢下他们两人离开了。
    他远远地看着荆棘单方面揍完东方未明之后拎着他回房上药,之后两人在屋里谈了很久。谷月轩没有刻意去听,偶尔有只言片语飘到他耳中也不过一笑置之。
    不论如何,打过一架、长谈一番之后,东方未明总算重拾武艺,琴棋书画这回他早已精通,剑法也烂熟于心,反倒改练起琴功和暗器来,整天泡在忘忧谷。谷月轩隐隐猜到他恐怕在躲着自己、老胡和师父,却也没法相劝。
    毕竟荆棘当年也是这样,多轮回几次就想通了。
    ……只希望小师弟想通后不要变成第二个二师弟……应该不会吧……
    谷月轩深深地头疼了起来。

    02
    重来一次,最大的困扰是过往的朋友有许多会见面不相识。曾经他的生死之交们,有些对他已经全无印象,不得不从头结交,却也有些保留着过往轮回的记忆,仍旧情深意笃。如何把握各种分寸,实在是难题,东方未明好几次险些露馅。
    当然,如果面对燕宇这样完全面无表情,看不出到底有没有记忆的……那就难上加难……
    东方未明头痛许久,还是没有提前给燕宇寄信,杨云、傅剑寒等人他倒是分别去了封信,附上礼物,权当赔罪。刚刚落下最后一笔,纸上墨痕未干,忽然听得无瑕子中气十足的声音自窗外传来。
    “未明儿,出来接客~~~”
    东方未明脚一滑,手一抖,差点没把刚写好的信染成一团黑。他定了定神到师父房中,才发现原来也是故交。
    沈湘芸一身蓝裙,亭亭玉立,笑盈盈地看着他。
    两人很快就被无瑕子和神医赶出去散步了。上辈子一世兄妹相处,这辈子再来对这种带点暗示和撮合的台词反倒有些尴尬,两人默不作声地走了半晌,沈湘芸先开口道:“东方大哥,上一次轮回……多谢你没有杀我爹。”
    东方未明慌忙摆手:“不不不,应该我向你道歉,有什么值得你道谢……”他说着说着消沉下去,“虽然我后来尽力弥补,也是什么都迟了……”
    “尽力弥补,也是好事。我经历过不少次轮回,好几次你都当上皇帝,只有上一次最好。”
    “……这是在夸我吗。”东方未明颇有点哭笑不得。
    “至少上一世你没有把方云华收作男宠呀。”
    东方未明浑身的毛都炸了:“等等,什么意思!我哪一世做过这种事吗!湘芸你骗我的吧,一定是骗我的!”
    “呵呵。”沈湘芸文雅地掩口一笑。
    东方未明深深地头疼了起来。

    03
    “傅兄哼唱的可是李白的将进酒?”
    东方未明一边说着,眼睛已经含笑往酒楼下望。傅剑寒几乎趴在窗棂上向下望去,和他一同捕捉到正往里走的蓝发身影。两人双目一对,都带笑意。
    任剑南循着歌声走上楼来时,见到的便是两个笑容灿若朝阳的少年一齐冲他挥手。
    “任兄也来酒馆?来来来,快坐!”
    他稀里糊涂地被不过见一两面,却熟得仿佛多年故交的东方未明拉着在桌边坐下了,又被人塞了一碗酒来。美酒刚入喉,便觉天旋地转,一切都模糊起来,往前便倒。
    东方未明作个怪相,哇哇大叫:“居然真的一杯就倒!傅兄,都是你害得人家醉倒啦!”
    “我~坏~嘛~~~”
    两个人一起大笑起来。东方未明悄声问:“傅兄,之前我还没发觉命运的时候,你每次遇见我是不是也这种感觉啊?”
    “什么感觉?”傅剑寒有点促狭的一笑,仿佛是在明知故问。
    东方未明比划一下任剑南,“就这种,你跟我已经很熟了,我还不怎么认识你的样子……”
    傅剑寒大笑:“未明兄以为,傅某是为什么每次都替你结酒钱啊?”

    04
    “未明儿!我是你的亲姑妈啊!”
    什么,你别骗我,我娘明明是宫夕瑶哪里来的这么个姑妈,还有这么个设定吗我上辈子怎么没发现……
    东方未明十分张皇无措地东张西望,一眼看见傅剑寒,笑嘻嘻地混在人群里看热闹,遇见他的目光,还冲他眨了眨眼。
    这是个骗子。上辈子连皇帝都当过的东方未明迅速地在心里作了判断。
    ——但是为什么我都知道是个骗子了还要被迫哭天抹泪地上当啊!
    他十分不爽地一边哭一边瞪了一眼傅剑寒,后者喝着酒看热闹,对他比了个口型,东方未明泪眼模糊地细看,却是“可惜傅某不擅丹青,否则定要将未明兄哭鼻子的场面画下来珍藏。”
    …………
    东方未明第一次后悔上辈子做皇帝的时候怎么就没好好揍他一顿。

    05
    易兰前辈,你明明是知道命运轮回的人吧!还下手这么狠没问题吗!
    东方未明一边跟易兰、何秋娟过招一边在心里吐槽,没敢真的说出来。倒是何秋娟临走时冲他和古实分别微微点了点头,以示歉意。东方未明连忙冲她摆摆手示意没关系,再去看古实时,这家伙已经找不着北了。
    东方未明摇了摇头,此时天色也不早了,他正打算回谷,忽然听见旁边酒馆二楼传来喊声:“未明兄!”
    抬头望去时,却是傅剑寒和杨云在楼上饮酒,刚才大约也在看热闹。东方未明进了酒楼,好奇道:“杨兄原来也在,刚才怎么不曾下去帮忙?”
    杨云十分无奈:“杨某也得帮得上忙才行啊。”
    “不是吧,这命运怎么连如此鸡毛蒜皮的事也管。”东方未明低声嘀咕。
    “正是正是。”傅剑寒附和着干了一碗,看得杨云直摇头。
    “对了,杨兄……”干了几碗,东方未明忽然好奇起来,“何姑娘对谁都是‘臭男人,滚开!’她对天山派男弟子,难道也是这个态度么?”
    杨云失笑摇头:“怎么会。她自从发觉命运存在,有了轮回记忆,脾气便温和得多了。便是未有记忆留存之前,小时候也是很可爱的,还肯让师兄抱。”
    他说着喝了口酒,有些遗憾:“只是从她保有记忆之后,小时候便再也不肯让人抱了。”
    东方未明想象一下幼年何秋娟的样子,十分同情地又干了一碗。

    06
    “其实我已经学过降龙十八掌了……”东方未明一边跟着萧遥走一边小声嘀咕。
    “嗯,我知道啊。”萧遥回答。
    “……那我们为什么还要去见柯老帮主,好吧我知道这是命运安排……”
    “不。”萧遥回答得一脸正气,“当然是让你去给老帮主做饭吃啊。”
    东方未明一时无言以对。
    算了,毕竟上辈子他亲手杀了柯降龙一回,做饭就当赔罪吧……
    抱着这样的心态,他做了一桌的拿手好菜,将十人围坐的圆桌堆得满满当当。最后一道菜做好后他擦了擦汗,忽然有点担忧:这么多菜,光是那师徒两个怕是吃不完吧……
    他端着菜走出厨房,僵住了。
    桌旁已经坐满了乞丐,个个埋头苦吃,见他出来了,不少人抬头起哄:“东方大侠,菜不够吃的,多来点儿呗!”
    个中不少人嘴里还含着饭菜,一时间菜汤共饭粒齐飞,桌布与破衣一色。萧遥在混乱中一手拎着羊腿一手过来接过菜,用身子将他挤回了厨房。
    最后柯降龙还是教了他降龙十八掌,虽然东方未明已经完全没有心思学了。
    他回谷后十天没进厨房。

    07
    在成都破庙里见到燕宇被锦衣卫围攻的时候,东方未明整个表情都是面瘫状的。
    “燕兄!!!”他嘴里还要一边大叫着冲上前去。
    ……啊,我怎么一点也不奇怪呢。
    上辈子他也害过燕宇,不是没有愧疚,无需命运之力的逼迫就一口答应下来帮忙。之后虽然对于又要和丐帮的人对打心有不忍,但是看着萧遥和李浩都人前痛不欲生人后一脸淡定,他自己也就不甚在意了。
    “对了燕兄,”到了几人将要出海寻宝藏时,他才忽然想起,“你如今身份不比从前……据说以后还会有讨伐天龙教之战的,到时候你是不是就不会参加了?”
    燕宇看他一眼:“没有。”
    “什么?”东方未明一头雾水。
    “如果你选择帮我和燕兄,日后就不会有讨伐天龙教之战了,大家各过各的。”萧遥友情解说。
    “啊——不是吧?”东方未明一声惨嚎,“我挺想当武林盟主的啊!”
    陆少临十分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就是,不能见到夜叉姑娘,多可惜啊,唉……”
    “……你这个人太糟糕了,请不要和我说话!”

    08
    虽然萧遥早已经再三表示过自己经历此事不止一次,和丐帮众弟兄——知道轮回之事的众弟兄——早已达成和解,但真正事到临头,看他和柯降龙对战,仍旧是件令人伤心的事。
    他师徒二人都用相似的掌法,每一掌却都不当真往对方身上印,掌力围着身侧打转,无形间竟逼得其他人难以近身。东方未明不忍下狠手,抓着一把暗器专门打穴,打一个倒一个,不多时海滩上躺满了完好无伤但就是动弹不得的丐帮弟子和长老,并充分发挥了时不时绊倒一个队友的功能。
    但柯降龙最后到底还是给陈公公擒住,东方未明站得远远的,不想去看陈公公趾高气扬的神情,但对方最后还是转头去叫他:“东方少侠可愿继续为诚王效力?”
    我能直接说不愿吗?
    命运之力的压迫并不如想象中沉重,东方未明想了想还是转头先去看燕宇,燕宇对他轻轻摇头,他便婉言回绝了。
    下一刻身上一轻,柯降龙跳起身来:“那小子你愿不愿意跟我们一起去干掉皇帝?”
    ——等等?这话不该你来说啊前辈!
    东方未明目瞪口呆看着他:“柯前辈你不是……一直反对……”
    “老乞丐反对你们起兵造反,可也没说当朝皇帝是个好人啊。”柯降龙十分豪爽地一挥手,“他当年怎么谋取皇位的,依样来一遍就是了,杀皇帝又不是非得起兵打仗。怎么样,小子你去不去?”
    “……我去。”东方未明说,用一句话完美地包含了他此刻的两种心情。

    09
    出于上辈子当了五十多年皇帝的经验,东方未明对于皇宫结构和卫兵布局十分轻车熟路,何况还有陈公公在。
    他们轻车熟路地打死了皇帝,太过熟练以至于东方未明猜测这种事情应该不是第一次发生了。他怀着无法成为武林盟主的心情抑郁地回到逍遥谷,受到了两位师兄的安慰。
    ——等等?
    “二师兄,你没叛门啊?”东方未明脱口而出。
    荆棘的拳头哐地砸到了他头上:“你什么意思!很期待老子叛门是吗!”
    “不不不不当然不是!”东方未明连忙捂着头躲开,“但是二师兄不是你自己说的你每次都要叛门然后坠崖……”
    哐地一声。“是啊有你小子在就没好事,你躲远了我这不就好好留在谷里了吗?”
    这不是重点啊二师兄……
    东方未明愁眉苦脸地被二师兄拎着刀剑追得满逍遥谷跑,心里其实很开心。跑着跑着两人经过无瑕子的房间,东方未明随意透过窗户瞟了一眼,刚刚想着师父要是在可以喊两声师父救命,却被映入眼中的人搞得瞠目结舌。
    “玄冥子!”他大喊一声,下意识就想破窗而入,幸好及时意识到不对,坐在棋盘对面的无瑕子神色十分平静,而两位师兄在谷口迎接他的时候也十分正常,就好像忘忧七贤来拜访一样。东方未明一时躲也忘了躲,仗着硬功挨了荆棘一记,回头问:“二师兄,师叔就这么……”
    “啊,他来了就来了。”荆棘十分阴郁——然而这对于他来说等于十分正常——地回答。
    “可师父和师叔之前不是水火不容吗?”
    哐地一下。“你笨吗,不是跟你说过了叛门卧底分裂什么的都只是在试图找方法跟命运抗争而已!现在没有命运强制了谁还费劲打来打去啊!”
    “所以天龙教也不打了?”东方未明好奇道。
    “不打了。”他完全不还手,荆棘打得无聊,索性也将拳头放下了。
    “那为什么其他轮回就要打啊?”
    “……啰嗦!”
    这通常代表着荆棘也不知道答案,东方未明嘿嘿一笑,运起轻功迅速溜了。
    管他为什么,这样就挺好。

    10
    他有记忆的第三个轮回里终于当上了武林盟主。有了三辈子的武学积淀,这着实是件不怎么费力气的事情。
    虽说上辈子天下太平,武林正道和天龙教也能保持相安无事,但是上上辈子投入天龙教的痛苦记忆犹在,东方未明揍玄冥子和龙王还是揍得十分开心的。最后荆棘坠崖倒是让他吓了一跳,下意识地跟着跳了下去——幸好命运之力未曾阻止,谢天谢地。
    “所以为什么命中注定二师兄你一定要伤没好就偷偷逃走啊。”东方未明端着药碗看着谷月轩将荆棘背回来,不禁吐槽。
    “……啰嗦!”
    “我啰嗦怎样,二师兄你现在反正也不能揍我。”东方未明十分小人得志地眨眨眼,看着荆棘的脸变得比碗中药汁还黑,放轻了声音:“小师妹被你吓一跳呢,二师兄你知道的小师妹还没有察觉轮回之事,她可是真的非常生气……”
    他十分开心地看着荆棘的脸又白了。
    王蓉一进屋东方未明就十分没义气地溜了,把可怜的二师兄留给小师妹斥责。他出门便打算回屋,却在自己房间门口撞见谷月轩。
    “再过几天,师父便会宣布要将掌门之位传给你。”聊了几句荆棘的伤情,谷月轩便道,“为兄此来是想拜托师弟,莫要推辞。”
    “为什么?明明大师兄你才更适合当逍遥掌门——”
    “未明你也知道,阿棘对我向来有心结。”谷月轩轻声解释,“我来当掌门,不若由你来当,毕竟阿棘虽然向来和你打闹,感情却不差,你又救他性命……”
    “大师兄。”东方未明失笑,“虽然我不知道二师兄经历过多少次轮回,不过他现在,怎么还会对你有心结?不管多少误会,经历这几辈子,还抹不平吗?”
    谷月轩眉间隐有犹豫之色,“但阿棘他的执念也是有道理的,每一世,我总是……”
    “大师兄,二师兄他就是这个性格,要他向你说什么道歉服软的话是绝对不可能的,不过就算他不说,你还不知道吗?”
    谷月轩想了片刻,忽地微笑起来。
    “未明你说得对,倒是我想岔了。好罢,既然你不愿意当掌门,为兄便当仁不让了。”
    “应该的,大师兄本来就最适合当掌门。”东方未明笑道。
    “还有……”谷月轩微笑道,“不要同阿棘说我告诉你了……他其实是向我说过服软的话的,在好多次轮回之前。”
    东方未明先是被吓了一跳,转念想想在他第一次轮回时二师兄的表现,又觉得似乎理所应当。他也朗笑起来:“真的?!我不能拿这事嘲笑二师兄太可惜了!”
    谷月轩微微而笑,温润的笑意浸染到眉梢眼底,正如当年在杜康村初见他之时。

    END.

  • 7#
    .⁄(⁄ ⁄•⁄ω⁄•⁄ ⁄)⁄. 回复于:2015-10-20 23:10:03
    .⁄(⁄ ⁄•⁄ω⁄•⁄ ⁄)⁄.
  • 啊啊啊好好吃的糖呜呜呜!!!!!东厂线好暖啊!
  • 8#
    = = 回复于:2015-10-20 23:24:08
    = =
  • 好甜=w=
  • 9#
    (  ͡°  ͜ʖ  ͡°) 回复于:2015-10-21 01:02:39
    (  ͡°  ͜ʖ  ͡°)
  • 虽然甜然而总觉得特别细思恐极。多次轮回的设定一出,大家应该都知道这一辈里面未明是男主角了吧,毕竟武林兴衰似乎都系于他一人之身。而且这个对老一辈来说太惨了,几乎一辈子都处于“天道”控制之下,对年少这辈来说,“剧情”结束了他们也就自由了,相当于某种意义上的永生了吧?
    番外里也没有说这个轮回结束了什么的,不过似乎可以猜测,未明觉醒+武林盟主结局,可以走到圣堂结局然后结束这种轮回?
    • 因为大家并不知道这是个游戏,所以大概只是觉得“他很重要”而已,倒是没有男主角的概念……
      愿逐月华流照君 评论于 2015-10-21 08:43:10
    • 以及姑娘你太厉害了!确实内心想过未明觉醒之后进入圣堂可以成为黑客高手(什么)斩断游戏对角色的牵连,侠风从此成为以高自由度和剧情高随机不可控性出名的一代单机神作(喂)……不过这也只是出自不想让他们太惨的私信。如果真正发生了游戏角色产生自我意识这种惨事,恐怕要等这个游戏彻底被忘记再也没人玩大家才能自由吧……
      愿逐月华流照君 评论于 2015-10-21 08:45:18
  • 10#
    = = 回复于:2015-10-21 10:29:13
    = =
  • 噫怎么就end了!
  • 11#
    (,,Ծ▽Ծ,,) 回复于:2015-10-24 23:19:05
    (,,Ծ▽Ծ,,)
  • 或许这个轮回结束之后就再不受GM控制了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