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沉默之境

敬爱的引路人。
2 圈子: HP CP: HPAD 角色: 哈利波特 邓布利多 TAGS:
作者
河马先生 发表于:2015-10-16 23:14:46
河马先生

前言
好久以前的一个坑。
最近打算重新填,短篇。


严重OOC。
部分参考原著。




Silence01


哈利·波特越过禁林边缘,嘴边是温和而坚决的笑意,他知道他即将面对什么,但对此他却毫不胆怯。

这一切是因为他的父母、他的长辈们给了他无比的勇气,他们正在此处看着他,他的脚步毫不犹豫地踏过满布着树枝的泥土,一步步往禁林深处走去。

他就是如此这般踉踉跄跄,如此一步一滑、慢慢地走向伏地魔,走向他生命的终结,但哈利知道他绝不会后悔,因为在生命的尽头,那里有着他的世界,真真正正属于他的世界。

“我要死了。”他如此安详地呢喃道。

哈利终于走到了伏地魔所在的地方,他没有说话,只静静地看着伏地魔举起魔杖,嘴巴闭闭合合地动着——

然后绿光一闪。

*

哈利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面朝下地躺着,四处是一片寂静,他立刻意识到这里只有他一个人。没有人在看他,周围也没有别人。

这种感觉很奇怪,却意外地十分好,他坐起来,发现自己正处身于这明亮的薄雾里,但是这些雾跟他以前看过的完全不一样。

他说不出哪里不一样,这只是一种感觉。哈利接着站起来,身体并没有在好像之前那般伤痕累累,一点伤疤也没有——他摸摸脸,就连他额头上那‘救世主标志’的闪电伤疤也没有了。

当然,他的黑框圆形眼镜也消失了。

哈利·波特发现此时此刻没有了眼镜的他,却能够看得十分清晰,他低头瞧了瞧自己十分光滑的双手,疑惑地道:“这便是死后的世界?”

“当然不,哈利,你没有死。”

哈利猛地转过身,他的校长——阿不思·邓布利多正朝他走来。

他腰板挺直,脚步轻快,穿着一件飘逸的深蓝色长袍。他那长长的银白色的头发和胡子,半月形眼镜后面那双犀利的蓝眼睛,甚至那个弯鼻子都和他记忆中的邓布利多教授一模一样。

哈利觉得他的眼睛有点湿了,他此时此刻才知道原来他一直也在想念着邓布利多。

“哈利。”邓布利多张开怀抱,紧紧地拥抱了哈利:“你这个出色的孩子。你这个勇敢的男子汉,我们走吧。”

哈利抽了抽鼻子,对着邓布利多点点头,他深信这是因为邓布利多那扎人的胡子才弄得他鼻子酸酸的:“我没有死?”

“是的,哈利。”邓布利多明显十分欣慰地说,“你并没有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对不对?”

“也许……”哈利回答:“我不太清楚,邓布利多教授。我只是、只是按着你的吩咐而做的而已。”

哈利顿了顿:“我必须死,不是么,你清楚的,我的身体有着他的灵魂。”

“是的,”邓布利多的胡子随着他的点头而轻轻摆动着:“而他却把它毁掉了。你的灵魂完整了,完全属于你自己的了,哈利。”

哈利低头看着地下,不再想继续就着这个问题讨论下去,对此他有点抱歉。他突然停下来,然后仰头张望四周,这时候他才特意去留意着四处的景色,周围的景象十分模糊,却有着令人诧异的明亮和温暖。

“那么……这里是哪里?”哈利问道。

邓布利多摸摸他那弯掉的鼻子,脸上仍然挂着他那‘邓布利多式’的微笑,弧度不大却意外温暖的微笑:“这里是你的,哈利。这里是一切开始的地方,你觉得是哪里就是哪里。”

开始的地方?

哈利眨眨眼,突然发现四处的景色开始扭曲起来,然后一瞬间,他发现他身处他儿时的睡房——一个满布着蜘蛛的碗柜。

在一个楼梯下的碗柜。

四处就这样黑了起来,变得十分狭小,哈利只能弯着腰。他发现自己有点想念这儿。自从二年级他因为身子长了的关系而搬去表哥达利的玩具房之后,他再也没有呆在碗柜了。

“哈利,这儿是?”邓布利多摸摸了自己的胡子问道,然后随意地坐在了这里唯一的床上,这张床很旧很窄小,坐上去的时候还发出了‘吱呀’的声音,床子上有着泛黄的床单和被子,那上面甚至有一点点霉点。

他的蓝眼睛里闪过了一丝沉思,似乎已经有点头绪。

“这里是我小时候住的地方。”哈利没有看邓布利多,反而凝视着碗柜的墙壁,他伸着手慢慢地抚摸着墙壁,墙壁上有着不同的涂鸦,他的手指慢慢跟着那些涂鸦的线条划过,神情带点满足、快乐以及怀念。

邓布利多看着这样的哈利,语气复杂地说道,里面充斥着后悔、痛心:“哈利,我一直知道你小时候过得不好……但是我没有想到……”是如此的情况。

哈利疑惑地转过头看着邓布利多。

“我很抱歉。”邓布利多沉重地对着哈利说:“也很愧疚,如果在你的小时候,我有来探望过你,那怕只有一次,你的童年绝对不会再像你记忆中的那样子。”

哈利摇摇头:“那不是你的错,教授。或许这应该是梅林的恩赐,因为那样的过去,才塑造了现在这样的我。”

邓布利多露出微笑,但很快消失了:“是的,过去塑造现在……但是哈利,如果不是因为我的懦弱,是的,懦弱,因为我害怕着一旦看见你,便提醒着我,因为我的错误才导致你失去了父母。我害怕面对着现实,哈利。如果不是这样,你或许……或许……”

邓布利多声音满是痛苦。
“不——”哈利激动地想说出什么,但是邓布利多打断了他:“哈利,你还记得隐形衣么。”

邓布利多看到哈利点点头,便继续道:“你父亲的那件隐形衣,我相信你已经知道那是死神圣器了,就在你父母出事的几天前,詹姆把它拿给我看,我一直很奇怪为何我从来不会发现他那些在学校里的违纪行为,而那一刻我终于有了答案。对此我不得不称赞你,哈利,你拿到了隐形衣后并没有像你的父亲那样,四处捣乱,留下了不少烂摊子让我收拾。”

“不……”哈利似乎想解释什么,但是邓布利多对哈利狡猾快速地眨眼,然后继续说着:“那一刻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于是提出了借回去研究,如果我没有……”

“不!”这次哈利大声地说,以防邓布利多再打断他的说话:“教授,就算隐形衣也不会帮助他们幸存下来,伏地魔知道我爸爸妈妈在哪儿,隐形衣不可能使他们抵御魔咒。”

“或许你是对的。”邓布利多有些释然,“好了,如果不介意,哈利你能说说你儿时的故事么?我很后悔我错过了那么多……不如就从那些涂鸦开始?”
哈利轻声地笑了出来,他开始慢慢地回忆着他儿时的情形,正如邓布利多之前那样说,他儿时过得不好,他的小时候有着很多不好的回忆,但是那些也不要紧了。

哈利一字一句慢慢地诉说着小时候的趣事,如果能说得上是趣事的话,他用着轻松打趣的语气对着邓布利多说着那些怎么剪也剪不掉的头发、缩小得只适合木偶穿的毛衣、被学校的同学们追跑的时候突然坐在伙房的烟囱上……还有第一次发现自己会和蛇说话等等。

   邓布利多是一个很好的聆听者,他从不打断哈利的说话,只是在合适的地方露出了合适的表情以及发出合适的哼哼声回应。

哈利很享受这种过程,他很久很久没有像这样和校长说话了,他停了下来,再次仔细地观察邓布利多。

他尊敬的导师、他人生的引路人——阿不思·邓布利多。

邓布利多直视着哈利,没有理会哈利的打量,他激动地说:“哈利,或许我真的该感谢梅林。”

“想想你经历的一切,这是非常了不起的。你还太年轻,不知道你是多么特殊,哈利。”

哈利轻轻点点头。

“但是你从未被那些经历影响过,不管是你儿时所遭受的一切,还是因着身体的灵魂而看到伏地魔的思想、野心,你没有被影响,你没有那些野心,不管是报复他们、拥有强大的力量还是其他……一秒钟也没有!”

哈利从未见过如此激动的邓布利多,至少在他印象中没有,但是他不得不打扰:“不,教授,我有着我的野心,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野心,不是么,教授?”

邓布利多几乎瞪大了他那双蔚蓝的眼睛,惊讶地看着哈利:“你是对的,那你的……”

哈利见状,就知道邓布利多想问写什么,他顿了顿才回答:“我不知道怎么说,没有人会想象到我居然有着这样的野望,连你也想像不到。”




……
……
……




Silence02


哈利慢吞吞在邓布利多的右手边坐下来,还是不能避免细细的旧床发出‘吱呀’的声音。

他尴尬地看着邓布利多,邓布利多也在看着他,他默默地回望,心里希望邓布利多说点什么,却只能够在那海蓝色的双眼寻到了自己的倒影。

——他知道邓布利多在等待他的回答。

邓布利多的蓝眼里满是鼓励和慈祥,他这种神态哈利见过许多次,而他往往会在这种眼神下不自觉地放松了自己。

就如这次般。

哈利放松了自己抓紧的拳头,尝试张开口,把自己脑海里一直对于魔法界、对于魔法部、对于霍格华……的想法全告诉邓布利多。

但他不能。

这不是他不相信邓布利多,而是他有太多太多话要说,但是无从说起,他从未把这些想法组织起来,它们大多数都是杂乱无章,像是杂草般堆积在哈利他自己的脑子里。

“教授,我……”哈利干巴巴地吐了这么一句:“其实也不知道怎么说。”

邓布利多似乎对此没有意外,他只对着哈利眨了眨眼睛,语气略微轻松俏皮地说:“我不着急,哈利。”

哈利低着头,良久,才对着邓布利多问了一句,语气满是小心翼翼以及迷茫:“教授,你对现在的魔法界有什么看法吗?”

“你为何这般问?”邓布利多好奇地问着。

“我知道你或许会觉得我不自量力,”哈利越说越小声:“我一直很想了解你多一点点,可是我从来没有了解过你,你很多的事情我甚至只能够在那本《阿不思·邓布利多的生平和谎言》看到……我……”

“生平和谎言?”邓布利多眨眨眼地疑问,似乎对此觉得很有趣。

“那是丽塔·斯基特写的人物传记,”哈利不想对此多说,他快速并且含糊地说:“你的。”

邓布利多想继续问下去,但是哈利飞快地接着说:“邓布利多教授,因为那本书,我知道了一些你以前的事。”

哈利顿了顿,思考着怎么说下去:“虽然那些记载让我对你,对不起教授,我曾经对你因为那本书上的记载而愤怒,我……没有想过你年少时是这般的,我……我……”

“哦,年少。”邓布利多嘴边扬起一丝苦笑,但是很快却消失了,他的目光掠过哈利的头顶,望向远处:“是我和格林德沃的事情么?”

“嗯。”哈利点点头:“我没有责怪的意思,教授!我只是没有想过你年少的时候是这样的……我虽然很不认同那些统/治说以及什么魔法即强权,但是从那开始,不,应该更早,甚至可能是刚刚踏入魔法界的时候,我就想着——”

哈利深深注视着邓布利多那犹如天空的蓝眼:“究竟麻瓜和巫师是一个怎么的存在。”

他微微地停了一下,呼吸略微急促,邓布利多示意他继续说,哈利摇摇头:“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说,教授,你或许觉得我的看法很好笑,但是我从来不觉得,真的,不觉得麻瓜需要被巫师保护。”

邓布利多皱了眉头,哈利见到立刻补充说,他脑海划过几个他被同学们欺负的画面:“我是觉得麻瓜未必比巫师弱!我从小就生活在麻瓜的世界,我……”

哈利狠狠地揉着自己头发,那是他不知所措时候的小动作:“我一直在思考,为何那些巫师,尤其那些自称为纯血的巫师那么讨厌、厌恶,甚至想着统治他们,当然,其中一个原因固然是视麻瓜为弱小,但是教授,我猜或许还有着另外一个原因——”

“嗯?”邓布利多下意识地发出了一个音节。

“是恐惧,教授,或许是他们恐惧麻瓜,所以才……”

邓布利多微笑:“很有趣的想法,哈利。”

“教授,我是真的这样认为。”哈利急促地说着:“我有很多很多事情想做,我不知道对不对的,我——”

“你想做什么呢,哈利?”邓布利多问。

“我不知道,教授,我脑子很乱,”哈利垂眼望着膝头,语气失落:“我只是想改变……这个世界——这个过于迂腐的魔法界。”

邓布利多没有回应,他只是深深地看了哈利一眼,突然一阵白光把他们包围,然后慢慢向他们逼近,那是一股很温暖的热流,哈利惊慌地看着邓布利多,但在邓布利多的微笑下镇定下来:“教授?”

“你该回去了,”邓布利多终于开口说道:“哈利。”

“我们还会见面吗,邓布利多教授?”哈利不安地大喊问道,他紧紧地捉住了邓布利多的手臂,完全没有发现邓布利多的身体开始逐渐变得透明。

邓布利多扬起笑容:“会的,绝对会的。”

然后整个世界都融入了白光。



哈利眨眨眼,他发现自己又躺在地上,只是这一次他躺着的并不是光亮的地板,而是湿湿的泥土,他觉得自己整个口里都是泥土味。

“主人,让我——”突然一把刺耳的女声响起。

‘这是贝拉特里克斯的声音。’哈利迷糊糊地想着,他现在丢失了自己的眼镜,所以视野十分模糊,更重要的是,他现在不敢把眼睛挣得泰开,他知道现在自己最好就不要乱动,然后继续躺在地上装死。

但是下一刻的他却不得不把眼睛瞪大。

邓布利多!

哈利心里大叫,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小声得如同呢喃般向着邓布利多说:“教授……?”

邓布利多调皮地对着哈利笑着,他食指放在嘴唇:“嘘,别让人发现了。”

哈里只能迟钝地点着头,他看着漂浮在半空的邓布利多,阳光的照射下让他不得不眯着眼,他知道这个人是邓布利多,但是这个邓布利多却没有那长长的银白色的头发和胡子,整个人好像变得年轻多了,就像,就像……他曾经拿到的那张照片上的他——

只有十七岁的邓布利多。

他逆着光看向邓布利多,脑子里一片混乱,但是不知道怎么的,他觉得他的眼皮很重,然后……便沉沉地睡了。

只是在眼皮完全合上的时候,他隐隐约约听到了邓布利多的声音——

“哈利,很快就好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