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 降龙十八掌

文不对题,不是我不积极,是作业太多
0 圈子: 侠客风云传 CP: 天龙 角色: 厉苍天 厉苍龙 TAGS:
作者
被作业轮的炸毛 发表于:2015-10-15 16:11:26
被作业轮的炸毛

【天龙】降龙十八掌
肉……兄弟乱伦……咬……私设有……ooc……赌债……可能天王略渣……


天龙教建于高山之上,每逢入夜比山下总是要寒凉一些。盛夏还好,如今正值七月流火,一不当心极易染了风寒。
这晚,厉苍龙端着碗热乎乎的特制姜汤走向自家兄长的卧房。
厉苍天内力浑厚,本无惧些许小病,奈何这是许久未曾与他亲近的亲弟亲自端来的,厉苍天便仰头喝了个干干净净。放下碗来,正要与厉苍龙说些什么,却眼前一花,浑身乏力的跌坐在地。
厉苍天心里凉了半截,一向疼宠的弟弟对自己下药,这事任谁都接受不了。厉苍天看着笑得灿若春花的厉苍龙心里一股邪火到处乱窜,窜着窜着就窜到了脐下三寸窝那里不动了。
厉苍龙发觉兄长的变化,不顾厉苍天惊诧的眼神,一层层脱光了自己的衣服,连亵裤也没留下。
厉苍龙吹熄了油灯,他肤色本就苍白,窗外月光更似给他披了一层银纱,他裸着身子俯下身掏出厉苍天那急于昭示存在感的凶器,竟是放入口中细细喊吮起来。
看着平素高傲的弟弟为自己做口活,白暂的脸颊被顶起一个鼓包,隐约能看到他男形顶端的模样,厉苍天心知不可再继续,却无奈手脚乏力无力阻止,兼之那处被厉苍龙又含又舔更是快活已极,不禁希望他的弟弟能含的更深些,吸得更用力些。
厉苍龙吮了半晌,腮帮子发酸,口中的东西是越来越硬,越来越大,可就是没有半点想射的意思。
厉苍龙暗自恼怒,干脆吐出那玩意,顶着厉苍天不可置信的眼神强行对准那物坐了下去。
“唔!”
房中齐齐响起两声闷哼,厉苍天是爽的,厉苍龙是疼的。
厉苍天只觉自己阳物似是入了一处又软又烫的羊肠小道,周围肉壁夹得他又疼又爽,阳具根部被穴口箍住更让他隐隐有一丝泄意,待他看到厉苍龙痛苦的表情又有一丝心疼,情愿未曾体味过这爽快,哪怕他从未有比此时更觉与弟弟血脉相连。
窗外那月光冷冷照映着房中有悖人伦妊合的两具躯体,似是不愿再看这有违人伦的景象,招了云朵遮了脸,室内最后一丝光亮也不见了。
“兄长舒服吗?”
“龙儿……”
厉苍龙咬着牙双手撑着厉苍天的胸膛上上下下摇着自己的腰肢,那后穴小嘴似的,里面不停咬着那根孽柱,流出的淫水弄得二人下身一片狼藉。
那龙角发饰上缠绕的发丝也随着动作摆动着,两个精致的的坠子在厉苍龙脸颊旁晃啊晃,衬得他被情欲蒸腾得发红的面颊愈发妖异艳丽。
厉苍天的乌黑阴毛被弟弟的淫水打湿,一缕一缕纠结着,刚硬的体毛刮蹭着厉苍龙的会阴,每一次动作对厉苍龙来说又是痛苦又是快乐。
“兄长……你说是我好,还是你的曦儿好?”
“你最好……”
厉苍龙笑了。
“可是兄长啊……”
厉苍龙在厉苍天耳边充满恶意说着。
“你可还记得我们是血脉相连的兄弟?”
厉苍天听闻此言眼中恢复了一丝清明,露出了痛苦的神色,看得厉苍龙愈发兴奋。“若你对我无半点意思,怎么会硬。”
“是啊……兄弟……是我……是我的错……”
“你强暴了我呢,是你勾引我然后强暴我的,是你促成这一切发生的,好哥哥~”
“龙儿……”
厉苍龙再次动作起来,肉体碰撞着发出啪啪的响声,厉苍龙也得了趣味,酥麻快意从脊椎升起,一个没注意不知顶到了哪里,灭顶快感瞬间袭遍了全身。
“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厉苍龙连声音都变了调,前端喷出股股精水,弄得厉苍天胸前一片黏腻,自己也瘫坐在厉苍天身上,再动弹不得。
厉苍天毕竟内力深厚,这般弄了许久手脚倒是恢复了七八分力气。
“龙儿……我的弟弟……”
厉苍天语气带着痛苦,下身却又被厉苍龙因高潮不断抽搐的甬道挤压反而更加坚硬。
他趁厉苍龙将将高潮正细细体味余韵之时,猛地起身将厉苍龙按倒,将那坚硬如铁的肉棒猛地拔出再狠狠撞了进去。
厉苍天伏下身,在厉苍龙身上胡乱亲起来。
那一下狠狠戳到了厉苍龙的穴心,激得他摇首挺胸,脚趾都蜷缩起来妄图逃避那灭顶快感,刚刚射过的性器再次淅淅沥沥吐出精水。
厉苍天见弟弟那根又颤颤巍巍立了起来,停下耸动的肉棍,从旁边捡起掉落的头钗,一手握住弟弟的前端,轻轻捏开马眼,小心翼翼将头钗插了进去。
“嗯……啊!”
厉苍龙感到有冰凉的的东西撑开他的性器慢慢插了进去,怪异的感觉让他呻吟连连,却又不敢扭动,生怕那尖利的东西会把那根废了。
“好龙儿,你这是第三次了,不能再泄元阳了,伤身。”
厉苍天看着弟弟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不禁吻上他的眼睑,像幼时一般哄着他,手下却未曾停止插入的动作。
厉苍天轻轻转着发钗往里插,厉苍龙只觉得涨的十分疼痛,但那细小孔洞被填满时的感觉却有种异样快感。
“厉苍天!你……别……”
待发钗终于到底,二人均是满头大汗。
厉苍天也不再犹豫按住自己的弟弟再无顾忌狠命肏起来,次次都用力顶到他阳心狠狠碾磨,肏得厉苍龙只得拼命张大嘴呼吸,连口涎从嘴角滑落也顾不得擦一擦。
厉苍天又将厉苍龙翻过身趴在床上,捧着那雪白双臀又揉又捏。
“龙儿……都是哥哥的错……只要过了今晚,哥哥任你处置,好不好?”
厉苍天从后面抱住弟弟,把厉苍龙的臀部被撞得发红,此时的他哪里还顾得上回话,厉苍龙满心都是想让那肉棒再肏得很些、深些来缓解已开发的后穴。
厉苍龙不知道自己被操了多久,脑子早成了一团浆糊,嗓子已经喊哑了,身上被捏得浑身青紫,他恍惚觉得自己就是专门给这人肏的器具,哪怕给他肏到死也心甘情愿。
终于身后的人发出一声低吼,紧接着滚烫的液体不断拍击着他的穴心,厉苍龙发出无声哀鸣,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厉苍天趴在厉苍龙身上平复了一会儿,看着弟弟濡湿的鬓角,满心痛苦的同时,压下了内心深处升起的一丝隐秘喜悦,决定让厉苍龙离开天龙教一段时间双方都冷静下来,再彻底断绝这份不论感情。
厉苍天起身抽离那根庞然大物,只是厉苍龙饥渴的小穴却不由自主的紧紧咬着不放,在彻底分开时还发出了“啵”的一声响,牵连出大量白浊液体。
厉苍天为厉苍龙清理好身体,深深看了他一眼转身出了房。

    1#
    (  ͡°  ͜ʖ  ͡°) 回复于:2015-10-15 17:27:16
    (  ͡°  ͜ʖ  ͡°)
  • 美味美味,大言不惭地流氓着的天王太要命了,太不要脸!
  • 2#
    (,,Ծ▽Ծ,,) 回复于:2015-10-15 20:32:51
    (,,Ծ▽Ծ,,)
  • 曦粑粑的膝盖还好么?总觉得迟早有一日要被龙王的怨念射穿
  • 3#
    (  ͡°  ͜ʖ  ͡°) 回复于:2015-10-16 00:31:21
    (  ͡°  ͜ʖ  ͡°)
  • 曦爹躺枪23333龙儿别难过你哥最喜欢你啊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