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 少年游

121更于4楼。门派还没开始内斗师兄弟相亲相爱的美好的日子……
4 圈子: 大道争锋 CP: 粮食 角色: 晏长生 吕钧阳 孙至言 秦墨白 TAGS:
作者
萌点奇葩的小U盘 发表于:2015-10-13 00:30:26
萌点奇葩的小U盘

门派还没开始内斗师兄弟相亲相爱的美好的日子……

1、
晏长生来找牧守山喝酒的时候牧守山正懒懒的喝着茶。
“师兄。”牧守山见晏长生过来连忙站了起来。
“那位呢?”晏长生问。
“师兄,这倒是有些为难了,我和他约定,此时由我主导。”牧守山道。
“哦,那一会儿与我出门打架去,前些日子和他一起约了人的。”晏长生道。
“……”
过了一会儿,霸道凌厉的牧真人和大师兄一块打架去了。


2、
“你不会在写情书吧?”晏长生见李革章伏案疾书,将那东西抢去了。
“什么嘛?”晏长生看了一眼皱眉,发现既不是功法又不是情书,而是一篇游记。
“师兄,你又抢我东西。”李革章不满。
“怎么,要做过一场?”晏长生挑眉。
李革章思考了一下,看了看旁边还站着的一票师兄弟们,还是机智的摇了摇头。


3、
那时牧守山、秦墨白两个师弟的功课多半都是由师兄们代师传授的,只是晏长生素来是不爱管这些事,因此李革章不得不接管了教育小师弟们的责任。
他修为高妙,人又温和,师弟们对他都是又是亲近又是尊敬,只是到了考较修为的时候,仍是需大师兄亲自来的。
秦墨白第一次被晏长生考较功课时,见站在他旁边的牧守山极是忐忑,他那时仍有些不解,听闻其他师门考较功课多是修为进境功法神通,他自认修为勤奋,信心十足,而他这位牧师兄在他看来更是惊才绝艳,不知为何会如此不安。
晏长生到来时见一众师弟们都已到全,微微点了点头,开口道,“既然人都到全了,那就开打吧。”
秦墨白亲眼看着他的大师兄把修为压制的和牧师兄一样,把牧师兄揍的连北也找不到的时候,才知道自家大师兄当真是与众不同的。
后来直到秦墨白成就洞天,这惊心动魄给他留下的难以磨灭的印象的修为考较才终于结束了。


4、
九州如果有论坛,一定会吐槽秦玉就是行走这的玛丽苏小说。
现在年纪没几岁的小公主正不管不顾的哭着,因为她的糖糖找不到了,糖糖其实是秦清纲前些日子送她一样小法器,现在丢了好东西的小姑娘正吧嗒吧嗒的掉着眼泪。
当时秦清纲把女儿交给了弟子们,就闭关去了,现在一群最少也有元婴修为的弟子们正对着一个小姑娘面面相觑。
晏长生是向来不管,而李革章作为除了晏长生之外的师兄就不得不管了,他几乎能脑补他那位师兄,写着“你看,乱管闲事的下场”的眉眼,可终归这种事都归他管的,他吩咐门下弟子寻了一圈,竟仍不知那东西到底去了何处。
两个师弟秦墨白和牧守山正哄着小姑娘,秦墨白想起自己洞府里好似还有件小姑娘会喜欢的东西,正想回转去取回,牧守山气质已然变了。
“你烦不烦,这么大年纪了,还哭!!!!”
小姑娘本来只是抽噎着,随着牧守山的话变成了嚎啕大哭。
秦墨白连忙回转,把小姑娘包进怀里哄了半晌。
“烦死了……”牧守山说完就扭头离开了。
“师兄……”秦墨白叫了一声无果,只好一个人面对着小姑娘了。
最后是李革章出面请晏长生二人联手,仿着秦清纲的手法又炼制了一样法器,虽非一模一样,终归哄着小姑娘不哭了。
秦玉对小时候的事全无印象,每当李革章说起,她只当是师兄们编排于她,甚至为此很是不高兴了几日。


5、
孙至言溜进了晏长生的洞府,因为今天他好像又杀了不该杀的人。
“师伯~”孙至言道,此时已有人前来禀报,秦墨白求见,他脸色就白了。
“怕什么,平日里也没见你怕过谁?”晏长生对他这个不管不顾的师侄是有几分喜欢的,因此偶尔会指点孙至言的功法,结果指点来指点去,孙至言再做了什么错事,就多半跑了他处避难了。
见到秦墨白时,孙至言看了看自家老师的脸色向晏长生身后躲了躲。
秦墨白看了他一眼,只和晏长生客气的打了招呼,谈了半晌最近修炼上的问题,见晏长生十分不耐告辞的时候才对躲在晏长生身后的孙至言道,“明日起,回洞府,禁足五年。”
“老师……”孙至言叫了一声。
“师弟,你罚的太重了。”晏长生向来是不屑做这些的,可师侄正拉着自己袖子,无奈只好如此说。
“三年,不可再少了。”秦墨白见师兄求情,稍稍松了口。
秦墨白走后,孙至言松了口气,向晏长生行礼道谢,晏长生挥了挥手叫他离开了,他向来是不在意这些的。


6、
吕钧阳刚被抱回来的时候还是个团子,小小的一个。
一般择徒都年纪至少是十几岁的少年人了,大约吕钧阳实在资质太好,还是团子的时候就被晏长生抱回了溟沧。
“所以……”晏长生抱着孩子有点纠结,他甚少收徒,对年纪幼小的团子一向是不在行的,见那原本水灵灵的孩子在他怀里睡了半天就没什么精神了,思虑了半晌,想起当日哄着秦玉的人大约是小师弟?
于是秦墨白夜里得了飞书拜访晏长生的时候就见到了一个白白嫩嫩的团子。
“这……”吕钧阳小时候生的又白又嫩十分可爱,一双大眼睛看了秦墨白一眼,突然开始哭了起来。
晏长生平日里潇洒惯了,可看到孩子哭也是有点发慌。
“师弟你看看。”他把孩子塞到秦墨白手里。
秦墨白虽然教过不少徒弟,但怎懂得如何与这般小的娃娃相处,最后还是被小吕钧阳咬了一口才惊觉大约是……饿了?
大家都是修仙的人,平日里哪儿准备凡人的东西去,秦墨白想了半晌,才从怀里寻了较为温和的辟谷丹出来,用水化开一点一点喂那孩子吃了。
小孩乖顺的很,老老实实吃过,再不哭泣,露出可爱笑容来,看了晏长生半晌脆生生叫了一声“阿爹~”
晏长生脸有点绿,秦墨白咳嗽两声,到底没敢笑出声来。
从那之后,全溟沧都知道,晏长生得了个资质极佳顶宝贝的小弟子,名字叫做吕钧阳。


7、
吕钧阳的童年时光大约也只有被全九州公认的行走的玛丽苏小公主秦玉能够比肩了,当然是指能够见到的洞天真人数量上。
听闻晏长生又寻了一个弟子,不仅整个溟沧师徒一脉和世家一脉,便是东华曾经被晏长生揍过的真人们多少都有些好奇的,这位一向眼光极高的晏真人收的徒弟会是什么样的。
晏长生众人是不敢招惹的,不过小徒弟嘛,总是想看看的,吕钧阳从团子长成少年人,不仅见过一票的洞天真人师祖师叔祖师叔们,还见过很多来寻仇的,来攀亲的,来满足好奇心的洞天真人们,因一路被太多的洞天真人围观,以至于长成了个冷漠的个性,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毕竟见到的太多了。
对于他们小吕钧阳大约只有两个认知,能打过老师的和打不过老师的,前者一个手能数过来,后者小吕钧阳根本不在乎。
秦墨白有时见到吕钧阳的时候仍是有些唏嘘的,“从前那么可爱的小团子抱在怀里软绵绵的,如今怎么长成这样冷漠的样子?”
晏长生看着吕钧阳俊俏的眉眼难得心情极佳的不与他那小师弟计较,而此话在小吕钧阳心中几乎了无痕迹,因为他这位小师叔已被自动放进了“打不过老师”的分类里……


8、
孙至言在吕钧阳小的时候曾经在晏长生洞府中见过他一眼,当天夜里就去自家大师兄的洞府中悄悄把师侄齐云天唤醒了。
那时齐云天已有结丹修为了,被自家小师叔领着出了洞府。
“师叔?”齐云天不解。
“你可知晏师伯他寻了个小徒弟,小小一团很是有趣。”孙至言道。
“师叔,听闻晏真人极为宝贝这位弟子,便是世家的洞天真人都很难见到,师叔你……?”齐云天道。
“自然是悄悄去看看喽。”孙至言眨了眨眼,他是少年体态,比齐云天矮了少许,仰着头一双美目里是狡黠笑意。
齐云天本是有些抗拒的,怎奈孙至言修为高过他不少,又是长辈,只道他和吕钧阳年纪相仿,该好好亲近一番,硬是将他拉去的晏长生洞府。
直到齐云天站在吕钧阳睡着的小床面前,看着团子粉嘟嘟的小脸的时候,才真正的感受到小师叔口中的“年纪相仿”到底是……何种含义。
后来看着团子一天天长成冷漠的少年人,齐云天竟也难得生出些和自家师祖同样的心思来。


9、
孙至言听闻陈家最近新从寒谱寻了位小弟子,很是有几分不凡,心中觉得有趣想去看看。那时他恰好在晏长生洞府,小吕钧阳已有五岁左右,正坐在地上摆弄这晏长生的真器和玄器们。
“怎样,我带你去找个玩伴可好?”孙至言仗着自己是少年人的体态,蹲下来对小吕钧阳道。
小吕钧阳抬头看了看孙至言,歪着头想了半晌道,“不要。”
“很好玩的,是个大哥哥哦!”孙至言劝道。
小吕钧阳仍是摇头道,“不要!!”
“怎么这么不乖。”孙至言道,伸手想把吕钧阳抱起来,结果差点被他随手扔过来的真器伤到。
他心中暗想着晏师伯连真器都给孩子玩了,当真是宠极了,却还是把小吕钧阳抱在怀里,悄悄溜去了陈氏,小吕钧阳从头到尾不哭不闹也不说话。
那时小霍轩才刚刚被接到陈氏,还是个极羞涩的少年人,刚刚出了洞府欲往九城办事,就见到眼前站了个比自己年纪稍大的少年人,怀里抱了更粉雕玉琢的娃娃。
“不知这位……”他顿了顿,不知该如何称呼眼前的人。
孙至言端详了半晌,见霍轩生得不及吕钧阳貌美,虽根骨不错,兴致立时少了几分。
“喜欢这位大哥哥吗?”孙至言问小吕钧阳。
小吕钧阳看了小霍轩半晌,道,“打不过老师。”是小男孩脆生生的嗓音。
孙至言顿时觉得有些头疼,整个东华能打得过他那位晏师伯的又有几人啊。
“你不错。”孙至言对霍轩点了点头,随手拿了些小物件交在霍轩手中,便带着吕钧阳离开了,留小霍轩一人感叹,陈族当真不同凡响。
至于后来,因他私自来了吕钧阳出门,被他师伯教训的三个月没下床,却是后话了。

    1#
    .⁄(⁄ ⁄•⁄ω⁄•⁄ ⁄)⁄. 回复于:2015-10-13 21:02:19
    .⁄(⁄ ⁄•⁄ω⁄•⁄ ⁄)⁄.
  • 233333333333吕师兄的好友栏太简单粗暴了啊就俩分组!
  • 2#
    萌点奇葩的小U盘 更新于:2016-01-07 22:06:15
    萌点奇葩的小U盘
  • 10、

    那时因秦清纲之故,少清和溟沧关系表面上仍是有些僵持的,晏长生虽然向来不忌讳这些的,但洞天真人出行毕竟动静有些太大,他隐蔽身上灵机,抱着小吕钧阳去寻少清的友人。

    行至半途,忽感一隐晦灵机,他略略感应,微微一笑,并不言语,依然向前行去,待他到了少清等待半晌,果不其然,见他那小师弟带着那时已经化丹的齐云天缓缓行来。

    秦墨白本是来拜访岳轩霄的,未曾想竟是见到了自家大师兄,稍稍有些惊讶,就恢复往日波澜不惊了,稍稍行礼与晏长生一道向少清行去。

    晏长生寻的友人因些缘故闭关去了,岳轩霄见来人是晏长生,二人稍谈了几句又要斗上一番,秦墨白将几个小辈裹了,寻了处安静所在,默默感应空中灵机,正到关键时刻,忽见远处一年轻道人身后跟着少清三代大弟子清辰子,手中抱着个十分可爱的小男孩向这处行来。

    “秦真人。”婴春秋见是老师的友人连忙行礼。

    秦墨白素来是认识岳轩霄这位得意弟子的,从前岳轩霄还非少清掌门而是大弟子的时候,他来拜访岳轩霄时经常是从如山的杂物中,将人捞了出来。岳轩霄见是秦墨白往往眼中一亮,便将那些不甚重要又需他亲自处理的事物塞给秦墨白,自己却不知寻了谁去斗剑了。

    后来过了许久,秦墨白再拜访岳轩霄时,见他竟是无事,一派轻松模样,才知道原来岳轩霄弟子成就洞天,他便将那些杂事一水的推给他那位脾气顶好的弟子了。

    秦墨白与婴春秋稽首,见婴春秋怀中那小弟子根骨极佳,年纪不大,也不怕生,一双大眼睛眨巴眨巴的正看着他。

    秦墨白将怀里小吕钧阳交给齐云天,伸手去逗弄那孩子。

    那孩子年纪很小,话还不太会说,见秦墨白白皙手指在眼前晃着,一双小手,抱住秦墨白的手,一口咬住秦墨白指尖。

    “你……”婴春秋很是有几分无奈,这孩子虽是年幼,但已见不拘个性,想必以后会修极剑才是了。

    “无事。”秦墨白微微一笑,任凭小东西对着他的指尖又咬又舔。

    “他叫冉秀书。”婴春秋道,“是今日弟子新收的弟子。”

    “恩。”秦墨白点头,见小冉秀书生的十分聪慧,便轻声问他,“那你该叫我什么啊?”

    小冉秀书似乎听懂了秦墨白的话,又好像并不太懂,有点茫然的仍然吮着秦墨白手指,半天才含混不清的说,“爸爸!”

    “这孩子……”婴春秋听罢一阵无奈,和秦墨白解释,“这孩子才开口说话,只会两个词,便总是来回的讲着。”

    “无妨。”秦墨白点了点头,示意没事,又逗弄小冉秀书,“那你叫他什么啊?”他指了指婴春秋问。

    小冉秀书水灵灵的大眼睛眨巴了半天,最后露出灿烂笑容来,奶声奶气的说,“媳妇!”

    “咳……噗……”旁边小齐云天那时还是年轻,到底不够成城府,听了小冉秀书的话,笑得直跺脚。

    婴春秋脸色由白变红再变绿,最后在小冉秀书脸上轻轻掐了一下。

    小冉秀书歪着头,又眨了眨大眼睛,好像十分委屈模样,半天又含混不清的叫了一声,“爸爸。”

    那时秦墨白就知道,以后少清这一千年大约是不会平静了。

    11、

    孙至言每次见到小吕钧阳坐在地上摆弄着晏长生的真器的时候,就会想到齐云天小时候的情形。

    那时他听闻自家师兄终于选定了大弟子,是个十分聪慧的少年人,自然十分好奇跑去看了看。那时秦墨白还不是掌门,孟至德也不是掌门大弟子,小齐云天不过是秦墨白一脉的大弟子的大弟子,远没有以后溟沧下一代掌门来得身份显赫,却也压力重重。

    因此那时大家都还能没心没肺的笑着。孙至言去的时候小齐云天还未曾开脉,正一人皱着眉不知在考虑什么,他顿时起了些调笑心思,屏蔽身上灵机,装作普通刚开脉的小弟子样子,仗着自己是少年人体态,上前去喊了一声齐师兄。

    小齐云天抬头就见到一个唇红齿白的少年人,笑咪咪叫他师兄,他略略思考,并不记得老师门下有这么一位师弟,可此时此人在老师的洞府中,齐云天便当孙至言大约是老师新收的记名弟子,微笑回了礼,他还想再说些什么,便被他这师弟不由分说牵着手拉去了九城中,说是带着新入门的大师兄熟悉熟悉溟沧。

    齐云天正好也无事,便任由他这刚认识没多久的“小师弟”拖去了九城中,从飘着诱人香气的小吃街逛到酒香四溢的酒楼,一路上抓了两个淫贼强盗六个小偷还不热闹。齐云天觉得自己这“师弟”也太过活泼的同时,也惊异于他这“师弟”见识着实不凡,偶尔与他聊到修炼功法时往往一语中的。

    此刻齐云天心中已对他这“小师弟”的身份有些明了,但见孙至言飞扬笑脸,并不说破,只是说话间稍稍客气了几分,尽可能避免称呼对方“师弟”,最后二人逛了一天他被孙至言拉去了一家叫醉春楼的地方。那时齐云天不过十六七的少年人,又从小便立志修仙,怎见过这般场面,饶是他素来沉稳,可见六七个衣衫单薄浓妆艳抹的女子欲与他亲热,也不由红了脸,悄悄后退了两步。

    孙至言坐在那处对此情形十分熟悉,见齐云天羞红了脸,便笑了起来,“齐师兄师弟知你素来淡然,如今可是第一次见你红了脸的模样呢。”

    齐云天暗想自己这传说中的小师叔也当真是……和传说中一样,只得挤出点笑容来,道,“还是师弟对此间熟悉。”

    孙至言见齐云天着实为难,便吩咐了一声,那些本围着齐云天的莺莺燕燕便有些恋恋不舍的退下了,二人又看了半晚的歌舞,两人这才回转溟沧。

    第二日孟至德带着小齐云天去挨个拜访诸位师叔时,果不其然,见到了昨天那少年人。孙至言见小齐云天竟无惊讶神情,虽稍稍有些遗憾,却还是塞了他一件极是好用的玄器,更是把小齐云天拉到自家师兄见不到的角落,嘱咐了半天,说若些遇到委屈莫要隐忍,直接打回去就是,若当对方不讲理尽管来找他云云的话。齐云天听闻他这小师叔极是护短,如今看来果然如此,便含笑应下。只是后来时光,他从未因此去寻过他那小师叔,倒是孙至言常常见齐云天功行到了,主动送他些帮助修炼的外物,甚至他后来成就洞天时,孙至言也与他老师聚在一处,默默等待他踏出那步。

    “护短成这样,不知当真收了真传弟子,会被宠成什么样子。”那时小齐云天偶尔会这么想想,后来孙至言当真收了徒弟时,他才真正知道,护短师叔到底会护短到什么程度了。

    12、

    秦墨白年轻时候,也遵循着师徒一脉传统,只身一人去游历九州,寻些化丹机缘。此时他正一人飞遁,身后却远远跟这个元婴修士。

    秦墨白不明所以,这人已经跟了他七日。按照道理他不该察觉,可因他随身携带一样玄器,他这才差距。这几日无论他放慢速度或者加快速度,身后那人始终不远不近的跟着。

    秦墨白思忖良久,联想到前几日时情形,心中已有定见,他便干脆停住了脚步,稍稍提高声音道,“远处那位前辈,若您当真自降身份杀了在下,在下临死前定然会传递消息给门派,而您和我师兄的因果却也未曾了解,不若我们换个方式……”

    在秦墨白想来,远处那位修士是在他提到自己师门时跟上他的,那定然与晏长生有关,而与晏长生有关的……自然就是他那师兄又杀了谁,而对方打不过自家师兄便来寻他麻烦。他处理此事已有些得心应手,正想劝退来人,却见那远处修士露个脸,是个极貌美的女子。

    “……”秦墨白见那女修神情隐隐觉得此事似乎不对。

    那女修却是脸颊绯红,半晌从怀里拿出一封信来,一抬手,让那信飞到秦墨白手中就转头离去了。

    秦墨白这才反应过来,却有些失笑,把信收好,回转溟沧去了。

    他回转溟沧后,拜见过秦清纲便去晏长生洞府寻人,那时恰好牧守山也在。

    “师弟在路上遇到了晏师兄的故人们……”秦墨白道。

    “哦?”晏长生有些意外,“我哪儿来的故人?”

    秦墨白不答从怀里拿出一摞信来,递给晏长生。

    “这是什么?”晏长生皱眉。

    “因有些缘故,师弟曾透露过自家身份,于是……”秦墨白道。

    “都是情书?”秦墨白还未说完,坐在晏长生身边的牧守山接话。

    “也……不尽然。”秦墨白答道。

    “你都看过了?怎么知晓的这么清楚?”牧守山问,似乎对信上内容十分好奇,可思虑良久,终究不敢从晏长生手中夺过信来看。

    “未曾,只是见过写信之人,看他们神情也就知晓了。”秦墨白答道。

    “这样啊,若不是情书,那其他人给大师兄写信是要……”

    牧守山话未说完,晏长生忽然朗笑一声,对秦墨白道,“总算拿回来点有用的东西。”便一个闪身不见了,留下身后两个师弟面面相觑。

    “若不是情书,那其他人给大师兄写信是要……干什么?”半晌牧守山才把话说完。

    “大约是约了师兄斗法吧。”秦墨白道。

    “见师兄这样开心,恐怕如此。”牧守山深以为然。

    二人想通此节,也转身离开了,留那粉色的情书落了满地。

  • 3#
    = = 回复于:2016-01-07 22:24:46
    = =
  • 冉秀书会叫媳妇这不科学(都修仙了讲啥科学),站在婴真人身后的清辰子要听到了不知是不是整个人都不好了。不过抱着不过少清和溟沧都是抱一个领一个的节奏谜样的CP感……
    孙真人道号护短吗hhhhh
    有点觉得孙真人当年萌齐云天有一点终于有个比我小的可以来玩一玩的意思(并不),后来发现别人的徒弟终归不如自家养一个徒弟来得好玩……于是有了宁师兄……后来孙真人知道现实和他当年脑补的不一样。
    秦真人劝退情书真人的那段有单口相声感,赞。
  • 4#
    萌点奇葩的小U盘 更新于:2016-01-21 23:50:29
    萌点奇葩的小U盘
  • 13、

    秦玉现在也有两千多岁了仍然是小公主的姿态,可想而知,当年她真的是小(重音)公主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

    那年晏长生刚成就洞天那会儿,秦玉还是小小一只,白嫩嫩的小姑娘,并不知晓洞天为何物,只知道自己有四个师兄,看起来都很有趣的样子。

    于是现在小姑娘正哭着……

    晏长生当然照旧是不管的,李革章、牧守山、秦墨白用了好大力气仍然不能让小姑娘高兴起来,小姑娘只吵着要星星!

    三人也用法器给小姑娘变了点星星,怎知小姑娘死活不满意,问了好久,小秦玉才在秦墨白怀里哭哭啼啼小声的说,“前两天和爹爹一起看到了漂亮的星星。”

    众人这才醒悟,前几日秦清纲与玉霄真人会面,想必是玉霄真人展开了法相,这才漫天繁星,这法相之美自然不是普通玄器可比,三个做师兄的思虑良久这才心生一计……

    晏长生正在自家洞府修持,体会进入洞天之后的种种妙处,忽然有所感应,撤开禁制,就见三位师弟抱着哭得眼睛通红的小师妹站在洞府前。

    “怎么?”晏长生问,也不让自己的师弟师妹们入内一坐。

    “大师兄……”年纪最小的秦墨白说话,“小师妹他想……看星星。”晏长生并未收敛身上气息,虽然并未特意施展,可亦对众人有不小威压,小秦玉在秦墨白怀里,他又要护着小秦玉,又要保证自己无事,刚说了一句话脸色就有些发白了。

    晏长生看了秦墨白一眼,才将身上气息收敛,有些莫名其妙,并不愿多说话,转头就要离开。

    “晏师兄!”李革章又把人叫住。

    “什么事?”晏长生稍有些不耐的皱眉,却依然停住了脚步。

    “师妹要看的是玉霄功法的法相,大约也只有师兄一人能做到了。”李革章道。

    “此事与我无关。”晏长生回答,转头欲走,结果本强忍着不哭的小秦玉却突然嚎啕大哭的起来,简直是凄惨异常。

    秦墨白、牧守山和李革章三人哄了半天依然不得章法,晏长生见众人都去哄着秦玉,便扭头进洞府去了,只身后留下轻飘飘一句话,今晚我们旧日相聚的地方见。

    “谢过大师兄。”听晏长生此话,三位师弟都送了一口气,一起向晏长生离去方向行了礼,这才把小秦玉抱走了。

    入夜之后,因这几日刚下过雨,天还是阴沉的,并不能够看到天上星星,牧守山第一个到了约定地点,慢条斯理设了一方酒桌,桌上几样小菜都十分精致可口,又将一酒壶放在桌上,隐隐有酒香飘出,他正一人不紧不慢的喝着酒,秦墨白抱着小秦玉也到了,秦墨白将小秦玉放在地上,又拿出了各色小姑娘爱吃的糖果点心,塞了小秦玉一手,剩下的全数放在桌子上。秦墨白刚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李革章也到了,见此地已布置妥当便也坐了下来,三人又等了片刻,晏长生这才架着遁光到来,此次他很好收敛了身上灵机,并未让众人觉得几乎不敢靠近。

    晏长生刚刚降下云头,就见到一个穿着粉色小裙子,左手拿着一把糖右手抓这个什么会卖萌法器的小姑娘向自己跑了过来,还奶声奶气的叫着,“晏师兄~”

    晏长生纠结了一下,并没有移开脚步,让小姑娘抱住了他的大腿。

    “晏师兄~”小姑娘又叫了一声,似乎已经知道眼前是能够给自己变星星的人,所以加倍的讨好着,也不理晏长生周围冷冷的气场,伸出小短手来说,“抱抱~”

    远处围观的李革章、牧守山和秦墨白都捏了一把冷汗,最终晏长生破天荒的把小姑娘抱了起来,走到众师弟中间,赶快把小姑娘交给秦墨白,这才也坐了下来,把他的法相放出,因他那法相可变化随心,变化成玉霄灿烂星光不过举手之劳,很快,天空中全是灿若星辰的星子。

    那时除了李革章,牧守山和秦墨白二人修为都是不够的,虽与玉霄弟子交手过,可从未看到过玉霄真人法相,此时晏长生法相缓缓展开,漫天繁星璀璨明亮,两人一时间看的也有些呆了。

    李革章见两个师弟看的入迷,微微一笑,倒了一杯酒给晏长生递了过去,四周寂静无声,只能听到龙渊大泽滔滔水声和小姑娘终于见到星星的清甜笑声。

    14、

    秦墨白玄光境界游历九州寻找化丹机缘的时候,曾经去过一上古大能留下的洞府探寻,那时与他同行之人多半都有结丹修为,他一人十分势单力薄,他正思忖该如何作为时,未曾想竟遇到了闲来无事,出门游历,莫名其妙被卷入此事中的牧守山。

    牧守山见到小师弟自然十分高兴,二人商议一起与其他修士一搏。牧守山修为自然是一等一的,秦墨白虽然那时修为不够,可心思极深,师兄弟配合,与其他众人周旋,最后将来的修士最多的南华派算计的凄惨异常,得了好处后,牧守山回转门派,秦墨白仍一人在外寻找化丹机缘。

    秦墨白独自行了两日,便发觉不对,自己似乎被谁盯上,他反复思量,如今得罪的也只有南华。他心中暗想,南华派被称为十大玄门之人,也当真没有度量,可此时对方拉下脸来,存了以大欺小的心思,他用尽了身上宝物,这才勉强回转门派。

    师徒一脉素来讲究的是大浪淘沙,弟子们的恩怨,师门是不管的,况且那人也并未高过秦墨白多少,秦墨白打定主意如此只能在门派内结丹,再出门了却此事了,于是便一人去了小寒界中参考过往修士的笔录,正有所感悟,忽然觉得身后有人,抬头便见到了晏长生。

    “师兄。”秦墨白向晏长生行了礼。

    “恩。”晏长生应了一声,也抬头看墙上字迹,一时间二人并没有人说话。

    如此过了许久,晏长生转头遇离开时,突然开口道,“你与南华的元婴修士斗过法?”

    “……”秦墨白未曾想到晏长生竟然知晓此事,可转念一想,晏长生对灵机变动极为敏感,他刚从南华修士手中逃了回来,此事被晏长生知晓也理所应当,他本不想对门派言说此事,但此刻被晏长生看破,便也大方的承认下来,点头应了下来。

    “哦。”晏长生点了点头,并未再多说一个字,便离开了。

    秦墨白见晏长生离去,又是一礼,并不知晓自己这师兄有何种心思,可当他在小寒界中闭关参悟玄机出关时候,便听闻了晏长生带着牧守山竟是杀了南华三名元婴长老……

    秦墨白立时醒悟发生了何事,去与晏长生道谢的时候,晏长生却已经闭关了,秦墨白又仔细询问晏长生的弟子,竟是一句话都未给他留下。

    秦墨白无奈,只得在晏长生洞府前行了一礼,这才离去。

    15、

    秦墨白寻找化丹机缘的时候也曾参加过飞舟仙市,他因出身溟沧又是掌门弟子,眼界极高,并未有什么看上的东西,只听闻说最后一样压轴的东西十分不同寻常,他这才等到了最后。

    结果到了最后时,侍女碰上了一枚玉简,朗声道,“玉简中内容为如何追求溟沧掌门首徒晏长生的一百种种方法。”

    秦墨白吓呆在当场……

    后来那侍女有介绍此玉简总结了晏长生被追求的一百名女子的失败案例,然后从中总结经验,最终得到了追求晏长生的正确方法。

    “到底是什么方法?”秦墨白回转溟沧后,曾讲过此事,牧守山问。

    “你自己看好了。”秦墨白把玉简递了过去。

    牧守山拿过玉简一看,里边只有寥寥数字,总结起来就是——“首先你要肯陪晏真人打架而不被打死!”

    牧守山思考了半天觉得竟然无法反驳……

  • 5#
    = = 回复于:2016-01-21 23:57:58
    = =
  • 哈哈哈哈不被打死怎么够,不能打个平手晏真人会正眼瞅过来吗,以及晏真人法相其实称号是cosplay吧捶地
  • 6#
    .⁄(⁄ ⁄•⁄ω⁄•⁄ ⁄)⁄. 回复于:2016-03-27 20:06:45
    .⁄(⁄ ⁄•⁄ω⁄•⁄ ⁄)⁄.
  • 噗这是用生命去追晏真人啊23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