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 宇宙相声宣传委员会

两个人一起穿越宇宙宣传相声~
2 圈子: 青曲社 CP: 喵汪 粮食 角色: 苗阜 王声 TAGS:
作者
萌点奇葩的小U盘 发表于:2015-09-30 02:01:27
萌点奇葩的小U盘

旧文了,喵汪友情向
============================

(1)

“顺利着陆,王声老师,你看我这技术不错吧!!”一张阿拉伯飞毯在空中突然出现,上边坐了两个穿长大褂的人。

“……您一定要挑这样的飞行器吗?”被叫做王声老师的人脸上只写了两个字“心塞”,十分不情愿的和他的搭档苗阜挤在十分狭小的飞毯上,看那毯子此刻正欢乐的在空中飘动。

“乘奔御风啊,你看,这山河风光多美!”苗阜坐在毯子边上,两条腿在空中晃悠着,“这时候我就应该唱首歌来表达我激动的心情!”

“您要唱什么?”合作多年了,王声下意识的接了一句,然后就用力敲了一下自己额头,一脸十分后悔的样子。

“让我们荡起双桨~~小船儿推开波浪~~”一边唱着苗阜做出划桨动作,王声连忙向旁边让了让,让出他同毯同伴的动作范围,使自己看上去……和旁边这个人不是一起的。

苗阜看了十分不满推了推他旁边的搭档。

王声被推的差点从毯子上掉下去连忙抓紧了毯子边问道,“你要干嘛?”

“你也一起划啊!荡起双。桨!我一个人划要开到大西洋去怎么办?你负责任啊?”苗阜道。

“开到大西洋去,我可就省心了,再说一边划桨只能原地打转,况且他们这个世界,谁知道还有没有大西洋啊!”王声说,十分有理有据,但面对他的同伴,最后他还是妥协了,十分不卖力气,特别消极怠工的随便划了两下。

飞毯慢慢降低高度,最后两个人安全着陆。

“让我们看看这次飞行,要给什么时代宣传相声文化。”苗阜说,下了飞毯,站直身体,手搭凉棚,四处观望。

“您现在在屋里,至于吗?”王声双手拢在一块,看着他的同伴十分开心的四处看望。

“这叫做学术精神,王声老师你不知道了吧,我可是学文史的!”苗阜说,换了个方向继续动作十分夸张的四处张望,“每次我们根据宇宙相声宣传组委会的要求到一个随机的时间随即的世界宣传相声都是对史学界巨大的贡献啊!”

“哈,您可真厉害,同样的shi,您还能分出不同来。”王声说。

“你想什么呢?”苗阜推了一把王声,我说的是“文学和历史!”

“您倒是把话说全了啊!”王声说。

苗阜继续张望,一会儿动停住了。

“您怎么了?”王声看苗阜和平常似乎不太一样,于是顺着苗阜目光看去,这才发现二人正在一间装潢华丽的古风房间中,此时正是夜晚,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而这房间也的确是十分凌乱,一副遭了贼的可怜兮兮样子。

“这……”苗阜说,“这种情况……”他话还未说完,突然一个尖利的女生打破的夜晚的沉寂。

“有~~~贼~~~~”尖利的女生道,然后一群人冲进大门,把依然状况外的二人围了个水泄不通。

“这时候我应该喊强抢民男吗?”苗阜用手肘捅了捅旁边的王声低声说。

“您要喊就喊吧,反正我和你不是一块的。”王声说,不着痕迹的往旁边让了让。

“这时候,不是一块的,就是你强抢民男好吗?”苗阜说,显然没有喊强抢民男的意思,只是看着周围情况。

一会儿工夫,一个穿着官府的男人走进屋内,这男人看起来五十岁所有,生的矮小结实,一双眼睛贼溜溜的镶嵌在一张胖脸上,竟凭空生出了些亲切而睿智的感觉。

“这多半是县公安局刑事侦查大队的大队长。”苗阜低声说。

“那叫捕头……”王声纠正,“心塞”两个词简直从额头扩展到了整张脸,“都什么时候了,您就别惦记着您的段子了行吗?”

“就是(si)你(li)们两(一声)个啦,我(e)是(si)县公安局刑事(si)侦(三声)查大队的队长(四声)张队长啦,副科级诶!你们两个小毛贼(四声)来这里做啥子啦!”大队长的小眼睛看了看苗阜又看了看王声。

“这是哪里的方言啊,他圈有点乱啊……”苗阜听了半天低声和王声说。

“您到现在还惦记这个了?他穿着长大褂还说自己是副科级呢。”王声说。

“对哦!”苗阜挠了挠脑袋,露出一个灿烂笑容来,“王声老师你真厉害,我竟然无法反驳!!!”

王声扭过头去,脸上的“心塞”现在弥漫在整个屋子里了。

“所以就是你们两个和这个丫头里应外合偷叶府的东西?”张队长问,挥了挥手底下人带上了一个哭的梨花大于的姑娘。

“……”苗阜和王声互相看了看都有点茫然,二人出现的时间地点太巧,怎么解释都解释不清楚的样子。

“好了,先把两个人带回衙门再说吧!!”张队长挥了挥手,底下刑警把二人包围,他们两个互相看了看,发现逃跑也不现实,只能乖乖跟着张队长回到县衙。

苗阜在路上低声对王声说:“王老师你看,他们虽然叫大队长,但是用的是县衙!”

“……我可以哭吗?”王声问苗阜。

“王老师你哭什么啊!虽然啊~形式十分严峻,但你要相信美好的明天啊!”苗阜说,又用手肘捅了捅王声。

“和你在一起,哪儿来的美好的明天啊!”王声说,“你的关注点全错了好吗?”

(2)

现在在张队长的办公室,三个人,张队长,苗阜、王声,大眼瞪小眼,已经看了半天了。

“张队长,张队长,您看您是也是新时代的国家公务员了,应该讲究公平正义啊,这个justice你懂吗?”苗阜对张队长说。

“啥?”张队长茫然了。

“ju~~sti~~ce~”苗阜把声音放慢,“啊,这个是English你懂的,啊,不对,你不懂,反正就是这个是打西边来的他们的方言。”苗阜说。

“啊?!!”张队长完全不知所云。

“他就是说大人您明察秋毫,一看就不是我们二人做的。”王声把苗阜拉到一边对张队长说。

“哦,哦!这(jie)句我(e)听懂(四声)啦。”张队长不大的小眼睛露出有些贼溜溜的笑容来,“的确不像你们两个做的。”(请自动脑补方言)

“不过……”张队长说。

“不过什么?”两个人异口同声问。

“不过……我知道是谁做的嘞!”张队长说,“这个呀,一看就是叶府那个不争气的大公子嫁祸给丫鬟春桃,想要逼着春桃给他做妾嘞!”

“既然大人都查出来了,那我们……?”王声说。

“不行,不行,没(mo)证据,没证据!所以……”张队长看了看眼前二人,小眼一眯,“你们两个去查这案子,让大少爷亲口承认,就算是洗清你们两个的冤屈。”

“大人……”王声一想这事不对啊,他们两个本来就是无辜的,怎么就被牵扯进来,还想再说话旁边苗阜说话了。

“大人,那就这么定了,所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西天取经不容易,一个筋斗两万七!我们就去探听一番,若不成功还则罢了,若是成功请大人务必答应吾一要求!!”苗阜已经拍胸脯保证了。

“苗老师,苗老师……”苗阜还想说话,被旁边王声拉着袖子,他十分不满,低头小声问王声,“什么事?没看我谈大生意呢?”

“苗老师,你突然画风不对啊!”王声说,“后边西天取经是什么鬼?”

“你挑着担~~我牵着马~~西天取经不是四个人吗?四匹马也追不上……”苗阜唱了一段之后给王声解释。

“……我能不认识你吗?而且驷马是四匹马吗?”王声问。

“所以现在你们同意了?”张队长打断二人。

“你若答应待事情结束后,让我们两个在县里开个相声专场,我就去办事!”苗阜说。

“那是啥子?”张队长问。

“一种民间艺术,讲究说学逗唱,这说呢……”苗阜说。

“停停停,管他啥子,反正你们让叶家大少承认自己栽赃嫁祸,我就让你们办这个什么相声大会。”张队长最后决定。

“好,那走吧!”苗阜拉着王声向外走。

“等等……这……”王声话没说完,已经被苗阜拉走了。

(3)

现在两个人正站在一家裁缝店门口,看着里边的一套裙子。

“我觉得我们要混进府里,这才能近距离围观这个感人至深的爱情故事,梁山泊与一百零五个汉子的故事说的是……”苗阜说。

“等等,苗老师,贵圈也太乱了,这一百零五个汉子哪儿来的?”王声问。

“他们都住梁山泊家里啊!好家伙,那么多人!后来又来了三个妹子……”苗阜做了个形容地方大的手势。

“等等,那个是水泊梁山,梁山伯是和祝英台在一起!”王声连忙纠正。

“什么,和祝英台在一起的不是阿土伯?”苗阜一脸茫然。

“阿土伯是和钱夫人在一起!”王声一脸弃疗的表情说。

“不对,阿土伯明明和孙小美在一起!”苗阜纠正,“你这是拉郎!”

王声的心塞此时已经弥漫了整个县城了。

总之最后,在苗阜执意坚持下,两个人还是去试了那件衣服。

“这真不是您该穿的东西?”王声一脸不忍直视的看着苗阜雀跃的换上了那条长长长裙子。

“你这是嫉妒我貌美如花!”苗阜抛了个媚眼,被王声果断免疫。

“呵呵,那您穿吧,别说认识我。”王声说。

“王老师你这样天天不想认识我,工作态度不端正啊!!你看怎么样我美吧我美吧?”苗阜转了个圈问王声。

此时王声的心塞已经弥漫了整个国度。

(4)

“听说府里出事了,我想要代替那个丫头来府里帮工。”叶府门前,苗阜将声音放细和门口的守卫说。

“你是不是看上去有点眼熟?”守卫问。

“哎~大众脸,大众脸~”苗阜感叹。

“让你代替春桃倒是没什么问题,主要这人谁啊?”守卫指了指在旁边一副我和这女人不熟样子的男人。

王声看了看守卫,守卫看了看王声。

王声看了看苗阜,苗阜无辜的眨了眨眼睛。

最后王声咬牙,话从牙缝里挤出来,我是他老公。

“是呢~”苗阜立刻答应,眼睛眯眯笑成一朵花(菊花by王声)。

“这样啊,既然这样,你们先去府里等着吧。”守卫把二人放了进去。

“现在您又想怎么办啊?”王声低声问。

“去找大少爷!”苗阜说,直奔叶少爷屋子。

此时叶少爷正在院子调戏丫鬟。

“大少爷,我问你,是不是你陷害春桃?”苗阜问。

“你谁啊?你一个下人有什么资格和我说话?”叶少爷问。

“我是春桃他奶娘!”苗阜理直气壮道!

王声捂眼睛不忍直视。

“春桃那么好看,哪儿来你这么个奶娘!”大少爷惊呆了。

“年轻人!你以后要娶春桃,姿势不对啊!你首先要讨好我,然后我帮你去劝她,我一劝她不就听话了!”苗阜谆谆善诱。

大少爷有点相信了,连忙问,“那您同意?”

“这感人至深的门庆和金莲的故事,我当然十动然拒!”苗阜说。

“你说啥?”大少爷茫然。

“就是你把你都做了什么和他说了,他了解了事情经过好去劝春桃。”王声说。

“哦,这样啊!好吧,就是我陷害了春桃,想让他迫于无奈嫁给我。”大少爷说。

“Mission accomplished!”苗阜说。

“您讲中文。”王声在一旁说。

“哦,哦,对对,中文,你看,我一激动,一肚子文化都yue出来了~”苗阜拍了拍大少爷的肩膀说,“看我的好了!”然后就和王声离开了。

(5)

“这就要问话了,他只私下和我们承认过不能做证据啊!”王声对苗阜说。

“这你就不懂了吧!”苗阜得意的说,“我记得你带了高科技产品啊!”

“我怎么不记得?”王声一脸茫然。

“你媳妇帮你收着呢!”说着从兜里把东西掏出来给王声看。

王声的心塞此时简直要弥漫整个地球了。

他们两个正低声嘀咕着,那边终于开堂了。

“你到底有什么证据说我陷害春桃!”叶家大少爷不满。

“我给你讲个故事~”苗阜说,“就是啊,从前有个神,他能听到各种人说的话,但是这个神他一般不下来,他天天在家里上网打游戏,但是有一天他们家wifi断了这可就是大事了!wifi如wife你懂不懂?没有了怎么能行!”苗阜说。

“苗老师,说重点!”王声把苗阜拉住。

“啊,对,重点就是他没了wifi终于可以安心工作,正好听到了你说的话,今天我就请神下来请他重新还原你当时的情形!”苗阜说。

众人哗然,苗阜在众人目光中从口袋里拿出来一台智能手机。

“还好有电。”他和王声说。

“那是我手机啊!”王声看了看那手机说。

“所以说我给你收着呢!”苗阜说,熟练的把锁屏密码输了进去,然后里边就是叶少爷对苗阜承认自己陷害春桃的事了。

众人再次哗然,既然是神的旨意,大少爷自然给治罪了,春桃被判了无罪释放,两个人顺利给当地百姓宣传了相声这种艺术形式。

宣传任务完成,两个人又挤在回程的飞毯上。

“苗老师,您就不能换个飞行器?”王声问。

“让我们荡起双桨多浪漫啊!”

于是在不能好的歌声中,两个人又消失了,回到宇宙相声宣传组委会去了,伴随着弥漫了整个宇宙的心塞。

    1#
    (,,Ծ▽Ծ,,) 回复于:2015-09-30 11:35:02
    (,,Ծ▽Ծ,,)
  • 喵汪噢噢噢
  • 2#
    缚蛊 回复于:2015-09-30 11:43:54
    缚蛊
  • ww居然在这里看到了喵汪
  • 3#
    (  ͡°  ͜ʖ  ͡°) 回复于:2015-10-03 21:07:18
    (  ͡°  ͜ʖ  ͡°)
  • 喵汪我粮啊!
  • 4#
    (,,Ծ▽Ծ,,) 回复于:2015-12-03 12:54:26
    (,,Ծ▽Ծ,,)
  • 看到喵汪表示好开心!
  • 5#
    (=ˇωˇ=) 回复于:2015-12-08 17:08:32
    (=ˇωˇ=)
  • 嗷嗷嗷 喵汪!开心!
  • 6#
    .⁄(⁄ ⁄•⁄ω⁄•⁄ ⁄)⁄. 回复于:2015-12-12 21:01:30
    .⁄(⁄ ⁄•⁄ω⁄•⁄ ⁄)⁄.
  • 喵汪!!竟然是喵汪啊!!!(哇
  • 7#
    (  ͡°  ͜ʖ  ͡°) 回复于:2015-12-13 07:42:22
    (  ͡°  ͜ʖ  ͡°)
  • 喵汪大法好!嗷嗷
  • 8#
    .⁄(⁄ ⁄•⁄ω⁄•⁄ ⁄)⁄. 回复于:2016-08-21 10:36:57
    .⁄(⁄ ⁄•⁄ω⁄•⁄ ⁄)⁄.
  • 居然有喵汪!这脑洞先赞一个!楼主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