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 杀人者谁

知东方未明心之全貌者,皆可杀人。
33 圈子: 侠客风云传 CP: 东方未明中心 角色: 东方未明 TAGS:
作者
修改器大侠 发表于:2015-09-29 23:46:03
修改器大侠

东方未明死了。



“……谁干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为什么我们还存在?”萧遥缓缓道。
唐冠南嗤笑,而江瑜看向萧遥:“这真不像萧兄会说的话。”
“怎么?因为我是东方兄的好友吗?”萧遥摇摇头:“纵然无论正道邪道朝廷道,东方兄都与我是友非敌,可正因为如此,我才不得不出声——否则,你们还有谁方便说出这心中之疑呢?”

在场三十六人,面面相觑,一时间并没有人说话。
二十男,十六女。
他们来到这个世界将将三日。

姬无双笑起来,她的笑声始终是很中听的,傅剑寒视线从尸体上移开,抬头看她。
“没错,这里有人正道线跟着他,有人邪道线跟着他,还有三个东厂线的也在了,咱们或多或少都和东方未明又反目的时候,可还有一个人例外呢……”
“是我。”玄冥子看起来毫不在意。
“不管什么线,他要么稀里糊涂杀了我,要么处心积虑杀了我,最好的那条他把我忘了。”
黄娟也冷笑:“他走那条路,忘记了很多人,我都不知道自己最后是事成还是事败。”
她说这话也毫不顾忌,蓝婷皱着眉看向她,可很快又转过头去,似乎这也没有让她更加忧心忡忡。

谷月轩沉声打断要溜走的话尾:“无有交代的就休提,师叔,是你杀了东方未明吗?”
“老夫不曾。”玄冥子倨傲的将手背后:“老夫是那种会因为天外荒谬之音就杀人的吗?”
随后他眼光敏锐一闪:“倒是师侄你,你现在称他东方未明了。”
姬无双听了又笑起来,花枝乱颤,她并没有机会听过几次谷月轩开口闭口的师弟,但单看他现在的表情就足够有趣了。

一柄阔刀划过姬无双的脖子,或者说,就奔着她的脖子,姬无双闲闲的躲过了,她擅长闪躲,也许只有史燕比她更好。
“老女人,你最好少笑几句,我可没有唐门的准头。”荆棘盯着她,他的眼仁小而眼白多,说出的威胁非常像威胁。
樊未离的脾气也不比荆棘好几分,她几乎同时就抽出了自己插入了地面的长刀,姬无双拦住了昔日同僚,对荆棘称得上友好的微笑了一下。

可荆棘的眉头只皱的更深了。
姬无双对他做的口型,是“龙王”。


他们每个人都知道全部,或者每个人都知道了有限的全部,这发生在三日前,当他们落入这个世界的同时这些信息就灌入了大脑,其中当然包括关于荆棘父亲的部分。
还有主角是东方未明。
主角死去,他们也戛然而止;主角经历不到的,他们也就如坠迷雾——可这也只是一种说法,因为主角是不会死的,他顶多成为乞丐,而其他所有人会在他看不到的地方继续自己的生活轨迹——可现在主角死了。


“情报里也没有这一项。”赵雅儿就事论事:“虽然它的规则似乎是主角死了世界就结束,但主角自然老逝则不会,暗示主角已经老逝的结局也不会导致世界崩塌,相反,它意味着世界脱离了观察者还能继续……”
任清璇喃喃道:“观察者……”
“也就是玩家,不过我在这里的书籍里找到了一些有趣的理念,我个人觉得观察者比玩家更准确。”
关伟不耐烦的打断她们:“不要纠结这些有的没的,我们回去还不是什么都忘了?”
赵雅儿撇了他一眼,然而也没有反驳,这也是这个世界告诉他们的信息之一:进来则全知,出去则全无。
“……那么,原剧情里也没有主角横死的选项,看的出这是想维护世界的运转。而在这个世界,主角横死了,可世界也没有崩溃,就只有一种解释。”
“要找到凶手。”


众人的视线又都集中到东方未明上,他躺着,表情惊讶,左胸被一个小伤口洞穿,身后不远就是山崖。
傅剑寒半跪在他旁边,他是被王蓉的呼声叫来的第二个发现人,从那之后就维持着这个姿势,他也许是懒得起来。而此时大家都看过来,他起身向后退了几步,让并不充足的阳光能照到东方未明全身。

“他很惊讶,那么起码可以先从他不会怀疑的人找起。”风吹雪犹豫的说。

绝大多数人都首先转去看谷月轩,然后又有近一半摇摇头,开始观察别的人选,不过这还是让谷月轩露出了苦笑。曹萼华连忙道:“谷大哥不会杀人的。”
可这不是华山,在场人听着只觉得她说的不合时宜。
谷月轩摇摇头:“我该说荣幸吗,你们首先还会想到我。但是没错,我是不会杀他的。”
“这只是你的一面之词。”纪纹冷冷说道:“在我们之中,除了玄冥子,你就是和他仇恨最直接的人。”
“……而他,也很可能继续毫不怀疑你。”

纪纹一番质问把在场的关注点重新拉回到谷月轩身上,连荆棘也沉默不语,这位逍遥谷大师兄也终于露出对他而言陌生了很久的迷茫、乃至不知所措的表情。
“我从来到这以后就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东方师弟了。”
他最终还是说出了师弟,似乎这让他讲话稍稍轻快了一些。
“我想到要去找他谈,但我自己都想不清楚明白。就事论事,我甚至不认为我的父亲应该为宫前辈的死道歉,至少,我父亲到底是怀着什么样的动机出手,我想在座也不会怀疑。”
他目光巡视四周,一些人低下了眼睛。
“所以我不能代替我的父亲向他道歉,那么代表自己去求他原谅就更可笑了。何况,他为何一定要原谅我呢?我这样做也许就是字面意思的——寻求原谅然后得到开脱呢?”

秦红殇隐忍着开口:“除了他自己,没有人能为他的复仇做计划。”
她说着,闭上了眼睛:“……就好像我仍旧不想原谅他。”
谷月轩对她微笑,只是仍旧有着苦意:“就是如此,他是受害人,他是债主,他来决定。”

沈澜冷哼:“我不信,你真的会引颈就戮?就算你是个圣人会舍身饲虎,那逍遥门里还有被他杀的两个呢?你就等着他来杀?”
荆棘握剑的手猛地收紧,但他保持了沉默。谷月轩很慢的回答:“如果我知道,那么我不会,可是当我回去,我就不知道了。”
玄冥子似乎听到了什么特别讨厌的话,大摇其头,沈澜敏感的立即看过去,眼睛也真的带上了杀意:“要说有人想谁死,我还真想杀一个……”
荆棘也对玄冥子怒目而视:“若不是你那天也在逍遥谷,东方未明起码会说出真相!”
“哦,你没有看起来那么蠢嘛,也想到这一点?”玄冥子乐了:“可我就是在了,而且我怎么可能不在?那可也是我的报复!”
荆棘蹭一声剑已出鞘,谷月轩按着他右手把剑按了回去,意外的倒是另一旁的任剑南也拉住了他的胳膊。
见荆棘看自己,任剑南小声说:“荆兄……这世界很诡异,不要冲动。”
玄冥子终于放肆大笑起来:“对啊,如果我真的是杀了东方未明的那个人,那么你们在证明这一点前杀了我,还不是错杀?而如果我知道真凶是谁,你们谁杀了我,岂不是灭口?”

他眼睛扫向在场每个人,他们或多或少对他忍耐着的表情显然更加取悦了他,只有姬无双无所谓的变换角度欣赏着指甲,还有……还有一个:
“方少侠,你说对不对?”
方云华猛被点名,有些悚然而惊的意思,但他也只是赔笑了下:“看来老前辈什么都想过了。”
“老夫不过入多了局,我是回忆,你们还要思索……就比如方少侠,方才一直若有所思,仿佛还有些苦恼,不如说出来让大家出出主意?”

这老货的确不是个好东西。
方云华心里暗骂,面上也懒得有什么显现。他环顾四周,还是起了个头:“古实不在。”
有些人立刻起了尴尬的表情,比如沈湘芸。不过的确她本就和很多人不熟,古实这个人就更只是寥寥听过。可他的故事在信息里占了不少份额,只能说大概他做什么看起来都无趣的很,好像谁都能替代他。

杨云也觉出不对了:“在场之人虽然不一定是东方未明的队友,但可以成为他队友的人一定都在——除了他。”
樊未离不耐道:“那么这除了说明这家伙不会杀他之外还有什么意义?”

…………
“这说明,在场每个人都可能杀他。”
傅剑寒似乎终于想清楚,有人此时才发现他不知何时将额巾摘下扎在了左臂上,以做祭奠的白绫。他就站在东方未明的位置对所有人说:“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即使死敌也不一定会立刻下手,因为回去就一忘皆空。即使正道线中关系极好也不一定不会下手,为了保全自己、或者比自己更重要的东西杀了他,因为也许至少能复仇了,也许这里杀了他我们就可以回去而死人不会回去。”
“这规则没有交代,所以谁都只会相信自己想相信的。”
傅剑寒说着看着自己的剑,似乎自己也可能拔出他来杀死东方未明,阻止他。
燕宇同样如此,他说:“我同意傅剑寒所言。”

陆少临想到自己和海鲨帮的兄弟,夏侯非想到年芙蓉,其他人或多或少的想到了什么,就是齐丽也缩了缩脖子,虽然她不清楚自己在邪道线最后会怎么样。
杀死东方未明,不得不说,在这一刻突然成为一个很有吸引力的念头。

商仲仁的声音甚至有了些轻快:“那么,只要找到凶手就行了?”
赵雅儿点头:“应该如此,毕竟主角死了,要给观察者一个交代。”
史燕好像突然想到一个非常可怕的事情,她抿紧了嘴,左瞅右瞅,最后带着希望被否定的语调开口:“如果找不出来……我们不会是要杀到……一直杀死凶手为止吧?”

山崖立刻陷入了可怕的沉默,没有人再想立即开口,而是警惕的端详着别人。

“这就吓成这样?”荆棘讥笑:“你们这么快就忘?要是这条成立,我早就先杀了玄冥子了。”
“那就试试,先杀了他也不错。”沈澜抚着蛇跃跃欲试:“荆棘你这回不帮他,用毒我还怕了他了?!”
玄冥子也冷了脸,双手收进宽大的袖子中。赵雅儿急忙拦在当中开口:“不要这样!说真的如果凶手不经证明就死亡就可以交代,那么我们应该在东方未明死之后就可以死了啊?!住处倒塌、甚至这座山崩塌也不过只用一句话!”

有理有据。
有人大大松了一口气,而有人的脸板的更冷硬了。


到现在局势没有变的更好,也没有变的更坏。可也许回到原点才令人格外烦躁不已。
史刚上前,对傅剑寒一拱手:“傅兄,我想看一下尸体。”
傅剑寒惊讶:“你无需征得我的同意……”而后马上反应过来是自己在尸体旁太久,几乎站成了门神,于是自嘲的笑笑,退了开去。
唐冠南似乎注意到了,阴阳怪气的发难:“傅兄靠近那么久,什么线索都能改了吧。”
傅剑寒只看过去,但没有解释,这其实也只是唐冠南找茬,毕竟虽说大家因为震惊没有选择靠近,视线总是不时飞过去的,这种情况下想搞小动作也太匪夷所思了点。
不过唐冠南的紧张也不是空穴来风,毕竟东方未明身上不是剑伤也不是刀伤,而是一个血洞。
史刚观察半晌,说了一身“得罪”,自腰间截下一块皮卷,摊开来里面插放着齐整的小刀针具。他掀开东方未明前襟,一刀一镊在伤口处扩大和翻检,最后夹出一个银色的小东西,椭圆又有些变形。

“是子弹!”
果然还是唐冠南先叫出来,而纪纹捂住了自己的嘴。

他们每个人在这所造型见所未见的大宅里都被分配有自己的房间,可其中是卧室的只有七间,其余房间形形色色奇奇怪怪,纪纹分配到的,就是位于地下二层的靶场。
她在那里很快学会了用枪,而且迷恋不已。其他人来玩只要不占用她的训练地她也不干涉,唐冠南喜欢暗器,他来的也最勤。
“只有一发就打进了心脏!东方未明死前还是惊讶的!这是一照面就击中的准头!”唐冠南几乎变了调的尖声喊。
“可你是唐门!你来靶场也最多!!”
纪纹吼回去,然后气喘的厉害。她现在很难思考,但她的话的确很多人不但听了还延伸了——在场的都是武功不弱之人,排名也没有掉出江湖一百之外的,瞄准射击,真的可以只是稍加训练后就完成的事情……

“纪姐姐,不要急。我们要知道谁有枪。”王蓉想让她冷静下来好好想想。
纪纹无力的低声回答:“……我练习的时候除了填弹不看旁边,耳朵也带着耳塞,你知道那个耳塞一戴上周围就是死寂的。”

“那就是谁都可能有枪了?”王蓉咬着嘴唇:“那么我们所有人一起回大宅,一起每个房间每个房间搜过去,起码缩小一下范围,毕竟练枪的人除非……也没有把枪带出靶场的必要。”
众人都同意,只是……
“那尸体怎么办?”
这时王蓉反而坚定起来了:“谁留下都不公平,我们一起回去,也就不会有人碰他。”

史刚看没人反对,就收起工具也站了起来。倒是任剑南疾步走过去,脱下袍子盖在东方未明的身上。傅剑寒看他,他喏喏说可能要下雨。而此时又一双手拿着件火红外衣盖住了东方未明的脸,任剑南顺着手看过去,看到噙着泪的秦红殇。
“死人脸上不盖布……太难看了!”
她猛地站起来就向宅子方向走,荆棘看着她,欲言又止。其实很多人都没有动,一直看着东方未明被盖住,然后更多的衣服落在尸体上,偶还伴随着某个随身的小物件,仿佛某种迟来的哀悼和告别。




之后的事又完全出乎意料——每个人的房间都有枪。
每把枪都有被隐藏,可又藏的不是那么好。就好像你只是不想让来这里做客的人看到你有《东方快弟》或者《南国十八招》,你就把书往抽屉深处一塞,或者从床缝丢进去。

“这是恶作剧吗?或者是我已经疯了?”樊未离坐在地板上,干巴巴的问。
连江瑜都少见烦躁的揉乱了头发又开始咬指甲:“不对……不对……这不是一个人能做到的,最后赶到现场的都有谁?我记得是一批人……”
“不要想了。”姬无双面无表情:“我也是其中之一,不过不管你们信不信我的话,我看来,没有一个人有机会这么细致,这么从容不迫的做到。”
方云华出声:“那东方未明的房间呢?他的房间会不会也有枪?”

这问话让人悚然心惊,然而想过之后并没有什么,相反,在场或多或少都开始想到,这是个绝好的主意……
如果东方未明的房间里也有枪,那么只说明一件事:
放枪这件事是“作者”干的,为了不让“谁拥有枪”这件事成为线索。

东方未明的房间除了他还无人踏足,因为所有人都在来到的一瞬明白他是主角,这让他们产生了敬畏之心。而他除了头两次吃饭和拿了食物之后就再也没出过房门,所以没人敢擅自找他,也就没人去过。
他们推开房门,这里和其他房间又毫无相同之处,这里的装修摆设虽然和大宅其他地方一样怪,但明显的非常活泼。许多台屏幕(这个东西在很多房间都有,可打开都是雪花和噪音),占据了两面墙的书柜上摆的全是方形的小盒子,上面印着血腥或者可爱的画,还有许许多多的线,非常多的线——
“游戏房。”赵雅儿念出房间内门框上的铭牌。而谷月轩走到房间中心,在坐垫上捡起一个小东西,一碰到按钮上面的屏幕就亮了,黑灰色的方块杂乱的堆积填满了屏幕。

他们搜索了这个房间,然而没有枪。
“好吧。”这下赵雅儿也两手插进自己的发间:“这也不能排除是“作者”所为,毕竟死者房间里有枪太荒谬了不是吗?那就太明显了。”
任清璇似乎对这个竭尽全力的姑娘很有好感,她扶住了赵雅儿:“今天已经太晚了,我们只是失去了这条线索,关于子弹我们明天还可以继续。”

不是每个人都很疲累,可任清璇说的对,每个人的精神都到了极限。这个提议没受到什么阻力,可巩光杰提出来大家都应该睡大厅,顶多男的一边女的一边。

沈澜已经走到楼梯上,闻言嗤之以鼻。
“怎么?东方未明死了,还会有什么更糟的事情发生吗?”
几位隐隐的中心人物都没有反驳,或许他们在想,在基本没有头绪的情况下,应该让一些事有机会发生……




第二天凌晨,天亮前最黑暗的时候,山崖上出现了一个会动的人影。
或者说,两个。

扛着人的那个把被点了穴的那个扔在地上,天黑他们对面都看不着,来人在地上放了一个平平的金属盒,按了几下就大放光明。
方云华看着这个,又看着操作略显生疏的绑架犯,干巴巴的问:“这也是游戏室里的?”
游戏室的主人还试图调试这个东西让它保持发光而不是过会儿就黑,就只是嗯了一声。

还是方云华先叫他:“东方未明。”
“嗯。”
“你怎么回来的。”
东方未明似乎终于搞定了,把东西在两人间一放:“你一点不吃惊,我都不想回答了。”
“不是我一个人觉得你不会轻易死掉。”
“哈哈哈这就是坏阵营平均更高的智商体现吧?”东方未明看上去还颇为欣赏,他也直言不讳,头一句就揭开谜底:“我死了是因为……我在想象自己死了。”

东方未明只是苦于解释接下来他所遇之事的玄妙:“因为我在想象,所以我死了,这大概就是主角?总之一枚子弹就那么飞出来杀了我,我根本来不及反应,死前的表情都很真实。”
方云华想如果这时赵雅儿或者江瑜在场,他一定要把他们笑上一个时辰,然后持续笑上一辈子——如果他还有一辈子的话。
“但这个世界已经有观察者了,或者说是读者,所以我需要一个杀手,一个交代。于是我又被拉回来解决自己搞的这个烂摊子。”

“你为什么要想象自己的死?”方云华终于找到了一个问题,而且东方未明也为此愣了一下。
“为什么……因为我没法死啊。”他开始回答的莫名其妙:“因为我有那么多条岔路可以直接死去,可偏偏不会,我唯一不会的就是死去。于是我就在想,如果我出身同父母死在一块儿,如果我流浪中倒毙接头,如果多管闲事被打死,如果喝酒被毒死……我就不用想了。”
“知道真相或者不明真相,然后活着那么恶心……”
“于是我想象如果我死了。”

“可我还是死不了,你看。”东方未明飞快的收拾起情绪,颇夸张的摊手。
方云华看着他,仍旧恐惧,可几乎又有些同情了。
“于是我知道我只能回去……”他盯着那块发亮的东西:“我不知道这个世界怎么想,可我知道我怎么想,我会复仇。”
方云华看着他,这回他只是笑了。

东方未明也耸耸肩:“当然,我被设定了就是这种性格,我这几天分配到游戏室,你猜我在玩什么?我当然玩了很多,直到玩到一款俄罗斯方块,很简单,很基本,不同的方块下落,连成一排就消除。你懂我的意思吗?我就是有着层层漏洞债台高筑的一局,正道线仅仅是一群什么都不懂的好人维系了我离天顶永远都有一线,不断的在最上面消除消除……可是解决不了下面,我仍旧是危台,底下到处是孔洞。”
“只要我知道了真相,我就会移开手指,看着游戏在片刻间结束。我就是这种人。”
东方未明暂停了片刻,仿佛也在回味着自己的话,待他回过神他才重新看回方云华。
“你不懂也没关系。”
“是的,没关系了。”方云华重复着他的话。

“这个世界没掉下来几个我想杀的人——有几个我日后大概会因为计划顺序而杀掉,但不是现在——只有你,反正杀了也没关系。”
方云华没有再次回话的机会,东方未明的剑穿过他的左胸。


东方未明把方云华的尸首扔下了山崖,干干净净的,甚至没什么血。

但他剑上还有。
他顿了会儿,开始用剑在地上刻字。


杀人者,方云华。

END



在场者名单:
谷月轩 荆棘 西门峰 关伟 任剑南 陆少临 夏侯非 虚真 萧遥 燕宇
杨云 史义 傅剑寒 史刚 玄冥子 江瑜 商仲仁 唐冠南 巩光杰 方云华
王蓉 赵雅儿 沈湘芸 齐丽 纪纹 风吹雪 蓝婷 任清璇 秦红殇 史燕
姬无双 樊未离 曹萼华 何秋娟 黄娟 沈澜


    1#
    (=ˇωˇ=) 回复于:2015-09-29 23:51:54
    (=ˇωˇ=)
  • 啊,本来在LO上看了只觉得有意思,看到波菜这边的批注就懂了
    不过抱歉看完第一次的时候真的忍不住笑出声,感觉到一股怨念与怒气扑面而来23333
    • 感谢方云华,给我写作的动力。
      修改器 评论于 2015-09-30 11:33:45
  • 2#
    (  ͡°  ͜ʖ  ͡°) 回复于:2015-09-29 23:52:49
    (  ͡°  ͜ʖ  ͡°)
  • 老大请收下我的膝盖!
    • 好呀!(愉快的炖汤)
      修改器 评论于 2015-09-30 11:34:11
    • 好呀!(愉快的炖汤)
      修改器 评论于 2015-09-30 11:34:17
  • 3#
    = = 回复于:2015-09-30 00:12:01
    = =
  • 哇哦……不明觉厉……但是又好棒!
  • 4#
    (  ͡°  ͜ʖ  ͡°) 回复于:2015-09-30 00:15:38
    (  ͡°  ͜ʖ  ͡°)
  • 过来继续舔大大!逻辑超赞!喜欢!顺便最后那句永恒的笑点233333333333
  • 5#
    = = 回复于:2015-09-30 07:33:47
    = =
  • 啊啊啊啊!好厉害!好赞!
  • 6#
    = = 回复于:2015-09-30 07:51:24
    = =
  • 好厉害!!!!
  • 7#
    .⁄(⁄ ⁄•⁄ω⁄•⁄ ⁄)⁄. 回复于:2015-09-30 08:29:52
    .⁄(⁄ ⁄•⁄ω⁄•⁄ ⁄)⁄.
  • 这个风格好棒!!!ヽ(〃∀〃)ノ
    • 这个表情好可爱ヽ(〃∀〃)ノ
      修改器 评论于 2015-09-30 16:48:09
  • 8#
    = = 回复于:2015-09-30 09:02:28
    = =
  • 这个未明儿太帅了(☆_☆)
    • 我本命是个孤独的大帅比。
      修改器 评论于 2015-09-30 11:33:10
  • 9#
    = = 回复于:2015-09-30 10:26:21
    = =
  • 这个类型国内很少见啊
  • 10#
    = = 回复于:2015-09-30 11:01:46
    = =
  • 啊啊啊啊!好厉害!好赞!
  • 11#
    (  ͡°  ͜ʖ  ͡°) 回复于:2015-09-30 11:08:05
    (  ͡°  ͜ʖ  ͡°)
  • 俄罗斯方块那段点赞
    • =w=我也喜欢那一段~
      修改器 评论于 2015-09-30 11:40:05
    • 可洗门缝巩光洁都在了!
      =_= 评论于 2015-10-01 12:26:32
    • 回错了,我是回古实丑拒那楼
      =_= 评论于 2015-10-01 12:27:11
  • 12#
    .⁄(⁄ ⁄•⁄ω⁄•⁄ ⁄)⁄. 回复于:2015-09-30 14:09:58
    .⁄(⁄ ⁄•⁄ω⁄•⁄ ⁄)⁄.
  • 好棒!!!!但是为啥没有古实
    ...
    • 说丑拒你会打我吗……
      修改器 评论于 2015-09-30 16:47:33
  • 13#
    = = 回复于:2015-10-01 01:25:52
    = =
  • 好厉害啊!!
  • 14#
    = = 回复于:2015-10-01 12:10:53
    = =
  • 古实:专业背黑锅一万年
  • 15#
    = = 回复于:2015-10-01 16:55:07
    = =
  • 看了开头还以为是知更鸟梗,还在纳闷怎么未明中心,我还是太肤浅了。
    方云华总是这种属性的邪恶炮灰路人23333
  • 16#
    = = 回复于:2015-10-11 12:30:21
    = =
  • 好黑!!未明儿好黑!!QWQ
  • 17#
    = = 回复于:2015-10-11 18:47:01
    = =
  • 果然是未明儿自己
  • 18#
    (,,Ծ▽Ծ,,) 回复于:2015-10-18 04:25:26
    (,,Ծ▽Ծ,,)
  • 啊好棒
  • 19#
    .⁄(⁄ ⁄•⁄ω⁄•⁄ ⁄)⁄. 回复于:2015-10-24 21:20:02
    .⁄(⁄ ⁄•⁄ω⁄•⁄ ⁄)⁄.
  • 这篇的梗大赞,虽然猜想可能是未明自己下的手,但没能猜到是这么下的手,还有结局!
  • 20#
    = = 回复于:2018-07-16 00:35:46
    = =
  • 虽然没明白但是真的超赞啊!极品同人!顶上去造福人类!
  • 21#
    = = 回复于:2019-10-06 00:00:32
    = =
  • 啊!为什么结尾我看不懂QAQ 所以最后也是没能回去吗
  • 22#
    (  ͡°  ͜ʖ  ͡°) 回复于:2020-02-25 03:00:19
    (  ͡°  ͜ʖ  ͡°)
  • 这篇文真的写得很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