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瞳中之貌

赌债,点梗是哨兵向导AU,配对为精神体X哨兵。(更新到5)
10 圈子: 侠客风云传 CP: 荆明 角色: 荆棘 东方未明 傅剑寒 任剑南 TAGS: 哨兵向导
作者
修改器大侠 发表于:2015-09-25 21:48:49
修改器大侠

哨兵向导都被一个叫[伦敦塔]的东西管理,我想不到全世界四分之一的人都去伦敦登记的可行性,但既然设定如此,这个故事的背景也就含糊一下,大概是亚欧美的混合。

未明是哨兵,任剑南是向导,荆棘和傅剑寒分别是他们两的精神体。两个人类之间还没有链接。




有人试过被自己的精神体审视吗?



“我从没有审视你。”
一只豹从立柱的阴影里滑出来,浓黑的如同一团流畅变幻的剪影。它似乎回答过太多遍这个问题,烦躁而不屑的扑闪着耳朵“你自己心虚,不要扣到我头上。”
少年对它笑着张开双臂:“荆棘,过来。”
豹对他扭过头,然而前腿支在原地动也不动,只有粗壮的尾巴在一甩一甩。

少年不以为忤,他自己几步轻巧的跳过去,最后扑着就把豹抱了个满怀。他的整张脸都埋在这片皮毛里,然而一点动物的气味都没有。他睁开眼看到近在眼前的被他压乱的短毛:
“亲爱的,你的发梢越来越红了。”
被称为荆棘的豹子做了一个相当人性化的挑眉,但随即转化成不屑一顾,它挣脱少年,一直走到庭院中心,在阳光下,肌肉隆起的地方流动着深沉漂亮的红色。

“你清楚我身上的一切变化都是你带来的——我为你而生。”

豹子的形体融雪一般飞快的塌缩,话尾落地便彻底无影无踪。



“东区,好的坐标我知道了。对,当然是A级任务,除非你想给我一个S级的?”
通过耳机的声音带着电噪,但很愉快:“不,想都别想,东方未明,除非你有了个搭档。”
“……好了我到地方了再和你联络。”
“等等你真的不考虑一下吗?我们都听说了……”对面的人兴奋的压低声音:“[塔]已经给你挑选出了向导,能力强,而且还温柔可爱……”

“谢谢你的服务陆少临,我会给你一个1的。”东方未明果断切断了联络,并且在反馈评分里按下了5。


“……你对朋友也不过如此。”一声嗤笑在东方未明耳后响起,东方未明不为所动,继续扣好了头盔。黑豹柔韧的腰将他绕过,前爪撑在摩托车的前座上,鼻吻贴上了头盔的挡风镜:
“虽然我不介意,但你确定你真的不需要一个向导?我和那个向导的精神体见过,它的确不弱。”

东方未明垮下肩膀:“哥你不要这时候和我玩对视好吗,我上路会分心。”
荆棘瞪着他,随后愤懑的跃入夜色:“啧,如果不是怕你死掉……”


“向导我有你一个就够了,荆棘。”



——没人会把动物向导当成向导,这只是一种说法,就好比没人会把月影当成月亮。向导提供给哨兵的精神指导是全方位的:它包括约束和警告,也负责疏导和温养。和动物向导根本的迥异还在于向导是平等的外力,而动物向导只是哨兵自己衍生出来的精神体,一个物体没办法对自己施加力,一个人也没法用自己的一部分来影响自己。
向导是枪的扳机,是手雷上的那枚针。而且最后,向导还往往是哨兵的爱人。

所以问题也许就出在这不是吗?


荆棘出现的那天东方未明正在庆祝自己的十四岁生日,或者诚实来说是他近几天都赚得不错的工钱,于是打算今天统统花光,今天就是他今年的生日了。
可当他挑选好一块蛋糕——当然是顶着店员怀疑的眼神——又打算去烟酒店的时候,他不巧路过一条小巷,而小巷里又不巧有一群人围着一个和他差不多年纪的小姑娘。
东方未明停下了,他在巷口站住的时间有点长,引起了里面几人的注意,有两个男人冲他走过来。
“嘿!小鬼你看什么看?想多管闲事吗?”
“并不是,当然不是!先生。”他摘下鸭舌帽紧张的捏在手里:“我、我是想,我想我好像认识她……”

来人交换了一个疑惑的眼神,东方未明就在此刻突然跳起来:“……其实也没有多熟!”
他高高跃起把帽子扣到了离他最近的人脸上,然后抓起旁边堆着的一截下水管在堆着帽子补了一棍。
“祝我生日快乐吧!”
他左手早就伸进包装,此时抓出那块蛋糕准确的扔出去糊住了另一个人的脸,水管当然也如约而至。

这场面真的很有冲击力,至少所有见证人都楞了,东方未明不得不冲那个女孩大喊:“快跑啊!”
她显然也比那些大人机灵,在东方未明喊出来的同时就低头猫腰向巷口跑过来,毫不畏惧的穿过两个要爬起来的绑架犯,还在其中一个的背上蹬了一脚。
“谢谢!”

她和东方未明并肩的时候大声道谢,东方未明笑笑在下一个路口就推开了她,他们一边一个。东方未明又跑出去一截,看到一个卖花的摊子随手就把水管插了进去。
你可以用这个浇花,不用谢。——他想。
他还舔了舔黏糊糊的左手,这蛋糕的确很好吃,甜又不太甜,值得它的价钱。

然后他背部就一阵剧痛。
他好像听到了枪响,好像又没有。他只觉得天旋地转,耳朵边那些街头的声响都被消音了,世界好像突然沉入了深水,他以缓慢的姿态摔到地上。


“真糟糕,你想活吗?”

他当然想,即使生活总让他又饿又伤脑筋,或者让他饿的脑子没法转,但随着他长大局面在慢慢变好,他现在口袋里有两张面额五十的钞票,他还有一份工作——
东方未明想开口,可他只能在喉管里喷涌而出的血液里吐出一个泡沫,唯一做到的只是勉强抬起脸。

用鼻吻抵着他的是一只黑色的豹子,它愤怒、暴躁、好像要把东方未明给撕碎了泄愤,可同时又出奇的冷静。
“我也想活,可你就要死了。”

“……那在死之前杀一些人吧。”少年咧出一个笑。


这一句话不传播于任何实体,对黑豹却是一个直接的命令。它从东方未明的头顶一跃而起,它的离开唤起少年背上剧烈的疼痛。东方未明在自己的血泊里声泪俱下,哭的难看之极。
他喜欢那只豹子,好像它已经陪他很久
——然而你为何在这时才肯出现,让我知道我并不孤独。

TBC.

    1#
    (  ͡°  ͜ʖ  ͡°) 回复于:2015-09-25 21:52:49
    (  ͡°  ͜ʖ  ͡°)
  • 债主表示好好好,不要停,求变长篇,记得4W字,还要有肉_(:з」∠)_
    • ……你突破天际的算术还有人管没人管了。
      修改器 评论于 2015-09-25 21:57:29
  • 2#
    七月流火 回复于:2015-09-25 21:56:05
    七月流火
  • 正装打卡,我的沙发又没了
    • ╭(╯^╰)╮
      修改器 评论于 2015-09-25 21:57:58
  • 3#
    (  ͡°  ͜ʖ  ͡°) 回复于:2015-09-25 21:58:37
    (  ͡°  ͜ʖ  ͡°)
  • 这边也来支持一下
  • 4#
    修改器大侠 更新于:2015-09-26 20:45:04
    修改器大侠
  • 我不知道精神体能不能变成人形,但荆棘就是变了。


    这故事当然还有后续,而且温馨的惊人。当东方未明睁开眼他看到床边坐着一个青年,他因为东方未明的转醒露出惊喜的表情,温柔的开口:“你想坐起来吗?然后吃点东西?”
    东方未明感觉脑袋还是很重,但他尽量利索的用胳膊把自己撑起来,他的肢体只是流露出一点意图那个人就伸出手扶住了他的背,体贴的不可思议。
    “如果可以的话……谢谢,我有点饿。”

    他当然立刻得到了一晚热粥,里面还有足量的肉丁和菜沫,不知道怎么煮的,反正好吃的不得了。
    那个人就笑眯眯的看着东方未明吃东西,东方未明已经尽量矜持了,可是本能更甚一筹,他没几口就把碗里的东西吃个精光。

    “呃……”
    他有点尴尬,可青年非常自然的接过他的空碗并且遗憾的絮絮叨叨:“我知道这碗有点小,但医生不让你吃太多,不过好消息是他同意格外批一个布丁。”
    青年替他拧开了杯装布丁的盖子,这东西只有他的手掌大小,又沉甸甸的,精致、够份量而且可爱,玻璃杯壁上浮起的甜品店标志东方未明也很熟悉,表层的蓝莓酱上还画了一支点燃的蜡烛。

    他低头摩挲着布丁瓶,青年当然也注意到了,他声音迟疑而且满怀抱歉。
    “生日快乐?我想……”

    “谢谢。”
    东方未明打断他并且露出一个爽朗的笑,他又大口吃起点心,这让青年松了口气。

    “你再睡一会儿吧,如果有需要就按铃。”他在东方未明面露疲色后站起身:“哦还没有说,我叫谷月轩。”
    东方未明突然开口:“我没有钱,也没有监护人。如果说儿童福利机构,我几年前就是从那里跑出来的。”
    他仿佛挑衅的看着——看着谷月轩,可的得到的只是怔楞之后更加温柔的视线:“不用担心这个,你现在很安全。”他犹豫了一下又说:“你很有天赋,不过投入工作那也是在你长大后了,我保证。”

    他最后甚至将手放在东方未明的头顶,就像一个哥哥。
    “至于监护人,如果你不讨厌,我的师父想争取这个位置。如果你同意我也会很高兴的。”

      

      

    谷月轩一走,东方未明脸上的困倦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头疼、走神,还有犹豫不安。

    “他真是个好人,就是太把你当小孩。”
    东方未明一凛,分割了病房的白幔上映出一个豹的剪影,它跃出来,轻捷的落到病床上:“可你喜欢被当做小孩,小鬼。”

    东方未明变幻了几个表情,最后折腰去够黑豹的尾巴。黑豹皱起了鼻子,尾巴猛地甩去另一侧,而东方未明执拗的追逐着,干脆就要爬起来。
    “幼稚鬼!你在撕裂你的枪伤!”
    但它还是让东方未明抓住了它的尾巴尖。
    东方未明顺杆爬的把尾巴抱在怀里摸来摸去:“哈,没有看起来软。”

    黑豹抵着东方未明的脸发出警告的喉音,东方未明给他瞪着,嘿嘿笑着松手,然后整个挂上了它的脖子:
    “嗨,你就是我的精神体?”
    “不然我还有什么理由忍受你?”
    “你真是大的不同寻常。”东方未明回忆起他看过的那些哨兵的精神体们,甚至报纸上的英雄哨兵:“又大又凶。”
    黑豹喷出一道鼻息,把这句当做赞许接受了。

    “不过这样你才是我的倚仗呢!”东方未明乐呵的把脸埋进黑豹胸口的软毛里。
    黑豹挑眉:“我以为你会把他当成倚仗。”
    “他是个好人,大好人。”东方未明闷闷的说:“可前提是我拥有你,你是我的天赋。”

    “……啧,你的确有理由凝聚出我。”
    “说说看?”
    黑豹仿佛勉为其难的历数他身上的优点:“你饥饿、敏捷、冷静,处于劣势也要当猎手。而且……”
    “而且什么?”东方未明兴致勃勃的追问。


    “你看过你的灵境吗?”
    这句话陡然让东方未明陷入了电梯下落般的失速,他的心脏有一刻从胸腔中向上漂浮,然后时间就在此时停下。世界以他们为中心向周围衍生出尖锐的黑色的刺影,它们飞速的成长着,将一切抹平覆盖,最后呈现出一个古怪的、平面的世界:大地如镜面一般,而天穹上单纯的轮转着日月。
    东方未明愕然的看着,突然感到战栗和恶心,他俯下身跪到地上。

    “这就是装载你灵魂的地方。”黑豹倒是很自在,而且看到他这副模样还愉悦不少,围绕着他游走:“如果你有了向导,他要怎么给你修复灵境?这里几乎什么都没有。”
    “……我的天哪,我真想吐。”东方未明翻身躺倒地上:“这就是直面内心吗?”

    “别人的内心不想你这样——”黑豹也想不出形容词,就摇摇脑袋让它过去:“我看过几个,没有这么大,多半很无聊,但都好的多。”
    他说到好得多的时候又发出一声嗤笑。

    “恕我插嘴。”东方未明虚弱的抬手:“你什么时候看的?”
    “你躺着的时候。”
    “那就是非法入境?”
    黑豹的前爪按上他的胸口,语调轻快:“有人要找麻烦他们会找你的。”

    它的身上每一动都擦落下细小的黑色火花,这些火花落到地上边簌簌燃起,黑色火焰凝聚纠缠成一丛丛荆棘。荆棘枯萎凋落,又落地成火。

    东方未明若有所思:“我会管理你……就从起名开始。”

    “你就叫荆棘。”




    东方未明是被强行从灵境里拎出来的,在他看来就是天穹突然破了个口而他被强光闪到眼睛,然后下一刻他就伴随着尖锐的头痛回到现实,还被落到自己背上的某个东西按在床单上动弹不得。
    一只手在他身上拂过,头痛和压力统统消失,可同时他感觉脑子也糊起来,只能迷茫的分辨这眼前晃动的颜色。

    “太凶暴了……”
    “……他的动物在灵境里就有压制行为…………毫无控制……”
    “…有趣的例子……别紧张……我们还有时间…………”
    “……谨慎一点,如果无法控制,那宁愿不启用。”
      听力总算率先恢复了,他摇摇脑袋,可屋内的对话也就戛然而止,这里所有人都敏感到足以发现他的清醒。

    “高超的精神力。”一个声音评价,打断了沉默的气氛:“被麻痹了和动物的通感还能这么快恢复状态。”

    东方未明身体一僵,他立即四下寻找他的动物:“荆棘——!”
    回答他的是一声愤怒的低吼,荆棘就伏在屋角,它身上落着的同样身量巨大的鸟让它没法起身,另外还有一只白色的猩猩按着它的前肢和头颅。

    “荆棘!”
    他什么也不顾,就要跳下床,可刚才拂过他的那双手此时又将他牢牢抓住:“别动,我们不会伤害它,你看那只鹏鸟就是我的动物,我是向导,你可以相信我。”

    是谷月轩……
    东方未明抿起了嘴,他安静下来,然而视线仍旧牢牢落在黑豹身上。

    黑豹也不再咆哮,沉沉的看着他,再看向在场的每一个人。





    “嘿,那只是权宜之计。在场那么多人全都是厉害角色,你觉得我能做什么呢?我才十四岁!”
    荆棘不理他,直接在原地消失。

    东方未明叉着腰:“……荆棘,出来。”
    黑豹骤然现身,它下一秒就把东方未明狠狠扑倒在地。东方未明胸腹一口气都被踩了出来,他顺了气第一件事是慌忙的要推开黑豹:“你忘了你不能——”
    “不要命令我!”

    它才来得及说出这一句话,鹏鸟的叫声就在两位耳边响起来,荆棘直接软了脚从东方未明身上翻下来,一人一豹都在地上捂着脑袋打滚。
    “……荆棘你这个傻狍子……你不能对我有攻击动作!记住这个对你有多难?!”
    一边的荆棘疼的只能咆哮,而它的咆哮声即使东方未明这个主人听来也只是表达疼痛这一个意思。

    谷月轩给东方未明施加了精神平稳的链接,他收到的疼痛大约削弱了一半,他哆嗦着爬起来搂住自己的动物,一副相依为命的可怜相。而相当于监督官的鹏鸟停在高处,不为所动的抖了抖翅膀。

    荆棘是罕见的会“攻击主人”的精神体,尽管据东方未明而言荆棘并没有攻击意图,可旁人看起来它就是很喜欢将东方未明踩倒在地。
    这种行为是塔绝不能容忍的,对此塔建立了约束令,一旦荆棘对东方未明切实的做出伤害行为,两个人的脑袋都会被惩戒。

    “我很不想这样做,可哨兵需要与自己的动物保持通感,你要随时体会它的感受,才能真正为它负责。”即将实施约束的谷月轩看上去比东方未明还要抱歉,这让东方未明都不好意思谈个条件什么的了,而且就保持通感这一点上,他的想法和谷月轩完全相同。
    事实上他一回想起被麻痹了链接的那天就浑身发凉,这感觉就像是被割掉了影子,没什么耽误的可就是……非常害怕。





    此时,东方未明能做的就是忍着头痛紧紧的搂着他的荆棘。黑豹的确不会伤害他,即使它在剧烈挣扎,它的趾爪也因为东方未明的靠近而收起。荆棘将两排利齿紧紧咬住,而东方未明伸长脖子凑近去吻他因为用力咬合而鼓起的面颊。
    他一边细密的亲吻一边安慰:“荆棘,试一下安静,来感受我,我们同频的时候就没有疼痛了……对这是个混蛋的约束令,但我们能做到不是吗?你属于我,荆棘,你是我的动物……”
    荆棘猛的坐起来顿住,它的确止住了绝大部分动作,只有肌肉颤抖着显示着忍耐。它的一只前爪抬起来撑在东方未明胸口,似乎是想把他推远点。东方未明一手在它的脖颈和身侧来回顺气,一手捏上荆棘前爪的边缘——有点像在捏猫肉垫——当荆棘疼的浑身发软的时候,它也挺像只大了一点的家猫。


    “来,我们握手。”
    东方未明现在两只手都握上了爪子,他的头痛消退了大半,他也很欣慰的意识到这代表荆棘的痛苦同样在消失。
    他趁这个机会和黑豹玩起了对手指,他的左手和荆棘的左爪,不过黑豹的爪子明显比他的手还要大上一圈,东方未明让它们相互抵着在半空中划圈圈。

    忽然——这过程快的有点看不清——抵着他手掌的粗糙的肉垫空了,东方未明一直在使劲的手指自然的扣起来,扣住了另一个人的手背,而对方的手指也反射性的扣住了他的。
    这只手比他的大一号,更大更有力,东方未明看过去,荆棘蹲坐着的地方盘坐着一个少年,他短发,发梢有点乱翘,右手还捂着脑袋一脸的头痛欲裂。

    “……荆棘?”

    “天呐我说你能不能不要玩了——”
    如今是人形的荆棘烦躁的抽回左手,一同捂住了脸。只留东方未明一个不知所措:



    他的动物,真是非常非常非常的……特别。


    TBC.

  • 5#
    .⁄(⁄ ⁄•⁄ω⁄•⁄ ⁄)⁄. 回复于:2015-09-26 20:50:36
    .⁄(⁄ ⁄•⁄ω⁄•⁄ ⁄)⁄.
  • 看来未明儿很需要一根逗猫棒,大师兄不管什么时候都这帅气逼人
  • 6#
    .⁄(⁄ ⁄•⁄ω⁄•⁄ ⁄)⁄. 回复于:2015-09-26 21:13:28
    .⁄(⁄ ⁄•⁄ω⁄•⁄ ⁄)⁄.
  • 萌死了萌死了啊啊啊大猫好萌!变成人形了嘿嘿嘿!
  • 7#
    = = 回复于:2015-09-26 21:14:40
    = =
  • 二师兄大变活人了?!好意外啊太太求后续
  • 8#
    (  ͡°  ͜ʖ  ͡°) 回复于:2015-09-26 21:27:20
    (  ͡°  ͜ʖ  ͡°)
  • 勤劳的修太!
  • 9#
    = = 回复于:2015-10-24 16:12:19
    = =
  • 难得的看到哨兵向导的梗但是不是哨兵向导CP的文(,,Ծ▽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