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 伪all荆主谷荆无题

OOC,OOC,OOC。主谷荆,主谷荆,主谷荆。谷荆HE完结,谢谢支持。
81 圈子: 侠客风云传 CP: 谷荆 明荆 傅荆 角色: 荆棘 谷月轩 东方未明 傅剑寒 TAGS: 伪all荆 赌债
作者
某喵文力为负 发表于:2015-09-23 22:18:42
某喵文力为负

循例OOC预警。
all荆主谷荆。题目暂无大概以后会加。
赌债以及债主的生日贺文。
第一次开坑好紧张……

楼主各种渣各种不会,甜不够虐不爽,默默捂脸割肉求轻拍。
还请不要嫌弃肉少难吃。
==================================================================


1. 谷月轩 - 雨夜

缕缕阳光透过窗子洒入屋内,逍遥谷中回荡着此起彼伏的鸟鸣。
荆棘自梦中醒来,睁开眼睛前向两侧伸出手去。
空的。
那人已经走了。
被单上留着暧昧的气息和身体的余温,荆棘舒展了手脚,把身子摆成一个大字。
摩挲着残余那人气味的布料,呼吸着混杂了那人呼吸的空气。
仿佛带着一丝雨后的清新。
若不是某处隐隐作痛,他几乎要以为这不过是一场无痕春梦。

吹灭烛火前谷月轩不知怎么就抱着枕头过来说雨这么大不如一起睡。
荆棘想这人又把我当小孩了,不快地啧了一声就要推拒。
那人却说,一个人睡不太踏实,阿棘陪陪我吧。
让人怎么拒绝。
说好了,不许啰嗦,不然踢你下去,别怪做师弟的不给师兄面子。
谷月轩笑着说好。
荆棘心中似有一根羽絮被他笑得飘了起来。

这夜的风雨确是声声入耳,教人不得安宁,谷月轩竟也真的没有啰嗦。
只是安安分分躺在身侧,近逾咫尺,清浅的呼吸近得暧昧,眉眼弯弯地看他。
荆棘被看得有些不自在,背过身去避开似乎比平日还要温柔几分的目光。
呿,有什么好害羞的。
忽然觉得还不如啰嗦。

颈后一下一下吹拂而过的呼吸清晰无比,逐渐盖过了屋外雨水冲刷的声音,气息所及处鸡皮上泛,阵阵瘙痒仿佛钻入了脊骨,沿着标准的弧线,酥酥麻麻地冲击着下身。
荆棘忍了又忍,还是没好意思在师兄身边解开亵裤动手解决。
于是辗转反侧。

谁知谷月轩伸手就抱。
“这样怎么睡得着,别动。”
两人赤裸上身紧紧相贴,谷月轩肌肤传来的热度掌风一般将人裹得绵密无隙,几乎把整个胸腔都灼得冒起了烟。
这样更睡不着。荆棘腹诽着舔了舔发干的唇,呼吸微微发烫。

在这等不动声色的撩拨下,不发生点什么简直是不可能的。
窗外雷声轰鸣,雨如瓢泼,呜呜刮过的风拍打树叶,点着暖灯的竹屋像海上飘摇的小舟。
一如荆棘因谷月轩连番举动变得漂浮不定的心绪。

“操!”被乱窜的热流弄得脑子发晕头皮发麻,荆棘终于受不住,忽地发力将谷月轩压在身下,毫无章法地吻了上去。一顿胡乱啃咬,温软唇瓣和交换的口津却浇不息体内乱窜的闷火,细小水声入耳,更是仿佛滚油烈酒泼上了干柴,一面滋滋作响腾起白雾,一面噼里啪啦把火烧的更旺了些。

谷月轩任他放肆一阵,叹了口气伸手按住乱动的颈项掌握了节奏。
舌尖侵入,轻柔的卷掠极具韧性,任对方如何急忙追逐纠缠,仍是不慌不忙,细雕慢琢地描摹齿面,搔弄舌根,不时吮了津液吞咽入腹。
荆棘像被抓了颈皮的猫一样无法挣扎,颈后掌力惊人,粗糙温热的触感舒服得让他不禁有些发颤。
忙于对抗唇舌间磨人的挑引,不知不觉,竟被欺身覆了上来。

唇齿在胸前厮磨,温湿的舌绕着小豆打转,啜吸时发出啧啧的声响。
谷月轩还束着发带,端整的马尾就像他这人一样,连睡眠都不见松散随意,处处透露出节制拘谨,教人不易亲近。关心是真的关心,疏离却也是真的疏离。荆棘常常想,不知什么时候才会看见这人纵情恣意的模样。
如今见他双眸微闭,投入取悦自己的神情,荆棘浑身气血仿佛都冲向了身下,有些恍惚地伸出手去解下了发带。
乌黑发束保持着弯曲的弧度,微微凌乱地披散下来,懒懒垂落在紧实肌肉上。
这也许是谷月轩从未有人见过的一面。
荆棘的心跳突然就漏了一拍,不禁想起第一次见谷月轩上衣褪尽,白皙肌肤上水珠沿着曲线缓缓滑落时,有过那么一瞬间目眩神迷。
此刻却仿佛是整颗心都被这细腻的舔吮含得化了,融成一滩春水,在雨滴冲击下密密漾着酸甜的涟漪。
深处升起一丝异样的感觉,荆棘终于意识到有什么不对。

若是使刀用剑,他未必不能和谷月轩平分胜负,但赤手空拳对上擅拳掌的逍遥大弟子,结果可想而知。
一攻一挡打了几个来回,扯去对方余下衣物,赤诚相对,谷月轩皱着眉头说阿棘你的拳掌还是该多练练,这一下漂浮不稳,那一下收放太慢。
气得荆棘一脚踹了过去。
谷月轩避过时顺势调转了身子,攥住他足腕分开双腿,细碎的亲吻自踝骨蜿蜒而上,舌端在敏感的内侧来回游移。
酸麻潮浪规律地冲击着荆棘脊背,荆棘耐不住攀升快意,十指插入那人发间将捣乱的唇舌按向高耸巨物,闷哼一声喷溅出来。
高潮后的身子绵软无力,谷月轩毫不费力架高了荆棘双腿,就着浊液一下下刮蹭起间隙。
余韵中本就敏感的荆棘内壁潮润欲滴,被这慢条斯理的速度撩得咬牙切齿。
谷月轩仍是逡巡不前,只细细揉捏着各处肌理,在荆棘耳畔低声唤他。
“阿棘。”

听得荆棘体内又是一颤,四肢百骸皮骨心魂皆躁动不安,仿佛千百声音都要应下这句沙哑缠绵的呼唤,最后却是说不出口。

他的名,他的身,他的心魂,无不羁绊着一个谷月轩。
可他的刀剑江湖,他的高天阔海,又似乎偏偏隔了一个谷月轩。
而荆棘从来都是骄傲自负的。
所以即使对谷月轩的思慕之意再浓再厚,逼得他一次次魂牵梦萦彻夜难眠,甚至可耻地想着师兄用力抚慰酸胀下身直至释放,此刻面对谷月轩,他仍是不想说那句认输一般的哀求。

好像说了,此生就真的如外间舆论一般,永远只是追赶着谷月轩的跟屁虫,永远都要被他的光芒掩盖笼罩。
难怪连在床上都要做雌伏的一方。
就连方才极致的那一刻,也只是发出毫无意义的一声“嗯”而已。
这些,即使什么都不做也能获得一切的谷月轩是不懂的吧。

是啊,谷月轩怎么可能懂。
只会拿月光般的仁慈施舍予他,可以宠溺可以纵容可以不顾一切地保护,却不曾或许也不会平视于他。
荆棘想,假如自己没有被师兄带回逍遥谷,假如只是江湖相见以武功论交,是能多得他几分欣赏看重,还是在他心中便一无是处。
可若不是这些年的朝朝暮暮点点滴滴,只怕自己也未必会喜欢这样端庄拘谨恰如其分没有丝毫逾越的性子。
不,就是现在也不见得喜欢。
只不过因为他是谷月轩。

穴内渐渐浸透,五脏六腑翻江倒海地喊着要他进来,薄茧抚过如勾似抹的挑引温软湿滑的舔弄持续冲击着脑际,阵阵酥麻酸痒消魂蚀骨。
荆棘几乎要吟出声来,倾身向前,一口咬在谷月轩颈根。
下下蛮力,牙印清晰,皮肉发红,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想过咬断这人咽喉,看那血是不是和他感受到的心一样冰冷寡情。
谷月轩抱过荆棘身子,将皮肉单薄的喉结送入他口中。
荆棘的动作顿时就放轻许多,轻轻柔柔舔着吮着,像一只初生的奶猫。
师兄,你不过是仗着我不舍得伤你。

荆棘吻得动情时,谷月轩一寸寸嵌了进去。
血肉之鞘吞纳血肉之刃,天造地设一般的贴合,或许人与人之间最紧密的缠绵,莫过于此。
浅动深磨,渊底软团酸意激泛,如潮水般渐涨渐满,终于一滴滴流溢出来。
微湿的缝隙变得滑腻泥泞,和风细雨的研磨换了结实沉重的撞击。
谷月轩微微喘息着加快了抽送时,荆棘忽然在带涩的酥麻中捕捉到了一丝甜意。
急促不稳的气息,微沁的汗水,凌乱的发丝,开始不分轻重捻得柔嫩小豆发疼的手指……
这一刻,这人竟那么不像谷月轩。
只这一丝甜意便渗入荆棘心底急剧扩散,软壁死死绞缠起了内里硬物。
若这一生都有他如此相伴多好,若这一瞬天塌地裂,山崩水决多好。
“师兄。”
荆棘终于肯开口唤他,声音低哑发闷,委屈得像是要哭出来。
“阿棘,嗯,阿棘……”
谷月轩身下动作愈发猛烈,仿佛回应,又仿佛只是重复着无意义的字符。
“师兄,师兄……”
荆棘唤得一声比一声哽咽,终于掉下泪来。
师兄,你可知我有多喜欢你。
谷月轩最后抵住酥烂阳心灌注如倾,不知为何性子倔强脾气臭硬的荆棘哭得像个孩子。
只得叹了口气摸摸他一头乱发。

    51#
    (  ͡°  ͜ʖ  ͡°) 回复于:2015-10-02 21:39:38
    (  ͡°  ͜ʖ  ͡°)
  • 咳,二哥总是受伤害……
  • 52#
    = = 回复于:2015-10-02 21:50:36
    = =
  • ...........拉燈了?【
    • 是……是啊……
      LZ 评论于 2015-10-03 18:18:36
  • 53#
    (,,Ծ▽Ծ,,) 回复于:2015-10-02 22:26:20
    (,,Ծ▽Ծ,,)
  • 嗷嗷嗷嗷狗血虐心大戏即将上演!激动人心!拍手鼓掌!好喵酱加油!
    • 都是狗血!别的没有!
      LZ 评论于 2015-10-03 18:19:11
  • 54#
    .⁄(⁄ ⁄•⁄ω⁄•⁄ ⁄)⁄. 回复于:2015-10-02 23:57:53
    .⁄(⁄ ⁄•⁄ω⁄•⁄ ⁄)⁄.
  • 姑娘求更新~~~
    • 追文的妹子必须抱抱~!
      LZ 评论于 2015-10-03 18:19:53
  • 55#
    = = 回复于:2015-10-03 00:22:38
    = =
  • 绿茶曹快快退散
  • 56#
    = = 回复于:2015-10-03 09:15:34
    = =
  • 不要曹姑娘不要曹姑娘不要曹姑娘!
  • 57#
    .⁄(⁄ ⁄•⁄ω⁄•⁄ ⁄)⁄. 回复于:2015-10-03 13:07:33
    .⁄(⁄ ⁄•⁄ω⁄•⁄ ⁄)⁄.
  • 坐等楼主手撕曹萼华
  • 58#
    某喵文力为负 更新于:2015-10-03 18:18:06
    某喵文力为负

  • 没有曹二花多少戏份好像也没有手撕……

    以下开启狗血言情模式。

    ----------------------------------------------------------------------------------------------

    这时荆棘才真正明白何谓撕心裂肺。
    逆行逍遥心法时经脉陡然承压几欲爆裂的剧痛,理想自高处坠入深渊、傲骨撑不起一摊烂泥腐肉的长久苦涩,比起这一刻四周天崩地陷风云变色的心魂俱碎似乎都不算什么。
    谷月轩要离开他了。
    荆棘脑中只剩下这一个念头,眼前是无边黑暗,仿佛最后一点鲜活的挣扎微弱的光亮都被谷月轩无情的断绝轻轻扑灭了。

    自己是凭什么认为这人不会走呢?
    凭他师弟的身份,凭他十余年在这人心中孩子一般幼稚任性的形象,还是凭他们床上床下谁也没有说过喜欢的暧昧不明?
    从来只有他退让他忍耐他艰难地朝谷月轩一步步靠近,却不曾感受过这人与自己同等炙热的心意。
    如今想来,当初这人和那位曹姑娘,也不过是“还没有”什么罢了。
    自己竟愚蠢到为了对这人可笑的执念心甘情愿废了内功,还等着这人渐渐懂得知他解他,而非一味怜他护他。
    可他在这人心里算什么?
    不过是一个怀着下流无耻念头觊觎师兄,嫉妒心重还不愿安守本分的麻烦废物。
    而废物最好的去处,就是安安分分不扰旁人地去死。
    可惜啊,他荆棘注定是不会安分的。

    这是他第一次带着不可遏制的怒意对谷月轩吼出那个字。
    “滚!”

    谷月轩低下头沉默了一会儿。
    “阿棘,你……真的这么恨我吗?”
    几乎是积压了十余年的深重怨怒终于爆发出来。
    是!我恨你!谷月轩,我最恨的就是你从来都能轻易得到一切又什么都无所谓的态度!
    你不走是吗?我走。

    荆棘一把推开谷月轩,跳下床取了佛剑魔刀夺门而出。
    这次,他没有再等着谁来追了,他走得义无反顾脚步如飞,耳边只听见呼呼风声和心底对自己恶毒的嘲笑。
    他甚至没有偷偷回头看一眼。

    可如果他看了,他就会看见那个怎么也追不上他,扶着逍遥谷门口树身面色发白的谷月轩。
    听见这人虚弱又徒劳地唤他——
    阿棘。
    别走。

  • 59#
    = = 回复于:2015-10-03 19:05:04
    = =
  • 绿茶快下线………………
  • 60#
    ( ´◔ ‸◔') 回复于:2015-10-03 19:13:04
    ( ´◔ ‸◔')
  • 荆二哥快撕了那个曹萼华!
  • 61#
    ( ´◔ ‸◔') 回复于:2015-10-03 19:19:26
    ( ´◔ ‸◔')
  • 大师兄是不是被未明打伤了?故意这么说的?
  • 62#
    = = 回复于:2015-10-04 09:03:53
    = =
  • 感觉楼上说的有道理。。。。。。
  • 63#
    某喵文力为负 更新于:2015-10-05 02:44:00
    某喵文力为负
  • 二师兄手撕华山走向黑化,师叔终于卖出了安利。
    再次提醒谨慎食用。

    这绝逼不是我原来的设计……
    ---------------------------------------------------------



    数日后,荆棘出现在华山山脚。
    那些喽啰竟还敢阻他去路对他辱骂相加。
    卸下那道温柔枷锁的刀剑双绝冷哼一声,佛剑魔刀一路砍杀上去几乎鸡犬不留。
    华山自剑气二宗相争以来,已一百年没有流过这么多的血了。
    内力源源不绝涌入经脉,饮血双刃闪着寒光。
    掌门曹岱在魔刀架上脖颈前只来得及惊呼一声逍遥派失传绝学的名字。
    北冥神功?
    荆棘眉头一皱啐了一声。
    少废话,叫你女儿出来。
    “荆棘!你……你这个魔头!我就是死,也不会让萼华落在你手上!”曹岱声音发颤地骂了两句,忽地运起全身内力拼死扑向荆棘,高声朝屋内大喊:“萼华!萼华快走!”
    荆棘放开内力枯竭的华山掌门大步走进屋内。
    曹萼华还没来得及呼救,就被一只手轻而易举地捏断了细嫩的脖子。
    他没有去想这娇小柔顺的女子是不是无辜,就像他也不去想那些死在佛剑魔刀之下的华山弟子是不是无辜。
    化他人内力为己用的北冥心法使荆棘内力骤然深厚,招式威力更胜往昔。
    可他已不再想做什么大侠。
    那个他想并肩而立的人放手了,而他不可能看着那人抛下他去过什么娶妻生子的幸福生活。
    他甚至想过杀完了这些人不如就自绝人世吧左右活着也没有什么意思。

    这时天龙教再次朝他伸来了橄榄枝,声称荆棘已入天龙教门下,华山几近灭门一事天龙教负责。
    荆棘嗤之以鼻,心道老子自己做的事轮得到你们抢着认?看来这魔教大概也没什么本事。
    玄冥子说“好师侄教主对你很是赏识啊只要你愿意为我教效力护法之位就是你的了”的时候,笑得比哭还难看。
    啐,不过是区区天龙教护法,你未免太小看我荆某人。
    日后教主年老力衰,只要你我师叔侄二人同心合力,取而代之亦大有可图。
    我要一个养着一大帮废物的垃圾教派作甚。
    荆师侄,谷月轩这么多年处处压你一头,你真的甘心吗?你处处顾念同门情谊,他们又是怎么待你的?如今你身负我逍遥派绝学北冥神功,难道还要忍气吞声?
    类似的话玄冥子早在他初出逍遥谷隐居毒屋时就来说过,从前他便不喜这人不愿与之为伍,现下听着更是嫌烦。他看着玄冥子嘴唇一张一合滔滔不绝几乎提起魔刀就要招呼过去,玄冥子却恰巧说了这样一句话。
    只要师侄你点了头,日后谷月轩自然任你处置。
    荆棘沉默良久道:“你们……想要我做什么?”

  • 64#
    = = 回复于:2015-10-05 09:05:21
    = =
  • 手撕绿茶曹一时爽...二师兄怕是回不了头了
  • 65#
    = = 回复于:2015-10-05 10:51:53
    = =
  • 谷月轩这么没用,深深以为还是要看小师弟的了。
  • 66#
    = = 回复于:2015-10-05 22:15:10
    = =
  • 二师兄黑得好彻底。。。。。
  • 67#
    .⁄(⁄ ⁄•⁄ω⁄•⁄ ⁄)⁄. 回复于:2015-10-05 23:23:17
    .⁄(⁄ ⁄•⁄ω⁄•⁄ ⁄)⁄.
  • 我明儿快出来
  • 68#
    某喵文力为负 更新于:2015-10-06 21:39:51
    某喵文力为负
  • 荆棘在天龙教看见东方未明时一把揪住了他的耳朵。

    “你小子在这里做什么!”
    “啊啊啊啊嗷二师兄你先放手疼疼疼疼疼…”

    东方未明一脸无辜道二师兄你能来我就不能来吗你一个人在这我哪放心云云。
    荆棘各种不耐烦。
    我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管?师兄什么好的你不学偏要学他多管闲事爱啰嗦我看你是三天不打又在皮痒。
    这话一出,东方未明当即翻了脸。

    二师兄倒是看看你日思夜想的谷月轩人在哪里。你痛得都要死了的时候他又在哪里?
    唉,大师兄不愧是大师兄,我和傅兄两人劳心费力伺候得你前边后边都冒水了也比不上大师兄一根指头。
    可惜他只知道我们和二师兄共修北冥心法,不知道你被操得魂都飞了的时候还哭着喊师兄。
    对了,二师兄可是还想再回一趟逍遥谷?看看谷月轩是会清理门户还是会替你给华山偿命?

    你!说!什!么!

    东方未明被揪着衣领悬在半空,却毫不在意地耸了耸肩,把自己背后所做桩桩件件一一道来。
    包括指使天龙教的喽啰扮了采花贼潜入华山曹小姐房中假意轻薄,让“恰巧”经过的谷月轩救下衣衫不整的她,再让掌门曹岱笑呵呵地在无瑕子那里放了一把猛火。

    彼时谷月轩沉浸在荆棘弃他而去的苦涩煎熬中,只觉和谁成亲并没有什么区别。

    可能。
    也就是并未决定。

    若他的阿棘要与他一生一世,从来没对师父说过不的谷月轩就要违逆一回长辈好意了。

    可他越来越没有把握能得到荆棘肯定的答案。
    甚至直到最近才发现自己可能真的没有明白过他。
    也许从前那些也只不过是少年对情事朦胧的向往对兄长有些盲目的仰慕崇敬罢了。

    想起这人每每听自己的话都有些不情不愿,连到了床上都要打一架才从,谷月轩胸口就微微发闷。
    是我会错意了吗?
    也许阿棘并不喜欢我。

    谷月轩有些手足无措,陷入了从未有过的苦恼。
    他开始梦见小师弟和阿棘嬉笑打闹,傅剑寒和阿棘对坐痛饮,而他怎么说怎么做都不对只能远远看着。
    醒来时身边空空荡荡的。
    心里也是空空荡荡的。
    他好像把最重要的宝贝弄丢了。

    谷月轩不知怎地想起了那个父母留下的护身符。
    等他回到不小心遗失它的地方,已经怎么也找不到了。

  • 69#
    .⁄(⁄ ⁄•⁄ω⁄•⁄ ⁄)⁄. 回复于:2015-10-06 21:52:08
    .⁄(⁄ ⁄•⁄ω⁄•⁄ ⁄)⁄.
  • 大师兄你个大蠢货!!( •̥́ ˍ •̀ू )嘤嘤嘤~这样都看不出来!!身在局中真苦逼
  • 70#
    = = 回复于:2015-10-07 00:08:58
    = =
  • 哎,这两个人什么时候才能把话敞开说明了,真捉急啊
  • 71#
    .⁄(⁄ ⁄•⁄ω⁄•⁄ ⁄)⁄. 回复于:2015-10-07 01:03:54
    .⁄(⁄ ⁄•⁄ω⁄•⁄ ⁄)⁄.
  • 完全没想到今晚会有更新,喵酱好勤劳!虐得好!虐得赞!go on!不要停!
  • 72#
    (,,Ծ▽Ծ,,) 回复于:2015-10-07 14:35:19
    (,,Ծ▽Ծ,,)
  • 绿茶死得好!!!大师兄快表白!!!!!!!!!!!
  • 73#
    某喵文力为负 更新于:2015-10-07 22:01:06
    某喵文力为负
  • 默默努力HE的某喵感觉画风走向了傻白甜……

    --------------------------------------------------------------------------------------------------------------
    东方未明不还手也不求饶地被荆棘打得鼻青脸肿站都站不起来,最后几乎被抬着回房。
    玄冥子假惺惺地感叹哎呀同门师兄弟一场荆师侄怎么把你打成这个样子。
    是啊我劝师叔还是别在我二师兄面前乱说话的好,哪天我要是挨了打心情不好,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
    玄冥子背后直冒冷汗,哈哈了两下匆匆告辞。

    东方未明独自坐在铺软缎的宽大座椅上闭了眼,眼前浮现荆棘或笑或怒各种生动鲜活的模样,不禁又想起方才差点就要被送下九泉见亲生父母的画面。
    荆棘朝他大吼着问为什么。
    他说因为我喜欢二师兄啊。
    然后来势汹汹的走剑行刀变成了逍遥拳法。
    谁说二师兄不会手下留情,他明明就心软得很。

    喜欢这人久了自己好像也变得心软起来。
    那些事做就做了何必要说。
    浓浓的腥膻味道飘散出来,东方未明自嘲地看了看自己双手,似乎明白了傅剑寒温香软玉在怀为什么还能毫不贪恋地把人送回逍遥谷交给谷月轩。
    他竟也有那么一点想成全他们。

    天龙教自恃有荆棘和东方未明两大高手相助四处煽风点火惹是生非。
    龙王兴致勃勃地将“交流武学”付诸实践,今天去武当问太极拳法,明天上少林讨教易筋经。

    别说拿假的充数了,就算真弄着了又怎么样谁有空练,也不怕贪多嚼不烂。
    荆棘心道就我们逍遥谷一家的武功都没有能学全的,自己刀剑同修最多是个九成九,轻功算有八分八,别的也只不过是凑合能看而已,又觉得自己就是个站台吓唬人的管这么多干甚,反正不到天龙教众打不过的时候他不会出手。

    从前他或许还有几分与人争斗的心气,如今却宁可当个称职的花瓶。
    他看不惯那些坑蒙拐骗威逼利诱的手段,总是有些嫌弃地站远两步。
    不由自主地常常想起往日师父师兄的唠叨,竟开始觉得烦人是烦人但确实挺有道理,还有点想撂挑子不干。
    反正天龙教里能打过他的也没几个,而且小师弟说不定还会跟自己站在一边。

    可是不干了要做什么?
    直接把这条命赔给华山就算了吗?
    荆棘有点不甘心。

    那天听完小师弟一番老实交代,谷月轩只是被逼婚了的想法就一次次浮上来怎么也按不下去。
    啐,逼婚怎么了,连说个不都不敢还当什么大侠。
    荆棘一边骂自己自欺欺人,一边心底又似乎有什么在无法抑制地蠢蠢欲动。

    直到玄冥子仗着自己有几分用毒的本事,网罗几个小门派后把主意打到了逍遥谷头上。
    荆棘第一个念头是敢碰我大逍遥谷谁活得这么不耐烦。

  • 74#
    (  ͡°  ͜ʖ  ͡°) 回复于:2015-10-07 23:02:47
    (  ͡°  ͜ʖ  ͡°)
  • he!哦哦哦哦he好啊!大师兄心痛出花了都要!
  • 75#
    (,,Ծ▽Ծ,,) 回复于:2015-10-07 23:27:46
    (,,Ծ▽Ծ,,)
  • 要he吗?!!棒!!
  • 76#
    (  ͡°  ͜ʖ  ͡°) 回复于:2015-10-08 01:46:49
    (  ͡°  ͜ʖ  ͡°)
  • 啥!?居然是HE…说好的虐和刀呢!?
    HE的话,是谷荆还是3p还是4p?
    • 不忍心虐了QAQ 能不能HE还不知道…不过肯定是谷荆
      lz 评论于 2015-10-08 17:49:48
  • 77#
    = = 回复于:2015-10-08 13:37:25
    = =
  • 求更新!!大大写的超棒!!
  • 78#
    .⁄(⁄ ⁄•⁄ω⁄•⁄ ⁄)⁄. 回复于:2015-10-08 13:47:47
    .⁄(⁄ ⁄•⁄ω⁄•⁄ ⁄)⁄.
  • 太太快更!我来翻页!
  • 79#
    某喵文力为负 更新于:2015-10-08 17:50:09
    某喵文力为负

  • 龙王再傻也不会平白无故去招惹逍遥谷。玄冥子野心之昭然只差没在脑门上写五个大字“我要当教主”了,谁也吃不准这逍遥谷的二弟子三弟子突然加入天龙教到底存的什么心思。
    毕竟往日正派又不是没来过卧底,真逼急了说不定敌伤三百自损一千。
    何况这两人除了武功高明,一个谁也不爱搭理恨不得用鼻子说话一个耍起阴谋诡计来跟做菜下饭似的,怎么看怎么不像忠臣。
    如果不是探子回报平日各人自扫门前雪的名门正派准备开个武林大会打上门来,龙王还是不想作死的。
    偏偏他们内定的武林盟主是谷月轩。

    东方未明惊天动地的一嗓子,把荆棘对谷月轩那点心思嚷嚷得整个天龙教都知道了。
    几位护法甚至私下纷纷开赌到底两人谁才是上面的那一个。
    有看好荆棘武功更高一筹能攻师兄的,也有押宝谷月轩处处压师弟床上不例外的。
    两边的共识是华山那个除了脸一无是处的小姑娘的确配不上谷月轩,荆护法杀得好杀得漂亮杀得大快人心,我大天龙教与有荣焉,教主这事干得简直大气。
    上下归心的龙王也想了想华山惨案,脖子微微发凉,一阵哆嗦又一阵心塞,决定在硬着头皮对逍遥谷动手前让这位荆护法睡上一觉。

    不料东方未明几乎是兵不血刃地抓回了谷月轩,而四分五裂的中原武林比他们想象中还要不堪一击。
    勉强打了给华山报仇为门派夺回经典的旗号,最后老一辈的深藏功与名面都不露,小一辈的表示华山的事不关我事大爷饶命姑娘饶命。
    唯一的苦主曹岱内功全失,举着剑扑向夜叉时被摩呼罗迦一掌震碎了心脉。
    在一片卧槽这特么是谁卧槽这特么也行卧槽卧槽卧槽的围观声中,天龙教统一了江湖。

    东方未明心如明镜。
    世间有许多看起来不可能的事,往往并不是那么难。
    只要知道能左右时局的那些人怕什么想要什么。
    再坚如磐石的联盟一旦与私欲相抵触,土崩瓦解就不过顷刻而已。

    世上本就没有什么永远和平的理想国。
    只有私欲与私欲的权衡,力量与力量的博弈。
    统一并不意味着结束,而只不过是另一个开始。
    在结束与开始之间,势力重新洗牌,恩怨从头再计。

    二师兄,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事过境迁,不知不觉当时的准武林盟主已在地牢的单间里关了三个月。
    不骂不闹不挣扎,堪称整个牢房最省心的囚犯。
    天龙教待他亦是不薄,好吃好喝,床铺舒适,没有人苛待他,更不用说殴打折磨。
    只是这么久了,他还不曾见过荆棘。
    也没有人告诉他,那个江湖传言为了与他一争高低改投天龙教的前逍遥谷二弟子现下究竟如何了。
    谷月轩甚至有些担心以这人冲动易怒口不择言的脾气是不是早就得罪教主一命呜呼。
    又觉得这人或许是不想来看他。
    阿棘一定恨透了我。
    谷月轩靠着冰冷的墙壁,想着或许此生再见不到那个人如其名满身是刺的人了,想着他滚烫的眼神炙热的身体动情到极致时唤的那一声声师兄,胸口竟是凭空抽痛起来。

  • 80#
    .⁄(⁄ ⁄•⁄ω⁄•⁄ ⁄)⁄. 回复于:2015-10-08 19:13:50
    .⁄(⁄ ⁄•⁄ω⁄•⁄ ⁄)⁄.
  • 求后续!!!!!!!来个3P!!!!!!!!!4p也行!!!!!!!!
    • QAQ 二师兄对大师兄一往情深啊别P了行么……
      lz 评论于 2015-10-09 01:42:18
  • 81#
    某喵文力为负 更新于:2015-10-09 01:38:06
    某喵文力为负
  • 怎么会是什么都无所谓呢。
    和阿棘有关的一切,他明明那么珍惜。
    一张包过半颗糖的油纸,一枚舍不得买红豆饼的铜钱,更不用说亲手刻的一对小人。
    这个会打架的很厉害的是我,这个头发长长笑得很开心的是师兄。
    等我长大了一定要和师兄一样厉害,不我要比师兄还厉害,这样才能保护师兄。
    好像都是小时候的事了。
    长大的阿棘再没有送过自己什么。
    温馨的记忆似乎停留在半大孩子质问他是不是吃了红豆饼的那一年再也没有移动过。

    然后就是某天被灌完一碗药汁解开穴道的少年荆棘恶狠狠扑过来吻了自己。
    你自己尝尝!苦不苦!苦不苦!
    那时谷月轩还一时没转过弯,把人抱在怀里说了句良药苦口。
    荆棘干脆双手按着他脑袋撬开牙关把舌头伸了进来一顿乱舔,染了他满口苦涩,手脚也没闲着对他又打又踢。
    苦味迅速淡去,莫名甜意一丝丝自心底泛上舌根。
    谷月轩一招锁住少年手脚,托了他颈后开始回应。
    少年立刻停了挣扎,整个身子紧紧缠抱过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才终于放开,推他一把瞪他一眼脸红气喘地跑走。
    那以后,他们之间就变得亲密而微妙。

    谷月轩待这个师弟还是一如既往地好,可他不明白为什么荆棘越来越爱生气。
    也不明白为什么荆棘一生气就要吻他。
    还好这气往往来得快去得也快,再大的气多亲几下就消了。
    若是再竖起一身尖刺不依不饶,一场痛快淋漓的欢爱,就能让这人从身到心都彻底软下来。

    他原以为这样就会是一辈子了。
    这人再怎么别扭也不过是在他手心里闹腾。
    直到荆棘顶撞了师父后拉着未明师弟走出逍遥谷,谷月轩还隐隐有些动怒,心想这次再哄着让着以后只怕要上梁揭瓦。
    却没想过荆棘是真的走了。
    和小师弟一起没了踪影。
    日子一天天过去,谷月轩的心一寸寸吊高。
    食不知味,睡不安眠。
    像是不知何处裂开了一道细缝,不曾有过的百般情绪自缝中渐渐渗漏入内。
    起初只是涓涓细流,后来却是汹涌波涛。

  • 82#
    .⁄(⁄ ⁄•⁄ω⁄•⁄ ⁄)⁄. 回复于:2015-10-09 09:20:14
    .⁄(⁄ ⁄•⁄ω⁄•⁄ ⁄)⁄.
  • 太太你更新了!先占坑!
  • 83#
    .⁄(⁄ ⁄•⁄ω⁄•⁄ ⁄)⁄. 回复于:2015-10-09 09:25:42
    .⁄(⁄ ⁄•⁄ω⁄•⁄ ⁄)⁄.
  • 大师兄!!爆发你的小宇宙吧!摁着荆棘啪啪啪!
  • 84#
    (  ͡°  ͜ʖ  ͡°) 回复于:2015-10-09 09:27:16
    (  ͡°  ͜ʖ  ͡°)
  • 没事没事!单谷荆也好!能he怎样都好!
  • 85#
    = = 回复于:2015-10-09 20:38:50
    = =
  • 更新了!!!Σ(っ °Д °;)っ
  • 86#
    某喵文力为负 更新于:2015-10-10 02:27:55 此章有肉
    某喵文力为负
  • 我是一块红烧肉
  • 87#
    ( ´◔ ‸◔') 回复于:2015-10-10 02:48:27
    ( ´◔ ‸◔')
  • 这篇文 反正我是有点无语…
  • 88#
    .⁄(⁄ ⁄•⁄ω⁄•⁄ ⁄)⁄. 回复于:2015-10-10 21:35:14
    .⁄(⁄ ⁄•⁄ω⁄•⁄ ⁄)⁄.
  • 恭喜平坑~转圈撒花么么哒~
  • 89#
    (  ͡°  ͜ʖ  ͡°) 回复于:2015-10-11 00:29:04
    (  ͡°  ͜ʖ  ͡°)
  • 恭喜完结233333~前后都不像一个人写得了,为了he太拼噗~
  • 90#
    (,,Ծ▽Ծ,,) 回复于:2015-10-19 11:27:07
    (,,Ծ▽Ծ,,)
  • 完结撒花!感谢大大!
  • 91#
    (  ͡°  ͜ʖ  ͡°) 回复于:2015-10-28 22:57:19
    (  ͡°  ͜ʖ  ͡°)
  • 为了he真的是什么都不管了,当然啦这可是t真的h着e的
  • 92#
    (=ˇωˇ=) 回复于:2016-03-25 00:30:08
    (=ˇωˇ=)
  • 大大万岁,心满意足,he完结,而且还是手撕绿茶婊~总之~我的整个人都被治愈了喵⊙ω⊙
  • 93#
    .⁄(⁄ ⁄•⁄ω⁄•⁄ ⁄)⁄. 回复于:2019-09-27 23:46:00
    .⁄(⁄ ⁄•⁄ω⁄•⁄ ⁄)⁄.
  • 天啊!!!这篇文章真是写出了我心中的谷荆。谷荆前提下的all荆太好吃了!!
    太太的文风,不论是令人心痛的虐,还是甜蜜的HE,都那么温暖熨帖,肉也特别好,我太喜欢这种朦胧的美感了…!!!!
    半夜看得我萌得久久不能自已,能遇到您这篇作品,三生有幸!!(´°̥̥̥̥̥̥̥̥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