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桃花乱(ABO)

CP很乱的ABO梗
161 圈子: 侠客风云传 CP: 明荆谷 傅杨任 紧燕陆 角色: 东方未明 谷月轩 荆棘 TAGS: ABO
作者
;; 发表于:2015-09-16 14:14:39
;;

1
武林年少这一辈挺乱的。

仔细倒腾的话上一辈也不清白。

酒馆里说书的喝了口茶,润了润嗓子说道,就说蜀道难,难于上青天。道儿细啊,有的地方就比那女儿家的腰肢儿粗一截,人也就将将过去,这才叫狭路相逢。

这天道东边来了队镖出蜀,镖头走在道上鲜衣怒马正是雄心壮志,巧了道西边也过来队镖要入蜀,镖头是面如冠玉潇洒风流。

狭路相逢互不相让谁都不想下马让行。

眼看就要打起来,猎猎风起吹得两人衣袂飘飘,东边下风口的人闻到了西边上风口吹来的味道一愣。

下风口的立刻下马浅笑晏晏,“不知兄台可有良配?要做我的人吗?”

听书的杵着下巴问,那后来这俩人成了吗。

说书的捋着打卷的胡子道,有道是千里姻缘一线牵,任凭你是个多大的盖儿,对面那头要是个缸的话,也盖不上。

  
2
河边上,杨云和傅剑寒喝着一个酒壶的酒。

今天酒馆里,一个天山的师妹找到了杨云,他替六个师弟和三个师妹带话,问他对这九个人包括自己一共十个里的某个人或者某几个有点意思不,就算不结契双修可好。

傅剑寒杵着下巴听着说书,一边趁着杨云不注意偷喝了好几大口酒。

杨云对那个他连名字都叫不出的天山女弟子说,师妹对不住,我有心上人了,然后对着傅剑寒努了努嘴。

傅剑寒一大口酒在嘴里含着正往下咽,看老杨含情脉脉的往自己这边看啊噗的一声就呛进了嗓子。

酒醇烈啊,呛得傅少侠眼泪汪汪如寒潭碧水秋波春池。

你骗人。他是天君,我闻得出来。女弟子说。

傅剑寒点点头,是啊。

师兄也是天君。

杨云也点点头,没错。

你俩怎么在一块!女弟子想了片刻就得出结论拔出了剑指着还在擦眼泪的傅剑寒,所以定是你勾引我杨师兄的!

3
杜康村口站了两个说书的。

小的说,话说天地初开女娲娘娘造人,出了男人女人,之后这——

错了错了,分别是盘古与女娲各造三种,天君地君雨露客,你这说书的怎的这个都会说错。

啊呀忘了这里是六种性别,对不住对不住,咱们就直说英雄小虾米吧!

说书的小哥,关于小虾米大侠的,你什么都知道呗。

差不多。

那你倒是说说,他是个天君不?

是啊,听说他压过十几个天君,身边的雨露客更是多不胜数!

这一个雨露客的雨信之期就要五日,你说这小虾米大侠够用吗!

说起来小哥你这么俊俏,分化了吗是地君还是雨露客呀?

正好此时十三骑来袭,人群四散而去。

两个说书人如释重负。

小的那个很沮丧。

“哥我被调戏了。”

4
蜀道上,关伟自从成为天君之后头一回被雨露客调戏,鼻子里闻着的是雨露客特有的香气,心里想着还等在洛阳握着粉拳的阿丽,心里纠结出了两个理智和本能的小人来回打架。

本能揪着理智的脑袋往墙上撞,眼看要打死的时候,那边调戏完人的雨露客上了马,挥了手让一队写着金风镖局的镖车大摇大摆的走了过去,随后对关镖头一笑道,不好意思在下其实对汉子没甚兴趣。

又问道,我第一次来成都,不晓得城中有几家青楼,兄弟有推荐的没有?



杨云和傅剑寒为了躲那个认定了傅剑寒勾引了杨云一次又一次的师妹就跑到了河边,匆忙中两人就带了一坛酒。

两人就只能你一口我一小口的分着喝。

喝着喝着,酒壶就掉在地上,顺着坡滚到河里。

噗通一声。

河岸上两人倒在地上,继续尝了口对方嘴里的酒。




杜康村里本来站在说书人旁边听小虾米的故事的少年这天救了齐丽。

认识了个高手叫谷月轩。

两人去了趟洛阳。

他被谷月轩带回了逍遥谷。




待个续

    452#
    .⁄(⁄ ⁄•⁄ω⁄•⁄ ⁄)⁄. 回复于:2016-07-12 17:07:38
    .⁄(⁄ ⁄•⁄ω⁄•⁄ ⁄)⁄.
  • 好看:-P
  • 452#
    (  ͡°  ͜ʖ  ͡°) 回复于:2016-10-04 15:13:29
    (  ͡°  ͜ʖ  ͡°)
  • 随手一挖
  • 453#
    = = 回复于:2016-10-09 14:54:41
    = =
  • 我还以为更新了
  • 454#
    .⁄(⁄ ⁄•⁄ω⁄•⁄ ⁄)⁄. 回复于:2016-11-21 12:48:55
    .⁄(⁄ ⁄•⁄ω⁄•⁄ ⁄)⁄.
  • 打卡!
  • 455#
    Cathleen 回复于:2017-04-01 10:44:00
    Cathleen
  • distpbsn;:Lor&que vous commentez, il faut être très astucieux dans l’emploi de chaque mot pour ne donner aucun prétexte à la censure. Employer le mot moyen-âgeux, c’est demander à être censuré.
  • 456#
    Darrence 回复于:2017-04-01 11:06:27
    Darrence
  • Chargel,eu não utilizo o blogger, não sei como funciona  Em wordpress, existe uma coisa chamada de "cuffon", sei que dá para fazer isso, mas não sei como fu.Elonancscoihi estas Fonts para utilizar na criação de imagens por exemplo (como faço em todos os posts).Se encontrar alguma coisa para blogger, enviarei um email
  • 457#
    .⁄(⁄ ⁄•⁄ω⁄•⁄ ⁄)⁄. 回复于:2017-05-29 01:12:20
    .⁄(⁄ ⁄•⁄ω⁄•⁄ ⁄)⁄.
  • 随手一挖
  • 458#
    ;; 更新于:2017-05-31 21:56:31
    ;;
  • 悄悄的,悄悄的,钻出来。
    更一发。


    58

    江湖上陆少临失踪的消息很快就传开了。

    有些人会把所有结识的人变成泛泛之交的酒肉朋友;也有些人会把那些因酒色相识的朋友变成自己过命的兄弟。

    陆少临就是后者。

    他自少年起就行走于江湖之上,各路朋友都认识不少,所以一时都在打听他的下落。

    在这样的气氛下武林迎来了新一届的华山少年英雄大会。

    这次考试很冷清。

    是徐子易记录下来的有史以来参赛选手平均颜值和考试成绩最低的一届。

    巩光杰忙着在家做高价桃花生意,陆少临失踪,就连燕宇也不知何故没来参加。

    本来任剑南是要来的,但半路突发了些状况不得不回去了,杨云亲自送他回去的。

    剩下东方未明和傅剑寒两个心不在焉的人心不在焉地打了一架争了一个冠军。

    在华山上东方惦记着还在养伤的大师兄和闹了别扭的二师兄,吃不好睡不好考不好。

    吃饭的时候想着,大师兄中毒的时候不能吃绿豆饼,一定会更瘦的,回去的时候一定要买一大包。

    睡觉的时候想着,大师兄中毒之后睡得总是不安稳,以前都是他和二师兄轮流守在外面的,现在二师兄一个人守着,不知道会不会太累到他。

    考试的时候想着,这道题我不会啊大师兄在的话肯定会给我看的虽然他特别有正义心但是总是更宠自己和二师兄一点的。

    他决定放松一下心情看看周围的美女。

    看到结果看到霸占了大师兄香包又扯过二师兄袖子缝补的曹萼华站在一棵苍劲的老松下面歪歪扭扭的练着不知所谓的剑。

    他更想他俩了。

    59

    自从上次风寒发烧之后谷月轩就一直有点恍惚,结果在练功的时候被东方的内力打伤了,因为东方内力带毒,结果谷月轩中了毒。

    在师父的内力下解毒之后的谷月轩第一件事就是担心五毒赤炎功会对东方的身体造成伤害,于是急火火的去找沈澜。

    无瑕子也很赞成他的担心,万一他的血和口水都有毒的话,以后你和棘儿与未明同桌吃饭时也要小心啊。

    “口水没事的。”谷月轩想也不想的说。

    东方在瞪圆了眼睛的荆棘的注视下开始迅速的回忆这段并不存在在自己脑中的美好记忆。

    然后谷月轩在东方惊讶的注视下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忙解释道,“不对那次的时候他还没有修习这门内功。”

    东方把更加惊讶了并且把搜索记忆的范围设定在入谷后的前两年。

    东方一路被谷月轩拖着一边心里暖暖的一边想到底什么时候亲了大师兄这么美好的回忆为什么自己不记得,顺便也很担心谷月轩余毒未清的身体。

    大师兄满头的汗都顾不得擦,只在挂心自己。

    东方心里暖暖的,没有人对自己这样好过。

    自己也要对大师兄好才行。

    于是他把谷月轩拉住,替他擦了擦汗,擦到脖子的时候,不知道是什么缘故,谷月轩躲了一下,脸骤然就红了。

    “有点痒……”

    哦对,大师兄平时都喜欢穿高领子的衣裳,想来是脖子怕痒的缘故。

    东方挺高兴,然后又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很高兴。

    到了沈澜那里,沈澜看了一眼谷月轩和东方,不顾谷月轩的坚持先把他拉下来坐着看诊了一番,然后把东方单独叫到了外面。

    “你的内力有毒就是血有毒,血有毒就是汗有毒,汗有毒就是你的体液都有毒,以后你跟你人啪啪啪的时候都别想射内腔否则就要被送来急救出身汗就要自己洗澡什么鸳鸯戏水想都别想。”沈澜说完之后云淡风轻的加了三个字,“骗你的。”

    然而晚了,天不怕地不怕一身孤胆独闯江湖十数载的东方未明已经被吓跪了。

    “以后你身体中各种内劲逐步融合,流转在体内的毒性就会越来越少,出个汗流个血都不是问题,只要不拿自己的血做血豆腐就没事,而且你们逍遥谷的内功本身就能抵挡一部分的毒素,就算这期间啪啪啪中毒也出不了大事。”

    东方未明跪着连连点头,眼中冒出希望的光芒,不会出大事就好。

    不过等等,他这是为什么什么松的这一口气?

    60

    东方启程去少年英雄大会的前一夜,荆棘在酒馆喝醉了酒。

    傅剑寒让东方小心荆棘,说他的剑中已经带了魔性。

    东方听过一句话,一念成魔,一念成佛。

    可他二师兄两个都不是,只是个普普通通的人罢了。

    有傲骨,有自卑,有恩仇,自然就会有伤心落寞的时候。

    东方扶着荆棘往回走,走到谷口的时候荆棘似乎听到了什么响动,猛地把东方推到身后拔出了刀来瞪圆了眼睛虎视眈眈地盯着四周看。

    然后走回来跪坐在东方身上扯着他的领子恶狠狠的揪起来质问。

    “你这么笨挨揍被杀了怎么办!我不在的话!”

    月光下荆棘的表情凶恶里带着困惑和委屈,东方几乎立刻就明白了。

    因为他也是一样的心思。

    所以荆棘像是狼一样啃下来的时候东方没躲开,反而借着酒劲亲了回去。

    比水里憋气荆棘向来比不过内功杂多的东方,亲了小一柱香他就昏昏沉沉的睡着了,睡前嘟囔了一声谷月轩的名字。

    东方似乎一点也不惊讶他说的这个名字,把他二师兄扛在肩上的时候顺便又在他脖子上亲亲啃了一口,“放心吧,我会一直守着大师兄的。”

    而在谷口本来想出来寻他们不巧看到一切的谷月轩早在两人亲在一起的时候就转身回去了,没听到荆棘后来的那一声唤。

    而躲在树丛中因为看入迷而错过出场时机的玄冥子对眼前的混乱局面表示非常震惊。

    还好我早早就出谷了,他想。

  • 459#
    = = 回复于:2017-06-01 10:20:43
    = =
  • 更新了……
  • 460#
    = = 回复于:2017-06-01 10:35:43
    = =
  • 竟然更新了,不是报社!!!我的天!我是谁!我在哪儿???
  • 461#
    (  ͡°  ͜ʖ  ͡°) 回复于:2017-06-01 16:05:08
    (  ͡°  ͜ʖ  ͡°)
  • 狂喜乱舞!有生之年!太太你还会继续写吗?会吗吗吗吗吗?
  • 462#
    = = 回复于:2017-06-01 19:26:45
    = =
  • 有生之年!!!!!!!!!!!!!!!!!
  • 463#
    (=ˇωˇ=) 回复于:2017-06-01 20:46:23
    (=ˇωˇ=)
  • 有生之年终于更新了!!!!终于进入逍遥谷贵乱大会【????】到底二师兄喜欢的是大师兄还是大师兄还是大师兄,到底小师弟喜欢的是大师兄还是大师兄还是大师兄,到底阿棘喜欢的是未明呢还是未明……
  • 464#
    = = 回复于:2017-06-02 15:39:26
    = =
  • 陆少出事,和小王子的误会应该就解开了吧……少庄主半路的状♂况嘿嘿嘿

    大师兄还没熟,捉急
  • 465#
    ;; 更新于:2017-06-02 17:57:11
    ;;
  • 很早以前就写完的酒友部分。
    这次是在认真谈恋爱,不带玩笑的。


    61



    酒友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傅剑寒东方还有杨云都在各地搜罗九瓣桃花和圣堂的线索,也亲眼见到了越来越多没有桃花避开汛期的雨露客的惨状。

    每次见到任剑南的时候,问起他家中的桃花可否还够,他都笑说还有一些。

    可人眼见着越来越瘦下去,身上可以见到的伤痕也越来越多起来。

    任剑南出不了铸剑山庄,原本四人的酒桌少了一角,空落落的。

    说起来奇怪,只是少了一个只能喝三杯就趴着睡过去的人,原本能热热闹闹一夜的酒桌就失了好多热闹。

    ————

    “如今杯中的就是最后一朵桃花了。”

    许久之后的一次聚会,任剑南拨弄着那朵泡在酒中的桃花笑得有点勉强,杨兄,你生辰那日我怕是来不了啦,便提前把这份礼给你。

    杨云接过来打开,是一把阔刃剑,剑刃锋利流光,颇有刀之霸气,却同时兼具剑的凌厉,很适合杨云的武功路子,一看就是用心之作。

    精心制作的东西再贵重也当得起一个谢字,可用心的礼物,就只能用心来还了。

    杨云笑着谢他,给他倒酒的时候,两人的手碰在一起,任剑南带了一点铸剑师该有的薄茧的手指凉得很。

    “今后留在山庄的日子多些也可以静心钻研铸造兵器。未明兄你若还是喜欢暗器我可以试着打造一两件。”

    “我最近在练一阳指,许久没碰兵器了。不过要是任兄诚心相赠,我还是想要一把刀。”

    “烦劳未明兄一直以来为我四处搜罗琴谱,区区一把刀,用得上在下的地方,小弟自然尽力。只是我铸造技艺尚不纯熟,恐怕比不上未明兄平日见过的那些神兵利器。”

    “也给我做一把吧。”一旁一直安静的喝酒的傅剑寒忽然开了口,东方未明一愣,也许是心理作用,不知为何语气与平时的剑寒兄有些不同。

    任剑南也楞了一下,不过还是点头应了一声好。


    62

    终于有一次东方到铸剑山庄时正好赶上那三月一次的雨露期,实在不忍他如此煎熬,想起陆少临与自己说过曾在危难时找燕宇啃了自己一口救急然后自己啃回去的故事。

    东方心道燕宇对尚且不算朋友的陆少临都能这么仗义,自己亦不能太拘泥于小节。

    便与任剑南说要不要在他后颈上咬一口的事,当然咱们是朋友你就不用啃回来了。

    天地可证,就像是当年巩光杰落水东方也曾经嘴对嘴的给他吹过气一样,清澈得像是巩光杰后来被捶得吐出来的水一样,不带半点友情以外的杂质。

    还没等到屋子里的任剑南回话,正好见到同样赶过来的傅剑寒。

    还未等东方开口说话,傅剑寒红着眼睛就照着东方狠狠揍了一拳。

    这一拳打懵了两个人,被打的和打人的都愣住了。

    铸剑山庄的仆人高兴地跑走打算去告诉庄主终于有天君为了咱们少爷打起来了,人还没跑到前厅两人就和解了。

    傅剑寒愧疚地说东方兄你打我吧,几拳都行。

    东方安慰他说,“没关系天君都是有保护自己喜欢人的本能的,上次关伟拍我大师兄肩膀我就差点把他揍了一顿。”

    “道理我都懂但是你为什么揍关兄?”

    “…………………………对哦?”

    ————

    屋内,任剑南已经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惊的呆住了。

    杨云叹了口气,雨露期本就煎熬折磨,方才傅剑寒还一点都没有遮掩自己气息的意思,仿佛生怕别人不知道这里有一个天君守着一样,倒是苦了身为雨露客的人,本能的恐惧和服从让他颤抖不已。

    刚他从前厅过来,任庄主已经在张罗婚配之事,红绸都备好了,只是人选还有待商定。

    一场闹剧总要有个人来收场,可笑的是,结局是悲是喜竟不是由任剑南来决定的。

    “别怕,我来帮你的。”

    任剑南的眼里有了一点清明,愣了半晌点了点头。

    杨云也没有多余的话,撩开被长发盖住的后颈低下头去咬住,牙齿刺破软肉的时候任剑南呜咽了一声,身子抖了起来,整个过程里他没说一个字。

    “老杨你……!”

    傅剑寒进门时看到的就是这一幕,顿时又赤红了双目,可握紧的拳头在举起来的瞬间就放了下来。

    那是任剑南第一次见到如此沮丧难过的傅剑寒,就是以前杨云和东方合起伙来挖了他悄悄藏了好久的蜜酒喝都没见他这么难过过。

    ————
    杨云临走的时候留了几句话。

    万事总有取舍,却也不是非要取舍不可。

    你看我和他,朋友和挚爱,并非不能并存,日月同辉虽然少见,却也真切的挂在一片天上呢。

    这一口能保你几日好睡,我先去哄哄那个酒鬼,你也好好想想。

    63

    “老杨,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杨云第一次听傅剑寒用这么低的声音说话,像是做错了事的孩子,又有点迷茫。

    杨云心里清明,而傅剑寒做事只凭本心。

    包括两人的关系,从认识到成为朋友到啃上对方嘴唇的第一口,也是顺其自然。就像他看到好酒就走不动道儿一样,他看见杨云就想和他在一块儿。

    无人去问情从何起,也不管其中友情几何,爱情几何。

    傅剑寒喝酒时不管酿酒的是谁,用什么酿的酒,好喝喝得畅快就好。

    他一直觉得本能即为本心,可如今他必须要问一问了。

    傅剑寒抱着酒坛子在河边坐了两天两夜。

    杨云不放心他,又不能跟着,就远远地坐在一个山头上,看着他坐在河边的背影。



    那红衣的少侠远远地看起来就像一颗红豆。

    64

    杨云实在太困了,就靠着树睡着了。

    再睁眼的时候,傅剑寒就盘腿坐在自己跟前儿,眼睛和眼睛下面都漆黑漆黑的,把杨云吓了一哆嗦。

    “老杨。”

    “在呢。”

    “我喜欢你。”

    杨云看着山腰上缭绕的云彩在暮霭里一点一点的变着颜色,笑道,“……知道。”

    虽然自己曾和很多人策马驰风,和很多人幕天席地的大醉酩酊,和很多人出生入死肝胆相照。

    但杨云是不同的。

    怎么一个不同,傅剑寒却觉得自己穷尽一生的力气也说不好,反正即使是东方未明和任剑南也代替不了杨云的特殊。

    听到杨云说了知道两个字,让他放下心来。

    他们之间原本就不需要说什么,不必承诺不必言誓也不用柔情蜜语。

    “咱们想办法找到开启圣堂的方法。”

    “好,傅少侠。”

    “如果找不到,我要去铸剑山庄相亲。”说这句话的时候,傅剑寒紧紧盯着杨云的表情,就是当年两人身受重伤面对一百零八个劫色女匪的时候他都没有这么紧张过。

    这句话早在杨云意料之中,倒不如说有一种释然的感觉,替傅剑寒,也替任剑南,加上傅剑寒紧张的表情实在好笑,杨云想严肃却终究没绷住笑了出来,“……那个叫提亲。”

    ————

    “不过有个问题,铸剑山庄毕竟是武林名门,这个提亲是讲究规矩的,要有师门或者父母出面的。”杨云比傅剑寒看清楚得要早,也想明白得要早,所以这两天除了陪他就是想这件事的对策,反正最后是三个人在一块,“不然我去吧,毕竟天山派也是大派。”

    “这样啊,那我叫我爹去吧。”

    “哦好啊。恩??????????”


    65

    傅剑寒就带着杨云去见了他爹。

    一路上说,我爹好武,一会儿他可能会揍你。

    杨云大惊,切磋就好,他为什么要揍我?

    就是切磋,不过结果和揍你是没区别的。傅剑寒说,每次见完他我全身上下都很疼。

    杨云有点不信,如今傅剑寒一个东方未明,都是不世出的奇才,但就武功修为来说,已经远胜于武林上的一些前辈了。

    当然,龙王天王剑圣那个级别的另当别论。

    然后杨云就见到了剑圣。

    一见面父子两个就都带了很激动的buff,然后切磋起来。

    百招之后,剑圣拍拍手上的土意犹未尽地对杨云挥挥手,来过来和老夫过两招。

    杨云看了一眼躺在地上像个不能翻壳儿的乌龟的傅剑寒,觉得自己死定了。

    ————

    杨云活到这个岁数没想到武功还能有境界上的进益,但这几天打下来,生生被迫领悟了很多道理。

    第三天剑圣出门去了,说是去提亲。

    过了三个时辰,终于能翻身起来的傅剑寒追上去了。

    走之前他给同样趴在地上的杨云翻了个个,杨云就躺在地上开始琢磨能不能活着看到傅剑寒当上铸剑山庄女婿。

    剑圣就是剑圣,别人要走两天的路他一天就回来了,但不知道为什么跟着回来的傅剑寒带着一点点的心虚。

    不是说好了么,咱们之间不计较,你也别放在心里。

    不是老杨,我爹先去的是天山派,你师父已经被强迫着答应我爹把你许配给我了,我去的时候我爹已经把你师父摁在那儿盖手印了。

    杨云顿时两眼一黑。

  • 466#
    ( ´◔ ‸◔') 回复于:2017-06-02 20:15:13
    ( ´◔ ‸◔')
  • 一下班回来刷新就看到更新!爱你爱你!
    心疼一下老杨,岳父大人好厉害啊……
  • 467#
    = = 回复于:2017-06-02 20:35:08
    = =
  • “这样啊,那我叫我爹去吧。”

    “哦好啊。恩??????????”
    ——————————————————————
    杨云十分惊讶,原来你有老爸的!???这跟说好的不一样!?

    而杨云大概怎么也想不到,剑圣居然直奔主题,先给自己和傅剑寒提亲了,好心痛师父哦好心疼自己哦【【【
  • 468#
    .⁄(⁄ ⁄•⁄ω⁄•⁄ ⁄)⁄. 回复于:2017-06-03 17:52:44
    .⁄(⁄ ⁄•⁄ω⁄•⁄ ⁄)⁄.
  • 有生之年
  • 469#
    (,,Ծ▽Ծ,,) 回复于:2017-06-04 10:59:41
    (,,Ծ▽Ծ,,)
  • 肥肠够的一份粮
    剑圣真的是出人意料
    杨云:还有这种操作?
  • 470#
    (  ͡°  ͜ʖ  ͡°) 回复于:2017-06-05 09:43:16
    (  ͡°  ͜ʖ  ͡°)
  • 哈哈哈哈哈未明儿对大师兄的态度这样明显,然而当事人并没什么自觉哈哈哈哈哈哈哈,师兄弟比酒友组还要晚熟啊
  • 471#
    = = 回复于:2017-06-05 15:43:33
    = =
  • 提亲和抢亲差不多画风也是没谁了╮(╯_╰)╭╮(╯_╰)╭╮(╯_╰)╭不过剑圣很懂嘛,一副过来人的样子,好在意剑圣有没有和小虾米一起去圣堂233~
  • 472#
    = = 回复于:2017-06-06 20:27:21
    = =
  • 好久不玩了剧情记不清了,忍不住又开了个档重温酒友剧情【住手你还没满足论文这个小妖精
  • 473#
    (=ˇωˇ=) 回复于:2017-06-10 11:59:00
    (=ˇωˇ=)
  • 傲天人生赢家
    小明还需努力
    嫖头行踪不明
  • 474#
    (,,Ծ▽Ծ,,) 回复于:2017-07-17 17:40:24
    (,,Ծ▽Ծ,,)
  • 更了!!有生之年!!
  • 475#
    = = 回复于:2017-07-21 00:37:37
    = =
  • 有生之年!!
  • 476#
    (=ˇωˇ=) 回复于:2017-07-22 20:23:50
    (=ˇωˇ=)
  • 爱楼主!一口气回味了整篇文,仍然笑得捧腹呀!谢谢喂粮!
  • 477#
    .⁄(⁄ ⁄•⁄ω⁄•⁄ ⁄)⁄. 回复于:2017-07-23 02:53:21
    .⁄(⁄ ⁄•⁄ω⁄•⁄ ⁄)⁄.
  • 好久沒上波菜,這篇竟然更了!
    而且老楊嫁了!!!
    重看一次還是非常有趣,謝謝樓主還想起這篇!
  • 478#
    = = 回复于:2017-08-07 13:19:38
    = =
  • ……心痛的不能呼吸,等太太回来……
  • 479#
    = = 回复于:2017-09-01 10:08:12
    = =
  • 更新了!妈啊太太写的实在太可爱了,怎么能这么可爱啊你们!!!
    杨云:万万没想到还有这种操作哈哈哈哈哈
  • 480#
    (,,Ծ▽Ծ,,) 回复于:2017-09-04 00:24:29
    (,,Ծ▽Ծ,,)
  • 妈耶竟然更新了!!不是错觉!!
    酒友组发展真奇妙啊哈哈哈哈哈(老杨:???
    以及好想看成熟的大师兄啊啊啊啊啊啊嗷
  • 481#
    (,,Ծ▽Ծ,,) 回复于:2017-09-04 00:24:31
    (,,Ծ▽Ծ,,)
  • 妈耶竟然更新了!!不是错觉!!
    酒友组发展真奇妙啊哈哈哈哈哈(老杨:???
    以及好想看成熟的大师兄啊啊啊啊啊啊嗷
  • 482#
    (,,Ծ▽Ծ,,) 回复于:2017-09-04 00:24:34
    (,,Ծ▽Ծ,,)
  • 妈耶竟然更新了!!不是错觉!!
    酒友组发展真奇妙啊哈哈哈哈哈(老杨:???
    以及好想看成熟的大师兄啊啊啊啊啊啊嗷
  • 483#
    (,,Ծ▽Ծ,,) 回复于:2017-09-04 00:26:18
    (,,Ծ▽Ծ,,)
  • ??咋抽风抽出来3条,请大家无视_(:зゝ∠)_
  • 484#
    = = 回复于:2017-09-08 00:42:58
    = =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才看见更新!睡不着!!!!!!太好看了!!!!!!
  • 485#
    .⁄(⁄ ⁄•⁄ω⁄•⁄ ⁄)⁄. 回复于:2017-09-14 11:17:10
    .⁄(⁄ ⁄•⁄ω⁄•⁄ ⁄)⁄.
  • 太太求更新啊啊啊!
  • 486#
    = = 回复于:2017-09-16 20:18:21
    = =
  • 卧槽更新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487#
    = = 回复于:2017-09-30 12:05:40
    = =
  • 大大……快回来更啊
  • 488#
    ( ´◔ ‸◔') 回复于:2018-01-18 01:29:53
    ( ´◔ ‸◔')
  • 太太可能不会回来了……不过就看着这篇也够吃了
  • 489#
    .⁄(⁄ ⁄•⁄ω⁄•⁄ ⁄)⁄. 回复于:2018-02-13 11:37:24
    .⁄(⁄ ⁄•⁄ω⁄•⁄ ⁄)⁄.
  • 哇。求更新啊QAQ出本吧QAQ
  • 490#
    = = 回复于:2018-03-05 11:39:56
    = =
  • 呜呜呜求更多
  • 491#
    .⁄(⁄ ⁄•⁄ω⁄•⁄ ⁄)⁄. 回复于:2018-03-19 03:22:23
    .⁄(⁄ ⁄•⁄ω⁄•⁄ ⁄)⁄.
  • 想看后续呜呜呜呜 给太太打call!
  • 492#
    .⁄(⁄ ⁄•⁄ω⁄•⁄ ⁄)⁄. 回复于:2018-04-04 11:02:46
    .⁄(⁄ ⁄•⁄ω⁄•⁄ ⁄)⁄.
  • 继续暗搓搓求后续呜呜呜 超好吃!
  • 493#
    .⁄(⁄ ⁄•⁄ω⁄•⁄ ⁄)⁄. 回复于:2018-04-16 01:09:18
    .⁄(⁄ ⁄•⁄ω⁄•⁄ ⁄)⁄.
  • 吗耶太太居然更新了!!!!好久没上菠菜了简直惊喜!
  • 494#
    ( ´◔ ‸◔') 回复于:2018-04-30 13:13:38
    ( ´◔ ‸◔')
  • 哇天啦太好吃了吧!!可惜没有在更了呜呜
  • 495#
    (  ͡°  ͜ʖ  ͡°) 回复于:2018-05-04 01:10:20
    (  ͡°  ͜ʖ  ͡°)
  • 有生之年!!!太好吃了!!!!!!期待下次更新呜呜呜呜呜呜,救救孩子吧!
  • 496#
    (,,Ծ▽Ծ,,) 回复于:2018-06-14 14:53:21
    (,,Ծ▽Ծ,,)
  • 翻来覆去看了好多遍 真的好好吃呜呜呜呜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