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 旧时光

添砖加瓦,试用公马,为这我几年前的黑历史都拿出来了……
0 圈子: RPS CP: 370/南派三叔 角色: 370 南派三叔 TAGS: RPS
作者
= = 发表于:2015-04-12 16:15:47
= =

两个短篇

十年

每次搬家的时候东西都扔一堆进一堆,当年的同学录和相薄都把屋顶折腾上天了也没翻出来。

三叔猫在仓库里,累得满头大汗,在凳子上坐着边喘气边忆苦思甜。那夹在相册里被一股脑丢掉的青春,仿佛一下子都给捡了回来。 想起那时无处打发的青春和时间有如暴发户没处花的钞票,大把大把的,都只能拿来和着稀泥糊墙了,三叔叹了口气。

三叔想,三叔我也吴邪过,至少在身材上。

提到那时,就不得不想到学校三米多的高墙,墙下的小吃摊和后街一律贴着“未成年禁止入内”蜂窝一样的网吧。 当然,还有370。

370原本不叫370,哪个爹妈会拿床板号给儿子起名。可370是个怪人,见谁都爱搭不理的。你对他热吧,他心情好了回你个“嗯”;对他冷吧,他没准还不认得你。大家伙个个都没例外的遭其冷遇,任谁都不待见他。于是就拿铺位号在背后这么叫他。

三叔睡在370下铺,觉得这人虽说不招人待见,但大家都挺怕他,没人敢招没人敢惹的。于是三叔晚上睡觉都是一身冷汗,不敢翻身。这是所谓忆苦思甜第一苦。

然而时间长了,大家就都发现了,370简直就是老天送来的镇班之宝,活的。

三叔记得清楚的是运动会。报名最后只剩五千米和一千五,没人肯上这要死要活缺半条命的项目。三叔倒是天生的倒霉催,人好,人缘也好,更好说话。大家一致的众望之中苦笑着站上了一千五的跑道。 那天天气不好,阴云压顶,一片片的,于是五千米和一千五一起进了跑道。三叔一回头就看到了五千米堆里的370,莫名地想,他也被赶鸭子上架了?谁这么大胆啊?之后的比赛里三叔边数着鸭子边琢磨着这个问题,到后来跑没了半条命也没想明白。 终于压到终点线的时候,370一早就在了,没事儿人一样,跑五千米像喝了杯水。 三叔拖着半条命躺在草坪上,眼睛盯着黑压压的乌云,听到五千米第一名报出来是370的名字。

370走过来轻踢了他一脚:“要下雨了。”三叔不甘不愿地站起来,想,这就是等级差别,阶级敌人啊。 算不算忆苦思甜第二苦。

此后,370所展示出来的万金油一般的效用一发不可收拾。大家本是又怕又在心里犯嘀咕,离得远远的,现在转而成了膜拜加敬畏,不过,还是离得远远的就是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运动会时370给他那一脚,在别人眼里为他俩建立了深厚的友谊。上级压下来的艰巨任务大家眼巴巴地送到370手里,又觉得扔370一个人干也忒没义气的时候,大伙儿就一伸手把三叔推过去当了代表,做跟班。 三叔从此就跟370成了拴在一根线上的蚂蚱。阶级敌人加革命友谊啊,能不苦么?

跟着370混之后,三叔就觉得370这人实乃神奇生物一只啊。打这以后天天窝被子里想,以后把这神人圈养到自己手下干活,那钱来的岂不跟淘米水似的,赚得钵满盆溢,小座金山。三叔总是会在哼着小曲儿拿着人民币糊长城的梦里睡得分外殷实。想到这看着370当即一副“哇,金子!”的闪耀表情。

不过370长得像金子,却对金子不感兴趣,那就是后话了。

他们班当时呆的是旧教室,教室后墙是黑板的那种。后墙一直空空的,一抹黑,任谁来视察都皱着脸说不好看。 上级领导难伺候,专门去领了几盒平时都不会动的彩色粉笔办黑板报。放学后黑咕隆咚的教室里,对着黑板抹东西,这种活当然是推到任怎么说都是一脸笑的三叔身上。 三叔心里苦哈哈地接过那几盒粉笔,370却站出来说:“我来吧。” 那天傍晚,整个学校也就只剩下他们俩人,坐在桌子上往墙上涂着粉笔。最后折腾完了,俩人都是沾了一身的粉笔沫。370抄写上的是大伙儿选出来的《西风颂》。那字流丽清劲,盯着黑板看久了,三叔如今还能背出几句。“哦,狂暴的西风,秋之生命的呼吸!你无形,但枯死的落叶被你横扫,有如鬼魅碰到了巫师,纷纷逃避……”

后来,全班都加入了学校的星象社。其实如果没有他们班,这学校也就不会有这劳什子的星象社。说来又是话长,当时班长不知道中了哪门子的邪黏糊上一学姐,而这学姐大脑回路可能是多搭了点什么,堵得慌。递资料交申请上报告地折腾大半学期申请来这么个社团,为的就是给学校那雪藏了几个世纪的观星台开馆。可社员不够就得驳回,于是他们全班都为观星台里的那些老旧设施搭了进去。 学校对这种费钱费力的冷门社团总看不惯,定期盘查就一定得交点什么。

幸好370对那些上世纪80年代的仪器挺感兴趣,虽然没几个人真的肯蹲在那里数星星,但观察记录是满的,观星报告也及时上交。那怕在那个起了烂摊子就不收的学姐眼里,370也是革命的救星人民的福音。

三叔因为小跟班当长了,惯性地陪他呆在天文台瞅星星,虽然在三叔眼里这跟数虱子无异。

十月末的时候等猎户座的流星雨。他们爬到天文台顶上,视野异常地开阔。正赶上秋老虎最后一拨,深夜也没觉得冷。 370一直盯着夜空。三叔吹着风睡着了。梦里星矢对着镜子出天马流星拳没两下自己就挂了,富奸义博被那美克星人抓走喂了鲨鱼。三叔正忙着跟寄居蟹争海龟蛋的时候就被摇醒了。

370没有说话。三叔睁开眼往上空看去。

再后来的事,三叔也没有记得多少。时间就要那么过。

刚交完稿总算可以大休的第二天早上,三叔是被电话铃声吵醒的。 闭着眼接起电话,那边却是多年前的老同学。 “我是XXX,没忘了我吧?” 三叔还没从梦里迷瞪过来就“啊”了一声。 “好多年没见了,有多久了,都十年了吧。我把咱班同学能联系的都找了一遍,过几天一起聚聚吧。” 三叔有点醒了就想起十年前的那一班子人,于是应了声。 “那个,你跟那370还有联系的吧,就他最难找,你俩以前关系那么好,你负责通知下,咱争取一个都不少,好吧?”三叔这下子彻底醒了。 那边说了时间和地点,说赶紧的赶紧记一下,到时一定要来啊。 三叔还没来得及跟电话那头澄清自己跟370关系的问题那边就挂了。 三叔耳边贴着听筒,在那“嘟嘟”声里想,都过十年了,孩子都能打酱油了。

所以三叔才一头钻进仓库里找同学录相片簿什么的。 忙了半天,半点戏都没有。翻箱倒柜地却找出以前无聊时写过的一堆乱七八糟的手稿。他有乱扔东西的毛病,但对自己的这点精神劳动还是多少珍惜的。三叔想反正找也找不到了,就干脆拿这堆东西翻了起来。数年份一样地翻下去,数到十年,看到了夹在里面的一张观测表。 三叔突然记起来,这上面370留过的一个电话号码。

三叔不记得自己是否拨过这个号码,但想试试还能不能打通。 电话响了几下,居然真的被人接了起来。

“谁?” “哦,啊……我……徐三石。”三叔怔了怔,自己听370说过的话还不够凑一篇作文的,竟然还能听出来。 “……” “那个……咱们班的同学都很多年没见面了,想要聚一下。你这几天有空么?”三叔跟电话那边说了时间和地址。

对方静默了一会儿,“大概不行,去不了。” 三叔应了声,俩人相对沉默了一阵,然后对方挂上了电话。

三叔这天第二次听着电话里的忙音想,都十年了,他这电话号码还留着呐。

同学会当天,大家都是多年不见,聚在一起自是一番热闹非凡。人一个个看过去都还是当年那样,又都不一样了。觉得亲切而陌生。 话题从今日的寒暄转到工作又到了家事。从孩子满月一直扯到能打第一瓶酱油。 三叔对着满目的杯盘狼藉,接着别人的劝酒。这么多人,这么多事,唯独没有370。

酒没喝多少就觉得有点冲头。招呼了一声,三叔起身到门外面吹会儿风。

出门一抬头就撞上一个黑影。 三叔揉着额头准备道歉,抬眼看清了面前的人。深色大衣吸着冬天夜晚的寒意,那人看上去像团浓得化不开的墨色。

三叔愣了愣,“不是来不了么?” 那人指指夹在胳膊下的长纸箱,“想起有东西要带,就过来了。” 把纸箱打开,三叔才记起来,他怎么忘了还有这么一出啊。

还是那位学姐。毕业那天特地回来看看他们这班人,好歹给她任劳任怨了那么多年。 她捎去的就这么箱瓶子。一人分一个。卖菜一样招呼着:都把目标和心愿都塞进去,十年后凑一块再打开看看,瞅什么瞅,自个填自个的。想起她当年建星象社为了拖他们下水给他们夜以继日地普及天文知识描绘未来前景时的口才,大家都乖乖照做了。

临走的时候纸箱就留给370保管了。

370看着他,把纸箱敞开,托在手上:“你先拿吧。”

在里面翻了一阵,总算找到了自己的那一只。 三叔打开贴着徐三石的瓶子,从里面掏出那张小纸片,上面写着:赚很多钱,买大房子,把能装的都装进去。

370看着他手里的纸片,笑了笑,然后指着门口说:“我进去了。”

370也只是把纸箱送下就走了。 聚会一直到了深夜,太晚了,天又冷,就散了。 大家道别前互相留了新的地址和电话。

回家后,三叔把十年前的那只瓶子放在全家福的照片边,然后把370的电话号码抄在本子上,但是没再拨过那个电话。

他们再也没联系过。

END

填标签时才想到我也是写过RPS的啊


    1#
    仰天长笑出帖去 回复于:2015-04-12 16:20:25
    仰天长笑出帖去
  • 看到标题大笑三声,进来之后写的不错!
  • 2#
    = = 回复于:2015-04-12 16:46:04
    = =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感谢LZ支持!!
    看到CP我就笑裂了,写得很带感啊
  • 3#
    = = 回复于:2015-04-13 20:53:42
    = =
  • 好久没见过这个西皮了!
    看了这篇文我才想起我也是暗戳戳地萌这个死胖子的啊
  • 4#
    = = 回复于:2015-04-13 22:17:35
    = =
  • 从看到西皮笑到现在!我也是萌过/正在萌这个cp的啊!
  • 6#
    虽然代入脸之后我也 回复于:2015-05-20 10:05:14
    虽然代入脸之后我也
  • 为何LS的都在笑,就我一个人觉得有点小虐吗_(:з」∠)_
  • 6#
    .⁄(⁄ ⁄•⁄ω⁄•⁄ ⁄)⁄. 回复于:2017-10-28 22:56:05
    .⁄(⁄ ⁄•⁄ω⁄•⁄ ⁄)⁄.
  • 哇,原来还有这个cp,写得真好。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撩人劲儿,还有那种关于时间与岁月的感觉,让人心里闷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