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 Figure.09

《暗夜伴荆棘》的分支BE之一(嘘)
6 圈子: 侠客风云传 CP: 双未明 明荆 荆明 角色: 东方未明 TAGS: 自攻自受 角色死亡 BE
作者
杀藏 发表于:2015-09-12 19:35:36
杀藏

*黑白未明,自攻自受有肉渣,三观不正,不喜勿入(一直没明白只是肉渣而已需不需要勾“有肉”?)
*明荆明,角色死亡有(大概可当作某篇分支BE之一)
*还是Linkin Park的歌


Figure.09


天未明之时,你不会知道醒来将是怎样的光景,是阳光灿烂晴空万里,还是阴云密布狂风暴雨。

Nothing ever stops all these thoughts
And the pain attached to them
Sometimes I wonder why this is happening

东方未明被困在这不见天日的暗室中,不知外头时光如何流逝。四周一片漆黑,目不视物,可奇怪的是,当他低下头去,却分明能看见自己空无一物的双手。什么都没能抓住。
他试图在黑暗中寻找暗室的墙壁,试图逃离。然而这暗室却像没有尽头一般,一切妄图逃脱的努力皆徒劳无益。

他不明白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为何会发生。

It’s like nothing I can do will distract me when
I think of how I shot myself in the back again
‘Cause from the infinite words I could say
I put all the pain you gave to me on display
but didn’t realize instead of setting it free
I took what I hated and made it part of me

他大声地喊,师父、师兄、小师妹,有人吗?有没有人听得见他?
然而死寂的空间中,回应他的只有自己的回声。
恐惧与惊慌,迫使他必须做些什么事来分散心中变得愈发荒谬的念头。
他对着黑暗打出一招鹏飞千里,接着又是扶摇直上,直至将一路逍遥拳法使尽,像个疯子一般,挥舞着双拳,与看不见的敌人作战。

筋疲力竭。他跪倒在地上,双手撑地,气喘吁吁。

“呵,挺有精神的嘛。”

闻声,东方未明抬起头,在黑暗中看见了他的囚禁者。

(It never goes away)

对面的年轻男人穿着一身立领短打,与他身上衣物的式样一模一样,只是不同于他身上的亮蓝色,那男人著着一身晦暗的颜色。

“你——!”

And now
You’ve become a part of me
You’ll always be right here

伸出手捏住东方未明的下颌,迫使他的头颅抬得更高,迫使他的视线能毫无疑问地看清楚自己的长相。

一模一样的脸。

“我一直都在这里。”

You’ve become a part of me
You’ll always be my fear

恐惧。
眼前这个人带给他的恐惧,没有其他任何一个邪派高手曾经给他带来的压迫感可与之相比。
那张脸,明明是他自己。
可他害怕,害怕得浑身发抖。

I can’t separate myself from what I’ve done
I’ve given up a part of me
I’ve let myself become you

“谷月轩死了。”嘴角上扬,勾起一抹愉快的笑意,“是我亲手杀死的。”

将一条发带掷到东方未明的面前。东方未明自然认得出,那是他们那最注重仪表整洁的大师兄日常用来束发之物。

恐惧顿时化作满腔愤怒。
怒极之下,猛力挥出一拳,东方未明以为只要击中那张挂着邪佞笑容的脸,那人就会消失,说的话也会失去意义。一切都只是为了耍弄他而说出来的谎言!

他说什么也不能相信,自己,到底做了什么。

“别哭啊,母仇得报,不是应该开心么?”

然而轻轻松松便接下了他的拳,那张和他一模一样的脸庞忽然凑到他的最近处,那人的舌尖就这样舔上他的脸颊,舔去了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已流下的清泪。

“我、我杀了你!”

告诉他沈澜死讯的时候,他就该动手的。在他知道的存在的那天起,他就该动手的。

一念成佛,一念成魔。

是他自己放弃了最好的机会。是他自己,让他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Hearing your name
The memories come back again
I remember when it started happening

“未明……别哭啊,未明……”

唤着他们的名字,双手捧着他的脸,精心地细细吻着他。
双拳无力地垂下,只有咸涩的液体不断从眼眶中溢出,滑落,然后被舔去。
那人吻得愈发温柔,小心翼翼地亲吻着他的额头、眼角、鼻尖,轻柔的就好像、好像……

襁褓之中,娘亲是否也曾这样亲吻过他?

从来没见过一面的父母?
或许只是你没有印象罢。

不曾记得的父母样貌,不曾记得的温柔怀抱。
山穷水尽的绝望,撕心裂肺的哀嚎,痛失挚爱的悲恸。不曾记得,却血脉相连,刻在命魂之上。

母亲的泪滴在他脸上,烙在他心里。

宣城农家窗下,只留下一个婴儿,哇哇大哭。

I’d see you in every thought I had and then
The thoughts slowly found words attached to them
And I knew as they escaped away I was
Committing myself to them
And every day I regret saying those things
‘Cause now I see that
I took what I hated and made it a part of me

端午之后,心魔之始。

外头江湖的是非纷争,愈来愈叫他迷惘困惑。而逍遥谷内的舒适温馨,愈来愈叫他感到不安。

明明那是他渴望已久的、或许可以称之为“家”的温暖,他却生出一种莫名的焦躁不安。

“傻瓜,因为那并不是你真正想要的。”

这样告诉他。窝在一处,安逸久了,志气就会被磨灭。

小虾米大侠的雕像之下,有个少年意气风发地说,我要成为像小虾米前辈那样行侠仗义斩妖除魔人人敬佩的大侠。

却告诉他,不,我的目标是超越英雄小虾米,练得一身惊天动地的神功,我要成为受尽万人景仰的王者。

不过是一介孤儿,不知从何而来,亦不知从何而去,既然如此,何妨行事但凭心意,天地任我行?

不断地跟他说,天下不能称心遂意之事太多,惟有站在顶峰,方能洒脱过活,才不愧对逍遥二字。你是甘心一辈子沉浮于命运随波逐流,还是我命由我不由天?

那些言语日益鲜明地刻在脑海里,使他的目光追逐起另一个便是如此行止、追求绝对实力的人。

二师兄……荆棘……

他为他的纯粹心折,对他的强大着迷。哪怕那份情意悖德乱伦,他也不在乎。

他们的大师兄不会知道,黑风寨那句‘你和阿棘真是越来越像了’,曾经让他暗中高兴了好久。

要他在逍遥谷和荆棘之间作出选择,根本是不必考虑的事。

一开始,真的只是想陪着他而已啊……

他想成为他,而不是

(It never goes away)

然而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触目所及只有黑暗,孤身一人,与世隔绝。

And now
You’ve become a part of me
You’ll always be right here
You’ve become a part of me
You’ll always be my fear
I can’t separate myself from what I’ve done
I’ve given up a part of me
I’ve let myself become you

“怎会是孤身一人?我一直都在这里,我一直都陪着你。”

那人抱紧了他,搁在他肩膀上的下巴轻轻磨蹭起他的颈窝,一双软唇不安份地轻琢起他耳后脆弱敏感的肌肤。

身上带着浓重的血腥气息,刺鼻呛人。

“你知道吗,最近遇到的那些人问的最多的就是‘东方未明,你怎么会变成今日这般?’你说好笑不好笑,说的好像从一开始他们就很了解我一样?”

那双沾满鲜血的双手,开始解开他身上的衣物,一件件剥离。

“就连二师兄,居然也对我说,我还是他认识的那个师弟么——”

把他摁倒在地上,眼中恨意闪烁。手腕被用力握住,抵在头的两侧。

“他还在为年芙蓉的事生我的气。”

冰冷凉薄的唇带着血腥味,忿忿地擒住他的唇,吻得粗暴。东方未明一言不发,或许早已习惯了自己被自己亲吻的荒谬可笑。

这个入魔的疯子。

双腿被打开。他开始回吻身上人,张开口,诱惑对方的舌与其共舞。相同的声音发出相同的暧昧呻吟,相同的两条舌迷乱地纠缠在一起,难分彼此。

“他已经很久不让我亲近,只怕是更想念乖巧听话的——”

带着满怀的恶意,狠狠地侵入他,却更像是在侵犯另一个人。急于挺进,浅退,再次挺进,狠了心要达到未至的深处。急于要找回那个人曾经给过的完整感,完全被包容接纳的安心感。

“二师兄……二师兄……我如此待你,你怎么就不明白?”

狂乱的抽刺冲击得他几乎意识涣散,撕裂的痛楚早就让他麻木,原始的快感蒸腾而起,一波接着一波,迷乱他的神智。双眼紧闭,不愿看见那张脸上的疯狂表情,所思所想,皆是口中唤的那个人,放佛正在与他肉体交缠的,依旧是那个人。

那个嘴硬心软的桀骜男子,在情事上却是出乎意料的温柔,每次总是在确认他的身体完全打开之后才会进入他,他会为他忍耐、停留,直至他适应,掌握得恰到好处的力道、角度、快慢,每每就操弄得他登至极乐物我两忘。哪里像这个疯子,一味全然不管不顾地横冲直撞,伤人又伤己。

二师兄……

二师兄……

二师兄……

“若连你也生我的气,你让我该怎么办?”

狂乱的尽头,抱着他的肩,埋首于他怀中,喃喃自语,神魂全失。

东方未明突然觉得这一切都令人发指的可笑,于是他大笑起来。

那病态又错乱的笑声,他已经分不清是他的还是的。

Get away from me
Gimme my space back
You gotta just
Go

魔刀与太乙刀交锋擦出的火花,点亮了整个黑暗的虚空。

东方未明手持太乙刀,满眼杀意,想要杀掉眼前人的欲望从未像此刻这般如此强烈。

这个‘东方未明’必须死,必须消失!

如若不然、如若不然……!

“呵,你以为,你能赢我?”

眼前人手持魔刀,嘴角勾起的笑意,残忍冷酷。

“去死吧!”

Everything comes down to
memories of
You

天都峰的风很冷,吹得人心头留不下任何暖意。

这一次,生死相搏。

抱歉了,二师兄,我会连同你的份一起,好好努力的。

人一旦背叛之后,就会一再的背叛。

逍遥谷和荆棘,东方未明选择了荆棘。
而逍遥谷和东方未明,荆棘选择了逍遥谷。

原来,我绕了这么远的路啊……

I’ve kept it in but now I’m letting you
Know
I’ve let you go
Get away from me

终究是输了。

太乙刀碎成了无数的碎片,飞散在黑暗的虚空中。

压在他身上,紧紧掐住他的脖子。

告诉他,二师兄死了。他宁可选择与我作对,选择死。我差点就亲手杀了他。

不再挣扎,黑色的眸子只是死死地盯着他,那眼神仿佛要告诉明白——你真可怜。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可怜?简直要笑出眼泪。

I’ve let myself become lost inside these
Thoughts of you
Giving up a part of me
I’ve let myself become you

手上的力道越收越紧,黑色眸子中的光芒渐渐涣散,终究黯淡。

我早就该杀了你。只是我不舍得。如果连你也死了,还有谁陪我?

可是现在,二师兄已经死了。

所以,未明,去陪他吧,不要让他在地下,太寂寞。


-完-



A/N:
端午之后=第四年五月,师叔带未明儿去拜父母坟

写完才发现其实这个是最邪恶的黑明X普通邪线的灰明吧=_,=
总之就是二师兄摔崖了,邪明把他最后一份人性也抹杀了

    1#
    (,,Ծ▽Ծ,,) 回复于:2015-09-13 00:34:15
    (,,Ծ▽Ծ,,)
  • 黑白明好带感,不过是分支BE的话主线是HE了吧
    • 是滴,已经愉快地决定了不惜OOC主线也会HE
      杀藏 评论于 2015-09-13 00:58:42
    • HE最好了,太太辛苦了
      QVQ 评论于 2015-09-13 15:08:51
  • 2#
    (  ͡°  ͜ʖ  ͡°) 回复于:2015-09-13 15:59:52
    (  ͡°  ͜ʖ  ͡°)
  • 哦哦哦哦哦,水仙大好啊!!!!232也棒棒哒!!!求粗长肉啊!!!!!
  • 4#
    .⁄(⁄ ⁄•⁄ω⁄•⁄ ⁄)⁄. 回复于:2015-10-24 15:31:43
    .⁄(⁄ ⁄•⁄ω⁄•⁄ ⁄)⁄.
  • 同好喜欢黑白明,心疼邪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