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疗伤

龙荆后续。小火慢炖肉。
141 圈子: 侠客风云传 CP: 明荆 角色: 东方未明 荆棘 TAGS:
作者
工部 发表于:2015-09-10 21:19:44
工部

赌债。明荆。轻松治愈(?),居家日常向。
接前文龙荆《悔天毁地毁空气》剧情。未明将被龙王虐待过的荆棘从天龙教救回来后隐居养伤的故事。前文链接http://www.spinates.com/post/1413,不喜暗黑向者可略过前文,那是篇作者边写边悔连肠子都快悔青了的玩意。


荆棘做了个古怪的梦。梦里他受了重伤,被包成粽子样在个陌生房间里床上躺着。小师妹煞有其事地坐床头给他念书,念到一半就自个儿哇哇大哭起来。他不胜其烦,正想轰她出去。门一开,大师兄小师弟接连走了进来。他顿时话就说不出口。小师妹拍手道, 不如我们来唱个歌给恶师兄听吧。敢情以为他听不出来这谐音里头的弯弯绕绕?大师兄谷月轩居然点头说好我们给阿棘来唱个。荆棘正打算轰他们出去,看见东方未明这小子不知在想什么空白着一张脸。一发作,他就被自己吵醒了。
醒来了还是浑身难受。现在这身体不比梦里被包成粽子的状况好多少。
房间里空荡荡。没住多久,东方未明又收拾得很干净。
仿佛小师妹大师兄小师弟随时都会走进来的样子——但荆棘知道自己已经醒了。有段时间里他一直在做梦骗自己,大概这招用多了就不好使。上次清醒的那次又太痛太难受,折腾得连荆棘这等抗打能熬的人都不敢再犯了。
荆棘摸摸东方未明帮他捡回来搁在枕头边上的魔刀佛剑,想着要不要翻身再睡一觉。
门忽然被推开,日光打进暮光沉沉的屋子。
小师弟探了个头进来,“二师兄醒了吗?该吃药了。”

东方未明端了乌漆抹黑的一碗药进来,怕师兄不满意,还特地带了红豆饼——自己做的。两人隐居的这地儿有些偏远,周边可没什么卖吃食的铺子。
毕竟两个人身上都沾着一堆大麻烦,荆棘又带着伤,住在这郊野小庐中是不方便,但安全僻静就好。荆棘也知道两人现下这处境,之前憋着口气想着快快养好伤,要有人来找麻烦总得能搭上把手。
东方未明一看他逞强就着急,劝他安心歇着,说反正眼下天龙教群龙无首,叛教者纷纷乱乱一大片,哪还有人顾得及他们两个跑这么早的。
那正道上的仇家呢?
“二师兄你忘了么?”东方未明惊讶地看他,“和我们有仇的,早就都吃过唯我独命丸了。”
荆棘愣了一下就没有说话。玄冥子被他杀了。东方未明这小子神神鬼鬼的,身上一直不少来路不正的东西,要藏了解药也不稀奇。
这么说来,怕是他早就和那些吞了药的人打过交道了。否则这惨淡亡命境遇里,哪能这么快就找着安身之处。虽是衣食紧张,但每日熬药流水般花出去的药材也不像是一座山头里随便搙搙草就能采回来的。
但要是如此,为何不找个稍信得过些的门派藏身?虽说人多手杂,但他可不信这小子没点控制的手段。何苦这般洗衣煎煮样样亲自动手,倒像是有心窝在这深山老林里,故意不见外人的样子。
荆棘从来懒得藏心思,能动手的就打,能开口的就问。
东方未明打了个哈哈,随意找个借口就想混过去。
若是以前荆棘大概就这么随随便便就被骗过了,但现在他已有点不大相信东方未明。
自离开逍遥谷后,他便一日比一日更不认识东方未明了。纵使现在他仍将东方未明当做自己的师弟,东方未明也像是脱去了那层魔障,恢复旧日开朗般与他斗嘴耍赖,他却心中有结,想起这小子对自己或有诸多欺瞒,就烦躁不快。
东方未明见情势不妙,又哪敢答自己那想将二师兄藏起来不见人的小心思,怕二师兄惦记着这事逼问不休,只能立刻作大死。
“二师兄你刚才说了好有趣的梦话哦。”
这话题转移得好,这死也作得妙。二师兄立刻忘记了方才的疑问,咬牙皱眉就提手要来揍。东方未明哎哎地喊着小心崩裂伤口,奋力将二师兄压下去。他故作心疼地检视一番,见二师兄稍被打动,才趁热打铁地赌咒发誓说决不外传。
荆棘面色这才缓和了。好一会儿,又来问,“我说了什么?”
东方未明差点没忍住,噗嗤就要笑出来,见荆棘面色转阴才立刻憋回去。他捂着嘴,眼珠一转,又一转。荆棘见他那神色,觉得情势不好,立刻摆手说不要听了。
东方未明点点头,撑手在床头看荆棘那又好奇又挂不住面子的挣扎表情。荆棘瞪他一眼,端起药碗掩住脸,举头喝了。
末了药碗用力一搁,嫌弃道,“真苦。”
“良药苦口嘛。”东方未明漫不经心地说,他望着荆棘的脸,一句话滑到口边。“我也会做梦的。”
荆棘转头问他梦见啥。他立刻挑怪诞荒唐的故事编了个,也不知道荆棘信了没信,荆棘躺回床上,听了片刻就睡着了。
东方未明伸手摸摸荆棘的眉心。有些事经历过就一辈子都洗刷不掉。忘也忘不掉,逃也逃不走。他余生的所有夜晚怕都要被留在那梦魇之中,石窟之外,望着师兄昏迷的身影,血泪俱下,无法断绝。

药里有助眠的成分。荆棘睡得很安稳。
东方未明有时候也想给自己煎煮一碗,但到底不是太平时候,不敢睡得太稳。他最近早上常常起来洗床单。洗衣服这活计,当年苦练玄冥子传授的九阴龙抓手时就已顺道洗得娴熟。如今搓着荆棘的衣服,不觉拿在手里比了比,想想谷中的时候,又想想荆棘最近卧床裹着衣服时候的模样,得出的结论是师兄果然瘦了。
撑着下巴望着熟睡的荆棘,东方未明再度确认了这结论。他伸手碰了碰荆棘的面颊,小小的亲昵令他心满意足,又欲罢不能。
他阖上眼,蹭上床抱住二师兄,额头隔着单衣贴在二师兄的手臂上。熟悉安稳的气息令长夜总被噩梦侵扰的他困倦。他打算就这么小睡一会。
不做什么。他抱着二师兄的腰身想。只是挨挨就好。


-------------------------------------------
架起锅子慢慢炖,小火焖。

    1#
    (  ͡°  ͜ʖ  ͡°) 回复于:2015-09-10 21:28:09
    (  ͡°  ͜ʖ  ͡°)
  • 玻璃渣子!说好的甜呢QAQQQ
    • 看你的楼下!那才是公道话!!!
      工部 评论于 2015-09-10 21:46:13
  • 2#
    (,,Ծ▽Ծ,,) 回复于:2015-09-10 21:29:18
    (,,Ծ▽Ծ,,)
  • 好暖哦,慢慢炖肉才香~
  • 3#
    .⁄(⁄ ⁄•⁄ω⁄•⁄ ⁄)⁄. 回复于:2015-09-10 21:31:31
    .⁄(⁄ ⁄•⁄ω⁄•⁄ ⁄)⁄.
  • 嗷嗷嗷债主欢腾地过来收债!求甜甜甜!肉肉肉!
  • 4#
    回复于:2015-09-10 21:47:42
  • 呜呜呜呜呜……今天看完龙荆就立刻有后续,你真是良心事业啊!!!QAQ
  • 5#
    .⁄(⁄ ⁄•⁄ω⁄•⁄ ⁄)⁄. 回复于:2015-09-10 21:47:59
    .⁄(⁄ ⁄•⁄ω⁄•⁄ ⁄)⁄.
  • 欢天喜地等后续!
  • 6#
    = = 回复于:2015-09-10 21:53:53
    = =
  • 坐等吃糖
  • 7#
    工部 更新于:2015-09-12 14:59:52
    工部

  • 这一贪心,就睡过了头。东方未明醒来时,天色已暗了,他急忙放了手从荆棘身上爬起来。
    一抬头才发现荆棘已经醒了,正神色不善地盯着他。
    罪一定要赔。但东方未明哄了四年的师兄,荆棘的脾气早被他摸了个底朝天一点都不怕。此刻先惊慌地反咬一口,“哎呀天都这么晚了,二师兄你怎么不叫醒我!”
    二师兄果然一点就着,“你小子自己睡得跟死猪一样,还要师兄来叫?”
    “嘿嘿,最近晚上都睡不好,刚才一松神就睡过去了,”待二师兄发作了再让步,摸摸脑袋装可怜点,“都是我不好,抱歉啊师兄。”
    荆棘果然没了脾气,挥挥手嫌弃道,“自己回屋睡去,别赖在我这。”
    “哪能这么早睡啊,还一堆事呢。”东方未明一脸哀怨地往床下爬。待看到床头自己端进来的一盘东西时,才猛然一惊,哎呀真误事了。
    他忘了给二师兄换药了。

    助眠的汤药不是白熬的。他每次都趁荆棘睡着后偷偷给荆棘的外伤换药。并非心怀不轨,只是荆棘的伤处太难以启齿,他怕二师兄这么傲气的人心里尴尬受委屈。
    可这次真是贪心过了头,睡得比师兄还久。眼下这光景总不能熬出第二碗药来给师兄强灌下去,但要顶着二师兄虎视眈眈的目光将二师兄揍晕?能否得手先是个问题,再来,为了换个药行事如此刻意,反而更是大大的不妥。
    东方未明一时慌了神。荆棘顺着他目光望过去,看见盘子里一堆瓶瓶罐罐绷带条儿,伸手就去拨弄。
    东方未明急忙扑上去抢在手说,“师兄别动,还是我来!”
    行,这回真真骑虎难下了。

    荆棘当然知道这些天来东方未明一直在给自己换药。每天醒来身上清清爽爽,他又不傻。他醒着时倒真没见东方未明来弄过,但既然万事顺心遂意,就懒得去想缘由。此刻更是没有多想,师弟说要代劳,好,他摊开四肢等着。好歹是师兄嘛,让师弟做点事什么的,心安理得。
    荆棘心中坦然。东方未明可是大气也不敢出。他抬手时手指都要颤抖起来,心中觉得不好,勉强定住。屏住一口气去拉开荆棘的衣襟,解那缠在胸口的那绷带,可手指怎么都使不着力,拆了半天都解不开结。荆棘嫌弃的眼神丢过来,他脑袋里一嗡,唰的一下就用力撕开了。
    荆棘吃痛,骂了一声,“你小子手下有没有轻重?”
    东方未明低着头赔不是,连斗嘴的想法都没有。荆棘呿了一声偏过头去,想这小子真是毛手毛脚半点长进也没有。
    荆棘挪开眼神后东方未明觉得浑身轻松了不少,不用再掩饰神情,他贪婪地望着荆棘展露的胸膛。虽说不是初见,但荆棘这次可是醒着的。这事实令他又惧怕自己现了原形,又倍感欣喜刺激,心中急切难耐,手上仍是小心翼翼地将绷带一圈圈解开,将那常年被包裹的厚实丰韧的胸肌释放出来。
    可这诱人完美的胸膛上,整个左胸都遍布着交错凌乱的红痕。伤口薄而细长,似是被尖锐利器扎伤划伤,深深浅浅地结着血痂。
    东方未明每次见到这伤口都心痛不已,又隐隐地兴奋异常。他努力克制住自己的激动心绪,伸手抹了药膏,细细涂上伤口。
    手指挨着那温腻的皮肉,稍微压下去就能感受那坚实,几乎忍不住想要深陷进去。可是不能忘形不能越轨,东方未明屏着一口长气,手指在荆棘的胸口上轻轻划过。血痂是硬的,周遭的皮肤是滑软的,受了药力后微微泛红,又覆着药膏那薄薄一层腻光。
    东方未明偷看了眼,荆棘似乎在走神,于是定下心来抓着每道伤口来来回回地反复涂抹多次,越抹越忍不住用力,几乎忍不住要揉搓起来,直到荆棘低低哼了一声。
    东方未明猛然回神,收了动摇的心旌,内息运转了一周努力拉回心神。他伸手搅了新的药膏,迅速地去涂抹余下的伤痕。
    兴许是冷,又或是受了刺激。荆棘的乳首已立了起来,他的乳首也未从那割伤下幸免,覆着薄薄一层血痂。此刻乳首耸立着,几乎要撑破那层薄痂,薄痂的裂口里隐约可见其下新生的嫣红嫩肉。
    东方未明小心翼翼地将手指触了上去,几乎感觉那乳首在他手指下微微颤抖,他脑袋里一阵嗡鸣,疯一般地想要揪住那小玩意儿死死揉弄,但他几乎要佩服自己的狠心,咬着牙将手指一转,快速抹了一圈药膏就拿了下来。
    额头上一滴汗沁了出来,滴到荆棘的小腹上。东方未明猛然一惊,幸好荆棘似乎未曾发觉,他才松了口气。
    他当然不知道荆棘此刻正咬着牙齿心烦意乱。正收着痂的伤口本来就敏感薄嫩,东方未明这小子施药施得小心翼翼,就跟拿着羽毛在他胸膛上挠痒一般。偏偏那止血生肌的药药效太烈,涂在伤口上有些刺辣辣的痛感。两相一激就变成了刺痒。
    荆棘几乎就要破口大骂东方未明调的什么破药膏,却又怕自己一开口就不知道会说出怎样的话来,只能忍着。忍到整个胸膛上都泛着薄红,东方未明看得煎熬无比,还以为只是药力激发。
    后来这小子稍微上道了点,大概是想将药膏揉搓开来,反反复复地用力揉。荆棘稍微好受了点,被解痒解得舒服,又有点上瘾。
    偏偏这小子只有两个指头,而被上了药的伤口可有一大片。他苦苦地熬着,恨不得将这死小子从自己身上掀开,自己动手在胸膛上狠狠搓上一阵。
    结果这小子还嫌自己不够难受,居然来撩他乳首。荆棘只觉得一阵搔痒刺入心底,胸前的乳首硬硬地涨着,只想抓到手里狠狠掐揉一顿。但这事要是做出了只怕这辈子都捡不起师兄的威风来。他心里求着东方未明涂药用心点,偏偏东方未明手指一松就撤了开去,留着个急欲抚慰的乳首硬挺挺颤巍巍地露在空气里。
    荆棘气得脑袋里的筋都快绷断了两根。

    可惜东方未明注定听不到这声音。他一边挣扎纠结一边拿了新的绷带来包扎,虽心中不舍但总算做得还干净利落。
    略有些粗糙的布料包覆上来,荆棘也稍微松了口气,微微地动了动身子借那绷带摩擦胸口。东方未明以为他卧久了不舒服,或是绷带缠太紧,手头急忙将绷带又松了松。荆棘气得想揍他。
    但好歹是把胸口处理完了。
    东方未明拿起药膏来,有些踌躇地看着荆棘下身。上药吗?感觉自己要挺不过这关去。不上?不大好吧。
    “怎么?”荆棘没好气地开口问,但声音低哑得让他立刻就想把自己的舌头给吞了。
    幸好东方未明此时已注意不到这细节。他抓着个药瓶在手里转来转去,犹豫地说道,“呃,那个,师兄,下面也要换药的……”
    “哦。”荆棘应了一声,过一会儿忽然反应过来,“你小子换种药来!”
    东方未明知道荆棘又没抓住关键点,不过也没法开口提醒。他硬着头皮去扯荆棘的裤子,一边解释,“两边用的本来就不是同一种药。这个要温和些。”
    他可是神医诶,不同的伤处当然要对症下药。
    荆棘听到这句话就放心了,下衣被除也未觉得有什么不对,心神犹在自己奇痒无比的胸口上。东方未明整个脑袋也都晕着,捞起荆棘的大腿搁在自己腿上,俯身探向荆棘双腿间的穴口。
    “呃,师兄,你这里也受伤了啊。”怕荆棘忽然发作,他还边准备边提醒道,末了才定定神,取了清凉收敛的药膏抹到穴口。
    他心中转了八百十个理由来解释此处不好好养伤将会有何不便,孰料荆棘根本就没有异议。受了伤就要涂药才能好,荆棘的想法永远遵循最简单粗暴的逻辑。
    东方未明在穴口磨蹭了好一会儿,见荆棘确实没有反对,才探指进去。这几日一直有换药,那处温顺地将他指头含入,并未因主人的清醒而多添半分僵硬抗拒。
    东方未明尴尬地弯了弯腰,掩饰自己身下勃起的硬物,心里不知道是该放心还是该纠结无语。按理说曾被人抓住去这样那样地虐待,再被男人碰这种地方,常人都会有些心结才对,怎么师兄就这么大大方方地让自己上药了,完全和预想不符。师兄到底是心太大,还是压根没把自己当成个男人?
    心念转到此处,可就有些不舒服了。

    ------------------------------------------------------------
    要出门了,先写到这。【这章到底要不要勾选有肉呢

  • 8#
    = = 回复于:2015-09-12 15:12:16
    = =
  • 哎呦!!!未明啊,这样还能坐怀不乱吗?
  • 9#
    .⁄(⁄ ⁄•⁄ω⁄•⁄ ⁄)⁄. 回复于:2015-09-12 15:17:41
    .⁄(⁄ ⁄•⁄ω⁄•⁄ ⁄)⁄.
  • 哎哟未明儿柳下惠吗?!
  • 10#
    (  ͡°  ͜ʖ  ͡°) 回复于:2015-09-12 16:32:32
    (  ͡°  ͜ʖ  ͡°)
  • 哦哦哦!下章有好东西吃!
  • 11#
    (  ͡°  ͜ʖ  ͡°) 回复于:2015-09-12 18:48:48
    (  ͡°  ͜ʖ  ͡°)
  • 未明儿你看看你二师兄憋的 你快去满足他!!!
  • 12#
    (,,Ծ▽Ծ,,) 回复于:2015-09-12 19:59:29
    (,,Ծ▽Ծ,,)
  • 上吧未明儿!跟二师兄证明你是个男♂人!
  • 13#
    .⁄(⁄ ⁄•⁄ω⁄•⁄ ⁄)⁄. 回复于:2015-09-12 20:22:48
    .⁄(⁄ ⁄•⁄ω⁄•⁄ ⁄)⁄.
  • 好♂味!^q^面对美味儿的二师兄未明儿上♂吧
  • 14#
    (,,Ծ▽Ծ,,) 回复于:2015-09-12 23:26:39
    (,,Ծ▽Ծ,,)
  • 好、好揪心,想给未明儿打鼓气棒,但师兄里面还伤着呢,这地方伤上加伤似乎很不好办,医术一百有办法……吗。
  • 15#
    .⁄(⁄ ⁄•⁄ω⁄•⁄ ⁄)⁄. 回复于:2015-09-12 23:54:06
    .⁄(⁄ ⁄•⁄ω⁄•⁄ ⁄)⁄.
  • 肉肉肉,睡前求肉啊!GN加油!
  • 16#
    .⁄(⁄ ⁄•⁄ω⁄•⁄ ⁄)⁄. 回复于:2015-09-13 15:12:59
    .⁄(⁄ ⁄•⁄ω⁄•⁄ ⁄)⁄.
  • 大大加油!
  • 17#
    = = 回复于:2015-09-13 16:24:20
    = =
  • 嗷嗷嗷好吃好吃
  • 18#
    工部 更新于:2015-09-13 20:25:08 此章有肉
    工部
  • 我是一块红烧肉
  • 19#
    .⁄(⁄ ⁄•⁄ω⁄•⁄ ⁄)⁄. 回复于:2015-09-13 20:33:38
    .⁄(⁄ ⁄•⁄ω⁄•⁄ ⁄)⁄.
  • 好Y君~(づ ̄ 3 ̄)づ 不要停 继续肉
  • 20#
    .⁄(⁄ ⁄•⁄ω⁄•⁄ ⁄)⁄. 回复于:2015-09-13 20:56:34
    .⁄(⁄ ⁄•⁄ω⁄•⁄ ⁄)⁄.
  • 呜呜呜这篇好耻太太太能写了(/w\)嘤嘤嘤嘤嘤嘤
  • 21#
    (  ͡°  ͜ʖ  ͡°) 回复于:2015-09-13 20:57:39
    (  ͡°  ͜ʖ  ͡°)
  • 未明儿不会走远的二师兄你随意(  ͡°  ͜ʖ  ͡°)
  • 22#
    (,,Ծ▽Ծ,,) 回复于:2015-09-13 20:58:05
    (,,Ծ▽Ծ,,)
  • 未明居然被踹走了。。。
  • 23#
    = = 回复于:2015-09-13 21:40:10
    = =
  • 没吃成!荆棘好迟钝!
  • 24#
    .⁄(⁄ ⁄•⁄ω⁄•⁄ ⁄)⁄. 回复于:2015-09-13 22:21:19
    .⁄(⁄ ⁄•⁄ω⁄•⁄ ⁄)⁄.
  • 天啊噜未明竟然乖乖听话走了
    • 别怕,他只是出去晒晒月亮,很快回来【。
      工部 评论于 2015-09-13 22:50:51
  • 25#
    = = 回复于:2015-09-13 22:56:20
    = =
  • 天辣竟然踹走了2333
  • 26#
    工部 更新于:2015-09-13 23:10:55
    工部

  • 不知道先前是在屋里耗了多久。屋外的月亮已经升了起来,冷冷地放着光。
    小院里的清辉浸得东方未明身心发寒。他一半清醒冷静下来,另一半仍被身下灼痛拖得挪不动脚。他靠着荆棘的屋门口舍不得离开,身体一滑就坐到了地上。
    心里难受得不知道是什么味儿,让他抛开一切顾忌,咬着发尾扯开自己裤带,将被压抑太久的硬物放了出来。那东西在月色底下流着泪。他伸手摸上去,下手颇重地,狠狠撸动起来。
    荆棘正在屋里纠结地对付胸口那堆难缠的绷带,胸口实在痒得不行,身下又被东方未明这小子没轻没重弄得半醒。荆棘心里向来没啥顾忌,一手还扯着那绷带,另一手已伸了下手握住自己套弄。偏偏这时候门外的动静传了进来。逍遥谷无瑕子揍出来的耳功都是一等一的好,东方未明又不加以遮掩。那动情的声音又像喘息又像抽泣,听得荆棘尴尬不已,连手下的动作都难以为继,心里暗骂这死小子就算血气方刚,就不能滚去别地里解决么。
    东方未明当然知道荆棘能听到,他最开始是情难自禁,之后就是下意识地想让荆棘听见。胸腔里鼓动着不知是爱是恨的情绪。他一松口让衔着的发丝滑落,在层层涌动的快感里声音越来越大,最后呻吟着喊起师兄来。
    荆棘手里扯着的绷带顿时崩了一截。这一声声缠绵哀怨的师兄,当真让他整个心头发毛。之前只道是东方未明心头不知起了啥邪火,要不拆明他还能容忍,如今——这小子竟敢肖想师兄,简直胆大包天!他心里憋了口气,想出去找这小子麻烦,但又真怕把这小子给揍跑了……荆棘心里七上八落地想不出个办法来,最后还是只能暗暗地咒骂东方未明,不敢出声。
    屋里死寂般的沉默让东方未明心中愈凉。他倾头侧脸靠着那屋门,哀哀地自语般地小声喊着师兄,紧阖着眼让手里一上一下地捋动火热。那处被自己重重磨得痛了,却怎么都发泄不出,越来越热,越来越热,而周遭身体却愈来愈凉。他睁开眼,望见清辉月光满身,大概都是这月光太冷的过错。
    他受过这么冷的月色。如今再受一次,简直就是嘲讽。嘲讽他贪心得宏图霸业什么都想要,到下手时偏又为那点温情左右,什么都做不彻底。这样的人生,简直就是个笑话。
    他有什么资格去触碰他的师兄?他有情有义、铜身铁骨、屈辱不折的师兄。他缩成一团蜷在师兄的门外贪婪地想着他的师兄。渴极了的想。想那坚硬性情里迸溅的光火,想那坚实滚烫的身躯,想那含怒的面容,想那今晚刚刚触碰到的,藏在最硬里的一段温暖软热。
    手下捋动得更快了。他牙齿间磨出低低的泣声,间杂着几声模糊不清的师兄。
    想极了就是恨。恨不得真做个彻底。他记起自己从天龙教带出荆棘时荆棘的模样,他当时发自身心地想将厉苍龙碎尸万段,但若换了自己,换了自己……想要绑了师兄的双臂,塞住师兄那永远说不出动听话语的嘴,不顾他的挣扎抗拒,狠狠捅到梦中的温柔乡里去。让师兄在自己的身下承欢,将师兄拖入自己日夜承受煎熬的这片欲海,逼他喘息逼他呻吟逼他哭泣。逼他喊自己的名字。逼他看着自己。不看?那就做得重点,再重点。拧过他的下巴逼他抬头,撑开他的眼睛,让他好好看清自己。看清自己到底有多疯狂有多绝望。
    但师兄不会理解……永远都不会理解。他会反抗,会怒骂,会嫌恶,会用最恶毒的方式告诉自己——东方未明在他心里什么都不是。
    东方未明越想越恨,仿佛这些事都已发生在他眼前,他望着幻觉里荆棘的愤恨双眼,不觉已在这激烈的疯狂情绪里泄了出来。他死死阖眼,咬牙切齿地喊了一声师兄。屋内的荆棘听到这满含恨意的一声,更是莫名其妙。而屋外的东方未明已收整衣服站了起来。
    月光冻。照得庭院里什么风景都透透彻彻。东方未明终于清醒过来。他知道此刻自己该离开,却又莫名藏着一点不甘心。他的所有心思,污秽可怜的那些心思,都已明明白白地摊开来晾在这月光底下。而他的师兄这么残忍狠心,不给他半字回音。
    不要自取其辱。他在心里如此告诫自己,可是他的脚下却半步都挪不动。他靠在那门上,不甘心,不甘心,不甘心。
    他一用力,就顶开了那道门。屋内的光景令他觉得自己的挣扎又像个笑话。
    荆棘傻愣着坐在那床上望着他,实在没想到东方未明竟会去而复返。荆棘的床铺早就被弄得一片凌乱,还未来得及整理。他一只手还握着身下,因心神被屋外那乱糟糟的声响搅得心烦意乱,现在还未泄出。半张被子搭在他下身,本可堪堪挡住,偏偏被他嫌热掀了一角,露出底下这不可告人的情境来。
    而他另一只手尚在胸前胡乱揉弄,因伤口未愈,痒极了也不敢抓挠,只能漫无目的地揉按,止痒未见成效,却将绷带蹭得松松垮垮,又断了几条,露出胸口几寸光洁的肌肤和暗红的血痂。半点乳首从松脱的绷带缝隙里探出头来,硬硬的立着,殷红如血。
    东方未明就死死地盯着这点殷红瞧。
    -------------------------------------------------------------------------------------------------------------------------

    二师兄很憋屈,没事被人撩拨了一阵,没售后就罢了,自己撸个管还有人在门外嚎丧,顶着巨大的心理压力继续撸吧,好不容易要搞定,个厚脸皮的家伙又进来了。要换了我简直就是瞬萎【。
    但谁让你没事踹人出去的,不知道你小师弟有前科的,一照月亮就毒发么……

  • 27#
    = = 回复于:2015-09-13 23:18:37
    = =
  • QAQ肉呢!!!!!Y君大驴子!!!
    • 人家是虐攻爱好协会的嘛……开战前不虐一发浑身不痛快啊……
      捂脸 评论于 2015-09-13 23:23:58
  • 28#
    (  ͡°  ͜ʖ  ͡°) 回复于:2015-09-13 23:18:47
    (  ͡°  ͜ʖ  ͡°)
  • 未明果然回来了,好歹也是邪线走了一半的人啊
  • 29#
    = = 回复于:2015-09-13 23:23:00
    = =
  • 引而不发,伤身啊
  • 30#
    (=ˇωˇ=) 回复于:2015-09-14 00:35:58
    (=ˇωˇ=)
  • 晒月亮有风险
  • 31#
    (  ͡°  ͜ʖ  ͡°) 回复于:2015-09-14 00:52:31
    (  ͡°  ͜ʖ  ͡°)
  • 诶嘿嘿嘿嘿……领教领教晒饱月亮的小师弟的威力吧……
  • 32#
    = = 回复于:2015-09-14 02:13:19
    = =
  • 小师弟晒月亮会进化啊,二师兄菊花药丸
  • 33#
    .⁄(⁄ ⁄•⁄ω⁄•⁄ ⁄)⁄. 回复于:2015-09-14 02:43:47
    .⁄(⁄ ⁄•⁄ω⁄•⁄ ⁄)⁄.
  • 哈哈哈一晒月亮就毒发,师弟你是狼人吗

    这段黑明的心境写得太好啦,太太我要表白!
  • 34#
    (,,Ծ▽Ծ,,) 回复于:2015-09-14 12:03:41
    (,,Ծ▽Ծ,,)
  • 哈哈哈晒月亮未明儿就化身色狼了
  • 35#
    = = 回复于:2015-09-14 13:57:14
    = =
  • 即将推倒233333
  • 36#
    (,,Ծ▽Ծ,,) 回复于:2015-09-15 00:57:44
    (,,Ծ▽Ծ,,)
  • 每天不看几遍睡不着!
  • 37#
    (  ͡°  ͜ʖ  ͡°) 回复于:2015-09-15 22:41:10
    (  ͡°  ͜ʖ  ͡°)
  • 月光有毒
  • 38#
    (,,Ծ▽Ծ,,) 回复于:2015-09-16 00:02:33
    (,,Ծ▽Ծ,,)
  • 继续给大大加油~
  • 39#
    = = 回复于:2015-09-16 02:58:42
    = =
  • 还没更新
  • 40#
    ( ´◔ ‸◔') 回复于:2015-09-16 16:52:45
    ( ´◔ ‸◔')
  • 默默等~
  • 41#
    = = 回复于:2015-09-16 18:55:20
    = =
  • 未明儿变成狼人啦吼吼吼
  • 42#
    (  ͡°  ͜ʖ  ͡°) 回复于:2015-09-16 22:32:39
    (  ͡°  ͜ʖ  ͡°)
  • 快上啊!好着急!
  • 43#
    .⁄(⁄ ⁄•⁄ω⁄•⁄ ⁄)⁄. 回复于:2015-09-17 05:17:51
    .⁄(⁄ ⁄•⁄ω⁄•⁄ ⁄)⁄.
  • 好·好美味的粮……
  • 44#
    (=ˇωˇ=) 回复于:2015-09-18 12:38:24
    (=ˇωˇ=)
  • 太太加油!
  • 46#
    .⁄(⁄ ⁄•⁄ω⁄•⁄ ⁄)⁄. 回复于:2015-09-22 01:30:01
    .⁄(⁄ ⁄•⁄ω⁄•⁄ ⁄)⁄.
  • 我 等 到 了 大 大 的 更 新 好 棒!!!!!!
  • 47#
    .⁄(⁄ ⁄•⁄ω⁄•⁄ ⁄)⁄. 回复于:2015-09-22 02:10:21
    .⁄(⁄ ⁄•⁄ω⁄•⁄ ⁄)⁄.
  • 怎样都好,敲碗等下回更新!
  • 48#
    (  ͡°  ͜ʖ  ͡°) 回复于:2015-09-22 02:12:35
    (  ͡°  ͜ʖ  ͡°)
  • 居然更新了~!!!
    然而卡肉,人性呢!
  • 49#
    = = 回复于:2015-09-22 18:06:02
    = =
  • 龙王客串
  • 50#
    (,,Ծ▽Ծ,,) 回复于:2015-09-22 22:48:04
    (,,Ծ▽Ծ,,)
  • 有更新了!欢呼!
  • 51#
    (  ͡°  ͜ʖ  ͡°) 回复于:2015-09-22 23:02:51
    (  ͡°  ͜ʖ  ͡°)
  • 等更等更~